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文明逆输出给西方文明带来的荼毒需要多久才能被清理?

中国富了,他们的商人用自己的价值观裹挟着那么多国际组织和商家向人民币妥协,背着商业道德去做那些十分下作的事情,他们内心的“黑暗面”全被挖了出来,比如好莱坞多久没有批判极权的片子了?为了取悦中共自我阉割了多少内容?这类问题不是一句“商人都是趋利的”可以解释的,哪怕那天中共没了,这种影响需要多久才会被纠正过来呢?还是跟同产地的病毒一样,一直陪着全人类,直到再被另一个庞大的邪恶政权挖出来?
歌以咏志 🇺🇦 Kalush Orchestra - Stefania ♫ https://pincong.rocks/video/6225
个人观点:
一,需要很长的时间
二,为了生存,人类文明会在一段时间内将这种污染从很大的程度上清理掉,不然文明会倒退甚至灭绝
三,清理过后这种污染还会在另一个时空出现

商人逐利,但商业并非污染。

当人们先默许商业利益为首要利益,再放任商业利益成为一切价值的衡量标准,直至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存在意义”,这才是污染。

当WHO 这样的组织以吸金和国际影响力为追求作出种种有悖操守的行为,公益意义就变成了商业意义。当政党不再追求代理最广大选民的诉求,转而追求吸金和纯技术层面的胜选力,政治意义就变成了商业意义。支共政权最大的一次非暴力成功就是以经济建设承诺骗取执政合法性,赤裸裸地以商业意义取代了政治意义乃至一切意义。

人类文明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污染。两千多年前柏拉图笔下的寡头政体就是商业盈亏主导政治。这种污染的根源并非支共。支共又年轻,又SB,又丑陋残忍到令人发指,不配。当下的危机其实是大家明知支共不是好东西,却选择捏着鼻子拿它的脏钱。

其实在支国以外没有任何一家机构、政府、甚至个人不拿支共的钱就活不下去。但只要拿了它的钱就会更充裕,也会逐渐被它纳入“管辖”。究其原因,这种污染的根源是人性的弱点,如贪婪、怠惰、傲慢等(见:七宗罪)。

支共的作用是强化、放大、放纵、直至通过这些弱点掌控人和机构。在宗教意义上,这就是恶魔行径。

历史上,无论是古希腊主导的世界、古罗马主导的世界……直至上个世纪早期的资本主义世界,都曾有过金钱利益侵蚀政治导致整个文明世界陷入危机的“礼崩乐坏”。区别只是规模大小和存在危机的紧迫性。

如果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可以看看古希腊的伯罗奔尼撒战记,里面关于寡头、虚荣和腐败侵蚀军队的例子触目惊心。也可以看看古罗马的公民制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衰亡的。当然,二十世纪的经济危机和两次世界大战我就不用多说了。

每个时期的人类文明都曾在付出了大量的鲜血和倒退后,从自己造成的危机中走出来。如果走不出来,那便是该文明的终结。


补:我读了@adt 翻译分享的新年文章觉得对这个话题蛮有帮助的。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7771 里面有句话我觉得很适合总结这个问题:
惡既沒有深度,也不存在任何(專屬於)惡的維度——而這就是它的恐怖之處——邪惡可以像真菌一樣在地球表面蔓延,並摧毀整個世界。邪惡來自於一種思維缺陷。
Olga 一切伟大的事物都在风暴中屹立
“...给西方文明带来的荼毒需要多久才能被清理?”

这个问题的主语如果是纳粹德国或者苏联,那么它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纳粹和苏联之恶使他们配得上做这个问句的主语。中国不配做这个主语。

注意我们说的是文明,不仅仅是社会。说到对社会的影响,要谈衣食住行等等可感事物。在文明层面上,谈论的影响应当上升到可供反思的事物,或者说精神。第三帝国和苏俄对西方的影响之大,证据就是直至今日,它们在政治光谱的两极仍然有仰慕者。对他们而言,希特勒和斯大林的错误只是策略上的,无法掩盖其信奉的主义的根本正当性。他们期盼在未来某个幸运而神圣的时刻,新一代的政治英雄会重新光大种族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的理想而不致重蹈前人的错误。纳粹的仰慕者出没在互联网的暗角,在网络审查的铁腕之下艰难呼吸,而苏联的仰慕者可以西服革履地出入高等学府,不过论及政治信仰,也时常三缄其口。仰慕中国体制的人,即使在目前强国的全盛时期,数量和组织程度也与上述两极权没落几十年后的拥趸不能相比。说到组织,左有Antifa, 右有新纳粹,两者再怎么边缘化也是极权的深刻影响的证明:真的有人信那一套,并且以此信仰规范个人生活,组织社会团体,为不可能的政治复辟做准备,可以(不恰当地)类比于基督徒们毕生准备基督的重临。中国在自由世界没有对应的组织。没有任何西方人照中国的准则生活。没有中国准则。没有人为了某个来自中国的思想而激动,由此审视自身和周遭世界,甘愿为了这个自己珍视的思想而自我掩饰甚至自居社会边缘。

把纳粹和苏联在全盛时期对文明的影响与今日中国对比,更可见中国之恶的低下。柏林和莫斯科的极权曾经让西方一流的知识分子为其辩护,左有萧伯纳、萨特,右有海德格尔、施米特。北京无法影响任何深刻的自由思考者,它无法以任何有思想含量或者精神指向的事物笼络西方知识分子,人民币上的毛像没有思想。它同样无法真正依靠精神的力量来取信于本国平民,其对国民意识形态的控制只有靠超大规模的信息屏蔽和网络封锁才能实现,而网络审查员和防火墙也没有思想。

即使是在制作邪恶的生产线上,“中国制造”也有一样的品质:传播广泛,质量低劣。无论中国崛起给西方社会带来怎样的祸害,尘埃落定之时,它对文明的影响也许不及列宁书里的一个句子,甚至戈培尔演讲中的一个叹号。中国对于西方的威胁只有在西方自甘堕落,任由内部的腐蚀力量横行无忌时才会显得难以抵御。为了对付这个次要的敌人,西方必须首先对付首要的敌人:西方自身。能够瓦解西方文明的危险分子不在北京的宫廷之内,而在华盛顿、布鲁塞尔的厅堂之上,在纽约、洛杉矶的学府之中,在硅谷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衣冠楚楚,口吐莲花。
麦克 屠支戮华——涂脂路滑
中华文化没问题?好吧,我的想法是中国就是个文化的化粪池,共产主义就是在化粪池的壁上凿了个缝,让那些秽物慢慢往外流
Konnichiwa こんにちは
不明白为什么楼上好多回答都认为楼主问的(或该问的)仅限于共匪文化污染。倒是顶楼讨论里有一条猴赛雷----
红顶商人是党文化? 权力寻租/捐官是党文化? 文字狱/用政治禁锢文艺和学术是党文化? 东西厂/秘密监控是党文化?


这明明都是文明洼地土生土长的霉菌,和共匪有毛关系。我再加几条----无信仰或信仰实用主义,谁灵拜谁,拜之前问灵不灵,轻视个体,轻视他人尤其是弱势的尊严,无法理解平等,相信立场大于相信事实,把顾客叫衣食父母(真·商业污染)。。。还有好多好多,说不完。中国现在财大气粗成了好多国家好多产业的衣食父母,这些文化霉菌就是在散布全世界呀,所以表拿什么共产国际体系当挡箭牌。
中国文化和马克思体系是狼狈为奸的关系。碰瓷,老太太倒地无人扶都不是现代人的发明。没有良好的法律体系,这种问题就是无法避免。毕竟谁过错谁负责这是常识。马克思只不过是更加强化了谁恶/谁狠谁占便宜这种价值体系。
其专制独裁通过金钱与腐败荼毒人类,WHO、奥委会、法德、西方资本家等都已被收买和腐蚀
酸酸乳 如花不彻底,彻底不如花。
ccp输出最毒的东西就是“金钱至上主义”
为了赚这点破金钱,西方可以对华绥靖,可以给ccp下跪,越来越忘记自己曾经的信仰,被金钱物质给迷惑,最后只会吞噬自己!
提出“人性本善”的国家输出的都是充分利用人性邪恶一面的东西。而被认为是没有道德的番邦蛮子输出的则是造福人类的东西。
共党很好的利用了人类动物性中的黑暗面(利用潜藏欲望,即金钱与支配他人的权力欲望),共党与其它地区一直在互相分享镇压经验,看到共党搞成这样一个个有样学样,这种腐蚀哪怕CCP消亡也很难彻底清除,因为是利用人心中本来就存在的隐秘欲望并将其放大
不会很久 最多一代人的时间
反而这些会被中国模式统战过去的对象才是美国本身就应该清洗的对象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国的文明输出即使有也和中国的体量是不相称的(小)

好莱坞一直在拍反极权的电影, 不过更隐晦了, 比如新的星球大战系列, 迪斯尼shangchi之类

当然偶尔也有明目张胆的, 在中国不流行而已 https://www.imdb.com/title/tt0399201/

即反了集权又赚到了美金, 这才是反共的高级境界
其实中国文化遗毒这个表述不准确,正确的表述是雅尔塔体系遗毒。
Kittydogg 我们历来的政策,就是联合魔鬼去击败眼前最大的敌人。对亚洲大陆的任何变化,除非得到现实的商业利益,否则我们仅予以强烈谴责和口头支援。
美国精英对中国的评价是:尽管中国人不喜欢共产主义,但他们仍然被共产主义征服并牢牢控制着。
真主至大 黑名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看待徐州八孩丈夫被刑拘一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35112
1、高级领导懒得管百姓死活 :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就是通报都是“徐州丰县县委宣传部“撰写并发送的,而不是由中央一级的宣传部门,如新华网,环球网,或者观察者网等发的。

这说明,中央领导干部,没人给宣传部门下过指令,说这个事情应该怎么统一定性,应该怎么写。都是地方官员全权负责。
大领导们一个人都没出来说句人话。他它们日理万机,国事大事,就是没有老百姓的事。
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妇女,被铁链锁着,没有高级领导觉得这个事情有哪里不对。更没有一个人觉得,我作为国家领导人,是不是应该给老百姓多花点钱,改善一下精神病人家庭的福利待遇和减少妇女被拐卖的情况出现。

至于杨某侠,那是常态,中国现在太穷,大家忍一忍,等把美国干掉,这些事情自然就没有了。

中国的皇帝们是不太关心百姓死活的,若是权力稳定,臣子听话,他们可以有闲情逸致去给老百姓点银子抢一抢。当他们自己的龙椅坐得不是很舒服的时候,他们必然不会去关注一个老百姓的苦难。

到了习近平这届,他们甚至都懒得让宣传部门统一口径,任由地方官员自己去乱搞。

2.地方官员极度害怕丢掉乌纱帽。

徐州地方官员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害怕自己丢乌纱帽。因为这些地方官老爷知道,若是承认我们这里,老百姓穷得要买媳妇,那等于承认我们无能啊。

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份通报说 - 我们没有拐卖妇女,没有穷人买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徐州官老爷们发现事情根本没有平息之后,就只能赶快去真的调查一下 - 这个人到底从哪里来的?到底是不是买的?

他们最后通报了一个故事:
这个女人已经52岁了,父母双亡,没有名字,天生精神病,就一个小名叫小花梅。亲戚觉得这是负担,让人贩子桑某把她卖到苏州。买家反悔了,她就流浪街头,被现在的丈夫捡回家。


我不论故事真假,我就问
几天能查完的事情,

你们这些官老爷,

不到自己丢乌纱帽的时候,

拖十几年也不会去查。

4.谁的运气好,谁的运气坏。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好,通常这种事情不会发酵,因为每天微博上都有这种事情,通常根本不会产生群体效应。但是徐州这次偏偏就成了全面关注的焦点,一坨鸟屎就这么掉在了徐州官老爷们的嘴巴里。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是不好,
你家不一定会遭贼,但是当小偷数量越来越的时候,总有一天你家也会被偷。
他们的不作为,一直没人发现,直到2022年了,才被人发觉,原来你们徐州,你们中国今天还有人被锁链拴在房子里,被当作牲畜一样养着。

以至于官老爷们可以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我们责任,都是前任的错~习近平总书记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因为把我们打倒很简单,但是最后打得是你习近平和中国人的脸。

杨某侠是不幸的。她的精神、身体的疾病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也无法有人去关心,去医治。连小粉红都觉得她有精神病,那就是家庭的负担,这种事情很正常。没有人会想政府应该去掏钱给精神残疾群体家庭解困,减负。她甚至可能连基本的行动自由都没有,她的子女也把她当作负担,当作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人。

杨某侠又是极其幸运的,因为
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像她这样,被拐卖的妇女,

她们去向不明,生死不明,

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哭干了眼泪,最后数十年之后,在绝望中,悄悄死去,

无人知晓

杨某侠起码还有人给她去调查,去寻找下落。无论故事是不是编的,大家都想给她一个交代。

=========================================
这个人间悲剧,我们不希望它再次发生,也希望它能得到尽快的纠正。
爱钱没有错。

宪法,自由,契约精神哪个不是商人先支持的。
SANDOLA666 雨情(因為批評美國跟民運,被品蔥列入黑名單中,社會主義好喔!!)
這個說法不正確
應該說第三共產對歐美的滲透毒害如何結束

中華文化本身並沒有錯
錯的是包含在內的馬列

回到正題

那歐美甚麼時候能擺脫第三國際??

我對此保持懷疑

因為第二共產的滲透超過半個世紀
歐美對此毫無知覺

孩子都在學共產主義了
父母卻還不知道...

國家政府都被滲透到高層了
還選出個準黨員的歐巴馬~

共產主義已經成為歐美文化的一部分了
我認為不可能根除

只要人們還以為共產只剩下五個國家的錯覺之中
那就不可能消滅實際上地球有一半江山的共產主義

第二國際比第三國際危險多了
因為第二國際是一般人看不到的...


中華文明根基腐爛是共匪近年的底層宣傳
這是為了掩飾共匪破壞文化
讓人到德倫淪喪的謊言

中華文化有叫你見了老太太別扶嗎??

沒有,中華文化一直都是要求互助互信的

為什麼現在沒人扶老太太??
因為馬列告訴你,人與人之間不能相互信任
要批鬥

台灣、日本、韓國是中華文化最濃厚的地方
你現在是不是跟我說
我們台灣人道德低下??
是不是說日本文化有病??

多學學日本吧
日本80年代也曾經紙醉金迷過
他們為什麼今天成為文明的標竿??

因為他們選擇了回歸傳統
回到東方的傳統

淪陷區,不是中華文化的輸出者
因為這裡早就沒有中華文化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