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IBM与纳粹

今日看到比尔盖茨宣部资助WHO(CHO)的新闻,在感慨儿时偶像崩塌的同时,也让我想起最近读到的IBM在二战时充当纳粹帮凶的旧闻。美国作家埃德温·布莱克曾出版专著《IBM与纳粹》,披露了IBM为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提供技术支持的内幕。这里引用下该书的简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对近600万犹太人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受害者首先被围捕并剥夺财产,然后被塞进一列列火车,这些火车的目的地将会永载史册:达豪、毛特豪森、布痕瓦尔德、贝尔根—贝尔森、奥斯维辛……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对德国国内以及被占地区所有人的身份信息 进行登记归档,需要对劫掠的财产进行记录和分类,需要将被捕的犹太人根据性别、年龄、职业等特征进行分选,还需要对庞大的铁路运输系统进行复杂的调度。只有这样,纳粹的种族灭绝机器才能保持高效的运转。如果没有先进而完善的技术支持,这些活动将耗费掉纳粹德国巨大的人力和物力资源,甚至根本就无法完成。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希特勒找到了他的合作伙伴:IBM。

通过查阅IBM的官方文件以及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德国联邦档案馆、荷兰国家档案馆等权威机构超过十个国家和语言的近2万页文献资料,《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埃德温·布莱克完成了历史巨著《IBM和纳粹》。

在本书中,埃德温·布莱克讲述了在其董事长托马斯·J.沃森的领导下,IBM是如何与纳粹德国进行交易,向其出租自己的霍尔瑞斯穿孔卡系统并根据不同的使用需求为纳粹定制各类穿孔卡的。利用这种当时非常先进的自动化技术,纳粹进行了极为全面的人口普查,锁定了每一个未来需要“最终解决”的目标;通过给火车站和集中营配备霍尔瑞斯穿孔卡系统,纳粹能对其铁道系统中的每一辆列车进行灵活的调度,还能根据不同的要求对受害者进行分选,将有的人送往劳工营,将有的人送进毒气室。通过这些交易,纳粹德国的种族灭绝行动得以高效地进行;通过这些交易,IBM的海外分公司获得了巨额的利润,并将其源源不断地转移回美国。

对于在欧洲发生的一切,沃森和IBM心知肚明,沃森甚至因为与纳粹的积极合作获颁了其授予“外国友人”的德意志雄鹰勋章。迫于各方的压力,沃森采取了种种措施试图掩盖IBM与纳粹德国的合作,但在《IBM和纳粹》详实的文字和影像资料面前,这段不光彩的历史还是被无可辩驳地呈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IBM的沃森直到二战前夕都毫不掩饰地站台第三帝国,为德国的法西斯政权毫无保留地提供各种服务。而第三帝国也“投桃报李”,不但授予他十字勋章,还允许他与希特勒共进晚餐,给予他超高规格待遇。
图:沃森与希特勒同桌共进晚餐(左一希特勒,左二沃森)
https://www.computerhistory.org/revolution/punched-cards/2/15/109

联想到近年来比尔盖茨的所作所为,只能感慨太阳底下无新鲜事。随手一搜:
2015年,Xitler访问西雅图,比尔盖茨邀请其出席家中私人晚宴。
同年,比尔盖茨参加博鳌论坛并与Xitler握手。
2017年,比尔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今年2月,Xitler写信感谢比尔盖茨“为中国抗疫做出的贡献”。
...

西方这些跨国资本家(也即川普说的Globalist)在出卖自由世界和本国民众的利益上可谓前科累累,毫不手软。现在看来,Google、Facebook等企业与其说是不作恶,倒不如说是欲卖身而不能。比如:
1. 谷歌的蜻蜓计划: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9C%BB%E8%9C%93%E8%A8%88%E7%95%AB
2. 扎克伯格前几年为了舔共都跑到天安门广场跑步吸霾了,可惜中共并不领情(这厮眼见卖身无望,最近又出来声称自己要捍卫自由民主,也是恶心)。
3. 苹果把iCloud搬到云上贵州,等同于把中国用户的所有隐私都交给中共(你跟FBI叫板的劲头呢)。这几天还迎合粉蛆玩爱国营销。
4. 至于微软、思科之流就更不必说了,早就和中共穿一条裤子了。

估计随着中美对抗加深,像比尔盖茨这种跨国资本家会越来越露骨。这从加速的角度讲倒未必坏事。不过,西方目前的体制确实比较难限制这帮全球主义资本家继续卖国舔中(毕竟美国政府没法像历害国一样说把你资产充公就充公了)。只能希望西方民众加速觉醒,保持警惕,认清这帮“大佬”的真面目。我们也可以帮忙多多宣传,多多加速。
44
分享 2020-04-18

27 个评论

这好像有点牵强。 小邓18岁时刚改革开放,当小三上位一个来大陆的美国半老头,然后去美国的。

这里面没有国安部门安排是不可能的,她的出身要去美国基本只有国安招募后带任务这种可能


在2013年,默多克与邓文迪两人离婚后,默多克认为前妻是个北京的告密者。沃尔夫写道“他们在离婚后,默多克多次告诉那些肯听得进去的人说,文迪是个中共间谍,从结婚那天开始(到离婚那天)就是。”

同年,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帕尔默(Clive Palmer)在接受9号电视网访问时,就曾公开指称:“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是中共间谍。”

帕尔默说:“她已经秘密监视默多克多年了,还把钱送回中共情报当局。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她是在中共南部接受训练的。邓文迪就是一个中共间谍,这是为什么默多克要跟她分手。”

泛华网曾爆料称,邓文迪是中共军队总政治部联络部宣传局的头号间谍,她传奇性地成为全球媒体大亨的妻子,更是总政治部在中共建政以来最傲人的成绩。

报导引述“北京内幕人士”来自中共军队总参谋部的消息指称,总政治部内部当时处在大地震状态,以因应头号间谍突如其来的离婚冲击。

报导还说,邓文迪在1986年大学一年级时,就被总政联络部广州分局吸收,该单位有意将她培植为香港间谍。

邓文迪因凭著过人手腕,在极短时间内取得美国绿卡,而获当局重视,决定予以培养。

据透露,香港主权移交中国之际,中共控制香港媒体的任务由总政负责,在总政特务运作下,在美国耶鲁大学商学院攻读企管硕士的邓文迪,1996年在飞机上“意外”结识在默多克新闻集团内担任要职的人物,经他安排,成为香港卫星电视Star TV的实习生。

邓文迪最后成为该台管理高层中唯一的中共女性。

报导质疑,一名耶鲁MBA学生有必要远渡重洋到香港当实习生吗?一名实习生会有能力购买头等舱机票吗?总之,邓文迪的经历不同凡响,“实在比好莱坞间谍大片还精彩。”

2012年在默多克因“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前往英国国会作证时遇袭,邓文迪出手护夫的矫健身手,便已引发她可能是中共特务的揣测。

当时,邓文迪在听证会上,一巴掌盖向突然袭击丈夫的一名英国男子。事后,六四天安门前学运领袖之一的刘刚,曾撰文质疑邓文迪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当时,英国杂志《周刊》也曾报导,默多克受到威胁时,他的妻子邓文迪迅雷不及掩耳的防卫,令英国情报圈里很多人接受外界的普遍说法,指邓文迪是中共秘密特工。

《悉尼先驱晨报》曾披露,邓文迪与中共特务头子、江派二号人物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关系密切。

曾庆红1999年访问澳洲时,被带到拉克兰•默多克的豪宅,邓文迪紧随左右为曾庆红作向导和翻译。为安排曾庆红吃海鲜,悉尼一家最高档的餐馆停业一天,使曾庆红在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傍晚美景下,品尝当地的著名海产青边鲍鱼。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邓文迪于1988年到美国,后来,在新闻集团位于香港的星空卫视获得一份工作,她在这里“遇见”传媒大亨默多克。在与默多克结婚后,邓文迪帮助新闻集团在中共安排了一些交易,并与江泽民等高层政治人物会面。

报导说,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邓文迪与默多克没离婚之前,她与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有暧昧关系。FBI当时表示,有理由对邓文迪保持注意,但FBI没有仔细调查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