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图引发自己对64以及89年对民主/法制的思考

https://i.redd.it/y1zzip5smi391.jpg
首先得说我是个90后 没有切身经历过64事件 因此我对64的了解都是看来的 听来的

为什么这张图会引起我的思考呢?因为这些人的身份 法官
而且在当时中国 这些法官的出身大概率是不干净的
我的意思是指他们的出身是法盲 而且很大可能是后来贺卫方接触到的那个情况 复转军人进法院 83年你匪就进行过一次严打 这些“人民法官”手上是否沾血还很难说
假设按照今天的对于法制的理解 那么实行“法制”后 这些复转军人出身的法盲法官是没有任何资格担当法官这种职业的
有这个反思的原因是因为邓碾平作为太上政府推行的所谓改革是不可能自毁长城的 废除干部终身制可以有效的打击以及逼退华国锋 但是邓小平陈云什么时候退休是不允许讨论的 同样的道理这些法官也不可能推行让他们罢官的法制
于是我非常好奇 当时中国知识界以及一般人对民主以及法制的理解是什么 因为我能感觉到当时的理解跟今天不完全一样
就好像民主 假设民主的理解是对于重要官员 譬如市长省长等的任免是通过公开投票而不是上面指定 就好像香港要求普选的行为可以称作为民主需求 然而64时并没有这种诉求
--------------------------------------------
为什么要进行这种思考?因为我对意识形态这个动机一直都不怎么相信
就好像文革参与造反的群体也不完全都是忠于腊主席 像最先起来造反的保皇派是因为对校领导的不满而不是热爱腊主席 
包括蒯大富这类学生起来造反也不完全是因为意识形态 毕竟516通知下达后首先是由刘少奇派王光美为代表的工作组进驻高校 进行反右式的社会整肃 把蒯大富之流的学生整的很惨 所以后来蒯大富在炮打司令部后起来斗争王光美 更多原因是私仇而不是意识形态
其他的那些合同工轮换工临时工 文革前下乡知青 复转军人的造反大多都是为了自己的待遇而不是意识形态
有没有真的是因为意识形态而去造反的?肯定有 但是在这种运动中起作用的更多是现实需要而不是意识形态 就好像后来腊主席发动下乡的主要原因也不是意识形态 假如按照意识形态的解释 知青应该结合的对象是最先进的工人阶级而不是次先进的贫下中农 为什么不就近跟工人结合而要去下乡?
-----------------------------------
最后 本人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用什么私心/携带私货的理由去否定64以及64学生 我只是觉得64的动机以及初衷没有他们后来所鼓噪的那么高尚
就好像东林党在成为阉党迫害对象后 东林党的价值提升了不少 但是这跟原来东林党的价值肯定是不一样的
但无论64的诉求以及动机是什么 当局都没有理由去武力镇压这种诉求 而且是和平抗议 学生最多也就是绝食抗议
更何况因为私心去参与以及发动这种政治运动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民主的源头就是财政赤字导致的
只是想站在一个意识形态之外的角度来理解这场运动 
------------------------------------------------------------------
回到原题 当时对于民主以及法制的理解是什么
就好像我跟申纪兰都知道民主 但是我们对于民主的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
11
分享 2022-06-06

11 个评论

楼主是真的爱思考,值得学习。

我也有过和楼主类似的感觉,但是由于没有几个调查研究样本,最后就凭感觉给自己蒙了个答案不了了之了,没有像楼主这样深究。

我想的原因大概有2个,第一是当时有一部分人处于盲从,靠热血驱动的从众行为。 第二,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环境导致年轻人在工作单位处于近似“被欺负”的状态,好处领导拿,黑锅新人背,所以他们有期望通过改革得到公平待遇的欲望。 我想他们当时可能把“民主”的概念偏向于理解为社会公平化改革。

所以我觉得正是这种对民主“朦胧”的理解,反而导致了更多的人加入了这场运动中。不过也导致了这场运动的诉求不明确,走向了不可控的发展,最后惨淡收场。

回归到这幅照片,法院的青年职工参加运动,除了想获得更公平的待遇以外,应该还与“铁饭碗”的制度有关,有编制了一般就不用担心自己“出身”不好而被下岗,在这种大规模运动中,失败了也就是个“法不责众”,成功了就是“先进分子”,所以对他们来说收益和风险的比例是值得去做的。
要求民主的学潮86年就开始了,目前正规途径(比如采访传记之类的而非野史)看到的就是从78年改开开始民众经过前面二三十年的折腾已经有点意识到政体的问题了,到这里只能算民众有动机但是无具体有影响力的行动,直到86年一些关键的留洋学霸大佬回来开始在大学里宣传西方制度和思想,民众开始行动,以大学生为主的学潮开始。89年4月胡去世算是一个火星,学生有一个很好的由头,开始发动规模性的游行行动,诉求主要是为胡耀邦平反以及要党和政府正视胡耀邦的执政理念和思想,我自己猜是刚好上面还有个赵紫阳习仲勋,学生们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着上面还有胡耀邦派的人在,借着他的死做文章刚好。我也相信这上万人里面一定有不是为胡耀邦抱不平的人在,但是个人无论出于什么动机,都加入了这个希望为胡耀邦正名为胡的政体改革理念正名的运动。
再多一嘴,政体改革最初是邓小平提出来的,是改开的内容之一,我自己猜他也希望能够借鉴文明社会的政体来帮助经济发展,却又舍不得手里的那些权,想要来个中西完美融合,可惜胡赵设计出来的那套没法让他鱼和熊掌兼得,在他犹豫徘徊间,学潮来了直接把他推向了保守面。
这些人很年轻,从气质也可以看出:明显是文革后进入大学,大学毕业分配到法院的。不要诬指他们是转业军人。军队从士兵混到军官再到转业,年头不短的。这是北京,大学生都想留下的。那种转业军人当法官的地方,是分来的法学相关专业大学生太少,当时大量基层法院法庭缺人,才会有比较大比例的军转干部进去当法官。
可以回看窝姨的论六四

土鳖其实不怕贡生,贡生也不过是土鳖自己体系培养出来的,为啥叫贡生因为他们的成分可是干部

土鳖怕的事贡生背后不知道还有啥,万一掀起了一股复辟风,那要复辟到哪里才是尽头,恐怕至少要复辟到北洋政府民国初年那会吧。那会是怎样一副场景。画面太美不敢想。所以太上皇也不愿意看到这种画面,毕竟统一的奴隶大市场才能为太上皇服务好,还能徐徐图之让独裁者后来因为经济发展导致维持独裁成本高企而自动放弃独裁。当然独裁者体系的应对就是推出包子,这也是矮凳韬光养晦政策的最终面。所谓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也是这个意思
題主可能忘記這次運動背後的經濟原因,我記得當時中國有非常嚴重的通脹問題 


在改革開放之初,中國人經歷了兩次大幅度物價上漲,其漲價記憶中最令人難忘的就是姜昆的那一聲:“聽說副食品要漲價了。”

  1988年之價格闖關

  在今天看來,經濟學界在1987年的某些提法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其中的典型語句包括“長痛不如短痛”,還有“價格闖關”。

  1988年7月,統計局公布的物價上漲幅度為19.3%,為改革開放以來的最高紀錄,而收音機裡的新聞在此時宣布“價格闖關”,一下子催生了一場席卷全國的搶購風潮。在普通老百姓參與搶購之前,商人們已經開始了囤積居奇,那時候流行的囤積物品包括鋼材、水泥等基建物資和彩電、冰箱之類的家用電器。囤家電在今天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虧本生意,而在1988年,一些開始有錢的中產者把存款從銀行提出來,走后門去換成若干彩電、冰箱,給每個子女先囤積一台以備將來婚嫁用。

  對於那些沒有這麼多錢的普通家庭來說,搶購的第一商品就是“開門七件”——柴米油鹽醬醋茶。許多商店在一天之內被全部買空,從日用品到高檔消費品,哪怕是殘次品也被一搶而空。

  這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搶購風潮,在一個多月后漸漸平息下來。


我記得即時是當年普通北京市民,其實養活,注意,是真的餵飽自己家中獨生子女,其實都是非常艱辛的。  更何況這些北京市民還有父母要養活,很多都是農村戶口沒有退休金,而且家族如果在農村,會有很多親戚過來借錢。   本來就非常貧困,加上非常誇張的通脹,我都忘記讀過哪一篇美帝文章,說中國地方小城通脹遠遠誇張過北京的樣子???

無論如何,88年非常嚴重的通脹後就是民運了,革命支撐的背後永遠是吃不飽的老百姓,不是說大學生們不熱血, 只是我覺得那些法院同志們承受的經濟壓力可能是各位今天的千倍,不能他們是北京人在法院工作就自動認為對方有法拉利,其實非常可能當年家中雖然只有一個小孩但是那位小小革命同志一個禮拜都吃不到雞蛋

在座各位好年輕哦。。。。。。
>>題主可能忘記這次運動背後的經濟原因,我記得當時中國有非常嚴重的通脹問題 在改革開放之初,中國人經歷了...

89年普通城市家庭每天一人一个鸡蛋都不是问题。不要老以为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大家是对邓家带头贪腐不满。所谓 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
>>89年普通城市家庭每天一人一个鸡蛋都不是问题。不要老以为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大家是对邓家带头贪腐不满...


這是美國文章說的,如果你覺得背後不是經濟原因,我倒是覺得你家應該有相當權勢就是了
>>這是美國文章說的,如果你覺得背後不是經濟原因,我倒是覺得你家應該有相當權勢就是了

我在美国很多年了,普通美国人还没有这么无知还充满偏见。开口就是无根据的臆测我的家庭背景。89年时只要是普通城市双职工家庭,每天一人一个鸡蛋还是吃的起的,只不过较少有人那么喜欢吃鸡蛋。这么多人都还活着在呢,就像59年到61年的大饥荒无法否认一样。
我觉得三十二乘以二确实没有那么高尚。个人认为是赵为了夺权,为了撼动元老而采取的类似群众运动的斗争方式。我看过资料,当时汴梁大学和大宋大学的大散步,其实是学校领导组织的。学校领导敢组织?谁授意的?
但是我认为,变革并不需要纯良的动机和高尚的外衣,比如辛亥革命,当年武昌打第一枪的士兵,也并不是为了实现筹备已久的高尚理想,但不妨碍他们推动历史进步。
应该反对的是,国家垄断式的最坏的资本主义,比如当年的官倒。
这么说吧,别看六四当时参与的学生数以万计,但是这片土地当年已经与世界断了快三十年,导致在国际上并未在当时有太多的支持,后面的支持是在事件发生后。且当年除了大城市有广泛的民意支持,其他地方的人,特别是广大农村中的教师都是把他们当作反贼(反而农民对于他们予以朴素同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