是否许多小粉红或者挺共者都喜欢用“表情包”作为头像?其中心理原因是什么

已邀请:
懦夫斯基 - 无业青年
我拿自己做实验,尝试过跟朋友聊天用很多表情包。

第一个直观的后果是,那段时间我和这位朋友交流的质量和深度都严重下降,无论多严肃的议题,本来可以针锋相对或者互相补充的时候,几张表情包一出,立即把所有严肃的态度解构成笑话,仿佛再认真就是不解风情了。

第二个后果,由于严肃的对话变少了,我的思考频率和深度也随之下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娱乐化”。更可怕的是,我仅仅尝试了一个星期的表情包风格就刹车停止,然而,我们的对话花了更久才恢复到原先的深度。当和朋友的对话依旧没有摆脱逃避和娱乐倾向时,我十分沮丧,而且后怕了好久:难道我的大脑这样脆弱吗?难道这说明我是一个软弱的人吗?朋友安慰我,我们之间那种严肃对话才是少见的。

在此期间,我感受到了思维模式的简化,一切东西都可以分类成几个简单的表情回应。哪怕在并非IM情境下,我仍然想用表情包这个快捷的方式替代任何需要我付出努力才能得到的答案。当我在挑选头像时,我的大脑第一反应也是用一个表情包,因为它已经不会提供任何其他答案了。

表情包通过消解严肃对话,阻止了理性思考,而思维惰性是一件及其上瘾的事情。使用表情包和思维惰性形成了互相促进的正反馈循环。至于某个人到底是先随波逐流使用表情包,然后逐步放弃思考,还是先失去了思考能力,所以爱上表情包,就见仁见智了吧。


太长不看/冒犯性说法:被洗脑的人除了使用表情包已经没有别的思考能力了。
一个好问题.
而且据我观察他们还喜欢用熊猫头像.无论是真熊猫照片,熊猫表情包,还是熊猫萌化二次元.
用表情包的一般只是兔粉.还只是傻坏.甚至说不定还是小粉红,粉马克思主义的那种.
而用熊猫头像的,基本上都持有那种在纽伦堡上绞刑架的人才会有的世界观(也就是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民族,自己民族以前受了欺负,世界就是个相互厮杀的地方,将来要把白皮杀光抢光).

我已经PTSD了.
一个用熊猫头像的人是不可能说服的.原则上就不该和他说任何一句话,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不管是皇汉还是姨学家都认同的东亚最了不起的大贤者孔子也有这种看法.
看到熊猫头像我就害怕了.在生理上我就没法把使用那个账号的生物平等来看待.下意识觉得他们和僵尸一样.
。。。。?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