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陆人喜欢互相批斗?

大陆从文革结束到现在,即使文革结束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喜欢互相批斗,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我表示暂且还蒙在鼓里支那人费拉特性?姨学+10
https://i.imgur.com/3WMTYdu.jpg
https://i.imgur.com/jixnREB.jpg
已邀请: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批”字或许可以移除,“互相斗”看着更顺眼。
“批斗”,不过只是显得多了几分仪式感而已。

恕我冒一下“复读机”之险——

“汉民族”放在汉朝,其性质大致等同于今天的“中华民族”。
包括整个所谓的汉族文化,也根本不是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明之复辟。
楚国人民,本来就是没进化好的东西。
在先秦时代,楚国的发展模式基本就是滚雪球——管你原先是从哪个泉眼里冒出来的,现在统统都得进入我“楚国”的大海。
至于你变成“楚人”之后,日子会不会比原来有所提升,我才不在乎。我只在乎你从此以后必须替我打仗、给我当炮灰。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号称有八百年历史的大国,人文方面一直就没什么进步,甚至直到后来被秦所灭、又复国后,居然都还有人在歧视楚国人“沐猴而冠”。甚至直到今天,原先的楚国故地的人,几乎还跟原来是一样的德性。
拿下一片区域后,楚国人考虑的从来不是什么发展、建设。
其实后来的蒙古人、满洲人、甚至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基本都是以这种思路在搞扩张。
已经掠夺到的人口根本不是“人”,而只是被用来发动下一次战争的“消耗品”。
就像一个赌徒,刚赢了点利,转手就把这点利变成新的本,试图去套取更多的利。
这就叫“滚雪球”。

那么换一个视角,在受害者眼里,你觉得头天你我可能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而现在却都被吸收进了楚国这个“大家庭”,你我之间有可能和平共处、真心拿彼此当“同胞”看么?
你会不会想尽办法害死我?
所以,在先秦,楚国的内部从来就不稳。
同时,由于僧多粥少,楚国拥有近乎变态的“爱国主义”教育,以至于没有人会去思考自己为什么成为楚人,反而一个个“爱国”爱得不要不要的。甚至只有当时的楚国,才有“战败将军必须自裁”的奇葩规矩。
一个连“自己人”都不当人的民族,会把“别人”当人看么?

不学无术的商鞅,流窜到秦国后,直接让一个原本就野蛮反智的国家纳粹化了。
可是商鞅的玩法,不过只是间接从楚人的一贯作风里提炼出来、再将其系统化了而已。
楚人,几百年来一直就是这么玩的。只不过玩久了,脑子玩废了,以至于楚人明明一直就是这样一个民族,却被人家秦人后来居上。就像后世的大清被日本揍得满地找牙一样。

等到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再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地表生命事实上都被拉低到了沐猴而冠的楚人的水平,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汉族”而已——
华夏人理性而现实,楚国人抽风而浪漫;
华夏人天人相分,楚国人天人合一;
华夏人“敬鬼神而远之”,楚国人亲鬼好巫;
华夏人崇土,楚国人崇火;
华夏人尚龙,楚国人尚凤。
除了最后一条,你觉得所谓的“汉民族”,更像谁?
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个结果,那是因为秦屎黄是个文盲,明明龙与凤都是公的(凤为公,凰为母),但秦屎黄却强行把“凤”变成了母的,这才有了所谓的“龙凤呈祥”(反正如果我是龙,我是不愿跟变性的家伙做爱)。而由于原本的凤被降了一级,所以“汉民族”当然就只能是“龙的传人”(这个说法的出现,也才不到半个世纪)。

你以为恶心的“中国红”是中共带来的?不是,而是楚人带来的,因为楚人崇火。
华夏人是见天在地里抡锄头的农耕民族,谁不怕火灾吖?
可由于楚国人民是还没有进化好的东西,见着食物就能直接拿到火上烤,它不崇火它崇什么?
当然,如果硬要把“中国红”跟中共扯一块,也不是不可以,因为中共元老那群祸害,几乎也都是来自原来楚国故地。甚至“中华苏维埃”本身就出现于楚地。
楚国、楚国人民、楚地,数千年来都在给华夏制造各种灾难。

闹懂了前后逻辑,就能明白“窝里斗”虽然全世界哪里都有,但偏偏只有中国人玩得最出名——
或者是为了公报私仇、或者是想靠害死对方而借机获取某种利益,归根结底,都是根本没拿“别人”当人。

我再一次需要冒“复读机”之险——
什么叫“人民”?这与享受权利的同时、承担对等义务的“公民”根本不是同一水平。
甚至“人民”心里压根就没有权利、义务之概念。
“人民”,跟一群猪、一群狗才是同级别的,这个词约等于“人类”,只能用来区分物种。
而当它实在要发挥政治作用,只能是当它与“敌人”并存时。
问题是,谁是“敌人”?谁说了算?
当然是“党”说了算。
而“党”的一切,又都是党的“领袖”说了算。

你不爬到体制上面去,你就始终只能在底层受苦,永远不会被当成“人”看待。
问题是你凭一己之力,根本干不过党所指认的“敌人”吖?好办——
调头去软柿子堆里找,看谁不顺眼、看谁弱,就在谁身上先画个靶子,把其变成“敌人”,然后再害死。
这样你就算是“立功”了。
所谓的“文革”,基本就是这种现象最泛滥的时候。
因为在这一时期,“窝里斗”是斗得最有“艺术性”的,已经上升成了“批斗”。
然而我认为,“文革”并不是始于1966,更没有终结于1976......

所以,一个没内涵的鸡贼,来到品葱网,想要快速出头,怎么办?好办吖——
调头跑我的历史文章里拿着显微镜找,断章取义截取我某一段文字,然后就可以大义凛然去“举报”我了。
比如截取我“大环境不健康,并不全是独裁者的错。民间的鸡贼,比共匪坏一万倍,它们才是更应该被铲除的目标”这段文字,然后跑到举报区去申请将我封号,理由是“就是微博常见的粉红洗地最爱用的”

我跟这个用户有什么仇?我的言论有什么毛病?没有吖。
甲和乙都有问题,我只是认为乙的问题比甲更严重,并没有说过甲就没有问题吖,为什么这种人偏偏如此喜欢无视别人的全文,逮着半截就一副如获至宝的德性、这么想置别人于死地呢?
因为只要把我害死,就能显得它是替品葱网揪出了一个“五毛间谍”吖、显得它“立功”吖。
这尼玛若不叫“批斗”,什么叫“批斗”?

当然,它的这个行为,越发地让我坚信,我那句话说得一点没错,这种人还真的就比共匪坏一万倍......

在墙里,明令了所有人只能讲“爱国”的言论,那么“爱国”就是一种“政治正确”,然后这样的人就会拿着显微镜,仔细地挑谁谁谁的言论涉嫌“不爱国”、并举报;
在品葱,“反共”虽然不是Flag,但也算是多数人的共识,那么“反共”就会显得像是“政治正确”,然后这样的人又会拿着显微镜,仔细地挑谁谁谁的言论涉嫌“维护中国”,并举报。

看过农民怎么抓螃蟹么?一两只,可能你的竹篓还需要扣盖子,否则就白抓了;但是螃蟹一旦多起来,你根本不需要盖子,因为上面的螃蟹快要获得自由时,底下的螃蟹会把它拽回去……

看过《水浒传》的原文么?宋江,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黄文炳那件事上,有一说一,宋江是真冤。这不过就是宋江在人生最不得志的时候,在酒楼里随意写了首诗,居然就能被与自己无冤无仇的黄文炳解读成“反诗”。所以后来黄文炳这样的人,最后被李逵剐得稀碎,还得一边被剐、一边眼睁睁看着李逵吃自己的肉,真是解气吖。这种罪大恶极、变态而又反人类的小支那杂碎,传承“汉族文化”的玩意,就他妈该有这种下场。

以我在墙内外多次被人恶意举报的经历来看,我的心情跟宋江差不多。

------------------------------------------------------------------------------------------------

以前我只混支乎,非常痛恨“举报”这种说法,因为这个词听起来充满了文革味。
甚至支乎,本来就是存心想要把你变成那样的人,因为你“举报”了别人,你的“盐值”会有提升。
差不多就是把《商君书》里的东西直接搬到了互联网上、就是在恶意地煽动网民互相“批斗”。

我个人更偏爱“投诉”这种说法。但我也知道,这不现实、不可能全世界都来顺从我的意志。
“举报”是不需要为后果承担责任的,那么像支乎那种地方,官方完全可以有条件选择性执法——只处理举报内容中对自己公司不利的,别让公司惹上政治麻烦即可;至于私人恩怨,官方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管用户死活,所以这里喷子、杠精满天飞。
而“投诉”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会建立权、责对等的契约关系的——是“投诉”,官方就不得不对用户负责到底。可是像支乎这种公司,既然已经拥有了“党支部”,就绝不可能再拥有与之对立的“良心”。它们不愿与别人权、责对等,而只是用“盐值”这种非实质性的利益,去收买天下的贱骨头,让这些贱骨头免费替自己干脏活。

可是在其它平台,比如油管、比如品葱,到处都是“举报”二字,看着实在不舒服。
当然,品葱整体的机制是非常先进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它的原因之一。在这里,所有的赞、踩、以及“举报”记录,统统都是透明的。我不会像在支乎那样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有人总是无视我的言论内容,无脑地踩我、甚至诬告我,我是可以一目了然的。虽然我懒得拿这些人怎么样,但起码这种先进的机制能够间接告诉我:谁谁谁是心理残疾,将来绝对不能与之打交道。

就像“香港问题”,在维基百科里,人家直接用地图的形式向你展示哪些国家支持香港的示威、哪些国家支持中共,一目了然。你马上就可以知道委内瑞拉、乌干达、伊朗、巴基斯坦、罗刹、朝鲜,全是流氓。
meta_chaos Why there is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
因为东亚大陆人妹有武德,一场决斗就能解决的事非要吵上几年,等到绝对力量来一锤定音才算完。

丢下键盘,去健身房。

还因为东亚大陆人妹有文化,不懂点到而止,不通议事章程,公私不分,我行我素,群婴会。

丢下键盘,去图书馆。

更因为东亚大陆人妹有传统,半点经验也没有,新手上路,走到哪里是哪里,遇事全凭想当然。

丢下键盘,去团建屋。

总之,东亚大陆人,不行;黑名单功能,伟大;还是给他们要管起来。
必须定期学习马克思主义联邦党人精神刘仲敬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念来进行大脑升级,不然一律不得上网。

又没有公权力来搞肉体消灭为什么不能批斗?
  这个题目,好难回答啊。
 1 文化是有成长经历习惯的,儿童时期经历过的事情,对老年后的影响很大。即所谓的三岁看老。薄、习的儿童时代,都是斗过来的,得势之后,自然更加耀武杨威了。
 2 环境因素,在大陆,插队、抢座,得到实际利益而不用担心代价,自然而然,能都互斗才能维护自身利益。所谓的老实人吃亏。
3 激励机制: 如果斗的人有糖吃,当然都喜欢斗了。文革时期,就是谁没底线,谁当官,各个革委会主任,就是这么当上去的。
4 个人修为因素,净口修身治国平天下,这净口在最前面,过了这一关,才能谈修身,但好多人,很难过这关。而如果过了第二关,那就不得了了。:)
心理变态。

不是发泄这么说,实际情况就这样。这不仅仅是共匪七十年统治时期造成的新情况,这是几千年皇权统治循环压迫的作品。共匪在这之上更是加剧了病情。

有时候讨论中国人的时候,要时刻注意中国人和其他民主国家的人有区别,是异化的。这里不是种族歧视,我给大家举个例子:

新疆比起大陆其他省市,一直是高压管制、高压监控的状态,七五到现在的集中营更是在快速升级这种压力。这个压力锅什么样,生活在那里才能体会有多缺氧。

对于新疆人,我们除了讨论共匪作恶的同时,其实也要注意,新疆这么多年来,对于民众(哪怕是没有被关押迫害的)是没有一个正常的、系统的心理干预和心理建设。

你对于上网、出门买菜、人际交友的理解,和新疆人的理解有很大的差别,因为这些看似普通的日常,在新疆是另一种东西。比如出门你不会总想着我的带好身份证,交友说话要注意,碰到巡逻盘问怎么应对等等。这种情况下,讨论他们的行为和心理,或者和其他省市的人比较,得出来的结论只能是看起来你根本不可理喻的东西。

这是新疆,扩散范围到整个中国,一样的。惊诧中国人怎么在国外、墙外能干出这种事?除了制度的改变,教育的改变,抹掉爱国洗脑和填补知识的残破,心理的建设也非常非常重要,这种病态是真的存在的,也需要跟长的路来走。
中国人在崇拜教育下,思想统一,在仇恨教育下,对世界充满排斥,这样一群神经病在仇恨和排外的情绪中就需要有敌人作为发泄,就算没有也给你创造出来,就好比鲁迅说中国人爱看杀头一样,作为自己国家落后 人生失败的 渠道的仇恨发泄,那么这种土壤配上毛泽东创造一大堆敌人,一点就着,而更多的人则是充满恐惧不知所谓,文革期间其实是有很多人是不敢去看的,不敢出门的。
中共的一贯性套路,扛着红旗反红旗。不理会和贡献精力,小心他们的语言陷阱。姨学?左手打右手的把戏,暴力和谎言才是获得天下的秘诀。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中国人走到哪一定要排个谁大谁小,有眼色的察言观色就能看出来,次一点的吹牛逼把怂的唬住。反正人格平等是从来没有的。和中国人交往,最烦的就是他们无缘无故看不起别人。尤其是看不起穷,弱势的人。一教训起人来,总是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别人人格,非把人踩在脚下才行。

这样的事多了,结果就是人禁不起反驳。你一反驳他,他就觉得你看不起他。他就要炸,跟你没完。每个人都自我感觉良好,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是被权力蹂躏的烂泥。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因为不喜欢批斗喜欢讲道理的,不是被斗跑了,斗死了,就是被斗傻了,所以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黑格尔说:“造成中国落后的原因是中国人内在精神的黑暗,中国是一片还没有被人类精神之光照亮的土地,在那里,理性与自由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人还没有摆脱原始的、自然的愚昧状态。——凡是属于精神的东西都离它很远”。
达拉鸡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品葱的批斗我已经见识过了,所以我保留意见大家一起玩键政就行别真待到现实中去。
NZRdlClr5 刷葱上癮了不想寫作業,救命
和中國人沒關係,這個問題在於環境
任何一群人,黑的白的隨你抓,隨機抓世界上一把人口丟到無人島上,再給他們一個共產黨環境,幾年内也能形成互相舉報互相批鬥的結果,這一點你看全世界的紅國/前紅國就知道了
就是不是文革,共黨的宣傳不斷,紅小兵還是源源不斷
原先是東德的地方的人現在正常了,因爲他們的環境正常化了
中國的環境還是共黨環境,所以養出來的還是紅小兵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大一統滾
社會崩解、法治不彰、道德敗壞的社會當中,人不再是人,而是禽獸。這樣說也許有點冒犯,但如果你以動物界在族群當中的互鬥,就能理解中國人的惡行了。



中國人要改變,要等到人能夠互信互愛才有轉機。
不是几十年,是几千年都是这样,你屠杀我我屠杀你,当年明朝被李自成推翻后,一边忙着屠杀朱元璋的后代,一边各种残杀。汉族都是各种屠杀中幸存下来的,各种狡诈、懦弱,也只有香港被殖民百年忘了被残害的历史才那么勇武。
人斗人是传统,也是必要的生存基础。上层你死我活,下层只能跪着,跪着的互殴互害,那叫一个狠。
清茶i 维尼写史
斗争批判玩坏的结果,就像现在国内的征信滥用一样,本质在于无人监督他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武田 Nothing be everythings.
仇恨排外心裡確實嚴重的屑國
美國沒割一寸地,僅是美軍強姦貴婦與學生就罵死。
俄國入東北燒殺搶掠,槍斃政委,沒人講話。現在更提倡中俄友好。
粉紅以為古代的人都長得和現代一樣美麗可愛,實際上清朝到49年間的中國大眾普遍長的醜陋惡心猥瑣,比起西方審美來說像原始人(
「中国人」为甚么「窝里斗」、「一盘散沙」?当初我也不明白,以为真的费拉不堪了。直到刘仲敬他老一语点醒:独立之后相互抱团的才是真民族,独立后离心离德的是假民族。我才恍然大悟:中华民族是假的,不如就打散了好!打散成若干认同一致的共同体,也比目前强扭的瓜强上一百万倍!
grantyang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在共产党野狗社团中相互撕咬扭打啐骂啃嗜习惯了,一天不闹很痛苦,畜生园里都这样
互斗是灵长类动物本能 越文明的民族内斗越少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中共建立后一开始就是内斗不断,创始人陈独秀就被中共体制反噬被排挤在外也是个奇葩了,我为什么要创建中共呢?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这个世界上稀奇的事情就是很多。

一边有人问,要不要道德底线,回答说,不要。
另一边有人问,要不要反共,回答说,要。

如果共是没有道德底线的,要不要反共呢?

有时候双重思维方式并不是只在别人那里出现。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把欺軟怕硬發揮到極致就有了批鬥文化,如果那一天批鬥的對象擁有了權力那麼那些批鬥的紅小將們會馬上跪下
唐先生 知乎来的
批斗难道不对么?
知道什么是高贵的天龙人,天龙户口么,知道什么是大下岗么
天龙人民就算有残疾政府也给安排工作哦,那么其他地区的屁民呢?
小君撫 大雄维尼
没经历过那个年代,对“批斗”了解程度不高,我来说下键盘侠的“批斗”

这群人说白了就是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比别人都聪明,不容许有他们的智商推理不出的事实或是真相存在。
SoSoL 习已为帝,小熊维尼
几十年前,那些带着红袖标的人,斗这个杀那个,然后他们当上了大官,其他人看到都羡慕了,所以都想通过批斗他人获取利益,就算没有实质性的利益,至少也能得到内心的愉悦。
耿爽不爽 耿爽不爽之看得我好爽
保甲連坐,中國人奴了五千年,嘗盡馭民五術的苦還不是醒不了。被賣了還要幫賣你的人數錢呢
z中国人骨子里有一种仇富的心态,共产党忽悠老百姓用的是打地主,分田地,而不是我给你们选举权。比如最近的防疫砸这个砸那个,中国人骨子里讨厌比自己有钱的人,只要能用自己手里的权利打击他们,他们就会开心。文革里的举报也是同理。
其實批評不是壞事,是很自然的人性,也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只是人與人的互鬥必須要遵守法律,才能達到良性競爭的效果,中國只是缺乏健全的法治觀念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