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黨國常喜歡把自己和新加坡相比認為後者是權威主義成功的範例?

可以从思考新加坡是否是权威主义着手, 接着思考中國是否是權威主義...
ms8674380 宪政优越性来自于二战后秩序。
在这里,我将中国的威权政治理解为,在一个政体内,少数人对多数人进行的有效国家决策。中国的人口规模太大,威权政治根本治理不了。现有政治组织中,联邦和邦联二选一。

William J. Aceves 有篇论文叫《国际法的经济学分析:交易成本经济学与国家实践概念》。其中提到了一个分析方法,信息有效传递规模存在阈值。每个人对信息理解都是有偏差的,一个人发出的信息在一个理想规模的人群中传递,可以实现信息的有效传递(efectiveness,主要指信息与其指向行为的一致性,汉斯卡尔森,《规则的一般理论》),而不需要行动成本(Coercion、act or power)。当人群规模超过理想值时,就需要付出额外的行动成本。

当Regulator规模和Regulatee规模的比例超过理想值时,信息传递收益(合作劳动产生的surplus)就会指数级下降,作为补偿,就需要采用暴力。同样,补偿费用也是指数级增长的。或者,欧洲民主国家采取的议会政治也是提高治理有效性的方法。通过议会,公民参与了治理策略的设计,一定程度上,公民本身是通过议会进行承诺,相对威权政治的单向治理,执行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民主国家中,公民的守法行为也是在践行自己的承诺。

由上论述可以推知,威权治理,如果以公民福利为首要,是存在治理规模的上限的。第一,信息有效传递的边际收益低于执行的边际费用,这时治理效率达到峰值,对个人产生的福利也达到峰值。

第二,至少信息传递收益与执行的费用相等,这时政体存在不产生额外福利(相对个人福利的加总),政体存在并不改善个人福利。政体存在是出于政治目标,比如欧盟(防止欧战爆发)。

第三,当信息传递收益远低于执行费用时,这时国家就开始出现权力寻租问题(扩大信息传递的收益)。民主国家通常采取缩减政府规模。而对于威权国家,对制度的可持续性(制度定义参见青木昌彦,《面向比较制度分析》)修复方法有两种,第一种,提高信息传递收益,包括信息化(5G卖基站)、增加强制教育年限(博洛尼亚进程);第二种降低执行费用,包括降低原材料获取成本(扩张领土)、降低文化多样性,减少异端解释(焚书坑儒、两个维护XD)、提高私人行动成本、解体也是一个选项(欧盟的Italexit、Brexit,苏联解体)。

结论,威权治理只能在有限规模内进行,比如当下新加坡、97之前的香港。当一个寡头整体治理规模过大,承担的责任过多,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说的第三点,二战中,日本、德国都出现了这种问题。苏联是这种问题的典型例子。至于中国,各位读者可以用这个小结构思考。
lky骨子里是东南亚峇峇娘惹+大英帝国子民,又不是桂枝黄土粪坑里成长的,好意思比吗?尼国这群人就真以为去东南亚殖民地三四百年的峇峇娘惹也是拆妮子?
极权国家成功必然要有好皇帝
那弄一臭包子在上面怎么并论
第三新索多玛 每个骂过‘你妈逼“的人都构成强奸罪。不然为什么某些人对屠支派意见那么大?
新加坡不是权威的成功,是反大一统的成功。中共舔着个逼脸去碰瓷新加坡,其实在那种小国即使保持专制独裁也能让他们不敢作威作福。
激光熊 灰名单
新加坡其實反對黨得票率一直上升

不是完全威權

好要別人誇

新加坡人均極高情況還可以大幅攀升 當然得到人民支持

你中共既然要學新加坡 覺得自己這麼好 就開放選舉 

反正執政這麼好一定上不是嗎?
這是中共的話術。參考最近香港教育局要求提港獨必須要得出港獨不可能實現的結論。

計畫寫一本關於中共話術的書,名字想好了,叫做 7天精通中共話術。
蹦恰恰嘩啦啦 夜寂桐風緩、校舍舞步旋。
新加坡的政治上可能不夠開明,今年大選還有不少人說執政黨PAP都2020年了還在使用“水溝政治” (gutter politics)。但是新加坡至少還是一個民主政權。
基本上四五年(愛什麼時候選舉就什麼時候選舉)的選舉(基本上執政黨說修憲就修憲)是較開明的。而且今年就把某位部長直接選下去了。
其被評為flawed democracy,民主程度低過西歐、中歐不少國家,但是要比貴國民主不少。貴國一年就在Democracy Index上猛跌23位,基本上沒有什麼國家像習匪政權加速踩油門的。
而且太祖高皇帝   李光耀是1947年去劍橋讀法學系的,我們的   今聖也是劍橋數學系第一名,糞坑先生和這兩位根本沒法比。
先说是不是再说对不对。
我映像中中共从来没在官方场合着墨新加坡的威权过多。
所以我可以明确认为。共匪没有新加坡威权主义化意愿。

为什么普通网络上有很多人认为共匪有新加坡威权意愿?猜测要么网络听到一点小道消息以为中共高层愿意选择新加坡威权。要么就是共匪宣传一直放风胡扯。还有点可能是白区党一厢情愿想法。统战话术。

共匪一直毫不妥协,他们就是要解救全人类共产化。哪天变过了?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曾经王岐山还说中国学新加坡和香港,现在被包子雪藏了,这种话也就应对舆论,基本不可能实现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本来权贵白区党就想搞新加坡模式,只不过新加坡的政治自由对它们来说还是大了点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支那只是用别人的存在来证明自己执政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实际上
只是心虚
沒有美國護著  就沒有新加坡

權威主義成功的範例

只是你們的幻覺

改良派的大幻覺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LKY生前认为中国的阿克琉斯之踵就是对外关系潜意识里所带出来的天下观·中国特色国情论。
答案很简单,地图上找找被支那国民党称为“鼻屎大的国家”新加坡在哪,在保持独立享有权力的前提下。它的承载量和地缘形势允不允许支那贱畜野蛮生长。

支那人的危害程度不是1+1=2。是呈指数式增长,越多支那人聚集,危害的增长程度就越夸张
以此类推。如果你减少支那人的体量,那么它的危害程度应该也是类似指数式下降。如果支那人只有毛泽东+张献忠两头,那么我敢放心的坐在它们两个中间吃饭。
如果你把支那原子化,支那贱畜还有危害吗,自由人还有控诉的必要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2
  • 浏览: 3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