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镇压群众运动的策略看香港民众如何反制中共抹黑反送中抗争为港独和外国势力干涉

本文改自问题:其实香港主流急于denounce港独并不是明智之举下面的回答,望引起香港朋友重视

【反送中】

反送中的5大诉求体现了两大核心:一是对香港独立法治保护下的香港人人权的捍卫,二是对港共侵蚀一国两制破坏普选承诺的抗议。

反送中运动是一个无大台/去中心化的运动,民众通过网络自发组织没有领导人,这又让中共当局无比头疼,因为无法通过清除/控制运动领导人而控制运动。这让中共镇压64的经验完全失效。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主流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通过百万人、两百万人的游行、社会主流的罢工运动来表达抗议,要求港共政府道歉并撤回逃犯条例。反送中运动的另一个分支是以激进青年为主的【勇武抗争】派,其代表性观点为“我们已经是失败者了,所以我们要搞乱社会,政府既然都不守法,公民也不必守法”。(参考,如对winkcat先生言论反馈一帖中香港妹的回应所道:勇武抗争是一种破罐破摔的心态,是“既然政府不守法那么我们公民也不守法”的一种表态,这跟港独的主张没有直接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派人群中并没有明确的提出【香港独立】的主张,也就是【勇武派】和【和理非】都没有主张港独,而香港人支持港独的比例小于1%(如@ttwhker 先生所言)。 反送中的两个主流派别都没有主张港独,相反只是港独人士参与了反送中而已。

参考6月14号的medium文章:走出和理非與勇武的二元對立 — 淺論直接抗爭(Direct Action)

【中共镇压策略】

--香港的特殊性--

香港跟其他中国内地城市不同,香港有《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这样的法律文件作为基础,对于中共来说这是一个烫手山芋,它不能像对待中国内地城市那样直接出兵镇压香港人,同时也因为香港的言论自由尚存,中共无法操控舆论封锁消息的方式进行悄无声息的镇压。

基于香港的特殊性,中共要镇压香港人必须需要拥有足够的合法理由,即《基本法》规定的动用驻港部队的条件。目前反送中运动明显不满足这样的条件,那怎么办呢?中共会主动创造这些条件,为出兵制造口实。

--中共镇压准备--

中共会从内部渗透和外部抹黑两个方向创造军事镇压条件。

1. 外部抹黑:从国内的媒体宣传导向和最近一周墙外五毛的活动来看,中共的宣传战策略已经基本定型:那就是开动宣传机器对香港人的合法抗争进行抹黑,一是抹黑成港独,二是抹黑成外国势力干涉香港事务。

反送中=勇武抗争=港独


如@ttwhker先生所言,港独在香港人中比例根本不到1%,但是被国内和大外宣却生产出了反送中就是港独和外国势力所操控的印象。

2. 内部引导:中共镇暴的策略从来都包括渗透--分化--极端化的步骤,无论是对地下教会、对自由派、对法轮功、对64运动的打压都必须采用了这些步骤。从6月初的百万人大游行到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中共特工渗透进入反送中运动内部并获得一定领导权。激进派里的潜伏人员会利用反送中的政治正确去绑架整个运动,制造更多的无必要的暴力和混乱,这样才能为军事干预制造直接口实。共产党的名言:“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内部渗透和外部抹黑这两方面的行动,是由中共高层统一指挥的,一个方面的活动能反应另一方面的方向。大家想一想,为什么五毛和媒体未卜先知就把港独跟反送中捆绑了?大家再回头看看冲击立法院时警队的空城计和事前录制公告视频,这是不是都体现了故意激化引导运动向暴力化方向的策略?

--军事镇压的后果--

军事镇压会是一次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行动,具体来说就是将现阶段查明的积极分子(情报部门现在绝对已经搜集了很长的名单了)以港独的罪名清除,具体处理方式包括:1 制造冲突,在冲突中对人员实行肉体消灭;2 事后抓捕,对人员秘密处决或者长期隔离监禁、消失。总之,一旦进入军事镇压的阶段,打击一定是扩大化的,参考同为列宁党的KMT在228清乡中干的事情,军队会将清除任何具备组织领导群众潜在能力的人员为目标。毛泽东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军事理论如此说。

所以,这样的支持民主普选的香港人一旦被肉体消灭,剩下的逃亡海外,那么香港将永远无法再进行民主运动,进而香港这块地方将彻底费拉化,变得跟内地城市一样。

香港的勇武派中认为流血和死人之后能让国际社会对中共进行孤立、制裁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这些制裁和孤立都不会持久,中共会像64之后那样作出一系列“开明改革”的姿态,重新消除国际社会的制裁,为自己续命。这个过程可能会4、5年,因为四五年时间的孤立是撑得住的。当然这些开明改革都是姿态,因为军队只要还是党卫军,那么随时会毛左化,可是国人和外国人会很快忘掉香港流血,这个时代什么事件的热度超过了1个月?

【给反送中的建议】

持久抗争才能拖垮港共势力,逼迫政府妥协退让,速战速决是具有优势力量一方的中共所渴望的,现阶段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将港独与反送中捆绑的都是居心叵测! 如何保持持久抗争呢?64之后人都跑到海外了就没有机会真正的持久抗争了,要持久抗争,首先要保证你们人在香港,你们在各自的职位上,无论你是公务员、银行职员、还是教师、警察,只有你们守住自己的岗位才能持久抗争。如果你们被消灭了,赶到海外了,就没有人真正的抗争了,流亡到海外之后就跟土地脱节了,参考海外民运三十年的碌碌无为。

作为社会主流的【和理非派】切割【勇武激进派】才是智慧的策略。这样做了,中共情报部门的领导肯定气得暴跳如雷。因为前面的渗透工作重心就错了,前面的安排直接打水漂了。

引用7月1日苹果日报采访“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中对两种抗争方式的评价。

陳認為在此次反送中運動中,香港市民最重要的是堅持及不放棄,而他亦同意「勇武抗爭」與「和理非抗爭」在日後必須兩者並存,發揮不同作用。他指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可以令更多市民接受和參與其中,而勇武抗爭則可以為政府帶來巨大壓力,兩種抗爭模式各有用處,並非一個高於另一個。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90701/59777127



我完全赞同这位陈先生的观点,“「勇武抗爭」與「和理非抗爭」在日後必須兩者並存,發揮不同作用”。作为主流的和理非需要跟勇武派作一定切割,尤其是要denounce港独,这样才能避免给中共军管口实,保证两种抗争方式的持续。

而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无大台的群众运动,因为抗争方式的观点不同,分开各搞各的才符合无大台逻辑嘛。分开并不代表要否定对方,大家各搞各的就行了。香港独立根本就不是反送中的诉求。

【外宣信息战的核心】就是将反送中塑造为港独和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人一定要注意切割,作为主流的和理非一定要保持自己的话语权和发言通道畅通无阻,让外界随时能看到自己的存在,避免被大外宣机器用新闻洪流的方式淹没自己的声音,被捆绑到暴力和港独上,给中共制造军事干预的口实。
20
分享 2019-08-04

71 个评论

admin 公共账号
@ttwhker @teddycmh
@winkcat
@习犬犬
@Kevinchu
此外,香港勇武派请直接将矛头对准中共,尽量侮辱党旗,这会引起国内国际众多讨厌共产党的人的共鸣,制造轰动的舆论效应,目测西方媒体会高潮一把的。针对党旗而非五星旗能更加精准的表达出反送中的主流诉求,消除中共信息战司令部的将反送中捆绑到港独和外国势力干涉的努力,同时也能引起国内民众的更多共鸣,也能帮助中共内部的反对派提供火力支援。

中共内部反对势力不敢支持港独这种分裂主义,但是一旦你们明确表达反对中国共产党之后,中国内部的反对势力就能用这个来批评习近平的香港政策导致共产党威信受损。
基本同意两个主要看法
1.反送中到争普选已经升级了要求,对方一次也没表态,又再升级变成港独毫无意义,也不现实。
2.和理非勇武各干各的,最好不要捆绑在一起,卑鄙手段要学起来,一边大肆宣扬和平诉求,一边关键时刻巧合出现互相支援,像这两天「附近居民下来讲‘道理’」围住警察,保护前线,然后前线火速散去。就很聪明,非常好的策略!

我比较不同意的是两点
1.港独的确怎么发梦,短期内都没可能,但港独的零星声音不可散去,台面上主流可以切割,私下里港独继续培养。中共又不是万年不倒,星星之火要保住,传播下去。

香港的勇武派中认为流血和死人之后能让国际社会对中共进行孤立、制裁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这些制裁和孤立都不会持久,中共会像64之后那样作出一系列“开明改革”的姿态,重新消除国际社会的制裁,为自己续命。这个过程可能会4、5年,因为四五年时间的孤立是撑得住的。当然这些开明改革都是姿态,因为军队只要还是党卫军,那么随时会毛左化,可是国人和外国人会很快忘掉香港流血,这个时代什么事件的热度超过了1个月?



2.不敢苟同,目前国际形势,经济局面,以及参考对俄一轮又一轮的制裁。
我觉得国际社会已经对中俄高度警惕了,非常依赖中国市场的澳洲都开始自省,何况老牌强国们。
人家表面上不说啥,但访法人家邀来整个欧盟防分裂,抓人人家表面不怎么样,私下里可是真恨死了,积极出访盟国讨论对策。
西方社会估计都等着有什么事情好展开对中的经济制裁。香港满街的催泪弹,之所以人家不说什么,正是因为中共目前很克制,一副叫林郑自己解决的态度。但不说什么不代表不关注,说不定天天早上update进展。

一旦开始制裁,西方国家不会再被骗第二次,除非政治改革才有换来制裁取消的可能。
好不容易脱了勾,还要再绑一起,养虎为患,我觉得很难。而且要西方社会共识,基本无法做到。
有鉴于此,除非被逼急了,中共不会真希望靠出兵解决。六四的决定也争了很久不是吗?如今代价可是当初的好几十倍。中共要玉石俱焚的焦土心态才可能真的灭了香港。

出兵即意味着没钱啊,如今共党各个都是隐性欧美人,大富大贵,要是葬送了经济,先不说富没了,万一穷下去激怒韭菜被颠覆了,那损失对中共来说划不来。

中共表面上一直煽风民族主义,那是因为墙内韭菜好骗,说啥信啥。转移人家政治诉求,模糊焦点。天天在自己控制的媒体上发评论,说什么香港这次抗争的背后真正问题是民生问题,住房问题,连纽时都信了。

什么阴谋论说中共故意挑事情,我觉得不可信,这极度丑化分裂了前线。如果明面上指责中共挑事情,私下里继续帮前线似乎也说得通。但这对前线更加不公平了,还是尽量维持在大力宣传和理非维持和理非大主流的表象就好。

最后也不是说前线可以完全毫无顾忌去冲,保护自己不被捕不受伤最紧要,另外太疯狂的事情,比如那天看到冲什么驻港部队,或真的冲进中联办去搞破坏,还是三思一下再行动。有鉴于最近大家民愤焦点都在警察局,我觉得我的这点担心应该是多余了。
我的结论是。
中共最后多半会让步,当然不会去到普选。
撤回条例应该周一罢工后就可以开记者会宣布。
其他的再看情况讨价还价。
不知道哪里看到,我同意最多最多最多就是林郑下台。

就看港人接不接受,要让事情怎么走下去了。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反送中和港独在台面上一定要切割开,避免落下口实。反送中人群不支持不认同港独,并不代表就要帮着去消灭港独,港独是部分人士的言论自由,不赞同这种言论并不代表不让他们说话。

最核心的是不要让反送中运动被绑架到港独上面去,且不说香港的地理位置让港独本身没有可行性,港独本身是帮助中共大大简化麻烦,中共巴不得香港人全部变港独,他们好顺理成章的出兵,中共内部没有任何人需要对导致香港现状的愚蠢政策负责。而香港人守住自己反送中、坚持一国两制、坚持要普选的合理诉求,则会将压力传递到中共内部,逼着中共推出替罪羊对香港政策失败负责,为中共内部政治斗争提供弹药。

反送中一旦被港独绑架,只会帮助中共度过难关,给中共一个向外转移内部矛盾,简单粗暴解决香港问题的绝佳理由。
现在事态已经很严重了 民众的愤怒在昨晚警方一连串不合理的行为后再一次上升 在连登讨论区也有人讨论,应该将矛头指向共产党,尽量拉拢国内反对派人士,但时间仓促今天应该做不了,同时我是同意港独现时并非主流意见,不应该放上枱面,就我觉得这个某程度也是一张牌,放在暗面裏慢慢发展就好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习犬犬
我觉得今天罢工和游行期间,表演一次烧党旗,哪怕是花一个小时打印一个纸党旗,在各路记者的镜头面前烧掉,都会造成巨大的新闻效应,后面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很想知道你觉得中共想要出兵的理由?有什么内部消息吗?还是仅仅一句华府说密切留意解放军在广东集结?
另外,为什么你觉得烧党旗不会激怒中共,党旗实质跟国旗没差。墙内韭菜接受度高一点点。但中共眼里都是一个样的挑衅。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我是根据中共历史镇压群众运动的模式,结合最近一个多月多中共控制的国内外媒体、香港反送中抗争内部出现的各种现象演变,再根据近期驻港部队释放出来的宣传片判断的。
完全同意,现在明面上绝对不应该喊港独口号或使用英国国旗落人口实,坚持真普选诉求已经足够,只针对中共,反对其背后操纵香港政治、破坏司法独立、试图一党独裁才是明智的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党旗跟国旗实质上差异很大,烧国旗普通民众认为是反华会认为你是在侮辱他个人,国旗跟中国人身份认同挂钩。

烧党旗,普通民众看到了不会觉得你在针对他个人羞辱,中国13亿人只有8000万中共党员,而且中共党员大多数并不对党旗有什么情感,对镰刀斧头这个符号并没有信仰,绝大部分党员入党是为了前途、工作,几乎没有人是因为共产主义信仰。真正凝聚中国人的是民族主义,是中国崛起,而不是共产主义获得胜利。

至于激怒中共,只要你站着就会激怒中共,只有你跪下了中共才不会被激怒。所以不管你因为任何原因、以任何形式的抗争,都是在挑战中共权威,都是在激怒中共。没有差别的。
党旗和国旗的差异很大,不管是在法律意义上还是在民众(尤其是西方国家)认识上,既然无论何种反抗方式都是挑衅中共统治,当然是选更容易获得中共以外人群支持的做法
可是香港哇,不是中国大陆内地,情况跟以前任何的一次镇压都不同。
反送中到现在天天抗争都是live直播从下午到隔天早上。每次我都觉得妈呀,记者比黑衫还多。
真的出兵,以真的理性后果来思考,中共真的不在乎被影到出兵,强行焦土,一了百了?
@vpxuz 一并回复,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印象里国外政治党没有所谓党旗,有的只是一个品牌化的党徽。党旗跟国旗除了韭菜心里好过一点,对共党的挑衅程度是一样的。如果真理性思考,作为大陆的反贼,我觉得鼓励叫港人烧党旗有夹带私心的嫌疑,什么只针对港府,不挑战一国的缘由站不住脚,因为烧中共的党旗也严重挑战了中国的一国。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正如文中所说,香港不是内地城市,出兵需要充足的理由,而港独成为主流民意就是一个充足的理由,所以中共的操盘手一定会用特工将反送中抗争往港独、往暴力乱港的方向带。相反,只要抗争的主流群体跟港独明确切割,并且保持良好的对外沟通管道避免被人栽赃,中共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出兵。

出兵在战术上也可以有很多安排,减轻舆论压力。把我自己摆在镇暴前线指挥官的位置,我当然不会像8964那样开坦克进香港,但是现代防爆和反恐武器与技术已经非常发达,我可能会考虑在战术上安排军队换装香港镇暴警察制服,调集轮式装甲车辆(非履带式)这些大陆武警都装备了,甚至组织军队便装持冷兵器进行街头特种作战,武警不带枪镇压骚乱在内地和少数民族地区有过先例的,类似元朗白衣人的那种。这些战术加上宣传战的配合能够有效降低其违反基本法的压力。
安排过程可以伪装,后果呢?
内地死伤都可以不透风,香港怎么做到?
如今科技已完全不同,人人都有智慧手机,记者满城戒备,随时出动。
一旦流出,元朗打人都已经如此不得民心,何况真的有伤亡,无可避免香港民怨彻底炸锅,只有焦土一个选项。

中共不会傻到不考虑后果吧?
不理解你担心的是什么因素,这里并没有“鼓励”香港同胞烧党旗(至少我个人没有),只是在讨论之前港人把中国国旗扔进水里的事件时大家好心建议不要侮辱国旗,针对国旗不如针对党旗,既没有法律上的风险,也没有挑战一国,而且完全和“反送中”(司法独立不受中共控制)“真普选”(选举人不受中共操纵)的诉求一致

而且我看到楼上不少网友评论都指出不应宣传“港独”,你怎么会觉得有人要“挑战一国”呢?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国内跟国外不同,中共的党旗对他们很重要。我是想给香港的勇武派建议,与其侮辱国旗,不如侮辱党旗,侮辱国旗他们会说你们挑战一国,侮辱党旗他们能说什么?我要是中宣部的我就直接把画面掐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烧党旗的效果就跟泼墨习近平画像的效果一样。
至于烧旗本身产生的影响,我个人认为远远不如非暴力不合作大,几十万人罢工产生的政治和经济影响会是惊人的。
okay,如果是一定要烧中国国旗,那还是烧中共党旗吧,那我们还是有共识。:)
另外我还要指出的是,跟中国的韭菜不同。香港人里双重国籍很多,HK至少有三十万Canadian citizens持特区跟加双重护照。更别说还有好多英国人,美国人啦。中共出兵,经济制裁是肯定的,也有些许可能招来军事冲突啊。真以为美国人会不管自己的公民吗。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时代革命
互联网和手机网络在军事上很容易切段的,一个大地震都能让手机网络瘫痪,更不要说军队有计划的突然行动瘫痪几个核心网络节点切段整个网络,当然一旦发生军事行动,政治后果就非常严重了,我看来是改变世界历史走向的级别,我也觉得中共如果理性的话不应该让事态发展到出兵的地步,但是就像64那样,大家都不相信PLA会屠杀民众但还是发生了,谁也不知道中共高层脑子里是怎么计算得失的。在香港人的计算中不要将出兵的可能性设为零,才能保证不给中共出兵足够理由。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出兵这件事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大规模军事行动之前也不可能没有任何迹象,所以香港人要密切关注各个方面的态势,保持警惕。
嗯,这是我喜欢同意的答复。虽然可能性很低,还是要密切留意局势。我撤了。肚子太饿= =
目前中共出兵可能性其实不大。六四的时候,PLA之所以屠杀民众,是因为当时中共内部政治斗争非常激烈,随时有政变的可能,出兵其实是台上的人为了搞垮反对派而出的,屠杀只是后面附带的结果而已。
如今倒习斗争也非常激烈。。。。
我觉得对广大党国不分的普通民众来说烧党旗就等于烧国旗
我的逻辑是,如果想让运动继续下去,就不能让解放军上街。为了不让解放军上街,就不能把港独摆到台面上来。
我可以理解那些希望通过让64重现来引起国际干预的年轻人的想法。但我觉得事情并不会那样发展。
因为即使解放军上街之后也有不同的做法,并不是一定就会发生大规模流血。他可以让解放军在街头戒严,警方迅速按照名单实施大抓捕,然后解放军迅速退场,再向国际宣布这些人都是港独分子,甚至可以向国际社会表演一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传统。如果激进示威者冲击解放军,中共就会以恐怖分子定义这些示威者,又或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向国际社会表演一下解放军的克制隐忍从而占领道德高地,甚至可以背后开黑枪让一两个解放军死在这样的冲突中,凸显“港独分子”的残暴本质,那些当兵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可利用的棋子,他们可以让士兵手拉手去趟地雷阵,这种事情绝对做得出来。无论哪种情况都无法引起国际社会过多的干预。
我个人是希望激进派可以放弃港独的诉求,至少在本次的运动中。最好是打出拥护一国两制的口号,把反对的对象明确到港府。我在别的帖子里说过,我对港独是无感的,港人独不独,那是港人的决定,我不是大中华胶,我纯粹只是认为这个时候把港独摆到桌面上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如果未来香港真的要走向独立,那一定是会在一个更合适的时机,更多人认可的时机。
我个人是真心希望两边可以达成共识,不要割席。
另外,我注意到一个事情,把国旗扔海里这件事,从Facebook的帖子来看,是升起了香港独立的旗子,但是似乎国内媒体似乎都是强烈谴责侮辱国旗,但是并未提到香港独立的旗子这件事。这有点不符合官媒一贯的做法,我不知道这后面有什么深意,我只是感觉中共在是否让解放军进城这件事上也是举棋不定,我个人理解从中共的立场来说,最好是中央明面上啥也不做,全都是港府自己搞定最好,所以罢工是最好的办法。
共匪要鎮壓示威遊行壓根不需要什麼理由。國內那麼多民間抗爭,好多甚至向官府下跪,照樣暴力鎮壓。故意避免「辱華」、「分裂」其實起不了什麼效果。
此次香港抗爭,最重要的是爭取美國、歐盟施壓,不讓步就制裁,屠城就往死裡制裁。如此抗爭無論成功還是失敗,都會給共匪剝一層皮。
至於旗幟,自己想出一個方案:晴天時,剪下五腥旗的左上角,將其指向青天白日,取一角度拍攝之。
土共想出动解放军的时候,你喝自来水都可以说你搞港独。
好吧,尊重你的观点,但是我没什么要补充的。
winkcat Thinker
我觉得连登普遍有一个情况就是认为我不了解香港情况或者心情,相反是因为太了解,所以才敢说,充其量是有人认同有人不认同,事情毕竟是有最优解的,所以信息量决定一切的态度。
当然这是个人选择,我什么都不说,历史规律也摆在面前,但我比较在意的是香港本地意识不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香港的民主乃至独立,不可能脱离于中共的覆灭和新政权的贡献。
我看到有人说是我想把香港当民主中国的祭品,这本身就能体现其所争取的内容不是现实的,也即是认为香港的民主存留与否,跟中国大陆无关,也不清楚香港如何在未来获取一个话语权去决定自身前途。
即是说打骨子里,也许他们没有把香港跟大陆当做一个必须共存的整体,忽略了这一事实,无论是社会、文化、民生或政治上的,哪怕想独立都好,都不存在一个法理完整的国家会接受任何非法的独立。
敌我身份关系明确,这是普遍存在的一种对立意识,我不太意外也不觉得受侮辱,但问题就是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中共不消失,香港没有民主,是香港许多人根本没有深刻意识的一点,反而从我的观点出发,认为要短期通过低暴力抗争,这是对现状不够决绝的一种投降意识,我追求的是要从肉体和意识形态上消灭中共。
一个具备组织力的团体,才能将所有力量调集起来,而目前来说中共还非常强悍,不适合正面冲突,也没法组织武装部队去正面消灭中共的武装力量,那么如何解决香港现有的困境呢?
香港现有困境始终只有一点,那就是中共的存在,而如何消除中共的存在呢?消灭敌人是最好的办法。
可能又会有人说只是一个离地或不了解香港的看法,但我敢说我了解香港,不是因为我天天隔着屏幕看香港新闻那么简单,当然私隐问题我就不多说了。
winkcat Thinker
相反我觉得普遍的揽炒精神,其实是真正想把香港当成活祭品来燃起整个中共灭亡的导火索,这不算不算是牺牲自我,成全大家呢?
如果不能在中共瓦解上做到既保存自己,也保证香港在其中占据一个有话语权的城市的位置,很大几率是香港自己自爆后,中共自己被客观规律瓦解,而后新建立的大陆政权,无论民主与否,先靠军事压迫逼你就范,到时候怎么处理自己的定位呢?
到目前为止,其实我都没有系统性的针对或者回答过太仔细的问题,纯粹是想到哪或者有一些本来要说的话说出来,算不上系统性的回答,所以我觉得无可避免会造成一些误判,但我不想把问题本身变成一场辩答比赛,有的人会做,是无所谓你说或不说的
winkcat Thinker
说一下我核心观点,我认为就是要靠绝对暴力和武力,辅佐大量的利益互换与理性沟通来达成萝卜大棒的玩法,但这个前提必须建设在双方可以有拉锯空间的历史背景下。
现在这个时间还没来,浪费力量是白消耗人力物力,而我真正担忧的是,到了那个时候,人们还会不会该做残忍的事呢?我思考这些问题总是纯功利角度的去思考,所以我恐惧的是有人给自己的行为设置底线,而不是这个底线该在什么时候消失。
怎么去定义暴力该被使用的程度呢?我认为是不需要去定义的,而是暴力使用的原因和对象,杀人、如何杀,这些没有所谓,我们要迎接的是一个内战可能到来的大清洗社会,这也是为什么我反对品葱有的用户认为要通过和解来达成谅解,并非我崇尚暴力,而是社会与经济角度这种清洗是迫切的,可以参考苏联,故而只依赖假设立场是很难做到理性判断一个人的,靠书本的学说也不能,这也是很多人栽坑里的原因。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要么你给我跪着,从来没有平等的观念
現在是要求5大訴求,不是光反送中阿,(黑心狗官黑警黑社會)三黑治港令到香港人心寒阿。
但5大訴求中,光是雙真普選在共產黨底下就等同港獨阿,光解決反送中只是回到先前那水深火熱中,沒有實際意義阿。
溫水煮蛙煮了這麽多年,香港法治已經快被共黨快蠶食乾淨了,自由也一直被共產黨不斷花式切割,再拖下香港人就沒救了阿。
反正過往在香港只要有反對港共政府的聲音,在中共的宣傳下一概都被打成港獨了,現在也不差那麽一點話柄了。
轉了
港不港獨其實不影響共產黨在香港出解放軍的決心,主要是香港對中共經濟的重要性令牠到現在還沒有出兵鎮壓,現在就看看共匪有沒有爁炒的決心了,在香港出解放軍帶來的一連串後果可不是共產黨可以承受的,所以現在才一直拖,等港共政府自己解決。
我认为刚好反过来了。中共在香港的利益是来自他们的政权,如果他们对政权失去了掌控,在香港有多少利益都用不上。如果港独这个诉求被摆上台面,不管这个诉求是真的还是一种谈判策略,从舆论上就是在挑战他的政权,这就已经触及了底线了,如果他们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想法大概就是,“我要是不出兵,明天台湾也宣告台独,接下来如果疆独藏独怎么弄?”
而且习近平他借着反腐搞了这么多政敌还能在台上不过是因为他手里还拿着军队,军队那帮人最恨的就是这个独那个独,如果港独还不出兵,也会影响军队的忠诚度。
中共肯定要考虑利益,但更要考虑政权的稳定,我认为让中共不得不在这两者之间做选择是不智的,对整个运动的诉求没有帮助。
非常认同这个观点,香港的民主是不能和中共的覆灭脱钩的,这个是中共这个政权的性质决定的。
之前我在另一个po也提醒了,现在真的不是硬碰硬的时候,没到那个时候。
我今晚又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连登,我感觉连登的朋友少有认识到这一点。普遍认为是这次如果输了(五大诉求不能达成?)就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承认是不太了解香港,但是我对这个认知的正确性持保守态度。
台灣一直都獨立於中共政權之外阿,在香港出兵絕對可以令中共經濟一朝回到解放潮,共匪的海外資產會被凍結,外資撤離,清空中國外匯和帶來龐大的失業潮,港幣和人民幣一起慢慢變成廢紙。
我覺得現在唯一能麻醉中國人不反共的就是經濟發展和武力威嚇,如果錢都不值了,閉關鎖國,你覺得韭菜會不會反,這政權會不會被動搖?
所以出兵就是看看共匪有沒有玉石俱焚的覺悟阿,我是覺得中國經濟一日不爆煲,其實都不會動搖到牠的政權穩定,因為中國韭菜覺得經濟好就夠了,很容易養活。
你的结论是建立在出兵一定会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基础上的。
但是我认为出兵不一定会造成64重演,但是有很大几率会让五个诉求全部落空。
解放军只要实施路面管控,不使用致命武器,黑警拿着名单实施搜捕,迅速抓完迅速退场,我估计可能几个小时就结束了,激进派预期的那种解放军在世界面前用机枪横扫香港年轻人的场面恐怕不会出现事情就结束了。然后林郑出来开记者会向西方各国喊话,向外商喊话,表示香港已经恢复正常秩序,再配合一系列的政治秀稳定外资。我觉得这不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西方各国会谴责吗?会的,但是解放军这种程度的动作,加上又有平乱“港独”的理由,他们又能谴责到什么程度呢?
其实中国的财政已经出现问题了,失业潮也是正在发生的事情,确实如你所说,失业这个东西会动摇政权,但正因为这是一个进行时的事情,我更认为香港把自己搭上太不划算了。
请问你是怎么@人的
对不住,我可能要贴个标签。
我觉得你的立场出发点造就你的观点。
但你的立场跟出发点都带着某些精英建制的味道,有点uncle tom的心态。
即不是我们不反动,是时候未到,现在不要。
等有一天时机成熟了,我们再全面出动,让中共一铺清袋。
我想很多建制或者偏建制的明白人可能都是这样想的。(我指的是那些不太舔共的。阿谀奉承到舔共的不是这种)
因为成熟就意味着妥协,意味着害怕失去。

那么回来说港青,港青的所作所为,用我们来来回回说的两个字总结最为恰当,就是天真。
港青都也知道真的民主要靠北京的倒台,所以不乐观认为必输是普遍的共识。
但不乐观还是要抗争,因为港青立场是站起来做人,就算会死,
这看似有点固执死蠢。(也被你无情指出,只能感动自己。)但像懦夫斯基所说,这一切不是毫无意义的,而是有象征意义,可以鼓励未来的。
也许今次是又被镇压,被牺牲。但一批又一批,从雨伞到现在,斗争的主力已经换了一批。
你有没有发现这次比雨伞又进步好多了。
下次港人要是还可以再站在一起反抗,活动可能又会比这次更加激进。

公民的觉醒跟抗争从来不是一夜之间。靠未来一击击毙共产党是不切实际的。
所以我在害怕港人受伤又希望运动持续的矛盾中觉得,还是交给香港年轻人自己吧。
winkcat Thinker 回复 时代革命
遗憾的是,香港普遍包括不同阶层的年轻人到中年人,并没有意识到香港的良好未来要建立于中共垮台的基础上,而我既不担心失去什么,也不认为自己是偏建制,相反我觉得内战要么早点到来,要么就晚点成熟的时候到来。

现在的重点在于,我不希望香港在不能挑起内战火种的前提下,整天“揽炒”玩七百万玉碎战术,然后反过来在不能打赢的前提下,对任何劝解的说法,曲解成是拿香港当活祭品去给大陆民主铺路。

他们普遍把自己摆在一个中间态的位置上,既不愿意以香港为出发点去推动全国性的革命,也不愿意放弃玉碎精神去寻找合适的机会发力,不能说所有人都这样,但的确内部有矛盾分歧。
這就是搞不清楚,香港人的抗爭在挑戰什麼了。
香港抗爭者的籌碼、「盾」,是香港的經濟地位。
香港抗爭者的手段、「矛」,則是對中共權威的傷害。
正是這種刺激政府神經的做法,才能引來世界、引來牆內眾人的關注。

為什麼721白天克制的白衣人會突然失控,開始攻擊平民讓香港的抗爭者得到最有利的牌?正正是同一天發生的污損國徽事件。
為什麼昨天突然開始下一輪的回應?因為國旗被扔下海的事,傳到了國內。

中共政權一直以大國掘起的中國夢、人民對政權的恐懼、對外的仇恨(小日本、美帝、台巴子、港燦),來維持其統治的穩定。

香港抗爭者正是一次次破壞著愛國群眾那嬌嫩易碎的心,踐踏著中國夢,揭穿大國崛起的假像,迫使中共政權進行回應,而不是如過去2014年的雨傘運動那樣,以冷處理讓事情淡化。

所以溫和是不可能溫和,從長計遠是不可能從長計遠。別說燒國旗,更加侮辱性的事情只會在未來一直發生。

因為香港人的手段,正正是動搖中共的統治威信。國人愈不滿,代表香港抗爭的抗爭愈順利。
若果有一天所有愛國國民走上街頭,不滿政權放縱香港。呼籲毀滅香港清除一切港人,那麼贏的人就是香港抗爭者。
香港对中共的刺激还有个间接效应:

土共现在一味渲染“港独”、“暴徒”,墙内战狼舆论普遍希望中央出兵镇压。而香港独一无二的经济地位和贸易战危机又让中央投鼠忌器,不愿甚至不敢出面介入。
只要香港人能抗住警察的压力并适度刺激战狼的玻璃心,战狼们就会对中央的“软弱”逐渐失望,像山东大学事件一样动摇他们对中央的信任,产生额外的维稳压力。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殘存亦沒路
你太高看自己了,挑动族群关系制造强大外敌,以构建本土意识,本土身份认同,我都知道你们这一小部分人的算盘,香港的富豪、港府、中共、CIA也都知道。各路情报机构不断做民调数据,你们的支持率是透明的。

你和另一些勇武派的人说出口的逻辑很奇葩,我这一生遇到过的所有坚持奇怪逻辑的人最后都证明他们在隐瞒自己动机。你这套骗不了我,你这番话泄露了你们在刻意隐藏动机,看来事情并不简单,我会顺着这个方向调查下去。

我并不认为香港主流中产阶级会认同你们,不管你们是什么背景,我不会在你和你的同伴身上再浪费任何时间。我会将声音传递给主流的和理非派。
不用想得太深遠,單純是因為我已經沒有時間。
香港并不是永不陷落的堡壘,身處其中的我比國內的閣下更加明白,這個城市的人在一天一天沉淪。

每天到來的新移民,放棄生育的90、00後。
強調愛國的教育方針,對異見愈發明顯的打壓。

十年後最後一批以普世價值作本位的香港人將步入中年。成長起來的香港10後,將會以中國的大國夢作自己的夢。

「自由」的香港「自由」的香港人將會消失。民主自由的窗口會關上,給國內鼓舞的大小事件不會再發生。

而你想圍結的和理非,...他們更加老。只會比激進更早失去活力并消失。
其實已經有人想下次搞黨旗和包子車頭相了,說實話我們針對的是政權不是國家不過香港人基本上都是看國就是黨所以才搞國旗的
說實話我看死中共沒下一個十年
我倒觉得不是有什么隐藏的动机。实质上就是玉石俱焚的做法。
逻辑链条是:中国经济对香港经济有很严重的依赖性,如果香港经济崩溃,也会导致中国经济崩溃,中国经济的崩溃就会导致中共政权的崩溃。
@殘存亦沒路 我这样理解正确吗?
沒這麼自滿,認為區區香港能讓政權崩潰。但是能傷到一分就足夠了。
共产党想镇压时,随时可以编造谎言。

1989年北京学生市民不仅没有任何暴力行为,学生领袖甚至扭送泼墨毛像的天安门三君子给公安局。

但是中共照样污蔑这么恭顺的学生市民发动反革命暴乱,然后出动数十万解放军开着坦克镇压扫射!
同意,赵紫阳秘书鲍彤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说过,镇压行动是邓要把赵彻底搞下台,跟学生没关系。现在中共要是还敢有军队武装镇压的矛头,那是准备亡党了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殘存亦沒路
香港人的自由的确是受到严重侵蚀,从违反真普选承诺到修改课纲再到逃犯条例,以及经济和金融层面对香港的长期蚕食。你们所谓玉石俱焚实际上真正要传递给中共的信息是“你要拿走香港的自由,我们就要让它不再是国际自由港。” 反送中只是战役,夺回香港的自治权才是你们的长线目标。我大概理解你们的5点诉求为什么看上去要价太高了。

如果上面这些推测蒙对了,我觉得你们不妨将这些背景以及自己短期和长期诉求对外界讲清楚,应该有学者和记者出来干这件事。否则给外人的印象是你们很不可理喻。
玉石俱焚不是一種能裝出來談判的姿態,抗爭者也沒準備用來談判的領導人。
中央至今是一步不退,還不是考慮長線的目標的時機。
送中條例只是「壽終」而非撒(勝)回(利),現在停止行動無助於已經被捕的抗爭者。
而且,運動停止就是政府開始檢控、搜證程序的時侯。

(原諒我強調下方的內容,但我真的看過很多國內同胞將國內的人治跟香港的法治弄混,誤用國內的觀點來看港府的處理手法。)
香港是有一套檢控程序的。現在的被捕人士只是被抓現行的一小部份。當運動停止,政府緩過來後。檢控機關便會開始調查現存證據,逐一翻查這些天來的視頻記錄、網上言論、查核警察記錄中在示威地區出現過的人、取得鐵路/商店的監控記錄等等。將現在「逍遙法外」的抗爭者以 法 律
程 序 進 行檢控。
現在終止運動或者讓運動停止升級,等於告訴抗爭者,乖乖坐牢。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殘存亦沒路
谢谢你的解释 玉石俱焚和持续疲警都是理性选择
admin 公共账号
根据陈破空的分析,中共非常在意香港自由港的地位,所以应该不会采用明面上派军警进入香港的方式干预反送中。最可能的是大量派遣内地警察、便衣特工、黑社会等进入香港变相镇压反送中民众,很可能这种策略已经实施一段时间,并且可能增大力度。估计会借港警之壳,抓捕具有领导力的民主人士,试图对反送中阵营釜底抽薪。
包子像
你知不知道之前还愿乳包的事情在大陆也说成台独,对于大陆很多脑子被洗坏的人,党国领袖不分是常态
国内终究不是香港,萨达姆在伊拉克倒行逆施那么多年,被美国往死里打的导火索不还是因为出兵科威特。
我也觉得上面先避免港独诉求是正确的斗争策略,因为中共高层也怕自己口袋里的钱没了,他们出兵镇压香港肯定会犹豫再三,但是像港独这种事情会刺激他们的神经,再加上国内这种沙文主义的氛围放大这种刺激,可能会驱使那些高层作出对他们而言不理性的行为。
斗争一定要明白双方的底线和诉求在哪里。古巴在美国眼皮底下抗争了这么多年也活得好好的,一度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现在早就成了齑粉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自己的行动是否能突破对方心理的下限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observerIE
你根本就不了解大陆的情况,网络已经被全面控制,无法反应大陆人的想法了。
admin 公共账号
明居正对香港作出的预警,其实是附和我对香港局势的观察的,这几天似乎加剧了。看来品葱对香港局势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反送中示威队伍还是被中共特工劫持了。习近平治下很多措施都非常粗糙,像北京驱除低端人口事件就是当局预测到经济衰退将带来大批失业人口进而采取的事前维稳措施。尽管方式非常粗暴,搞得民怨沸腾,但是这就是习近平的风格。因此结合香港这些天来的发展,反送中运动已经完全失控走向暴力对抗的方向,即使大部分人跟暴力切割,但只要有一群人非常坚定的搞暴力对抗,都会让整个行动被劫持。

我认为明居正的预警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admin 公共账号

我的理解,明居正说的“中共有迹象牺牲林郑月娥、港警高层和前线卧底”意思就是:
中共特工已经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反送中的一些力量,正在将反送中推向极端暴力的方向,准备发动暴力攻击甚至刺杀林郑月娥、并且在示威前线制造大规模流血冲突。

明居正的团队一向对中共的预测非常准确,此外就我自己的观察,中国大陆目前的舆论已经形成了一个反送中就是港独的舆论氛围,大力渲染反送中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很可能是中共即将动用武装力量对香港进行强力镇压的信号。

此外前几天出现在品葱的一些主张暴力对抗的“香港人”所阐述的逻辑是有问题的,不符合反送中的初衷。我相信品葱目前的氛围能体现香港反送中队伍内部的一些趋势。



明居正平时对中共的研究跟踪得非常紧,这次发出紧急呼吁,说明他在通过一些渠道得到内部消息之后,结合平时的跟踪拼图出了中共的计划,需要引起高度重视。香港很可能遭到镇压。

香港人需要知道一点,中共为了维护其一党专制,可以在8964开枪。当时邓小平已经做好了中国打内战的准备,说明当时在中共内部都有强有力的反对力量,在那种情况下中共都可以开枪镇压,如今的香港反抗力量跟89年中国的民主力量相比,相对更加弱小得多。因此中共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镇压香港。

香港人前往不要低估中共为了维护自己政权可以多卑劣,以及维护权力而不惜千万人头落地的决心。
“香港的勇武派中认为流血和死人之后能让国际社会对中共进行孤立、制裁的想法是一厢情愿的,这些制裁和孤立都不会持久,中共会像64之后那样作出一系列“开明改革”的姿态,重新消除国际社会的制裁,为自己续命。这个过程可能会4、5年,因为四五年时间的孤立是撑得住的。当然这些开明改革都是姿态,因为军队只要还是党卫军,那么随时会毛左化,可是国人和外国人会很快忘掉香港流血,这个时代什么事件的热度超过了1个月?”

这个观点非常不同意,
1,世界大国尤其是美国越来越认识到意识形态的不同会给国际间的经济政治交往带来多么大的风险和后果,中共的经济政治都不透明化的情况下,美国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与中共进行经济脱钩,除非中方签协议,而美国人是不会想要一个假惺惺的协议,一定有各种条款限制他的小动作;
2,四五年的时间的孤立哪个国家撑得住?除非退化到朝鲜的状态,而中国人即便再愚昧,见过了花花世界再退回去,由奢入简难,无论精神上物质上,看不到希望的人们肯定要反抗的;
3,国人和外国人会忘记流血?别忘了如今是个人社交媒体世界,已经很久没有流血冲突的中国香港,一定会造成国际舆论的大爆炸,传播广度和力度都是非同一般的,所谓蝴蝶效应,已经没有哪个国家会相信中共了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codes
看来你没有在受管制的社会生活过,可能低估了信息管制的威力和程度,你还低估了中共的维稳力量,文革那么乱搞10年都撑得下去,还爆了核弹,这些年积累这么多财富,撑四五年时间根本不是什么事。这几年国内公私合营就是为了保就业,中共对社会的控制是全方位的。

国际舆论中共根本不在乎,现在战狼外交不能说明问题?国内都墙了,64期间管制收紧很多人的梯子都没了。当年六四国际舆论更大,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他都敢干,今天怎么不敢再来一次?
国内的局面我非常清楚,最近几年每况愈下,底层人们怨声载道,中央的手再长,伸不到每个农村,再说,今天的局势和六四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当年红色家族有那么多资产在国外吗?要是共匪不在乎舆论,那么他早就动手了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codes
我知道大家都不满,关键是杀人之后没人敢放个屁了。
我很赞同你说的“将矛盾指向中共”。之前不少激进派烧国旗的做法已经在国内产生了很坏的印象。因为焚烧国旗触及了大陆人“爱国”的底线,自然会引起他们强烈不满,从而也与中共站在一起主张镇压抗议群众。但是换成烧党旗,除了五毛与自干五,大多数民众并不会声援中共,因为中共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很差了,人们不会傻到自愿为奴隶主唱赞歌,就算是唱也是被逼的。人们只会以沉默的方式暗中叫好,为港人替他们做他们想做不敢做的事而开心
其實第一建議還是人手紫荊旗,甚至五星旗,以維護一國兩制為名。

如果我特別淪陷重災區災胞實在忍無可忍,可以人手一面我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鼓舞我自由地區人民與全世界各國人士
admin 公共账号
香港的情况每天都在按照武力镇压的剧本恶化,请香港同胞注意安全!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