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不民主自由,为什么发展效率这么高?

尤其是基建扶贫
扶贫方面,我被精准扶贫先扶智洗脑。
我刚翻墙,什么都不懂。想听听各位的意见。

现在2020,想问问经济数据有没有造假
疯狂习近平 法轮大法坏,退轮保平安
一个全民996的国家,这点增长率不高。
过去这二十年,社会最底层,在流水线上一天12个小时工作量,一周六天,每个月工资3000。
上亿的民工,矿工,冒着尘肺病,矿井塌陷,老板跑路,吃的不如猪,住的不如狗的生活,给这个国家建设的车水马龙。
程序员,白领,会计师,把公司当家,每天睡眠时间4个小时,30几岁就猝死的一大把。
工厂老板,企业主,奋斗了二十年,做起来的事业,都是陪酒,陪笑脸,给领导装孙子舔出来的。
这样的人民,这点增长率算高吗?
为了愚民,把整个民族的思想钳制住,遏制了创造力,创新能力,让这个民族只有靠996血汗工厂模式来发展经济,稍微迸发一点创新能力的人,一旦有了独立思考能力,都离开这个国家了。
如果不是一党专政,不是愚民政策,放开互联网,不再洗脑,不再言论管控,释放的巨大创造力,一定能让中国成为真正的发达国家。
Nakayama 24岁是学生
首先,你要厘清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自由、民主与效率并不挂钩。专制国家也可以很有效率,比如苏联,在苏德战争时期从和平体制转入战时体制只花了半年不到。此外,民主和自由是两个不同概念,民主更多是指一种政体特点,而自由一般是一种状态或者意识形态(如自由主义),这二者往往相辅相成:在现代,实行民主政体的国家一般能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公民的自由权利能得到保障的国家一般是民主国家,所以这两个概念才会经常被放在一起讲。

我们推崇民主和自由本身就不是为了效率,而是为了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能让国民选举或罢黜政府,而不是让专横的土皇帝颐指气使;追求国民能自由批评和监督当权者、自由出版书籍而免于被政治迫害的权利。而且,中国的这种所谓的效率,是建立在中国共产党政权缺乏监督、权力无限扩张的基础上。在此基础上,所谓效率是有了,但是不仅政府因不受制衡而腐败不堪,公民的自由权利也荡然无存。我几年前到过新西兰基督城,看到很多2011年地震中损毁的建筑还没修好,同行的中国人就嘲笑说市政府效率低,换作中国政府早就修好了云云。我当场就反驳之,说新西兰之所以在你看来效率低是因为政府不能随便挪用款项,议会不仅要审批,而且还要保障建筑工人的福利,不能随便加班。我们中国效率是高啊,但是造了多少豆腐渣工程?有多少腐败滋生?

何况,中国的“效率”要打一个引号。

至于你说的基建,中国能成为基建狂魔,除了政府权力缺乏监督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中国缺乏劳工福利保障。在中国,很多基建劳工不仅经常每天要工作8小时以上,而是基本全年无休,只有春节才有短暂的假期,还要忍受低工资和大城市的户籍歧视。在这种“低人权优势”下,基建成本相对更低,效率能不高?

至于你说的扶贫,我是相当怀疑的。首先中国的政府不仅公信力很差,而且税收、政府开支等数据不透明,这些可信度差的政府扶贫报告很难有说服力。再者,让我怀疑扶贫真实效果的,还有来自我亲戚的说法。我出身于官宦家庭,一个叔公就在广西某县担任一局长,他就跟我说过他那个县的扶贫问题,我整理了一下,大致有以下问题:1、官僚主义作风严重。习的反腐在基层确实有效,贪污确实大大减少了,但也造成基层官员还怕惹事而消极对待,人浮于事,效率低下。2、习要求扶贫要“两不愁三保障, 即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然后呢?这种扶贫不是改善环境和体制,让贫民有出路,而是单纯把福利塞给他们了事,使得地方政府财政面临压力,然后地方官员的解决办法也很简单,给他们那么一回两回福利,应付上面的任务就罢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最后,我想提一下的就是清理低端人口事件,这一事件让我怀疑,中共政权是真的计划改善贫困问题,还是只把扶贫当作一种政治资本,一种口号,目的只是在国人面前营造好形象,创造出更多小粉红,至于贫困问题能不能真的改善,他们才不关心。

“总之,我是一点都不以中国有‘效率’为豪,我希望我的国家能是一个文明、自由的国家,而不是靠不受监管的政府权力、腐败和剥削劳工来营造所谓的效率的国家。”←放在三四年前我会说这话,现在我只对这个国家感到绝望。
苏卡不列 人均接近八千万
中国共产党经常说它的经济改革比俄罗斯要成功,但是实际上这不是它的成功,而是美国和香港、台湾海外华人联合经营的结果,这是一个逆向经营。俄罗斯的情况是,它是一个半西方国家。所以,一个成功的俄罗斯商人做着做着做到欧洲或者美国,他就变成欧洲人或美国人了,其实美国人当中有很多就是原先十九世纪移来的俄裔公民,他们心中就不会再有原来的俄罗斯了。而亚洲人在这方面有更多的障碍,所以他们很容易留下原有的社区联系。六、七十年代的四小龙是冷战结构的一部分,它本质上也是为了反对亚洲大陆的共产主义势力而形成的一个小马歇尔计划,否则也不见得会轮到你头上来;然后在九十年代以后,这个以反共为目的建立起来的经济系统反向地对邓小平和江泽民的中国进行输血输液。

[02:55]这些事情等于说就是这样的:大哥不方便的事情,可以让小弟去做。从台面上来讲我们还是敌人,但是我们要松动的时候可以让底下比较外围的人去做。外围的人做了以后,不像是正式员工做出来那样我要直接承担责任。所以,这件事情其实幕后的唆使者仍然是美国。九十年代初期以后香港或者东南亚华人把他们在美国和西方的市场链输入到中国大陆这件事情,实际上幕后的操纵者仍然是美国。这根本上就是一个和平演变的计划,很难说是谁骗了谁,因为双方都是怀有投入一定成本、获得一定收入的动机的。结果双方都达不到目的的时候,最终就翻脸了,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情况。然后在这个情况下,台湾输入到中国的那些企业看上去就变成了风头浪尖,好像台湾人很不坚持原则,去把共产党救活了,但是实际上九十年代搞的那些事情是在美国的默许之下进行的。

[04:01]当初他们使用的那个体系恰好就是六、七十年代用来反对共产党的体系,也就是用这个体系来制造了现在所谓的改革开放和现在中国所谓的整个产业链,结果把中国变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共产党能够活到现在,还能够买军舰的钱实际上是由此而得到的,因此看上去很像是实现了列宁的那个说法,资本家把绞索卖给了共产党来绞死自己,但是实际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实际上从美国的角度来讲,是它派自己手下的小弟去进行一项招安工作,因为你要招安的话,首先就要送钱。招安张献忠以前,明朝也给张献忠送了很多钱。

[14:50]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其最高峰的时候,像苏联那种标准,能够控制百分之三、四十的人口;在八、九十年代,这个比例大概就减低到百分之二十甚至百分之十五;九十年代的时候由于国有企业瓦解,原来有保障和有控制的人口又被瓦解进入张献忠地区,所以当时龙骑兵地区能够控制的人口可能只有一、两亿,张献忠地区的人口弄不好有六、七亿也说不定。但是这是不可能有统计数据的,因为张献忠地区的所谓人口跟赤裸裸的野兽是没有区别的,只在生物学意义上还能算人。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或者到底死了多少人,都不会进入文明社会的记忆,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15:33]如果他们继续扩大下去的话,那么2025年左右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彻底的丛林世界了。之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就是因为克林顿总统放水的缘故。克林顿总统放水,主要就是通过香港人和台湾人放水。大量的港台小资本家投资到中国境内,使张献忠人口变成了他们的工人和企业家。例如,有很多企业家其实是外地来的冒险家性质的流窜人,他们背后的手上都是有血案的。他们之所以来这里,变成了九十年代和一零年代的企业家,搞什么加工生产之类的,恰好是因为他们有一定的黑帮经验。他们在自己的本乡犯了案杀了人,害怕被发现而跑到这里来,跑到这个新地方来正好抓住了机会。

[16:20]前不久美国人说过一句话就是,中国人这种企业兼任犯罪集团的做法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九十年代以后的中国,因为理论上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以做企业是一件有一定冒险性的事情,就是说你不知道党的政策会不会突然改变一下,然后你又变成万恶的资本家而被斗争了。同时,即使党的政策不改变,公安局和其他地方的强力人物也完全可以在理论上保护你的情况下,用各种小动作敲诈勒索你。因此,一般比较谨小慎微的人不会这么做,做这种事情的往往是江湖人物和冒险家,而他们能够控制工人的手段经常也是黑社会性质的。所以,就是这些人制造了最近二十多年中国的经济繁荣,而他们控制工人的手段跟水浒梁山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

[17:17]同时还有更常见的情况:对于地方政府和公安局,既然领导已经下了命令我们要用GDP作为政绩,那么招商引资是各省政府的主要政绩,你们搞不了这一套,领导要让你们下台,然后你们的办法是怎样?这种办法就是自由资本主义或者印度和印尼的投资家所绝对不会遇到的情况。假如你跑到印尼去投资,你当然要招工,从账面上看印尼或者印度的工资标准是很低的,你可以赚很多钱,但是你招工的时候发现愿意报名的人不多,因为理论上存在的那些廉价劳动力实际上并不在乎你的钱。这是小共同体仍然存在的体现。例如,印度的村落经常是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钱的。其实美国有很多乡村的地方,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见过一百美元的钞票。有很多美国文学作品都说是,见到一百美元的钞票,乡巴佬觉得是不是伪钞,因为他们平时五块钱十块钱就足够用了。印度有很多村落被说成是种姓制度或者其他什么,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共同体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就是说他们不需要钱。

[18:22]我爷爷和祖爷爷自古以来就是理发师,我也是理发师,我只会理发,我给农民免费地理发,然后农民免费地送一些米给我,我给木匠免费地理发,同时木匠免费地送一些家具给我,诸如此类,各行各业都是免费交易。这个交易是基于习惯而不是基于经济,其中有一定的人情味,而且你永远不会担心失业。像以前韩国人所谓的盲人按摩师那样,按摩师这一行是只有盲人才能做的,以前是这样,后来职业自由了以后就变成一个争议问题了。印度那些人是这样的:从GDP的角度来讲,他们简直没有GDP,因为他们一个钱也没有,连钞票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概念。

[19:03]但是你跟他们说,亲爱的,请你到加尔各答来打工吧,我给你一千卢比的工资,一千卢比,你二十代祖宗都没有见过这么多。他会说,我拿一千卢比回到村里面,谁认我的一千卢比呀。不给别人理发了以后,原先没有钱靠我理发的那些人觉得你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不孝之子,你爷爷和我爷爷关系那么好,我们一向是互相帮助的,现在你不干了,我找谁去理发呢?我到加尔各答去理发吗?加尔各答是要钱的,我又没有钱。你把我们村的良好风俗都给破坏了,我真讨厌你。你滚吧,滚了以后再也别回来了。然后你在加尔各答拿上一千卢比的钱,这笔钱在加尔各答勉勉强强够你租个地下室,你的生活质量还赶不上你住在村里面手里一个钱也没有的时候。

[19:48]结果就是,你到加尔各答去投资或者到雅加达去投资,那些理论上很穷、又是年轻劳动力、应该争先恐后来干活的人,他是根本不高兴来的,而你也没有办法强迫他们来。就算是有极少数人来了以后,例如一批女工觉得我可以赚点嫁妆,来到你的厂里面打工,打到一定程度上,逢年过节她要回去的,或者是你的厂里面有什么条件不好的,影响她以后怀孕或者结婚了,或者是你们厂里面有些西方思想,让她在那里看了些西方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色情电影,然后她回去以后就嫁不出去了,思想保守的男人说这个女孩已经学坏了,我们不娶。

[20:28]然后她的家长就会向当地的穆斯林领袖、伊斯兰教士联合会来闹,伊斯兰教士联合会就会上门来:TMD,你到我们这里来设厂,用异教徒的邪恶思想、用撒旦的诱惑把我们穆斯林的好女孩教坏了,让我们穆斯林的下一代不是穆斯林了,我们跟你没完。然后,他们有办法让你的厂开不下去。而且穆斯林教士联合会、穆罕默德协会之类的社会组织是有极大政治势力的,它动不动可以动员出一、两千万张选票来,议员和总统都惹不起它。当地的议员因为惹不起它的缘故,就跟你作难,告诉你,你这个厂最好还是不要开。赚到钱算不了什么,你没这个钱,我照样当议员;得罪了伊斯兰教士联合会,我这个议员就当不下去了。这些的结果就是马克思所谓的那种,前现代诸如此类blabla,资本主义不能发达诸如此类blabla,所以投资是不行的。

[21:18]但是,你如果到了广州或者浙江,以前在儒家士大夫掌权控制了农村大部分人口的时候,这些事情可能以较低版本发生。也就是说,儒家士大夫,像左宗棠这种人,很可能也会觉得,女工到工厂里面学坏是不行的,我们不让你们招工,只是他们的动员力度赶不上伊斯兰教徒或者印度教徒而已。现在这些人在土改中和政治运动中都被打倒了,全民变成一盘散沙,就会有比印度和印尼多的游离劳动力出来做你的工,而普通的农民劳动力是信息不灵通的,而且也是自由散漫的。

[21:54]在更多的情况下,政治任务来了,现在我们的邻省已经招商引资一千八百万,你TMD如果不能立刻招商引资两千八百万回来,下一次中央领导会给你颜色看。但是两千八百万招商引资就意味着,比如说,你在印度和印尼慢慢招,今天招五万明天招十万,二十年之后说不定能招到三、四百万;但是现在我的任务是,在我任期以内,就是说在我三年以后调走之前,你得给我把这八百万劳工凑起来。那么你有什么办法?你其实只能用极权主义的手段。你以前动员八百万贫下中农来斗地主或者是斗资本家,现在你要动员八百万贫下中农为外国地主资本家做贫下中农,而且还是不能罢工的那种贫下中农。

[22:38]好吧,这事的滑稽性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只有专政机关才能刹那间在几个月之内凑八百万劳工。而且共产党的基层干部,别的不说,四川省干部,因为四川省是一个劳工大省,在过去二十年内经常接到上级的任务,责任到人。比如说你是某某县的县公务员,你作为一个县公务员,有几千个县公安,你记住,一个公务员负责给我招五千个劳动力来到富士康去打工,招不完,你的乌纱帽落地。比较老实或者比较愚蠢的县公务员在实在是凑不够人的时候,把自己在乡下的亲戚朋友都像是卖猪仔一样送到那些地方去,才能完成他的任务。完不成任务的话,那就相当于在毛泽东时代没有打够百分之五的反动派一样糟糕。虽然现在不是要打百分之五的反动派而是要招募劳动力,但是使用的手段也是一样的野蛮。

[23:38]这就产生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有些白痴一样的自由主义者说是,西方投资代表了自由主义的势力,会使中国变得自由化。我反正是看不出他们的逻辑在哪里。请问,搞国有企业还是搞招商引资,对于那些可怜的贫下中农来讲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上级命令。你如果不去打地主的话,我们把你划成坏分子,跟地主一起打;或者是,你如果不去富士康打工的话,公安局和黑社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有什么区别?他们反正都是奴隶劳动力。

[24:08]这种情况跟曼彻斯特的工厂主和刚果河的奴隶贩子以及美国南部的棉花农场主是一样的。曼彻斯特的资本家是自由党人,反对保守党人,推行自由主义全球化,减关税,反对英国地主和绅士主张的那种谷物法(Corn Laws)搞出来的贸易保护体制。与此同时,他们免关税进口的棉花是从哪儿来的?美国南部黑人奴隶生产出来的棉花。美国黑人奴隶是从哪儿来的?奴隶贩子和海盗从刚果河口抢出来的。全球化的下半截是建立在海盗行为和奴隶贸易的基础上的。1990年代以后的全球化,它的下半截也是建立在古拉格群岛经济学之上的。美国钢铁工人之所以失业,是因为他们被奴隶劳动挤垮了。这样的结果就自然在十九世纪导致了南北战争,因为英国和美国的自由劳动力不高兴被黑奴挤垮。在他们的眼中,奴隶种植园和奴隶贩子用不公正的手段降低了劳动成本,因为自由劳工永远不会接受奴隶一样的劳动条件。

[25:16]只要中国的贫下中农和厂妹是在公安局和黑社会的严密监督之下,你不要说是不能罢工了,平时的生活方式跟监狱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老实说,你住那样的地方,跟在毛泽东时代住集中营相比,除了伙食可能好一点,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一年之内能够回家的时间是不到一个月的,平时都是军事化管理,一吹号,起来上班,一吹号,下班回去,平时要接受洗脑教育诸如此类的,反对工头是要挨打的。如果不听使唤,在毛泽东时代,不听使唤的工人,党委书记一声令下就把你送去劳教了;现在呢,你立刻被开除。开除以后你不要以为像资本主义的工人那样,我不给这个老板干,我自己去当老板或者找别的老板,不是这样的。开除你以后,公安局会通知所有地方,任何人都不敢接受你。而且它还确实可以把你家里面的女眷交给黑社会,让她去卖淫或者做诸如此类的活动。公安局和黑社会是没有什么明确区别的,当然两者都在这个过程中赚了很多很多钱。当然赚得最多的,可能拿了大头的还真是国际资本主义,其次是地方的GDP利益集团,包括公安局和黑社会在内。

[26:24]九十年代以后,最近这二十年的全球化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香港和台湾的投资者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从政治角度来讲,因为任何事情都有合法性,这种事情之所以得到合法性就是因为,你们中国人过去在共产主义的奴役之下水深火热,现在我们要把你们和平演变成资本主义,但是一下子过渡而造成极大的痛苦好像也不对,所以我们暂时维持共产主义政权,但是先在民间把资本主义搞起来,所以你们先去玩一玩。但是问题在于,这个玩法不是无限期的,总有一天要图穷匕见。你不能拿了钱不办事,然后像习近平那样翻脸说,我们的一切建设都是我们自力更生的结果,跟你们美国人没有关系。然后美国人就傻眼了,TMD,世界上居然还有人敢骗到我头上来,但是这种事情却真的发生了。这就是过去三十年发生的故事的一个总结。
错觉而已.

中共的真实经济状况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
1 中共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 如果没有外汇管制, 那么人民币的实际汇率可能只有现在的一半. 如果中共以人民币计价的GDP增加6%, 而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下跌6%, 那么中共的GDP有可能就是0增加.
实际上,即便在中共严格管制汇率的情况下,仍然有当年GDP增加和人民币汇率跌幅相抵,从而导致实际GDP零增加的情况出现.
比如近两年人民币兑美元从6.2跌倒7.1,跌幅接近15%,同时GDP增加累计差不多也是15%,那么以美元计价的GDP实际上是0增加的.
再比如猪相上台时(包括他以副总理代管央行时),人民币汇率从5暴跌到8.7,跌幅达75%,相当于每年跌幅15%,直接可以抵消当时每年的GDP增量,所以那几年以美元计价的GDP实际上是0增加的.随后大量的国企破产也反映出了中共经济的真实情况.
所以,即便在外汇严格管制的情况下,中共的GDP仍然是很差的.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美,只是因为以人民币计价看上去很美.

2 中共经济里能够创造价值的主要是廉价劳动力. 通过将廉价劳动力转化为房奴,中共最大化的收割了劳动力的价值,甚至还透支了劳动力的价值(贷款购房). 无论是菊为还是996,都是通过廉价的科技劳动力(码农)增加自己的竞争力,而不是依靠科技实力. 所以一纸禁令就可以将它们打回原形. 更不用提富士康, 中共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就直接给富士康吓跑了. 由此可见,中共的经济发展不具备可持续性, 一旦劳动力成本上升,中共的经济竞争力也将同步消失, 从而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共也意识到了问题,并推出了腾笼换鸟,2025产业升级的措施. 但显然,除了低端产业流失之外, 中共并没有什么别的收获.

3 中共的GDP很大一部分是泡沫. 中共的经济如果是计算工业产值而不是计算GDP,那简直是惨不忍睹. 比如大量的农业地区. 如果计算GDP,那么每年都有6%以上的增加,因为有大量的农民工进城购房. 但如果只计算工业产值, 那么很有可能是在衰退,因为仅存的不多的乡镇企业也因为环保,清理低端产业等措施以及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而关门倒闭了.

4 实际上,改开40年,中共是从一个福利较为充分(免费医保,免费分房,免费上大学)人均收入较低的经济体,沦为了一个遍地房奴,医保限额,大病破产,大学毕业即失业的半殖民地经济体. 唯一收益的只是赵家人.
罗马相册 圖盧茲
簡單來說。

一個奴隸主先把地下室裡的性奴餓瘦三十年,到骨瘦如柴的程度。

然後,又在後三十年在地牢門上開了個洞讓奴隸能夠伸出手來,外面堆滿了方便麵。

然後也就在一個月裡,這個奴隸從80斤吃成了180斤。

不過因為已經六七十歲了,年老,然後吃的東西又不健康,各種健康問題馬上接踵而至,並且後期用什麼再貴的藥都沒有用。


中國接下來將會經歷經濟灰色低潮,泡沫破裂、通脹螺旋一應俱全,還要面對AI和機器人失業潮衝擊,接下來肯定是灰色而動盪的,等到各位中老年又要面對高度老齡化,缺乏養老資金和資源,甚至缺乏人手。財產還在國內的,都不安全,一夜之間讓你化為烏有。

四年前我就在說,大家有能力儘早出來,不然太晚了。恁有錢或是人才的話,最好考慮移民。如果恁很有錢,一定明白在中國恁的財產是沒得保障的撒,應該早就在考慮了。
中共青瓜供应商 自由必起,暴政必亡
未来的中共统治区经济极不乐观。
  1. “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这一点许多答案已经有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邓小平问经济学家们能不能走得通,有人就回答过中国的“人口红利”优势,再加上中国给了许多优惠政策,比如低租金的厂房等。主要的吸引外资的手段就是让他们有更低的经营成本。可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陆工人的工资越来越高了,低成本优势正在逐渐让给印度和东南亚等国家。
  2. 房地产行业拉动效果正在下降。房地产是拉去中国GDP三驾马车之一,由于房价不断上涨而人们不可能持续增长的荷包,房价不可能持续增长。中国人也不可能全部去城镇生活。它的拉动效果一定会逐渐下降。而且,上涨的房价是一种泡沫数据,可能实质上并没有增加国家的财富和实力,形成了国家吃方便面长胖的壮汉。
  3. 出口数据正在下降。由于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下降,工资水平的提升,使到中国的生产成本逐步上升,因此中国产的产品的价格优势正在消失。东南亚和印度正在抢占这一优势,造成中国事实上出口拉动效果的下降。一个国家的财富真正的增长与否很大情况下跟贸易顺差还是逆差有很大关系,所以美国不想再让中国一直保持顺差,中国一旦顺差减少甚至逆差,GDP就很难健康增长。习胖提出了“内循环”正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认为中国人自己的消费能力就可以促进经济增长了,那接下来自然就要鼓励和强迫老百姓多花钱了,哈哈,抢!
  4. 中国人大部分都买房,房贷促进了人们的提前消费,可是这是明日的钱。中国人背负房贷拼命地工作,可是消费不可能不谨慎——都买了房子,提前给了银行或者说政府了。中国GDP的增长,实质上是人们提前预支给银行的,这些钱自然增加了政府的基建投资和项目投资,可是——老百姓要还钱,没有钱消费啊。怎么拉动经济GDP持续增长呢?中国人买房子时,已经一次性给银行钱了,欠了债,等于提前消费了,政府拿到了这笔钱去投资,已经花出去了,拉动了GDP数据增长,相当老百姓也因此就业。可是,老百姓还债的时间也到了,他们一直要还,还之前欠的钱,而消费力自然下降了许多。你怎么内循环也拉不动啊。钱已经提前花了啊!
中國大陸發展效率高? 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到今天人均GDP還低於世界平均;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在人均一萬美元時的2019年只剩6.1%的經濟成長率(台灣1992年破一萬美元,當年經濟成長率8.3%,而且1992年的一萬美元和2019年的一萬美元根本不能比);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不敢公布基尼係數;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在沒有疫情的去年12月失業率就超過5%,遠高於任一亞洲四小龍還有日本;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發生看不起病的事情(台灣1995年開辦全民健保,看不起病這件事根本絕跡);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空氣品質就不會差到要讓柴靜封口;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不會動用資源建造網路長城讓你翻牆;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GDP總量比台灣還低的上海市政府預算就不會遠遠超過台灣;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肺炎就不會在中國以及全世界蔓延;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就沒有一個城市需要封城;大陸如果發展效率高,你就不會見識淺薄到問這種問題!
宽衣新时代 紧密围绕在以维尼同志为核心的裆中央周围,共创庆丰特色通商宽衣新时代
首先,中国有着庞大的人口与资源,中共领导人只要稍微开明一点,给予人们一点经济自由的权利,而西方又愿意接纳中国,那么中国自然而然经济就有了巨大的发展。换句话说,经济的发展并不是中共的功劳而是每一个中国人应该有的基本权利。
另外,想到可能也有人会问,中共也建学校建医院扶贫什么的,为什么还说中共是邪恶政权呢?在这里我要引述两个概念,必要之恶与必要之善。民主国家需要一个政府做一些恶行,比如收税、惩治罪犯,来维护民主制度,这些是必要之恶,用来维护一个为善的制度。而中共这种政权与纳粹一样,骨子里,基因里是反人类的,但其为了维持其统治不得不也要做一些善行,也就是必要之善了,但这个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共的本质。
总而言之,看到一个政治体制要了解其的目的,其的本质,必要之恶也好,必要之善也好,归根到底都不过是实现善的目标或者恶的目标的手段而已。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关于大陆经济的发展,我从房价的角度写过一篇长文,楼主有兴趣可以去看看,我把文章链接发到回答下面。

先说是不是,再说为什么。

先说大陆的经济是怎么发展的?目前的经济前景如何?我写的原本太长,我截取其中一段来回答这个问题。

中囯经济发展开始于七十年代末,也就是改革开放。所谓改革开放,其实就是向西方囯家学习。改革开放,在经济领域,开放小宗商品的买卖交易自由,允许民办企业,任何计划经济囯家只要向市场经济过渡,哪怕过渡不充分,都必然要比原本一潭死水的计划经济要发展得好。到九十年代之后,由于当时东南亚整体比较动荡,中囯相对稳定,因此中囯凭借着庞大的廉价劳动力和破坏环境低价出售资源(比如稀土),很快又赚得了第二桶金。千禧年以后,中囯政府以作出市场经济为承诺,进入WTO享受了世贸的资源,使得中国政府又赚了第三桶金,但当初在世贸作出的承诺至今尚未兑现。但近年来,小宗商品的低端市场开始往南洋转移,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同自然环境的恶化,人口红利和自然优势开始丧失,于是经济开始出现严重问题。

然后我们再谈谈大陆作为权威或者专制体制的效率真的是高吗?

先说结论再谈理由:权威政治不仅不是发展效率最高的,反而会大大降低发展的效率,最终得不偿失。下面我就上述结论作具体的说明。

决定发展效率的因素无非如下方面:
1、作出决策的速度
2、作出决策的正确性
3、保持决策的执行性
4、保持决策的成本

先说作出决策的速度,如果说权威政治在效率上的优势最明显就是体现在作出决策的速度,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当机立断、力排众议、抢占先机,说得不好听,就是领导人的头脑发热拍拍屁股就能拍板上马,这也是权威政治经常吐槽立宪政治效率低下的理由,因为立宪政治要求权力分立,既要体现多数人的民意又要照顾少数人的权益,因此作出决策的效率自然不如权威政治领导人高瞻远瞩、当场拍板这么迅速,然而事实上,权威政治除了作出决策的速度比立宪政治高以外,其余都不如立宪政治。

接着,我们来说作出决策的正确性,一般而言,一项政策是否正确,也就是判断是否有利于发展,很难有准确的标准,比如降准,有的人认为有利于放贷投资发展经济,有的人却认为这笔钱难免最终回流到负债累累的房市,鼓励企业拿新债还旧债,不利于经济发展。虽然立宪政治很难界定什么样的政策是有利于发展的,但是立宪政治可以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通过发布政策去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因为在立宪政治下,每一项决策往往都是各个利益派系相互妥协的产物,虽然为了达成这个妥协难免会耗费比权威政治高得多的时间和人力成本,但是这可以保障作出的决策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国家是通过公共管理行为更好的实现民众的权利,如果一个国家的发展是在没有经过充分的民众或者民众代表同意而以牺牲相当部分民众权益作为发展的筹码,即便这个国家发展得再好但又有什么存续的意义呢?而且今天能够牺牲一部分的人,明天就能牺牲另一部分的人,所有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被牺牲的对象,民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根本无法得到保障,比如2018年8月山东寿光为了等旱季卖水给下游的居民而蓄水过高从而导致洪峰一来就不得不三坝泄洪,导致下游的居民饱受洪灾之苦,还有2019年2月24至25日,自贡容县为了开采页岩气而导致人为地震导致当地居民死伤,还比如全国各地的环保整治项目紧急关停了当地的合法企业,事后又无法给予适当的赔偿,在桂林就有已经借款斥资几百到两千多万的采石场企业还没正式投入生产就被关停,当事人一夜之间就从千万富翁变成千万负翁,势必大大打击了民众投资生产的信心。

再来说说保持决策的执行性,换而言之就是即便权威政治作出的某个决策是正确的,是符合民众利益的,是有利于发展的,但怎么避免这个决策在执行过程中不走样、不变形,从而导致政策得以和预期计算时一致。这里举明朝“一条鞭法”为例子,因为在古代的税负往往是以实物的形式上贡朝廷的,实物由于自身的属性,很容易在上贡的过程中出现损耗,比如粮食,一千旦的粮食可能由于路程上的损耗,比如破的、漏的、潮湿变质、串味等等自然因素,到了京师可能就剩下四五百旦了,而一条鞭法则是允许官吏在途中变卖掉这些贡品然后换成其他同等值钱更加轻便也更容易保质的货物上贡朝廷,从政策出发点看,这原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良政,但在执行中,由于从中央到地方的层层权威领导,各级掌管了货物定价权的官吏就通过低价买进不值钱的货物然后强迫民众高价收购,导致百姓叫苦连天、民不聊生,一条良政由于权威对权力的垄断,硬生生变成一条恶政。

最后说说决策的成本,权威政治的核心矛盾之处在于,如果权威本身施政不当,谁来对权威进行制约从而尽可能的避免权威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对权力进行制约无非两种途径,一种是上级或同级领导对下级或同级下属进行监督,一种是体制内各级之间相互制衡、体制外选票监督,权威政治明显不可能使用后者,否则当权威能够受到其他体制内外的力量制衡时,权威就必然受到挑战,权威也就难以树立权威。如果使用前者,那么就会陷入一个逻辑怪圈,那就是谁对最终权威进行制约?同时,上级权威事实上不可能直接了解基层的工作,他也必须通过层层下级的权威机关去保障政策的实施,如果下级权威机关有所腐化或者懈怠,或者为了应付上级而走形式主义、痕迹主义,也就必然导致上级的政策花费了大量的执行和监督成本却无法如预期执行,我举两个例子,比如精准扶贫工作,一千块钱的扶贫项目,连同各种台账、报告、心得、照片整理、日常走访、宣传政策、打印、开会等等所花费的成本就两三千,还没算驻村干部的补贴,那还不如直接把这些成本换成现金直接给到扶贫户,但实际上不可能,因为如果不做上面这些工作,那么你这一千块钱的扶贫项目可能都落实不了,好了,国家做这些项目花这么多钱,钱从哪里来?由于实体经济萎靡不振,所以只能靠印,首先是前几年众所周知的四万亿救市计划,然后2018年第一季度就放水8000亿,年底又搞一个新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到了2019年开年,又有一个降准,折合再放水8000亿,那么放了这么多水扶贫户是拿到钱了,但问题是这个钱是靠印出来的,印的钱多了,货币的购买力就下降,物价就飞涨,而扶贫户拿到的钱也就无法实现预期的购买目标,但是为了贯彻扶贫计划,供养和落实的政策成本却一分都不少,甚至由于物价飞涨还在不断增加,从此国家便陷入一个烧钱黑洞。再举一个例子,比如现在全国搞的公共法律服务平台,从政策初衷是便民利民的,但事实上由于权威机关垄断了民众的救济途径和设定人为的援助门槛,比如要求民众必须持传票申请法援,必须在受援以后才能才能帮忙调取对方当事人具体的身份信息,但当事人由于缺乏对方当事人具体的身份信息而无法立案,所以根本无法享受法律援助,但是从国家到省市县镇村派出点七级的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却一个不落,光一个县级的平台打造从设备到场地到各种文案材料就要好几百万,还要经常维护,还要长期供养一批日常的行政工作人员,无疑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但是其核心的援助功能却无法发挥作用,就算有个别承接受援的案件,工作人员却要经常应付于各种例会、台账、心得总结、周报、月报、季报、半年报、年报、各种节日和临时性重大事件的特殊安排等等,根本无法及时处理受援人的案件。

总而言之,在权威政治下,实施一个政策虽然在拍板的过程比立宪政治更高效,但是既无法保障政策的正确性,也无法保障政策的执行力,更无法保障政策在执行过程中的所付出的成本远高于比通过政策发展获取收益的情况,而且由于层层的台账、痕迹、大小例会、反复调研,政策原本的核心工作反而无法及时完成,换而言之,政策由于错误反复修正和在执行过程中的繁琐痕迹审查,最终必然导致政策就会在执行层面彻底丧失效率,结果就是权威政治既无法保障政策的效率,也无法保障政策的正确性,还浪费时间、人力、物力、金钱,是完全南辕北辙、得不偿失的。

房价何去何从?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891

PS:我发现楼主特别注重基建,谈到基建往往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交通,那我再补充两句来供楼主参考。交通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实体经济的交流互通,从而推动实体经济的稳健发展,但这个前提是实体经济首先要有发展的基础,实体经济发展的前提是要有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而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有赖于健全公正的法治保障,而法律是根据宪法精神制定的,所以法治的前提是宪政,换而言之,政治体制不改革,实体经济就难以发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体经济难以发展,推动实体经济交流互通的交通产业就变得多此一举。拿五毛小粉红经常引以为豪的高铁来说,除了东部三条沿线的线路外,中西部沿线空座率长年高达三分之二以上,最终的结果就是实体经济拉不上去,基建投入又大大浪费,得不偿失。

希望我的回答能够帮助到你。
为什么说是20年?从49年到改革开放前都被你忽略了吗?这段时期不是中共执政吗?做的不够差吗?同时期的台湾又是怎样?好,再回到加入wto这20年,官方发布的gdp数据撇开不谈,就谈谈你说的什么汽车,手机,首先,这是全球化和科技发展的必然产物。倒推20年,哪个国家就算美国也没有满大街的手机啊,更别提苹果,因为根本没有苹果手机。生活的进步很多时候不是哪个国家或者政党的功劳,而是整个人类科技进步和大规模工业化降低成本推动的。汽车,手机都是一样的道理,只要这个国家不完全封闭,就会享受到这个好处。至于你说的豪车多,其实很简单,中国14亿人,总有一定的既得利益者,就算1%,那也是至少1400万辆豪车,而且都集中在1,2线城市,中国人口又集中,当然会觉得多。事实上,和平时期大家都在发展,以前认为那些很烂的东南亚国家也是满街车,墨西哥印象也很烂吧,人均汽车保有量是中国的2倍。
大朋 智商清零
中国的经济这些年来的发展,和美国民主党有直接关系,当时克林顿政府认为,一个国家的民众,只要物质文明达到了一定高度之后,人们自然就会去追求精神上的目标,比如自由与人权,以及追求一个公平透明的民主社会环境,所以,他们认为让中国人先富起来,中国自然就会朝着民主化的进程发展。

所以,只要不是最核心的技术,只要不是巨大的利益损失,中共要偷要盗,要耍小聪明以非正常的方式抢占,美国一般都采用靖绥政策,睁只眼闭只眼。

但是,美国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些年中国确实产生大批富豪,但那些都被权贵家族占有,而中国现在的中产阶层人数也并没有处于一个合理健康的比例,中国底层贫困人口比例仍然是最大的,最可惜的是中产阶层的精神文明并没有随着物质文明的提升而提高。

所以,川普在竟选总统时就非常直接的指出民主党对华政策的失败,他认为这些年来,中国占尽了美国的便宜,所以他要结束贸易逆差,他要抬高关税,他认为该是讲美国至上的时候了。

实际上,很难说民主党的政策是错误的,因为照常理来说,一个人衣食无忧之后,确实会向着精神文明去追求,这也是人的天性,一个人如果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确实不会去追求什么民主与自由,他只求先有口吃的。

只是美国人严重低估了中共的宣传能力,有钱后的中共不仅仅只对国内的人进行思想控制,也在全世界进行大外宣渗透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专制从来不高效,恰恰相反,专制因为缺乏有效信息反馈,匮乏与贫困常常与专制如影随形。
如果说专制账目上很高效,那是因为专制能不计成本的将社会资源投入到统治者认为的门面项目中去,当然也因为不计成本,长远来看这种破坏经济平衡的发展是必然难以维持的。
创新需要自由,这恰恰是专制所无法提供的,因此长期的专制政权必然需要外部的技术输入。在有外部输入的情况下,专制往往可以利用仍没被消耗殆尽的社会资源,竭泽而渔的开发,实现发展数量的增长,但也因为竭泽而渔,这种发展不会长久,而且是会以底层人民悲惨生活做代价的。
专制不创造只掠夺,掠夺的速度当然必创造快,但那也是因为有人创造的原因,专制是文明的腐败力量,他与文明的腐败与消亡是如影随形的。健康的文明创造与美德总是占上峰,掠夺者即使有也会在更新换代的创造中很快败下阵来。只有在文明本身无新的领域可以开发,社会一片死水,专制与掠夺才能通过降低文明底线,得到暂时的胜利。
十里山路扛麦郎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抗200斤,十里山路不换肩
鉴于楼主刚翻墙,我也翻墙不久,我给你说几句,因为大理论我也不会。
中国效率高,是因为他把14亿人都绑架了,按正常来说,14亿人缴税,你的有个合理安排吧?医疗,养老,科技,不得统筹规划?现在是倾全国之力搞基建,能不好吗?
再说扶贫,这个本来就是政府的工作有什么感谢的?美国低收入还有政府额外补助呢。

举个例子,你在小区里面住,每天自己扔垃圾,交水电,很麻烦。现在有个物业公司来应聘,他负责管理小区,需要你缴税,好了,有人管理,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工作,去休息,或者游玩。但是,这个物业搞得不好,停车位收费,水电费收费高,怎么办?换个物业吧,小区是大家的,不是物业的。然后换个物业。小区人们学精了,成立业主委员会,向物业提出要求,监督物业。物业做的事情,是应该做。小区花钱纳税雇的。

你把物业想象成执政党,小区是国家,物业费是纳税,业主委员会是人民代表监督。
然后发现中国什么东西都是党的,这是极权,小区房子说拆就拆,业主委员会是党的代表,不是小区住户代表,还不允许小区议论他不好(敏感词),这样明白没有?
专制高效,是因为身在利益之中。民主低效是因为身不是利益之中。

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搞拆迁的队伍听到上面命令就下手,甚至动用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如果这块地拿下之后两年内建成一块商业区,有超市和商铺,你作为中产阶级,家人在政府部门工作,你就是利益之中的人,你自然觉得高效。

如果你家人重病,现在连家也要被折了没地方去,连在家养病等死都不行了,没人关注你这个弱势群体,你会觉得高效吗?

还是这个例子,如果民主社会,要拆这块地,几户家人病重的就是不肯搬,于是政府和这几户人家讨论了五年,才搬走一家,虽然地价没涨,你也觉得政府工作的家人工资福利少了,周末买菜不方便了,可那剩下的几户人家至少能陪着病重的家人走完最后一段日子。这时肯定觉得民主没用太低效。但几家“钉子户”的人权有了基本的保障,没有被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
邓扁平 扁平化设计
开头部分提到“单点故障”的两种类型。独裁者导致的单点故障,其类型通常是后者——不可恢复型。

除了希特勒的例子,再来说说毛腊肉发动的“文革”。文革期间,很多人被迫害致死(其中不乏精英知识分子),大量的古迹被砸烂(其中不乏国家级名胜),大量书籍被销毁(其中不乏古籍珍本、孤本)......

上述这些破坏,都是【不可恢复】的。

经常听到朝廷喉舌以及某些五毛批评欧美民主政治的低效率。俺本人也承认:民主体制(相对于“个人独裁体制”)效率会有明显下降。但是这种效率的下降,换来的好处是——消除了“个人独裁者”这个“单点故障风险”。考虑到独裁者如果成为单点故障,其破坏性是非常大的。所以这种效率下降是值得付出的。


编程随想的博客: 聊聊【单点故障】——关于“德国空难”和“李光耀”的随想
專制跟民主差在哪裡
用一個人的身體來比喻
專制政權是一個人沒有痛覺
你想想,政府要拆你房、要你的生命器官
需要這一區的居民犧牲奉獻
無論是你大聲呼喊、或是這一區的居民抗議
政府都不會考慮、也感受不到你的痛苦
仍然按照政府自己覺得該怎麼做
就做了
最近的例子,上海、武漢、海南封城、共同富裕、銀行領不出錢等等,你可以看到這要現象
那這樣會有效率嗎
如果政府的規劃是正確的
沒有痛覺下,當然效率奇高
因為沒有什麼是大腦不能捨棄的
但這前提是這件事是正確選擇
然而專制政權本身,能做正確的事情
就不是一個常態
因為權力太美好了,在這體制下的每一個人
都在努力向上爬,成為那唯一的大腦
而不幸的,如果成為這個大腦的人
智識不足或是因為連續連任
他過於老邁,生理病痛影響心理
錯誤決策下,同樣的毀滅的效率也相當驚人的
這就是專制體制所謂的效率

民主體制,就是個正常人他擁有痛覺
政府蠻幹、人民會呼喊抗議
也就是你腳扭了,你就不能跑步
你沒這個力氣,你身體就不允許你舉起過重的東西
因為你的背你的手會喊痛
這樣沒效率嗎
是沒效率,但你活的健康
你的手腳心肝脾肺腎都很正常
就是你全國子民基本上都是安居樂業
當然正常人生病了,要不要上麻藥
要不要特別犧牲呢
也是有的,這裡就是中共常宣傳民主國家有時候也不管人民等等
民主國家也拆房、也徵地、也會遏止部分抗議
就像正常人會忍痛一樣
但這不是沒有代價的
如果忍痛的結果不能比較好
政府將面臨改朝換代
所以即便民主國家也可以如此,那機制設計上
他也是會不得已才為之
不會像專制政權一樣,誰說了算
只要考慮老大爽不爽而已
這就是差異
legend2020 求同存异
因为中国人本身就有浓厚的商业精神,历朝历代开国时可能很烂,但是只要不折腾超过50年以上,再烂的局面中国人都能重新建设好回来。

比如汉初,汉高祖都感叹户口不足秦朝时十分之二三。现代考证,大约由秦朝的3300万下降到汉初的1800万左右。经过70年的与民休息,到武帝初期中国人口又恢复到了3600万,远超秦朝。混乱如三国,从曹丕篡汉(220)到晋武帝太康年间(280),北方持续和平60年左右也迎来了短暂的“太康盛世”。 其后的唐初、宋初、明初、清前期莫不如此。皇帝其实不需要主动做什么好事,只要能持续长时间不折腾就是最好的。

可悲的是,整个20世纪中国竟然没有一次持续50年以上的不折腾。除了清末新政算十年,南京国府黄金十年,然后就是1937~1949的持续12年的毁灭性战争。接下来还有公私合营、大跃进、十年浩劫。真正算是不折腾的,就是改开后到疫情前(1978~2019)的40来年,硬是突破不了50年大关。封控三年的恶果刚开始显现,后面可能还要打台海转移矛盾,无穷无尽的折腾,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回到开头的问题,其实我的看法是如果没有共产党夺取政权—比如第二次国共内战是国民党赢了,中国再怎么差,也是实行土地私有+民营企业主导的市场经济,不会搞土改和公私合营打断民营经济的脊梁;从49年到现在持续70多年的和平发展,中国应该有很多老牌的民营企业作为国家的支柱,广大农村地区的农民没有受到剪刀差剪刀差的剥削以生活会好得多。作为一个正常的拥有十几亿人口的经济体,中国会更早地成为世界第二GDP大国,而且贫富差距会小的多。
Daredeer 观察 國民黨現在只要靜靜不作怪,就可以等民進黨自己爆炸。
中共如果沒有鎖國,哪裡有什麼亞洲四小龍。是他們拖慢了中國經濟的發展。

再來拼經濟但是沒有把民生做好,中國經濟非常好,但卻沒有把錢放在人民的醫療、教育和貧困人口幫助中。導致有錢人有錢,窮人非常窮困,甚至無法生存下去。

沒有把法制處理好也是一個問題,明明中國可以在法律上寫重視人民信仰自由,卻可以逼迫回教吃豬肉、拆除廟宇和佛像,甚至竄改聖經。一國兩制也是一句『歷史文件』就輕易改變了政策。法律不像法律,失去公正與依賴性,這還算政治做的好嗎?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秦晖讲中美贸易战的根源,美国百年的贸易与制度
贸易战与美国内战,逆天的发现——奴隶制更有效率!
证明了奴隶制度的「先进性」后 他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从经济学上看,在可以和自由市场国家无障碍贸易的前提下,奴隶制比民主制效率更高。


1970年代初,芝加哥大学教授福格尔(Robert William Fogel)调查和搜集了浩如烟海的南方种植园档案和家庭帐本、商业记录等原始经济数据,运用现代计量经济和数理统计方法,使用大型计算机分析数据,重新研究美国南方奴隶制。得出的颠覆性学术结论,令福格尔本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福格尔不得不反复研究,重新计算,推迟两年才公开发表学术成果。他于 1974 年出版《十字架上的岁月:美国黑奴经济学》,1989 年出版专著《未经同意或契约:美国奴隶制度的兴衰》,在学术界和媒体引发地震和海啸。由于在计量史学和美国奴隶制领域做出的杰出成就,福格尔荣获199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

福格尔的以下学术研究结论,堪称石破天惊,令人惊诧不已:

[quote]南方奴隶主的经营管理以及对奴隶和其它资产的定价能力,与北方任何一位资本家相比毫不逊色。由于规模经济、有效管理以及对劳动与资本的密集使用,南方奴隶制农业比北方家庭农场的生产效率高出 35%。
典型的黑奴并非传统观念认为的那样懒散、无能和低效,平均意义上,黑奴比自由的白人农业工人更加勤奋和高效。
南方奴隶制拥有灵活而高效的激励机制,诸如奖金,休假,年终奖,对「劳动能手」的奖励,对完不成劳动定额的拖后腿者的惩罚,还有班组制和劳动分工,流水线作业等等。

像自由人一样,大多数奴隶都拥有独门独户的住宅,几户人家共享一套房屋的情况并不常见。有些种植园甚至有一些专为未婚男女黑奴提供的宿舍,但这些都属例外,奴隶独门独户的房屋才是主流。
奴隶主关心奴隶的身体状况,如果他们生病,即可得到病假。每个种植园几乎都会配备护士,负责一般的疾病和接生。医生会定期光临,不但治疗奴隶的疾病,同时也治疗奴隶主及其家人。

南方奴隶制之所以被终结,不是因为它的体系不能有效率地运作,而是由于在道德上不被接受,所以人们要求从政治上消除这种不道德的体制。

[/quote]

值得一提的是,福格尔的研究不是基于预设的价值判断,其结论既不是他所主张的,也不是他内心愿意看到的,而是基于数据分析的事实判断,是让奴隶主的帐本和商业记录说话。



更惊人是,福格尔还证明了在工业制造业中,奴隶制也比民主制更加有生产效率。


=============================

中国之所以在wto之后,gdp获得了快速的发展。

也是因为,中国现在就是一种变相的奴隶制。中共通过低人权手段,压榨国人正常的医疗,教育等资源,把这些财政统统用于基础建设,方便奴隶主们获得更多的金钱。


同时,wto给了中共自由通商的条件,而且,自由市场国家一个优点,就是有极强的科技创新性,在自由通商的情况下,奴隶主可以很快获得最新的科技设备,应用于生产,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

这就是川普贸易战的深层次原因。

中国正在通过奴隶制摧毁世界的自由市场经济,它使得整个世界都跌入到昂纳克陷阱。

如果你和中共贸易往来,你只会让中共更加快速的赚钱,让后它强大了,就开始欺负你。
而你的科技创新,统统被它拿走,由于它是奴隶制,可以用同样的科技,造出更廉价的商品,造成你无法和它竞争,从而摧毁自由市场。


此时,你的选择,只有
1、不和它做生意(贸易壁垒,关税壁垒)。
2、降低人权底线,也变成奴隶制(香港)
3、改变它(南北战争)

目前美国还算客气,选的是1.
不过如果1 不起作用,2 又无法实施。

那么3恐怕是唯一选择。


目前来看,比较悲观,中国成为三战战败国,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先搞清楚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读《国富论》你就知道,为什么自由是用来赚钱的。
读《论美国的民主》你就知道,为什么民主可以维护国民的自由、激发国民发展的动力。
读《论自由》你就知道,怎样可以让民主不阻碍自由。

从49年到现在,大陆的总体发展效率不高。除朝鲜外,大幅落后于任何一个与中国大陆人种和文明相近的国家、地区。

事实上,大陆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也是大陆相对最民主自由的时期,完全不违背上文中提到的那三本书的理论。

可惜,眼看这个时期就要结束了。
岐山冰冰 我承认我胆小怕事,但我还是在胆小的同时做一点人事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 89之前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很多人可能不清楚,体制内的工薪阶层,一个月也就百来元的工资,当时正赶上的改革开放,文革之后参加给高考社会精英阶层的发张上升期,加上后来的进入WTO,可以说 积累了长达几十年的人口红利蓄势待发以及中国市场庞大的需求,早就了二十多年经济超高速发展的景象。 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一块在沙漠中完全干燥的海绵仍在水里,前几分钟吸水的效率是十分可怕的。

此外还想说一句,如果不是CCP通知,倾吞了这几十年经济发展的成果,那么现在的中国人均15K刀的GDP不是梦。别跟我抬杠说权贵阶层也就吞了十万亿左右存在国外的资产,要知道这些钱放在市场上发展经济是可以创造价值,财富和利润的,也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就业机会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去以更高的效率创造社会财富。所以换句话说 89之后的中国 上面坐着头猪经济也会飞速发展的,如果换成任何一个民主政府,创造的 经济财富 科学成果都会是翻倍的。
what7isay what7isay?i say 7 thing
如果不是中共執政,中國現在的成就可以提早三十年達成
独裁专制里军令如山倒,肯定效率高,民主需要一帮子左右派拉锯战辩论来辩论去相互妥协。


有部电影《浪潮》,非常棒,里面有个政治课老师带领学生模拟独裁政权,纳粹速成,只需5日,他可以解释你的疑惑,因为独裁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不然为什么当年民主选举的德国,一人一票,希特勒能拿到95%的选票?
还有本书《迷人的法西斯》

 来段刘瑜的长的解释你的疑问,来自她的爱自由博客。  


总结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原因时,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没有开展土改”,因而失去了农民。相比之下,共产党土改搞得轰轰烈烈,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做主人。农民分到了土地,于是参加革命保卫胜利果实。

  其实严格说来,国民党在大陆期间也不是没有土改愿望。孙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理想众所周知,蒋介石政府从1930年颁布《土地法》到1946年《绥靖区土地处理办法》,从浙江“二五减租”运动到蒋经国赣南土改实验,也并非没有意识到“平均地权”对于争取人心的作用。

  问题在于,与“暴风骤雨”的暴力土改相比,国民党政府不但土改力度小得多,而且理念上更接近和平土改。所谓暴力土改,其实是自古以来农民起义的升级版,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该杀杀,该分分。当然,既然是革命,就不单是起义,还有一整套革命话语和仪式来赋予其意义。于是“剥削”“翻身”“阶级斗争”这种陈胜吴广们没能想出来的词汇成为日常用语,于是有了“诉苦会”和“斗争会”这种制度创新。

  而所谓和平土改,核心即赎买,政府用土地债券从地主手里买地,再让农民用数年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政府手里低价买地,其好处是地主和农民可能“双赢”:农民最后得到了土地,地主则得到了资本。国民党在大陆期间没来得及也无力大规模推广和平土改,到台湾后推而广之,结果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加快了台湾的工业化进程;其间也有诸多不公,但一批地主通过土改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转向工商业,推动了台湾经济起飞。

  既然更接近双赢,为什么和平土改反而常常没有市场?仔细想来,无非是因为它“慢”。相比革命土改那种一夜之间“你的就成了我的”的变革方式,和平土改的政治利润低。一颗钻石放在你面前,一个人告诉你,你现在就可以免费得到它,另一个人告诉你,你需要十年分期付款才能真正拥有它,你跟谁走呢?

  自由主义在整个20世纪被左翼或右翼激进主义围追堵截,以至一度节节败退,甚至今天仍难在民众中扎根扩散,根源也许就在于这个“慢”字。当激进主义向民众许诺立竿见影的变革时,自由主义许诺的只是漫长生长期之后的瓜熟蒂落。要造就翻天覆地的急速变化,激进主义的前提必然是“万众一心”和“同仇敌忾”,从而为一元化权威体制铺平道路;自由主义则意味着人人各自为政,只通过“看不见的手”形成合力。激进主义交给你一个救世主,而自由主义仅仅是将你交还给你自己。

  然而,世上真有救世主吗?“一个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20世纪50年代中期的集体化运动,正是这一逻辑的证明。钻石捧在手里还没捂热,后来通通交到国家手里。到50年代末,台湾的农民实现“耕者有其田”,大陆却出现天灾人祸。那些死于饥荒的农民是否想到,他们的痛苦与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痛快之间,是否有种隐秘的联系。
问问韩国日本台湾就知道,你走的路别人提前20年走完了。
yajusenpi 加速工程师
中國作為一個東亞的發展中國家,稍微有點發展意識的政府都不會走壞這盤棋。大家都看到上世紀亞洲四小龍和日本的經濟表現就知道東亞人在經濟發展方面是有比較高的天賦的,所以中國經濟發展到底與共產黨有多大的關係本身是存疑的。問題在於共產黨的執政把中國今天的經濟發展往後拖延了將近40年,這段時間沒有道歉沒有悔改,今天卻趁著發展中國家的勢頭成為了中國經濟的救世主,估計全世界也只有中國人這種奴性程度的民族才能接受了。將來中國必然崩而不潰,中國人也將迎來失去的三十年,但我仍然不認為中國人有膽子推翻一直站在他們頭上施壓還要耀武揚威的獨裁政權。無論中國的未來如何都是中國人自己找的,他們覺得不後悔就行。
民主的优势本来就不是效率,而是容错。
专制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你没办法保证这大事一定是好事,前进有多快倒车就有多快,今年的西朝鲜就是证据。

换个说法:新司机买车看油门,老司机买车看刹车,你体会一下。


另外说到基建,土共基建的模式是银行放贷给城投公司(地方政府的白手套),而这些贷款是凭空发行出来的,会稀释民间财富导致通胀。臭名昭著的四万亿就是这么出来的。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就像一只在马车上嗡嗡叫的苍蝇,叫的越来越欢,马车也跑得越来越快,于是苍蝇便自豪地认为:马车前进全都是我的功劳。

欧洲亚洲美洲大部分国家,哪个没有经历过一段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
把功劳全都归于某个党,是十分不要脸的行为。

你怎么不说地球自转,昼夜变换,四季更替也是党的功劳?党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其实你想知道大陆为什么能高速发展30年
你看看现在的印度就行了
主要是以下两点
1人口多吸引了大量外资,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即互联网企业
2用工成本低,带来了大量低端产业链(所谓低人权优势),即制造业
而这两点,来得快去得也快
为什么现在外资都在把产业链往东南亚转移?
难道是他们讨厌中国,或者因为中国不民主?
不,只是因为东南亚用工成本更低,没有其他的原因
哪怕你像朝鲜一样独裁,只要保证外商的投资不会被政府侵占,并且有足够的利润,外商肯定也会过来投资(除非像伊朗一样被美国制裁,你和伊朗有关系就不能和美国做生意)
总结下就是中国和印度的高速发展和民主自由没啥关系,这两国家互联网和制造业发达的原因是,人口多和用工成本低,仅此而已
中国21世纪经济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借用程晓农的说法,第一个十年是“出口景气”,经济支柱是人口红利和“低人权优势”加持下的外贸出口,彼时GDP的外贸依存率高达70%。
第二个阶段则是“土木工程景气”,即基于房地产和基建凯恩斯的经济增长,由于超发、疯狂加杠杆等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阶段的GDP泡沫极大。

换句话说,第二阶段的所谓“高速增长”是寅吃卯粮的透支经济。打个通俗的比方,就是一个人刷爆一大堆信用卡装阔,而现在是还债的时候了。
darkyolly 新注册用户 在日本上班
因为中共的专制体制。
在专制体制下,做一些事情是非常快速的。
比如说,基础建设。
想要修路需要拆迁怎么办?直接拆就完了,死几个人算什么。
然后再把修路的里程数当作国家发展了。
在外界看来,就能看见一个里程数不断增加的中国,但是很少看见那些被牺牲掉的人。
更进一步的说。中国发展的更好了,怎么证明呢?GDP增加了。怎么让GDP增加呢?加大基础建设呗。中国现在一个称号叫基建狂魔。说白了就是修路修桥修房子。顺带生产钢筋水泥。这些都是GDP吧。河南一省的产钢量好像世界第一了。大家一看这个指标,纷纷弹冠相庆,中国有强大了。
但实际上呢,这个是以破坏环境为基础的。比如修一万公里路,是一年修完一万公里,还是十年修完一万公里。这个结果看起来都是修好了路,而那个一年的方案更快。所以也就更好。
殊不知,一年就修好对环境的影响肯定大于十年就修好的。然后呢为了这一年的路,柏油得一年就生产出来吧?生产完之后,这个工厂不能停,停的话就瞬间大量失业了所以就得继续生产,然后为了卖出去还要继续修路。于是对环境破坏就变得更强。
破坏环境是以后的事情,暂且不提,这个路你总有一天修无可修吧,比如港珠澳大桥,这种工程其实现在是用不到的,现在是在透支未来几十年需要的基建。
透支完了呢?没办法去国外建设,于是就有了一代一路。
以上是其一。
其二是,让国家GDP增长的方法是什么?印钱。以现在的汇率印隔七块钱,再把这七块钱贷款出去中国就增加了大概一美元的GDP,当然实际操作时候由于时间的关系,放出去一块钱,大概会给整个社会增加六块七毛钱。这差不多就是印一块钱,就有一美元的GDP,那就还想什么印钱呗,专制政府,央行也得服从领导不是?放开了印!
但是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放开了印人民币在国际上会贬值,怎么办?抛售外汇,稳定汇率。这个方法当然是有效的,但问题是,导致了现在中国外汇不足的问题,中国可是粮食进口国,没有外汇,靠白条,人家可不会给你粮食。当然,中国现在外汇不足这个问题才刚开始显现。
印钱还导致的一个问题可能更多人第一反应就是,通货膨胀。可从实际生活来讲,好像物价也没涨多少。可能个别东西十年才翻了一倍。但是这是因为钱都流到了另外一个跟日常没关系的东西,房子。
大家都说房子有泡沫,可为什么地方政府不管呢,又是个耳熟能详的问题,地方政府没钱,之前有一份资料说中国只有上海市的财政是正的,全国的其他市都是赤字。
这主要原因就是地方政府的收入就是卖地,房间越高,地就越值钱,所以房价必须涨,但卖完了可就没了,所以现在财政危机。
小结一下。觉得中国发展快因为片面的看几个指标导致的。而搞个别指标恰恰是专制政府最在行的。
至于为什么反对专制,就是因为片面的搞个别指标,会导致很多其他的问题,总体来看是得不偿失的。
比如要给大学提升排名,怎么干快?引进留学生,怎么吸引留学生?还有什么能比二十几岁的鲜活肉体更能吸引留学生?于是出现了山东大学学伴事件。这是学校官员崇洋媚外么?这只不过是赤裸裸的利益相关,为了升官发财罢了,至于以后的影响?那是下一任的事,跟我这一任没关系。
以上。
刚看见还有扶贫的方面,我再谈谈扶贫。
扶贫怎么扶贫?给钱呗,对吧?了不起了给鸡,给羊,让他们养了好致富。问题是这东西能致富么?众所周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解决贫困的最好方法就是让那些地区的孩子好好读书,再提高当地医疗,让他们健康成长。
脱贫,什么方法最简单?进城工作。如果在城市收入尚可,能自己努努力买个房子,再让孩子享受到城里的教育,那这个人全家肯定是脱贫了吧?但实际上能办到么?首先,迁移户口就是个问题吧?
把这些配套措施搬到山里呢?好像目前还没听说过。
当然这里我说的贫困是那种在大山里面的,信号都可能时有时无的地区。说到这突然发现基建狂魔跟精准扶贫是互相违背的,如果你是基建狂魔,怎么不在哪些地方修高速,修医院。修大学?中国目前在农村的大学好像只有一所。
这里在插一句捐个希望小学才五十万人民币,中国那么多留学生,每个人出国的花销肯定不止五十万吧,这又是一处体现贫富差距的地方。
回到刚才的话题,贫困人口变富裕怎么办?让他们进城务工,一瞬间就能摆脱那种贫困吧?这就需要中国城市能吸收这么多人,说白了就是城市化。可问题是,目前中国失业率是跟高的,之所以字面上不高,是因为国家统计局把那些会农村种地的农民工不算事业,而算成回家务农了。
从这个角度看,城市一天不接纳大部分农村人,那偏远地区的人的贫困就改变不了,但中国现在这个形式,也解决不了这个根本问题,只能靠给钱做做样子,偶尔还被下面的人贪污一笔。
至于那些穷人的孩子还是不是穷人,这个也没人会管了。
electron8964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先推薦看一篇文章:轉載自黄亚生:印度模式优于中国模式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064
如果中國有民主有更多自由,是不是會發展更好呢?

中国的发展不是因为不民主自由,正如霍金的学术成就不是因为他的残疾。

中国的发展是改革开放+城市化建设的结果,

https://i.imgur.com/GuMpwLE.jpg
 洋人的科技带来的生产力,洋人和港台带来的投资,加入WTO全球化大本营,人口过多导致的廉价劳动力,土地国有化、审批规划垄断、私人不能自由买卖土地和司法权力的掌握导致的征地容易,中央和地方政府把控的各种城建公司、钢铁、水泥等国企,分税制改革导致地方政府依赖借贷和土地财政,导致房地产成了经济支柱。还有外汇管制、汇率管制、货币缺乏竞争滥发。

你能用上电脑,是因为洋人发明了电脑,并且提高生产力降低成本让你用的起,什么道路、家电、汽车,你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如果没有洋人的发明和改进生产力,中国今天就是个农业国,十个共产党也没用。

基建是需要钱的,印钞、贷款、世界银行或外国援助都是来源,而建的多,是因为计划经济模式根深蒂固,拍脑立项,无需过问出钱或被印钞稀释财富的公民和纳税人同不同意,也不需要评估盈利性,导致基建泛滥,亏本遍布,质量低下。立项就能招标、裙带关系揩油、国企地方政企给工程提供原材料,顺便刷GDP,先上了再说,过几年升官调走。

扶贫?感受不到,没有贫困县的名号,没体会过,呵呵。
dyt5476095 铁拳过来,我醒了
因为前几十年完全是闭关锁国!当改革开放的时候和发达国家的差距非常大。此时,经济学中的“追击者”效应开始了,就如一个小白和师傅学手艺,刚开始技术会突飞猛进,直到后面到达瓶颈就开始变慢了。
假设30年追击量为300 那么  300/30年=10(年增速)
如果从建国开始追击,那么追击量可能在350  那么  350/70=5(增速) 你可以看出来这完全是饿40年饱30年,这种曲线你认为好吗?相当于牺牲了前40年人的性命。
政治理论的实践效果有一个问题,就是每个系统、每个历史时期的情况不一样,你无法找到两个完全相同的系统来控制变量和观察结果。


比如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但美国现行的法律制度是否一定是最好的?不好说。


中国在中共的领导下,经济建设上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因此是否可以证明中共现行的制度最适合中国?也不好说。


中共建政至今70周年,中国发展为GDP全球第二。


现在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当初内战是蒋介石胜利,那么现在的中国是否可以达到这个发展高度?我的回答是:会。现在的发展成就是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以及融入世界市场和分工体系的结果,并非“社会主义”治理的结果。可以观察看看,台湾、韩国、新加坡......其经济发展都很好,以中国的体量,如果没有文革十年的伤害,没有专制政体的钳制,显然会更加繁荣。


“中共统治”与“中国强大”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萨格尔王吃冰棒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人口与国内市场的巨大,使得大清倒台前夕厉害国的GDP照样高得很,这种半死不活GDP照样高的情况一直延续到腊肉上台,大跃进文革是彻底搞死了,因此GDP破历史记录的低。
触底必然反弹,因为不能再坏了,于是只要中共比那时候好一丁点,厉害国GDP都会起来。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民主和经济发展没有关系,民主的意思是国家的前途由人民决定,但人民的决定不等于好的决定。如果把国家理解成一艘大船,民主是船上所有人集体决定航线,专制是只有船长、大副等一小撮人决定航线。民主的决定不能保证可以让船抄近路,专制的决定也不一定就会绕远。但是民主可以保证国家不会变的非常差,民主的决定不会是坏到无底线的决定,但是专制就不能保证了,因为坏皇帝可能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zxcvb1 知足常乐
首先,自由民主与效率从来都是不挂钩的,毕竟民主要投票,自由要辩论,这些都会花费时间,但专制不同,只要统治者一个命令,不管是什么困难都不能阻止这一命令的落实,不需要投票,不需要协商,不需要妥协,这效率能不高吗?所以,抛开成见,单纯的以效率而言,民主不如专制,但民主对于专制的最大的有点就是不容易犯错,因为专制主要依靠统治者一个人的头脑,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而民主依靠的大多数人的头脑,如果一个决策有什么漏洞,那么反对者会自己在事先就提出,从而减少了犯错的几率。
我能想到的大概也就以下三点:

1、起点低。
如果你说的是‘新中国’的话,那么开始发展时间应该从197X年算起,从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状态发展起来,自然显得速度快。
197X年的时候,欧美日韩已经很发达了,再提高发展速度就很难了。

2、重视教育。
尽管经历了十多年的反智时代,但中国从传统上还是比较重视教育的,这使得中国的劳动力素质比较高。
对比其他国家,台湾和日本的教育水平要比中国更高,发展速度也比中国快。而东南亚国家、拉丁美洲的教育水平偏低,发展速度也就比不上中国。

3、极力吸引外资、技术。
可能现在大家对中国政府的的印象就是‘厉害了,我的国’。但刚刚改革开放的那些年,中国想尽办法吸收外资和外国的技术,只要是带着钱或者技术来的,中国政府都待若上宾。想建工厂?太好了,所有手续都大开绿灯。
我记得,那个时候不但从上到下都欢迎外资、外国的技术,也包括接纳外国的影视作品,小时候总能从电视里看到国际一流的动画片。
反观最近十多年,中国政府不但用各种方法刁难外商,外国优秀的影视作品也很难进入中国了。

===================================================================================

说到基础设施,我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看法。

我觉得,中国的各种资源分布斗不平衡。我们经常能听到电视里说什么 南水北调、西气东输、北煤南运、东邪西毒 (抱歉),之所以会这样搞,是因为大家需要的资源基本都不在家门口,都需要这样运来运去的。
西方许多国家,也需要建设基础设施来运送自己稀缺的资源,但也就是几种,像中国这样什么资源都缺、什么资源都要运来运去的,真是很少见。
另外,麦加有‘朝圣’,中国有‘春运’,要是基础设施跟不上,怎么应付春运?
中国发展速度快源自庞大人口的经济总量的谎言。中共作为金字塔顶层,资本向其集中自然乐于说总量。别的国家看一个国家多以整体来看,自然也是说总量的时候多。而平民手里的钱自然不会是总量,甚至不是那被平均的人均gdp。

有的人说中国各种基建、津贴、社保好,那是被中共洗脑以及坐井观天而形成的,发达国家这些方面做得远比中共好,只是他们不了解。再说这些种种都是要用到钱,分摊给每个人的。人均低,人均税收低,再加上税收于社会服务投入比例低的中国有什么可能在这些方面会比发达国家好,用脑子想想都知道。

如果看完上面的话你依然觉得总量你有得分的话,那中国总量世界第二确实很棒,发展速度确实快。

如果你认为人均更能体现出发展的话,那可以参考相同人均的情况下的发展速度。举个例子:
香港1960年人均gdp460美元(后同)到1987年人均9071,其后依然保持高速发展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7w后放缓,2018年4.87w。
中国1994年473到2018年9770已经开始放缓。

看上去中国从400到9000的是比香港快了3年,但别忘记那是别人30年前的速度,科技日新月异的现在发展速度变快是正常的。其他发达国家和地区我估计也是这么个情况。

至于说印度的,请去看看印度历史,印度名义上是联邦制,实际上更封闭更独裁,是91年才进行市场经济改革的。
白頭翁 小學畢業
首先我承認中國經濟發展很快,可惜每個故事都有一個但

不說中國,南韓經濟在樸正熙時代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甚至新加坡,香港,台灣一開始也不是民主。 

不過每個故事都有一個但字,南韓這種經濟體制在97年亞洲金融風暴在四小龍裡面死最慘,aka傾全國之力支持的南韓財團們說它們在這場金融風暴非常不給力都是讚美南韓財團了。  舉例三星, 三星能夠起來也是幹了一堆壞事,除了非常明目張膽的偷人家智慧產權之外,當年也是亞洲惡名昭彰的一個財團。   它一開始做什麼,做很便宜廉價的家電,聽起來很耳熟有沒有。  人家也狼過,也虐待自家員工,雖然現在也沒多好,不過三星員工當年挨揍很平常,軍事化管理嗎, 聽起來還是很耳熟對不對。  它這種行為風格,終於在亞洲金融風暴踢到大鐵板。

這種虐待剝削自家員工,賣便宜貨,不顧環境,到處幹壞事的招數南韓已經玩過一次了。  一場金融風暴,幾乎沒有把一代南韓人的血汗全部吐出來。  然後你跟我說中國現在又玩這套會成功? 好吧,大家牽牽手一起來玩精神勝利。

這套玩法根本就是容易被取代,對了人家印度越南好像還活著吧,人家勞工更加便宜
a768165429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mnbvcxzl 🤬不友善用户 1
首先要承认中国大陆近三十年经济发展迅速的事实,总量不用说,就是人均也大幅提高。要不能川普推特二天不提中国就难受,这其实是尊重中国发展的事实。

但取得这些成绩不是因为中国大陆坚持社会主义那一套,恰恰是中国在减少社会主义的那一套,包括改革开放,这些走的恰恰是资本主义那一套,所以中国这些年的大发展走的不是所谓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走的是去社会主义道路,只是如果去的更彻底,中国发展会更快,因为中国人智商高还勤劳,不大发展才需要找理由。

而这几年中国开倒车,所谓国进民退恰恰是阻止中国原有的去社会主义的路线,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速下滑历史比以往要长久一些。当然经济增速一直下滑,最终影响的是政治平衡,这些都是要解决的。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都暴露了开倒车的弱点,但也恰恰提升了解决政治平衡的迫切性。
蔣經國時代沒有全民健保,看個感冒要五六百而普通士官薪水不到兩萬,現在大約起薪三四萬。

蔣經國時代重男輕女,婦女成婚後財產歸丈夫管理,買車都要丈夫簽字,以夫之住所為住所,關於教育子女以父之意見為準,沒有家庭暴力防治法,沒有將性侵害列為公訴,那時還有軍妓制度……

以普通人來說,現在還是比蔣時期舒服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沒有共產黨,民主的中國更高!

我不想這麼說,就是集中力量壓大迫,低人權、低收入的優勢。
数据都是假的,有党性的。看到的都是泡沫,一戳击破。
tony231 80后医生
大陆发展效率高?

人均GDP现在排名多少?
空气污染排名多少?
自来水能直接喝了吗?
大街上人过马路可以不看车只看红绿灯嘛?
文化领域有多少领导全世界潮流的东西了?
科技研发和应用领域,除了基建外,还能出口啥?
法律可以判贪污的当值常委刑嘛?
消费者保护法能保护消费者吗?
劳动法能保护劳动者吗?
工会能为工人说话吗?

一个科技,人文,生活,法律,制度,全都远远落后于世界主流国家的地方(而50年左右,日本和我们基础差不多,韩国还不如我们,更别提香港了)
用了69年时间,被同期对手远远甩开,甚至越来越远

你告我这叫效率高?????

那什么叫效率低啊?你是不是小学就被老师洗了脑?
GDP是群众自己奋斗出来的啊,功劳怎么能算CCP的?

如果不是CCP一直钳制着社会的话,中国的经济水平远不止现在这样。

89年和90年很萎,正是因为当时出现了计划经济复辟的苗头。很多人面对市场犹豫不决。

至于出国旅游和留学,说真的,尽管人数很大,但按比例算其实是非常稀有的群体。算上真正的人口基数,会发现中国或许比你我想象的还要穷很多。
大伪似真 ? 水葱狗管理只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不服脱钩。到时候看看到底是别人帮忙带来的效果大,还是匪共的功劳多。
之所以让你觉得效率高,那是党妈告诉你的。党妈不会跟你谈人均GDP,不会跟你谈基尼系数~任何对党妈有利的数据都是做乘法,不利都是除法,各省统计的数据动不动就打架~连政府官员自己都不信。李克强说过,地方上那些报上来的统计数据他都不看,他就看用了多少电,铁路拖了多少货,等等直观数据之类。这就是建墙愚民最有效率的产物。
全职猎人 黑名单
血汗工厂,有些工人一周都在上班啥也不想,而欧美多注重享受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中国人很勤劳
同样是中国人,在中华民国实控区,发展的效率更高
扶贫就算了····中国的扶贫就是笑话,可以去共匪的国家统计局看看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多少
基建看起来比国外发展得快,但是国外很多基建都是上了年头的,不像中共修建时间就比较晚,而且有的基建还是修好拆,拆了修
说大陆效率高的,都要被韩国把脸扇肿。韩国从一个比中国还穷的地方,发展成发达国家,一共也就用了三四十年,大陆效率高,那韩国效率不是上天了么?任何夸奖大陆发展的言词,在韩国面前,都是浮云。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不是分裂才能解决中共国,而是中共国必然会分裂。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509204
目前中共的治国手段,依然和大清皇帝差不多。
维持稳定的手段主要依靠杀人,法律和潜规则的效果是让社会呈现树根形态的结构。

历史经验看,这种模式有个缺点:树根之间不允许链接,这必然会破坏民族认同
为了减少民族内部团结,防止单一民族叛变。中共只能依靠暴力手段,强制去除各民族原生文化,取而代之中国传统奴隶文化。

美名其曰民族大团结。

这种手段从前南斯拉夫的经验看,当中央集权削弱消失时,民族之间矛盾会大到不可调和,进而引发战争。最后形成许多小的单一民族国家。

反过来,若是一开始就有民主法治做基础,反而可能会保持统一。比如印度,比起巴尔干半岛国家,印度种族更多,民族差异性也更大,经济更弱小,但是却能在民主转型成功之后保持不分裂。
小哼哼lulu 一嘴拱翻维尼熊
世界八大奇迹都是奴隶社会的产物,这所谓的光鲜浸润着奴隶的鲜血
第一推动力 🤬不友善用户
发展速度快?同期的新加坡,韩国,台湾,日本,发展不知道比中国快多少倍。在1949年,这几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差不多,人均GDP也差不多。
经过72年的发展,如今中国人均GDP(注水),分别是新加坡的1/6,韩国的1/3,台湾的1/3,日本的1/4.
在法制发展方面,韩国,台湾,日本均已有健全的法律制度,而中国的法制发展落后于清朝。
不知道发展速度快的观点如何得出?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要是你只能从中文媒体里判断中国是怎么样的,那当我没说。
你只看到资产,没看到债务。
李正0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z种田老农民为什么可以亩产千斤?

正常养了两年的母猪为什么赛大象?

同样是共产为什么有的人油头粉面肥头大耳,有的人皮包骨头饿死街头?

我也很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中国的基建修了拆,拆了修呢?你能明白吗?

为了国家献青春洒热血的中国兵!为什么大部分退伍中国兵没有善终呢?

你有没有看过优秀模范家庭的金光闪闪的牌子挂在一个20平小破屋前面?

我刚从墙外回来,我不太懂,您解释一下,等你解释清楚了,也就不用听我们的建议了
Jue 中国人不值得拯救
扶贫?就是个笑话,你让乡镇的一个医生,一个老师,一个公务员去农村里面走一趟,然后签个字就算是扶贫了?每年还有一定的扶贫指标,指标到你头上了,你就不算贫困人口了;指标没到你头上,你就继续贫困着。这算哪门子扶贫?面子工程➕喊口号罢了
中国发展快不是非民主的制度造成的,而是中国人的勤劳聪明造成的。
有了民主中国可以发展的更快,不要把中国人的功劳归在非民主的制度上,或者某些执政党上,这是窃取中国人民的劳动成果。
ckj123 疯狂试探
明清两代也没有什么自由民主,人口却蹭蹭的往上涨,为啥呢?因为美洲高产农作物正好适合在中国生长。
AlbertLicano 保持愤怒
数据造假的啦,按照共匪的统计局数据,亚洲四小龙现状变成蚂蚁四蚂蚁了,可是亚洲“四蚂蚁”反倒是金融自由的代言人。墙国到哪都有强?到底是谁发达?谁有效率?
一个40年还没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发展效率高?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独裁本来效率就高啊。

问题是万一方向错了,那毁灭的效率也很高…………
MonkeyMagic 当你绝望了,我便是你最后的希望。
问题的答案还不够明显吗?因为他们拆东墙补西墙,从而制造出一种繁荣的假象。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恕我直言,效率高低难道不应该看人均产出吗?看总量比效率?
踏雪寻梅 垃圾品葱, 不改机制, 就像ccp~
先问是不是, 再问为什么.
winkcat Thinker
老实说可以更快,现在看的已经是改革开放阉割版。

能发展快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在竞争世界工厂的过程里,有香港和日本的技术输入与援助,战胜了印度和东南亚,获得了全世界巨大部分的订单,同时后来加入了WTO,累进优势形成,吸收订单与工业需求,发达国家的需求得到满足,所以东南亚和印度的发展机会也就少了。

就是这么简单,没其他任何原因,纯市场经济因素。
molecular Thinker
罗马尼亚(发展中国家,有真正民主制度)去年GDP增长率7%,其Inequality-adjusted Human Development Index (IHDI)远高于中国,怎么样?
Vasily 80後IT男
你說的經濟發展效率高, 也就是加入WTO以後的事

中共的高壓統治
在共和國前30年, 只能說是自我折騰的一坨屎, 發展效率高在那?
後三十年搭上反蘇和中美友好建交的快車加入了WTO, 承接了國際產業轉移, 做了世界大款
十八年後美國醒過來要求對等開放, 問題是高壓統治下的最大利得者-中共肯讓渡權力嗎?

不肯, 那美國就要加關稅把國際產業轉移到印度和東南亞去, 

印度立國以來都不是高壓統治, 你可以說他窮, 但政治制度決定了國家不會大亂,而且近年GDP增速也高於中國

對於高壓統治下的經濟受挫, 中國的社會穩定,我很不樂觀
民主自由是保证社会公平正义的,不是用来发财的,想发财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够了。而这正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本质。

甚至有些时候独裁政府反而能够在一段时期内像打了鸡血一样高歌猛进,就像当年的德国、苏联,由于少了民主的“掣肘”,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内耗。遇到了“英主”,的确比起民主国家有一定竞争优势。然而独裁国家最大的问题是保不住什么时候就会上台一个神经病,就像当年的毛泽东,倒行逆施到几乎亡国灭种。另外就是权力带来的腐坏会滋生许许多多社会问题,而缺乏了民主国家的自我调节机制,早晚也是要出大问题。
现在中国的人均生产总值是 11500美元左右 不从建国开始算 从改革开发开始算 2019-1978=41年

日本在二战被美国炸得满目疮痍,从1945战争结束到1985是40年,1985年日本的人均达到了11500美元这个水平

从上面这个数据可见,共产党一直宣扬的英明领导是虚幻的。你再找找亚洲四小龙的数据,要在几十年以内发展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并不是奇迹。只要政策对了就可以做到。

而且你别忘了,现在中国的快速发展是牺牲了中国的环境,国人的健康,不顾一切发展经济达成的,这些成本没有计算,而且是早晚要赔进去的。

日本用40年达到11500美元的水平是没有,或极少造成水土污染,环境污染的。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如果民主自由会更高沙雕
我只能說中國的發展一直是在透支中國潛力為代價換回來的
澳洲野人 左派人士
如果全方位比较,共匪的经济成就似乎还不如人家墨西哥哦? 如果共匪那个叫效率高,墨西哥那个叫啥?
wfaerie 观察
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第一,除了总量以外其他任何方面这个发展一点都不快,总量快是理所当然的,这么多两脚羊,再加上原先落后那么多后来有世界拉着跑,总量还不快那也统治不下去了,也就是不得不搞改革开放的原因,搞得下去绝不会改革开放,现在有点点起色就想着开倒车了。
第二,这个发展是靠两脚羊的血汗,专制集团只是有效地压榨这些血汗,两脚羊出生率下降,马上急得催生。
第三,真正获得超光速发展的是专制集团权贵的钱包。
首先说民主:民主不解决“办事效率”的问题,民主解决“为谁办事”的问题。不谈“为谁办事”光谈“办事效率”就是耍流氓。
然后说自由:自由对于发展效率的影响不怎么直接。“人权”才最直接,保障每个人的生命权和财产权,努力获得的成果不会被别人轻易抢走,人们才有奋斗的动力。

请注意,民主和自由都不能高于人权。否则就属于“极端”。可以侵犯人权的民主属于“极左”,可以侵犯他人人权的自由叫做“极右”。新中国刚建国时“打土豪分田地”那个阶段属于“极左”,现在属于“极右”,但又有向“极左”发展的苗头了。
坦克雷迪 Fiat justitia ruat caelum
推荐复旦大学教授包刚升教授的著作《发展型威权主义》,发展不一定需要民主,但必须要这三样东西:

1.统治者有发展意愿

2.市场经济

3制度化的行政法律体系

四小龙崛起阶段并非民主,但都有这三样,朝鲜和前三十年的中国一样都没有,有的国家表面上民主,但也却乏这些要素,所以也发展不起来
clockworkboxl 人畜无害
很简单,南北战争时期的南方「种植园经济」,低人权优势带来的超低价格产品输出。
BertTrevelyan 据说只要表达不同意见就是五毛
就是因为发展效率高,所以钱都被发展到包子手了呀
前面的童鞋们把政经理论与普世价值都说得很透,我就不想重复了。我一个农民只知道就养猪来说,放养的猪是自由的但出栏效率低下;圈养的猪出栏效率则高很多。但效率高只是更有利于主人获得猪们永远无法知道的效益,当然圈养的猪也会得到更高频率的喂食与瘦肉精之类的补品。可问题是大家究竟是不是该象猪一样仅仅为了活着待宰?甚至当主人宰杀同类的时候埋怨被杀的同类惹主人不高兴影响自己进食?当然主人总是说你们不听话我要是不干了你们就得饿死就得遭殃。
精准扶贫?完全就是养懒人啊,我们这边的公务员和央企员工要去给他们打扫洗衣做饭,还要给他们钱,现在扶贫完全就让穷人等靠要,现在很多人我穷我光荣,我是国家照顾的对象,我可是重点关注户呢。人家以这个光荣脱什么贫?你可能还没有工作,或者说没有进入体制内工作所以你不了解。

其次,有些精准扶贫导致产业同质化竞争严重,你弄蜂蜜我也弄蜂蜜,你种这个我也种这个,本来需求就有限,这样同质化以后就只能压低利润,并且这种情况是大多数情况,当然确实也有成功的,但是太少,这样你贷出去的钱收不回来,银行怎么办?这个可比贫困可怕哦
中国的基建方面确实是可以,但说到扶贫,短几年内肯定是看不到成效的,很难做到精准,总的还是要有个过程。再者,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你总不能让他一口气吃成胖子吧。
发展了70年,才刚刚温饱,党说明年小康,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光棍遍地,据说有3500万以上,这些光棍现在慢慢老了,以后在街头或出租屋随便见到无人收尸的光棍死尸千万不要觉得奇怪。这个也叫效率高
民主自由本身就不是来赚钱的
加入WTO 廉价劳动力 最惠国待遇 交易成本低 
但为什么印度比中国慢一拍还是个问题
多教墙内的翻墙,多上油管看看江峰时刻。
中国有记录的历史只有3000多年,而中共执政已经有接近100年了,也就是说就算有现代文明科技的优势,中共用了整个中国历史30分之一的时间都没能把中国变成发达国家也没能解决贫困问题。你究竟是从什么角度才认为这是效率高的表现啊。。。。。
justest 反对CPC, GFW, 反對在現有的理論上實行共產主義
無視勞動法、忽略996現象、壓榨工人、默許衡水中學體制、要求犧牲個人利益、發展破壞環境,你說怎麼換來的?
你把几亿头猪,绑在发电机上跑个12小时,发出来的电,都比支国的产能高。
用王建经常说的那句话来概括,办正事千仓百空,办坏事滴水不漏。
takamimusubi 新注册用户
发展效率高是你有的抄,有外来的东西在几十年里一直输入
番薯苗小新 写太细会被他们找到
这问问题的一听就知道是五毛啦,幸好是被教乖了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简单准确地告诉你:中国共产党的一切“数据”都造假。这个土匪恶棍团伙没有不造假的一天一事。连大陆的天气预报都造假。《共匪连天气预报都造假 北京目前超高温度被刻意调低》。
已删除
你玩过文明这游戏吗,这游戏你扮演的角色说明就是独裁者。
独裁如果做对效率是比民主要高的,但是一旦出了一个类似包子腊肉的,他一个人倒车就足够败光10个人的家业。一旦做错是毁灭性的。所以我们常说民主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不坏的制度
westwoodLA 他改变了雄安
在美国引领的战后格局下,中国发展到中等水平并没有那么难,只是继续往下走会遇到很多来自制度问题上的根本冲突,最终发展失败而已。
中国这么多朝代还有开元盛世、康乾盛世呢。不妨碍最后解决不了盘根错节的矛盾而分崩离析。否则中共为什么喊什么跳出历史周期律呢,还不是已经自认为是一个封建朝代了嘛。
当然中共是可以吹,毕竟按照历史来讲,全国范围吃不饱饿不死就已经是可以写进史书的盛世中兴了,中共借力美国维持的战后格局,当然可以做的比历史上的盛世更好一点。但专制王朝该有的那些问题,中共还是会有的,且看中共自己怎么玩死自己吧。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首先,大问题大家已经说得差不多了。

关于扶贫,你去真的找一个贫困村,假装找同学,在那里同吃同住一个月,不要惊动官员,感受一下,走家串户看一看,听听老百姓在说什么。之后你可能会对现实的中国有一个终身难忘的深入理解。
毛毛成 🤬不友善用户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个人觉得那些说中国崛起是因为不民主自由宪政的都是胡扯,有几大原因让中国不崛起都难。
世俗化,高素质,且容易统治的13亿高素质人口。
单一的民族,且较为统一的文化,以及自古以来强大的凝聚力。
优越的地理环境,处于温带还有大量出海口,以及较好的农业环境以及较为丰富的自然资源。
长期处于农业社会并且建立了大一统的王朝,比那些几百年前还在城邦割剧或者在丛林里打猎的强多了。
由于地理与人口原因并没有被完全殖民过,给本国统治阶级留下了充足的发展条件。
硬要说威权统治对中国发展起了哪些作用的话,那就是通过强大的国家以及维稳机器从P民手中掠夺了大量自然人力社会资源以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方法是不能长久的,而且在文革,大跃进饥荒,某事件中沾满了广大公民的血和泪,真的值得吗?
我相信自由民主宪政的中国会更好的屹立于世界之巅!
中国经济在整个大中华汉文化圈只比朝鲜强那么一点,这还是前三十年大搞修正主义的结果。没有共产党对经济长期的破坏,以中国人的勤劳勇敢还需要扶贫?
很多山区本来就是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贫穷人口有自由迁徙的权利早就全搬空了,换渴望回归大自然的富人进去,交通水电煤网络自然会有。

现在习皇大开倒车,要往修正主义前祸国殃民的政策走,每个中华儿女不都应该反对嘛?不管你反不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习皇开倒车都是最基本的良知和公民义务。
第一,最应该感谢的是西方科技,中国搭上了西方科技的车。打个比方,以前在没有化肥农药前,中国亩产小麦在100——200斤之间,还是风调雨顺的年头。 有了化肥和农药后,现在亩产是接近1000近。其他工业同样如此。这是中国增长高的最主要原因。打个比方,一个生活在丛林中原始部落,接触现代文明后,迅速发展,自己有了手机 汽车楼房,你说是他们酋长的功劳还是因为搭上了现代科技的快车?很简单的逻辑。

第二,在一个健身房,一个刚刚进入健身房的人第一天能举起1公斤重的东西,第二天可以举起2公斤,他的增长是百分之百,而另一个举起100公斤的第二天可能只能举起101公斤,增长只有百分之一—但是,依然是可以举起100公斤的人力量更大。那个增长率高只是因为他的底子太薄了。我相信,如果现在朝鲜搞改革开放的话,那么他的发展速度会超过中国。

第三,改革开放,什么是改革开放,也就是改变政治制度,开放国门,解放思想。这都是从原本的集权有限的放松独裁捆绑,也就是民主,自由的风气以及资本主义的一部分市场经济。

第四,是牺牲了大量底层人的利益以及牺牲了大量的环境而得来的。大量的农民工的工资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40年前的环境和今天的环境截然不同,水污染,空气污染,这两项都是付出的代价。如果西方也这样不计代价的话,相信不会比中国的发展速度慢。

第四,中共的执政烂是说的这个独裁制度,这样的制度下,增长是不可能持续的,他是以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而达成的目前的状况,但是这种不持续性是有潜在的危险,没有一个独裁制度能够天长地久,当动荡来临之际,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泡影,建设难,但破坏容易。40年的成果可能只需要几个也就能完全破坏掉。

  总体而言,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从集权统治改变为权贵资本主义(或者叫国家资本主义),都是有规律可查,没有走出循环。而这个循环结束的时候,就是中国又一次大清洗大洗牌的时候,这个政党执政70多年,中国死亡人数,人祸不断,而能够看到的未来是,这个政党下一步还会把这个国家带到一个比较烂的境况去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高中生术数家,当代司天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4-03-09
  • 浏览: 95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