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本次抗疫的一些看法和形势分析

  疫情自2019年12月爆发至今,根据中国官方数字,大陆在2月份爆发达到顶峰,2月底基本平稳,3月初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爆发,目前除少数国家在爆发后控制住外(日本、韩国)和一开始就重视以来以至没有大规模爆发外(如台湾、新加坡),其余国家仍处于缓步增长甚或是指数增长中,各种民间表现也是情理之中,海外华人听信朝廷数据和受大外宣影响疯狂归国的后果也是两面性的,一方面满足了舆论战争的需要,但另一方面将导致输入病例增加以及防疫资源的浪费。


由于国际国内的疫情大规模爆发有个时间差,虽然前段时间没有报道,但我相信一定有大规模华人从国内返回各国的情况发生,显然这种事情国内是不会报道的。这使我回想起几十年前大跃进时期的情景:由于中央政府调配问题导致城市和农村的饥荒出现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差(城市的饥荒开始于1960年,农村的饥荒开始于1959年),于是便出现了1959年大量农村人往城市流动和1960年大量城市人往农村流动现象。


不得不承认,短期内由于疫情的转向,中共在舆论方面已经占绝对优势,本站前段时间已经出现有人对欧美国家抗疫不力不满的现象发生,认为控制不佳给中共落下了民主政府不比独裁政府在解决大型问题上更强的口实,使局面无法收场。


事实真的如此吗?其实我认为大可不必受中共大外宣影响而如此消极。


没人能否认任何政体的政府都会存在问题,民主政府在对应若需强制手段控制的灾难时都会陷入两难,这一点上本来就比独裁政府要软弱许多。采取封城、限制人身自由等极端措施与民主理念极度冲突,所以才可能造就病毒蔓延的后果,我相信连屁民都看得出来的现象,民主国家的政府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那么他们就将会在两条路之间选择一条,是疫情控制为佳还是人民自由为佳?大部分国家选择了后者。近段时间西方国家提倡不戴口罩问题往大了说也是个人自由与大局为重之间的观念冲突,并非大外宣所说的那样“不戴口罩”是找死行为。当然,我不提倡个别地方发生的歧视他人尤其是华裔戴口罩的事件,很显然我戴口罩与否是我的自由,只要我不影响到别人就行。


“民主”在抗击灾难面前“软弱无力”是现在中共用于大力抨击西方国家的尚方宝剑。实际上我都不想过多去解释,这只是中共淡化政府丑恶一面并将矛头指向自己光明一面的传统舆论控制手段的一种体现而已。如果你得出同样的结论,那就证明你已经忘了疫情的起源和中共初始就控制不力的事实,换做民主国家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一场大爆发。而当已经大爆发,民主国家固然在控制疫情的表象上不必独裁政府,但在人权、自由、医疗系统和完善和保障上,比独裁政府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我还没提独裁政府拥有任意操作数据的权力,疫情爆发高峰的实际确诊人数、间接受到疫情影响人数、及缺乏材料检测漏诊人数加起来有多少呢?实际死亡人数就只有3000人吗?显然不言而喻。


顺便一提,每个国家的确诊标准和统计数据方式均有差异,全球疫情的数据其实也仅仅只能做出参考。不过无容置疑的是中共会一切为政治服务,数据的操控绝不会朝人道主义这边倾斜。荷兰不统计治愈人数,可以当作是数据统计不专业的一大问题,但这也可以反应这个国家主要看重患病人数的观点。大饥荒期间有地方因缺粮导致食用过多蔬菜而产生大量人口亚硝酸盐中毒或青紫病,还有一些人虽能保证不被饿死的粮食供应,却因为缺乏维生素死于并发症,这些人算不算饿死?以中共角度来说,当然不算饿死,但以人道主义角度来说,算不算?一样的算。因为都是你中共整出来的祸事。


从本次疫情中我希望民主国家的政府能够进一步看清中共的嘴脸,从而尽可能早一步脱离绥靖政策的实施。这次疫情在国际范围内扩大不能全怪中共,如果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都能像台湾和新加坡等地那样看清疫情可能走向和中共的本性,提早做好一切预防措施,也许就不会大规模爆发让中共抓到把柄,因为这些政府首脑必须知道民主体制相比独裁体制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采取极端手段控制灾难的蔓延。这是我认为核心的一点。
6
分享 2020-03-26

4 个评论

我觉得这次应对上面,事实是很清楚的:

第一,中共隐瞒疫情,拖延了至少一个半月才爆出疫情严重封城。WHO一开始也试图帮忙掩盖,把疫情往轻的方向去说,从而导致了世界各国广泛的麻痹大意,认为疫情不会严重到全球大流行。这一点没什么异议。

第二,然而在武汉封城之后,数字暴涨,包括内部流出的各种视频,也从多方面证明了这次疫情的感染性和致命性。学术界的研究报告,从一月底开始就有大量发表。到了这个时候,照理来说世界各国不应该再掉以轻心,基本的入境健康申报、检测和追踪都应该做起来。

在这个阶段,欧美各国学术和医学界应该来说都是合格的,对于疫苗、治疗方案和病毒本身的研究都有很多成绩。但是政府层面明显不重视,Trump甚至一开始当成流感来处理,也没有对国民进行足够的健康教育,和台湾、新加坡等地的做法完全是背道而驰。

当然,这个阶段病毒毕竟还处在输入性阶段,如果一上来就拉最高级别应对,经济上损失太大。

第三,当意大利开始爆发以后,由于欧盟内部的free travel导致病毒快速流行。欧洲各国政府之前从未尝试过封锁边界和让民众不得外出这些极端手段,民众也缺乏心理准备,所以造成疫情快速发展。

在这个阶段,欧美国家政府至少可以做三件事情:

1. 快速提升检测能力,隔离受感染者,追踪接触者。
2. 在政府层面尽一切可能进行大规模宣传,要求民众提高警惕,同时把最坏的情况告诉民众。
3. 开始囤积医疗物资,征用工厂生产呼吸机和其它医疗设备。

第一点,欧洲国家做得比美国稍好一些,但跟韩国台湾新加坡比起来还远远不够。对于入境个案的追踪检测,据我了解下来欧洲国家几乎没有。美国政府更是在这些方面完全失职,早期在单个欧洲国家,比如说英国和荷兰检测已经达到数万时,美国一共只检测数千例。

第二和第三点上,同样做得太慢。美国和英国在宣传上,直到两个星期前还是用“只不过是严重一点的流感”这种说法,直到上周疫情严重才马上改口180度大转弯。但是,这个时候病毒已经进入了本地大规模流行阶段,数字开始大幅攀升。

所有激烈的措施,只有在2-3周时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所以目前欧洲各国,疫情还处于上升阶段,可能需要1个月的时间才能开始进入下行。而美国由于反应更为迟缓,情况更加严重,疫情可能会持续更久。

这里的重点是,明明在已经有足够的科学证据,包括武汉的前车之鉴证明疫情可能造成重大危害的情况下,欧美国家政府并没有及时提高自己的检测能力和宣传,官僚主义非常严重,导致了自己的医疗系统只能硬扛疫情。
关于你国的感染数字有几点需要注意的 参考官方材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
首先方案中总共列了3条症状
第一 你国的确诊要求疑似 而疑似要求流行病学史+2条症状或者3条症状 这样大量的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者就被排除在疑似之外了 没有机会确诊 只能被隔离
第二 你国的确诊要求要求疑似+检测 而在疫情爆发期部分严重地区试剂严重不足 因此大量的疑似病例没有得到确诊就自愈或者死亡 也没有机会确诊
第三 你国对各种死亡者直接火化 不进行尸检 这样有大量的在疑似期的患者死亡而失去了最后的确诊机会 还有一些肺炎症状不严重因为其他问题死亡的患者也没有机会确诊
        当今社会先进的国家是民主法治的。民主是制约权力的,而法治是用来制约公民的。执行紧急法案完全可以限制公民的不当行为。
        所以这次欧美疫情的泛滥不是取决于制度,而是政府和百姓的危机意识。 韩国,日本,台湾并不专制,但是由于人们的危机意识强烈,他们就做得很好。
        

我觉得这次应对上面,事实是很清楚的:第一,中共隐瞒疫情,拖延了至少一个半月才爆出疫情严重封城。WHO...



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中国再怎么掩盖事实,美化数据,武汉发生的事情实打实的就摆在那里。1月至2月各外媒对武汉的报道已经非常全面。不管WHO和中共怎么描述病毒,中共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怎么应对、湖北的危机、病毒怎么疯狂传播、如何击穿医疗资源底线都清清楚楚摆在那里,嘴上怎么喊根本不重要,事实清晰而且唾手可得。

哪一国政府都不可能仅凭WHO和中共嘴里喊的话就来判断事实的。欧美各国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和机遇避免目前的现状,归根结底还是侥幸心理+应对不力。这个锅当然可以轻松甩给中共和WHO,但是自己的失职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