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消费主义】如何评价App小红书?

国内很受欢迎的App,我不敢在朋友圈里骂它(因为不想要social suicide
好奇大家们对这个App看法?

我偶尔用过两三次,感觉是一个教你如何全方位做一名精致女性的App。
追求美丽不是坏事,但它很多内容也太蠢了吧?

大量虚假信息:
我买口红前想看看别人的试色,结果找不到一张没P过的图。
我染头发前想看看别人的试色,结果还是找不到一张没P过的图。
全是色差...然后我卸载了。

大量低质量信息:
很多人对护肤品的评价就是:“我感觉有用”,“我*感觉*好像白了一点点诶~”
没有类似于IMDB之类的条目集中评分,基本上就是一系列低质量碎片信息的集合。无法检索。

消费观恶心:
小红书上很多那种20个爱马仕、天天豪车豪宅秀生活的人。
消费观是很私人的话题。你有钱想买20个爱马仕,是你的自由。不过楼主是宁愿拿买包包的钱去买股票的人,不理解这种行为。我认识的富一代都是很会财富管理的。
....当然,我也不知道这20个爱马仕的真假。


好奇大家对这个App有何评价?
讨厌它什么?喜欢它什么?有什么可取之处?
也许上纲上线一下——觉得它对中国城市女性的风气有什么影响?或者体现了中国社会的什么风气?
或者你作为女反贼,对于它体现的那种风气、消费观有什么评价?

谢谢~回复的时候请注意言辞,不要仇女~
hiyoall ? 已停用
已隐藏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我针对小红书社区中用户为什么从沉迷消费主义从传播学进行一些分析

在《娱乐至死》这本社会学著作中,作者给我们展示了一个理论。既信息的媒介和形式决定了信息价值的上限,正如同你不可能使用篝火来发表一个深刻的哲学观点一样,一些短视频和小红书甚至是知乎长回答都无法表现一些深刻而有价值的信息。


而现在兴起的一些大众所热爱的社交媒体和传播形式正是基于这种天生有着巨大缺陷的信息媒介之中。请想象,你希望在一个短视频或者一个图文并茂的短文章中获得更多人的支持和关注,甚至通过这个媒介盈利。你需要的是什么,你需要的不是全面的介绍,细致的评测,详实的注释。

而是,夸张的题目,吸睛的封面,刺激的内容,和夸张的描写。



这正是抖音,小红书,ins等这些年轻人喜欢的社交中意见领袖所展现的。而你作为内容的消费者,如果封面有两个内容一个是有人分享自己前往公园游玩的游记,而另一个是一位美丽或帅气博主乘坐私人飞机。你有更大的几率被这个奢华和稀奇的内容吸引。小红书的炫富演变史就是如此,当有人凭借更加稀有,更加吸引眼球的内容取得了更多的关注和更大的利益。一些人就会尝试去超越他\她。当一些普通的奢侈品已经不能满足的时候,就会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昂贵物品出现。

其社区内容发布者为了吸引眼球进行的竞争,社区的内容便会向着社区大部分群体所希望的方向持续转向甚至进行突破。比如快手在前期的视频多以农村土味为主,到了后期各种主播开始以猎奇,自虐,自残为买点。因为这种行为符合了快手这个平台的用户的希望。

而不同意见领袖趋同化和竞争使得他们的反方面受意见领袖的影响。

意见领袖是指在人际传播网络中经常为他人提供信息、意见、评论,并对他人施加影响的“活跃分子”,是大众传播效果的形成过程的中介或过滤的环节。由他们将信息扩散给受众,形成信息传递的两级传播。


这形成了同温层效应。当一个社区的意见领袖和大部分普通用户的意见达成共鸣后,他们的意见如同回音墙一样会在这个社区持续升高。一些看起来不符合逻辑的行为也会在这个封闭且趋同的社区显得合理。比如小红书的奢侈品炫耀,快手的自虐,品葱的屠支。

同温层效应,在媒体上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



回顾一下逻辑链条:(短视频和短文章传播)--->(传播者需要在短时间内吸引和取悦读者)---->(吸睛的压力使得传播者尝试更极端化的内容)---->(意见领袖开始在方向上趋同)---->(封闭的社区形成回音墙)

因为在小红书的封闭社群内,不同的声音要不是去了其他不同意见的平台,就是被智能推送的算法给屏蔽。而使得小红书中沉迷消费主义的用户大量看到重复的奢侈品的信息,使得他们认为消费主义是一种大家都在践行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一个人如果让他\她的思想被正确化,那么他\他就会按照社区意见领袖和其他用户的行为去做。

窝佬会不定时从慢慢更新或者写新的帖子来总结一下一个社区意见的趋同化和激进化现象。
但是窝佬是个理工专业学生,分析中有错误请指正,不要留情。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这有一些学者研究成果,贴出来看看:

陶东风:后极权社会的新景观:“美丽新世界”和“老大哥”的联合
2008-01-14

英国的两位作家,乔治·奥威尔和奥尔德斯·赫胥黎,分别写过两部预言性质的书,《1984》和《美丽新世界》。前者描述的是极权主义统治的可怕景象,后者则预言了另一种可怕景象:娱乐至死;前者是我们所熟悉的、以法西斯主义、斯大林主义和中国的文革为典型的极权专制,而后者则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娱乐专制。

《娱乐至死》一书的作者尼尔·波兹曼在此书的前言中比较了奥威尔和赫胥黎的两本书:

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强行禁书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失去任何禁书的理由,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奥威尔害怕的是那些剥夺我们信息的人,赫胥黎担心的是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奥威尔害怕的是真理被隐瞒,赫胥黎担心的是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全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在《一九八四年》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预言,而不是奥威尔的预言。[1]

不知道为什么波兹曼没有想到另一种可能:极权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结合,专制和娱乐的结合,或者说,“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的结合。[2]我这里之所以提出专制和娱乐的结合这个问题,是因为娱乐或消费文化本身成为专制(如《美丽新世界》所言),与我说的极权专制和娱乐专制的结合还是有区别的。这是因为“极权主义”作为一个专门的政治学术语,是指以法西斯主义和斯大林主义为原型的现代专制形式(以阿伦特的研究为典范),这种专制形式产生于消费主义出现之前的时代,那个时代连娱乐都少的可怜,哪来的娱乐至死?娱乐至死是消费主义时代的现象,也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现象。在这些国家,没有出现过类似法西斯主义或斯大林主义的极权主义,因此也谈不到极权主义和娱乐至死的结合问题。但是在一些原先是极权主义,后来又进入后极权主义的国家,则完全可能出现事实上也已经出现原先的极权专制和新出现的娱乐专制联手和结盟的现象:既强行禁书,又无人愿意读书;既剥夺人们的知情权、控制信息,又让大众淹没在浩如烟海的信息(各种娱乐新闻)之中;一方面是有人故意隐瞒真理,另一方面是大众日益对真理不感兴趣;在文化仍然受到控制的同时,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文化也在泛滥。也就是说,奥威尔和赫胥黎担心的事情同时发生,同时出现,同时存在,甚至相互依存、联手、结盟。这就是我反复说的后极权社会的特征!

-------------------------------

[1] 《娱乐之死》第2页。

[2] “老大哥”(big brother)是《1984》中塑造的专制者,影射斯大林。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这篇文章我蛮喜欢的。

三寸金莲、高跟鞋和有闲阶级

在《有闲阶级论》一书里,凡勃伦花了整整一章的篇幅来讲述服装。他认为,服装是炫耀性浪费(conspicuous waste)之原则的最好应用。我们知道,炫耀性浪费的两个主要途径是明显有闲和炫富。中国有句俗语,“人靠衣服马靠鞍”;英文则有“A cheap coat makes a cheap man”与之对应。对于有闲阶级,高雅的服装之所以能到达高雅的目的,不只是在于其昂贵的价格,而且还在于其做为有闲的标志。所以,高档服装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价格不菲,足以能炫耀财富;二是穿在身上非常不便于从事任何生产劳动,故而可以成为有闲阶层的标志。除了这两个特征外,高档服装(尤其是为女人制作的)还得附加第三个条件,即服装式样必须不停的变化,也就是成为我们常说的时装。


一个典型例子是女用紧身胸衣(corset)。从人体健康的角度看,紧身胸衣实在是对女人身体的毁伤行为。那为什么妇女会如此自虐呢?原来,穿紧身胸衣的目的就是为了降低妇女的活力,使她永久性地、显而易见地不适宜于劳动工作。毫无疑问,紧身胸衣对人体带来一定的损毁,但同时它令穿着的人炫耀有闲和地位。权衡利弊,社会地位的增益会远远高于对身体的减损。因此,紧身胸衣发展成为一种非常流行的女性服装。


但仔细分析起来,高跟鞋与缠足还不太相同。这是因为缠足的代价太高,而且是永久性的,不可逆转;而穿高跟鞋则很容易模仿,任何人都可以穿,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穿。所以,穿高跟鞋本身并不一定真能代表有闲阶级。为了更明显地表明身份、地位和财富,女人在鞋子数量和式样上互相攀比,展开竞赛。许多女人是鞋子控,买起鞋来毫不吝啬,一双接一双地买,有些甚至还从没穿出过家门。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伊梅尔达更是爱鞋如命,据说收藏了足足4000多双鞋子。如果她一天换一双,十年也不会重样。如果我们熟悉凡勃伦的理论,所有这一切都很容易解释。


读完了这篇文章我顿时理解了为什么有人喜欢那种夸张的美甲!
我当时还觉得:指甲上亮片水钻一堆,不方便干活吧?后来才知道this is the point. 人家就是想要炫耀自己不用干活啊!
一只鹿兒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美妆一直都是女性消费市场的大宗。这件事情一直有人在做,往后也将有类似的产物出现。小红书只是证明了,在中国网路世界也同样奏效--那就是美妆品,也可以偶像化、网红化,甚至可以是一种娱乐性浓厚的读物。

这可以负面的去看,它确实是在鼓励受众沉溺于消费行为,也多少肯定了炫耀物质的价值观。在这些社群上,所展现的都是生活光鲜的那一面。总之人生还不简单,就是快乐的买买买。

不过,其实也可以正面的去评价,透过买这买那,打扮梳化来展现自我的个性。反正心情低落的时候,就可以买个什么东西来抒压,觉得自己真是无辜可怜。那感到开心的时候,也可以买个什么东西,觉得自己真是好棒棒。听起来非常低能,但不得不说确实有效......。

在台湾,小红书感觉只有在学生族群为主的社群,会有一些讨论。很多人或许会批评小红书非常拜金,但它整体的目标受众,是很年轻的。个人建议可以周年庆的时候,去百货公司旁观大肆採购的婆婆妈妈,买乳霜彷彿在买狗罐头。每次经过都深深怀疑,她们到底有几张脸?就会知道会看小红书的女孩,买个口红也要看别人试色看半天,简直真是勤俭持家。
碎玻璃 混乱中立
国内现在宣扬两种主义,或者说不是在宣扬,而是环境如此,就是:消费主义和金钱至上。

消费主义背后的经济意义就是促进消费,提高钱在市场中的流动,因为中国房价过高,而房子在面对当下阶段的人口膨胀是刚需,这会导致人们不愿意花钱,变的爱储蓄。推动消费主义的意义就是不让大家储蓄,改为推崇大家去透支、刷信用卡,为国家付账,花未来的钱,给当下的自己。 小红书等等APP的爆红其实就是这样的目的。


而金钱至上其实本质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意识形态,强调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这本无可厚非,但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这种意识形态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愿意亲自实干派来挣钱的人会越来越少,出卖某些意义上道德是来钱最快的。电视购物、虚假宣传、收钱说鬼话、刷假评论等等等等。人们都向往金钱,想变得有钱,却不敢承认,然后用一个冠冕堂皇的包装粉饰它就ok了,比如带货、推荐、安利等等。。。其实本质就是销售。


简单下个结论,接下来一段时间各个领域各个意义的“小红书”类APP将会越来越多。并且会活得很好。
印象里小红书刚出来的时候 作用像是炫富only 把全身上下穿的东西加上tag 写上品牌。用户也没有那么多 还有一点土
现在基本上网红都得有小红书号 和抖音一样
里面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广告而且像三无产品一样

不过里面有钱人很多 某些程度上扭曲了一部分的消费观
经常看到这样的帖子 女朋友看了小红书以后想要xx万的xx怎么办

反正搞的本来就浮躁的那部分人更加浮躁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原先的传播学理论认为,需求+传播 才能打造好的营销效果。健康的产业,需求(和能最好满足需求的产品)应该才是主体,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而传播只是附加手段。

小红书这类的东西颠覆了这种认知,传播媒介不仅能刺激需求,把需求转化为购买力,甚至能通过一个小团体内的攀比,众口铄金,创造需求。由是,很多人讨论产品时,说的不是”这个好不好看/好不好用“,而是讨论“这个是不是网红款”。
小红书是lookbook.ru的山寨版。确实就是为了营销存在的。
字数字数,自数字数,自述字数。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小红书是农业社会步入发达社会过程中的必然产物。当年日本韩国都经历过类似的时期。
通过媒体引导使口袋殷实大脑空虚的人购买高溢价产品,等到经济爆发期结束进入稳定期后,群体会重新回归理性消费,甚至进入断舍离的低消费状态。
昭明万邦 老法师
小红书存在并且还活的挺不错,说明它的受众范围不小,用户量也不低。

无论人们如何反思消费主义,反思娱乐至上,可中国互联网还是被类似小红书等碎片化信息严重的劣币产品占领了。

抖音、快手、微博、知乎、贴吧、头条等。

资本有错,但不全是资本的错,根本原因还是大陆的废青喜欢这些东西。
Zpin 别人有RP,我只有ZP
她们也挺可怜的,她们除了胡乱花点钱,她们还能干嘛。我认识的几个,爱国剩女奴才,甚至还去做传销(她们不是没有钱也不是需要钱,她们就是无聊,闲的)。。假如不是当初法轮功烧的太快(也可以说是一种加速主义),她们可能也会去信法轮功的………
我打算出一款小黄书APP,推荐黄色经济圈的吃喝玩乐,希望消费者能喜欢上小黄书。
韭菜反贼 90后,为国家民主而读书
小红书现在完全成了营销平台,国内这种社会,什么平台都能做成营销.....而小红书简直是为营销量身定做的,上面全都是假信息,很多人都是P的图,搞营销的,真实的晒日常生活的少之又少!

竟然还有人在上面能找到小姐信息,简直了......
Tinmitzunggung 天滅中共 姦雞,英噁二中部全狗警
以前有加過小紅書寫功課賺錢的群XD
只會看做飯,化妝品那些,很多都只收藏不買,不覺得普通女性能有錢到有幾十個愛馬仕,大牌出新化妝品馬上入手。
1.隐藏的色情信息平台

2.假货泛滥

3.夸张的攀比刺激你的焦虑

建议卸载。
大陸這種購物平台就跟政府的言論一樣,好評都是水軍,刷出來的。平時多逛逛香港的購物平台,外國的購物平台,哪有這麼多圖片評論啊,而且國內很多圖評質量高還都是露臉的,我真信不過。所以我一般淘寶,評論過於多的我直接不看,事實也告訴我,真正高質量的店鋪根本沒有這麼多圖評。
當然最噁心的假貨例子多到數不過來,連喬丹都能生龍活虎的就看得出來國人學識是多麼差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我一般只看他們的網頁 不用app 但是他們的網頁現在改了設計 如果沒有app看到的內容就不多 強制下載他們的app 這種真的很討厭

然後就覺得如果牆內的人的生活水平都是小紅書這種 牆內的人好有錢啊 簡直是遍地黃金那種

我一般是去哪裡看美容電子產品的review 或者是別的review 然後發現 裡面的人 如果是自己寫的 寫得真差 沒有內容 一點都不相信 稍微好一點的 一般是抄襲 內容一模一樣的完全可以在別的地方找到 完全的copy & paste 

再然後就是 我對這個網站完全無感了
jinpingaini 8964 六四 天安門 新疆集中營 大撒幣 饑荒 文革 毛臘肉 维尼 甴近平 辱華 乳包 連登 阿支哥哥 hker 香港赤化淪陷區 中華已死 現在的只是共產黨
我一直搞不懂,一個月收入沒有1萬rmb的人,天天買奢侈品,還要對著其他人炫耀,說別的發達地區窮是什麼心態。。。
我只开发了小红书一部分内容,教做菜,目前做着感觉不错,之前用了一阵bilibili学做小吃,两相对比小红书好用。
带带孙笑川1号 ? 孙笑川8964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一說小紅書我還以為是毛語錄出app了呢,嚇死我了

我也不理解喜歡包包的人的心態,我不懂包包的魅力
但是我懂『喜歡包包的人想要炫耀自己的包包收藏』這個心態
樓主可以喜歡股票,這沒問題。但我就喜歡包包,我看了就爽,而且我想要在世界的中心喊我對我的包包的愛!
此處可以代入『包包』以外的各種名詞,比方說『我就喜歡衣服,我看了滿滿的衣櫃就爽』『我就喜歡鐘錶,我聽著滴答聲都爽』『我就喜歡貓咪,我被貓踐踏就爽』……
差不多一個意思,爽到就好了,所以貓咪啊來踐踏我吧
Double 任何专制的国家的教育目的都是在极力降低国民的心智。
假!大!空!
反正打开app就觉得全中国,不,全世界华人,除了我,都有钱,且美(指国内网红审美),似乎还没有生活压力,品味也不是好品味,就是大logo的奢侈品爆款。竟然还有人在上面分享how to be a independent women.就蛮好笑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已经不把这个作为购物分享app了。最近在上面查动森攻略……
acnk 維尼寫史 維尼禁止 維尼他不喜歡六四🎶
小紅書試色跟台灣/歐美的試色看了真的會覺得是兩種產品......
都可以開濾鏡開到變別種顏色.......

修圖修的程度也很誇張,下巴看起來都不像下巴了,尖成那樣還有骨頭?
飞天狐狸王 十二月党人是俄罗斯最后的良心
一个伪装成快销平台的招嫖,传销,假货平台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问题是, 不用消费主义麻痹大众怎么能保持自己的合法性?
感謝提出投放方的觀點,但容我補充一些我觀察到對於接受方的一些情景,在中國或者是東方主義下,有些人喜歡投射自身到所喜歡的人事物上,例如透過模仿或打賞偶像來形塑自己,而這在搭配各種商業行銷,讓這種惡性循環每下愈況,而當自身國民教育又難以自知時,現在這種狀況真的會是無解的局面。
现实少年 不是井里没有水,而是你挖的不够深
“小红书籍app不是电商。”瞿芳和毛文超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以UGC社区的形态另辟门路.小红书籍展示出了辨别于保守电商的新形式。1亿用户为这款“种草神器”购账,它是异类仍旧前驱?在“商品贸易总数”(GMV)为上的电商原则中.瞿芳和毛文超却把小红书籍干成“从不将电商前置于社区”的异类。


毛文超在结业后便斩获了麦肯锡和贝恩接洽二份offer,随即又管制过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并在修业时与徐小同等认识。过往的人脉和阅历让毛文超成功地获得了投资,而瞿芳这个热衷游览和购购购的同伴,则是功效小红书籍的直接灵感。2013年,海内跨境电商交易蒸蒸日上,关于于海外有什么佳商品、要怎样购,消耗者存留着严沉的信息不关于称问题。


“小红书籍购物条记”上线之初,毛文超到香港助伙伴购 iphone5s时,瓜分了本人的购物阅历,很快便引来上百条留言。用户的活泼考证了小红书籍形式的可行性,在这个社区里,熟习外国购物的用户不妨瓜分本人的体味,想要购到外国商品的用户也能找到须要的信息。而毛文超和瞿芳也第一次真实体验到,小红书籍或者许正在转变华夏。


时至本日,5岁的小红书籍具有了亿位“小红薯”。月活泼用户胜过3000万,估值胜过30亿美元。至于毛文超和瞿芳,一个是2016年35位35岁以下创业精英中的一位,另一个则是福布斯2018年华夏商界25位后劲女性之一。一路走来,小红书籍的标语已从起初的“找到海外的佳物品"形成了“全天下的佳生计”,再变为“标志尔的生计”。范冰冰、弛韶涵等明星将小红书籍动作瓜分本人凡是生计的新平台,与亿“小红薯们”快意地调换。这与知乎、豆瓣等社区型平台颇为相像,而倒霉的是,小红书籍成功地找到了变现的方式。


2015年,小红书籍商城上线:2017年,小红书籍已实行了盈亏平稳,但是瞿芳不愿意将小红书籍与电商绘高等号:“小红书籍不是电商,而是游乐场”。他们正试图第二次转变华夏,举行一场“社区+电商”的形式革新。时至本日小红书籍App的首页还是UGC购物条记的信息流,“商城”则是一级进口。便是如许一个“另类”的电商,在2017年6月周年庆启售2小时后便出卖了1亿元的产物。


跟着阿里、京东等电商权威部署外国,网易考拉、蜜芽等笔直类跨境电商的兴盛,跨境电商商场很快变为一派红海。此时,赖以发迹的社区却成了小红书籍在猛烈的商场比赛中立足立命的壁垒。但是当线上盈利消退,鼎盛代消耗者逐渐生长为主宰.实质成为电商平合中新的暴发点时。小红书籍不蓄意地去“年少化”,只天然地经过UGC实质吸引着他们.瞿芳吐露,当前1亿用户一半以上是95后,90后占到70%以上。


2018年5月,小红书籍完毕了最新一轮由多家机构投资的3亿多美元融资,已成为估值胜过30亿美元的“独角兽”。瞿芳以为,给多数爆品“戴货”的小红书籍曾经到了经过告白变现的时侯,掌握佳用户价格和品牌价格之间的平稳点便是它的告白形式。谁人瞿芳和毛文超脆守的UGC社区,则是小红书籍将来延长的核心。“社区+电商”或者许不过小红书籍的个中部分。
认识一个三线城市以下,89年单身女分红,经常贴个小红书要买这买那的,中毒太深
pz221 卡巴司机
刚进去以为是个专业知识网站,结果成了各种垃圾网文的集散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6
  • 浏览: 25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