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文】《最有希望,效率最高,最安全的革命路线》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必须承认我们过去的一系列失败


这篇文章我争取说明白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所有问题,但一开头我必须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一个伤人的事实,那就是我们过去主流的墙内反抗方法都是低效乃至无效的,因为大多数反贼都有一种致命的错觉,那就是以为传播真相以及发表普世价值相关观点,可以扭转舆论形势,瓦解政府权威,促成街头革命。

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在墙内天天看到新闻联播,环球时报,以及各路五毛粉红的黑屁,它作为一种不同的声音,会让你更反感还是倒向共产党?
大多数人都是反感的,改变一个成年人的政治观点乃至立场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那我们的结论就可以出来,中国共产党掌握了全国的宣传机器,他们还有最高级别的信息和黑屁人才,针对我们这一小撮反贼,都未必能撼动,那我们这一小撮人,凭什么可以靠微薄的声音,去撼动处于大多数的粉红呢?向来以少胜多都是幻想,所有以少胜多的故事背后,都是把整体劣势转化为局部优势,现象背后都是本质。

而且真相从来不需要我们来传播,因为大环境变了,我们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就是90年以后出身的网民,也就是目前墙内舆论世界的主体,有哪一个人他是不知道墙内和墙外是两个世界?否则中共的宣传媒体,他就不会公开的为互联网的防火墙辩护。而且翻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非常容易的。
所以我可以明确的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大家能不能看到真相,而是大家根本就不愿意接受真相。甚至与来自西方和普世价值的观点也没有人愿意再接受。
尊重事实是一切有效讨论的基础,但非常可惜的是现在国内大多数的小粉红,他们。所用所理解的舆论,并不是以事实为基础的讨论,而是话语权的争夺。也就是只讲立场,不讲道理。甚至于他们会自觉的抵制,有利于西方,而不有利于中国的事实。真相在国内已经变得不再神圣。

再加上国内的网络管制越来越严密,所有的有利于西方或者是我们的观点已经早已失去传播的可能性,甚至还会为我们的个人自身带来一定程度的风险。

就从我自己多年逛知乎的经验来看。

现在大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屁股不正,那什么叫做屁股不像屁股不正的意思就是你的立场不跟他们站在一起。在国内所有的社交平台上只要你发表的言论,就算是事实,但只要它不符合中共的立场和观点,你的下场都是被举报。

而且我们也发现现在的举报处理机制完全是偏向小粉红,只要反贼发出的言论一举报马上就会删帖封号或者线下抓人。

我知道有很多的人,他思想还停留在十年前那个可以发表轻微批评的时代。但这个时代很明显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新时代,什么是新时代,我前几天上了优酷网,看了高晓松以前的节目,里面那些仅仅是几年前可以发表的观点,而且是跟现实政治状况无关的,例如关于大航海关于西方选举的评论,有很多的地方也是被严重阉割,更不必说那些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的评论。

大家甚至还可以尝试一下在知乎上搜索四个大字:美国生活,你会发现你搜索到的就算是跟政治无关的帖子,也看不到一点点关于美国的正面消息。
所有的宣传都在给我们传递一个很明确的信号,就是要全方位的营造一个不利于西方的舆论环境。

在墙内,你已经不能说西方的一句好话,更不必说国内的一句坏话。

在以前我们还可以通过修改关键字或者说话尹会去规避一些审查,还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用词方式,让自己的观点看起来不像墙外的自媒体那么尖锐。可惜现在连这一条路也被堵死了。一个人他的武功再高强,但是被绑手绑脚,也不可能打得赢一个普通人。对于自由派而言,网络审查是客观存在的束缚。

一句话总结墙内自由派的处境就是声音发不出来,就算发出来也没有人认同。

就算有零星的人认同我们,也会被随之而来的粉红浪潮所淹没。

而就算有一天大多数的人真的同意了我们的看法,由于大陆人的组织能力还有思想,觉悟,他是不达标的,因此就是让大多数人都想反抗,但也无法阻组织有效的街头运动。

不是我看不起大陆人,在看这篇文章的各位,你们可以想一想,你们的觉悟应该比周围的大多数人都要高,但是我们这一个群体什么时候组织过有效的反抗运动,如果连我们都不行,其他人为什么行?
当一件事就算我们把它做到最好,也无法达成目的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做。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最可贵的品质就是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

而至于一些人所倡导的。u盘革命厕所革命。前者的成本太大了。而国内的反贼不一定可以承受这样的经济压力。

而且在监控日益严密的情况下,他也会有一定的危险。

后者也不具备实际的可行性,因为对于政府而言,在厕所安装摄像头不是难事。

最后我要谈一下在支那国最愚蠢的行为,就是跟小粉红对线。我看到品葱上有很多人都反映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和家人或者亲戚,甚至是另一半的思想政治立场和观点不一样,然后发生了很多现实中的冲突。

大家可以想一下一个问题,我们连身边的亲友都无法改变。那凭什么在网上可以改变那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因此,我对于大家的建议是在国内的网络上不要跟人吵架,不要发公开的发表反对中共政府的言论。以及不要公开的传播对中国不利的消息。我知道发表言论也很重要,但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是你是表达了你的观点会有用。如果大家在当前形势下保护好自己和家人都做不到,那更别想干成其他的事情。

最近这几天大家有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央视明确说要打击恶意囤粮。中国共产党连理囤积粮食的行为都能定性为违法,那么当你做其他的事情,说其他的话有什么是不能违法的呢?

大家也不要以为在当前经济形式恶化的情况下,我们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会有更多的机会,完全是错的。

大多数的中国人当他的处境越艰难,越困苦,他对国家和党的信任和依赖程度只会越来越高,因为他们指望着国家会救他。也不要指望着在今在失业潮来临的情况下中国人会组织什么群众运动或者是街头运动。

现在的失业潮再猛,有没有当年国企工人下岗猛?
当时好几千万的下岗工人,他们造反了吗?

他们没有造反,他们宁愿一家三口全部吊死在家里,他们也不敢出门反抗,这就是中国人。

中国人是很难煽动起来的,因为他们精明自私,但缺乏对大是大非的判断力,一个人因为患了习近平肺炎失去希望,宁愿故意播毒迫害同胞,甚至自杀,也不敢动共产党一根毛,大多数普通人都很恶臭,谁强大,谁能打就帮谁。

现在墙内民主自由普世价值全是贬义词,我们再去重复,只能是在集中营里面反抗,毫无胜算可言。
很抱歉,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但你们不要举报我,我不是大外宣,这只是本文第一部分。

我希望大家能看下去,明天我出下一篇《哪些因素对我们有利》。

毕竟我需要先指出问题,才能提出解决办法。

本文共三部分。第二部分明天写。
42
分享 2020-04-10

24 个评论

非常不错 但中国我觉得还是有不少人有反抗思想的  大多数人只不过是自我隐藏起来  是的 我们并不指望只依靠我们自己就能战胜中共  匈牙利事件 布拉格之春 8964就是先例 但我们不妨看看苏联是如何解体的 当一个国家的各种条件都处于最糟糕的时候时 那么这个国家就会一触即溃 我们应该在那时候反抗 我们的力量弱小 虽然我不想承认 但我们绝对需要外部势力的支援 比如美国 台湾 欧洲 日韩   我们不希望做没有意义的牺牲 我们很清楚血肉之躯比不上坦克 但问题来了 那一天真来临了(也快了 )中国的中立派 (大多数)发现他们的利益收到损害 当那些小粉红挨了铁拳之后 他们是否还真的会支持中共 就像你说的他知道有墙的存在 那也就证明他至少还有一部分理性 而我们就要利用这种理性  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摇摆派 他们的粉红也不过是民族主义而已 而我们必须在宣传上把握好 告诉他们 我们反共不反华 告诉他们 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再者 中共的军队 官僚 维稳团体是否会在最后的时刻那么效忠中共? 他们也不是傻子 就像你所说的 他们都是务实派 他们也有家人 他们是体制内的正因如此他们不可能不知晓中共的本质  当一切都崩溃了 我不相信这些精致利己主义者会效忠中共   (辛灏年的《去党留政》推荐大家去看看)  就像你说的中共太强大 也正因如此 中共用巨额的维稳经费压住的盖子一旦被掀开 那会蹦出什么样的怪物 在这种社会那么压抑的条件下会出来什么的煽动家 得比希特勒暴戾一百倍不止   中共太过庞大 但正因如此它的惯性也无比巨大 当它崩溃的时候 我们只能祈祷中国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暴政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  我们升为自由人 我们见过大海, 我们誓死不愿再回去笼子里  我们是在为我们的下一代能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土地上 是在为我们每天醒来可以不再为金钱 名利而发愁  这是我们这些自由者的理想  我想 这也是我个人的归宿 我不会出国 我不会逃避 我会留在这里,即使不能做什么 但我依然愿意我的理想而死 因为我不值得为她而活    自由者们!  战斗 你也许会死 逃跑至少能苟且偷生 年复一年直至寿终正寝 你们 愿不愿意用那么多苟活的日子去换一个机会 仅有的一个机会 那就是回到这里告诉他们 他们也许能夺走我们的生命 但他们永远夺不走我们的自由 ! 我们生则自由死 我们死则自由生  祝我们街垒日见
自顶
坐等第二部分
這是一群熱愛主人的奴隸, 教他們造反比直接奴役他們更難... 
我早就對你國人不抱任何期望, 你真的要反共的話不如召集少數精英份子在海外建立據點, 對海外匪幫用武

依靠「大部份人」的覺醒, 甚麼愛與和平, 理客中, 都是做白日夢
綿羊一億隻都不可怕, 狼群一萬隻就很嚇人了
这种连载真是让人期待。我在现实中就总是跟人对线失败,还是太naive了。

一句话总结墙内自由派的处境就是声音发不出来,就算发出来也没有人认同。


我还是很钦佩那些坚持发声的人,在微博固定看几个人,他们的发言挺厉害,既能力道足够地针砭时弊,多数文章还能保留下来、不致被删。政治倾向是一个光谱(虽然现在粉红的那端占多数),微博上的这一块净土能吸引已经觉醒的人作为栖息之处,并能启发一些正在向我们这一端靠拢的人。
前半部分我比较同意,传播真相、对线、冲塔等行为确实效率很低。

但结尾处关于中国人不抵抗的说法,我是持异议的。
非常感谢楼主这样的文章,希望品葱这样的贴子越来越多,同胞才有希望。
也随便写几点自己的感想。

1.与小粉红对线确实是无意义且危险的,正如大部分人即使内心认识到错误但依旧很难当面承认一样,反而会恼羞成怒举报。

2.但是心平气和,用提问的方式去引导身边的人是可行的,尽量客观中立,切忌一开始就大谈民主自由,只会引起反感,应以小事为例子说明共产党对其个人造成的利益损害,同时说明自由与民主的重要性,此需要自己有较高的政治修养。(个人私以为自由是目的,而民主的是工具。为了保障每个人最大限度的自由,则需要民主作为工具,同时以三权分立保障民主机制的运行)

3.作为反贼或者热爱自由的人,取得中共世俗体制下的成功也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地位,权力,学历,财富等等。例如一个局级葱油对周围人的宣传一定是大于一个无所成就的人,这既是做好自己的重要性。

4.共产党看似强大,但也不是完美的,历史许多更加强大的帝国甚至是在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件上翻车了,有的时候就是那么一两个普通人的决定就覆灭了一个帝国。因此葱油还可以做的就是保存自己的示例,像一个潜行的刺客,很有可能历史会给一个给予共产党背刺致命一击的机会。
非常不错 但中国我觉得还是有不少人有反抗思想的  大多数人只不过是自我隐藏起来  是的 我们并不指望...

关于“外部势力”的论述非常赞成,事物变化都是内因外因共同作用的。君不见共产党,国民党成立,乃至台湾民主化,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等一系列重大历史变革都充满了“外部势力”的影子
基本赞同楼主观点,期待后续。
我也想说几句,国内大部分人都是糊涂虫,他们可能是因为智商问题、兴趣问题、精力问题等原因不能把各种信息、观点在脑子里构成连贯逻辑,所以在政治上基本没有什么自己的主张,除非是自身遭受重大变故,否则都是谁声音大听谁的。
需要外部力量的观点也和我相同,中国人不是不反抗,历史上反抗过,现在也在反抗,但是中共政权是古往今来专制政权的集大成者,又有现代武器现代信息技术辅助,对人民的监控能力是空前的,所以不要总说中国人费拉。德国和日本当时的人民洗脑程度比当今中国还严重,他们都是靠外部力量推翻的独裁统治,也建立了自己的民主政府。中国人能做的就是不要像当年的德国人和日本人一样去给独裁政府陪葬。
已隐藏
当时好几千万的下岗工人,他们造反了吗?

他们没有造反,他们宁愿一家三口全部吊死在家里,他们也不敢出门反抗,这就是中国人。

=================
这个观点是错的当年下岗工人之所以没有造反是因为当年的经济增长和加入wto带来的新的经济机会很大程度上缓和了这个冲突,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
广义上的【勇武】,需要有一个简洁明确、立竿见影的行动路径,才能鼓励更多人参与。

光靠脑子一热,什么也做不到。

——————————————————————————————

关于这一点,伊斯兰国家值得向往勇武的反贼学习,他们有非常明确的方式,从中世纪至今一以贯之。

人数少的时候,就【自杀式袭击】,古代是淬毒匕首,现代是炸弹背心、路边炸弹。

凭借【烈士之血】,积攒人望,进入下一阶段:【城市运动】。

由于中东地区的地理环境,缺少大片农村区域,主要经济点在绿洲城市,往往城市外不远就是沙漠。

所以中东反贼自古就是搞【城市运动】。

——————————————————————————————

换到中国,第一阶段有很强的可模仿性。中国虽然没有宗教式【烈士】,但对杀身取义的侠士,文化传统上,依然有较高的评价。

第二阶段,可能还是必须走【农村游击战】的路数,不能吊死在城市运动上。
應該是李登輝、卡洛斯國王、戈爾巴喬夫那種在內部升至高位,然後民主改革的路線。
問題是誰可以做到?

如果中國真的開放市場,就要建立不太依賴中共的經濟。人們可向外國銀行借貸,或是異見人士可到外企工作。
支持,群策群力,反正我现在只加速不对线,哪个小粉红胆敢跟我对线我先把美帝特务搅混水的帽子给他扣上。然后观察他是毛粉还是邓粉,碰见毛粉我就装邓粉,碰见邓粉我就装毛粉。
总有人说靠这些人反抗不可信,如果是之前不是很同意,但是在和一个小粉红促膝长谈之后我坚定了。他们不是不懂中共干的事情,他们也清楚。但是!第一:死的人已经死了,而且也不是我。第二:我也不会摊上那样的事,他们干那样的事是因为有病,我只要低声下气就能过得不错。第三:一旦我的亲戚,孩子当了官,嘿嘿,那这种制度不更适合我吗?不说贪个多少万,起码可以鱼肉乡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何况,我认为传播真相其实是犯了一个价值观假设的错误。我在跟他对线的时候,讲了很多事实,包括隐瞒疫情,毒奶粉的不作为,以及很多当下发生的事,我以为他会感到个人权利被侵犯,可是没有。当我们在对线的时候,只有对方拥有普世价值的时候,他才会感觉到这个推理的正确性。如果不是,那么这些事实根本就推导不出来应该反共。如果真的是有普世价值,那么在国内含沙射影的评论中他们会找到这里。如果连小粉红都能翻墙,他们是比小粉红蠢还是笨?
没办法,目前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加速,让更多的人感到铁拳才可以。但是我有一点不同意,就是你说的我们的手段毫无用处这句话,事实上我们的确实促成了很对人的转变。尽管很微弱,但是请不要用这样丧气的话去磨灭信心,我们弱小是现实,但是过多的妄自菲薄是不好的,任何一个没有自信,整天抒发自己孤独感的群体,风气会变得消沉。你坚信你的立场是正确的,为什么不去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呢?十分期待你后面的文章。
而且真相从来不需要我们来传播,因为大环境变了,我们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就是90年以后出身的网民,也就是目前墙内舆论世界的主体,有哪一个人他是不知道墙内和墙外是两个世界?否则中共的宣传媒体,他就不会公开的为互联网的防火墙辩护。而且翻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非常容易的。

???你活在支那国内吗,你在支那国内活过吗?90后网民不知道墙存在的至少占一半,剩下一半里觉得外网与自己无关,墙不墙都一样的至少占一半。
翻墙对于大多数人容易?我倒是想问一下,你作为一个刚知道墙存在的小白,在身边没有人帮你的情况下,要在百度上搜索什么来获取翻墙工具?

”尊重事实是一切有效讨论的基础“,
麻烦你来支那看一下事实好嘛?

但非常可惜的是现在国内大多数的小粉红,他们。所用所理解的舆论,并不是以事实为基础的讨论,而是话语权的争夺。也就是只讲立场,不讲道理。甚至于他们会自觉的抵制,有利于西方,而不有利于中国的事实。真相在国内已经变得不再神圣。

真相在国内不再神圣?真相什么时候在支那神圣过??你试着与任何一个标准的支那人讨论一下有关价值观的问题,感受一下他们的脑回路好嘛?支那文化里从来就没有逻辑、辩证的观念,你在想什么?支那人几千年来从来都不关心真相、不关心事实,只关心自己能得到什么。
  期待part2,补充一下:个人认为在日常生活里“去共”是比较温和与实际的.就是通过对身边家人的信息沟通,把受关注的事件通过墙外信息多面向,客观全面的与他人分享.以期让人们把国政分开认识、把党政分开认识、最终认请以党代政,以党驭国的邪恶本质。
别扯了,没有缓和就会反抗吗? 下岗那几年能比60-62更惨?

60年-62年是有反抗的,另外下岗工人过去是一个集体的,组织度要高得多,你看通钢事件就知道了
这哥们的所有帖子,都停在4月份
传播真相还是很有用的,大家不要放弃传播真相,真相很难改变人们的立场,但如果人们遭受到来自自己相同立场的压力时,也是立场动摇的时候,原来过目的那些真相就变得比真理还明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4
  • 浏览: 7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