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11
分享 2019-09-15

31 个评论

上海的孩子们已经不会沪语了
我也是,感觉痛心疾首! 有人说这是社会进步必然的现象。 但我不觉得……
本土主义有何不可,这又不是新浪微博。
已隐藏
楼主可以点开我的头像看我的文章,要求把粤语设立为官方语言。
粤人非汉种!南粤独立,解体中国!
語言就是有軍隊支持的方言
我公司曾強制要我們學習普通話,課堂上一直踩低粵語地位。
你舉的用詞例子讓我有些意外,好幾個都是我曾在連登或者直播中看/聽過的,因此我以為是很常見的用詞,廣東新一代漸漸不用這些了嗎?(我是台灣人,不是那麼清楚粵語的實際使用情況,不好意思)話說中共不斷在香港打壓粵語+推廣普通話,那背後的心思真的是令人不寒而慄。
个人觉得没什么好惋惜的,你把人限制成几个群体尽量让他们之间少交流,几代以后就能产生方言了,这明显没有意义,把觉得珍贵的东西保存在博物馆里,感兴趣的时候就去听听去看看,就足够了。
人应该不断产生新的价值,人与人之间能进行更多的交流价值更大,会消失的东西就随它去吧。文字不就是这样嘛。
粤语在联合国属于官方语言
跟楼主分享一个视频(粤语)。
或许有一天你可以成为视频里的那位,在讲台上用自己小小的影响力守卫粤语或者您的方言。
https://m.youtube.com/watch?v=OIJOa7kEViw
视频里的语言只是一个使用人口少于两百万的方言,却能驱使许许多多的人用不同的方法,自发地来保护它。
不能期待政府做出改变,最终还是要靠民间力量。
这个担忧是多余,这恰说明粤语不是死语言,而是活语言。粤语也有很多方言,从语言发展看,方言和官话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河南话就有很多土语上古时代可是官话。日语如此强大,日语依旧抛弃了很多旧时代的词汇,引入很多英语舶来词。像普通话,我们也说你有吃过没/巴士/盘尼西林…长期看,全球化的趋势就是英语一支独大,连德语都是弱势,被迫借来一堆英文词抛弃自己的旧词,遑论粤语。
对于方言,我的看法是这样:

各地的方言本身是古代交通与通信条件下社会时空隔阂的产物,所以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地区一体化跟全球化进程加速,各地方言本来就会相互融合,逐渐融合成一种语言。

但是这个各地方言融合的过程应该是自发的,而不应该由一个政府部门去强制规定要按照北京的地方语言作为全国标准语言,打压其余的方言。

同一个语言拥有多种方言并不仅仅是汉语的独特现象,实际上西班牙语的情况跟汉语非常类似。大家知道西班牙语也是一个全球语言,是欧洲、非洲、南美洲等几十个国家的官方语言。但是每个国家的西班牙语又略有不同,这种情况也是由于西班牙殖民地分裂成许多国家之后,各个区域独立演化的结果。这种西班牙语方言跟汉语非常类似,有的是同一个词的发音不同,有的是同一个事物有不同的单词或者说法,来自不同地区的西班牙语使用者往往因此不能完全搞懂对方的意思。

但是西班牙语的发源地,西班牙,为了协调各种方言、促进语言的进化,设立了一个语言机构,专门负责搜集各地的方言,并且对于新出现的词汇进行协调,也负责撰写语言教材的指导。这样一个机构并没有特别偏袒西班牙,也没有强制世界其它西语国家跟西班牙看齐,而是不断的总结和追踪西班牙语在世界范围内的最新发展变化,让西班牙语本身不断的充实发展,成为一个活的语言,不断丰富进化的语言。

对于中文来说,跟西班牙语的情况类似,有统一的基础(汉字和基本语法)但是中文被政府机构强制以一个相对来说不发达的地方(北京)作为标准,强行削去中文本身的自然发展和进化,实在是一件非常吃亏的事情,让全世界的汉语使用者无法对中文作出有效的贡献。对全世界说中文者也非常不公平,因为这种以首都为标准,就是为了方便北京人而已。
你自己都當它是方言,它能不失落嗎?
sdf132 .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CCP嘅幫眾牲要消滅阿拉嘅母語,反正佢批人道理是講弗通嘅。作興事體搞大眼,就算有一日要吳越獨立吾也弗反對
我对语言学有一点兴趣,不过知识也只局限于网络上的资料.我的家乡的方言四川话虽然不被分类为一个大方言,但是也很大程度上存在被普通话同化的现象,我也觉得很可惜.我很少听到或者在网上查到的四川话里我都没听过的词汇其实很有意思,甚至很喜剧. 四川话不仅词汇同化,发音也正在被同化,剩下的就只有声调了. 虽然我认为语言同化是全球化的一个结果和未来的趋势.
更可悲的是,人民的自我阉割。我姐和姐夫都是粤语为母语的,女儿上幼儿园小学怕她学校功课跟不上,在家里也完全和她说普通话。现在女儿基本不会粤语,到加拿大念中学,她妈妈倒是着急让她学粤语了。
方块字的各种简化不利于保存语言本音本义,拉丁化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历史的长河中,语音本来就会发生改变,没什么可洗的。
粤独不是没有讨论的基础 地方自治是中国民主化的唯一出路
这类言论就是大一统的核心思想,粤语和其他东南汉语承载的文化意义绝对不是“方言”两个字可以简单概括的,利用语言政策、计划生育、移民消灭的不单单是南方方言,更重要的当地文化。这些实际上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延续,也是共产主义下底层人侵蚀资本阶层生活空间的延续。如果施行瑞士的政策,移民不但有入乡随俗的可能性,还能被本土人接受扩充当地文化群体的规模,他们自己以后也能自豪地说自己是瑞士人而不被质疑;而不是以英语全方位地去替代当地人使用的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政策决定一切。
难怪现在有上海民族党
我们满洲八旗子弟也很少有会满语的了
贴下许多回复是五毛故意捣乱写的,楼主不用放心里去。

除了你提到的几个“古粤语”词汇外,我还能想到的有差佬/差人(警察),生果(水果),腌臢(挑剔),搵食(找工作)等,另外发工资是出粮,不是出量,想象一下直接领粮食回家喂养一家老小的画面。

粤语创新的问题其实不严峻,只要香港和东南亚华人社区还在,粤语的创新会一直进行下去。譬如在香港草莓叫做士多啤梨,这其实是香港当地粤语和英文糅合的结果,效果还蛮别致的不是吗。
我應該算是一個保護粵語的極端人士了。平時見到本地的細路仔我會問他們會不會說粵語,如果不會的話我就教一下他。電視節目,電影,音樂通通接觸粵語的為主。身邊的人某些字粵語發音不准確的話我會主動幫他們糾正。行街睇戲吃飯等需要問服務員的時候第一語言會說粵語,他們聽不懂的情況下才說國語。其他人平時怎樣對待粵語我不管,反正我就從自身做好,我相信粵語是有頑強的生命力的,永遠不會消失。最後引用一個新詞”利申“:本人95后。
请不要臆断我没有说的部分然后擅自归类,我说的是已经消失的东西。粤语还存在着……我也没有表达要去消灭它(或者应该说它们,要看您用粤语指代的是广州话还是广东方言)的意思。同一种语言和文字,今天说的话写的字跟百年前的又是否一样呢?那么我们要保护的是百年前的语言和文字还是保护现在的语言和文字?死去的文化就将它保留在博物馆里,充满活力的文化又何须保护?
如果你说的是死去的东西,那你讲的都是废话。充不充满活力是政策导向的,你这种言论的存在就是助长文革的气焰。
这些东西都是要死的,早或晚罢了。等一百年后大家要跟外星人交流了我就问问谁还记得某个边远小镇的什么方言不方言的,至于您提到的政策导向,那我问您,广东除了广州话以外还有多少种方言您可知道?省内其他地区的人去到广州打工生活应该怎么交流呢?
还有啊,不要随便一句笼统的话概括一切,我的哪句话表达了什么导致您认为我存在助长文革的气焰的倾向,有劳您点明,我也好弄明白是或不是啊,至少还有个可以辩解的机会。
打工生活的如果不在深圳就该学习地方主流方言 尊重本地文化 而不是躲在推普政策后面叫嚷着要本地人学胡普 广东除多种粤语方言还有多种客家话和多种闽语 但是打工的学了哪个? 你前后论点不一致废话连篇 不值得再跟你多讲
那打工仔他们自己本身的方言怎么办?如果最后整个地区迁移整合然后经过一段时间是不是就会有某些方言消失?
什么打工的学哪个?我说的就是省内迁移,他们本身就有说各种广东方言的。
看又不看清楚,完了讨论没几句又是我要大一统要助长文革又是前后不一致,倒是给个判断依据啊……
再说了,我可有哪句话表达过要去发挥主动性导致这些东西消失?难道不是一直在表达对它们消失这件事的态度?
粤语这问题,只要是从小在广东生活在说的,无不对此痛心,友人都在茫然,讲了十几年的白话,到今日竟然几乎没地方能讲了?在大秦国方略影响下,一群又一群的新猪民边吮吸着这边地区的资源,又嫌弃岭南文化,想尽办法排斥然后用支文化同化,岭南地区已被蚕食得不成样子;甚至有捞閪还会在HK的娱乐、购物场所质问服务人员为什么不用捞话给他们服务?

节选几句今年能一窥捞閪精神意识走向的暴恐论吧:

“我来这里这么久了 但他们和我家乡写的字不同(指繁体) 也看不懂 这我觉得就有问题了 话可以说的不一样 但文字不相识 这和国外有什么区别 几千年来的书同文 成了什么?”;

“...语言不同容易产生分裂势力,粤语、普通话谁统一成本低我支持谁....”

“...在中国去任何地方都不用学方言,为什么不和我说普通话?我看就是给当地人给惯的,毛病...”

其实广东人民也不想随意给人打上个“捞仔”的标签,只是奈何现实就这样——有太多太多的人在CCP的教育下莫名仇恨岭南文化,什么我听不懂你再说就是在骂我你们就是排外这些事例实在是见得太多太多……所以到现在我觉得现在少民隐隐讨厌汉民的苗头一点都不奇怪,民族主义这东西共匪你继续搞吧搞吧。这个趋势下去广东香港两个粤语大区是难保了,美裔华人倒是也有在说的,反正粤语在我这代是肯定要让后代延下去的,是份私少有感觉到有归属感的文化,有传承下去的意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