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要爱国?爱国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一直有一个困惑,人为什么要爱国?为什么必须爱国?
因为我看到美国的高中,也是要唱美国国歌,美国也会有爱国主义教育。
我这就认为很奇怪,人为什么必须要爱国?

我一直认为,人和国家就是一种做生意的关系。
我给国家纳税,国家给我提供服务。
你买东西的时候,没必要感谢店主吧?

品葱的各位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谢谢
已邀请:
谢谢邀请

这个问题,陈丹青说的非常好,请看他的文章:


太多人不知道什么叫政府,什么叫国家。国家是你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它已经有了几千年。政府只是管理这片土地的那个组织,它根本就不是国家。清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北洋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我很爱国,但是我不会爱清政府和北洋政府。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懂呢?

他手握枪炮,你拿个菜刀就算凶器;他左拥右抱,你嫖个妓女就算流氓;他钞票成吨,你摆个摊位就算违法;他豪宅无数,你搭个窝棚还要被强拆……我就不明白,他一个当仆人的,怎么这么牛逼?!

美国《独立宣言》讲的不是群体、国家,甚至没有讲民主,讲的只是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都是个人的权利,不是哪个群体的权力、国家的权力,这样的文化,才能真正使一个国家强大。美国的强大不是军事、经济、国土的强大,是思想的强大。

亡国是个伪命题,国是个不动产,只能亡统治者。古人说国破山河在。庄园烧尽有枯井。就是说这个道理。外夷入侵,走了,国人重整河山。日寇来了,走了,大好河山还在。不过现在这个古人也没料到。空气脏了,水脏了,山河石油、矿产、煤炭……挖空卖了,卖的人带钱移民外国走了,这真是国破山河无啊!

七十年代中学毕业后,国人脑袋都装满了如下内容:李鸿章丧权辱国,义和团保家卫国,蒋介石只会摘桃子,地主个个是周扒皮,旧社会暗无天日。有人评价这种人就是一个中国傻X的标准配置。你要是跟他说:你最好多看几本书,动点脑子再说话。他立马眼珠一翻:你也是汉奸!

祖国,政府,党派是三个概念。

1、祖国是为民众而存在的。

2、政府,是暂时获得管理权的物业公司,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是用来爱的,是被人们使用,监督和选举的。

3、党派,只是党员的组织,和非党人士没有任何关系。爱国,毫无疑问。爱国就是爱自己,爱自己更是爱国。

不要说政治和你无关,除非你打算像猪一样的活着,否则政治会随时来找你的麻烦;不要说民主不能当饭吃,没有约束的权力随时会让你没有饭吃;不要说他人的苦难和你无关,这种苦难随时会降临到你身上!

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1、教育,2、医疗,3、法律。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会有上升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持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这个社会就是地狱!

一个国家奴才多不多,只要看媒体对领导赞美有多少就知道了。一个国家奴隶多不多,只要看民众遇到不公正有多少人沉默就知道了。一个国家自由不自由,只要看有多少敏感词就知道了。一个国家有没有尊严,只要看人们怎么样对待弱者就知道了。一个国家有没有未来,只要看孩子读什么书就知道了。

小人都想扮成君子,可见君子是受人尊重的;荡妇也想装成淑女,可见淑女是受人喜爱的;懦夫也想有勇士的行为,可见勇士是受人尊崇的;连专制的朝鲜都想炫耀自己是民主,可见民主一定是个好东西。

中国的教育不是启迪人思考,而是规定“你必须这么想”。不是教人如何分析问题,而是规定“这就是答案”。这种教育的结果,是让人缺乏独立思考,容易思想统一,从而便于驾驭,但却聚天下英才而毁之。无良学者到处都有,但数量如此之众,就是制度问题。资中筠先生说得好:中国教育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




rebecca 观察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其实党是国的产物,什么样的国造就什么样的党,没有新中国就没有共产党。https://i.imgur.com/H75Fchy.png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一直认为,人和国家就是一种做生意的关系。
我给国家纳税,国家给我提供服务。
你买东西的时候,没必要感谢店主吧?


错了,人和政府才是做生意的关系。你纳税的对象是政府,不是国家。政府确实没什么好爱的。所以问题的最简单答案就是“爱国不等于爱政府”,但这个答案未免太浅薄了,也没有触及中国的实质。

让我们先回到事情的开始:人类是这样的一种生物:没有猎豹的速度,没有猫科动物的利齿,没有爬行动物的护甲,没有鸟的翅膀,凭什么我们最强大?因为我们有社会。是社会产出了我们的衣食住行,和保护我们的武器(现实的武器或者法律的武器),而代价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相应的对社会负有责任。
所以美国的那种爱国是很健康的。他们没有要求你去爱政府,还放任你批评政党,因为他们所谓的爱国只是强调你对国家的责任;他们容忍你焚烧美国国旗,因为他们笃信人权高于主权。
也就是说,爱国的终极目标,其实是爱人。
那你当然会反驳:你说爱国是为了爱人,那外国人难道不值得爱吗?当然不是。可是你不要忘了,外国人同样也有他们自己的同胞去爱。但是真正能够保护你的,恰恰是那些基于地域的共同体。比如马克思邪教徒宣称用阶级来代替国家,试问如果你在上海受了独裁者的欺凌,你在伊斯坦布尔的“阶级兄弟”能做什么?他们或许很善良,或许很急公好义,可是那有什么用?技术上行不通的东西就是行不通。
而且我们不要忘了,美国人不光提倡爱国,他们也提倡爱家庭,甚至爱家庭还要胜过爱国,可见他们的爱国实质上是爱共同体。只不过太小的共同体很多事情是没法做的。难道一个社区里可能会有执法机构吗?难道一个市区可能拥有自己的军队吗?所以国家也是你一个不可或缺的共同体,爱她是对的,只是优先级并不很高。
至于外国人,作为“人类”这个更大共同体的一员,我们不应当允许自己的祖国去践踏他们的人权(这同样是陷自己的祖国于不义),但至于更多的义务,我想我们是没有的。就像你爱老婆,能爱别人的老婆吗?可见大小共同体真的是亲疏有别。
然而我说了这么多,却跟中国没半毛钱关系。我刚刚说了,我们爱国的目的是为了塑造一个保护自己的共同体。然而这个共同体不保护我,我要来干嘛?对中国人的种种欺凌你当然可以说是共产党的错,但共产党欺凌我的时候也没见中国保护我啊?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所以生在这块被称为“中国”的土地上的人天生就不可能爱中国。那些口口声声爱中国的人实质上是在跪舔中国独裁者,大部分时候是共产党,小部分人认国民党。所以他们爱国不爱民,很正常啊。
中国不能保护所谓的“中国人”,证明中国不过是共产党的私产,是伪国,但你不能因此倒推出爱国是错的,因为人家老外是有真祖国的。如果你想有一天摆脱共产党的统治,你也该有个真祖国。
资中筠:谈谈爱国

大家好。我先抱歉,我知道一席一般都是站着讲的,可是一个人站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扶手,我不太可能,所以我就要求坐着讲,请大家谅解。刚才介绍片上头说我今年81岁,那是老的,我今年87岁了。

今天这个演讲,他们说讲什么呢,我说选了几个题目。主办方说那么你就谈谈爱国吧,所以我就谈谈爱国。

其实爱国这个事本来是不需要谈的,因为爱这个事本来是一种自发的感情,你爱家庭,爱父母,爱亲人,然后爱自己的国家。这个不是一个人家强迫的事,也不是道德问题,实际上也不是政治问题,所以我觉得本来是不需要讲的。

但是你们也看到,我围绕着爱国这个课题,二十多年来写了很多文章。

为什么老要思考这个问题?其原因就是现在我常常碰到一些以爱国为名的事,实际上是祸国殃民的。

我就觉得近代中国人,将近二百年来为了这个爱国纠结得不得了,而且有很多抛头颅洒热血的牺牲。这个牺牲不是说跟外国人打仗牺牲——那是哪个国家都有的,很正常的。中国人的这个爱国的牺牲是指在自己国内,很多人为了爱国坐牢、受到迫害、牺牲,所以中国人的爱国是一个很特殊的情况。

而且一直到今天,常常有不同的意见的,忽然就被骂成汉奸了,汉奸这个名词就变成了国骂了——凡是我不喜欢的人,我觉得他的意见跟我不一样,特别是在网络时代,一骂就可以一大片。这也是中国特色,而且是现在的特色。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值得讲一讲。

另外我觉得像我这样年龄的人,经历了这么多,比较有资格讲什么叫作真正的爱国。


因为我是1930年生的,我生下来的第二年,1931年就是九一八事变。所以等到我开始懂事的时候,在幼儿园学唱歌的时候,最早听到的歌、我最熟悉的歌,就是《我的家在松花江上》。

从小学到中学,从南方到北方,我生在南方,后来到北方,大家都在唱《我的家在松花江上》。所以这个是我从一懂事开始就刻骨铭心的一个记忆。

等到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是卢沟桥事变。我的小学校长是真的被日本人派特务暗杀掉的。我们的学校那时候是在英租界——在太平洋战争之前,日本的势力是进不了租界的,所以他不能够堂而皇之地进来占领我们的学校,这不可能。

那时候有一个伪教育局,其实是中国人在办的,就叫我们的校长换教科书。因为教科书里头有许多爱国,抗战——那时候还不一定抗日,就是反对帝国主义这样的一些内容。他就坚决拒绝。所以有一天他们就派两个特务混进来,在散步的时候把他给杀掉了。

我到抗战胜利的时候才上高一、高二,我那时候15岁,1945年嘛,因此我没有机会去参加抗日。但是比我高几个班次的,比我年纪大一点的,我们的亲戚朋友里头很多都是辍学抗日去了。

那个时候我们从小就知道,比如说念历史都知道班超的投笔从戎,投笔从戎那时候在学生里头是很普遍的——不念书了,我去抗日了。

一个小故事:我家里头认识的,跟我们家来往很多,我父亲的一个好朋友,他们家的孩子很多,有一个我们管她叫聂家大姐姐,我上小学的时候她上高三。有一天,她的母亲就跑来找我母亲,哭着说,她的女儿逃掉了,给她留了一封信,说她要抗日去了。她说我不能接着在学校里头念书了,而且还拿走了她一个金戒指做盘缠。

这个我印象非常深。然后我母亲还安慰她说,因为你教育好,所以你的孩子很爱国,你不要再伤心了。就这样子的一种氛围吧,是很平常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大姐姐后来抗日就到延安去了。

那个时候有一部分人要抗日就到重庆去了,有一部分人就到延安去了。在他们心目中大概区别也不是太大,反正到大后方抗日去了。所以说我从小感受到的和读书里头所知道就是这样的事情。

还有我的上一辈的人们,现在叫作什么财富精英、知识精英,这些我的上一辈所知道的老师、家里认识的人,有的是留学回国的,有的已经是企业家什么的。那时候叫毁家纾难,比如像最有名的卢作孚,他把他的船全部贡献出来,供当时的政府大撤退。

当时我耳熏目染知道的都是这样的一些事情。所以什么叫作爱国,那时候很明确,没有什么纠结的。

后来我到了清华,清华工学院里头,我认识航空系的学生,有人就说他当时为什么选择学航空呢,就是因为日本飞机炸。大家都知道重庆大轰炸,而我们是没有空军、没有飞机,所以他就下决心一定要学航空。这样的事情也是很多的。

所以在我们这一代人里头,我觉得爱国这是不成问题的。也没有想过这是需要纠结的,还得要表明说我是爱国的、我可是怎么样的。

到了太平洋战争之后,40年代,国民政府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那个时候大学生好多好多都去参军了。后来因为那些大学生有的懂外文的比较多,很多都在盟军里头做翻译官。这个翻译官在后来的政治运动里头变成了一个历史问题了。

当时是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我也有资格来谈爱国的问题。

首先,爱国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国家。国家这个理论非常复杂,国家的历史的形成也是非常复杂的,学术界也有不少的争论,所以我今天不可能从学术上来讲什么是国家。

比较经典的著作,比如说洛克的《政府论》,论政府是怎么起来的——因为国家跟政府是分不开的,没有一个是没有政府的国家。还有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这算是经典著作。

最近我看到的对国家有比较深刻研究的学术著作是复旦大学的葛兆光先生,他有文章,也有书。还有许纪霖先生最近有一本书叫《家国天下》。

我觉得今天是不可能在这个方面展开,但是我自己有这么一个概念上的认识。

在现代国家之前,最早开始有一种族群观念,也就是放大了的家族,然后变成一个部落。部落之间有利益的冲突,大家团结起来,我维护我这个部落的利益,你维护你那个部落的利益,所以中国过去两个村庄之间的械斗有很多。不光是中国,从前欧洲的贵族像罗密欧与朱丽叶它也是家族的世仇。那时候还没有现代国家这个观念。

第一层的观念是说你爱国爱什么。实际上那是家乡的观念,我是生于斯长于斯,我的故乡,这个故乡放大了的就是我的故国。我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总是怀念眷恋有这么一份感情,我总是想着我这个故乡山水,不管这个国家小或大还是怎样。这跟政治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第二层的观念是跟文化、历史、文明有关系了。中国人对于所谓中国,一来就说我们五千年的文明或者三千年的文明,说我们是一个文明古国。这个观念就比家乡乡土的观念要进一步。

假如是在英文里头,第一个乡土观念是country,第二个观念对应的是nation,就是成为一个民族了。但是中国是多民族国家,所以又不是一个单纯的民族,所以就有这么一个共同体这样的观念。

当我们讲到爱国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最刻骨铭心的爱的是这个nation,就是我们有多么光辉灿烂的文明,我们有这样的古国。所以当时抗日战争的时候有一种危机感:要亡国灭种。

怎么会灭种呢?因为也不是像希特勒杀光犹太人那种灭种,日本还不是这样的一个政策。这里的灭种就是灭文化,也就是说中国人已经不是中国了。

过去外族入侵汉族的时候,汉族没有这个危机感,因为把他给同化掉了,他们都汉化了。原来元朝清朝都进来,当时也打得很惨烈,但是最后我们感觉到这个民族文化并没有灭掉。

但是等到鸦片战争之后所发生的危机,是外来的一个整个跟我们文明和文化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比我们要先进得多、强大得多,我抵挡不住了。

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就感觉到我们这么伟大的一个民族,怎么会败于这些个,也不能管它叫野蛮民族,过去都说外头的都算野蛮民族,但是他们也不野蛮,而且文明程度有的地方要高得多。所以这个是一个最大的危机。

我们讲到爱国常常想到的,我觉得应该是nation这样一个观念。所以在西南联大有一位历史教授,他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经常引用并且我一直记得很牢的,他就说,不读中国史不知道中国的伟大,不读西洋史不知道中国的落后。

这两句话我觉得非常精辟。你不能因为你觉得你很伟大,我的历史文明怎么怎么样就不承认你落后了。现在,正因为你落后了你需要急起直追。

第三层意思的国家往往是跟政权联系在一起的,所以这个在英文就叫state。过去是朝廷,皇族,这个朝廷代表这个国家,比如大清王朝、大明王朝,现在的历史剧经常讲这些。

当时的人想到所谓国家,其实那个时候没有真正的国家观念,只有朝廷的观念。所以那个时候的爱国实际上是忠君,就是忠于这个家族。宋朝的人忠于赵家,明朝的人忠于朱家。这个是一个忠君的观念,还不是一个真正的爱国的观念。

那个时候国家的界线都不清楚,你这个边疆在什么地方,这个朝代它是这么一个边疆,那个朝代忽然跟这边的少数民族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个是很不一样的。

所以那时候连国土的观念都不是很清楚的,但是朝廷的观念非常清楚,忠君的观念是很清楚的。所以过去在有现代国家之前,所谓的爱国实际上是忠君。

比如说辛弃疾是爱国词人,他心心念念都是在想他在南宋应该收复北宋,原来北方的疆土被异族占领了,我们应该收复。所以是“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把北方收复了还是了却君王天下事。

岳飞的《满江红》大家都唱得很熟。他其实是说“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他要把徽宗迎回来。徽宗不是被金人给俘虏了吗,他最重要的是要把那个皇帝迎回来,这个还使得他送了命,因为当时的高宗已经不希望徽宗回来了。这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那个时候中国人的爱国的观念是没有现代国家的观念的,有现代国家的观念是从鸦片战争以后开始的。因为欧洲的民族国家是从中世纪以后慢慢发展起来,它们已经有了成熟的国家的观念,有边界观念,有领土观念,主权、领土、国际法、外交。

这一套东西在鸦片战争之前,中国的朝廷是不太清楚的,所以才惹出好多好多麻烦来。包括礼仪,他觉得这个礼仪比经济甚至于比领土都重要,你跪不跪这个事太重要了。人家不这么想。所以从这个观念转变过来就有了现代国家的观念。

这之后的爱国是怎么个爱法呢?就像李鸿章所说的,遇到了三千年未见之大变局。他说中国三千年改朝换代不知道多少次,也没有碰上过这样的事。

所以从这之后中国有了现代国家的观念,而这个现代国家必须是跟改革联系在一起的,跟自强联系在一起,因此就要吸收外来文化。这些都是过去中国人从来没有过的,只有“以夏变夷”,哪有“以夷变夏”这个说法。

当时一批比较先进的爱国者就已经感觉到需要吸收外来的文化改造现在的中国。其实还不到晚清,明末的时候,比如说徐光启,徐光启就加入了天主教,他跟利玛窦在一起翻译了《几何原理》。他就已经发现西方的科学、外国来的科学是比当时中国发达的,他已经有这个观念了。那时候已经是明末了。

当然后来满清打进来了之后又一个轮回。到了晚清这个时候,很多士大夫、念过书的人都已经开始觉醒了。当然觉醒的程度不一样,可是觉得非改不可了,这一点是一样的。

于是他们的认识就先从外国人为什么会打败我们,因为船坚炮利、军火比我们强,所以赶快买军火开始。然后发现军火强主要是因为它经济能力强,工业化水平高。于是像张之洞、李鸿章他们这批人就要发展工业,造船、造兵器、造兵工厂。

它经济为什么发达,因为它制度先进。那个制度能够发挥各种人的积极性,工匠的地位也比较高。中国传统的教育只有文科,念经典的这些士大夫是有地位的,其他的都是没地位的。这个整个的观念就需要改变了。

一直到像郭嵩焘他们这批人出国去考察,回来以后发现人家文化文明都比我们高。所以他有一句话是说现在他们外国人看我们有点像三代。三代就是古代的人,他们看我们像看四夷一样,我们变成蛮夷了,他们变成中夏了。这个观念是完全颠覆掉了。

这是最先进的一批人出国以后发现的,回来之后就觉得非改不可。所以严复就大量地翻译外国的著作,就是为了开启民智。从那个时候以后,教育救国、实业救国、科学救国,各种各样就开始了。

凡是他办一件事情都想的是救国,但是要救国就必须改造,必须办这些个事情。到最后是变成革命救国了,就革命了。

所以这样下来的话,晚清以后中国人怎么样才算爱国?这里头有很多很多的变化。忠君是不是还继续算作爱国?晚清的士大夫里头有不同的看法。

一种说变革就是为了保清,让清朝能够发挥出来新的力量。它已经衰朽了,给它注入新的力量,还是让清朝维持下去。相当多的人还是采取这样的一种办法,所以也有帝派和后派之争。有人觉得光绪是可以支持改良的,慈禧是属于保守的,等等。

再到后来就觉得这个王朝是要不得了,根本没希望了。但是它有没有希望不在于别的人认为它有没有希望,在于它自己肯不肯改革。所以在八国联军之后——八国联军的事情我待会回来再稍微讲一下。八国联军打进来之后朝廷都跑了。他们还用一个词,叫“太后西狩”,打猎去了,一下子从北京跑到西安。

慈禧痛定思痛,忽然感觉到还是得改。所以等到回到北京以后,她有一个举措,就是她了解到原来连那个俄罗斯都在搞立宪了,我们也得搞君主立宪。

然后她就派五大臣出国考察国外的宪政是怎么样的,考察回来之后人家提出了很多改革的方案。结果她还是犹豫:第一,已经太晚了。第二,最重要的,她还是放不掉原来皇亲国戚的既得利益,所以她最核心的东西改不了。

宪政最重要的核心就是你放弃你的权力,你得接受一套制度的监督,她这个核心权力不能够放弃的话等于不能改革。当然那个时候好多好多改革派已经等不及了,所以她最后一次改革失败是她自己没有决心真的改革。最后辛亥革命就来了,这些我就不用多讲了。

但是这个里头就有一个爱国还是爱朝廷的问题。当时对于保大清王朝的来说,这是爱国,爱大清王朝。但是对于搞革命的,像孙中山这一批人而言,我要爱这个中国的话,我非得把大清给灭了不可,我才能够建立一个现代化的中国,我才能够保住我们的nation,但是我得颠覆你这个state。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

我刚才讲到了爱国的问题,里头就有一个义和团的问题。实际上清朝真正的完全衰败是在义和团事件之后。义和团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就是打教堂、杀洋、扶清灭洋。原来它是反清复明的,因为受到了清朝某些官员的安抚,就把它给招安了,它就变成了扶清灭洋。

当然洋人当时已经是在不平等条约之下来中国的,他一定不会是很平等对待中国人,这一点是肯定的。因此他们心里有所不平,但是采取的办法是砸教堂,杀掉传教士。以至于后来发展到去攻打外国使馆,见着洋人就杀。

但是其实杀的最多的是中国人,比如说信教的教徒,卖洋货的商家,简直是滥杀了。这个闹得是非常厉害。这种也不叫农民起义,因为当时山东大旱,大家非常急躁,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能种地了,好多游民就出来。

中国这种事很多。大家组织起来弄个一个什么教,然后有一个自称为大哥的人说我是刀枪不入怎么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就看地方官怎么处置了。

最开始的时候,中国的皇家统治者向来见着民间的团体是镇压的,他是不允许民间有自己的团体的。但是他忽然发现他们是打洋人的,觉得借他们的力量杀杀洋人的威风也挺好的,所以就把“剿”变成了“抚”。这样一来朝廷都支持它,它这个势力就越来越大,以至于滥杀。

在这种情况之下当然外国就抗议,并且要派兵来了。说你连我的使馆、外交官、教堂都保不了,那我自己派兵来保护。他们就以这个为借口。

这种情况之下当然很危急了,朝廷就分两派。一派主张赶快镇压义和团,不能够让他们胡来;并且跟洋人讲和,说我现在可以保护你的使馆,然后我们怎么怎么样。一派就主张说是民气可用,干脆用他们跟洋人斗就行了,支持它。

结果主战派胜利了。而死谏的那几个大臣就牺牲了,有五个大臣被杀,因为他一天上好几道奏折说绝对不可以干这种事情,说自古以来,连春秋时代都是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绝对不能够围攻外国使馆,义和团必须镇压。

这里头就有一个问题:谁爱国?谁卖国?谁祸国?那些个主张不要杀洋人的人,他们是爱国还是汉奸呢?那个时候另外一派人说他们是汉奸。

还是说义和团和支持义和团的人是爱国呢?因为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常常还是把义和团作为一种爱国运动来宣传,而且只是说他们用的方法不对。这个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当时慈禧居然向十一国宣战,跟他们说我保不了你们,你们赶快撤。然后完全放纵义和团进北京,从山东跑到北京来乱杀一气。

在这种情况下,另外一种人,李鸿章、刘坤一,还有好几个,两广总督、湖广总督、两江总督,这些总督们在一起说抗命。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乱命不从。从前圣旨下来之后你怎么能够不从呢,那是要杀头的。

结果他们联合起来,搞了一个“东南互保”,跟当地的洋人,那些个领馆的代表或者是外国人谈判说,在我们所在的辖区,我保证你的安全,但是你也保证你不派兵进来,你不能够来祸害我这块地方。

所谓东南是长江以南,甚至于是淮河以南一直到广东,是中国人口最密,经济最发达、最繁荣的地区。结果他们这一“东南互保”保住了。所以那个被蹂躏的,先是义和团大开杀戒、后来八国联军进来的也是在北方,没有祸害到这一大片土地。

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个做法,你算它是爱国呢还是算什么?我觉得应该算是很大的爱国举措。而且当时晚清的这些个大臣,居然还能跳出愚忠这样一个范畴,想出这么一个好主意来,我觉得是立了很大的功。结果中国这么大片的土地没有受到影响,这个是所谓爱国。

但是在不同的角度来看的话,可以说他们是卖国。居然中央的命令可以不听,而且还自己跟洋人去谈判。上面已经是宣战了,你这儿还去讲和,这个不是很不对吗?

所以对于什么是爱国,什么是祸国,不论是出发点还是从结果来看,如果从一个历史回顾的比较远距离来看的话,我觉得应该看得很清楚。

可是现在实际上还有人看不清楚。还是觉得你只要对洋人硬、你只要主张杀他们就是爱国,你不主张杀他们、你主张跟他讲和就是卖国。那就没办法了。

后来牺牲的那个五大臣,半年之后朝廷就给他们平反,说是官复原职。其实他们都死了,就给他们封号重新安葬。这个影响其实不仅仅是在朝廷,在老百姓里头一直把他们看成是二毛子,那个时候二毛子就跟汉奸差不多,或者叫汉奸,是替外国人办事的、为外国人说话的,一直到重新安葬的时候才说原来他们不是二毛子。

这说明在老百姓里头就有这么一种情绪,觉得打洋人好得很。这种情绪实际上一直并没有完全消灭,每到一定的时候忽然就会出来的。

还有一个就是说,你爱国还是爱民的问题。国家是干什么用的?是保护人民的,是保障人民用自己的力量能够求得生存和幸福的。如果以国家的名义剥夺人民的幸福或者是害民,那这个就不能够叫爱国。

国是以民为本的。原来从孟子就说得很清楚,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到现代的国家变成了人民共和国,人民的国家,那就更加应该是以民为本的。

这个民不是一个抽象的人民。我们常常用抽象的人民来代替一个一个真正的人,说我这是为了人民,但是剥夺所有的活生生一个一个人的生存权,这个也是不对的。所以爱国首先是爱民。

另外,我刚才讲了,爱国跟自强、跟变革、跟启蒙、跟社会进步有关系。我随便举一个例子,大概2001年我们跟美国有一次撞机事件,那个时候也是群情激昂,我正好在西安有一个讲座,在这个之前当然参观了秦始皇的兵马俑。

当时在西安,很多人的这种情绪非常厉害。说我们西安当年秦朝在这儿这么伟大,这么强大的秦朝,你看这个兵马俑,光是这个墓就这么了不起,我们今天怎么这么受气呀。

我说你要是活在秦朝的话,你想做哪一部分人?

假如说做秦朝一般的老百姓,当时秦朝是“偶语者弃市”,它非常怕你造反,两个人在街上说悄悄话就可以把你给杀头的。还有行人侧目。什么叫作侧目?就是在路上互相看看,不敢说话的。这个当时是很厉害的。

或者你愿意做那个被坑的儒,读书人,还是你愿意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斯?最后被腰斩。你愿意做秦始皇?秦始皇自己连死了都不敢发丧,后来尸首都臭了。

你觉得在那个时候非常幸福,那是你想象中的。还有当时的兵马俑,兵马俑里头另外还有一个坑是没有挖的,为什么,里头全是白骨。做兵马俑的这些非常了不起的工匠,做完了之后都被活埋了,怕他们出去泄密。

所以你愿意生在秦朝,你是想象你伟大得不得了。但是你生在秦朝你要做哪一部分人?我现在不是说从历史的角度讲秦朝到底在历史上有没有建树或者是怎么样,因为秦朝是特别短的,也是挨骂最多的。特别长朝代的就有很多人为它歌颂了,这个不去说它。

但是常常中国人很容易想象我们过去多伟大,你先得想一想你要做哪一部分人。

所以一个伟大的国家,一个真正现代的国家,应该是最大限度地使各个阶层、各种职业的人都能够得到幸福的这样一个国家。我们追求的是建立一个有平等的权利追求自己幸福的国家,而不是只是想象中我开疆拓土伟大得不得了。

我们现在电视里头经常出现一个非常伟大的皇帝,一会儿是汉武帝,要么就是雍正,要么就是康熙,伟大得不得了。这个皇帝伟大得不得了,你得想想那个时候的老百姓,到底是哪一些阶层的老百姓觉得活得最舒服。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这个核心价值观,有24个字是吧,还是说得挺全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人起草的,但是它该有的都有了: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文明,还有一些。

如果你不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你光有一个爱国,然后你要叫它富强。富强的富是什么,是政府财政富呢,还是老百姓富?再说强,军事很强,其他的你强不强?比如说你的文化强不强?你的教育水平强不强?你的创新能力强不强?

所以我觉得设计这个核心价值观里头,它不光有爱国和富强,它包括了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还有文明。如果没有这些,你要是越来越野蛮,用野蛮的办法治国那就是不行的。

我们爱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爱一个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文明的国家。我觉得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设计得非常好,把这些都包括进去了。

对于我今天要说的这个主题,什么叫作爱国,我觉得要好好体会这几个方面,如果没有这些个,那你爱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比如说希特勒纳粹的时候,国家曾经有一度非常非常强,能够闪电战打败那么多国家,哗一下,甚至于回过头来打苏联都一直能够打到莫斯科,多强啊。而且它开头的时候经济能力也是很强的,不然的话它支撑不了。但是它没有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正,它就长不了。

日本军国主义当时也是以爱国来号召所有的民众,而且那些民众当时也真的自以为在爱国。甚至于你看那个神风队,连20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开着飞机明明知道要去死就去撞了。这也是爱国。

可是实际上对日本说起来,先不说对中国,对日本说起来它绝对是祸国——结果招来了两颗原子弹。这种爱国看得很清楚嘛。但是在当时那个时候,30年代、40年代的日本人,绝大多数可能就以为他这个就是爱国。所以我们对于爱国这个事是要弄得很清楚。

另外我们有一句话叫作儿不嫌娘丑,就是说你非爱这个国不可,不管她多丑你都得爱她,因为她是你娘。这个我想想是有很大的问题。

首先你觉得那个娘丑定了,凭什么你觉得她丑?我们这个大好河山多美丽呀,干吗说她是丑的呀?这个就不对。既然我们爱这个土地,我们就得爱护它,不让它变污染,不让这些水都变成臭水,想办法爱护这个土地。

另外,假如这个娘丑的话,意思指的是比如说很落后,有很多不文明,那你就应该想办法改造她,让她变得文明。这个娘要生病了,你得想办法给她治病。你不能够说你就丑到底了我也得爱你。这个不对。

你要觉得她哪些地方不美,你就想办法把她改美。这是可以改的,这个不是天生的,跟人不一样,人现在还能整容呢,你就得想办法改造她。而且说这个话就有点没底气,就是觉得自己还是丑的,只是让你别嫌弃就是了。我觉得这个是不对的。

所以爱国是跟改造在一起的。在民国初年的时候或者是晚清,有一大批留学生出去以后都回来,就是想着你看,人家比我们美,我就得想办法来改造我们自己的国家。都是所谓“偷天火”,到外头去偷回来。

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头,因为这个比喻本身也不是太恰当,它要改造的时候就有一大堆既得利益者或者是保守派,要反对这种改造,所以这个改造很艰苦,有人要坐牢的。

改到制度的时候,改到触动核心的利益的时候,这个利益是祸国殃民的利益,那些爱国志士们就要牺牲了。从晚清这一百多年来,有很多人为了爱国,为了要把这个国家变得更好而做出了牺牲。

现在有人一天到晚骂中国知识分子,说他们软骨头,说中国知识分子怎么现在都好像不发声。我想到我看到过的一篇文章说,不要再骂中国知识分子了,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为了爱国而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的?

这个话也不是我第一个说,我看到这个也受到很大的启发。哪一次国家危难的时候,真正起来呼吁的、为人民鼓与呼的、为民间疾苦说话的,都是知识分子。

所谓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是比较宽泛的、比较不确定的,并不是说所有念过书的都算在内,有的是在体制内的,有的是在体制外的,像我刚才说晚清的这些士大夫们都是做官的。

像我说的那五大臣,他们有一个传统,叫文死谏,文官死于给皇帝提意见,明明知道很可能要杀头的,他也非得说,因为国家安危在这儿。

但是那个时候国家安危系于一个人,一个决策者的一念之间,所以他必须得说动他,他才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来,所以他必须冒死也得跟最高决策者辩论。这个是当时爱国志士的一种表现,是吧。

所以说,我觉得那篇文章就说得挺对。不过我不知道他怎么算出来的,他说从比例上来讲,知识精英为爱国而牺牲的比例高于在战场上的士兵牺牲的比例。他是指从鸦片战争一直到现在。当然因为知识分子底数本来就很小,你一共就一千个人,牺牲一百个人就十分之一了,战场上的军队有好几百万人呢。所以他这个比例可能是这么算的。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他说的这个还是挺对的。就是说真正每一个时代站在最前沿的,为这个国家甘愿牺牲,或者是要为民间疾苦鼓与呼的,还是一批知识精英。

而且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他既然在一个教育并不太发达的国家,他比别人多读了一些书,他多懂了一些道理,多了一些思考,他自然就应该有这样的担当。

什么叫作担当呢?就是对于自己切身利益以外的事情的关心。孟子说一般老百姓无恒产就没有恒心,你必须让他有财产。他觉得老百姓应该有土地,然后他就有恒心,他就好好的。

他说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这个士就是有担当的读书人。他自己也没财产,但是他还要为这个国家操心。他要操心的不是他自己的安危问题,不是他自己的温饱问题,而是整个超越他自己利益的。

那么中国有没有这样一批爱国志士?我觉得完全有。一百年来就是这样来的,有好多人超越他自己。刚才我说的那位聂家大姐姐,他们家很有钱,房子很大,但是她就跑了,把这一些都抛掉了,她去抗战去了。

那个十万青年十万军,参军的大多数是富家子弟,或者至少是家里比较富裕的,因为那时候上大学的就不多嘛。早期的共产党很多家庭出身也是地主或者是资本家,他就抛弃了家庭跑去革命去了。因为他信服这个道理,认为这是能够救国的。

所以作为士,作为知识分子的爱国,他是要抛弃自己的切身的利益的想法,然后为更大的一个范围的人群的利益来着想。我觉得凡是有事情的时候应该都是这样的。

当然有的时候人数多,有的时候人数少,有的时候有一个趋势就越来越不发言了,也有这种情况。所以我觉得说知识分子最爱国,这话没错,我是比较认同的。

我自己所切身接触的各种各样的人,你比如说在民国初期的时候,日本留学生最多。出去留学的人,一部分人比如说庚款到美国去留学,相当多的人是去日本留学,因为最便宜、最近、最容易去。

可是等到抗日战争的时候,绝大部分的日本留学生都是抗日的。当然其中也有做汉奸的,而且日本人重点就是要去找那些日本留学生来为他们服务。

比如最有名的一个,像周佛海,他原来是共产党的发起人之一。后来到了汪伪政府里头去,最后被国民政府抓起来,在监狱里头死掉了。他就是一个日本留学生。但是绝大部分的日本留学生在跟日本打仗的时候绝对不会站在日本这一边的,这个是很清楚的。

现在说我的时间已经到了,但是我还想借几分钟说一下全球化的问题。

因为在全球化的今天,对于国家的观念也有一些变化,其中有一个变化是很多利害不是在一国之内了。不一定说你占便宜了人家就吃亏,或者你吃亏了人家就一定占便宜,互利的东西特别多。这个就不用讲国际贸易了,比如像环保或者是缉毒。

比如说公益慈善这个问题。我们常常有一个观念,比如说外国基金会到中国来做一些公益事业,说它是来和平演变的。什么叫作和平演变?意思是说你要是拿了它的钱,你就相信西方价值观了还是怎么样呢?或者是你就会怎么样了呢?我就怎么也想不出来。

我说我们是必须要演变的,这个演变当然是和平好,而不应该是暴力演变好。一个国家要前进你总要演变。外国的基金会来做了一些事情,除非它是来买情报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基金会的事,是外国情报机关的事,那是两个概念。所以我觉得这种稀里糊涂的概念,常常在很多人的脑子里头是搞不清楚的。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倒是真的问题,就是现在不管你口号喊得多响,但是很多人都可以用脚投票。

现在移民非常之多。过去的民族资产阶级,他基本上是以发展中国的经济为己任的,他绝对不会想到把他的资产大批移到国外去。但是现在是可以的,现在财富是可以移的,他觉得在这儿不够安全了他就到外头去了。

知识精英过去绝大部分都是回来,要改造我们自己的国家。现在看看,改造太难了,我就走了。而且我的专业在国外有更加好的发展,比如说杨振宁,他要是留在中国,他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这是肯定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大批的财富和精英都可以自由流到外国去。这个完全无可非议,我不是说用道德来说你这个就不爱国,但是其结果就是使得改造中国的力量会比以前少得多了。过去那些精英都留在中国,哪怕牺牲掉脑袋他也要改造中国。现在已经缺乏这个可能,已经有了另外的出路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这也是中国所遇到的一个爱国危机,这个才是真正的爱国危机。

因为这是一个无可厚非的事情,而且是在全球化的今天大家完全有权利可以做的。你也可以流来,他也可以流去。但人家不流来,或者流来的是另外一种情况。

我们的精英和最有本事的人、最有志趣的人都流出去,这样的话就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你输出国是损失,输入国就是收获,这种国际竞争是无形的。我觉得这是现在在全球化的情况下一个让人可以深思的问题。

比如说,我在美国我就觉得美国人对于改造自己的国家特别地积极。每一个人,不是每一个人吧,我碰到的大概也是受过一些教育或者是自己事业上有所成功的人,都是觉得美国这个地方不对那个地方不对,应该改造。

为什么呢?我觉得因为他们没处跑,最后他只能在美国待着。别的国家的人都往他那儿去,他要跑也跑不到别的地方去,别的地方也没他那更好一点吧,所以他就要以最大的力量改造自己的国家。

你看美国所有的报纸,各种各样的媒体天天在那儿讲美国这个不对那个不对,对政府提出各种各样的批评,整天地暴露它这个社会里头的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记得有一个美国教授是非常非常反对川普的,川普上台之前,他说我绝对不能让他当我的总统,他要是当了总统的话我就要移民了。结果他到现在也没移民。

他还是好好地在那儿待着 。他如果要是在那儿待着,一表示不满把他镇压下去了,可能他就要跑了。他既然能够天天骂他,他还可以在那儿待下去。

所以我提出这些问题来,我也没有结论。就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个爱国的问题又产生了新的问题。

好,我今天先讲到这儿了。
非去来今 蝶周同一梦,栩栩欲何求
北大教授钱理群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学术集里有一段谈个人主义与国家主义的,前瞻性地提出了对“中华中心主义”的警惕和批判,很有启发。

---

我讲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个人主义的思考,这也涉及到如何看待“人的个人性、群体性的关系”问题,也是“人性”问题思考的一个部分。

十世纪初鲁迅提出的问题:个人和国家、中国和世界的关系问题。

这个问题,早在ニ十世纪初,鲁迅就提出来了。他说,当时知识分子中最流行的观点有二,一说人是“世界人”,一说人是“国民”现在,一百年过去了,到了ニ十ー世纪初,当下的中国对于人的认识,好像也还是这样两种观点:不是“世界主义“(现在叫“全球主义”),就是“民族主义”但鲁迅当年却对这两种最时髦的“人论”,提出了质疑,他发现,无论国民”,还是“世界人”,都是群体概念,缺少个人概念,也就是说,只有“群体的人”,而无“个体的人”鲁迅因此提出要用“个”的概念来对抗“类”的概念:这是鲁迅思想发展起点上的一个基本观点,在八十年代,又引起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强烈共鸣。

我们先来讨论鲁迅在二十世纪初,提出这样的“个”的概念的时代背景:其实是要回应当时的知识分子在思考中国和自身在新世纪发展道路时,必须面对的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处理“个人”和“国家”的关系;一是如何看待和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今天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这两大“问题意识是贯穿整个二十世纪的,而且一直贯穿到今天。鲁迅在问题一出现的时候,就敏锐地抓住了,这确实有眼光。而且他对问题的思考又不同于大多数人强调“人是国民”,这是典型的民族主义思想,发展到极端就是国家主义。当时最流行的观点就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应牺牲个人利益、个人自由,孙中山就是热心鼓吹者之一,以后的政治家政治领袖,也都鼓吹“国家至上”尽管不断有人(鲁迅就是其中的一位)质疑这种观点,但国家至上始终占主流地位。这当然不是偶然的:它牵涉到中国所走的现代化道路。中国是个后发国家始终有一种赶超情结,要赶超就要进行最大限度的社会动员,这就要依靠着国家的强权,将人民最大限度地组织化,就是人们常说的“集中カ量办大事,搞大规模的建设”,这就需要限制个人的自由,鲁迅说:强有力不许人民有自由思想,因为这能使能力分散“(《关于知识阶级》),就是看透了其间的矛盾。这样一条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的国家主义的现代化道路,就决定了国家主义必然成为现代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晚清以降莫不如此。对这样的主流意识形态的质疑,在其产生时,即二十世纪初就有了,但比较集中的批判是“五四”时期。“五四”当然有明显的爱国主义倾向但人们却忽视了“五四”对国家主义的批判。陈独秀就提出“我们应不应当爱国”的问题。他提醒要警惕有人利用国家主义来迫使人们无条件放弃个人幸福,他说片面强调爱国主义容易陷入非理性,容易被利用。他还写文章提醒国人,要拒绝借口国家利益至上而要求人民放弃「自由权利与幸福」,「供其牺牲」的蛊惑。正是出于对在爱国的口号下对人的自由与权利的剥夺的警惕,李大钊才着重提出:「我们应该承认爱人的运动比爱国的运动更重。」这对我们也是一个提醒:把“五四”传统、北大精神简单地归结为“爱国主义”,是有可能蕴含着某些危险的。

我们还是回到二十世纪初鲁迅所面临的问题上来。当时许多人都强调“世界人”,这是对前面说的“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的回应。这样的“世界”眼光当然是对以“中国”为“天下”中心的传统观念的一个大突破但问题是在二十世纪初的维新派眼里;世界”就是“西方”,他们讲要做世界人”,就是要向西方靠拢,“言非西方之理弗道,事非西方之术弗行“(《文化偏至论》)。鲁迅要质疑的正是这样的“世界”观,和对西方的盲从态度。

因此,鲁迅提出“个”的概念,正是对以上两种主流意识形态的反抗:一方面,在“个人与国家”关系问题上,强调个人的独立性与主体性;一方面,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上,强调中国自身的独立性与主体性。而他的“个”的概念的核心,就是强调“个体精神自由”,主张“(中国)将生存两间,角逐列国是务,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若其道术,乃必尊个性而张精神”(《文化偏至论》)。这样一条“首在立人”而“立国”,强调以人的个体精神自由为前提、基础的现代化道路,显然是和前述占主导地位的富国强兵的国家主义现代化道路相对立,而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精神相一致的:强调个体生命的独立、自主、自由,这就是“五四”时期的“个人主义”的基本含义。

八十年代面临的问题:非个人化和中华中心主义的极端形态鲁迅在二十世纪初所提出的“个”的概念;立人”的思想,以及“五四”的“个人主义”,“个性解放”,在三十年代以后,就逐渐地边缘化了,占主流地位的,始终是国家主义的思潮。但到了八十年代,却突然引发强烈的回响,一时成为思想、文化、学术、教育的中心话题,可以说是深入人心,深刻地影响了一代人。这样的爆发,当然不是偶然的。从思想、文化、意识形态的发展的角度说,这是在文革时期,国家主义发挥到了极限的一个必然反弹。方面,国家利、集体利益被推到“至上”的极端地位,要求个人无条件地绝对服从与牺牲一强调的是国家、集体利益的绝对致,并最后落买为绝对服从,对个人利盉和个性的彻底抹煞,从而将人的“非个人化”推于极致。另一方面,又强调“中国是世界革命的中心”,把民族主义的极端形态,传统的“中华中心主义”推向极致。我们这一代在八十年代进入学术界时,所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如何从'非个人化'的极端形态,从中华中心主义'的民族主义的极端形态的精神束缚中解放出来”的问题。在八十年代我认准了两个批判对象:一是封建专制主义,一是中华中心主义。这是我对自己以及我们那一代的痛苦经验教训的一个基本总结,包含了我一个基本认识:我认定“封建专制主义”与“中华中心主义”是我们民族的两大痼疾顽症,阻碍国家走向健全发展之路。

我对“中华中心主义”的警惕和批判。我在 1995 年《关于民族主义思潮的访谈录》(文收《压在心上的坟》),1997 年《话说周氏兄弟》里,都反复谈到要警惕有人在民族主义的旗帜下贩卖大中华中心主义。我是这样说的“我觉得当前中国正弥漫着一种很可怕很糟糕的民族主义情绪。一种是保古主义,一种是兽性爱国主义。”我提到了由著名的知识分子提出风行一时的“二十ー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论,指出:中国经济刚恢复了“元气”,开始起飞就这样“自我扩张”,实在是可笑又可怕的,这就是中国的国民性贫弱的时候装“孙子”,强大了就要当“老子”我特地选了当时一个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提出的一个“高论”,作批判的靶子:进入九十年代,随着西式乌托邦梦的破裂以及一系列在西方遏制下的民族意识的本能的反应,民族情绪开始复兴。新一轮的民族主义有一种使命意识,因为中国是伟大的,必须在世界范围内有独特、非凡的发言权,中国应该成为新世纪的文明发源地,中国应该发挥示范效应,使世界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在我看来,所谓新一轮者是古已有之的中华中心主义与十年浩劫中喧嚣一时的“世界革命中心与策源地论的新版本”,因此发出这样的质问:我们做了一个世纪的中华中心主义的梦,文化革命中这种使命意识达到了登峰造极,给我们的民族带来灾难才过去ニ十年,伤口未完全意合为何如此健忘?而且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以平等的姿态,作为世界大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取得一份应该取得的自己的独立的发言权,偏要那么独特非凡。

鲁迅曾说过一句很沉重的话。他说,「中国人对于异族历来只有两种称呼,一种称它为禽兽,一种称它为皇上,从来没有称它为朋友。这新一轮的民族主义又把外国人看成是禽兽。但是,禽兽很容易变成圣上,主人很容易变成奴才,主奴是很容易互变的,要知道,既可以独特非凡地君临于他国之上,也就可以独特非凡地充当他国的附庸。」

我还引述了鲁迅的一段话“用笔和舌将奴隶之苦告诉大家,这是不错的。但要小心,不可使大家得出这样的结论,到底还不如我们自己式的,做自己人的奴才的”,并作了这样的提醒:在批评西方社会的弊病(这也是当时的一个时髦)时,「要警惕得出这样的结论西方帝国主义这么坏,还是中国好。觉得当中国人的奴隶比当外国人的好,这种所谓爱国主义'的逻辑,很容易迷惑人」,就特别应该保持高度的警觉。这是 1997 年说的话。现在又过去了五年,这些话好像还没有过时:这些年中国经济有了新的发展大概又要做新的“大国”梦了吧。
看到很多人着急把爱国和爱党区分开,强调爱国不等于爱党,顺带把共产党批判一番,就觉得有点强行,也没有真正解决楼主的疑问。

直接的答案是,爱国是一种被灌输的理念,本来就没有必要爱国。当然,爱党就更离谱了。

关于国家和政府的本质,从社会契约的角度去理解是没有问题的,政府是利维坦,是必要之恶,而不是什么青天大老爷,更不是什么萌化的兔子之类的。爱这些东西是很可笑的。在现代主流政治哲学中,没有一种主义是把爱国当成终极目的的,唯一鼓吹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思想是法西斯主义。无论是自由主义(保护个人权益和思想自由)还是共产主义(无产阶级革命解放全人类),都只是把国家和政权当成实现政治理想的工具。工具好用,那就用,工具不好用,那就换,更别说对工具产生情感了。所谓“爱国是左右两派的共同底线”更是无稽之谈。

那么我们究竟在自发地爱什么?我觉得是在爱具体的人或事,爱父母,爱家人,爱朋友;爱美食,爱诗词歌赋,爱文化,从个人角度出发的具体事物才是我们自发热爱的对象。所谓爱国,爱党,爱校,爱公司这种集体主义的爱都是虚假的。只有缺乏私人生活和理想,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才会从集体中寻求虚假的荣誉感。喜欢把集体荣誉感挂在嘴边的人,更像是在吸食某种精神鸦片。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不会教你爱民主党,爱共和党,爱特朗普爷爷,爱美国政府的。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本质是爱党主义教育。
Daredeer 支持臺灣人民依照臺灣防疫標準撤僑回國。
愛是一種教導。
國家是集齊人民力量,讓一群有著相似理念、共同文化遵守共同規範,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的必要之物。
愛國的認同起源自國家與你的互動,國家的資源分配合理,國家的政策福利合理,人民生活的方式合理……這些國與民互動的批判、監督和感恩、認同必須從小被教導。
但真正從心而發的愛和守護會是長大之後才形成。
我會覺得臺灣有很多缺點,也有很多優點,我愛他的優點,也希望能盡自己一份力改正他的缺點。我願意守護這塊土地,還有這個國家和其上人民的生活方式,這就是愛。
至於共產黨的愛,只給好不給壞,教你盲目信任權力者,這個不叫愛的教導,這叫洗腦。
倾心小皿煮 反共是常识,反华才是境界。
这个问题超出绝大部分中国人的视域。

给楼主科普一本书《我们的敌人:国家》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马克思说“工人阶级没有祖国”,所以,共产党是虚伪的马克思主义者
先引一段话:自治带来自由,自由带来正义与爱国之情 -- 匈牙利总理Lajos Kossuth

1. 共产主义爱国:大家都是奴才,奴才明白爱国对己无用,爱国只是炮制的虚幻概念 -- 没人为概念牺牲利益。具体可见NBA无数党媒宣传下,人人不理

2. 自由民主爱国:人人皆为公民,国家保障自由参政权利,爱国就是实际的个人利益 -- N个人利益聚为爱国。具体可见USA各种批判教育后,自发摇旗

至于两种爱国碰撞下何种结果?秦一统天下却带路党无数 ——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甜玉米 台灣人
愛國跟愛黨是兩碼子事。

誰都會有一顆愛國心或者思鄉情緒,眷戀自己生活過的土地人文,懷念故鄉的風土民情,以自己的國家為榮都是很正常的事。
那是種類似家人的安心感。

但愛國跟愛黨是兩碼子事。

“愛”本身是自己選擇的權利而並非義務性質。
pincong360 忍 狠 滚
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那就去爱国吧。
国内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上上网爱国,到了社会见到各种黑暗就治好了脑残。

我在国外这些年,见过各国人,发达国家的都没有爱国的这种思想。尤其德国人,直接说爱国就是纳粹。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中国=中共帝国   党和国就是一个连体婴,除非一起灭亡,否则分不开
评论流免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爱国就是一种自然的情感,可以有也可以没有,这是个人选择,也并无高下之分。

具体来说,我看爱国就是就是一种归属感,一种依恋。这和对故乡之情无异。并且在我看来,正确而真实的爱国必须是以小爱为起点的,一个人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有一种归属感,进而有一种荣耀感,愿意为它为奋斗,愿意使它变得更好,这是爱国之情的起源。

进而以家庭社区为单位,影响到区县、省市、国家,才可能会有对国家的归属感和荣耀感,因为这是我生活的地方,这是我付出过的地方,爱国情怀的本质是对自己的肯定。一旦没有这种公民情感做为基础,爱国主义不是一句空话就是独夫民贼的谎言。

爱国主义这个词我不喜欢,因为我觉得爱国之情是人可能存在的自然感情,何以能和主义相关联,难道还有爱家主义、爱二次元主义不成吗?这种爱也是无法教育的,它来源于人的本性,只有人觉得这个国家和我有关了,对这个国家有了参与感,才会产生爱国情感,所有教育出来的爱国之情都是愚民和驭民的幌子,所以爱国主义教育也是一场无耻的骗局。
小狗包帝 韭菜猪肉馅的包子
我爱它谁他妈爱我啊?何况中共国跟大清国都是一个德行。
美国有爱国教育,但是美国有其他价值观的教育,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在爱国之上,在教育的中也是自由、民主高于爱国民族主义,人权高于主权。绝不像中共的教育,爱国变成最高价值。
更关键是美国有言论自由,可以对“爱国”公开讨论、质疑、反对,这是本质的不同。
我觉得没毛病,爱党就是爱国,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爱共产党和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致的。我不爱支共,也不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爱中国人。只反共,不反中国,不反支,太浅薄。
加国国父麦当劳 社会自由主义者,某自由国家政治系+哲学系在读大学生
爱国是基于民族主义情绪

而中国现在的民族主义可谓是没有历史和文化根基的民族主义,属于新中国之后共产党人造出来的一种“民族认同感” (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新中国以前人民对于“中国”二字的理解和新中国之后根本不同)

而人造一个民族主义神话背后的政治目的很明显,只是为了通过民族主义之偏执与妄想来动员民众而已。
这一招在战争时期可能有用,和平时期只能导致社会停滞不前。

南斯拉夫是个例子。
Piano 带主义的都是烂狗屎
脑子坏了才要去爱国,人要爱自己,爱家人。

国是个什么东西,人爱国,国会爱人吗?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问题就是中国自49年以后,党国已经密不可分。如果说党和国家不是一回事,那么请问,没有了共产党的中国 大概会是什么样子?台湾?大清?帝制?多党制?

不管怎么样,不是一党独裁,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中国,跟已知的中国这个概念,将会完全不同。所以说爱国不爱党,相当于说我不爱共产党,但是爱一个没人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这无疑是荒谬的。
wahniop 炮声隆隆 离我心灵很近的某处 弥漫着吞噬生命的烟雾 低头看消息,在西北边,数百人 被蒙住眼睛押上了死亡列车
爱国在我看来和民族主义没什么区别 共产党现在提的最多的就是两个 国家 民族 爱国主义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 这说一个笑话 共产国际所谓的无产阶级战士国家和国家之间没有冲突的时候这些人称兄道弟我们都是革命的同志 结果国家发生战争这些曾经称兄道弟的同志纷纷响应爱国把枪指向了对方 可以说爱国主义不管什么国家都有需要 但是就像你说的到底什么是爱国人为什么要爱国 我自己个人概念 所谓爱国这个指的方向就比较大 你没有一个规定的东西或者说爱国这个东西模糊不清  在我看来中国人生活在这个土地上把自己的家建立好维护好就是爱国 而不是变成政治斗争 变成共产党嘴里的爱国主义 民族狂热主义 变成粉蛆爱党 变成5毛维护党 共产党在这个土地上就好像一个物业公司 他只是管理这一片土地的的一个政权 但是这个政权要怎么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那最好的办法就是爱国 就像我说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没什么区别 这个东西只是统治者需要的一个口号 当然就看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 国家里的人民有是什么样的 这个是我的个人想法 可能还有很多模糊不清但是我只能说说我对这个东西的大概理解 因为我不是一个爱国主义的人 因为这个国家对我来说 已经死去
arthur6021 缺钱缺粮缺妹子
现在的中国体制下

爱国都变成爱共产党,真正爱国就要跳出来,抨击共产党,停止对中国人的伤害

给中国人一个文明先进的自由思想可以么?
中共和中国根本就无法剥离,坚持自己爱国正是被中共影响的表现
美国的爱国是批评执政党,为执政党找出问题和不足,让国家更好。
中国的爱国是....
我在某美国私立高中呆了四年一次国歌都没唱过,爱国教育在美国并不是普遍的。你看到的大概是公立高中吧?
因为中国不是1949年以后才诞生的,光是大一统起码就有2000年历史。
49年以后不过是换了个统治者而已。。
人均八千万 中国人知道他们没民主,共产党也知道中国人知道他们没民主,中国人也知道共产党知道中国人知道他们没民主,共产党也知道中国人知道共产党知道中国人知道他们没民主,但共产党还是要跟中国人说他们有民主。
“爱国不爱党”中的“国”肯定不会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多人说的“中共=中国”中的“中国”也只能指中华人民共和国。
因此“爱国不爱党”是没问题的,因为你爱的“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你爱中华人民共和国又不爱党,那你就是神经病
Oliver666 freedom is not free
你应该看看 你应该看看 【辛灏年】的演讲视频 :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憑何愛國,國是何物,都答不上。愛國不愛黨是黨性殘餘,一種拜國家教之迷信。戒毐不盡,仍須努力。

國者,肉食者有之。國之視民如手足,則民視國如腹心;國之視民如犬馬,則民視國如路人;國之視民如土芥,則民視國如寇讎。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
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
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厌恶异教徒,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
「中国人思想」,变成了信念,而在二十世纪不断的散布,形成了一种宗教,信奉者都自称为中国人。中国人本质上是一种宗教。跟基督教、穆斯林,没有分别,拥有这种宗教思想者,你可以叫他为中国人,这也是为何马来华人、海外华侨,明明他们的国籍早已不是中国,都还是自称中国人。你可以把他理解为「英国穆斯林」,「英籍华人」其实也是同一种东西。
这也是为何中华民国会承认双重国籍的理由,因为当初中华民国就是经由信奉这思想的不同国籍的人建立的。
故此,没有一群人是否「中国人」的问题,就像西方人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大部分人都基督徒,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基督教民族、基督教国家。同样地,香港人和台湾人,他们可以相信自己是中国人,如果大部分人都这样相信时,也会有基督教国家那样的效果,但当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时,则也没办法称他们是中国人。假设哪天某个中东国家,没有任何人相信伊斯兰教时,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穆斯林。
甚至未来,可能是四川,上海这些地方,这种宗教慢慢的退潮,那么他们也不会再是那个面目含糊的「中国人」,而重新产生他们自己的色彩。当然,中国人之所以这么喜欢迫别人做中国人,就和那些宗教一样,总是认为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厌恶异教徒。人类自古以来都如此,他们也一样。
所以香港人、台湾人是不是「中国人」、「华人」,并不是「是不是」的问题,而是「信仰比例」的问题。我的观察是,这个宗教在香港新一代的信仰比例,急速的下降;而即使是上一辈、但是土生土长几代的香港人,其实不少都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例如我有次在大学论坛时,有个中年妇人就说,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她这么多世代都是在新界生存的,但她同情那些建设民主中国者。
基本上,我认为人类有宗教自由,所以有人要承认他们是中国人,我是没意见的,但是他们不能迫别人承认是,也不能假定别人是,更不应该提倡政教合一,将中国人身分跟任何政治意图,统治权力,土地主权,混为一谈。如果你还不觉得中国人、中华民族是一种宗教,之后我再多说一些他有的宗教特征。
爱国这个词本来就是洗脑的产物,把人民当韭菜,房奴车奴,共产党已经把人民的爱国透支几百遍了
大概是因为长期以来,大陆语义中爱国=爱党,能够清醒地将二者分割的人实在太少。
最簡單一包話: 愛國不等於愛政府

因為政府是代表人民執政, 亂來就下台, 我愛的是腳下的土地
我為秋香 非大中華膠
是國家為人而存在,而不是人為國家而存在。在大陸人固有的觀念中,通常愛國連帶著民族主義。其實,民族(nation)的概念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有著同樣的價值觀的人們;而族群(race)是指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種族相同但並無相同價值觀的人群。而「中華民族」這個概念是近代中華民國才開始提出的概念,為了凝聚中國人對抗外敵。中共佔領中國大陸後,曾一度嘗試用共產主義成為大陸人信仰,但很明顯並不成功(畢竟這信仰違反人性),所以大陸到現在只能拿著那扭曲的價值觀「人為國家而存在」「西方國家一直試圖顛覆中國」的被害妄想民族主義來凝聚大陸人的心。其實如果一個國家能讓人安居樂業,尊重人權,司法、監管透明,不論政府還是平民、不論出生富裕或平凡,在一定範圍內的擁有公平競爭機制,令每個階層的人都享有基本的生活尊嚴,那這樣的國家自然凝聚起公民的愛國心。這樣當自己國家危難的時候就會自然挺身而出,因為只有守護自己的國家才能繼續擁有自己所熱愛的生活方式。這就是美國人的愛國情懷。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要看语境在大部分的中国人的语境当中党和国是一体的 ,或者说就不存在区分的意识,所以说爱国不爱党其实是为了迎合爱国这一政治正确和体现自己的正当性。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转一个之前冷兵器吧的回复:
你说你爱国不爱党,那你爱的国具体指的是哪方面?
汉文化?那汉地十八省之外的领土你要不要爱?
自然风光?那你站在中蒙边境上,只爱这边的草原不爱那边的草原吗?
火箭、航母?那1936年德国的爱国者看到纳粹装甲师的时候热泪盈眶一下也没什么问题——我不爱纳粹党,但我看到德意志的军队高速发展感动一下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不要逢德必反!
爱国这个概念本身就带有政治属性,尤其是在你国,爱国爱的是带有政治性的国家整体,而不是作为托词的国家的某一方面。因此这个国家在作为一个整体犯下任何暴行的时候,可以想见这些“爱国不爱党”的人一定会竭力支持的。
看了这个问题,觉得中国人确定现在最紧要的是改善、处理好和物业的关系😂。

向对方缴费然后享受服务(并且将一部分管理权出让),处于一种长期稳定的情况中,不是政府很像吗?

而看看身边的情况,我们对物业基本很少有足够的知情监管(你知道那些物业费都是咋用的吗?然后又是这么决定收多少的呢?),以小推大,对更大的组织就更。。。所以说基层架构决定了上层架构吧。

所谓爱国,和爱你出生的地方,一直生活的小区差不多的意思。要知道有的时候,你们一个小区的要向一个更大的组织(或是平行的组织)争取权利,这个时候“爱区”思想就能使你们更好的团结在一起,最终都能受益。
huangguanxi 墙内IT
爱国是一种身份认同感
政府有必要培养你的身份认同
但这不代表你有义务对国家有身份认同

爱国只是情感,不是义务
爱国就该反共。中共屠杀了那么多无辜者,又毁灭祖国的传统文化,可谓罄竹难书。一个真正的爱国人士对于这么一个杀戮自己同胞,毁灭自己传统生存方式的恶魔政权,只可能是反对这么一个态度。中共自己篡改了词汇,故意将爱国等同于爱政权,是一种骗术。
喚醒歲靜研究生 香港 Master 内地生 抗爭者
國家愛你, 你就會發自内心的愛國.

教科書裏一直說你要愛國, 你要愛國. 那就是洗腦.
NZRdlClr5 刷葱上癮了不想寫作業,救命
首先,你買東西,店主給你貨你給他錢,雖然是公平的生意關係但是他會跟你說謝謝,你也會跟他說謝謝,這是基本禮貌
就算可能不是直接把錢交給他,但是餐廳服務生給你上菜,你也會說謝謝
就算你付了車票錢,下巴士之前也要和巴士司機說一句謝謝
不是必須,你不這麼做也不會天打雷劈的,但是那樣不禮貌

為什麼要愛國,全場似乎只有索多瑪君說到點上了
人類是一種群居動物,因為人單打獨鬥很弱小,所以只有群居才能生存下去,所以必然形成自己的群體。古有小群體,謂之部落(你也可以理解成大號的家庭)後來數量增加為城市/城邦,再有城邦成長為多城市的國家,本質上還是和部落一樣的
通過愛自己的部落,可以提升部落其他個體的生存概率,同時增加與別的部落的競爭力進而增加可以獲得的資源,所以是對族群有利的,所以愛部落的情感會被保留成為愛國(或在國家太大的時候,鄉土愛)
愛國就是這種愛部落的原始情感,隨著群體範圍的擴大,愛家庭上升到愛部落,上升到愛城市再上升到愛國
如果是銀魂的世界,就要愛地球,但對我們的現狀而言愛地球就像是愛世界一樣的大愛,這種聖人級別的愛是凡人所不可及的
沒有『必須』愛國,你真的不愛了也沒人能強求你
但是如果一個群體裡的所有人,或者相當多的人愛這個群體本身並會因為同屬一個群體而愛別的個體,那會增加這個群體的競爭力進而增加資源和生存率,所以對整個群體而言是好的
所以以群體立場看,就有必要進行愛國主義教育
生而反共 仇共的我 卻想不出如何能合理的安全抱團 起義 的方式 眞的很難
其實說真的 通常在共匪體制下過這種生活 不應該講這種話給其他人知道 

在大陸愛國不愛黨 是很正常的事情 問題是這是不能說出口的東西

不要說甚麼大陸也有語言自由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說出口 但不能保證 之後的自由會能多理想

而且愛國不愛黨 也沒這麼難吧 你換概念就懂了 像是 

我喜歡在大陸上生活 但不喜歡頭上有個天生的主子 他也不是神 而是一群噁心的人

我喜歡在大陸的風景 但不喜歡看到共匪統治下的醜惡嘴臉

另外你說 廣播那甚麼的 其實不會啊 因為在共匪治下 必須如此 何況 你也不知道觀眾到底是誰

這樣子的作秀 領導看了才會滿意 領導才會覺得 恩 人民皆是如此愛國 強國強兵指日可待!!























  
你若真的覺得領導看了就會高興 那就好笑了 你愛不愛黨 都一樣是韭菜

誰不知道這是作假 可問題就是 韭菜不知道阿???

樓主你看看你 還會懷疑是不是太假了 而不是覺得 根本就騙人的 省省力氣吧

那洗腦的人會怎看??

原來 大家都是如此這樣愛國愛黨 我不是一個人 我以華人為榮 共產黨萬歲!!!

所以不要覺得他奇怪 他不是要演給你看的 而是要在現實生活中 各種細節內 潛移默化 

讓韭菜能安心生長 然後被收割罷了
一黨專政的國家,黨和國根本就沒有分別好不好。。
HKPPL 80s It 男
理論上存在國家是保護人民,人民支持這個保護自己國家,應互相感恩

但實際上,很多國家不是保護人民,或者不是保護太多數人民,這些國家沒需要去愛和感恩的
無紋水仙盆 勤洗手、戴口罩、不摸眼鼻口
我覺得要先定義什麼是「愛」?無條件的維護絕對不是愛對吧?
還有定義什麼是「國」?特定政黨絕對不是國,特定民族或者特定範圍的土地,我覺得也不能算是國
總之定義完以上這兩個字的意思,才來談什麼是「愛國」呢?會不會比較清楚?
感覺這題好大XD
已删除
Patriotism的词根是Patr-,也就是爱你的父母和生你养你的土地

所以华盛顿一个在大英视角来看应该被判treason的分裂势力头子,在北美却是patriot
爱国没有为什么,是一种很原始的东西,是Tribalism的延申。依附于部落集体有利于个体的生存和基因的传递,人类因此总是倾向于无条件地支持自己的集体,对自己的集体的批判需要用力地去反思,但是爱护集体不需要,是原始的冲动。
我认为,爱国是守卫和发展种族的文化和价值观,是另一种遗传,而生命就是以遗传为第一目标的东西
kanyoudu1029 国贼亡后,建新天
你应该去看看史记,比如吴起、商鞅都是卫国人,而吴起在楚国效力,商鞅在秦国,都没为卫国效力,他们爱国(这里单指政权)吗?爱啊,爱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国家,就是爱国,一个国家让你活得不自在,你就没必要爱它,你可以改变它,或者远离他,不然历史上干嘛有那么多反贼。
DavidteeSlayer 码农 逢中必反 武德充沛 专治费拉 诸夏 核平
对于民主国家的人民来说,至少有这么一条理由:让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免受外部因素侵蚀
大多數的回答是環繞著兩個主體進行的:中華民族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民族國家

不過樓主問題是為什麼美國也強調愛國教育,所以我想他問的其實是一個更廣的問題:人為什麼愛國?

用精確一點的名詞來定義:

「智人」為什麼對於「其所認同、歸屬與想像」的「共同體」,擁有「犧牲個體利益以成全集體利益」的「情感衝動」?

人為什麼愛國,短短六個字指的牽涉到的就是上述麼多種不同的概念。

其中幾個重要的因素:
1、首先智人是社會性動物,智人的本能中有一部份的「利他衝動」。這樣的衝動如果是對於集體而產生、並化為實際行動,那就是一種「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行為。這樣的衝動強度是因個體而異的,同時可被後天教育引導的。

2、有極少數個體由於生理上的原因,是完全不會有這種衝動的。(尚未明確其機轉)

3、作為利他衝動的客體,在智人歷史中很漫長的時間中,都只限於「家族」、「生活集落」、「行伍同袍」等小規模的共同體。

4、民族國家--即「想像的共同體」的發明,大大擴展了政治實體作為利他衝動客體的可能性。

5、在民族國家發明之前,政體實體是透過一個代表性、神化的個體(君權神授)來作為利他衝動的客體。

6、愛國教育的目的是藉由後天的引導,強化智人個體對國家的想像認同、同時誘發其對於國家的利他衝動。
维尼万碎 疯狂宇宙掀翻中南臭水坑
只有军国主义国家才会时时刻刻宣传没有国哪有家的道理,那我想请问那些移民的人同意你说的没有国就没有家的道理吗?仇恨论更是经常展示给你看,厉害国还没有站起来吗?
国家就是所有公民权的集合,专制独裁的国家概念和宪政民主的国家概念根本就不是对等,两者非要拿来相提并论那最后一定会陷入逻辑混乱。
pintshong 維尼那麼可愛,你有考慮過維尼的心情嗎
大概是跟祭祖一樣的行為吧。

沒有很久很久以前的祖先把敵人做掉,沒有歷代的親代把各個時代危害生存的敵人解決掉,就不會有現在的家現在的經濟現在的地位。

祭祖一方面認清自己的身份來自前人的殺戮,一方面也向他人昭告自己明白了生在家族中的使命,並且會繼續這條做掉別人壯大自己的路。

愛國不就是繼承以前那些建立國家與維護國家付出的生命嗎,順便也繼承了那些被自己先祖帶走的生靈呢。
bored_rick be boring
同推荐资中筠先生的谈爱国
https://youtu.be/n8J0t7oKHTQ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
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黄金骑士 当一切归零,我们只是一群诞生于地球上的人而已,为了不受压迫的活下去,仅此而已,从此再没有比这更崇高的目标。
爱国就是个空头口号,功效和作用大概相当于文革时的"反/革命"。

https://i.imgur.com/kkovAOs.jpg
同感。不過軍人還是需要愛國的?社會好像傾向尊敬軍人,但我無感,可能沒有愛國情懷。但是對於港人的抗爭擔心他們受傷,這是不是愛一個群體的與愛國類似的心態?
島風型駆逐艦 希望可以有生之年看到民主自由的中國。
同感,一個國家讓我愛的理由就是他愛我。
愛都是互相的,現在桂枝一直搞收割,讓百姓不求回報的被吸血,吃相極其難看,把老百姓當畜生,連做人的基本自由都不能保證,我為什麼還要愛他?
Bannon 中共不是中国。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国不能保护民,民为何要爱国?
国家本身就是一个抱团取暖的概念,当国家被一群特权阶级挟持,民众成了他们的韭菜,这样的国家为什么要去爱?
梁家河掏粪工 专业修建沼气池,报价请私信
生理不适是因为你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爱国情感还是爱国主义。
如果是爱国主义,这种把人自发的天然的情感扭曲成一种僵化的纪律的东西自然会引起正常人的不适。
中国历史上几十个朝代,世界上几百个国家,要说喜欢的,有,但要说爱,那远远谈不上。
哪怕这个国家变成自己理想中的样子,我也不会爱它。
实在无法理解国有什么可爱的。
范松忠 我是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就好,不能的话,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要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也一样,国?你在你的村里,把对面村视为对手。市和市竞争,省和省竞争,国和国,有必要吗?
大家都是地球人,认可爱地球就好,国?可以爱,你的国是国,别人的就不是么?

就你的国伟大,别人的国就不伟大么?太荒唐了。所以,我很早就不爱国,我从不爱我的地方开始,因为很多人歧视外地人,我在幼年我就懂得,你去外地了,你难道不是外地人?等你去其他国家了,别人也这么对你,你怎么样?
国家之首要职责在于保障国民人权(包括但不局限于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等权利)。

爱国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国家履行这项职责。

具体来讲,对于一个现有的相对良制的政府,要使它的主权尽可能延续下来,以使国民现有的人权继续得到保障。如近代各国的反侵略斗争,本质上讲是担心若原国家不能延续,新的政府会剥夺原国民的人权,原国民沦为二等公民。

美国的爱国主义也属于这一点。

对于现有的不良制的政府,爱国就是要重塑国家,改变现有环境,以实现国民应有的人权。如近现代各国的民主运动。

简而言之,爱国是为了实现或保护自己乃至国民乃至子孙后代的人权。

离开国家的职责谈爱国都是在耍流氓。
现在有不少人双国籍,如果将来有一天一半人都是双国籍,人人都爱至少两个国家,任何两个国家都没法打起来,那就是天下大同的理想世界。
现在国与国之间的border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划分。我们是寄居在这个星球上的一个物种,而不是他的主人。作为一个自然人,你至少要
1.敬畏自然界的生命
2.爱护你所在地的环境
3.关心照顾养育你的人
4.如果有下一代,努力塑造子女健全的人格
中共要求的爱国是什么的?要支持大一统,要打倒一切反动派/走资派/x毒分裂分子,要跟裆走,要永远服从赤色主义...与个人思想/生活完全没有关系,只是一种政治话术
中共这种体制,就不适合有独立思想的人,赤色极权统治下就该大搞AI克隆体,把条条框框写进代码,成批复制。
这样就可以AI爱裆AI爱国,实现刁犬犬的伟大复兴中国白日梦了啊。
真理部接线员 观察 朝廷心腹
爱国本质上就是利益相关
你所在的国家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没有大的颠覆和通胀出现。
也就意味着普通人的财产得以保全。
爱国也是一种利益捆绑
只有确保身边的人都和你一样爱国,或者至少表现的和你一样爱国,才能确保在共同利益受到大的损失的时候,总有人能替你出头。
鲁迅笔下的看客事实上就是恨国人士的具象。当然,无产者有什么利益相关的,干就完了。
所以说,执政者无论如何都要对自己的同胞好一点,否则同胞怨恨自己的祖国,那么国家就距离被颠覆很接近了
哎,中国的人文社科教育啊。。。

Patriotism is the feeling of love, devotion and sense of attachment to a homeland and alliance with other citizens who share the same sentiment

爱国是爱你生活的家园社区,爱你的朋友亲人,是对你生活的地方,人们,以及生活方式的集合的依恋。打个比方,江西警察和湖北警察对打,就是不爱国。虽然他们同属中国人,但是很明显彼此厌憎。小粉红不爱留学生,也能叫爱国?

中文的污染其实很严重的。在中国,爱国大多数跟保家卫国联系起来,但在英文中跟保卫国家联系紧密的是民族主义。。。至于为什么不应当拥护民族主义,著作很多,自己去查。

思考社科人文有关的问题,概念精准相当重要。在抽象思考中,概念相当于化学中的量筒和天枰。但是问题在于,中文中的很多概念是公认的定义模糊,且含义与国际标准有着比较大的差别。这就导致了很多莫名奇妙的事情发生。比如liberty和freedom是明显不同的,但是中文里却都是自由。。。举个例子,Rothbard那句,Living in liberty allows each of us to fully enjoy our freedoms,很明显liberty和freedom是不同的。国内对自由的定义更偏向freedom。liberty(我勉强翻一下,毕竟不是专业翻译人士)是他律和自律基础上的自由。所以很多人搁那喊自由不是无限制的,污名化自由,我就想发笑。真就欺负中国人民英语不好呗。

能翻墙了,建议多去看些英文原典,推荐The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Politics. 我有很多概念上的疑惑都是看这个解决的。中文的语言环境对于想认真思考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人来说太差了。处处是坑。
匀近平 是萌妹
爱是一种感情,不是一种义务。爱国者有爱国的自由,不爱国者也有不爱国的自由。
耄先生 观察 🌾上飞
我们热爱的是脚下这片土地,我们热爱的是那些默默无闻为民办事的英雄,我们热爱的不是政府,也不是什么执政党,我们爱的是由一群有良知民族所构成的国家。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9
  • 浏览: 13034
  • 关注: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