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大家如何看待文昭先生主张的差别公民权?

文昭先生多次在自己的节目中毫不掩饰的主张希望恢复差别公民权,所谓差别公民权,就是指公民的权利(这里主要指的是政治权利)和义务相对应,为国家付出的义务越多可以享受的权利也就越大。文昭先生还以古罗马为例子,古罗马时期缴纳税收越多和承担兵役越重的公民,享有的政治权利(主要指投票权和被选举权)权重就越大,并且把古罗马由盛转衰的原因归结为古罗马后期为了拉拢低等公民的支持,取消了差别公民权,使得大量懒汉也享受了勤劳者的权利,从而打击了古罗马劳动者的奉献积极性,进而指出今天欧美的白左所主张的福利均等(无论是非法移民还是懒汉都应该获得和其他公民同等的权利)其实就是取消差别公民权的恶果。我对这个观点感到困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合理,想品葱的葱友们一起来分析探讨一下。

以下是正體字版,方便海外同胞閱讀。

文昭先生多次在自己的節目中毫不掩飾的主張希望恢復差別公民權,所謂差別公民權,就是指公民的權利(這裡主要指的是政治權利)和義務相對應,為國家付出的義務越多可以享受的權利也就越大。文昭先生還以古羅馬為例子,古羅馬時期繳納稅收越多和承擔兵役越重的公民,享有的政治權利(主要指投票權和被選舉權)權重就越大,並且把古羅馬由盛轉衰的原因歸結為古羅馬後期為了拉攏低等公民的支持,取消了差別公民權,使得大量懶漢也享受了勤勞者的權利,從而打擊了古羅馬勞動者的奉獻積極性,進而指出今天歐美的白左所主張的福利均等(無論是非法移民還是懶漢都應該獲得和其他公民同等的權利)其實就是取消差別公民權的惡果。我對這個觀點感到困惑,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否合理,想品蔥的蔥友們一起來分析探討一下。
问题问的不精细,只以古罗马的例子来比喻。

当时有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权力结构。问题问的不对,就得不到对的答案。但如果文昭真如楼主所言,我真的很失望。

'懒人'在文章的定义是什么?楼主解释是'交税,军功'来裁定公民资格。白话不就是只有'商人和将军们'有资格带领国家?

古罗马由盛转衰的原因归结为古罗马后期为了拉拢低等公民的支持。

这个就是经典的污名化,把罪名套在无辜的人身上,
你要回去古罗马背景,当时的古罗马除了,《商人,军人,智者》以外,其他都是没有公民权力的人。'懒人'来形容他们对吗?当时最赚钱的职业就两个,奴隶买卖跟打仗。唉,我就不说了,自己领会去。

我当你是说,有书不读,有工不做的'懒人',不应该享受公民权力和社会福利吧。我不说那些'被逼'懒人,家庭主妇,自由职业,家庭助手,提早退休。。等等。就是能做不做的懒人。他们已经有要做懒人的后果,就是失去优质的生活。只要政府不提出懒人政策,他们都不是问题。

总归,是政府的问题。我现在不是把民权无限放大,而是真懒人很多其实是政府养出来的。你看西方一些政客,利用福利政策来争取(pian)选票。

其实这种'冷血'的思想,我很有把握不可能让一般民主国家人民接受的。为什么用冷血?你可以做民意调查,问他们,如果有一个没有工作的懒人,得了重病,你觉得政府应该不问理由,帮助他吗?甚至提供免费治疗吗?(政府的钱也是人民的钱)我有信心他们都愿意。还是问全部,如果政府剥夺'懒人'的公民权利,同意吗?我相信不会同意的。
参考本人之前的回答(加粗部分为新补充)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754
推荐两本书,《罗马史》(蒙森) 《罗马元老院与人民》(玛丽比尔德)
这两本书中我更认可前者,因为它的主线就是对罗马共和制转变为拜占庭式帝制的探究。
蒙森通过这本历史著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是后话了。
-----------------------
罗马为什么会走向帝制?一言以蔽之,就是社会的中间阶层出现了问题。民主制度,共和制度,无论你怎么称呼它,它的一个重要基石,它的稳固性,就在于社会中间阶层的强大,
当然这里强大往往主要是指其掌握社会财富的多寡。我们可以拿美国举例,构成美国民主基石的中产阶级比较强大的时期,会使美国的社会整体是一个橄榄型态,在这种情况下民主的决策往往可以平衡最多数人最大的利益。相反,如果社会是一个哑铃型社会,那么民主决策将相当不稳固,往往会做出要么不公正侵犯底层要么不公正侵犯上层利益的趋势。
-----------------
在对外扩张的过程中,罗马军队的主体,公民军队当中的自耕农,逐渐破产了。一方面是因为,军团打胜仗带来的廉价奴隶使得边疆地区的奴隶庄园农业得到了发展,挤压了自耕农的经济空间,另一方面则是义务兵制自供装备在长期战争中本来就会有所损失。
蒙森提到,罗马让海外殖民地要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供给粮食意大利本土,这是典型的福利政策,反而更是加剧了自耕农破产这一个过程。

破产之后的流民阶层(注意这些人也是有选票的)使得诸多野心家,以首都免费粮食作为回扣换取政治支持,蒙森提到,在凯撒改革前夕,罗马城有33万人拿取了国家的免费粮食。这不竟让人想起查韦斯这样的民粹代表,无疑说明共和制度的根基已经被破坏了。

格拉古兄弟是比较早意识到自耕农破产这个问题的,但是他们的改革触犯了贵族的利益,因此被当时还很强大的元老院迅速消灭了。但改革不行的话,那极端的政策则更容易出台,自耕农的破产导致军团的兵源和装备收到了威胁,而马略将定期服役换成了募兵制,大量的失地自耕农自愿加入军团,这就意味着军团的首领必然将得到底层人民的支持。
至此,名(底层支持)实(军团在手)俱全的凯撒和他的继承人屋大维将罗马带向帝制已经不可避免了。
--------------
至于文昭所说的滥发公民权也是类似的模式,本质上就是更多的公民人口需要供给更多的社会福利(包括警察法院等维持持续和社会公平机构),然而这些新加入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也无法迅速达到能提供匹配原有公民所创造的社会财富的水平,并且融入程度也不够,因此处理不当的话,他们会迅速拉低原有公民的社会福利。

罗马人早期是有解决方案的,一个方法就是“血税”,即入伍超过多少年则获得公民权,这一方式其实不正是当今的“MAVNI”项目吗?入伍换入籍。

------------------
总结:想要民主制度稳固,就不能让社会的贫富差距过大,要确保中间阶层有最大的社会影响力。这也是当今的诸多民主国家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国贼习近平 真正的人类自由是至善的前提
我觉得真是好笑,有些葱友批评加权民主制真就没有脑子呗,是不是都梦想上帝降下神罚杀死习近平就一夜实施民主了?然后突然就全民平等永享自由了?追求的自由民主真就一步到位,只在梦里存在呗?一点不能让步强制推行制度不是以民主之名行专制之实?三百年前的美国国父都知道制度设计的困难,平衡大州小州的利益,自由州和蓄奴州的利益,到这里岂不是要被批判一番打成共产党?

我个人认为加权民主制是中国和平过渡到现代民主政体的唯一方法,但是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加权民主制本身,而是一个不断强化民主制度的机制。历史上的例子就是英国的下议院,不断地和平剥离贵族权力用几百年的时间和平地从贵族共和过渡到现代政体。历史上其他任何民主过渡都带来了战争,混乱和暴力,我不认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这些是任何一个理性人愿意看到的。
已隐藏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极尽断章取义之能事?

我印象中这集文昭是在反驳那些小粉红的一个论调:

中国人素质不够实行全面民主。
所以文昭提出可以实行这种差别的民主过程,来反驳小粉红。如果你是小粉红故意来摸黑的,那当我没说,如果不是,下次引用任何一个观点都要把其上下文说全了。
差别公民权。。。我不懂这个设定有何意义了?百年前美国黑人和女人没有投票权算不算差别公民权了?这个东西,本质上不就是个人头税么,不愧是古典建制啊。

关于类似的问题,我的观点一概在于,建立民主制真不是难事。你去非洲看看的话,马里这种国家都有基本的民主制,很多非洲国家,男人忙着干农活,议员都是女人去当的,反而另一个角度实现平权了。。

关键的问题在于谁来投资,我觉得脸书那个libra是个不错的构想,只不过太超前了,没人能监管的了,所以还没被接受。但用金融上的创新,用社会福利制度给每个人征信是唯一的可以解决所谓的懒人吃福利这个问题。。。即通过技术手段给每个人一出生就建立一个金融账户,你吃的每一分福利,都是小额信贷,不是白送的。
世界唾弃之都 脑后有反骨,永远的幽灵
那这本质上和共产党如今认为有些人素质低不能获取信息(说的就是你们每天都要翻的墙)的威权主义有何区别?
说他们素质低,又不给锻炼的机会,最后只会穷者越穷,越来越素质低。
很多人认为自由主义是任凭市场自由运转从而导致马太效应。
但实际上,真正的自由主义不仅允许自由市场存在,也允许一系列打破自由市场存在的存在存在。
然后让他们之间相互博弈达成平衡。
允许正规军对占领区的压榨,也允许游击队执行恐怖主义。
最后达成平衡。
事实上人类根本就不需要设计什么制度来实现他们的狂梦。
人类本即野兽,野兽最适合丛林,而丛林是公平的,并非弱肉强食,如果狮子追不上羚羊,它也要接受死亡的裁决,最后沦为草地的肥料,被羊吃掉。
而历史上的社达主义者,他们往往无视了丛林和世界的先决公平,设计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制从而压制其他人,这是个不公平的丛林,然后他们宣称弱肉强食,就像共产党官僚设计了计划经济,资本家设计了市场经济。
这个行为本质上是某种博弈方式,即把对手引入自己的优势范围将其击杀一样。
把博弈方式视为公平的来源,而把真正的公平视为不公,很多人一直在这样的愚蠢中支持着他们的敌人设计制度来坑杀他们。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邏輯是好的,但是實施起來必須要有一個非常完美的「勤勞者還是懶人」(借用樓主的詞匯)的標準,而「看職業」「看納稅」這些都如樓上所説,不是好的標準
要是能夠像科幻作品一樣,把人的性格、智商、對國家和對社會不同人群的看法……等等一切有關變數都量化並算成一個綜合的「選民比率」,把這個比率乘上他的選票,那我覺得這可行
比方説,如果此人智商高那比率就高,如果此人懶惰那比率就低。當針對貧窮人口的政策進行投票時,對貧窮人口抱有厭惡感的人口的比率會比較低……等等
當然這些高低比分也要設置得很精準,比方説一個智商高的自私的人和一個智商低的博愛的人的比分應該孰高孰低?
而且這些分數應該如何測量?如何防止一些人在性格取向測試裏作弊以換取更高的選民比率?
我看這個腦洞足夠寫一本科幻小説了
但目前看來只有科幻作品裏才可行,在現實世界中可以預見的範圍内還不可及
一票簡體字我就權當中國人的意見吧。牆人不懂現實中的資本主義嗎?差別公民權,理是有理。但有個本質上的問題,其實是不可能的實現的。
然後另一個重點,公民權可以分很多細項,上面很多討論似乎把公民權當成單一種選項,搞不清公民權本質,再多的侃侃而談也毫無意義。基於這點,我雖沒看過影片,但比較偏向於你誤解文昭的本意。

在一個有正常民主社會福利的國家,富人仍透過各種管道節稅(還不講非法手段逃稅),這是為什麼呢?本質上不就是利益的取捨?
民主國家若要細分公民權之態樣與大小,首先要透過立法,並有全民各種團體監督,所以其公民權縱使有差異,也不可能天差地別。
再來,"權利"非"權力",權利應是當事人可自由選擇取捨的。
用更容易懂的類似概念來說,以保險舉例。保險金額越高,保障內容通常越廣、出事後保障的額度也就越大。那一般人只要越有錢,就一定會保到最高金額嗎?
粗俗舉例,身價上億的女星為了拍片買了自己奶子的保險,同樣身價上億的維尼夫人會買自己奶子的保險嗎?

公民權利或許某些可以有差別對待,但某些應該普世共同,這其實都是能討論的,一刀切說個毛呢?
例如台灣健保,健保費依照個人薪資收取不同的保費,享受同樣的健保;又例如失敗至極的國民年金,每個人一視同仁收相同的保費,享受不一樣的退休保障。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這個問題是一個政治學的問題。照現在的觀點來看,我覺得普選不見得是憲政的保障,憲政主要的保障是權力的分割和平等。英國行憲的大部分時間內有選舉權的居民大概只占男性成員中八分之一,簡單粗暴的說,必須是有錢者才能有選舉權。對兩院議員而言,一般的平民是沒有選擇權的,但它只要把分權結構弄好了,少數選民和貴族間能夠達到平衡,在各方面權力都有平衡,即使沒有選舉權的臣民也很難受到另一方的迫害和壓迫。

另一方面,雖然普選率極高,但權力都集中在一個單一的權力下,即使這個權力當局是由真實的選民選舉出來的,普選率極高,也很容易壓抑居民。就像拿坡侖當時發動政變,它的理由是第二共和國的選舉權不完善,第二共和國只是少部分精英投票選舉出來的,而他是全體選民選出來的,90%的人贊同拿坡侖當皇帝,相比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的國會只是由90萬的有產者投票選出來的。但曆史吊詭的是,這樣一個居民投票型的政府,毫無疑問比英國那種政府更加專橫暴力。因為像拿坡侖這種政體可以不斷的實行投票,因為它再也沒有別的組織可以和它競爭。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投票,我們可以預期一盤散沙的權力根本不能投票支持其他人,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你舉行公民投票肯定有90%的人是能夠占領的。你如果只按照投票率來看,它肯定比英美更加民主,但這樣保證不了它的憲政,也妨礙不了任何掌握行政集權的人或政治家實行專制統治。所以,從這個角度看,是不是一下子實施普選權並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分散權力的架構。

居民的政治德行不是完全相同的,完全貧窮或者一盤散沙的選民肯定會比較容易受到別人的恐嚇或者欺騙。這樣對不負責任的政治家非常有利。我們可以用一個更加近的例子來說明:

比如1943年國民黨的選舉,我們的傳統觀念裏,總是覺得國民黨是得到比較有錢人支持的,窮人傾向于反對他,但富人支持它。但如果察看具體的情況,發現恰好相反。越是大城市和有錢人集中的地方,越有可能選出獨立候選人、民主黨派的人,越是偏僻的農村基本選票清一色是國民黨,更合理的解釋是太窮困的居民沒有選擇的余地。他們的縣長說要選舉支持蔣介石,他們根本不可能提出反對蔣介石的意見,他們也根本不知道蔣介石和其他人有什麼區別,但大城市比較有錢的居民或受教育程度比較高的居民就有選擇的余地。比如,在成都這樣的地方,有青年黨派,這些人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他們不太害怕國民黨特務集團的威脅,他們有吸引一定的選票的能力,只有在這種情況下,你才能有一個比較健康的選舉保障。

通過剛才我的那種描繪,可以推導,即使在40年代的中國,大多數窮人參加選舉,不是提高了選舉的質量,而是降低了這種質量,增大了政治的風險程度。我傾向于像英國,隨着教育程度,分階段用一百年時間來實現全民普選是比較好的。法蘭西共和國用過激的想法,采取了接近全民普選政府,立刻就發生了政變,還有拿坡侖這種政治家利用公民來實現他的個人的目的,法國付出的代價比英國大得多,這不是個好辦法。

就民國初年的政治格局來說,袁世凱提出一開始只讓少數有產者和知識分子來選舉,逐步推廣,這是有合理性的。國民黨在民初的情況下,實際上它是在野黨的情況下,它雖然增加了選舉權和很多窮人的投票,但窮人投票不會投給他們,他們只會投給當地的頭面人物。按當時的報告來講,不管競選候選人的綱領是什麼樣的,當地的選民都會像綿羊一樣支持當地的政治首領,政治宣傳是基本無效的,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增加一些極窮沒有知識的人當選民,實際上就是增加了軍事强權的力量。像英國剛開始的時候,只有有權的商人和地主才能參與選舉,商人和地主害怕軍閥向他們橫征暴斂,迫使他們交更多的稅,他們很可能像英國的國會議員一樣起來反抗國王的征稅權,這樣反而比較有可能形成限制權,至少機會會多一點。有的事情是欲速則不達的,這一點你要分析民國時候集權政治家的口號,他們沒有把自己的政治利益和國家的政治利益考慮清楚。
ikuyui 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香港加油!
从历史时间线上来说,先有的宗教改革,再有文艺复兴,然后才是启蒙运动。“因信称义”的重要点在于,在信仰层面,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我会比较看得比较乐观一些,毕竟文昭先生是注重人权的。如果人权能够得到保障,公民权或许会经历不平等时期,但最终应该会走向平等。
mk999999999 深吹的克星
这是标准的五毛观点,差别公民权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共同体扩大前的产物,核心是不同公民的法律义务是不一样的,比如元朝适用于蒙古人的法律并不适用于汉人,但是现在的差别公民权主张者无一例外都主张所有人都遵守一样的法律,这就不可能要求公民权不同,很简单现代社会构成的基石并不是税收而是共同体成员守法的意愿,一个社会政府停摆还能运作,但是公民不守法就无法运作,显然差别公民权只会激励公民权低或者公民权高的公民犯法
rts 黑名单
引述他人观点请附上原文或链接。

因为首先你并不见得完整理解了原作者表达的观点。其次你的逻辑和表达能力不见得能准确复述。

楼上那些根本不做考据就开始洋洋洒洒的答主,生动阐释了什么叫做被带节奏。
我不记得文昭表达过这个意思,请先提供视频链接。
他用古罗马例子只是反对白左纯粹基于选票目的的无耻政策,比如禁止投票站核验身份,等于变相赋予非法移民、绿卡持有者等不具备投票资格者选票; 过度赋权乃至侵犯产权的法律,神马禁止涨房租禁止赶走赖账租客之类的(还有变相生产Homeless的如此种种),你给他曲解成“差别公民权”是不是...
王鸣 90后小粉蓝
这个思维太简单了。是在建议西方开倒车

如此简化的差别公民权,会把贫富悬殊,移植到政治上,造成权力的两极分化。

人生而不平等。一出生,每个人的财富水平就不一样。富人或者有资源的人本来就拥有更多话语权。再政治上,权力等级化。。。。。怕是不就有人恢复蓄奴制了。

没看过视频,这集差评。
Ambulance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想法很好,实际上没什么用,而且会变成歧视性政策。

现实民主政体当中, 无论是搞民粹主义还是精英主义,事实上执政的永远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这一点全世界政府都如此,不管有没有差别公民权都一样。古罗马也搞差别公民权,并不能改变执政集团都是元老院出来的事实。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建议读读《独裁者手册》,什么差别公民权,就是“胜利联盟越小越好”的独裁者黄金铁律,当然一般人不敢直接说,只能偷偷地干!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赞同差别公民权,不赞同差别人权。

即使是差别公民权,也应该有上限。比如马云的纳税额虽然比我多一万倍,但是他的投票权不可以比我多一万倍,最多只能比我多10倍。

-------------------------------------------------------------------------------------------------------
需要说明的是,文昭在节目中提到的差别公民权,是从独裁体制到民主体制过程中可以采取的过渡方式之一。平等公民权才是民主体制的终极形态。
明真 正義、智慧、勇氣永不灭
实际上,世界范围内的精英(精致利己)教育出来的财富收获者很少有考虑平民的利益,各个国家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同温层,如何对财富和责任进行合理的捆绑,是其精髓,既要防止为富不仁、也要防止懒汉暴动,还要让贫富不等的仁人志士发挥自己的才能。

我想,这是大同社会,公民普遍的道德水准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KimmyGray 小熊维尼
反对差别公民权。会加剧马太效应,越富有->政治权力越大->越有利的政策->越富有。

实际上,现在美国经济已经被华尔街绑架了。平时把产业链转移到国外,利用廉价劳动力,对内造成失业,对外纵容低人权国家。国内大量平民失业,靠救济生活。

一旦遇到经济危机,就降息、放水,透支纳税人以后几十年的钱给资本家补血。而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资本家,勾结境外专制政权,不断壮大自己。他们通过媒体影响选民,使用各种避税手段迫使各国政府出台有利政策。

一人一票尚且无法阻挡大资本家,差别公民权最后很可能复辟奴隶制,整个国家被少数精英控制,而他们又受制于境外专制势力(参见NBA,小拜登受贿,YouTube审查),底层民众再无翻身之日。
文昭的局限性吧,他就是迷戀的古羅馬,周朝那套的。

其實 精英治國 最失敗例子應該的2萬年前的亞特蘭蒂斯。
害人類幾乎失去一切。

還有,差別公民權 就是會逐漸變成 差別基本人權。本質是一種東西。

真 基本人權,就是出生在地球時就有資格享有地球上的一切資源,與每個人做任何事情或不做任何事情都全然無關。
精英政府最後是玩成了獨自占有與濫用。挑起紛爭,最終得統統得到惡果。

ubi 教育 醫療是最基本的,如不能安排地表居民簡單活下去,政府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不會“養懶人”的政府,還不如無政府。
差别公民权的目的是尽量让精英阶层可以对政策有更大的影响力。以美国为例的话我认为美国的精英阶层虽然和底层一样都只有一张选票但精英阶层确实有比底层有更高的政策影响力,因为有政治献金和有说集团。
Don111plz 新注册用户 欢迎来到肺炎世界大战
所以内容引用必须带原链接,不然我一律按谣言算,没有原文谁知道你是不是断章取义或者添油加醋呢,和法轮功媒体有什么区别,楼下不FC就直接diss也可以看出节奏是有多好带了(内容讨论的除外)
qanon https://www.amazon.com/QAnon-Invitation-Great-Awakening-WWG1WGA/dp/1942790139/
至少应该有类似美国参议院之类的制度。完全彻底的一人一票会导致多数人的暴政。也就是哪个地方的人多,哪个地方的代表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独裁。这样在有限的几个地方大力吸引移民,包括非法移民,再不严查voter id,甚至投票作弊,就可以为所欲为。这基本就是美国民主党的策略。如果美国没有参议院和选举人团制度,美国现在已经完蛋了。
來同行 如果可以,情願做一世港豬
我認為差別公民權會進一步加劇貧富懸殊,階級固化;當你付出更多時,你得到更多,看似很合理, 但其實是忽略了公民個的差異性,有可能是教育水平、擁有財產、社會地位,這些不一定是基於人的懶惰造成差異,而是一些不可抗因素。

顯然易見的因素必然是家庭狀況,詳細我就不多說了。
简直无耻混蛋,本质和中共无二样,要不要再搞个居民户口和农村户口?
这事情没意思,跟19世纪英国那套选举制度差不多,最后被抛弃了,按钱买民主的社会终究会导致小部分人利益凌驾与大多数人之上,这社会稳定不了。
直接说喜欢中共就行了。
差别公民权必然带来政治权力不平等,然后加剧贫富分化,贫富分化又反过来加剧政治权力不平等,最后权力一定会集中到少数寡头手中,就像共匪的五百家红色贵族,然后再出一个维尼熊搞独裁。
对于中国现状来说,比较简化的 差别公民权 非常适合作为民主改革的【过渡】政策。

我以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思路在于 1.标准清晰 2.易于操作

————————————————————————————————————

比如现在的中国公民,就可以一刀切,划分成两大档:完整公民权/不完整公民权

完整公民权需要符合 3个条件中任意1个,符合1个以上的条件=1个

·大学毕业
·完成兵役(年份要比现行的2年兵役加长)
·收入达到个税标准

————————————————————————————————————

大学毕业代表智力水平;兵役代表服务社会的意愿;收入代表自主能力。

不会太多,也不会太少,折算下来,大概中国有10%-15%,也就是1亿4千万-2亿公民能有完整公民权。

这个人数,对于实现决策的充分民主,也很够了。
文昭主张差别公民权不是他全部的民主主张,更不是他理想的民主社会,这个他应该说过不止一次。我理解这样的主张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重蹈法国大革命、第三世界各国军政府这样的覆辙,希望通过和平演变,避免出现极度损害人权的过程,逐渐达到更好的民主社会。文昭甚至也不主张民主作为目的,民主在各个西方国家都有不同的形态,他强调达到善政是目的,民主只是目前人类社会阶段下最好的手段。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我个人其实主张的是加权民主制,就是根据个人的纳税额,犯罪纪录,受教育程度,社会活动参与程度,政治领域了解程度,政治参与程度,公共议题参与程度,是否患有影响神智的疾病,是否曾支持法西斯政权等等因素,综合评定一个民主加权值,在0到10之间波动。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文昭先生喜欢周朝,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周家人。通常来说,中华民族(自我身份认同)都有类似的返祖现象。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这是没法人为设计的东西,完全是政治较量的结果。春秋时候的国野之别,国人作为殖民征服者比野人拥有更多政治权利,到了战国时期两者就都成为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编户齐民了。
如今就有一个差别选举权的实例就是香港,源头就是香港人作为英国殖民地臣民最初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所以由港英当局设计的差别选举制反而是一种统治者宽大的恩典,只是到了不那么宽大的狒狒手下,这种易于被操纵的差别选举制就成了香港人自由的威胁。
还有美国内战后的对黑人选举权的限制,当你能维持这种限制的时候把他夸上天都行,可是当这种限制没法维持之后,你再去回忆他的千般好又有什么用,不再可行的东西无所谓好坏。
薩格爾王 薩格爾王
文昭先生最中意的朝代是周朝,他多次在节目里讚揚周朝的制度。按照我有限的歷史積澱,周朝確實是類似的差別公民權。但這並不是絕對的,而且现代化的差別公民權更應該是在法律的框架內,即貢獻再大,也應該和底層人一樣遵守同樣的法律規則。
美帝直到20世纪30年代才开的普选,最初只有有产业的人才有选举权。要是你们认为中国人的素质有美帝上世纪30年代那么高,那么自然应该普选。然而可惜的是,并没有,中国人素质还不如美利坚刚建国时的国民素质,这种素质开普选,无非是再选出来个马杜罗罢了。
如果你能保证你搞的贵族共和能得到美国支持,不会被佩洛西一巴掌扇飞,也不会引起100万人游街示威要求真普选,那你就可以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东西没有人和稳定性

其实在我看来完全是脱裤子放屁,还不如指望天上掉下个皮诺切克开直升机东海空投小粉红和反贼
求雨鬼 任何对中国和中共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是致命的。
中国人骨子里追求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帮助中国人实现了。
你这不就是共产党那一套吗?结果必然是分离主义盛行,你们精英自己玩吧
羡慕周朝,红色贵族不就是现成的例子了?建议包子称帝,按含赵量封公侯伯子男,名正而言顺。
孙金香 90后电影
这什么鬼,不还是党员体制那一套。谁贡献多谁贡献少不还是天龙人说了算?最终结果肯定是当官的贡献多,屁民贡献少。
差别公民权不就是特权另类的说法吗,照这么说穷人贫民不能有公民权还是怎么样?罗马帝国是个奴隶制国家,为什么非要把当时的落后制度搬到现在?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認為差別公民權會衍生出委婉的精英專政,會剝奪基層人民參與利益博弈的民主權利。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文明四就把这个功能做出来了,当一个国家采取民主政体的时候,其他非民主政体国家内部都加不满。
人们渴望权利,不是因为天赋人权,而是因为有人已经先走一步了。
文昭重來水準就是不高,發表這種認知水準低的言論很正常
矮嘴茅台 梁家河水浅王八多,无视八项规定喝茅台
根据国力和资源,按纳税和流血赋权,并禁止歧视行为,保障必要的公平
如果我们的体制对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还远不及美国,又有什么资格怪其个人自由太多?如果我们连瑞典水平的个人自由也远未达到,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其社会保障过分? 
wget 程序猿, 左派, 反右反极左
所以说还不是分配者说了算, 和共产主义没什么区别, 都是说的好听最后全看人
twc 一條咸魚
不就是刑不上大夫的變種,這個醬缸民族就只會玩這套。
从另外视角谈一下“差别”,我们不妨观察天地自然万物,皆秩序景然,这秩序即差别,万物有差别而遵秩序,才能各安其位,和谐运行。中国古人老子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意思是人如能参透宇宙万物运行之机制,悟此道理,遵循道法自然之理,随缘应物,柔刚相济,似水处变,以尽天命,此即为人道了。
然而,凡是人皆有欲望,常以个人私欲为耳目,从而视差别为不平等,视秩序为囚笼,从而会心生不满,为一己私利而争斗,必然导致离道失德,祸乱人间,这也是一切天灾人祸之根源。
所谓人心险恶,世道艰难,根源在人心,世间种种不平和灾祸都源于人的贪私之念。
老子为什么留下五千言匆匆而去?因为明道者少之又少,多数世人在现实的种种利益诱惑面前,种种邪说(共产主义?)盅惑下,难免人心浮动,甚至有恶毒之人为一己私利而加害贤者。
观当今世界灾祸迭起,武汉肺炎瘟疫更是波及全球,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人人自危。如果人能够放下偏私之念,用真正自己的良知善念仔细观察当下正在发生的一切,能够有所警醒,再观古今圣言,真的是真实不虚,可以为训矣。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嗯,我知道,他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就和中共在联合国玩的投票一样,出钱收买小国来达到票数,这样一样不公平。

不过,文昭是中国人,人家自称“旅加”,虽然知识不错,但终归是中国人,我还是瞧不上的,哈哈哈哈。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样搞的话西方百年五十年前踩过的民权运动等各种坑,我们还要再踩一遍,民主的维稳作用全然无法发挥,反而激化矛盾,破坏稳定。

建议提出这种体制的人,真正实行的时候把自己放到最低那档去体验一下。
hkgusa 小熊維尼
那不如差別參政權
例如前朝老人禁止投票以免造成大量買票
先經考試才有投票權
习冠壮病毒 叫我帕丁顿熊
这是人家希腊两千多年前的思考,说个更可怕的事实,文昭已经属于我们汉文化仅次于最高级别的文化人了。
北美carl Pretend
让中国人设计民主和国家真的是不靠谱的 一百年 不 两百年都没成功做过的事 听听就行了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十九世纪的民主就是财产资格制民主,大众民主因一战全民动员体制而逐步普及。
中国要想民主首先要有共同体,而福利是共同体边际的最好特征,社会民主主义的全民民主才能实现最大的全民动员,行使战争权力,在内战中抵抗匪帮。

现在中国不就是差别公民权吗,红二代们的老爹居功至伟打江山,二代们自然座江山,所谓想要江山拿两千五人头来换,非常有差别。包子选举与公民权,没有没有没有,通过,小粉红们一致认为非常民主,全票通过!西方那个领导人的得票率比这高的,的确民主,我们是民,包子是主嘛😂。
十分尊重文昭老师本人。但经过检验的西方民主是由无数人的智慧与历史积分做出的目前最优选择,个人智慧无论如何都是有限的。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252

https://i.imgur.com/ptIkMqE.jpg
為什麼今天公民權只給退伍軍人?

因為他們是經過精心挑選的,他們更聰明?

荒謬!軍人並不比平民更聰明,在很多方面,平民聰明得多

軍人都是有紀律的人?

說法倒是很吸引人,但紀律是部隊強加給我們的,退役後還能不能自我約束,誰也說不定。

我猜,因為投票者他們知道,社會需要由他們作出重大決定,責任重大……所以他們會認真研究。

不要猜,這裡是完完全全的科學。其他社會體系的統治階層也是一小群非常清楚自己擁有重大權力的人。


權力的分配法則多種多樣:出生地、家庭出身、種族、性別、財產、教育、年齡、宗教,等等等等。所有這些體系都能起作用,但是效果都不好。不管哪個體系都存在許多反對者,認為它們是暴政。這些體系最終都崩潰了,或是被推翻了。


在人類歷史上,從絕對君主制到完全的無政府主義,人類已經嘗試了上千種方法,至於各種各樣的提議那就更多了。有些極端奇怪,比如螞蟻似的共生社會。


什麼我們的社會體系比我們先輩所採用的任何系統更好?


權利的對應物是什麼?

責任!權利和責任必須是對稱的,失去平衡必然產生動盪,直至重新獲得平衡。

公民權是人類權利中至高無上的,公民權就是強權,赤裸裸的強權。不管施行者是十個人還是十億個人,政治權力就是強權。

所以我們必須保證,行使這個權利的人,敢於付出最大代價以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我們要求任何一個行使公民權的人押上他的生命—必要時犧牲生命—來拯救社會的生命。由此,一個人所能承擔的最大責任和他所行使的最高權利相互對應,完美的對稱。

長官,為什麼不把這種制度推廣呢?要求每個人都參軍,然後讓每個人都有投票權?

年輕人,你能恢復我的視力嗎?
不能,長官!

你會發現,恢復我的視力,比向某些人灌輸道德和美德—社會責任—容易多了。

社會責任必須主動開發才能獲得,硬灌下去的話是會吐出來。所以我們才讓參軍這麼困難,退伍又這麼容易。

任何一個投票者或是政府官員,他們並沒有特別的智慧、才能,或是經過特別的訓練。但都已經通過志願參加的艱苦服役表明,他能夠將集體的利益擺在個人之前。
suewr 事實上不論粉紅還是反賊, G點都一樣一按就高潮
先推翻中共再說, 不說差別公民權, 就有一群人說「多數人教育程度那麼差, 給他們選票會亂的」
這個說法起碼可以吸納一批有以上想法的人, 想一想西方以外的民主體制
你所说的懒汉指的是什么?残疾人或者失去劳动能力的呢?或者是有心理疾病无法负担重度劳动的人呢?这些都归于懒汉吗?还是只有没有病症又不工作的人才算是懒汉?他们不工作的错误的,那你能给所有人提供工作吗?如果可以的话还会有失业率这种东西出现?

他们找不到工作的责任是政府没有提供足够就业,而政府又哪来的资格因此剥夺他们的公民权?

目前的政治是尽量维持一个好的社会,而不是惩罚该惩罚的,奖励该奖励的,废除死刑、富人加税、遗产课税都是这个思路产生的政策。

还有参军可以加权的,罗马禁卫军正因此多次废黜皇帝,朝纲大乱。

文昭先生提出的这种方法,适合农业社会,因为这种政策会催生家族的兴旺,男丁的兴旺,因为参军也好,做其他贡献也好,男人的机会多于女性,这就使社会往落后的方向去走了。

而且福利均等这种事,不管一个人懒不懒,他无法维持生活了,你因他懒而不给他福利,那不是让他去死吗?世上有这种治国方法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7
  • 浏览: 21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