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渗透海外华人组织?

看到某匿名用户在问题下的回答
自八九民主运动三十年后,为什么民主自由的思想都不能说服海外华人?

不是海外华人不能够被说服,而是近三十年来自中共国的新移民大量充斥自由世界,作为共党渗透海外的棋子,掩盖了自由华人的声音。看看新移民在旧金山会馆所做的事就可见一斑了:他们篡夺海外侨社的领导权,拔除海外侨社挂了100多年的青天白日旗帜,堂而皇之的邀请中共官员进入数十年来拒绝中共进入的会馆,美其名曰“指导工作”。



这种手法并不陌生,台湾两蒋时代也发生过陈文成事件当局派学生间谍监视海外留学生的举动。

请问你还知道哪些中共渗透海外华人社区的手法?
既然提到旧金山撤旗风波,这里就贴一下当时报道吧

旧金山中华总会馆撤旗案原告胜诉
美国之音  最后更新: 2016年7月29日 01:35
洛杉矶 — 旧金山的中华总会馆缠讼三年的撤旗官司尘埃落定,旧金山地方法院本周判定撤旗决议无效,总会馆的陈设必须恢复原状。

位于旧金山中国城的中华总会馆,是早期美国华侨社会的枢纽,担负了协助早期移民解决就业,法律,生活,教育等各方面问题的功能,十九世纪中叶成立,现有七个会馆,各会馆主席组成主席团,以总董为主席团主席,每两个月轮值一次。

尊崇孙中山
中华总会馆多年来一直尊崇孙中山先生,馆内和屋顶都悬挂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和台湾当局的关系密切,但近年台湾政局变化,海外华侨和两岸的互动关系也多次出现变数,一些个别的乡亲会馆开始悬挂五星红旗,形势消长在各地的华阜显而易见。

旧金山中华会馆撤旗
2013年的5月25日,旧金山中华总会馆轮值总董黄荣达在43位商董出席月会的情况下,投票表决商董提出的撤除总会馆所悬挂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的动议,结果在21票赞成,20票反对,一票弃权,一票下落不明的情况下通过,数日后就执行撤旗行动,而从未涉足中华总会馆的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当时的总领事袁南生也带领属下首次访问总会馆。

对簿公堂
2013年6月,中华总会馆的商董周达昌,关宗鲁和张耀廷把黄荣达告上法院,声称撤旗决议违反会馆章程。

旧金山地方法院星期一公布终结判决理由书,审理本案的法官丽贝卡·怀斯曼认定被告黄荣达移走和会馆有长久历史渊源的青天白日旗帜,只陈列美国和加州旗帜,违反了中华总会馆的章程。

在判决理由书中,法官引述过去中华总会馆类似提案的历史,认定陈列国旗与否是构成章程所规定的重大事件,今后如有争议,必须得到超过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商董的投票才能成立。

违反章程
代表原告的律师邵宜台说:“我们告的最主要的就是他们违反章程,第一个是国旗案本身是重大事件,重大事件必须有两个人提议,四个人附议,这些条件都没有达成,章程里所有要件都没有达成。”

邵宜台表示,法官认定被告黄荣达在2013年3月25日宣布通过撤旗动议,撤走和中华总会馆有多年历史渊源的中华民国国旗的动议,是侵犯了他对旧金山中华总会馆法定董事的信托与忠诚的责任。

决议无效
邵宜台指出:“然后他们决议的时候,连半数都没有通过,事实上,重大事件需要三分之二以上才能通过。”

法官因此宣布当日会议撤旗的投票,并没有得到出席商董半数的票数,所以决议无效。

物归原位
法官在判决理由书中要求被告将当年总会馆召开会议后撤走的物品放回原处,据旧金山的星岛日报援引被告黄荣达的看法以为,法官并没有明说要将旗帜再度挂上中华总会馆的屋顶,是否上诉有待商董会决定。星岛日报还报道,代表被告一方的律师高釿表示,商董会是否要重新挂起被撤下的旗帜,是中华总会馆的内部事务,他不便表态。

旧金山中华总会馆的资深董事林炳昌表示,目前总会馆的55位商董,都不是来自于台湾,新任的商董当中许多来自中国大陆,随着老华侨背景的成员逐渐凋零,他担心再度出现撤旗动议时,即使需要三分之二的票数,也将容易通过。



另外还可以谷歌搜索一下澳洲的黄向墨,也是渗透海外代表人物。
BE4 ? 已停用 某人临时小号
风传媒 中共如何滲透美國華人社會?「炎黃子孫」情操成為中國打擊台獨、促進統戰的工具
蔡娪嫣 2018-12-01 08:20

據來自7個國家、研究中國問題的32位傑出學者於11月29日聯名發表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北京利用開放美籍華人參與中國全國政協、提供免費赴中旅遊、給予「榮譽華人」獎項等收攏人心的手段,以及脅迫維吾爾人、藏族等少數族群,來達到讓美國華人社會協助遏止批評中國或者支持台灣聲音的目標。

報告指出,在中國政府的高壓懷柔政策及傳統「不忘祖」文化的影響下,民族主義成為中國政府控制海外華人的關鍵,北京當局視美籍華人為「中國人」,理應傳承中國文化、效忠「祖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提出「中國夢」概念,呼籲華人群體也需要為此奉獻努力,「實現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

報告提出建議,當中共藉著美國開放的民主社會,利誘海外華人效忠、替中共維護利益,美籍華人必須看清目前情勢的本質──所謂「炎黃子孫」的概念被中共利用,讓他們不自覺或是不得以對中共輸誠。美國政府則要採取積極措施,以捍衛自由免受侵犯。報告也強調,美國人不應因此對華人團體產生歧視或懷疑,畢竟華人理應較為關注中國事務。

2018年2月農曆新年,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李克新象美籍華裔老人拜年。(取自中國駐美大使館官網)
「溫和」滲透海外華人團體,排擠台獨、少數族群

中共統戰觸角深入美國。(美聯社)

回溯美國華人社會的演變,亦是回望在美中共與台灣勢力消長與競爭的歷史。1950年代至1970年代大量台灣人移居美國,當時美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為中國政府,親中共團體在美國受到牽制,聯邦調查局(FBI)在親國民黨組織的協助下密切監視中共相關團體的活動,但直到美國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1972年訪問中國,情勢整個大逆轉。1973年2月,約40名在美華人成立「美國華盛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NACPU),其中大部分初創成員來自台灣,但該組織支持北京政府的立場,包含反對台獨和西藏獨立。

報告指出,北京當局逐漸意識到,可利用海外華人在科技、教育等領域的優秀表現,加強北京統治的正當性,北京遂成立官方部門──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來規畫海外「統戰」活動。官方組織在海外民間成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中國海外交流協會」、「中國海外聯誼會」,或是中國企業協會、中國商會等企業組織,來協助宣傳中共價值觀及控制批評北京的輿論。

1989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許多支持這項民主運動的海外華人為受抓捕的學生提供庇護,中共當局了解此情況,因此更努力接觸海外華人團體,時任中共實質領導人鄧小平表示,海外華人能幫助中共打破被國際孤立的困境、提升國際政治地位,至此中國海外統戰工作的目標就是把華人社區「轉變為中國政治宣傳基地」。

2018年11月17日,巴布亞紐幾內亞舉行的亞太經濟合ˊ作會議(APEC),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演說。(AP)

報告分析,中共海外統戰工作進行地非常「溫和」,不知不覺地滲透進海外華人社會。除了文化上的親近感以外,中共讓數百名美籍華裔人士擔任統戰相關組織的重要成員,並提供他們免費到中國旅行、考察,還有頒授「榮譽華人」的獎項給優秀美籍華人。

中共海外統戰工作的重要任務包含,說服海外華人認可中共是中國唯一合法政權,並孤立其他「對黨有威脅的競爭勢力」。報告指出,中國特工會飛到美國找出流亡美國的華裔異議人士並威脅他們,像是中國流亡富商郭文貴的人身安全便受到各界關注。內文也舉維吾爾人的處境為例,指稱北京當局正試圖找出海外維吾爾人,且手段非常卑劣,威脅在中國的親屬必須老實說出海外維吾爾人的資訊,否則就要逮捕他們。西藏流亡人士也遭遇類似處境。

中共在新疆設置「再教育營」,無論年齡、性別,都可能因為任何原因遭到關押,其中大多是被關押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美聯社)
兩岸統戰觸角伸入台裔美國人團體

美國學界29日發表〈中國影響力及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覺〉報告,詳述中國如何在美國政商學界發揮影響力,鼓吹親中觀點和作為。(取自網路)
其他像是中國民權運動家、台獨人士、支持中華民國的人士也會受到影響,因為中共統戰部門也要求美籍華人認定「台灣政府非合法政權」。以「爭取和平統一台灣」為目標而成立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全球已有超過200個分會,在美則有33個分會。中國統促會的領導層也十足具有中共背景,會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執行副會長是統戰部部長尤權,然而在美國卻以「非營利組織」註冊。

以北加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為例,其官網寫道:「北加和統會來自台灣和大陸的會員同心協力……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領事章禾代總領事袁南生表示,北加和統會自2000年成立以來,在歷屆會長帶領下,為灣區及海外反獨促統做了許多貢獻。」

北京當局亦試圖將觸角深入台裔美國人社區──同鄉會。報告指出,過去同鄉會的意識形態是支持台灣國民政府的,但在1980年代開始出現變化,舊金山地區六大華僑組織之一的「萃勝堂」首先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接著第二個同鄉會也向北京輸誠,從此中共和台灣勢力在舊金山唐人街爆發了意識形態戰爭,互相比較哪一邊國旗飄揚的數量最多。

2018年11月3日,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徐學淵出席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聯合年會。(取自中國駐美大使館官網)
美籍華人參與中國全國政協

2018年中國全國兩會,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3月3日率先登場(AP)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第二章第13條規定:「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為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組織形式。」而且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政協)章程沒有禁止外籍人士擔任政協委員的規定,也因此不少美籍華裔人士能夠直接參與全國政協。報告指出,北京當局刻意藉此讓海外華人了解到,傑出海外華人很樂意與中共扯上關係。例如今年3月的第13屆全國政協會議上,35名海外華人代表中有4名美籍華裔人士,包含王永慶次子王文祥。

自2001年以來,全國政協已連續18年,邀請來自79個國家的550位海外華人列席政協會議。美籍華人受美國憲法保障可自由結社,但是全國政協不是單純的政治諮詢機關,而是由中共主導、控制的機構,參與這樣的機構無疑引發「國家忠誠」問題,並可能傷及美國利益。

2018年5月,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徐學淵拜會了華盛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大華府兩岸時事論壇社、維州華商會、大華盛頓華商聯合會等社團。(取自中國駐美大使館官網)
報告建議:勿「妖魔化」華人的中華情操,美政府應積極理解華人處境

2017年12月2日,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李克新出席全美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聯合年會。(取自中國駐美大使館官網)
針對美國華人社會被中共勢力滲透的現況,報告指出,美籍華人作為美國公民絕對有參政和結社自由,但美籍華人必須了解到,熱愛祖國的情操有時候會被中共利用,成為推進其利益的工具。同樣地,報告也呼籲美國其他族群不應將華人對中國的情懷與驕傲「妖魔化」,任意揣測在美華人與中共勾結,真正做錯的是肆無忌憚操弄民族情感的北京當局。
報告提出建議,美國政府必須對於中國騷擾、監控在美華裔異議人士採取零容忍,再加上派FBI施以保護。最有效的方式是,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積極接觸美國華人社區,並深入了解他們受到北京當局何種利誘或威脅。美國政府應展開對華人社區與組織展開教育推廣,告知他們參與統戰活動的潛在不利影響,例如失去聲譽、獨立性,以及外界信任度降低等等。
報告還表示,應依據美國《外國影響力透明法案》(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Act)要求所有進行統戰政治宣傳的中共相關組織與個人,列名為「外國代理人」,這包含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中國海外交流協會、中華海外聯誼會。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這個 我個人看法 這個也有是互相作用
說白了 就是人頭的力量 demographic shift~ 80年代以前美國的華人移民裡 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能有多少?中華會館當然掛青天白日旗囉 現在情況完全變了 如果加上中國出去的金雞母 留學生 那個影響就更大

我知道品蔥上有很多中國移民到海外的 脫共脫支 甚至要幫助中共撞車的 但是 海外的中國移民 又有多少是那種歲月靜好 我移民了 我家裡人也被我擔保/ 贊助來了 哪管中共在中國罪惡滔天~ 甚至 舔中共一下 還能發發偏財 

有些華人組織親共 「熱愛」祖國 那還真不是收錢才這樣 真看出來是裡面的人真情流露
土共也就是用钱办事,在海外第一件事就是渗透华人黑帮,这也是最没底线最容易的一群人,有了这群打手,连骗带嚇就好办事多了
PonnyMa 70后IT男
余杰:中共以锐实力控制海外标志性的华人教会
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18199

摘取部分

川普执政以来,美国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的威胁超过昔日的纳粹德国、法西斯日本和共产党苏联,一整套的、全方位的遏制中国战略逐渐成形。美国外交官、学者司徒文(William Stanton)警告说,中国势力广泛渗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政坛、经贸领域和学术界。他说,要面对抗这种“锐实力”威胁,必须鼓励媒体和警方努力揭发国内各种隐藏利益与中国非法或贪腐的连接,通过立法使中共家族成员从事后门交易更为困难,并在记者人数、孔子学院、旅行和商务限制等相关问题确保中国受到对等待遇。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与安纳伯格基金会阳光之乡信托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推动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报告。数十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权威学者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详述中国对美国大学、智库、媒体、侨界、企业、科研等领域的影响渗透活动,该报告承认美国的中国研究界对中国误判,指出中国利用美国的开放民主加以渗透、大举操弄美国政府、大学、智库、媒体、企业和侨界,希望借此阻断美国对中国的批评、以及对台湾的支持。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当中不乏原来对中国存有幻想的“拥抱熊猫派”。

遗憾的是,美国主流社会还未重视到中共对北美华人教会的渗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场。信仰纯正的华人基督徒首先要“信徒当自强”、“自己的教会自己救”,就丰收华夏基督教会目前所遭受的共产党特务的破坏而言,我们将收集有关证据,转交他们工作的公司——若他们在涉密的公司工作,我们将建议重新对他们的忠诚度进行审核;若他们持工作签证,我们将汇报给移民局和FBI对他们下一步的身份申请严加调查。
我们更呼吁美国的司法部门尽力帮助遭到中共渗透的重灾区——海外华人教会,深入调查和甄别那些遵循中共命令、公然在美国破坏宗教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人士,即便这些人士已拥有美国国籍或绿卡,也要给予断然处置,甚至针对其实施反向“定点清除”、剥夺其在美国的身份、遣返他们回到他们热爱的中国。这样,方能让广大海外华人教会的信徒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并捍卫美国这座“上帝之城”的自由与荣光。
【作者惠寄,台湾新头壳】时间:12/5/2018
1. 中國學生會+XX同鄉會大部分都是大使館背後在支持

2. 花錢搞親共媒體、親共網站。因為很多不少華人英語水平一般甚至不會英語,所以接觸新聞的途徑還是華人電視報紙、朋友圈,所以這些親共的媒體、網站成為北美華人圈裡不少人接觸當地新聞的途徑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与题无关,纯吐槽。
看到有些答主的回答提到支共到处搞统战部、海外和统会,我就头大。
整天大一统大一统。整个宇宙自古以来都是你支那的好吧?

人类的小家庭,可以自由得成家分家。
人类的大家族,可以自由得成家分家。
人类的民族宗教城邦国家,都可以自由得人民自决成家分家。

怎么到了支那,就不能自由得成家分家?非得灭N国行秦制大一统?非得不断吞并周边领土,并称自古以来?
支共就像民政局大妈一样,一天到晚逢人就劝别离婚。不对!不是劝,她要人人结婚成家后,永不离婚分家,严禁任何人离婚分家!
王小波 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1. 大外宣,CCTV 油管为代表,外加各类新闻媒体机构
  2. 干烂海外民运,让民运臭不可闻,90%都是中共内部人士
  3. 抹杀中华民国的存在,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正统
  4. 渗透各大社区,扶植亲共人士
  5. 大学,智库,基金的特务派遣
  6. 反共论坛(例如品葱),培养北洋吹打击民国派,培养姨吹(实假姨粉)鼓吹分裂,唱唱反调,培养改良派打击革命派
  7. 具体到个人,只要你有亲属在墙内,就大概率会用微信吧
  8. 更多精彩内容和高级知识可参考胡佛智库出版的 China’s Influences & American Interests 


胡佛智库报告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有钱啥都好办,你要给我李飞飞家那么大房子,我没准也从了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共匪有錢,滲透起來如魚得水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共匪喜歡讓假反共人士取代真反共人士,讓假反共人士與真反共人士爭奪話語權,對真反共人士進行人格謀殺,讓假反共人士誤導別人,讓假反共人士對共匪小罵大幫忙,讓反共事業無法接地氣,鼓吹缺乏可行性的改良,把共匪的邪惡歸咎於個別人,對共匪進行錯誤的分析,共匪的滲透破壞活動是很成功的,很多假反共人士已經成為反共事業的主流,部份民運組織已經被已經被不反共只反習的假反共人士佔領了。
其实郭文贵本身也是一种渗透海外华人和政坛的方式。就是通过某个富商,通过给政治人物或者华人社团领袖捐款和社交,渗入组织。
台湾研究 台湾政治与社团研究
除了之前发过的
China’s Overseas United Front Work: Background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讲过中共统战系统如何影响海外华人

另一篇文章也提到过如何利用地下组织(机翻一下)
https://journal-neo.org/2014/03/27/rus-huatsyao-ih-rol-v-politike-knr/
中国侨民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组织最好的侨民之一。有一个特殊术语“华侨”(华侨)表示居住在中国以外的华人。全世界约有5000万海外华人,其中约75%集中在东南亚。

中国人自己没有积极参与邻国的殖民化。海外华人数量的增长始于欧洲人在该地区的到来。中国移民的主要浪潮发生在19世纪,当时未来的海外华人为他们现居住的国家寻求更好的生活,作为欧洲殖民地和大都市的Coolie工人。通常是中国黑社会主要从广东和福建沿海省份提供廉价劳动力(并在以后控制),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海外华人说中文的各种南方方言:广东话,客家话或南满洲方言。


渐渐地,由于他们对商业活动的天生渴望和完善的互助体系,中国人开始成功地开展业务,这使他们有机会显着改善他们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今天,海外华人被认为是一些国家人口中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部分,此外,他们拥有大部分业务,同时仍然是一个完全孤立的少数民族。由于关系系统(广西),家庭结构和商业组织,甚至部分同化的华人也可以与当地社区明确区分开来。

所有这些事实使得许多研究人员认为中国侨民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潜在指挥者,这是第五纵队,有巨大机会影响给予庇护的国家的政策。有时他们甚至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中国通过其经济实际控制着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掌握在海外华人手中。这主要特别适用于东南亚地区,海外华人的地位比其他大多数地方强。


为了理解天国帝国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利用华人来促进其在其他国家的利益,我们应该考虑两个重要问题。首先,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是什么?第二,海外华人如何影响其居住国的政策呢?

完全否认北京与世界各地的中国侨民之间存在着联系,这根本就是错误的。但是,这些联系非常具体。最初,中国共产党认为海外华人是资本家的帮凶,对他们的态度是恰当的。然而,在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宣布“改革开放的政策”之后,天帝国面临着吸引投资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海外华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们的钱,在中国的崛起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天,中国在外交政策上非常重视与海外华人建立关系。

这个方向由中国的致公党(中国致公党)监督,中国的两个法律认可的政党之一,与中国侨民建立了长期的联系。该党于1925年在旧金山成立,是天地协会(天地会)的一个分支的直接继承人 - 中国反满族秘密组织,是支持孙中山和中山的关键力量之一。寻求推翻清朝。


该组织的另一个分支是三和协会(三和会),更为人所知的是三合会。三合会最初是一个爱国的反清组织,成为英国殖民地(特别是香港)所有秘密社团和地下建筑的共同名称,后来成为中国有组织犯罪的同义词。应该指出的是,将这些组织的活动中的法律和犯罪组成部分分开是非常困难的,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然而,并非所有秘密社团都是或完全是犯罪组织。他们中的一些成为几个中国政党的基础,包括国民党和已经提到过的直贡党。像天地会这样的社会,将中国大陆的中国移民送到欧洲殖民地,在传播海外华人,组织他们进入社区,唐人街,三通和三合会,以及维持他们之间的联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今天,这些组织维持着中国侨民的社会宗族制度,这在前共产主义中国是传统的(梁启超,一个指导孙中山,毛泽东和中国的单一中华民族概念的创始人之一)蒋介石指出了二十世纪初中国人的宗族意识。虽然中国在创建一个中华民族的过程中积极反对宗族制度,但海外编钟一直保持这种结构直到现在。

中国现政府与中国侨民之间可能存在的主要矛盾是,由于自我孤立,这些社会内部组织良好,并与台湾有密切关系(台北有从来没有失去与侨民的关系,甚至为他们提供了中华民国议会的地方)。海外华人实际上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他们一直支持民族主义和民主党派,而不是共产党人。

中国的致公党是共产党与海外华人的纽带。这个党的领导人万钢现在是中国科技部的负责人,可能不仅仅是巧合,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位担任部长的非党员。在这个阶段,中国需要先进的创新技术,其发展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生活在国外的前同胞可以提供这些技术。而这并不仅仅是海外华人帮助他们历史悠久的家园的愿望。事实上,这些高科技项目将主要在经济特区实施,首先是将从中受益的海外华人,因为他们首先投资于这些资本主义飞地。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况由李岚清描述 - 中国国务院1998 - 2003年第一任副总理,改革开放政策的发起人之一,曾在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工作。那时候。在他的题为“突破”的书中。 “门的早期开放”,他引用一位负责吸引外国华人进入经济特区的高级官员,他指出“没有必要诉诸他们的爱国主义,只要让他们闻到钱”。


通常情况下,海外华人控制着东南亚国家的大部分经济体,误导了许多专家,他们认为中国人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影响他们居住国的外交政策,北京可能会利用它来发挥其优势。然而,事实是,即使在那些中国人在政党中被其政党或个人代表的国家,他们的活动仅限于保护自己的利益(主要是商业),因为他们是少数,并且容忍当地人口往往有很多不足之处。

例如,在马来西亚,中国马来西亚协会是中国三大政治力量之一,于1949年在国民党的支持下成立,海外华人只是试图保护中国人民的权利和福利。 ,他们的份额正在减少,但他们并不同情中国。任何影响居住国外交政策的企图都可能导致反华情绪增加,这可能导致大屠杀,种族清洗并迫使中国人转移到其他国家。正如1965年至1966年在印度尼西亚发生的那样,与共产党人的斗争获得了独特的民族成分,因为大多数海外华人被认为是与中国和解的印尼共产党的共犯或成员。所有这些事实都决定了印尼共和国三十年来的反华政策的性质。 1998年,由于大屠杀,许多中国人被迫逃往东南亚的邻国,主要是新加坡,他们带走了大约800亿美元。

因此,我们不应高估海外华人在中国政策中的作用。海外华人从未试图控制他们所居住国家的政策。他们过着孤立的生活,我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谈论国家内部的国家。这个内部的中国“国家”有自己的结构,权力等级,势力范围的分布,并且还与其他国家的中国侨民保持着关系。一方面,这种自我隔离政策允许海外华人保持自己的身份,但另一方面,这使他们成为影响其他国家的低效工具。与此同时,中国与华侨关系以商业合作为基础,实际上没有政治因素。现在领导天国的中国共产党和控制中国侨民的社会现在仍然是政治对手。

然而,政治从未阻止中国人做生意。
当年中共三大召开时,四十多个与会人员代表着全国四百多名共匪党员,决定所有共匪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差点把武汉国民政府颠覆掉,蒋介石对于国民革命军的领导权也危在旦夕,幸好蒋发动了清党,剿灭了一部分共匪,才保住了国民革命军的领导权。如今共匪家大业大,难道会忘记当年它们起家的那些伎俩?我永远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共匪的邪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70后IT男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7
  • 浏览: 1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