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社會簡介

(本文作者乃珠三角城市廣府土著。因此本人視角狹窄,與鄉鎮/農村/粵西出身的蔥油未必相似,與潮汕客家蔥油更可能迥異。請各位加以補充你們的視角。)


首先簡單分類廣東居民。

有三大土著(排名不分先後):
  • 操粵語的廣府人,地盤是惠州府城以西,減去湛江茂名底下一些說黎話的地區。也就是西江流域。
  • 操潮州話的潮汕人,地盤是榕江韓江流域。
  • 操客家話的客家人,地盤是廣東東北山區,或者說東江上游。

還有一些「顯著少數」:海陸豐的鶴佬人、廣府人可以再細分一個大類四邑人(台山話)、粵西操黎話的(據說黎話與閩南語相通)、廣東西北山區的瑤族/苗族……

具體的劃分應該以自然村(不是行政村)為單位。比如廣州增城底下有村子是講客家話的。韶關城裡多數會講粵語。汕尾陸河縣全縣只有一條村講閩語,其它都是客家話。這些文化與行政區錯配的例子很多。各語言區犬牙交錯也很普遍。(廣西也是這樣。不過廣西的土著語言是粵語、壯語、平話、桂柳官話。)

詳細一點的文字表述請看http://www.cantonese.sheik.co.uk/phorum/read.php?4,29477
以下兩圖可作參考。大致是這樣。具體細節對不對我無力考查。
https://i.imgur.com/DsAyMPq.jpg
https://i.imgur.com/MW4XK0b.jpg


以上各種廣東土著共同特性是,以語言劃分種族而不以血統。比如不會說廣州話的,自稱為「廣州人」會被廣府人鄙視。不會說潮州話就不能自稱潮州人……反過來,如果一個A族的說B族語言(哪怕口音很重),肯融入A族文化,他自稱自己是A族人,也能被欣然接納。這種對於語言的執念,基於語言的身份認同,香港人也是這樣的。

所以北方有的人可能不明白,為什麼公開場合不說「方言」就那麼多事,為什麼「普教中」那麼大爭議,為什麼小孩不說「方言」就那麼多情緒。因為在我們潛意識裡,母語和普通話是兩種語言兩樣東西。不說母語,就是這個文化要滅亡了,後繼無人了。雖然很多廣東土著沒意識到這一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獨立民族而是中國人中華民族,但是潛意識裡「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非常頑強。

除了三大土著,還有「外省人」。此外省人指操非三大土著語言,也就是各種官話變體的人。所以廣西操粵語的、海南人、閩南人、江西客家人,通常並不屬於外省人範圍。


釐清一些名詞
操粵語的廣府人指代自己的語言,通常以縣為單位,比如廣州人說自己說的是廣州話,番禺是番禺話,順德是順德話,中山是石岐話,化州是化州話,梧州是梧州話(雖然梧州話和廣州話口音很像)。舊的統稱,叫「白話」。比如一個廣州人碰上一個梧州人,會說「大家都說白話,同聲同氣」。

白話這個詞在80年代末以後出生的人裡變archaic了。有的改稱「粵語」。有的受香港影響,改稱「廣東話」(這個稱謂是很搞笑的,因為廣西人也有說這門語言的。理論上香港粵語以廣州西關口音為準。但是80年代以後演變出一種香港獨有的口音。)(澳門粵語更像中山石岐那種。所以香港口音和廣州更像,和澳門差別反而更大一點點。這種細微分別只對粵語人有意義,對於非粵語者幾乎無法分辨。)

粵語人說粵語的時候,自稱「廣東人」,粵語語境裡,廣東人通常不包括潮汕人和客家人。廣西粵語使用者是「廣西人」。所以廣東粵語人眼中,廣東大致分為「廣東人」、「潮州人」(蔑稱潮州冷)、「客家人」(崖佬/崖子,因為客家人說我作ai,與粵語崖字發音近似)、「外省人」(撈鬆、撈頭、撈佬)。


民族關係
三大土著和外省人,雖然有的家族還是抗拒和其它族人通婚,但因為城市化、經濟快速發展,四族人間人員流動很頻繁,通婚很普遍。歷史上的隔閡可說是消除不少。然而總的來說,我一個廣府人,是不知道潮汕人/客家人是怎麼想和看待我們的。我也對潮汕人/客家人的文化和傳統知之甚少。

潮汕人和客家人都大量來到珠三角,來讀書/做生意。客家地區和潮汕地區幾乎沒有大學,只有一些野雞。李嘉誠造福鄉里修汕頭大學還是潮汕地區第一所大學,可想而知。在廣府人眼裡,潮汕人/客家人=讀書勤奮,因為鄉下窮,很多人的理想人生就是讀師範/醫科成為老師/醫生。廣府人相對來說讀書懶多了。

來到珠三角的潮汕人和客家人都會講粵語。但是廣府人似乎很少去潮汕/客家做生意的,遑論學他們的語言。我聽說潮汕本地年輕人也有很多學會聽甚至說粵語的,因為香港歌影視影響,從小到大天天看就學會了。


民族內居民成分細分
廣府人裡,有很不一樣的構成。城市/縣城裡的人,與農村/城中村的人,見識未必相似。比如廣州和佛山,到1980年代末為止,城區邊界和1949年沒啥大變化。後來經濟起飛,城市快速膨脹,吸收了很多附近的村落。這些人因為經濟發展坐擁地皮開廠/蓋樓出租,紛紛發大財。而城市居民,工人/個體戶,發財速度普遍不及這些城中村人。順德等縣城居民經歷與廣佛城中村人類似,而與廣佛城市居民不相似。

這種差別,使得這些改革開放的得益者普遍支持現有體制,只要還能繼續發財。當然老外的經濟發展帶來民主進步理論,也可以適用於這幫人。因為這幫人發財過程中親身經歷共匪官場、地方土皇帝的貪腐,他們本身很厭惡政府官員。一旦經濟不景支共要崩,這幫人也會很快翻臉。


外省人裡,要按抵達廣東的時間和融入廣東的程度細分。我只了解珠三角的外省人,不了解潮汕地區的外省人。粵西/粵北/客家那麼窮,去的外省人應該很少,必定融入本地社會。

1980年代為止抵達廣東的,多數都粵化了。下一代母語變成土著語言,身份認同變成所在城市。因為共匪計劃經濟體制之下,人員流動很難,來到廣東的外省人要么是軍人,要么是某些國企的職工。廣東也沒啥大型企業,只有廣州鐵路局因為特殊的歷史有大批湖南人,少部分江西人。這要追溯到粵漢鐵路。這條廣州到武昌的鐵路,鐵路局原來在湖南衡陽,共匪奪權後50年代不知道具體什麼時候遷到了廣州。所以廣州鐵路局由上到下很多都是湖南人,在廣州城裡鐵路兩旁地域(共和村、廣州火車站附近三元里一帶等等)形成方言島。請看https://youtu.be/_jIiBKYE7Is (3分20秒起有普通話和粵語的creole演示)。這幫人全盤粵化了,而且這幫人就是我上面說的城市居民的樣板,發財有限,許多人頂多只是中產,遠不及土豪暴發戶。另一大種群當數廣東省委的外省人,也粵化了。比如趙紫陽的子女趙二軍王雁南個個都會說粵語的……

這些人粵化,就像滿清駐紮廣州府的清兵粵化一樣。當年駐防廣州的旗人沒有另外修滿城,而是直接駐紮城裡。
比如说满语的情况,乾隆二十一年之前,朝廷屡屡批评广州驻防官员满语不好,这也似乎“理所应当”,毕竟都是汉军,还有很多都是三藩汉军。乾隆二十一年派过去的1500满洲兵丁一般来讲满语还是会一点的。结果因为没有督促,也没有强制的使用环境,到了道光的时候,宣宗就感慨过“缘何广州驻防官兵五千余人竟无一人识清字者?”要知道乾隆朝的时候挑选兵丁还是需要考满语的,结果派到驻防去不到一百年就这样了……

作者:知乎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333963/answer/124466830


90年代以後來到廣東的,粵化程度就低了。因為太多人來到,並不一定要學會土著語言才能生存。這些人的下一代,家庭母語以普通話為主。學校教育視乎學校好壞。好學校不准講粵語,差學校全是粵語土著無法禁粵語。這幫人如果家裡說普通話,學校也不說粵語,那他們大概率也不會看香港電視,粵化程度接近零。這些人的文化、身份認同、政治觀點與一般支那人無異。

以上關於外省人的分析不適用於深圳。深圳太多外省人而且流動太頻密了。深圳本來也不是廣州這樣一個幾百萬人的粵語城市,有同化外來人的能力。因此深圳變成外省飛地。


語言帶來的立場差異
粵語者 vs 普通話者
  1. 粵語者喜歡看香港電視,討厭看CCTV、廣東衛視。對於廣東本地粵語電視(廣東衛視珠江台、各市自己的電視台),態度一般吧。我本人不喜歡看,因為節目很差。普通話者與一般支那人口味無異。
  2. 粵語者因為看香港電視,自動學會讀繁體,不抗拒繁體。這一點上與港臺的隔閡比簡體沙文的粉蛆好多了。
  3. 粵語者操粵語,對非粵語文化本能討厭。崇拜毛澤東的幾乎為零。這一點與北方很不一樣吧。像湖南等地還有人家裡擺放毛澤東塑像/畫像,像供奉神祗一樣,在廣東完全不可想像。而粵語者從來進不了支共國家政府,極少數人能進入地方政府,因此北方政治愛好者樂此不疲的支那政治,粵語人普遍不感興趣。在我眼中,支共高幹的故事和外國政治人物的故事沒啥分別,都和我關係不大。
  4. 粵語人很重視家族關係。敬拜祖先。孝敬長輩。
  5. 粵語人女性地位不低。除了農村女人不准進祠堂,我沒聽說過啥針對女人的歧視/偏見,尤其是城市。如果有幾兄弟姐妹,最年長的是姐姐的話,還是以姐姐為權威而不是以長子為權威。家族輩份最高是女性的話,也是以這位女性為權威。但是也有外嫁女無話語權這樣的觀念。具體很複雜。總的來說粵語人兩性比較平等。
  6. 粵語有一句古諺「好仔唔當差」,因此粵語人抗拒當兵、當警察。我很好奇解放軍裡粵語為母語者有多少。而且軍人很霸道。因此粵語人對解放軍普遍無好感。估計地方政府裡的人也是一樣,因為解放軍也經常欺負地方政府、基層邊緣趙。
  7. 粵語人又不能當官、又不當兵、讀書也一般,那就只能做生意咯。粵語人本身也非常喜歡和善於做生意。舉個清末民初的例子:上海有很多粵籍商人。
  8. 因為粵語人喜歡商業、粵語人因上述各種原因討厭政府軍隊毛、香港電視新聞看多了,所以粵語人一般來說政治立場最差也是和香港藍絲相同,大中華膠、支持大一統政府,但對於自由民主的抗拒,比北方人可能會小一些。尤其是做生意方面,巴不得越自由越好,土皇帝貪官去死,形式主義傻逼官僚去死。
  9. 雖然粵語人重視家族關係,但可能商業氛圍強的緣故,不喜歡管別人家閒事。八婆(喜歡背後說人的人)會被人鄙視。各家有各家自己生活,無論貧富。


上面針對外省人的分析,粵化了的外省人普遍適用以上粵語者的規律,除了第4第5點宗族文化。通婚了的連宗族文化也會吸納。


但是,以上差異正在減弱。原因:
  1. 香港文化輸出能力在2000年代以後迅速衰落。
  2. 因為1,以及學校推普,年輕一代粵語能力急速下滑,成長過程不是看香港電視而是看北方電視、綜藝、抖音……粵語文化正在崩塌。
  3. 學校洗腦能力加強。80年代至95前這15年出生的人中小學愛國教育很一般。95後所受中小學愛國教育機器加強不少,粉紅迭出。
  4. 到2000年代末為止,支共的宣傳機器能力比較弱,北方的政治宣傳在粵語人中幾乎沒有用。粵語人不看CCTV不看人日不鳥毛鄧江胡的黨八股。廣東本地的報紙電視,以及廣東人本身,都喜歡罵政府,雖然頂多是罵政府不罵皇帝。然而2010年代,手機互聯網普及,大外宣無處不在,而香港電視染紅,廣東本地輿論被扼殺。每日頭條這類中老年赤蛆生產機,使得廣東中老年普遍仇視香港,食碗面反碗底。



所以像我本人,從小到大就是憤世嫉俗反共反政府支持自由民主的了,從來不可能支持共產黨,但是愛國、支持大一統。反對一黨獨裁但是支持民主大一統中國這種思想怪胎。事實上這種思想就是毒瘤。支共完全可以扔掉共產黨的皮搖身一變換作比如中國國家黨,那就能繼續統治幾十年。我是因為很偶然的機會結識了中華民國人,和他交往的過程中對所受紅色愛國教育反思,因此破除了支那民族主義愛國主義這個魔障,加上香港反共鬥爭的持續影響,自然而然地變成hardcore粵獨分子,也支持港獨(不支持粵港合併)。(並非因為劉仲敬的文章,他黑話太多,而且他的文章與其它北方文化和政治對於我來說都屬於一類東西,與我無關,不感興趣。)

粵獨以後,我不可能去對潮汕、客家地區事務指手畫腳,因為我完全不了解他們的文化和社會。所以我理想中的粵國,應該像瑞士聯邦/美國聯邦,每個邦底下再採取英國形式的普通法地方自治。聯邦大概分成六塊:廣州(首都,類似德國柏林邦)、深圳、廣府、潮汕、客家、海陸豐。也許可以分得更細。廣東以外和三大土著文化相似的地方,如果認同這一套政治體制,也可以加入(僅限廣西/海南/江西這三個省部分地區。湖南貴州和三大土著文化迥異的地方就算想加盟也最好別來。福建和台灣更相似一些。)比如廣西欽廉劃到廣西是很晚的事。他們想加入粵國,歡迎(但粵國不申索他們,我不搞大粵主義,沒必要折騰)。廣西梧州也是粵語區。贛南有一些客家人地區。廣西非官話非粵語地區想加入也歡迎。簡單來說就是不歡迎官話/湘語地區,他們和我們格格不入。
具體的粵國構想有機會我另外寫一篇講述。


最近看到兩個貼子,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8125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3840,讓我這個懶癌末期終於動筆寫一寫廣東簡介。廣東的構成很複雜。你去詢問一個自稱廣東人的外省人,得到的答案與一般支那人無異。所以光寫「廣東」的問卷調查,天曉得那個廣東背後是哪族人,成長經歷是什麼樣。問不同的人可以得出截然不同的政治光譜。希望有潮汕、客家蔥油可以寫寫你們的視角。

提醒管理員:不要改我的文章。我的個人經歷已模糊化,不需要再改。
68
分享 2020-02-11

88 个评论

在广府人的眼中,省一向都指省城,而不是广东省。而省城也与今日的广州城区不一样,过去的省城,就是指广州...

@PanzerVor

我補充一下。省城城字,口語通常不是「成」,而是粵拼seng4。到1949年為止的省城範圍。東邊到梅花村吧(東山口是中山路和農林下路交界,不是廣州大道哦),楊箕為止。楊箕一直到90年代還是種菜的。南到河南近江兩三條馬路吧,也就是同福路左右。西邊到黃沙。北邊到越秀山、西村為止。三元里已經是郊外了。這個範圍到1980年代沒怎麼變。

清末東邊到現在的大東門。東較場已經是城外了。西邊到西關,黃沙車站是城外。北邊到越秀山。民國三十幾年時間發展了東山,那些大學也是民國時候修起來的。這樣對比就可以看到共匪治下頭四十年發展多慢。

現在河南康樂村的中大,以前是嶺南大學(香港那間的祖先)。華工和華農五山校區合起來是一個鐘形,是以前的國立中山大學。

可以到這裡看舊地圖 https://zh-yue.wikipedia.org/wiki/User:HenryLi/省城輿圖

1948年《廣州市街道詳圖》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0/Canton_Map_1948.jpg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