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理論】左與右:怎麼樣改變極權國家人民的觀念

以下是我在這個談華為事件和毛左復辟post(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2394)裡的所想,很想深度和大家探討一下。

人權理論界和西方主流通常著重傳統的自由,例如思想,政治,言論,宗教,更多是精神上的。而第三世界國家則強調經濟人權和發展自由,更多是物質上的。而兩者的理論分別演變成兩個不同的國際人權公約,也代表當今世界左右之間很大的分歧。

在民主化的過程中往往出現一個問題:極權地區與國家在文化和現代社會語境裡往往確實傳統意義上的自由,沒有理論的基礎,也很難實現民主。沒有傳統自由的人民,卻自願擁護獨裁者,其根據往往是「我們生活變好了,(傳統意義上的)民主自由暫時不重要。」當今中國大陸就是最典型例子。而一帶一路所經之所有極權國家,皆視中共為典範。除去獨裁者運用龐大的機器洗腦之外,無可否認,這些人民也成為所謂“左右之分”的受害者,他們被迫在民主和民生之前選擇。

這種選擇是無可避免的嗎?

我往往會尋思另一個相關的問題,那要怎麼樣改變極權國家人民的觀念呢?

目前西方民主體制比較發達的國家通常擁有一套完整的憲法體系、成熟有效的分權、以及活躍的公民組織,各司其職,能保障勞工者合法的權利,也很大程度上能平衡資本家、勞工、和消費者各自的合法利益。其實,當一個社會能確切保障經濟自由和人權時,一套成熟的Constitutionalism(憲政文化)已經形成。

我有一個猜想:既然在中國大陸不能提起傳統自由,變革者能否從勞工糾紛和權利中入手,導致中國人覺醒,追求憲政?而追求憲政的過程中,傳統自由的理論也能夠推廣,因為保障人民精神上的自由是現代憲法的根本。

目前絕大多數國人最擔心的莫過于基本的民生,而工人起義在中國傳統文化、近代歷史、和現代社會有一定的基礎(品蔥就有一個全國工人運動的post,我粗略統計,勞資糾紛是大多數)。在變革的前景上,我覺得會比向沒有受過現代公民教育的群眾硬推Liberalism(自由主義)的理論要現實。憲政實現之後,慢慢推廣西方自由主義和研究其如何和中國獨特的文化融合,也好過和無數粉紅同胞相爭的過程中,遙遙盼望極權倒塌。

在極權面前,不應分左右。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儘快結束極權和如何儘快建立中國的憲政文化。

Publius

PS:多謝各位,讓我賺夠足夠的蔥發第一篇文章。
26
分享 2019-12-06

22 个评论

在極權面前,不應分左右。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儘快結束極權和如何儘快建立中國的憲政文化。

同意
正常的左派与右派(都是自由主义的前提下),其实共识不少,尤其在自由表达与人权方面。
现在麻烦的地方在于,中国现在是极左(例如毛左)当道,正常左派受污名化,毛左把正常左派当成右派来打,右派打左派本身又是正中下怀的。
最明显的反例来自于台湾,民进党就是中间偏左的党派,最近他们表现不错。反观中间偏右的国民党,舔共舔到又跪又趴。
还有一带一路上的中东右派国家,它们对新疆集中营忍气吞声。
而政治上极右保守的伊朗神棍政府甚至是中共的盟友!

毕竟在共产党眼内,它根本不管对方/对手是左是右。这种情况下强调“因为都是左派所以左派xxxxx”其实不是好事。
同意作者所言,在极权面前不应分左右,毕竟正常左右派本身是有共识的,尤其是对付极权方面。
我认为现时的中国实际上还停留在帝制阶段,虽然向西方鹦鹉学舌满嘴的法治民主,但是没有人按照西方原本的解释去解释这些概念,而是按照匪共自己的解释去建立了一套表面名词相同,实际含义完全不同的赝品体系,比如政府与公民的关系中并没有让人怀疑政府的权力而是神圣化政府。
  从中也看出一些现象就是,匪共让人去西方学习技术,实际上回国后建设的是一套只有表面现象相似而实质不同的体系。比如学习西方建设的大学,并不鼓励独立思考培养能力而是在现有的人中筛选最好的来巩固统治。
  很多高校硕士博士生都在抱怨导师不及格,虽然国外也有,但在国内是即使985211中也很普遍。
  原因就在于这套体系目的不是将人从无培养到有,而是筛选出最好的淘汰无用的,并不关心你个人的思考与创造能力。因为被这套筛选体系驯化,很多国人即使出国后到了某些国家的知名大学依然会感到不满足,会盲目地攀比学校与学历,因为他们满足于筛选体系的等级制度给他们带来的虚假的满足感,并不在思考通过教育自己的能力有无提升。
  所以要做的是向内地人普及公民教育,如西方真正定义下的政府,公民等这些现代社会关系的概念的真正含义。找出内地教育中这些概念与西方定义下的区别,让人意识到在内地教育中的这种社会组织关系只是维护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并不是在维护个人的利益。
我认为现时的中国实际上还停留在帝制阶段,虽然向西方鹦鹉学舌满嘴的法治民主,但是没有人按照西方原本的解...
导师学术不端,能力不及格,压榨学生。简直是普遍现象,而且我指的是所有985、211。碰到以上三者都没有的导师那简直是少之又少,会被所有研究生羡慕和嫉妒。
建议参考余英时《人文与民主》,乔治·肯南说过,“对于不知自由与人权为何物的人说自由与人权毫无意义”,同理,一群奴隶选举出来的只能是一个奴隶主。
受 Geena 推荐过来参观。先打个招呼
中国很少有真正的左派和右派,大部分是信权威主义,极少部分自由主义
ZetaFC 观察
关键是任何一个规模稍微大一点的民间团体就会被共产党拿各种理由打倒,你拿什么来维权?劳动纠纷有时候是个复杂的事情, 尤其是当雇主权益被侵害时,共产党很有可能拿宣传机器发动民粹来把你的组织污名化。
本来以中国的社会结构民主需求最强的其实就是人数最多的工人农民,实际上也是,闹得最厉害的乌坎太石村各类工会组织的罢工基本也都是面向工农的,你说的我們生活變好了,(傳統意義上的)民主自由暫時不重要。这套观点最多的受众其实是大城市的中产和学生,中国大陆的主流自由派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传播这些城市中产观点的人之一,中国的自由派潜意识里首先想维持的是维持自己高于工农的阶级地位,党猜透了他们的心思,自然他们也就慢慢跟党走了
沒那麽簡單
現實是,同時存在「現任極權」「反對集權的中左/中右/中立派」和「想自己當極權的極左/極右
後兩者同時反對現任極權,但動機不同,想做的事情也不同
没办法,中共的宣传机器太强大,如纳粹戈培尔再世,“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也是中国唯一的信息来源,黑能说成白的,白能说成黑的。

现代社会不比以往的封建王朝,现代的社会分工更明细,就靠工作吃饭,你不干,有别人干你的位置。中共操弄着整个社会,他不允许,可以轻而易举地发动“群众斗群众”。

想要改变中国人的思维,那必然是“诸神黄昏”式的毁灭,他们跟墙外面是平行时空,小部分人可以跟世界接轨,但绝大多数人是从小就接受共惨党的洗脑的。
直接下令 規定要依據民主方式思考,不准許再說什麼 相信黨,相信政府,每次發言要有憑有具,言之有物,合情合理。
嗯,就這樣 解決了。
rongxiaojie 新注册用户
存在决定意识。你的思路恐怕走不通。我的想法是:借鉴西方民主发展的历史——先给大富人选举权,再给中富人选举权,再给小富人选举权,最后给穷人选举权。我们应该做的是:先给大官们选举权,再给中官们选举权,再给小官们选举权,最后给普通人选举权。
存在决定意识。你的思路恐怕走不通。我的想法是:借鉴西方民主发展的历史——先给大富人选举权,再给中富人...

那也得首先有大官们愿意去争取选举权。

他们要是争取成功了,大官以下的人才有可能会觉得争取的行为是有效的,才会去向大官争取他们自己的选举权。
改变集权国家国民观念,这是全世界人类该做的,而不能光指望集权国家的国民

有人说我推卸责任,指望别人送自由民主,自己国家自己不救balabala....我就送他们这几句话:
1.中国人自己改不了民族性
2.中国人没能力反抗
3.以为反全球化、甚至文明世界关起门来让集权国家自己玩就好,别祸害世界的,看到中国怎么祸害香港了没?看到武肺怎么祸害世界了没?

灭集权并对集权国家国民进行强制思想教育和行为管束,这是全人类当前的第一要务,意识形态就是要强行输出,如果人类看到香港的惨状,又被武肺折腾成这样还不动手去除癌细胞的话,我只能说最后人类被中共毁灭是人类自己导致的
极权国家的先例很多,看看历史就知道了。

中国不能改变,不是因为它极权,是因为它旧有的路径依赖:大中国主义。

而且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大中国主义的前身,即讲究“四方来朝”的中华帝国主义,又加入了所谓“民族屈辱”和“打倒西方列强”的成份。

西方嫁接过来的共产党极权,如今只是骑在大中国主义这匹疯马身上,直到摔死以前再也不能下来的尴尬骑手,而且连调整方向都做不到。

就像当年日本帝国,民族主义这匹疯马将它引向灭亡。
woshishagua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没事,这些集权国家的人们只要被国家来回鞭打几次就清醒了
对抗威权体制最好办法就是建立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的革命力量。
改變?  可以啊,上樑不正下樑歪,先幹掉問題領導人物,改變自然變得簡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