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罗马教廷打破沉默:梵中协定有太多的不得已

罗马天主教教廷对国际上就教廷与中国签署的一项秘密协议提出的批评一向含糊应对。但是,教廷外长周二打破惯例,向外界讲述了教廷不为外界所知的不得已。

梵中秘密协议的内容从来没有公开过,外界只知道这个协议是关于中国天主教主教的任命程序的。人权组织称,教廷在这个协议中没有坚持有关宗教自由的立场,向中共屈服。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最近公开呼吁罗马教廷不要与北京续签一个为期两年的主教任命协议。他说,中共当局践踏宗教信仰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梵蒂冈如果续签这项协议,将会“危及其自身的道德权威”。

蓬佩奥还警告说,假如中共得手,天主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都被“臣服”,那么蔑视人权的中共政权将会因此更有“底气”。

据英国天主教先驱报周三(10月7日)报道,教廷外长加拉格尔周二接受了天主教媒体“十字架报(Crux)”的专访。他在这次专访中说:“我能够理解这些批评。”但是,他表示,与北京签署这个协定也是不得已的做法。如果不让北京参与主教的任命,教廷也会被排除在外。

加拉格尔说:“虽然不是马上,而是在十年以后,我们就会发现,罗马天主教将没有几位(中国)主教,如果还有的话。”

“如果我们现在不开始做,将来还是要做的,”加拉格尔说。

加拉格尔证实,梵蒂冈已经向北京提出续约两年的要求。但目前北京尚未作出回应。如果北京到这个月底还没有作出表态,该协议将自动作废。

加拉格尔还对这个协议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做了介绍。他说:“我们成功地让中国所有的主教归属于圣父,这是195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中国当局允许教宗在主教任命方面拥有一定的权力,最终拥有决定权。”

加拉格尔说:“(这一点)非常了不起”。

加拉格尔说,“我们没有夸大这一点的准确义含,正如帕洛林(Pietro Parolin)枢机主教常说的那样,这是打开窗子时射进来的一丝亮光。”

加拉格尔今年66岁,从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教廷的外长,他曾经作为教宗的使者在澳大利亚、危地马拉和布隆迪工作。他还担任过梵蒂冈驻欧盟理事会的观察员。

加拉格尔说,梵蒂冈是一个小国,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手中也没有多少牌可以打,但又必须找到接触的途径。他说:“大国、有影响的国家在跟中国打交道的时候都有许多工具可用。”

但是,加拉格尔说,“教廷什么都没有。我们有的就是对话。”“如果我们完全放弃对话渠道,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我们在北京没有外交使团。我们在香港有代表,但主要是处理教务事务,没有政治性的交流。”

蓬佩奥国务卿在10月1日访问了梵蒂冈与帕罗林枢机主教和外长加拉格尔举行了会谈。美国国务院官员称双方就中国践踏人权以及宗教自由问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交流。会谈还讨论了中国新疆维吾尔人遭受迫害和那里许多宗教场所被焚毁的情况。

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表示,梵蒂冈与美国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中国所有信徒都享有自由,在关闭拘押营和停止强制堕胎问题上,双方目标也是一致的。


VOA:https://www.voachinese.com/a/Vatican-top-diplomat-defends-China-deal-something-had-to-be-done-20201007/5612347.html



----------------------------------------------------------------------------------------------

【我们成功地让中国所有的主教归属于圣父】爲了教區的完整放棄了地下教會和那些被壓迫的神父,難道他們在兩國的談判博弈中沒有可以發聲的權利嗎?
還是要等到很久以後中共崩潰,教廷跳出來說一句:【我們其實在多年前就在下一盤大棋blablabla……】之類的言論?

https://pbs.twimg.com/media/Ejre2FUU8AABo32?format=jpg&name=orig
https://pbs.twimg.com/media/Ejre2FWUcAA-ixH?format=jpg&name=orig

https://www.dw.com/zh/%E4%B8%AD%E6%A2%B5%E5%8D%8F%E8%AE%AE%E4%BC%A0%E5%BB%B6%E9%95%BF%E4%B9%8B%E9%99%85-%E7%A6%8F%E5%BB%BA%E8%BE%85%E7%90%86%E4%B8%BB%E6%95%99%E9%83%AD%E5%B8%8C%E9%94%A6%E7%A6%BB%E4%BB%BB/a-55189293
2
分享 2020-10-07

32 个评论

Vatican一直都是这样 三十年代也跟纳粹德国签过协议 签完了纳粹很快就开始违背协议 负责协议的Cardinal后来当了Pope 现在还被称呼为Hitler's Pope
你老人家不知道无论签什么匪随时可以让它变成历史文件吗
猶大出賣耶蘇有太多的不得已

中世紀天主教的種種醜惡
到現在也沒有更改
僅僅只是失去了權力
支人不認契約只認子彈
這讓我想起來當初反送中初期苦勸香港人不要學聖雄甘地,但是每個人都以為中共不是流氓一樣。

大概結局也會一樣吧?面對流氓就不要當聖父了。
以前討伐異教徒時多麼的激烈勇猛,甚至可以稱得上偏執到恐怖,現在居然溫順成這樣,這不是我認識的天主教啊🤔🤔🤔。果然上帝就是這些人發明來奪權的工具而已,顆顆。
>>以前討伐異教徒時多麼的激烈勇猛,甚至可以稱得上偏執到恐怖,現在居然溫順成這樣,這不是我認識的天主教啊...


我剛剛就在想,狩獵魔女的那些人跟異端審問局那群偏執狂跑哪去了?當初可是吃了不少苦頭。
轉載網上圖片

https://telegra.ph/file/702b94c6375a76bff8dbb.jpg
>>Vatican一直都是这样 三十年代也跟纳粹德国签过协议 签完了纳粹很快就开始违背协议 负责协议的C...


十年之后也许就是Xi’s Pope了
有個牧羊人把自己當成羊群的主人,能隨意決定羊群的生死,卻忘了他是在為誰牧羊。

我們成功地讓中國所有的主教歸屬於聖父

看看,多麼了不起。
把教皇比為聖父,像不像那魔鬼想抬高自己的位置到與神並列,甚至想要高過神?
贱人去死。摆明就是臣服于世俗权力,无视上帝的法规。
我不信仰天主教,以共匪的作为,天主教的标准也算是魔鬼一类的吧?至少是堕落入魔的组织?与这类组织签约,为这类组织的利益服务,挂着主教的头衔又有何用?不过是告诉世人,天主教早已背弃他们的上帝,沦为世俗而且是极权世俗集团的统战工具。愿上帝原谅他们。
教廷本來就是神棍和戀童癖
>>十年之后也许就是Xi’s Pope了


坎特伯雷大主教心想,还是包子水平高
>>我不信仰天主教,以共匪的作为,天主教的标准也算是魔鬼一类的吧?至少是堕落入魔的组织?与这类组织签约,...

上帝怎么会原谅和魔鬼签订契约的疯子
只有狗才会因为得到一点点赏赐就高兴得忘乎所以,认主效忠。梵蒂冈已经放弃了神作为主人,而归顺了中共。
比喻而已,爱狗人士退散
如果“不得已”可以作为脱罪理由的话,监狱里就没有罪犯了。
>>我不信仰天主教,以共匪的作为,天主教的标准也算是魔鬼一类的吧?至少是堕落入魔的组织?与这类组织签约,...


我记得古兰经里讲过,与魔鬼立约,约是可以不作数的。不过事实上考虑一下,魔鬼先毁约的可能性更大
梵蒂冈已经真的是「把自己当成国」了,所以事事「国家利益优先」。

你就不想想,你真的是「国」吗?

连自己是什么都已经忘记的东西,除了「每一步都是死」,还能走向哪里?
一个神权国和一个不相信神的政党谈判会有好结果 ?

说破了,双方都在维护自己的权力而已。
忽然感到一阵恶心......真的很恶心那种.......
让本人说什么好呢,我就引用V字仇杀队电影里那句话好了  “Ideas are Bulletproof“, 作为教廷,作为一个信仰的中枢,(况且教廷又离得某朝上国老远老远的),只要乖乖站在大义那边别动,就相当于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毕竟理念是极难杀死的,但是我们看看这教廷的行为,真是整天没事给自己找事
>>我剛剛就在想,狩獵魔女的那些人跟異端審問局那群偏執狂跑哪去了?當初可是吃了不少苦頭。


看看这两段话

加拉格尔说,“教廷什么都没有。我们有的就是对话。”“如果我们完全放弃对话渠道,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我们在北京没有外交使团。我们在香港有代表,但主要是处理教务事务,没有政治性的交流。”

黄子哲说,“国民党什么都没有。我们有的就是对话”“如果我们完全放弃对话渠道,我们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我们没有以政党形式参加海峡论坛,但主要是和平交流,没有政治性的交流。”

主语换一换 几乎一模一样
這些主教究竟是歸於”聖父”呢?還是歸於習主席呢
一個人不能服事兩個主人。他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視那個。
你毛主席也聲稱天無二日 民無二王
當時候到來時,這些主教是選擇主還是選擇黨呢?
教廷的不得已的意思,你姨很久以前分析过--就是教廷作为你球第一个外交集团,从一千多年前就开始频繁与非基督教国家进行关于该国境内基督教徒(而且这些教徒跟教廷也不是一伙的)的各种交易和谈判,经常要做出一些类似出卖耶稣之类的事情。
证明邪恶的共产党在海外搞间谍不得人心,天天输出罪恶无法无天!共产党没有真正的朋友!
贱种没有交流的价值。不过这不是站得远远地看能看明白的
>>這些主教究竟是歸於”聖父”呢?還是歸於習主席呢一個人不能服事兩個主人。他不是厭惡這個、喜愛那個,就是...
但是政治上的不表态可以让基督教避免受迫害。
>>但是政治上的不表态可以让基督教避免受迫害。
和魔鬼的協議只會讓他反過來咬你一口
为了30块钱出卖了国内的天主教徒,天主教早就该改革了。
>>轉載網上圖片


敌基督石锤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 22:32)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1
  • 浏览: 7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