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社會簡介

(本文作者乃珠三角城市廣府土著。因此本人視角狹窄,與鄉鎮/農村/粵西出身的蔥油未必相似,與潮汕客家蔥油更可能迥異。請各位加以補充你們的視角。)


首先簡單分類廣東居民。

有三大土著(排名不分先後):
  • 操粵語的廣府人,地盤是惠州府城以西,減去湛江茂名底下一些說黎話的地區。也就是西江流域。
  • 操潮州話的潮汕人,地盤是榕江韓江流域。
  • 操客家話的客家人,地盤是廣東東北山區,或者說東江上游。

還有一些「顯著少數」:海陸豐的鶴佬人、廣府人可以再細分一個大類四邑人(台山話)、粵西操黎話的(據說黎話與閩南語相通)、廣東西北山區的瑤族/苗族……

具體的劃分應該以自然村(不是行政村)為單位。比如廣州增城底下有村子是講客家話的。韶關城裡多數會講粵語。汕尾陸河縣全縣只有一條村講閩語,其它都是客家話。這些文化與行政區錯配的例子很多。各語言區犬牙交錯也很普遍。(廣西也是這樣。不過廣西的土著語言是粵語、壯語、平話、桂柳官話。)

詳細一點的文字表述請看http://www.cantonese.sheik.co.uk/phorum/read.php?4,29477
以下兩圖可作參考。大致是這樣。具體細節對不對我無力考查。
https://i.imgur.com/DsAyMPq.jpg
https://i.imgur.com/MW4XK0b.jpg


以上各種廣東土著共同特性是,以語言劃分種族而不以血統。比如不會說廣州話的,自稱為「廣州人」會被廣府人鄙視。不會說潮州話就不能自稱潮州人……反過來,如果一個A族的說B族語言(哪怕口音很重),肯融入A族文化,他自稱自己是A族人,也能被欣然接納。這種對於語言的執念,基於語言的身份認同,香港人也是這樣的。

所以北方有的人可能不明白,為什麼公開場合不說「方言」就那麼多事,為什麼「普教中」那麼大爭議,為什麼小孩不說「方言」就那麼多情緒。因為在我們潛意識裡,母語和普通話是兩種語言兩樣東西。不說母語,就是這個文化要滅亡了,後繼無人了。雖然很多廣東土著沒意識到這一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獨立民族而是中國人中華民族,但是潛意識裡「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非常頑強。

除了三大土著,還有「外省人」。此外省人指操非三大土著語言,也就是各種官話變體的人。所以廣西操粵語的、海南人、閩南人、江西客家人,通常並不屬於外省人範圍。


釐清一些名詞
操粵語的廣府人指代自己的語言,通常以縣為單位,比如廣州人說自己說的是廣州話,番禺是番禺話,順德是順德話,中山是石岐話,化州是化州話,梧州是梧州話(雖然梧州話和廣州話口音很像)。舊的統稱,叫「白話」。比如一個廣州人碰上一個梧州人,會說「大家都說白話,同聲同氣」。

白話這個詞在80年代末以後出生的人裡變archaic了。有的改稱「粵語」。有的受香港影響,改稱「廣東話」(這個稱謂是很搞笑的,因為廣西人也有說這門語言的。理論上香港粵語以廣州西關口音為準。但是80年代以後演變出一種香港獨有的口音。)(澳門粵語更像中山石岐那種。所以香港口音和廣州更像,和澳門差別反而更大一點點。這種細微分別只對粵語人有意義,對於非粵語者幾乎無法分辨。)

粵語人說粵語的時候,自稱「廣東人」,粵語語境裡,廣東人通常不包括潮汕人和客家人。廣西粵語使用者是「廣西人」。所以廣東粵語人眼中,廣東大致分為「廣東人」、「潮州人」(蔑稱潮州冷)、「客家人」(崖佬/崖子,因為客家人說我作ai,與粵語崖字發音近似)、「外省人」(撈鬆、撈頭、撈佬)。


民族關係
三大土著和外省人,雖然有的家族還是抗拒和其它族人通婚,但因為城市化、經濟快速發展,四族人間人員流動很頻繁,通婚很普遍。歷史上的隔閡可說是消除不少。然而總的來說,我一個廣府人,是不知道潮汕人/客家人是怎麼想和看待我們的。我也對潮汕人/客家人的文化和傳統知之甚少。

潮汕人和客家人都大量來到珠三角,來讀書/做生意。客家地區和潮汕地區幾乎沒有大學,只有一些野雞。李嘉誠造福鄉里修汕頭大學還是潮汕地區第一所大學,可想而知。在廣府人眼裡,潮汕人/客家人=讀書勤奮,因為鄉下窮,很多人的理想人生就是讀師範/醫科成為老師/醫生。廣府人相對來說讀書懶多了。

來到珠三角的潮汕人和客家人都會講粵語。但是廣府人似乎很少去潮汕/客家做生意的,遑論學他們的語言。我聽說潮汕本地年輕人也有很多學會聽甚至說粵語的,因為香港歌影視影響,從小到大天天看就學會了。


民族內居民成分細分
廣府人裡,有很不一樣的構成。城市/縣城裡的人,與農村/城中村的人,見識未必相似。比如廣州和佛山,到1980年代末為止,城區邊界和1949年沒啥大變化。後來經濟起飛,城市快速膨脹,吸收了很多附近的村落。這些人因為經濟發展坐擁地皮開廠/蓋樓出租,紛紛發大財。而城市居民,工人/個體戶,發財速度普遍不及這些城中村人。順德等縣城居民經歷與廣佛城中村人類似,而與廣佛城市居民不相似。

這種差別,使得這些改革開放的得益者普遍支持現有體制,只要還能繼續發財。當然老外的經濟發展帶來民主進步理論,也可以適用於這幫人。因為這幫人發財過程中親身經歷共匪官場、地方土皇帝的貪腐,他們本身很厭惡政府官員。一旦經濟不景支共要崩,這幫人也會很快翻臉。


外省人裡,要按抵達廣東的時間和融入廣東的程度細分。我只了解珠三角的外省人,不了解潮汕地區的外省人。粵西/粵北/客家那麼窮,去的外省人應該很少,必定融入本地社會。

1980年代為止抵達廣東的,多數都粵化了。下一代母語變成土著語言,身份認同變成所在城市。因為共匪計劃經濟體制之下,人員流動很難,來到廣東的外省人要么是軍人,要么是某些國企的職工。廣東也沒啥大型企業,只有廣州鐵路局因為特殊的歷史有大批湖南人,少部分江西人。這要追溯到粵漢鐵路。這條廣州到武昌的鐵路,鐵路局原來在湖南衡陽,共匪奪權後50年代不知道具體什麼時候遷到了廣州。所以廣州鐵路局由上到下很多都是湖南人,在廣州城裡鐵路兩旁地域(共和村、廣州火車站附近三元里一帶等等)形成方言島。請看https://youtu.be/_jIiBKYE7Is (3分20秒起有普通話和粵語的creole演示)。這幫人全盤粵化了,而且這幫人就是我上面說的城市居民的樣板,發財有限,許多人頂多只是中產,遠不及土豪暴發戶。另一大種群當數廣東省委的外省人,也粵化了。比如趙紫陽的子女趙二軍王雁南個個都會說粵語的……

這些人粵化,就像滿清駐紮廣州府的清兵粵化一樣。當年駐防廣州的旗人沒有另外修滿城,而是直接駐紮城裡。
比如说满语的情况,乾隆二十一年之前,朝廷屡屡批评广州驻防官员满语不好,这也似乎“理所应当”,毕竟都是汉军,还有很多都是三藩汉军。乾隆二十一年派过去的1500满洲兵丁一般来讲满语还是会一点的。结果因为没有督促,也没有强制的使用环境,到了道光的时候,宣宗就感慨过“缘何广州驻防官兵五千余人竟无一人识清字者?”要知道乾隆朝的时候挑选兵丁还是需要考满语的,结果派到驻防去不到一百年就这样了……

作者:知乎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333963/answer/124466830


90年代以後來到廣東的,粵化程度就低了。因為太多人來到,並不一定要學會土著語言才能生存。這些人的下一代,家庭母語以普通話為主。學校教育視乎學校好壞。好學校不准講粵語,差學校全是粵語土著無法禁粵語。這幫人如果家裡說普通話,學校也不說粵語,那他們大概率也不會看香港電視,粵化程度接近零。這些人的文化、身份認同、政治觀點與一般支那人無異。

以上關於外省人的分析不適用於深圳。深圳太多外省人而且流動太頻密了。深圳本來也不是廣州這樣一個幾百萬人的粵語城市,有同化外來人的能力。因此深圳變成外省飛地。


語言帶來的立場差異
粵語者 vs 普通話者
  1. 粵語者喜歡看香港電視,討厭看CCTV、廣東衛視。對於廣東本地粵語電視(廣東衛視珠江台、各市自己的電視台),態度一般吧。我本人不喜歡看,因為節目很差。普通話者與一般支那人口味無異。
  2. 粵語者因為看香港電視,自動學會讀繁體,不抗拒繁體。這一點上與港臺的隔閡比簡體沙文的粉蛆好多了。
  3. 粵語者操粵語,對非粵語文化本能討厭。崇拜毛澤東的幾乎為零。這一點與北方很不一樣吧。像湖南等地還有人家裡擺放毛澤東塑像/畫像,像供奉神祗一樣,在廣東完全不可想像。而粵語者從來進不了支共國家政府,極少數人能進入地方政府,因此北方政治愛好者樂此不疲的支那政治,粵語人普遍不感興趣。在我眼中,支共高幹的故事和外國政治人物的故事沒啥分別,都和我關係不大。
  4. 粵語人很重視家族關係。敬拜祖先。孝敬長輩。
  5. 粵語人女性地位不低。除了農村女人不准進祠堂,我沒聽說過啥針對女人的歧視/偏見,尤其是城市。如果有幾兄弟姐妹,最年長的是姐姐的話,還是以姐姐為權威而不是以長子為權威。家族輩份最高是女性的話,也是以這位女性為權威。但是也有外嫁女無話語權這樣的觀念。具體很複雜。總的來說粵語人兩性比較平等。
  6. 粵語有一句古諺「好仔唔當差」,因此粵語人抗拒當兵、當警察。我很好奇解放軍裡粵語為母語者有多少。而且軍人很霸道。因此粵語人對解放軍普遍無好感。估計地方政府裡的人也是一樣,因為解放軍也經常欺負地方政府、基層邊緣趙。
  7. 粵語人又不能當官、又不當兵、讀書也一般,那就只能做生意咯。粵語人本身也非常喜歡和善於做生意。舉個清末民初的例子:上海有很多粵籍商人。
  8. 因為粵語人喜歡商業、粵語人因上述各種原因討厭政府軍隊毛、香港電視新聞看多了,所以粵語人一般來說政治立場最差也是和香港藍絲相同,大中華膠、支持大一統政府,但對於自由民主的抗拒,比北方人可能會小一些。尤其是做生意方面,巴不得越自由越好,土皇帝貪官去死,形式主義傻逼官僚去死。
  9. 雖然粵語人重視家族關係,但可能商業氛圍強的緣故,不喜歡管別人家閒事。八婆(喜歡背後說人的人)會被人鄙視。各家有各家自己生活,無論貧富。


上面針對外省人的分析,粵化了的外省人普遍適用以上粵語者的規律,除了第4第5點宗族文化。通婚了的連宗族文化也會吸納。


但是,以上差異正在減弱。原因:
  1. 香港文化輸出能力在2000年代以後迅速衰落。
  2. 因為1,以及學校推普,年輕一代粵語能力急速下滑,成長過程不是看香港電視而是看北方電視、綜藝、抖音……粵語文化正在崩塌。
  3. 學校洗腦能力加強。80年代至95前這15年出生的人中小學愛國教育很一般。95後所受中小學愛國教育機器加強不少,粉紅迭出。
  4. 到2000年代末為止,支共的宣傳機器能力比較弱,北方的政治宣傳在粵語人中幾乎沒有用。粵語人不看CCTV不看人日不鳥毛鄧江胡的黨八股。廣東本地的報紙電視,以及廣東人本身,都喜歡罵政府,雖然頂多是罵政府不罵皇帝。然而2010年代,手機互聯網普及,大外宣無處不在,而香港電視染紅,廣東本地輿論被扼殺。每日頭條這類中老年赤蛆生產機,使得廣東中老年普遍仇視香港,食碗面反碗底。



所以像我本人,從小到大就是憤世嫉俗反共反政府支持自由民主的了,從來不可能支持共產黨,但是愛國、支持大一統。反對一黨獨裁但是支持民主大一統中國這種思想怪胎。事實上這種思想就是毒瘤。支共完全可以扔掉共產黨的皮搖身一變換作比如中國國家黨,那就能繼續統治幾十年。我是因為很偶然的機會結識了中華民國人,和他交往的過程中對所受紅色愛國教育反思,因此破除了支那民族主義愛國主義這個魔障,加上香港反共鬥爭的持續影響,自然而然地變成hardcore粵獨分子,也支持港獨(不支持粵港合併)。(並非因為劉仲敬的文章,他黑話太多,而且他的文章與其它北方文化和政治對於我來說都屬於一類東西,與我無關,不感興趣。)

粵獨以後,我不可能去對潮汕、客家地區事務指手畫腳,因為我完全不了解他們的文化和社會。所以我理想中的粵國,應該像瑞士聯邦/美國聯邦,每個邦底下再採取英國形式的普通法地方自治。聯邦大概分成六塊:廣州(首都,類似德國柏林邦)、深圳、廣府、潮汕、客家、海陸豐。也許可以分得更細。廣東以外和三大土著文化相似的地方,如果認同這一套政治體制,也可以加入(僅限廣西/海南/江西這三個省部分地區。湖南貴州和三大土著文化迥異的地方就算想加盟也最好別來。福建和台灣更相似一些。)比如廣西欽廉劃到廣西是很晚的事。他們想加入粵國,歡迎(但粵國不申索他們,我不搞大粵主義,沒必要折騰)。廣西梧州也是粵語區。贛南有一些客家人地區。廣西非官話非粵語地區想加入也歡迎。簡單來說就是不歡迎官話/湘語地區,他們和我們格格不入。
具體的粵國構想有機會我另外寫一篇講述。


最近看到兩個貼子,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812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840,讓我這個懶癌末期終於動筆寫一寫廣東簡介。廣東的構成很複雜。你去詢問一個自稱廣東人的外省人,得到的答案與一般支那人無異。所以光寫「廣東」的問卷調查,天曉得那個廣東背後是哪族人,成長經歷是什麼樣。問不同的人可以得出截然不同的政治光譜。希望有潮汕、客家蔥油可以寫寫你們的視角。

提醒管理員:不要改我的文章。我的個人經歷已模糊化,不需要再改。
60
分享 2020-02-11

82 个评论

很詳細
但我沒那個心機看😂
若果有粵國
相信是廣東話為官方語言
然後就是英語
至於普通話?
沒有人想理會什麼是普通話
在公共交通工具報站時
應該是廣東話再英語
之後再用其他語言
形式應該像台灣一樣
現在內地的報站
98%普1%粵1%英
提醒廣播的時候也用普通話
對於其餘兩種語言很不公平
還不如不要播
你说广东人都不喜欢毛,但是据说出租车挂毛像是从广东开始的
你说广东人都不喜欢毛,但是据说出租车挂毛像是从广东开始的

我還沒見過掛毛像的。掛大肚佛/觀音的才多。
很詳細但我沒那個心機看😂若果有粵國相信是廣東話為官方語言然後就是英語至於普通話?沒有人想理會什麼是...

國家語言可以不定,要定的話是粵語、潮州話、客家話、普通話。

工作語言是普通話+英語+各邦自己的語言。粵國國會開會可以用普通話、粵語、潮州話、客家話發言(像加拿大/香港的多語議會)。潮汕邦的工作語言就是潮州話+普通話+英語。

當然可以想見的是,粵語天然會比另兩種土著語言強勢,因為人口、經濟、政治勢力的影響。

但我不希望粵語獨大。為了維持各邦平等和關係融洽,只能用普通話了。這有點像新加坡。居民極少盎格魯撒克遜人,但以英語為主,就是為了避免偏袒任何一族。

關於粵獨的細節未來我另外開一個貼討論吧。這個貼主要討論廣東的現實社會。解答一下各種關於廣東的錯誤認知。廣東社會構成非常複雜,並不可一概而論。
以公交報站為例的話,可能應該這樣
廣州 粵英普
深圳 普粵英
潮州 潮英普
肇慶 粵英普
梅州 客英普
潮州肇慶梅州這些地方也可以省略普通話。
廣州作為首都就不能歧視「外省人」。深圳很可能會是唯一外省人佔相對多數plurality的邦。
以公交報站為例的話,可能應該這樣廣州 粵英普深圳 普粵英潮州 潮英普肇慶 粵英普梅州 客英普潮州肇慶...


我想整个大粵這樣 粵英客潮 就算
我想整个大粵這樣 粵英客潮 就算

沒有必要的啊。就像加拿大魁北克以外地方政府是不鳥法語的。只有聯邦政府才必須雙語。美國只有西南部才有政府用西語。三藩市才用中文。

語言政策是為了實用、方便人的,而不是用來搞強行平等。
沒有必要的啊。就像加拿大魁北克以外地方政府是不鳥法語的。只有聯邦政府才必須雙語。美國只有西南部才有政...

粵英客潮這些先後位置可再調整,至於普通話嘛,不如讓只懂普通話的人學懂廣東/英語/客家/潮洲才來廣東吧,正如外國也不會有人因為你不懂英語而改變自己國家的語言系統吧
广东49以后本来是叶剑英和方方主持工作,但土改舍不得对乡亲下狠手,导致地方的广东本土干部和南下干部矛盾很大。最后被蟊贼换了陶铸和赵紫阳,完成了整个广东的土改。后来大饥荒的时候,赵紫阳下乡看到乡亲的悲惨生活,上报了陶铸表示不能太左,于是政策比其他省还是轻多了,最后广东在中南大区的省里死人最少。赵紫阳在大跃进中受到的触动很大,所以后来在主政广东期间做了很多扎实的工作,和广东本地一批年轻干部打成了一片,也基本上没有搞太多的运动。后来这其中的干部相当多几个也成了改改里广东的干将。直到黄永胜主政之前,广东南下干部和本地干部的融合还是比较好的。再后面的关键人物就是任仲夷,他一个北方人主政广东以后一锤定音了在广东推广普通话,鉴于他的威望,下面人自然也不敢反对。

所以广东之所以不排斥普通话,和北方干部之间的融合也占了重要的因素。广东和福建起点本来是一样的,但一有港资,二有外来的人才。福建苦于大陆和台湾的关系不稳,且项南和高层的关系不好,被抓了个把柄就搞掉了。
沒有必要的啊。就像加拿大魁北克以外地方政府是不鳥法語的。只有聯邦政府才必須雙語。美國只有西南部才有政...


普通話必須要剔除,因爲普通話是北方外來殖民語言,非嶺南本土語言。
語言政策遠遠不止方便溝通這麼簡單,否則全世界統一只使用英語即可。語言政策涉及民族認同和政治身份問題,剔除普通話是去北方殖民化的一個重要措施。
民族主义费拉理论,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反過來,如果一個A族的說B族語言(哪怕口音很重),肯融入A族文化,他自稱自己是A族人,也能被欣然接納。

這段話我沒讀明白是什麼意思。是說如果他「肯融入B族文化,他自稱自己是B族人,也能被欣然接納。」嗎?
這段話我沒讀明白是什麼意思。是說如果他「肯融入B族文化,他自稱自己是B族人,也能被欣然接納。」嗎?

是的。我寫錯了。
是的。我寫錯了。

😂害得我讀了三遍,還以為自己理解有問題😂
岭南人,先点个赞了哈哈:P少许补充:- 客家话的第一人称(我),拼音应该是“ngai”(不是ai),...

我沒有說潮州話屬於粵語哦。我說了粵語、潮州話、客家話是三大族群,另外還有海陸豐、粵西黎話族群。

然而潮州話和閩語有多相似,潮汕人和閩南人文化上政治上有多親密,我一個廣府人完全不懂。
噉你仲識唔識講五邑嘅語言?定係淨係識廣州話?XD
所以我写的是“少许补充”,并非 “指正”呀,要睇真啲~ :D潮汕和闽南我也不熟,也是从书本上学回来然...

在下識閩南人,也識潮汕人,他們言語雖相似,族羣已分離,互不相認,不少潮汕人甚至看輕閩南人。
閣下分析廣府性格挺好,孤立建國之亞非殖民地思維不敢苛同。真正要獨立,也宜南方各省結為邦聯,方足自保自洽。理想情況,是效仿周朝,各地建國自治而合為華夏邦聯,各國行政獨立、財政獨立、司法獨立,外交方面彼此釐定權限,邦聯設立協調辦法,剛柔並濟,分中有合,合中有分。 
潮汕與閩南除了在飲食上有些相似之處,早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潮州人更偏向于粤而非闽,多数潮州年轻人对于潮州的闽南根源基本一无所知。
对于客家人不太了解,而且很好奇江西客家人的思想状态,希望有朋友可以给出解答。
谢谢兄台补充!:D

不客氣,祝進步!
如果 不是 香港 还在
广东的粤语 会被土匪北佬 打压得更加厉害 
在下並非華裔,但老婆香港人,曉講你地廣府白話
和lz太像了,我也是广府人  多年来对粤东的了解几乎是白纸…
那我作為深圳人補充一下。
深圳的情況比較像是廣東省內異類。官方語言是不帶口音的普通話,潛在技能是分辨其他各省人的口音。對本市的身份認同度很高。(除了經濟因素和外來人口佔比較大以外,也與小初高校服全市統一有一定關係)
而除了廣東省內遷來的人以外,深圳人對整個廣東省的認同感很低。比方說在描述深圳的地理方位時不會用廣東省定位,而會說在香港旁邊。上世紀末本港台TVB的警匪片盛行讓深圳對香港的好感度一直居高不下,00年後更有不少深圳人的子女選擇去香港上初高中甚至小學,即便每天都要經過比較繁瑣的通關過程。

順便說一句如果廣東要獨立,我頭一個支持深圳和香港建立深港友好的外交關係。
客家人骨子里就是大中华主义者,客家人孙中山为了建立大中华炮轰广府-潮汕联合体不留一点情面,后来客家人更是直接倒向共产党,中央红军70%是客家人,沾满屠戮潮粤人民的鲜血。在现代,客家话也是衰落最快的语言,客家人毫不犹豫就接受了普通话。潮粤两地友谊源远流长,客家人却格格不入,潮粤人想和客家人组成联邦还是省省,中央苏区才是他们的归宿
潮汕人去珠三角那边读书做生意的确实很多,我家里很多亲戚就在那边。潮汕本地人会说粤语很少,但很多人听得懂,部分地区说客家话(不是客家人,但说客家话,一些人开始不会潮汕话,后来慢慢学的,我外婆就是这样的)
记得好像是钱穆说过,行省制度是元代发明用来加强中央集权的结果。因此在划分行政区域,是故意混合不同族群,这就是为什么广东省会有广府,潮汕,客家等差异群体。而文化上与潮汕非常接近的闽南却分到福建,另外同说广府话的北海,钦州等桂东地区又分到广西。
说到底,广东省只是一个自上而订立的概念。所以,如果中国分裂,广东省也可能分裂。至于到时候,香港希望与哪个城市,地区再组合新政体,或者完全自立,这取决于到时的客观时势,比如中央政府倒台而产生的难民潮,世界群雄的政治角力等等。
可能性比较大是与珠三角同盟或者联邦,以作为地理缓冲区。
------
另外,印象中,所谓省港澳的说法,其实也是珠三角。省,指的应该是省城,广州。但似乎好多人以为是广东省。这一点我并没有考据,望高手指点。
[quote][/quote]
请不要这么说。我就是客家人,请不要如此以偏概全。
在下識閩南人,也識潮汕人,他們言語雖相似,族羣已分離,互不相認,不少潮汕人甚至看輕閩南人。

沒錯,以在新加坡的例子,立國以前多有械鬥,閩南人惡鬥潮汕人,非常凶狠,但廣府人客家人就沒參與。
「- 广州和香港话的微妙分别,
广州的阴平调(第一声)一些人似乎会唸成53,语尾稍微往下掉;
香港阴平会唸成55,高平调,语尾不往下掉(和普通话的第一声一样)。
(不过一些老派的香港播音员也会唸成53)」
 
廣州人和香港人憑用語有時很容易分辨,例如同一句粗口:「麻X煩!」
廣州人多會用女性器官,而香港人多用男性器官。
沒錯,以在新加坡的例子,立國以前多有械鬥,閩南人惡鬥潮汕人,非常凶狠,但廣府人客家人就沒參與。

華人啊,往好裡做,寧對家己狠,不對別人狠;往壞裡做,就對家己人狠,不對外人狠。
记得好像是钱穆说过,行省制度是元代发明用来加强中央集权的结果。因此在划分行政区域,是故意混合不同族群...

在广府人的眼中,省一向都指省城,而不是广东省。而省城也与今日的广州城区不一样,过去的省城,就是指广州旧城,范围大概是北至白云山,南至海珠桥,东至广州大道(东山口),西至西关。而今天最繁华的天河区珠江新城,以及海珠区琶洲,白云区旧机场附近,在90年代以前全是农田。偶然出现的几所高校,包括中大、暨大、华师老校区,在当时是非常远郊的地方,晚上学生出门肯定有危险。
在广府人的眼中,省一向都指省城,而不是广东省。而省城也与今日的广州城区不一样,过去的省城,就是指广州...

哦,大概是总说,省港杯,省港旗兵,混淆了省港澳。
客家人骨子里就是大中华主义者,客家人孙中山为了建立大中华炮轰广府-潮汕联合体不留一点情面,后来客家人...

孫大砲應該不是客家人啦,那應該只是誤傳。但是他大中華主義執意北伐的確害了廣東。

我感覺客家人可能可以分成靠近廣府地區的和梅州那邊山裡的。國民黨和國軍也很多客家人,反共反得很厲害,比如薛岳、張發奎。
在广府人的眼中,省一向都指省城,而不是广东省。而省城也与今日的广州城区不一样,过去的省城,就是指广州...

@PanzerVor

我補充一下。省城城字,口語通常不是「成」,而是粵拼seng4。到1949年為止的省城範圍。東邊到梅花村吧(東山口是中山路和農林下路交界,不是廣州大道哦),楊箕為止。楊箕一直到90年代還是種菜的。南到河南近江兩三條馬路吧,也就是同福路左右。西邊到黃沙。北邊到越秀山、西村為止。三元里已經是郊外了。這個範圍到1980年代沒怎麼變。

清末東邊到現在的大東門。東較場已經是城外了。西邊到西關,黃沙車站是城外。北邊到越秀山。民國三十幾年時間發展了東山,那些大學也是民國時候修起來的。這樣對比就可以看到共匪治下頭四十年發展多慢。

現在河南康樂村的中大,以前是嶺南大學(香港那間的祖先)。華工和華農五山校區合起來是一個鐘形,是以前的國立中山大學。

可以到這裡看舊地圖 https://zh-yue.wikipedia.org/wiki/User:HenryLi/省城輿圖

1948年《廣州市街道詳圖》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0/Canton_Map_1948.jpg
「- 广州和香港话的微妙分别,广州的阴平调(第一声)一些人似乎会唸成53,语尾稍微往下掉;香港阴平会...


你害得我讲了两次粗口
「- 广州和香港话的微妙分别,广州的阴平调(第一声)一些人似乎会唸成53,语尾稍微往下掉;香港阴平会...

很有趣,兄台劳烦举几词语来展开一下。我以往主要觉得是用词的分别。比如,上课-上堂,市场-街市。
我補充一下。省城城字,口語通常不是「成」,而是粵拼seng4。到1949年為止的省城範圍。東邊到梅花...
我想问下,睇历史书有幅图话北伐前蒋校长喺东较场阅兵,请问喺边处?地图上今日无依个地名。
跑遍成个广东,就潮汕地区无办法用粤语去交流沟通,广东语言已捞化严重,但奇怪的是潮汕地区又是对中共最不屑的地方,而到深圳就好像出了外省一样
跑遍成个广东,就潮汕地区无办法用粤语去交流沟通,广东语言已捞化严重,但奇怪的是潮汕地区又是对中共最不...

深圳本来就是土匪在广东搞的飞地
我想问下,睇历史书有幅图话北伐前蒋校长喺东较场阅兵,请问喺边处?地图上今日无依个地名。

廣東省體育場+英雄廣場
跑遍成个广东,就潮汕地区无办法用粤语去交流沟通,广东语言已捞化严重,但奇怪的是潮汕地区又是对中共最不...

客家地區(梅州)也能說粵語?(我沒去過,真不知道……)
廣東省體育場+英雄廣場
多谢解答
客家地區(梅州)也能說粵語?(我沒去過,真不知道……)

广东基本上各个城市的市区用粤语去交流没压力,当然这不包括潮汕地区,闽南语系很广,在广东就有潮汕话和粤西的黎话,但又不相通,唯一不同的就是粤西地区用粤语畅通无阻
广东基本上各个城市的市区用粤语去交流没压力,当然这不包括潮汕地区,闽南语系很广,在广东就有潮汕话和粤...

老實說,我覺得客家話能聽懂兩三成,聽起來像粵語和官話的混合體。潮州話真係聽唔明。
謝謝你詳細的分析,讓我更了解了廣東。我去過廣州,感覺確實是天高皇帝遠的地方,而且廣州的眼睛是看香港而不是看北京,廣州的家戶餐廳美容院的電視都是香港電視。

我也認識到一個廣州人,我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到他應該是個反賊,之前只覺得他很跩,什麼都看不上眼(他只喜歡香港的潮流事物,只緊追香港潮流情報)。

因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發展,我才逐漸更了解了粵語圈,明白到其實粵語人和香港人有緊密的感情連結。

你所稱的廣東多族群語言的情況和台灣很像,台灣也是如此的,

而台灣也因為如此的多族群多語言,所以發展出獨特的"包容性"文化,因為只有互相尊重包容才可能共存,我認為這是台灣之所以能夠是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很重要的原因,源自於台灣特殊的多族群社會。


期待廣東,乃至於全中國,有朝一日也能如此,尊重每一個人身分族群信仰包括性傾向等等的不同,尊重和欣賞每個人不同的差異,尊重每一種語言和文化。

最痛心的是現今中國完全往相反的路走,是用專制和大一統的思維去抹滅扼殺每個獨特的族群與個人。
補充說明,其實你忘記提到一點,就是正因為廣東特殊的文化,廣州曾經誕生全中國最獨特最敢言的報紙:南方週末。

(現已死去的)南方週末是中國新聞界永遠的榮耀,它是廣州美好歷史的一部分,應該永遠被記得。
很有趣,兄台劳烦举几词语来展开一下。我以往主要觉得是用词的分别。比如,上课-上堂,市场-街市。

以下呢尐可以參考:
如何區分香港粵語和廣州粵語?一個詞竟能區分吳亦凡和陳偉霆的粵語差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8Wx1l2rE9c

香港人如何在听粤语时分辨是广东人还是本港居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61929
以下呢尐可以參考:如何區分香港粵語和廣州粵語?一個詞竟能區分吳亦凡和陳偉霆的粵語差別?!https:...

呢條片舉嘅詞彙例子係錯嘅。評論已經一堆人駁斥。
我当初在广州的时候,好像只有外地人才用粤语这个词,当地人都自称说的是白话。
廣東話就算把拉。  來來去去我都係果句 真係可以獨立建國。 國語儒家思想文化中國字體全部都要滅絕廢除。 英語為母語接軌全世界 廣東話過度用下就算拉 畢竟慘雜左中華文化係入面 。
看完就一个感觉: 再次北伐还是有可能的。率先走上街头喊出民主诉求就是北伐2.0
你说广东人都不喜欢毛,但是据说出租车挂毛像是从广东开始的

就是說殺氣重 / 煞氣重啊
我小時候有看過很多的士掛毛澤東

沒掛是後來的事情,但是一開始廣州開始有的士的時候大部分司機是掛毛澤東,大概7,8年後才開始掛大肚佛這些的。  

我小時候常坐的士跟我外婆去白雲酒店,我有親戚是白雲酒店財務總管。。。。。
我小時候有看過很多的士掛毛澤東沒掛是後來的事情,但是一開始廣州開始有的士的時候大部分司機是掛毛澤東,...

這裡有70後(?)現身說法啦。我是80後所以沒見過……

常坐的士

有米
這裡有70後(?)現身說法啦。我是80後所以沒見過……有米

我外婆很有米。。。
以前的士好難叫到,企半個鐘都試過
真廣州人🤝
y支语是粤人的死敌 跟殖民的痕迹 没进水吧 
香港保留最原汁原味的粵語是毋庸置疑的。經過近十年的支那劣質文化大爆發,即使是受香港文化滋養長大的土生廣州中年人,他們的口語常用語也已經被污染,甚至更深層次地影響了他們的政治取態和審美、價值觀標準。即使是廣東有心活化粵語棟篤笑的所謂90後新一代KOL“郭嘉峰”和不少以廣東話為噱頭的自媒體,本身就以當下支那文化為內核,無論從主題、內容、包裝其實已經一路向北,只有粵語作為殘羹剩菜,好幾年了,不是講打機就是拍拖,或是講一些人盡皆知毫無新意的家長裡短婆媽小事,甚或反復強提tvb消費情懷“懶懷舊”。我並不認為這些主題不應出現,而是諷刺的靈魂早已在不斷的自我審查下消失殆盡,嚼之無味之餘莫說回味,而是這麼多年,這種沒有建立起自己精神內核和話語模式的創作本身就在推粵文化入火坑,難聽點叫做褻瀆。所以,只有創作自由才會有文化自由。
香港保留最原汁原味的粵語是毋庸置疑的。經過近十年的支那劣質文化大爆發,即使是受香港文化滋養長大的土生...

是啊,我從來不看那些自媒體,很多連粵語字音都錯,內容也很無聊。
广东就是叶家跟谢家的天下。现任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谢哲元,其父曾担任广州市公安局局长职位。谢哲元本人武汉大学毕业,配偶为现任广州市财政局副局长梁少婷,两人于武汉大学读书期间认识,毕业后结婚并育有一独子。该独子中文名不详,英文名叫James,身材高瘦,喜爱篮球,初中毕业便去了美国定居至今,年龄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在2017年就已经本科毕业好些时间了,是某美国大学的体育经济专业。梁少婷则是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县的人,出身农村,从小成绩优异,考上武汉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后便走上仕途。以上两位副局长居住在广州市萝岗区保利集团旗下的别墅区里面,要么是保利香雪山还是其它的,总之是保利集团。别墅是三层的,面积不详,里面安装有小型电梯,因为梁少婷膝盖不好不能爬楼梯。
太長 支持廣東獨立重建南越
关于粤语(白话),最可惜的是只有广州、香港老一辈的市民才能找得到原汁原味的粤语发音,年轻一代懒音满天飞,TVB“正音运动”发起人何文匯又乱改部分发音,强行套用古代中原《廣韵》(莫非何文匯以为“廣”是“廣州”/“廣東”的意思?),搞到“购物”变“够物”(讽刺的是“沟”、“篝”又保持原有发音),部分字词音调变成普语式音调,“时间”竟然变成“时奸”。两者影响下,搞到“正音运动”之后的粤语听起来像是受到普语影响的粤语,真是灾难的运动,破坏力堪比普语词乱入广州话。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连教育系统都跟随TVB“正音运动”修改发音,同样是破坏粤语文化的其中一个做法。

不过,既然TVB被戏称为CCTVB,做出如此舔共的举动又真的是不应该感到意外。

总结起来就两句:
共产党能够直接控制广州,因此不需要出面改字词发音,可以实行推普政策替换语言。
在一国两制框架下,共产党不能直接控制香港(但现在明显缺乏耐心开始直接插手香港事务),只能靠各种间谍、卧底、舔共人士用其他方式温水煮青蛙消灭粤语文化。
——不过鉴于共产党已经缺乏耐心,他们真的想立即就在香港推普呢。

香港本土有“反何文匯妖音”运动,我觉得他们应当将眼光放宽一点,这样就可以发现出到何文汇的“正音运动”有普通话味道,并由此怀疑背后有舔共的可能性,将“广府话救亡”运动(由王亭之、潘国森发起)提升到政治层面。
本深圳北佬支持港独粤独,共产党你们可以打我了
[quote][/quote]
我当年还在附近给一户人家的小孩教过英语......
粤人是维藏以外最有希望从支那帝国独立的族群。
方案D 数据品葱娘创作者
深圳是官话区怎么办?
現在的省已經不是行省了,僅保留了名稱。


他寫的重點是省界區分時將同一語言文化區刻意分給不同省以防獨立與坐大,例如接近四川文化的漢中分給陝西之類
共产党在广东推行的粤语教学,简直就是文化灭绝,他妈的,惨无人道,粤语文化的消亡,估计就是下一个30年。
[quote][/quote]
是普通话教学
h哈哈,是啊,打错了,他妈的,煲冬瓜教学,我艹,目的就是消灭粤语文化
若广东独立,倒可以像新加坡那样,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维持三大语系的平衡。
Ajaxx 观察
真是够脑残的 一群傻逼天天躲这里用键盘建国。哈哈
那我作為深圳人補充一下。深圳的情況比較像是廣東省內異類。官方語言是不帶口音的普通話,潛在技能是分辨其...



广东要独立,香港和深圳自然会归到广东一处,你不是以为香港真的可以像新加坡那样独立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