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5抵制微信总结贴:开启多形式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非暴力抗争理论大师、曾指导过许多国家非暴力行动的吉恩.夏普(Gene Sharp),所建立的非暴力抗争理论基石是:政治权力的维持必须仰赖被统治之人民的服从。他讲了一个中国古代寓言: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楚人谓之狙公。旦日,必部分众狙于庭,使老狙率以之山中,求草木之实,赋什一以自奉。或不给,则加鞭棰焉。众狙皆畏苦之,弗敢违也。

  一日,有小狙谓众狙曰:“山之果,公所树与?”曰:“否也,天生也。”曰:“非公不得而取与?”曰:“否也,皆得而取也。”曰:“然则吾何假于彼而为之役乎?”言未既,众狙皆悟寤。
  其夕,相与俟狙公之寝,破栅毁柙,取其积,相携而入于林中不复归。狙公卒馁而死。郁离子曰:“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其如狙公乎!惟其昏而未觉也。一旦有开之,其术穷矣”。

【有些人靠计谋而不是按正当规矩统治人民,他们不是像狙公一样吗?他们昏庸而不自觉。一旦老百姓觉悟过来,他们的计谋也就不灵了。】

权力有赖于人们接受这个政权,有赖于民众的屈服和合作,有赖于无数人们和社会上的许多机构的合作。
寓言中,猴子发现他们可以收回这样的合作。当猴子收回合作的时候,统治者的力量就会荡然无存。

在吉恩夏普的《从独裁到民主》一书中,有几个要领:

1,认识到人民的不合作就是对政权力量的重要削弱。

政权的力量来自于人民在许多面向的合作,包括人力、物力资源上的配合运作,以及对于政府权威性的服从。我们从微信入手,一是抗议它变本加厉的言论管制,表达公民不合作的意愿;二是这样的表达易操作、易推广、涉及人群面大,即使由于长期依赖暂时未脱离微信,也会起到一种警醒的作用:微信在侵蚀私人空间,它并非生活必需品,是否使用它,我们自己是有选择权的;三是,当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在理想状态下,这种抵抗将渐渐形成一种影响力,登录人数和交易人数都会影响这个产品的收益,那么它将面临两个选择:要么,尽量放松言论管制吸引人们加入,要么,被新出现的其他产品代替(全部或部分)功能。当然这是指理想状态下。这种状态的达成,不是单一抵制一个产品也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做到的。我们可以进一步考虑:权力逻辑是不是渗透了生活的每一个层面?
那么是不是可以在任一层面都撤回我们的合作?



本次行动记录

本帖:
https://www.pincong.rocks/article/11127 一场非暴力行动的试水:12.25日,一起来做一件事

反响:
https://www.9mynews.com/news/2019/12/21/a47171.html 效仿香港抗争 网民发起非暴力抵制微信行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2jnONaxLe4 網民發起非暴力罷用微信行動- “聖誕快樂,抵制微信”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12/20/n11736211.htm 仿效香港抗爭 網民發起非暴力罷用微信行動
https://hk.epochtimes.com/tag/%E6%8A%B5%E5%88%B6%E5%BE%AE%E4%BF%A1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12-24/50446557 圣诞快乐 抵制微信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393 Reminder:葱油圣诞快乐,要记得今天是抵制微信日哦~

持续更新~
54
分享 2019-12-26

26 个评论

这么好的帖子必须顶一下!感觉似乎能看到未来的曙光。
支持!
“山之果,公所树与?”
[i]“非公不得而取与?”
[i]“然则吾何假于彼而为之役乎?”
[/i][/i]
2,学习非暴力的运作方式

对于非暴力抗争,通常有两种误解。一种是以为非暴力是一种纯粹道德的,不接受攻击性的,任何超出个人理解的道德要求都超出了非暴力的范围;一种是认为非暴力属于一种类似于宗教的,消极被动的抵抗形式,对极权国家尤其是中共是没用的。这是对非暴力的误解,吉恩夏普把非暴力称作【群众性防卫:一种超军事的武器系统】。它是【主动寻找冲突的策略】。非暴力斗争同暴力相比,是一种复杂的多,而且更多样化的斗争方式。这种战斗是民众和社会的各种机构用心理的、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武器进行的。从政府和社会机构拿回主动权,使用抗议、罢工、不合作、抵制、不满和背叛、民众力量就可以切断权力来源。

吉恩夏普认为,有些非暴力斗争方法,比如散发传单、操作一个地下报刊、绝食、在街上静坐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有些困难。因为这些事与他们正常生活不相关,可操作性弱。那么就可以提倡另一种非暴力斗争方法,大致上还是继续正常生活,只是方式略有不同。例如人们可以照常上班而不罢工,只是故意”磨洋工“,可能有意识的出些错误不停返工,可能”生病了“,或者干脆拒绝工作;或者加入某些宗教活动——据我所知中国大陆大部分的家庭教会就是如此,即使本来只是表达宗教信念,因为坚持不与政府一致而附加表达了政治信念(宗教自由)。

吉恩夏普列出198种非暴力行动方法,这些方法分为三大类:抗议和说服、不合作、干预。非暴力抗议和说服的方法,大多是象征性的示威、包括游行、列队行进、守夜等(54种方法)。不合作分为三个子类别:a 社会性的不合作(16种方法);b 经济性的不合作,包括抵制(26种方法),罢工(23种方法);c 政治不合作(38种方法)。非暴力干预,是用心理的、身体的、社会的或政治的手段如禁食、非暴力占领以及平行政府等(41种方法)。在不同的社会状态下,还可以由此延伸出更多的方法,香港半年以来的抗争运动,就花样翻新创意十足的发明不少新方法。

因为微信的特殊功能,抵制微信既属于社会性的不合作——退出社会系统,也属于经济性不合作——消费者抵制。
3,非暴力斗争的民主化效果——克服恐惧,积累经验,自我实现

人们服从独裁者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恐惧。哈维尔说,”每个人都有理由恐惧——因为恐惧失去自己的工作;中学老师讲授他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因为恐惧自己的前途不稳;学生跟在老师后面重复他的话,因为恐惧自己不被允许继续自己的学业;青年人加入共青团参加不论是否必要的活动。在这种畸形的制度下,因为恐惧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是否取得必要的入学总分,使得父亲采用所有责任和‘自愿’的方式去做每一件被要求的事。恐惧拒绝的后果,导致人们参加选举,给推荐出来的候选人投票,并且假装他们认为这种形同虚设的走过场是真正的选举。出于对生计、地位或者前程的恐惧,他们投票赞成每一项决议,或者至少保持沉默。……”

恐惧并不可耻,但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的恐惧并面对它。我们可以采用非暴力理论专家罗伯特.赫尔维的方法来应对恐惧:1,避免以对手擅长的方式与之交手。这也是非暴力的核心所在,采用暴力革命的方式去对抗可随时调用军队武装镇压的国家机器是不明智的。2,风险评估,寻找支持网络。很高兴这次的抵制微信行动帮助墙内外的同道看到彼此。我们还需要更多类似的活动扩大我们的支持网络,包括获得法律援助、国际声援。

哈维尔主张“在真实中生活”,“从小处着手”。听从自己良心的声音,并不一定非要去做惊天动地的事情。有时只需要拒绝谎言、拒绝为适应政治需要而压抑自己内心深处的道德要求。这当然有可能付出代价,但这是我们凭自己可以做的最安全也最安心的抵抗了。这是改变权力关系、进行自我管理、建立公民意识的必经之路。

甘地认为,非暴力不仅仅是一种斗争策略或者抵抗侵略的战术,它与更广泛的社会正义、经济自主、生态和谐、自我实现的追求等密切相关。

东欧民主化成功的国家(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以及波罗的海三国),他们的民众在剧变之前,已经积累了一些公共参与和民主实践的经验:捷克、匈牙利、波罗的海三国早年对苏联干预的抵抗,八十年代波兰团结工会的斗争……他们在民主化过程中得到了较多的锻炼机会,因而权力交接过程相对平和,过后也能理性发展。

而在另一些国家,虽然发生了政治革命,但民众从来没有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的经验,不是被外国“强加民主”,就是“军事夺权”,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立一个新社会十分困难。在一个公民社会长期遭到严酷镇压、民众完全没有任何政治参与经验的国家,如果民众未做好准备,骤然开放具有高度竞争性的多党制普选,此时最有可能上台的很可能是新的独裁者。

因此在这之前最好能有一个让民众在社区与基层获得较多公共实践机会的过程,让众多社会议题得以在实践中获得互相理解的空间,也让民众有充分的机会培养批判性思维。但这个过程指望独裁者赐予是痴心妄想,那么我们就可以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在大大小小的社会运动中获得成长。

我们看过了太多的抱怨。太多人在散发失望、犬儒和虚无,认为中国没救了,中国人从基因上就是卑劣的,中国共产党的诡计和残暴胜于所有其他的权力掌控者。这些人在网络空间里哀叹,羡慕别人的抗争,轮到自己的时候,一边说“没用的”,一边随波逐流加入这个社会的权力逻辑。

外在命运是自我实现的预言。所谓自我实现的预言,就是你说了某句话,对它产生了认同,在一遍一遍重复的过程里,推动事情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最后成为现实。当我们整个社会都认为对那个怪兽无法撼动分毫的时候,毫无疑问,没有谁会去做一件注定要失败的事情。

这不但是一种受害者思维,还是自我中心的自恋,总觉得自己遇到的困难才是最大的困难。纳粹统治下和第三波民主化中的人们,通过发行非法报纸,传单,书本,录音带和录影带进行联系。古巴社会至今无比孤立和分化——他们连互联网都没有,但他们不会听天由命。传送门:探索替代互联网和不寻常的网络形式: 在哈瓦那挑战恶劣的”互联网”生态 

”虚无主义只会让社会安于被压迫的现状,这意味着永远无从改变。中国不仅毫不特殊,而且相比很多国家都有更多的反抗空间,这些空间的浮现取决于有多少人对这一问题进行思考。“
这次的抵制微信运动,效果当然并不明显。它甚至算不上一次有效的抵制。但它确实取得了胜利。

它使我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每一位参与者、每一位传播者、甚至每一位仅仅只是看到只言片语的接触者,都在心里埋下了种子。一旦遇到恰当的时机,种子就会发芽生根。

我们反对独裁政权不只是要打倒独裁者,而是要建立一个民主制度。我们不是在进行权力斗争,而是在参加一场能够使每个人都获益的学习过程。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关系的重建。政治不是帝王心术,而是社会正义——财富、资源、权力、权利的分配。

正如狙公的故事所阐明的概念一样,被统治者只需拒绝继续合作,暴虐的体制会遭到削弱而最终崩溃。人们一旦掌握了不合作的概念,就能够理解今后针对独裁政权执行不合作的号召的意义,他们自己也将能够在新的形势下即兴创造出许多具体形式的不合作。
支持
写得好!支持,兹磁
让我想起按章工作这类工业行动
专制的程度其实反映了被统治者争取自由的愿望
支持!
參與了!
下次希望還有更有趣的提案
青黑灰 新注册用户 回复 瓦尔登湖畔
对于非暴力抗争,通常有两种误解。一种是以为非暴力是一种纯粹道德的,不接受攻击性的,任何超出个人理解的...
哈哈,太帅了
推荐有兴趣运作非暴力抗争的网友们阅读吉恩夏普的著作,google一下可以看到很多电子版。他指导了二十世纪以来全球各地的非暴力运动,被视为全球茉莉花革命的理论推手,非暴力抵抗的教父。

非暴力的方法非常务实,期待我们更多人可以理解它,掌握它。
其實我想,這次的意義不容忽視,這證明了中國裏的清醒人已經開始行動了
我已经在十年如一日的抵制腾讯了。

不过,我觉得抵制微信太没劲,不如全民抵制买房子。

2009年中国的财政收入总共才7万亿。
2009年全国卖房子一共卖了4.6万亿,把建筑成本、毛利、土地税都算下来,这4.6万亿里面政府大概赚了75%,也就是3.5万亿多。
范松忠 黑名单
各位!上星期我就写过类似提议,放在一些评论里。

这次我再重申一遍:

对于工作、联系必须微信的,可以暂时容许一下,但请记住抵制微信钱包等一切跟钱有关系的,这样也就成了你利用它,而它免费为你服务。当然你完全抵制是最好的。

在不合作运动中,不能像甘地一样,因为甘地对抗有人性的英国,中国大众在对抗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你一旦说出来,他们会无理由对你打压,所以,不仅不要立刻删除微信,我们要动用自己的智慧,比如你一家3人,组建一个家庭群,在进行不合作运动中,在这个家庭群里“疯狂挺共”,当然不要演得太过,假装爱党群众,可以迷惑王培尔和他的手下网狗们。这一点也很重要,迷惑敌人至关重要,大家不要明白的说就是要不去工作、不去消费,而是要讲策略,假装今天腿痛、腰酸等一切方式。

当然,能出国的,就出去旅游,试想几百万人都出去旅游几个月到半年了,中共国会怎么样?在群里也多说自己是为了考察海外市场,看看是否能开公司之类的。实在不能出去旅游的,那就消极抵抗。同时要记得为“14亿护旗手”这种奇文点赞,千万不要觉得恶心,这胯下之辱还是很必要的。

你只要实际不用微信、支付宝,光聊天功能,他们是无法赚钱的,即便是广告,你记住看到的任何广告,都不要去买这家公司的东西。

吃的方面,逃出去旅游的不说了,在国内的能买进口就进口,不能就尽量节约,房子、汽车都尽量无法履约还款,奢侈品暂时不要买,比如烟酒都是中共收韭菜的好工具。大家一定要忍住,因为这不合作运动是不流血的,为了反共大业,几个月时间不使用奢侈品,不难为你吧?

发挥一下我们看宫斗剧的精神,广大民众的智慧一定大于王培尔的,大家不要犹豫害怕,一定要装到最后一刻。

黎明快来了,但前提是我们需要几百万,最好一千万以上的人相应,这个数字不到中国人口1%,但足够了,只要我们所有反贼“沆瀣一气”,一起努力,一定能击垮习澳塞斯库政权!

最后重复一遍,不要暴露,要演戏,要演得逼真,这样王培尔都拿你没办法。
d对于底层人能做的就是不结婚,不买房,不生小韭菜,现在好多人都决定不结婚了,我弟弟就是 ,他虽然不懂民主共和
拒絕微信是我們這個世代非暴力不合作的起點。强烈支持!
范松忠 黑名单
嗯,话说回来了,其实整个中国掌握在两匹畜生手里,不是在习杂种手里。

这两匹畜生,一个是偷窃了ICQ的,马巨赖,另一个是叫嚣大数据的马支付,这两匹马监控了包括习杂种在内的所有网络通信。哈哈哈哈。
已隐藏
好!支持!去做吧!
然后你会发现只有你自己在做,连你爹妈都影响不了,更不要说别人了。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这些理论有什么太大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崇尚这些理论的人往往只注重“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本质是什么, 以及在反共时是什么。但并不会考虑怎么做,更不会考虑时机和时间。

譬如楼主所说的抵制微信策略,虽然它看起来很像一种行动,但本质上还是一种“是什么”。
原因在于其他人本身并不存在动力去做这些事,而发起者却想当然地认为做这事的人的人数和事件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相互支撑。
但实际上它需要一个阀值,在形成人多则影响力大则继续人多,影响力更大这种循环之前,需要有人将其影响力(人数)提升至这个阀值。

同时,设定一个抵制微信日,也是对时机个时间的缺乏考虑,发起者并不在乎活动的契机和初期影响力,觉得任何时间都可以做;同时也隐晦地意味着,发起者对这事的效果根本没有信心,它会持续很多年。

其实楼主引用的吉恩夏普的内容也有暗示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法,只不过过分关注“是什么”,对理论本身兴趣远超过实际的人往往会忽视那些细节。

“有些非暴力斗争方法,比如散发传单、操作一个地下报刊、绝食、在街上静坐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有些困难”
“吉恩夏普列出198种非暴力行动方法……”
细节就在于此。这些事中绝大多数显然不是一个人,或者只在网上而非现实中认识的人能发动或者具体操作的,但它们却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多个核心。并且,从以往案例中可以看到,仅仅是拒绝上班或者拒绝做一些事这些被动行为,并不足以使一场运动有足够的效果。

那么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建立组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相比武装革命,对组织的要求相对要低得多:它可以小而数量多,对安全性的要求不高(所以对成员能力的要求也相对低),各组织可以专注于不同的事,比如A组织只做地下报刊并发行,而不用去和B组织抢做传单贴传单的事。

而这些组织就是整体影响力的核心来源。除此之外组织的好处还包括对个人提供心理和精神上的支持、以及多人思考能完善策略、整合资源等等。这方面就不多说了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早就不用垃圾微信了,被迫使用除外。
推荐signal, wickr me.

年初文盲急着要复工,不复工它的鹰犬就不听它的话喽。养不起那么多鹰犬喽。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说得对,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努力,只要日积月累,总能众志成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