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疆机密文件泄露的观察报告,以及对未来新疆局势的分析。

The authorities in the Xinjiang region worried the situation was a powder keg. And so they prepared.

The leadership distributed a classified directive advising local officials to corner returning students as soon as they arrived and keep them quiet. It included a chillingly bureaucratic guide for how to handle their anguished questions, beginning with the most obvious: Where is my family?

习近平主席的政府散发这种政策性的教导书来对学生进行洗脑,并且用官方语言回答他们的担心和关切。

首先秘密文件中显示的是一份官方的解释集中营的话语体系,并且将此回答作为唯一回答呈现给记者,我们可以在外媒对中国的采访中看出他们的回答与这份文件口径完全一致。中国在刻意的教导新疆人不要向外界暴露新疆的真实情况。并且,外国记者在新疆所进行的采访是事先被安排好的,所有的话题都是有人在刻意的编排答案和引导。新疆和集中营内部的真实情况还是没有被外国访问记者窥探到。
bbc对于新疆集中营的采访。
President Xi Jinping, the party chief, laid the groundwork for the crackdown in a series of speeches delivered in private to officials during and after a visit to Xinjiang in April 2014, just weeks after Uighur militants stabbed more than 150 people at a train station, killing 31. Mr. Xi called for an all-out “struggle against terrorism, infiltration and separatism” using the “organs of dictatorship,” and showing “absolutely no mercy.”

习近平在视察新疆的时候遭遇恐怖袭击,乌鲁木齐火车站被恐怖袭击,超过150人受伤,31人死亡。习近平要求严肃处理新疆暴恐问题,利用人民民主专政的优势,不要留情。

和我以前的分析完全一致,习近平对于新疆和穆斯林问题的极度变化是在他视察新疆遭到恐怖袭击的时候,他应该是受了刺激。乌鲁木齐南站的恐怖袭击完全是针对他视察新疆,甚至是希望袭击他本人。

Mr. Xi displayed a fixation with the issue that seemed to go well beyond his public remarks on the subject. He likened Islamic extremism alternately to a virus-like contagion and a dangerously addictive drug, and declared that addressing it would require “a period of painful, interventionary treatment.”

“The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extremist religious thought on people must never be underestimated,” Mr. Xi told officials in Urumqi on April 30, 2014, the final day of his trip to Xinjiang. “People who are captured by religious extremism — male or female, old or young — have their consciences destroyed, lose their humanity and murder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As soon as you believe in it,” he said, “it’s like taking a drug, and you lose your sense, go crazy and will do anything.”
习近平对这个问题表现出一种固执,尺度远远超出了他公开发表的演讲。 他将伊斯兰极端主义比作像病毒一样的传染病和一种危险的成瘾性毒品,并称要解决这一问题将需要“一段痛苦的干预性治疗”。

习近平于2014年4月30日在新疆之行的最后一天对乌鲁木齐的官员说:“绝对不能低估极端宗教思想对人们的心理影响。” “被宗教极端主义俘虏的人们(无论男女,无论年龄大小或年轻程度)的良知遭到破坏,丧失了道德人性而杀人不眨眼。”

他说:“一旦信仰伊斯兰教,就好像在吸毒一样,你会失去理智,发疯,会做任何事。”


这就是知乎上奇怪的对已收录评价为癌症或毒品的来源,习近平的内部讲话在一些圈子内流传。中央宣传部引导知乎,微博等网站进行舆论引导,希望能够把对伊斯兰的镇压合法并合理化,事实上,这项行动很成功,知道现在,我都对伊斯兰有一些很批评的看法。

In the speeches, Mr. Xi showed a deep familiarity with the history of Uighur resistance to Chinese rule, or at least Beijing’s official version of it, and discussed episodes rarely if ever mentioned by Chinese leaders in public, including brief periods of Uighur self-rule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Violence by Uighur militants has never threatened Communist control of the region. Though attacks grew deadlier after 2009, when nearly 200 people died in ethnic riots in Urumqi, they remained relatively small, scattered and unsophisticated.


Even so, Mr. Xi warned that the violence was spilling from Xinjiang into other parts of China and could taint the party’s image of strength. Unless the threat was extinguished, Mr. Xi told the leadership conference, “social stability will suffer shocks, the general unity of people of every ethnicity will be damaged, and the broad outlook for reform, development and stability will be affected.”

在演讲中,习近平先生非常了解维吾尔人对中国统治的抵抗历史,或者至少是北京的官方版本,并讨论了中国领导人很少在公众场合提及的情节,包括维吾尔人自我统治的短暂时期。 在20世纪上半叶统治。


维吾尔武装分子的暴力行为从未威胁到共产党对该地区的控制。 尽管袭击事件在2009年以后变得更加致命,当时近200人在乌鲁木齐爆发了种族暴乱,但袭击仍然相对较小,分散且不成熟。


即便如此,习近平仍警告说,暴力事件正在从新疆蔓延到中国其他地区,并有可能损害该党的实力形象。 习近平在领导会议上说,除非消除威胁,否则“社会稳定将受到冲击,各族人民的普遍团结将受到损害,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广阔前景将受到影响。”


习近平认为伊斯兰是系统性风险,而且他对新疆抵抗历史居然很熟悉,这超乎我的想象。不过我们也真不能够把他当作小学生来看待,他确实对很多影响中共统治的系统性风险有着高度的敏感和警惕性。而且他提到要系统性的使用人民民主专政来进行镇压,其后的意思就是需要使用非常规手段。

He said new technology must be part of the solution, foreshadowing the party’s deployment of facial recognition, genetic testing and big data in Xinjiang. But he also emphasized old-fashioned methods, such as neighborhood informants, and urged officials to study how Americans responded to the Sept. 11 attack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he said, China “must make the public an important resource in protecting national security.”
“We Communists should be naturals at fighting a people’s war,” he said. “We’re the best at organizing for a task.”
他说,新技术必须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预示着该党在新疆的面部识别,基因检测和大数据的部署。 但他还强调了邻里线人等过时的方法,并敦促官员们研究美国人如何应对9月11日的袭击。
他说,与美国一样,中国“必须使公众成为保护国家安全的重要资源。”
他说:“共产党员在打人民战争中应该很自然。” “我们最擅长组织任务。”


这证明了中共非常重视在新疆使用技术手段来控制维族人口,而且明确提到面部和基因的检测。并且还提到使用群众监督群众的方式以及家庭连坐制度,这是旧专制王朝的惯用制度。现在看来,所有中国人的面部信息以及没有什么隐私了,但是基因信息数据库可能还没有完全铺开。

Mr. Chen led a campaign akin to one of Mao’s turbulent political crusades, in which top-down pressure on local officials encouraged overreach and any expression of doubt was treated as a crime.

In February 2017, he told thousands of police officers and troops standing at attention in a vast square in Urumqi to prepare for a “smashing, obliterating offensive.” In the following weeks, the documents indicate, the leadership settled on plans to detain Uighurs in large numbers.

Mr. Chen issued a sweeping order: “Round up everyone who should be rounded up.” The vague phrase appears repeatedly in internal documents from 2017.

陈全国显示领导了一场类似于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运动,其中对地方官员的自上而下的压力过度扩张,任何怀疑的表达都被视为犯罪。
2017年2月,他告诉乌鲁木齐广阔广场上成千上万的警察和部队,准备进行“粉碎,消灭的攻势”。文件显示,在接下来的几周内,领导层决定了拘留维吾尔人的计划。 大量。
陈先生下达了一个笼统的命令:“围捕每个应该被围捕的人。”这个模糊的短语在2017年的内部文件中反复出现。

这直接证明了陈全国在其中该负有的责任,新疆的集中营和侵犯人权行为是陈全国一手规划,实施,进行的。并且他疯狂的要求抓捕任何有嫌疑的维族人口,并且要求所有体制内的官员对他的命令不得质疑。这是在新疆建立他本人的独立王国,也是惊人的反人类罪行,这些文件要在审判他的时候用。

谈一谈本人对新疆问题的浅显看法
伊斯兰的极端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现象,伊斯兰文明曾经繁荣,开方,包容,团结,相比于黑暗世界的欧洲和衰落后的唐朝,如同世界文明的一盏明灯。这个文明有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和诗人。确实伊斯兰在现代与现代文明的脱节导致了伊斯兰文明的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一些冲突,但并不能说这个曾经称得上伟大的文明就一无是处。相反,我们能够看到伊斯兰文明中很多人都在追求自由,民主世俗的生活,并且希望自己的国家获得改变。伊朗,沙特,埃及的自由派和各位一样都怀着责任感,担当和一颗炽热的心。
新疆的恐怖主义分子我们是我们所痛恨且不齿的,但是将仇恨归罪于一个民族或者文明是偏激的。我不反对对极端分子进行严厉惩处,也对一些讲授极端教义的宗教人士进行惩罚,但是习近平这种对于维族希望断其文化,血脉,传承的想法是不可行也是行不通的。用恐怖主义的形式反对恐怖主义,新疆永无安宁。对新疆应该刚柔并济,不能一味刚性政策或柔性政策。张春贤先生治理新疆的思路很对,新疆可能会暂时有一些暴恐分子,但是每个新疆人都是希望能够自己的生命不受威胁,新疆会在高速的经济发展中慢慢的回归平静。但是陈全国书记的行为是对民族和国家的不负责任,是在挑拨民族之间的仇恨,新疆现在如同日占时期的华北一样,遍地碉堡,到处是观察哨和机枪据点,试问哪个国家要如同敌占区一样统治自己的国土。现在新疆更是个财政无底洞,而且丝毫不能放松,因为维族仇恨的烈焰已经被高高燃起。我所不想预见的是,在未来,看到新疆变成一个民族仇杀的人间地狱。

请现在补救,因为还不迟。
58
分享 2019-11-17

50 个评论

我觉得习近平在说极端宗教的时候,是在说自己
有谁找得到泄漏的原始文件吗? 纽时给的不够多,想看完整版
会过段时间公布,而且爆料为时代周刊,不是纽约时报。
差点被极端绿绿搞死过,想想都害怕,对绿绿不做评论。
  伊玛尼与卡菲勒的两条道路开始于人类的开天辟地之时﹐伊玛尼是人间唯一正道﹐直到今日﹐以及世界之末日。 

 
   伊玛尼是敬畏独一无二的真主﹐遵奉真主派遣的使者﹐而卡菲勒是拒绝正道﹐否认真主﹐自称人类主宰世界。
”(2﹕85) 伊玛尼与卡菲勒的斗争从人类之初就开始﹐正道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这二者的斗争贯穿人类全部历史。
对于国家﹑社会和个人﹐伊玛尼都需要在与卡菲勒的斗争中得到磨炼和考验﹐先知穆圣和他的弟子们给我们做出了榜样﹐真主派遣的使者以他自己的示范告诉人们﹐伊玛尼正道只能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取得成功和胜利﹐这个斗争是每个信士的积极参与和坚持正道功修。 他们以身作则为我们树立榜样﹐向后代穆斯林和伊斯兰社会展示了成功的道路和方法。
卡菲勒的目标很明确﹐要实行“全球一体化”﹐把西方卡菲勒政治和文明定为唯一世界体制﹐主宰世界人民的命运﹐迫使穆斯林悖离真主的真理﹐背叛伊斯兰原则﹐做西方强国的仆从。
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在此伊玛尼与卡菲勒的斗争中坚持奋斗﹐维护我们的信仰﹑财富和尊严。 【古兰经】说﹕“信道的人们啊﹗ 如果你们相助真主﹐他就相助你们﹐并使你们的脚步稳固。”(47﹕7)
对包子最好的反击,就是人民自发的和平和繁荣
https://i.imgur.com/WKZLP9o.jpg
先等中东伊斯兰国家表态再说。
google dirve 有完整版自己Google。新疆问题远比香港抗争严重的多。BBC中文里报道看出,不仅仅是少数有偏激观点的维族人,而是大规模的进行洗脑去极端化,可怜的维族人无法向香港那样抗争
新疆遭罪绝对比现在的香港残酷许多倍,面积也更大,只是处于边远不发达地区,被中共死死控制住人口流动,上网活动都受到严密控制,所以无法发声。极端分子是少数,至于如何变极端的,在中共这种统治下,想不极端都困难。香港现在的勇武派,在党眼里就是极端分子
包帝搞得东东,才是极端宗教,而且,绑架了我们每一个人。
75事件,是维汉矛盾彻底绝裂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在这个事件之前,可以这么说,维吾尔人已经在开始大幅度的融入主体民族,否则,不会大量组织他们到韶关玩具厂做工。在这个玩具厂,维汉工人的冲突,直接导致了后来的75事件。

从本人当时追踪韶关玩具厂维汉工人冲突的情况来看,责任完全在底层汉人,他们对维吾尔人是排斥的,并且主观的认定,维吾尔人调戏了工厂的一个妇女,所以,底层汉族人要把这口气找回来。于是,冲突发生了,维族人少,在可怕的械斗死伤不少。

如果这事发生之后,中共,能公开公正的把事件的后续处理放在阳光下,让维族人看清楚,一切都是在阳光下公平的处理,那就不会有后面的75事件。而当时的胡,是把此事压下来,新闻禁止报道,不让人知道。这样的作法,在维族人看来,你就是要袒护汉人(其实他也不是,这是中共从自身角度出发统治的习惯,匪共领导人本身也是逆淘汰的结果)。纸,包不住火,维族人在韶关被打死打伤,而且,还不准让任何人知晓的事实,传到新疆。这的确太欺负人了。维族人于是愤怒了,他们要抗议,要讨要说法,遭到的,是绝对的禁止(还不算镇压)。愤怒的维族人绝望了,于是,抽出了砍刀,把愤怒发泄向无辜的新疆汉人。新疆汉人此时也是一脸懵逼,在几个回合的砍杀之后,新疆汉人醒了,于是,拔刀自卫。

这就是导致大量死伤的新疆75事件。绝望的维族人针对无辜汉民的报复,彻底的埋下了双方的民族仇恨。自此以后,自杀式的暴力袭击开始了,再也没有维族人被组织到内地务工了。

是中共的维稳机制,点燃了75事件本身。即便天大的不好的事发生,都应该放到阳光下来处理,只有放在阳光下,才会让人对公平公正不会怀疑。
習近平在新疆集中營的角色,就是希特勒在猶太人集中營的角色,陳全國只是個具體實施的技術工。
维族人是穆斯林,而且是边缘的穆斯林,相对比较温和的穆斯林。

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郗也是维族人,但他选择定居在台湾,而不是土耳其。

在75事件之前,维族人的确是在主动的顺应历史趋势融入主体民族。我甚至在上海,都能看到不少的维族人,同你我一样,带着自己的女朋友租房子,做自己能做的事谋生。

我还是一句话,胡,把韶光玩具厂的械斗给按压下来,让维族人愤怒了,他们认为遭受了不公,而且,甚至连上街表达愤怒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是中国的维稳机制制造了这一切。

现在包帝更狠,如果以前有两千个暴恐分子的话,现在经过包帝这一整,会变成两万。而且,每一个维族人,从心底里明白,他们是被当成国家的敌人来看待的。
Racist
不仅仅是75,乌鲁木齐之前每年都有汽车炸弹事件,另外武警在南疆也经常被当地人武力袭击。在维族人这边,本来是游牧部落,水源被共党切断,不会讲汉语,找不到工作,只能靠政府那点救济过日子,生活极度贫困,信仰也被共党限制,这是多么绝望的生活,所以才有那么多不怕死的当人肉炸弹的,武警用子弹都挡不住的进攻。在汉人这边,有谁愿意住在这么危险的地区,会随时可能被炸弹炸了,被仇恨蒙住双眼的维族用刀子捅了?共党是用身份证户口本把汉人限制在新疆当肉盾。新疆各种自然资源很丰富,但是但凡有点好东西,都被共党直接拿走,利润完全不属于新疆,导致这地方越来越穷,下面民愤越来越大,这是一点就爆的火药桶
为什么骂人?
五毛吗
所谓“大幅度的融入主体民族”完全持反对意见,新疆的汉族人大多数都很反感维族也很怕维族,乌鲁木齐没少弄过公交车爆炸,这个事情两边都没得洗,维族人各种闹事砍人自爆,中共反人权反人类极端报复
先等中东伊斯兰国家表态再说。

那先不是软性法西斯就是政教一体,还盼着外面反对他们呢
新疆人真是武德充沛,就是不上不下正好在一个临界点上,能惹怒包包又打不过包包,只能被残酷镇压。
当年基地组织大闹,中国认定这是反美盟友,主动勾结。现在伊斯兰国一声炮响,给新疆送来了原教旨主义。
我还是认为,75,是一个分水岭。否则,75事件前,不会有大量的维族民工被组织到内地谋生(这是硬逻辑),当然,不是说75前,就绝对没有恐怖袭击,而是说相对很少很少,政权本身都放心了,以至于把维族人组织到广东务工。
维族人是穆斯林,而且是边缘的穆斯林,相对比较温和的穆斯林。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郗也是维族人,但他选择定...


唉,我觉得关起来的就是百万量级,加上他们的亲戚朋友,没准全疆的维族都是潜在的反贼了。这维汉之间的血海深仇可能永远无法化解。共党崩盘、包子横死之后(愿他无痛苦的被枪决)恐怕新疆立刻就要成战场。
好難過,現在回頭還為時未晚,但現在看不出任何一點回頭的可能性...父母被強迫到集中營再教育的維吾爾少年,未來幾十年,他無可能原諒共產黨,就跟香港街頭上被警棍痛毆的少年一樣,他以後的人生裡,都會唾棄警察跟這個政權。看不到一絲善了的可能性。
新疆未来一定会发生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不仅仅是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在新疆的汉人,其他地区的维吾尔人汉人混居区都会有非常严重的对抗。
本质是殖民者对殖民地的清洗和皇民化,宗教信仰却是抵抗皇民化的最佳手段
我告訴你變定了
桂枝把別人抓去集中營打毒針 強暴別人妻女
做完之後才叫人不要仇殺?
我对新疆问题的看法,和新疆的未来,是完全的悲观。以后民族冲突的规模怕是比巴以冲突都要严重个几十倍。

新疆的问题在于民族对立已经完全仇恨化了,越年轻的越仇恨,年轻汉族也不会在新疆求发展。未来终止流血事件的希望只能是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了。。。
去中东告诉所有的伊斯兰教,他们以为基督的儿子是仇人是大错特错,真正是魔鬼在东方,他们用鲜血做旗帜,他们认历史上所有的屠夫为父亲,他们的首领,万王之王習维尼,誓要剿灭每一个神灵,让自己的邪像挂在每一个信徒的家中接受供奉,他要打碎麦加的圣石,还要让每一个拉比用猪油洗澡。这是最光辉的时刻,到东方去,用炸弹和鲜血摧毁这个魔鬼,否则,地狱将重现人间,现在的武汉肺炎,就是魔鬼从地狱释放的小鬼,是習维尼的爪牙,消灭習维尼,斩断他的爪牙,拯救神的土地!
就是狗咬狗,同归于尽最好
[url=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123393#][/url]
習近平在新疆集中營的角色,就是希特勒在猶太人集中營的角色,陳全國只是個具體實施的技術工。
橘神7777 新注册用户
造成这种结局完全是毛埋下的祸根 当然后续中共治理不得当 
首先中国统治新疆的时间极短  汉朝几百年 汉朝也不能算作统治只能说建立了一个殖民据点商人和一些军队居住 然后到唐朝控制了几十年 清朝三百年  可新疆人已经生活了几千年 人家才是本地居民    在这段时间汉人定居西域极少 可以忽略不计 
到毛时代 起用了屯田制大规模移民新疆建立据点 压迫原住民生存空间 老实说新疆很大可生存资源就那么多  汉人去了把好的地方全部拿了    想想看不到百年时间新疆主体民族已经快成汉族了吧  新疆人口2400万汉族占了一千万 汉族控制了主要城市 本地居民只有放牧种地散落在166万平方公里   政治方面全部被汉族控制  没有出路  连出县城的是问题  到处歧视维族 就算出了新疆到了外地也歧视  你是新疆户籍那么在你房间里安装监控  定时报道   加了个微博反共群 令我没想到的是里面有一个新疆律师一口一个绿绿 说什么新疆人经常打汉人往往汉人能一大群打回去    还骄傲自德     所以新疆问题已经是无解的了  未来要么让他们独立 要么迁回汉人 让他们建立自主半独立国家  否则民族屠杀是必然的  
我也劝告那些新疆汉人早点回来汉地 别在哪里等死 
freechina2018 回复 橘神7777 新注册用户
造成这种结局完全是毛埋下的祸根 当然后续中共治理不得当 首先中国统治新疆的时间极短  汉朝几百年 汉...

任何一个帝国都要扩张领土,汉族强于周边民族占有这些领土也是无可厚非,维族只能小闹,真的大打是没有实力的,非要保留自身文化没有多大意义,中国历史上被汉化的民族不计其数
沒有中共的迫害,也沒見到有多極端啊
我见到的某些粉红和赵家人,并不是真的不了解新疆那里发生了什么。甚至还有的粉红在观看了外媒报道之后最初感到恐慌。然而,他们表现出一种哪管死后洪水滔天的态度,甚至将陈全国实施的暴行作为一种“天道好轮回”、“扬眉吐气”的“荣耀”。

这是让我感到中国人恐怖的地方,那个时刻觉得纳粹德国、毛泽东中国的狂热就围绕在自己身边。
chenghao 新注册用户
知道内地人對新疆人的直觀感受是什麽嗎?路邊賣切糕的·····説好多少錢一兩,然後一刀下去,沒個幾十上百的別想走,想不要?馬上一群人圍著要打!還有那些開麵館的·····上海就有人投資做麵館,剛開張就硬生生的被一群新疆人給砸了,公安局居然不敢管,新疆人小偷小摸的就更多了·····漢人對新疆人真沒好感·····
75事件,是维汉矛盾彻底绝裂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在这个事件之前,可以这么说,维吾尔人已经在开始大幅度的...
最后的结果是法院判处了几名汉人死刑,无期徒刑。请问还要法院怎么判罚才算公平?至于新闻管制我也认为做错了,我恰恰觉得是新闻管制直接引发了75事件,而不是这件聚众斗殴的事件本身。。至于有没有调戏,应该让被调戏的人站出来说话,不应该听信双方的任何一面供词。
>>唉,我觉得关起来的就是百万量级,加上他们的亲戚朋友,没准全疆的维族都是潜在的反贼了。这维汉之间的血海...

作为维族人我给你说,我一方面祈盼集中营关闭大家恢复自由,共党倒台,另一方面我害怕这样,因为仇杀会开始,那就会引起战争。
>>作为维族人我给你说,我一方面祈盼集中营关闭大家恢复自由,共党倒台,另一方面我害怕这样,因为仇杀会开始...


兵团生育率崩溃,靠着四川河南的民工后代在新疆玩命?大一统可以集全国的兵力来镇压,一旦分裂,民国军阀时代谁会不远万里来征讨新疆?维族只要保持高生育率,敢于死人,胜利就会到来。

当然,个体的维族很惨,时代的洪流下,能死在床上都是幸运。汉族跑得快的还有生路,跑不了的,建议死的有尊严点,自己动手
但是习近平这种对于维族希望断其文化,血脉,传承的想法是不可行也是行不通的。非常认同这个看法,显然,小学生根本意识不到,他在犯罪。
2019- 11 月的贴,刚才爬完。

从楼主的总结,到双方的观点讨论事情的发生。

最后变成另一个以色列和中东,仇恨,报仇。

新疆的恐怖主义分子我们是我们所痛恨且不齿的,但是将仇恨归罪于一个民族或者文明是偏激的。我不反对对极端分子进行严厉惩处,也对一些讲授极端教义的宗教人士进行惩罚,但是习近平这种对于维族希望断其文化,血脉,传承的想法是不可行也是行不通的。用恐怖主义的形式反对恐怖主义,新疆永无安宁。

如果认同上面的观点,就算是共产党倒了,生活在新疆的汉人也应该受到尊重,作恶的是共产党。

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就是双标了。(但是将仇恨归罪于一个民族或者文明是偏激的。
所有这种文章,不写来龙去脉,不写75惨状的,都没有可信度。
胡温就凭75的优柔寡断,就该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一对儿沽名钓誉的小丑。
另外维族应该庆幸有独裁共党撑腰,看看莫迪是怎么处理的,
实际上真要是当时不拦着让汉人报复回去,估计反而能保证长久的和平。
>>当年基地组织大闹,中国认定这是反美盟友,主动勾结。现在伊斯兰国一声炮响,给新疆送来了原教旨主义。

准确的说是CPC跟沙特互相利用,然后瓦哈比趁机渗透,时间点早在80s就开始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已经退葱,其余事物交给@恶俗维基就是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3
  • 浏览: 30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