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狼性文化與思想維穩之間的關係

作者 曾節明

最近,以“加班文化”為主要特征、十多年來壹直時髦、光鮮的“狼性文化”,終於接近了社會承受臨界點,在中國大陸激起了愈來愈大的爭議和反彈。
 
    許多人指控奸商們塑造了這壹毫無人性的文化,以最大限度地榨取工薪族,然而鮮有人註意到,“狼性文化”的幕後推手是中共:
    根據中共當局早在1995年就實施的新勞動法,勞動者每天工作八小時,每周工作不超過44小時,超時算加班,須得到加班費或補休。但十多年來嚴重違反勞動法的、以無償加班(美其名曰主動加班)為特征的“996”工作制,卻瘋行全國,成為引領潮流的時尚:
    世界經合組織的調查,2018年北京工薪族工作時間長達60個小時,短短幾年就遠遠超過了2015年排名第壹的墨西哥人;據中國全國總工會的調查:加班職工中,拿到加班費或得到補休的僅有44%。
    沒有中共的默許和放縱,是不可能的。
 
 
    明白人都知道,倘若中共拿出在國內迫害民運人士能量的千分之壹,來對付違反勞動法,則大力鼓吹企業“狼性文化”的馬雲、馬化騰、劉強東、李彥宏、陳壹舟之流,早就鋃鐺入獄了,中國今天哪有“996”工作制的生存土壤?
 
    而且,創造企業“狼性文化”和“996”工作制的馬雲、馬化騰、劉強東之流,本身就是依靠中共、服務中共、聽命中共的紅頂商人,馬雲本人更是中共秘密黨員。他們創造和鼓吹的“狼性文化”能夠在中共國大行其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嗎?
    顯然,“狼性文化”在中國大行其道,就是中共的本意。
 
 
    中共為什麽要鼓吹“狼性文化”?是“維穩”的需要。眾所周知,雖然現在習近平高舉馬列毛破旗,但在現今老板遍地的中國,共產黨的馬列意識形態早已經沒有說服力,官民都普遍不信——當習近平高唱馬克思的時候,別人都知道習近平在撒謊,習近平自己也知道:別人知道他在撒謊。
    馬列假意識形態既然早已無用,只能當假羊肉店的羊頭招牌,就需要別的意識形態來偷偷摸摸的填補。中共利用“改開”三十年來,資本主義價值觀在大陸社會已經深入人心的現狀,轉而宣揚原始資本主義叢林價值觀,樹之以為隱性的意識形態——企業“狼性文化”就是其典型;
 
    “狼性文化”的本質,就是社會達爾文主義,其核心價值就是主張社會性的弱肉強食(所謂社會的優勝劣汰),漠視生命,反平等、反人道、反福利、反民主以及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就是這種價值觀的派生,社會達爾文主義產生於十九世紀末的英國,投合了維護原始資本主義的寡頭資本家們反平等、反人道、反福利、反民主。以牟取最大利潤的需要,也是後來以哈耶克、撒切爾、皮諾切特為代表的“新自由主義”骨子裏的核心價值。
 
    中共暗樹社會達爾文主義為隱性意識形態,用意很明顯——就是以“資本主義”的時髦方式,誘騙中國民眾主動反對“普世價值”,以更有效地達到“維穩”的目的。
    想必習近平、王岐山、王滬寧之流已經想通了:與其象胡面癱那樣“防微杜漸”的,象救火隊員壹樣被動防禦,不如出動出擊,以新東西誘騙廣大愚民主動反平等、反人道、反福利、反民主。就算是活不下去了,也不會維權上訪上街和政府過不去,最多抱著自己的腦袋哀嘆:“唉!我咋的這麽沒本事呢?”並象楊改蘭壹樣地把壹家五口毒死(就是狼性文化信徒宣揚的為社會減負),騙得屁民受了冤屈壓迫非但不反抗,反而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這樣,就可以把黨和政府“維穩”的成本,降到最低。
 
    那為什麽中共不直接出面散播“狼性文化”呢?因為“六四”後共產黨已經惡臭不堪,中共直接出面鼓吹“狼性文化”的效果,自然遠不如新興資本巨子馬雲、馬化騰之流出面鼓吹的效果好,因為馬雲、馬化騰之流,頭頂平民商界巨子、個人奮鬥成功楷模的耀眼光環,受到已經“經濟動物”化的大陸億萬民眾的追捧和頂禮膜拜。
 
 
 
    君不見,借助馬雲、馬化騰之流對“狼性文化”的推播,中共新時代的愚民效果卓著,遠超過中宣部、文化部的照本宣科:
   
    億萬大陸工薪族,明明自己被高房價、高物價壓得透不過氣、被“996”逼成身心疲憊亞健康。卻無怨無悔——絲毫不怨奸商老板、更不怨黨和政府,反而自覺無償加班是“本事”,面上有光,充滿自豪;
    億萬屁民起早貪黑、睡眠不足、累死累活,比工蟻還勤奮,依這樣的沖天幹勁,在美國、臺灣早發財了,完全可以壹人上班,養活全家,可在大陸依然是扣除房貸、房租即成“月光族”,兩公婆全職血拼,依然緊張兮兮,甚至因為壓力大連孩子都不敢多要壹個。即便這樣,愚民們仍不懂想:累死累活手頭怎麽還這麽緊?大頭被誰拿走了?反覺得自己很充實、很“時髦”、壓力大是“強者”是有本事的標誌;反覺得自己不夠拼命、不夠“勵誌”。甚至還為對違反勞動法不作為的黨和政府辯解說:誰讓中國人多呢,中國的競爭就有這麽激烈。
 
    於是乎,幹脆壹夜只睡四小時,以為這樣就“馬化騰”了!於是爭相響應馬雲、馬化騰、郭文貴之流的號召:
    “對自己狠壹點!”好像已經被“狼性文化”逼成身心交瘁、神經衰弱、亞健康和癌癥低齡化的他們,這麽狠下去,明天即可成為馬雲、馬化騰、劉強東、李彥宏、陳壹舟第二,而不會心臟死、過勞死、腦溢血、癌癥死,愚民也不想想,等到自己被送進急診室、搶救室。之時,馬雲、馬化騰、劉強奸之流,會為自己刷壹分錢嗎?
 
    君不見,累死累活仍是“月光族”、且壓力山大的億萬愚民,不僅沒有給黨和政府添亂,反而在“狼性文化”感召下,莫名其妙地跟在西方原始資本主義、種族主義人渣特瘋子的屁股後面,壹根筋地大反起“白左”來:
    這就怪了,難道現在騎在億萬中國老百姓頭上的,是“白左”嗎?
 
    君不見,在“狼性文化”的感召下,累死累活仍是“月光族”的億萬屁民,不僅沒有給黨和政府添亂,反而莫名其妙地跟在西方原始資本主義、種族主義人特瘋子屁股後面,壹根筋地大反起“西方的政治正確(即普世價值)”來:
    這就怪了,難道屁民們手無選票,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司法獨立——有理無處講、有冤無處伸的悲慘處境,是“西方的政治正確(即普世價值)”造成的嗎?
 
    君不見,在“狼性文化”的感召下,累死累活仍是“月光族”、且壓力山大的億萬賤民,不僅沒有給黨和政府添亂,反而莫名其妙地大反起歐洲社會的福利來,仿佛黨和政府恩賜給他們的“負福利”社會是天堂,而歐洲的福利社會是地獄。
 
 
    十多年來,在“狼性文化”的浸淫下,中國大陸社會道德的淪喪,加劇加深,整個社會之勢利和冷漠,達到了超越底線的程度,君不見,大陸現行網上風靡的“勵誌”名言:
    “選擇安逸就別再哭窮,混吃等死就別怪社會心狠!”
    這哪裏是什麽勵誌?分明是有專制特色的原始官僚資本主義叢林黑社會的狠惡叫囂!
 
 
 
    眼看到屁民受到制度性敲骨吸髓的壓榨,非但不思反抗,反而加倍賣命透支健康,為自己的利潤最大化服務,並且相互之間超級冷漠、爾虞我詐自相傾軋,狠刨自己的命根子。中南海以及中共特務紅頂奸商馬雲、馬化騰、劉強東、李彥宏、陳壹舟之流,恐怕做夢都要笑醒幾回。
    所以,最近馬雲有恃無恐地咋呼:“996是妳們巨大的福氣,我是12乘以12以上”,又說:“如果妳年輕的時候不996,妳什麽時候可以996?”馬雲忽悠:“這個世界上,我們每壹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請問大家,妳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妳怎麽能夠實現妳想要的成功?”
    在這裏,馬雲竟把自己以無償加班“狼性”文化進行壓榨,說成是賜福,而受壓榨反成了“福份”,這和黑社會流氓打人時的口頭禪“打妳是看得起妳”是壹樣的邏輯;
    馬雲詭稱自己是“12乘以12”,比“996”還辛苦,問題是妳是老板,怎樣都行,別人不加班行嗎?妳馬雲的收入比“996”者如何?
    馬雲還以“成功”和“美好”忽悠無償加班族再接再勵,問題是這麽“加班”下去,人家能成妳馬雲第二麽?這麽加下去,迎來的是“成功”和“美好”,還是精神病院、搶救室或太平間?
 
   
 
    馬雲之流,之所以敢這麽囂張,仰仗的無非是推播“狼性文化”的巨大成功,十多年來,中共假手紅頂資本家推播社會達爾文主義,以誘騙中國民眾反對普世價值,並為專制統治維穩、張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惜迄今卻未引起中國民運異議界的註意;
 
    值得壹提的是:中共散播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手法,也不僅限於推播“狼性文化”,還有壹種新的方式,就是刻意點煽對西方國家的極右種族主義的認同,以借助時髦的新手段,成功地誘騙國內外廣大華人反對普世價值,並把並非中國迫切問題的穆斯林問題,當作迫切問題來炒作,以轉移對共產黨專制的視線。
    大小中共特線,大反以佩洛西為代表的“白左”,中共為什麽這樣做?因為堅持人權同經貿掛鉤的佩洛西,不是刻意用經貿擺平的人,所以現在中共特線最恨佩洛西。

在共產黨馬列意識形態早已破產不中用的情況下,暗樹以“狼心文化”為代表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用以為隱性意識形態;中共針對當今資本主義在中國已深入人心的現實,利用馬雲等“個人奮鬥”商界巨子的時髦形象,誘騙中國民眾反對普世價值,即反“西方政治正確”——反人權、反人道、反福利、反自由、反平等、反民主,潛移默化地認同中共的專制流氓價值觀,而不去關註和挑戰中共專制流氓暴政、中共打造的“負福利”社會,以及種種不義和不公。
    並且,以此種“狼性文化”為代表的弱肉強食叢林價值觀,中共刻意加劇加深中國社會的勢利冷漠,散播暴戾之氣,挑動中國民眾相互猜忌、惡性競爭、冷酷互撕。令中國社會進壹步散沙化、粉末化,形不成挑戰共產黨專制的民間合力。
 
    客觀上應該承認,中共假手馬雲之流推播
  “狼性文化”,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現今巨量的中國民眾,就象天津大麻花壹樣扭曲,莫名其妙地狂捧極右種族主義,發了瘋地反對普世價值(西方政治正確)、莫名其妙地反“白左”、反“聖母”、反福利、反平等(如反移民、反難民、反低端人口)。就是中共此種愚民新手法大獲成功的標記。
 
   
   
 
    其實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是壹條壹石兩鳥的毒計,既可大收“新時代”隱性意識形態愚民洗腦之功,又可效率翻倍地飽受榨取的效果:十多年來,馬雲等塑造的、億萬“996”無償加班族“勵誌”血拼愚民憤青,以自己的青春血肉澆築成了世界第二的GDP,為黨國裝上了“崛起”的翅膀,讓習近平滿面生輝,在世界舞臺上風光無限。而億萬“996”無償加班族自己,卻無數人加班死、心臟死、癌癥死、癌癥、糖尿病、高血壓、精神病統統低齡化、不孕不育斷子絕孫。盡管他們始終積極響應個人奮鬥巨子“馬老師”的號召,對“自己狠壹點”,並且壹狠再狠,諷刺的是卻沒有壹個能成為馬雲第二的。
    這就是榨取的最高境界。愚蠢的納粹,只知道把別人關進集中營,費力地用刺刀逼迫別人做工,導致罵名留世;殊不知“厲害國”元首習近平僅用壹個“狼性文化”,就可以不用刺刀、不用集中營地把億萬屁民 忽悠得把自己望死裏榨,爭相“對自己狠壹點”,而且無償加班、超時工作、透支健康的同時還很有面子,覺得自己“很有本事”。
    結果,黨和黨的紅頂監工馬雲、馬化騰、劉強東、李彥宏、陳壹舟之流,就舒舒服服地拿走了“996”血汗的大頭,而且馬雲還要裝逼說“996”的屁民憤青們還不夠“拼”,他馬雲是“12乘以12”,誘騙傻憤們對自己“再狠壹點”。
 
 
    中共之所以要變本加厲地增加榨取的力度,根本原因是共產黨是癌細胞,具有無限自我復制和不斷膨脹的天性——因為共產黨意識形態早已破產,中共走上了主要以暴力維穩的道路,需要越來越多的錢來供養壹個日益膨脹的公務員官僚隊伍,所以中共的榨取必然會變本加厲、“與時俱進”。
    鄧小平眼看“蘇東變天”,發覺靠老壹套的計劃經濟、壹大二公低工資來榨取,不是長久之計,因為屁民們沒有勞動積極性;鄧小平看到:壹大二公的共產黨國家壹個個都垮了,雖然朝鮮、古巴靠中共的大力援助茍活至今,但若繼續共產的話,誰能扶得起中共國這個大國呢?
    於是轉而向哈耶克、撒切爾、皮諾切特等西方原始資本主義極右派取經,走共產黨領導下的官僚原始資本主義道路,這條道路在胡面癱、習近平手上終於結出了碩果:
    在高房價、高物價、“負福利”等大山的壓迫下,在馬雲、馬化騰、劉強東等“平民”商界巨子“狼性文化”的時髦誘騙下,億萬愚民經濟憤青,就象毛澤東時代吃了政治迷魂丸的紅衛兵壹樣狂熱,爭相主動透支健康,為習大帝的“崛起夢”、為馬雲之流的利潤最大化無償賣命。
 
    現今由於中共國面臨“計劃生育”惡性老齡化、年輕人口崩塌而發展成本高漲、房產泡沫空前、制造業大滑坡等重重困境,習近平治下“五毛”大增、國保繼續強化、“壹路壹帶”大撒幣、擴軍備戰準備武統臺灣。公務員隊伍繼續膨脹,財政支出巨幅增長,這些大幅增加的開支,不靠榨取以“996加班族”為代表的屁民,又靠什麽?
    為了搶錢,中共不斷增加企業的負擔,尤其是私企,而私企老板為了維持利潤,必然把負擔轉嫁到億萬屁民的身上;對此,中共心知肚明,並故意放縱 ,因此通過馬雲等私企大老板鼓吹“狼性文化”,誘騙億萬屁民無償加班、主動獻身、配合榨取,中共深知:通過馬雲來誘騙,遠比中宣部、文化部親自出馬“提倡”的愚民效果好。
 
    由共產黨的無限繁殖、無限膨脹的癌細胞屬性可知:為了維穩,中共的官僚公務員隊伍必進壹步膨脹,為了維系不斷膨脹的共產黨隊伍,為了保障不斷坐大的中共官僚特權階層“上不封頂”的共產主義特供生活,中共及其麾下的大小奸商下壹步必然更加“周扒皮”,“996”式的“勵誌”愚民傻憤如果不覺醒反抗,只有被榨死、榨廢、榨瘋。
1
分享 2020-05-25

10 个评论

反白左有利於共匪的思想維穩工作,因為反白左的過程肯定了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本質就是把極權統治合理化。
支持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思維方式包含著對自由 民主 人權 社會福利的否定,所以共匪允許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在中國公開存活。
共匪不敢直接面對社會民主主義,共匪不敢直接運用馬列毛鄧主義的意識形態批判社會民主主義,所以就通過輸出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方式消滅社會民主主義。
中國需要獨立工會,藍領工人與白領工人應該組成跨行業的獨立工會,中國需要結束血汗經濟。
極端內歸因的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衍生出來的反智傾向讓很多中國人接受共匪的統治,因為這種反智傾向的思維方式會讓很多中國人把個人的苦難歸咎於他們自己,而不是歸咎於共匪政權與社會制度。
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內歸因思想是共匪維護統治的工具,應該深入批判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內歸因思想。
狼性文化原本相当于早期刘仲敬,是一种嘲讽汉族的理论。《狼图腾》还推崇异族男性征服汉族女性注入蛮族秩序之类,只不过马来万物皆可恶俗化,被去除了其支黑性,就变成一种企业管理上的驯化员工之技术。
就像厚黑学,本来作者就是明着嘲讽中国古代社会不过尔尔套路的,支人社会还推崇之。
996、狼性,這些只是新的名詞而已,本質上存在於各地。台灣稱之爲慣老闆,有時也會學日本叫他們「黑心企業」
説到過勞、加班沒加班費,就不得不説到日本的「黑心企業」。他們舉世聞名,甚至讓過勞死這個單詞成爲英文,代表性臺詞包括「公司就像大家庭,你爲什麽不能爲了大家庭努力一把?」「別人都在努力欸」「加班費?你工作就是爲了錢嗎?!」「我給你加班機會是給你鍛煉,爲你好!」……等等,禮拜天出勤甚至凌晨下班早晨上班都是常態,如果你要辭職更是可能會受到「讓你在業界混不下去」「我認識黑幫,小心你家人出事」等威脅
當然,不是每個日本企業都是黑心企業,事實上日本企業到一定規模往往會趨於白化(不排除個例大企業繼續黑心的)但中國大企業的黑心率異常。不過歸根究底,黑心企業不是中國的專利。黑心企業橫行這個現象本身,在日本和在中國是大同小異的,而日本不是很愛社會達爾文那一套(相反,以日本民間主流觀念來看,社會達爾文恐怕是日本人最不能接受的風格)
那麽兩者的共同點在哪裏呢?
首先員工維權難,法律途徑成本高是一點。如果像美國一樣隨時可以吼一嗓子「叫我律師來」的環境,那誰都怕他那一嗓子
還有一點共同點,其實日本黑心企業的老闆已經告訴你了,「我認識黑幫」……………………
想到什麽了嗎?(笑)
那我們看下一題
爲什麽這些黑心企業能夠存活呢?爲什麽中共要黑心化企業呢?
原因也很簡單:人類在疲勞的情況下,大腦的效力會下降。熬夜後的人腦的狀態據説類似於酒醉,所以疲勞駕駛不比酒駕安全到哪去
這種疲勞洗腦做法,人民聖殿當初也玩過,高强度工作輔以宣傳(主要是廣播)洗腦,加上原子化,結果就是把這些人馴服得要他們死都可以
以一個可憐的日本上班族來説,在連日睡眠不足的情況下,就算可以通過辭職、舉報、提告等方式解脫,他也很可能想不到這麽做了(有個別强者能想到而且能實施的,但是少)
那中共爲什麽要996呢?
進入大企業的多半是頭腦還夠用的精英,讓他們大腦效力下降會怎麽樣呢?
想也知道
畢竟愚民最好管了

説句題外話
納粹的目的不是榨取,榨取只是順便的,覺得這些猶太人白死了浪費而已。納粹是要他們去死
只有接受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內歸因思想,然後從事高強度的勞動,才不容易有機會理解自由民主人權。
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內歸因思想培養出來的白領工人與藍領工人普遍會在家庭教育中運用打罵教育與應試教育折磨子女,然後他們的子女成年之後會接受狼性文化與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內歸因思想,成為一邊遭受共匪的迫害一邊維護共匪的統治的小粉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8
  • 浏览: 1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