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旧作《更迭》,原载于知乎,搬来供诸君一笑



“伊戈尔同志!请等一下!”电影制片厂的大门外,有人高声呼喊着:“有件急事,刚才忘记通知你了!”

特型演员伊戈尔刚准备滑行着骑上自行车,又赶忙停下,回头一瞧,是电影制片厂思想委员会的干部奥列格同志。

“有什么事吗,奥列格同志?”伊戈尔问道。

奥列格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鬼天气,可真热……哦,伊戈尔同志,有两件事需要通知你!刚才因为我忙于开会,差点忘记!”

伊戈尔点头附和:“是啊,反常的酷热,再加上经常停电,真够受的。您说吧,奥列格同志,有什么事。”

“两件事,伊戈尔同志。”奥列格的表情有些惋惜:“上周你试镜的角色,没有成功,组织决定让谢尔盖同志来扮演弗拉基米尔。”

真可惜,伊戈尔心想。

但他在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谢尔盖确实比自己长得更像弗拉基米尔。

除了耳朵的轮廓不一样。

这是特型演员天生的资本。

“但是,别灰心,伊戈尔同志。后天厂里还有个试镜的机会,依然是扮演弗拉基米尔,我相信凭你的演技,一定会成功的。”奥列格一边安慰伊戈尔,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知道,我们每年都要拍很多弗拉基米尔同志的电影。”

真的很多,每年大概十部。

尽管试镜失利,但奥列格同志的鼓励,还是让伊戈尔在这异常炎热的夏天,感受到一缕清凉。




回到家中,伊戈尔见到妻子薇拉正瘫坐在沙发上吸烟。看到餐桌上依然是昨晚没来得及刷洗的餐具,没有晚餐,他不由得有些恼怒:“薇拉,我觉得,你至少应该做好一个妻子的本份。”

“醒醒吧,伊戈尔,你只是扮演弗拉基米尔同志的特型演员,可不是弗拉基米尔本尊。”薇拉保持着瘫坐的姿势:“或许你们这些搞文艺工作的,永远理解不了工人阶级有多辛苦。知道吗,因为故障,我们已经在发电厂连续抢修三天了!我连工作都不认真,当然没有多余的力气来伺候你!”

这是典型的东斯拉夫式夫妻吵架。

伊戈尔的心情很郁闷,又不好发作。因为他知道,自己吵不过薇拉,更打不过薇拉。

四十多岁的薇拉,像一头母狮子,很强悍。

从前参加电影节的时候,伊戈尔曾听外国人提起过,说这片土地上的女人虽然年轻时貌美如花,可一旦生了孩子之后,便会朝着另一个审美极端迅速跌落。

简单来说,就是保质期短。

显然,因为他和薇拉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而薇拉也早就过了保质期,所以从前那娇柔的少女,在岁月的侵袭下,早已变成瘫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大妈。

“是啊,工人阶级如何能理解文艺工作者的苦呢?”伊戈尔咕哝道。

薇拉敏锐地察觉到丈夫的失意:“怎么?试镜不顺利?”

伊戈尔忙着刷碗:“是的。”

“因为谢尔盖?”薇拉按灭香烟,从沙发上缓缓坐起:“真混蛋。他们明知道你的演技更好。”

“但谢尔盖长得更像。”伊戈尔心里知道,妻子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几十年的相伴,爱情早已磨成了亲情,薇拉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特型演员嘛,就是这样的,谢尔盖比我长得更像弗拉基米尔,没办法。”

“会好起来的,伊戈尔,至少你比很多人更像弗拉基米尔一些。或许……你是不是应该去弗拉基米尔同志的纪念堂瞻仰并祈祷一下?”薇拉从后面抱住自己的丈夫。

“是的,会好起来的,发电厂也会修好的。”伊戈尔感受着妻子那比自己还粗的胳膊,温暖而又孔武有力。

面包火腿,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天气依然是燥热的。对于高纬度国家来说,这绝对属于反常的天气。

伊戈尔在燥热中醒来,轻轻推开薇拉那具卧在自己身上的,臃肿的,满是汗味的躯体。他不敢去想象,昨晚自己睡着后发生了什么。

洗漱,吃早餐,临出门前给薇拉留下一张字条:

又停电了,不要打开冰箱,让它保持温度。祝你今天工作顺利,快点修好那该死的发电机组吧!

这片土地上或许没有高效率的工作,包括今天伊戈尔骑车上班的效率,他足足用了平时两倍的时间。

伊戈尔刚要走进电影制片厂那铁青色的大门,迎面走来一个和自己十分相似的人,是谢尔盖。或者说,他们两个人都很像弗拉基米尔同志。

“谢尔盖。”伊戈尔特意没加上同志二字,他不想对自己的竞争对手表示亲密。

“嘿伊戈尔,我听说了,你没能得到新的角色,真遗憾。”谢尔盖是那种很认真的特型演员,他的一举一动,眼神口音,都像极了弗拉基米尔。

除了耳朵轮廓不一样。

“别灰心,伊戈尔同志,明天还有试镜,机会永远都很多。”谢尔盖似乎很真诚地笑了:“很多。”

那弗拉基米尔式的笑容,像一面巨大的勋章,挂在谢尔盖的脸上。或者说,他那张极其酷似弗拉基米尔的脸,本身就一面巨大的勋章。

伊戈尔尽量让自己平静:“明天的试镜,你会来吗?”

谢尔盖点点头:“当然!没有人比我更像弗拉基米尔同志!”




下午,伊戈尔决定去见一见弗拉基米尔。

或者说,瞻仰一下弗拉基米尔同志。

自行车穿过大街小巷,穿过林立的纪念碑,穿过红色的广场。远远地,戴着口罩的伊戈尔看到纪念馆周围有很多人,熙熙攘攘的。

早知道,平日里,这里可都是秩序井然。

走近些一打听,才知道因为经常停电,纪念馆正在趁机检修,具体开放时间未定。伊戈尔只好停下自行车,面朝纪念馆,肃穆地矗立。

弗拉基米尔同志啊,我在这里祈祷,请让我的特型演员事业继续下去吧,我会全心全意扮演好您的。

伊戈尔默默祈祷着。




第三天,伊戈尔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昨晚他又和薇拉吵架了。一是因为天气开始由燥热变为闷热,二是因为发电厂迟迟不能修复,冰箱里的冻肉已经开始腐坏。

当电力暂停供应的时候,伊戈尔感觉自己的家像个阴森的屠宰场,既有薇拉粗重的怨气,也有腐肉轻微的恶臭。

这让他一夜未眠。

怀着极度绝望的心情,伊戈尔完成了试镜,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很一般,完全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水平。当然,还有几位特型演员也参与了试镜。但伊戈尔惊讶地发现,谢尔盖并没有出现。

短暂的等待过后,思想委员会的干部奥列格同志从评议办公室走出来,宣布试镜结果:“同志们,今天试镜的角色,将由伊戈尔同志来扮演。感谢大家的参与,下周还有两部关于弗拉基米尔同志短剧的试镜,希望大家准时参加。”

什么?自己试镜通过了?

伊戈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今天绝对是他状态最差的一天。

带着巨大的兴奋感,伊戈尔连忙向奥列格同志表示感谢:“太感谢了,奥列格同志!非常荣幸能获得这次机会!”

“这是你这样出色的特型演员应得的!”奥列格同志点点头:“当然,也要感谢伟大的弗拉基米尔同志。”

“是的,当然。”伊戈尔还有一点很好奇:“谢尔盖呢?他今天没参加试镜吗?”

奥列格同志笑了笑:“我不清楚。”




“你好,是发电厂吗?请帮我找一下检修十五班的薇拉,我是她的丈夫。”

电话这端,是欣喜若狂的伊戈尔。尽管昨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他还是想第一时间将获得角色的好消息告诉妻子。

电话那端,好久之后才传来薇拉粗犷的声音:“什么事,大演员。”

明显还没消气。

“薇拉,亲爱的,我要向你道歉。”伊戈尔难掩激动:“今天的试镜成功了!亲爱的,我成功了!我又重新获得角色了!昨天是我的错,亲爱的!你是对的,弗拉基米尔同志听到我的祈祷了!他在保佑我!亲爱的,晚上等我下班,我要亲手为你做冷酸鱼。”

“我们的工作也做完了,今天起恢复供电。”薇拉显然还在生气,但似乎火气已经消退了些:“带两盒香烟回来。”

伊戈尔赶忙答应。

“对了,你应该再去纪念馆一次,当面感谢弗拉基米尔同志。”薇拉说。




今天纪念馆再次开放,再次恢复了井然有序。

伊戈尔跟随着队伍,直到走进纪念馆才摘下口罩,尽量低着头,他不想别人看到一个和弗拉基米尔同志高度相似的人,来参观弗拉基米尔同志纪念馆。

会很奇怪。

但伊戈尔的心很虔诚。

正是这份特型演员的工作,养活了一家老小,又供养了孩子去读书。

感谢您!弗拉基米尔同志!是您又给了我扮演您的机会!

伊戈尔凝视着位于纪念馆正中央,安详的弗拉基米尔同志遗体,心中满是感激。正是这位躺着的人,给了他生活的希望。

但猛然间,伊戈尔发现,弗拉基米尔同志好像有些不对劲。他的耳朵,怎么像是……谢尔盖?


全文完
16
分享 2020-05-26

3 个评论

弗拉基米尔同志的冰柜难道用的是市电?
擦,难道意思是说列宁尸体早就腐烂不能见人了,所谓的防腐列宁尸体其实是用长得像列宁的活人制成的。。。有哈根斯尸体工厂那味了
下一个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42岁,是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幕后店主。妈的,钱都花在秋叶原的小姑娘身上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5
  • 浏览: 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