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个人对中共为什么不愿意给香港真普选的看法,不知道各位网友尤其是港人有何看法?

墙内小粉红说,如果在没有给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和推行国民教育和允许香港政府将逃犯引渡到大陆之前就给了香港真普选,会导致选出个支持港独的特首以及一个全是泛民的立法会。
我反驳道 其实即便特首和立法会大部分议员都是泛民或者支持港独的,香港是绝对不会翻天,因为首先基本法并没有赋予香港有宣布独立的权利,然后有中共解放军在驻守的情况下,香港不可能独立。
那个小粉红就回答说,到那时即便香港不会独立,也会各种恶心中央,让中央的政策无法在香港推行。
我说 根据香港基本法,中央大部分政策不会在香港推行,中央政策如果要在香港推行,先要经过立法会通过决议案才行,否则就是不尊重香港主流民意,破坏一国两制。如果你希望中央政策在香港能无条件无阻拦推行的话,不如干脆废除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全面并入大陆。
那个小粉红不说话了。

我个人认为中共不愿意给香港真普选,不是因为香港刁民和反贼多,而是害怕到时候香港普选行政长官和特首的工作搞的有声有色,引发大陆人要求仿效。冲击中共统治合法性。所以中共宁愿遭到香港人痛骂也不愿意给基本法里面所承诺的真普选。港人所争取的,是基本法里面规定的合法权利不被侵害。如果中共严格按照基本法里面承诺的一国两制、保障人权、普选特首立法会来管理香港事务,相信香港人对中共以及现在的中国大陆是不会那么反感的,而且即便台湾还是不想统一,岛内对一国两制也不会有今天那么反感。如今的问题是中共现在就是要破坏基本法里面规定的合法权利来维持他的统治稳定,然后怪香港人不喜欢中共。这就是典型的颠三倒四、倒果为因。
大家说本人的分析有没有道理?
36
分享 2019-07-19

72 个评论

我觉得有道理
香港独立并不是香港人的主要目标 但如果大陆粗暴的推行政策 无疑会把香港推的越来越远 建制派也会与民众产生越来越大的隔阂
大部分仇視香港人的大陸人, 骨子裡就是羨慕和妒忌香港的自由環境
如果香港可以在民主制度下發展蓬勃, 自然會更引起大陸人的嚮往而仿效爭取
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民主思想的大門和輸出革命之地
我倒好奇这些人觉得香港人可以怎样恶心中央?
他们不是认为香港一直靠大陆接济吗,穷孩子没说要跟你断绝关系,
又不用你养不是更好?
是啊,如果大陆希望自己的政策在香港能无障碍通行,那么要什么一国两制。废了不更好,基本法就是保障大陆大部分政策不在香港推行的。要推行首先要通过立法会通过。
我觉得他们眼里的恶心中央,就是时不时说几句中共坏话、拒绝把大陆的信用制度、支付宝啥的在香港使用吧
根本不是給不給或願不願意的問題,是背信棄義的問題,
我说了啊,基本法里面承诺要双普选来着,结果人家不愿意给,因为怕普选做的太好了引发仿效
既然背信棄義了,為什麼要討論TG怎麼樣嗎,還給它找理由嗎?不是應該考慮怎麼爭取或抗爭更有意義嗎?
"如果中共严格按照基本法里面承诺的一国两制、保障人权、普选特首立法会来管理香港事务,相信香港人对中共以及现在的中国大陆是不会那么反感的"

如果沒有這幾十年的中央干預, 香港人根本不會不喜歡中共. 根本一整個惡性循環, 威權政府習慣性對下強硬, 因為一讓步怕會衝擊统治威權, 在香港她們覺得無論特區政府如何垃圾, 中央也要支持. 但在香港對下強硬只會激起更加多不滿, 然後威權政府習慣性下對下更加強硬.

威權政府不明白放任特區政府在重大政治錯誤下自然死亡不會危及自己的统治威權, 反而是把對自己统治權威的傷害止於特區政府層面.
林鄭政府放在世上任何地方一早已經下台, 但在中央支持下可以寸步不讓. 中共以為這是維護统治威權. 但這只是把自己的聲望捆綁在特區政府上, 特區政府用人上只求忠心不求能力, 犯錯死亡是必然的. 中央粗暴干預香港事務最終只會令港人發現特區政府只是傀儡政府, 真正垃圾的是背後的中央政府. 然後自己的聲望也一併和特區政府沉落谷底.
中共不想给也不敢给,香港回归之前英国打算推进民主化就被中央政府叫停了。如果民主在香港搞得好不就戳穿了“资本主义在中国行不通”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类谎言了吗?
输出革命还是中国厉害点哈哈哈
不给 给什么给 我没有的 谁也别想有 怒斥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是啊,所以香港人加油
有道理
所以说 独裁和民主这两种制度是不能在同一个国家内并存的
Eilsehc 新注册用户
如果中共必須從 在香港落實雙普選 和 鎖港(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中選一個,它會怎麼選?
香港现在的政局,就是香港政府、中央和香港大资本家组成了利益同盟。
香港大资本家剥削普通市民,垄断各行各业,港府予以放任,中央也允许换取大资本家的政治支持和内地投资。
但论人口而言,大资本家及其附庸肯定是不如普通市民多的。
一旦放开普选,废除功能组别,势必会选出亲市民的立法会和特首,势必削弱中央对香港的控制,甚至会出现反共港府。
这个利益同盟就会崩溃,资本家也许会撤出投资,撤除政治支持甚至支持对立面。
真普選導致大陸羨慕並影響共黨政權表示非常肯定。

中共政權首先就不願意走民主路線。習慣了管控和獨裁。更不願意相信民主能帶來任何的好處。

香港普選制度一旦確立,中共在港的利益集團明天集團會受到一定層度影響。以及香港移民政策受到影響。
其实基本法对港府的权利是限制的很严格的,即便特首和立法会都是反共派也不会影响多大,但是主要还是真普选搞的有声有色会导致大陆人羡慕,到时候全国各地都要求普选市长省长人大代表。中共麻烦了
主要还是一尊的想法,以前没这么恐怖夸张
光普选没有那么大号召力,普选后人民生活水平变好了,资本得到抑制了,那才具有杀伤力。
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是担心香港成为反共桥头堡。
无论哪一个原因,归根到底都是为了维护国内统治。
事实上,即使给香港双普选,桂枝对于香港的特首任命也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关键在于,桂枝的统治性质决定了,他们必然会视屁民为敌人,必然致力于削弱屁民的议价权。
香港人,同意樓主觀點
中共對權力的戀棧是病態的,最近的湖南水災,河南的爆炸全都壓下去了,為的只是保吸精瓶名聲。要是在香港搞民主普選,那豈不是公然反習敗敗的皇帝夢嗎。
現在中共就在全力抹黑香港,順便黑一下“民主就會那麼亂”,愚民不會想這麼多,說著說著就信了民主不適合中國,還是安心當豬比較好
我也是赞同,都想过这个观点,如果我们大陆人要求北京那边仿效自由普选的香港,万一触发民运,人数我觉得会比89年要多的多,而如今大陆信息传递比30年前的89民运要快很多,今非昔比,而以目前习近平的威望不及当年的邓,能不能调的动军队血腥镇压是个问题,搞不好军队倒戈,邓调动军队时也有此顾虑,还有徐勤先军官拒绝戒严,以邓的威望还有军官拒绝戒严,习近平就难说了.
我不认为给香港普选会煽动反共情绪,反而现在这个坚决不给香港普选的时代,香港反共情绪是一天比一天严重
事实上,有示威游行抗议政府的“乱”才是民主社会常态
jerryehc 新注册用户 回复 Eilsehc 新注册用户
不用想,一定是鎖港(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
锁港其实对大陆没有太大影响。 美國/欧洲对香港采取獨立關稅區,这种安排是对双方有利的,如果取消损失也是双方的。
如果美国真的锁港,那也跟香港的民主运动没什么关系,仅仅是美国觉得吃亏了,不划算。
不是普选煽动反共情绪,而是土共担心其他海外反共势力以香港为桥头堡。
qiufeng1 新注册用户 回复 HenkGao
这才是重点
你們討論了這麼久都沒明白,香港給大陸輸出的是赤裸裸的錢。
如果香港上任了一個在明面上聽中共可是在背地裡利用行政手段中斷對紅色組織的資源輸送,那麼中資勢力在香港就完蛋了。

不明白嗎?香港由教育,地區資源,工程,建房,新移民補貼,港交所各方面為大陸帶去源源不絕的利益輸送,萬一各渠道被中斷了那麼就算有一國兩制那麼中共對香港的管治也就名存實亡了。

所以別再說什麼出師有名的話,假如今天香港是需要大陸補貼的落後省份,那麼在街上的就不會是民眾,而是占占占
还可以加上一条,就是香港的普选会损害中共对香港的控制,红色家族在香港呆不下去。
只要香港特首和议员是普选上来的,那么他们就完全是对民众负责,不用理会中央的想法,那么香港书商就不会被绑着去内地,相反如果发生,特首和议员都会就此事向中联办正面交涉,最后中共于理于法都亏。 类似的,中共在香港的所有龌蹉行为,红色家族的不义之财,都会有暴露的危险。
香港在英国时期有没有用行政手段中断过红色资源?
铜锣湾这个事情确实是中共犯的低级错误,他去抓书店老板,不但没有起到让香港反共势力闭嘴的寒蝉效应 反而更加激发出香港人的反共情绪。
中共毫无法治民主自由精神,整个就是旧时代的统治思想
難說,我不在那個時候出生,很多細節在記錄裡是沒有的。
可是直觀的想,那時候共產黨沒有市場,香港當時正處於經濟最好的時代,人人有房有車。很簡單一件事,你找一下當時照片,英女皇是可以跟人群接觸的,你問一下習近平敢嗎?
所以,鄧小平要保證香港50年不變,因為他們自己知道香港人不吃紅色革命那一套。
就一个原因,都普选了,还怎么控制。
就是兜售一种五十年后“中国未来会变”的希望,如果中国未来不变那香港只是晚死而已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你還哈哈, 我也哈哈好了。
在北京有房族的所謂資產能變現的能力若何? 有能力接棒的人數若何?
哈哈哈哈
你倒是清醒, 很多人都說成是"50年不變只是讓香港有一個適應期去與大陸融合"
而我理解的意思是"50年不變是希望香港成為大陸的標誌誠市, 希望2047大陸能夠在體制以及開放度上夠的上香港"

可惜的是像鄧小平一樣有遠見的人已經不復再, 中國人依然是擺脫不了依靠一代明君的才能有好日子的命運。
我是香港人 新注册用户 回复 teddycmh
「50年不變,50年後更加不需要變」鄧小平憧憬大陸內地這50年已進步到可以與香港看齊,這樣香港就無需要改變。可惜後人不肖
這種妒忌。 源自於。 反右運動打地主運動文革運動。也就是仇富仇知識分子仇視自由意志。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明白吗?北京为什么不同意。
妈的,你们现在回归了,是我的臣子,现在竟然想和我平等的对话,没让你们跪着讲话已经给足脸了。
張曉明在2014年對記者說過, 泛民能活着 足證國家包容.
有異曲同工之妙
是呀,虽然我们的经济生活已经极大进步,但思维还是没变!
30年前的鲜血推倒了柏林墙,中共不可能不明白,今天的香港就是当年的西德
还是叫吸金瓶比较好。。。吸精。。我都要吐啦。哈哈
凭什么我还在猪圈,你却在草原。回归了还不进圈,不爱国!!港独!!
武汉垃圾发电厂都被压制住了,更何况其他?
中央曾经给过一个普选方案,其目的就是想在香港尝试一下半可控的民主——通过提名委员会过滤掉反共候选人,同时又通过一人一票激励剩下的候选人照顾民生利益。

但这个普选方案被拒绝了。
事实上即便香港有个反共候选人当上特首也不会怎样的,这是基本法的规定
政治需要妥协。中央曾经提出的香港普选方案比起目前的小圈子选举方案意味着民主的进步,那个方案在香港有不可忽视的民意支持,但可惜在立法院达不到2/3的压倒性支持。
都建了一堵墙不让你接受自由民主思想,外加教育政治社会宣传等等,可见中共对自由民主有多害怕?还敢完全让香港实现双普选?明显引火烧身啊!
沒有可能同意方案,
香港特首一直以來沒有“民意授權”是其中一個施政弱點。
通過方案只會變相令特首可以說自己有所謂“民意授權”,推行惡法時更加理直氣壯。

至於一人一票激勵剩下的候選人照顧民生利益是想多了,提名委員會是商界,政商既得利者,公司票嚴重壟斷委員會選舉, 權力盡握於大財團.
天真的以為只會過濾掉反共候選人???
能在民生利益讓步的一早已經讓了,讓不到的也會被濾掉,之後有沒有一人一票的已經沒有分別。

政治需要妥協, 但要看妥協什麼, 不然便是沒有底線
這方案最終只是白白給特首民意授權。同意方案是傻的。
基本法說明了港人治港 高度自治 大陸是不會干預 中共自己當年說到明一明白一白 但今天5毛經常指三道四香港問題 吹黑香港人港獨 高度自法從何談起 鄧小平當年立50年不變 希望大陸50年就追上香港到時候不用分什麼兩制都沒有問題 不是像今天追不上就硬拉底香港去迎合什麼大灣區 根本現在中國國策就是倒退
估计香港实现真普选的一天,中共的统治力估计也就下降到快被推翻了。尤其面对国内猛开倒车的情势下,怎么能寄希望于中央拱手把钦点的权力让出,以斗争才能求和平。窃以为,中国实际上现在就是明朝体制加君主禅让,倒退还是进步都是表象,本质上一直都是几百年前那一套。
墙内出来的,被封锁多年,知识有限,说个观点请大家指教, 个人认为 没有限制权力的情况下真普选是没用的, 真正关键是 限制权力,限制任何人做坏事的权力,限制腐败贪污的权力,限制不做为的权力,只能做对公民有益有好处的事。比如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美国的普选只是限制总统权力中一个制约环节,他还有两院,副总统,法院,政府,媒体,甚至包括下面的州都可以限制总统的全部权力或者部分权力。他们甚至可以两两之间互相限制对方做坏事的权力。

等真普选,警惕他们会利用各种漏洞破坏普选,那后告诉公民,看到没有,让你们普选了你们还是做的不好。当然目前的情况,普选也是限制权力的走出的第一步 。
普選就是民主啊極權怎可能不知道這對他們有多威脅多致命
除了怕“教坏”内地小朋友,我也想不到别的不给香港普选的理由。
哪怕真的选了个勾结敌国或者干嘛的,还有民主法制可以制衡或者弹劾他,而且如果真的贯彻民主,香港人是很爱国的,那种事情也不太可能发生,所以国家安全论站不住脚。
香港係外匯一大來源地, 封埋香港只能做一帶一路生意, 到時大陸滯漲一定大爆發
第一段删掉就对了,那什么小粉红的对话纯属碍眼,我差点把页面给关了,看了第二大段才发现本贴有“干货”。
反民主的人,大部份都是那個理由,就是民主令社會混亂呀,助長反政府呀嗶哩吧啦。

首先,坐下喝杯茶,我們可以討論一下,民主是否等於反政府?這就要說起中國的仇人,那個「每31分钟发生一起谋杀案,每5.8分钟发生一起强奸案,每14.5秒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的美國了,美國算是主張民主的國家了吧﹙雖然2018年美國被評為「部份民主」﹚,那麼美國人民是否反政府了嗎?美國人那麼討厭特朗普,有人搶劫他了嗎?強奸他了嗎?謀殺他了嗎?

沒有,原因有很多﹙沒人想強奸他是其中之一﹚,但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在一個主張民主的國家,面對他們看不順眼的政府,也沒有出現小粉紅口中的「社會末日」。為什麼?因為美國人知道,政府不做事,下次投票總統就死定了。當然事實不太完全是這回事,因為美國大選是按州份數目選的,不能叫是完全反映民意。但至少,政府不能做得太差,以至人神共憤。

我們步入了文明社會,沒有人想再用戰爭的方式說話了,人們需要更好的方法表達意見。於是民主的概念出現了,我們接受了民主,爭取並得到言論的自由和權利。你對社會有不滿,可以直接反映,政府不做事,你可以遊行逼政府回應,甚至有手中的票投走屍位素餐的官員。

中國既然已經進入文明時代,我不明白為什麼人民會反對民主。給惡人刀子是危險的,可是當好人也有刀子,那麼除非中國的道德觀早己淪陷,否則為什麼會怕惡人會胡作非為?民主是一把利器,但中國人若是對自己有信心,根本不用怕中國人民會拿它壞事。說到底,還是民主被妖魔化了,人民懼它恨它,自然就說不上用它。

那政府為什麼怕它?不用多解釋吧。你找到一份高薪厚職,儘管工作辛苦了點,但你想被公司辭退嗎?不想吧?更何況現在公司沒人在管你在幹嘛,哪怕你的客戶正在投訴你,但你只要摀住客戶的嘴巴就好了,誰管事呀?民主是投訴機制,人民既是客戶,也是公司。假如客戶找到方法投訴你,公司發現了公司有辭退人的能力,你還有以前的「好日子」過嗎?

好員工不怕投訴,無理的投訴,好的公司會體諒。中國政府是好員工嗎?中國人民是好公司,好客戶嗎?那恐怕要問中國人民自己。

回歸主題,香港假如有了真普選,其實就是告訴中國人民,民主並非惡魔,民主是文明社會下,人民該有的權利。壞員工起了一堵牆,遮住了其他公司的投訴機制,現在要是母公司其下的子公司有了投訴機制,那母公司的壞員工還能生存嗎?

最後,為了世界和平,我在此重申,我沒有說任何國家是壞員工,謝謝。

當然,歡迎理性討論。
基本法,人大释法已经限制了权力。
香港是打工仔,吸血鬼在北京
fungfunghk 新注册用户 回复 janez
嗯......1927年,港督金文泰和国民党有过合作剿共。战后港英做了最合理的选择:对国共两边也押注,冷战时更尽力不参与在内(控制美国在港活动,如韩战时仍不停止和中共贸易)。
事实上,港英在中共对香港"充分利用"政策下没有太大的中断中共资源的动机。唯一较激烈的是六七暴动时港督戴麟趾看穿了中国仍要"充分利用"香港,无视英国政府反对,大力地打压左派份子。
一切是互相利用,和特区政府的单方面输送很不同。
本来2014年前实施真普选,港独激进派根本没土壤产生,非得弄个四不像;搞到现在情况愈演愈烈中共是真没胆子实施普选了。另外我认为即便2014前实施了真普选并不一定会刺激到国内的民众,因为在中共各种喉舌宣传下完全可以合理化两地的差别对待;在2014年前中共已经错过了平和解决中港两地矛盾的机会。不过自从维尼帝上台中共错过平和解决的问题多了,也不多这一件了。
墙内的问题在于,大部人对于民主没有正常理解。然后中共的舆论是往民族主义上引导的,强调国际危机,列强环伺,不从单一问题讨论,而把所有问题都甩锅外国。这种舆论宣传方式,从它政权建立的早期就开始了。
這種做法某程度來說確實十分聰明,人民要覺醒,首先要知曉真相,但大家都只是小老百姓,誰能告訴你什麼是真相?於是記者出現了,他們負責找出真相,進行第四權的作用。可是你看,牆內的報章,哪一個不是官媒?記者的工作再也不是報導真相,而是維持社會穩定,部份還對自己為社會安全「出了一份力」而沾沾自喜。政府對人民的思想教育做得「太好」,民族感甚至高於道德觀或是理性。

這樣下去,除非真相就是政府管制十分自律﹙然而誰又能保證這件事呢?﹚,又或是人民有能力消化所有黑箱作業下產生的問題,否則,當問題不斷發酵,終有一日會變天。
恶习豫弹簧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extinctwen 新注册用户
民主=选举计票人,人权=老虎自发善良,法律=羊法官狼执法,伪善是互相欺骗,能不能现实点

少数异类温和前的求助信和性心理真相
1,公理1,暴力取胜者的言论代表正确,我能揭露多数类男性是伪善的同性恋,所以我被屠杀灭绝。  公理2,多数人是男女同性恋,男同性恋有欲望被杀死同时有欲望故意伤害别人,如果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故意伤害我,但在言论上反过来,他们代表善良,我代表邪恶,女同性恋和男同性恋合作繁殖,和男同类似,她们有欲望被杀死,若我不杀她们,她们就会故意伤害我,但她们的言论伪装成异性恋女性,得到男同的保护。  公理3,男同有两种,性欲望相同,性行为不同,男体性行为的男同不会故意伤害我,但他们保护女体性行为的男同。性欲望的本质是1种价值观,关于是否愿意虐杀同性,男体性行为是配合男同性欲望才有效的。      2,我是少数类男性,只有模仿男同性恋的性欲望和智力才能生存,多数男性的言论规则,就是选择性保护别人,针对个别受害者来保护施害者,男同和女同伤害我被说成没有的事,但我报复或保护自己而杀他们却被说成有的事。我思考十年才知道破解方法,失败就死不苟活。      3,性心理遗传不稳定,基因奇偶律或发育异常,我的父母和双胞胎兄弟都是同性恋,童年时我被他们陷害,导致明矾铝中毒,肌肉骨骼瘦弱。      4,手机信号的电磁波与脑脊液共振,导致我患上精神病,智力严重下降,10年了才发现。森田疗法可以治疗脑损伤,就是不改变疾病,带着脑病过正常生活。政府特工用损害大脑的蛋白质病毒疯牛病来毒我,我用生存意志对抗,努力恢复正常思维,两个月就完全恢复正常。政府特工用皮肤寄生虫蠕形螨来害我,阴茎头痒,改变皮肤神经信号可止痒,我找到的药物有,外用12烷基苯磺酸钠,邻苯2甲基2丁脂,内服甲硝唑,伊维菌素。      5,小贞回忆录简述,男女同性恋合作掌权的国家,国家法律名义上禁止同性恋,实际上女同官员强迫异性恋美女和自己女女性交,如果不从,就说成女同,用法律惩罚。      6,男同性恋杀人的手段比我高明,他们故意敲伤我头又说我精神分裂,因为脑损伤和精神分裂看上去相同。   
7,简化语言和科技,发音都是辅音+元音,3种音调变化,所有词都有男同喜欢的发音,bei,yr,zui,-|/)等笔画组合创造拼音符。科技都是计算+规律,计算的核心是按顺序计数,加法表示跳跃性计数,乘法可以表示大数,a*n表示n个a想加,规律都是微观粒子的性心理规律,单性繁殖粒子被双性繁殖粒子吞噬。所有国家的政府都是男女同性恋组成,他们恶意消浪费自然资源,官方科学都是伪科学,我的头被政府特工敲伤,我输了,我死后,人人互相欺骗。     

Seek help letter from minority wenheqian and the truth of sex psychology
1. axiom1, The speech of violence winner represent right. I can reveal that most men are hypocritical homosexual,so I was slaughtered to extinct.  Axiom 2, most people are gay and lesbian. Gay men have desire to be killed and desire to intentionally hurt others. If I don't kill them, they will deliberately hurt me. But their speech contrary, they represent good, I represent evil. Lesbians cooperate breed with gay.Similar to gay, lesbian have desire to be killed. If I don't kill them, they will intentionally hurt me, but their speech disguise as heterosexual women,they protected by gay men.  Axiom 3, there are two kinds of male homosexuality: the same sex desire, different sex behavior. The male body sex behavior gay will not intentionally hurt me, but they will protect the gay in female body sex behavior. The essence of sex desire is a kind of value,about whether willing to kill the same sex, the male sexual behavior only effect with gay sex desire.     
2. I am a minority men, can survive only by imitating the sex desire and intelligence of majority men. The speech rule of most men is selectively protect others, that is protect the perpetrators against individual victims. They say not happen thing when gays and lesbians hurt me, but they say happen things when I kill them for revenge or self-protection. I thought ten years to know how to crack it. If I failed, I would die.      3. Genetic instability of sex psychology, gene odd-even law or abnormal development. My parents and twin brothers are homosexual. I was framed by them in childhood, resulting in alum aluminum poisoning, muscle and bone weakness.     
4.The electromagnetic wave of mobile phone signal resonates with cerebrospinal fluid, which leads to mental illness and intelligence decline. 10 years before I find out. Morita therapy can treat brain injury, that is, without changing the disease, living a normal life with brain illness. Government agents poisoned me with the protein virus mad cow disease, which damages the brain. I use survive willing to fight and tried to recover my normal thinking. In two months, I completely returned to normal. Government agents use the skin parasite Demodex to harm me. Cause penis itches. Changing the skin nerve signal can stop itching. The drugs I found are:12-alkylbenzene-sulfonate-sodium and O-benzene-2-methyl-2-butyl-ester for external use, metronidazole and ivermectin for internal use.     
5. Xiaozhen's memoir briefly describes: in the country gays and lesbians cooperate take power, homosexuality is prohibited in name by national laws.In fact, lesbian officials force heterosexual beauties to have girl-on-girl sex with them. If beauties do not comply, will be said as lesbian and punished by law.     
6. Gay men kill people better than I do. They deliberately knock me on the head and say I'm schizophrenic, because brain damage and schizophrenia look the same.        7. Simplify language and technology, pronunciation is consonant + vowel, three tone changes, all words have gay like pronunciation, Bei, yr, Zui, - | /) and other stroke combinations to create pinyin symbols. Technology are all calculation+law, the core of calculation is counting in order, Addition means jump counting,Multiplication can represent large number, a*n means n times a add a. The law is the sex psychology of microscopic particle,Parthenogenetic particles are engulfed by bisexual particles. All country government are gays and lesbians take power,they waste natural resources maliciously. Mainstream science is pseudoscience. My head was hit by government agents, I lost.After I die,everyone cheat each other.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0
  • 浏览: 13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