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90章 雪狐驻地】

上一章


(靠近武汉市政府附近,1月17日)

胡婉婷没有将秩序最好的武汉市设为基地,是因为她希望尽快和枣阳残余的军队一起建立防线,武汉则丢给了她最信任的近卫营。

郑敏桐在市政府附近设立了营部,搭建了临时帐篷、医疗区、通讯卫星和食宿区等。她们的作战任务相对最少,武汉市大街上几乎看不见丧尸,只有很多城乡交接地带偶尔有游荡着的一两个,早被清理干净。

这两天来,郑敏桐一直致力于研究战斗形势,为其他作战单位递送情报,不过这样的工作显然不是被自喻为最核心的近卫营所期待的。郑敏桐一再向枣阳的旅部申请能不能让队员去居民区维持一下秩序,但被胡婉婷拒绝。胡婉婷发报说目前雪狐在其他地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未经中央请示和批准不能进入城区和平民接触,那里的一切归警察和防疫部门管。对逃难的难民必须在收容后二十四小时内遣返,回到之前网格化管理区。

郑敏桐以前被战友认为是个当兵的苗子,而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她在演习和训练中的成绩几乎无人能敌。然而当她进驻武汉的时候却对此产生了怀疑,因为她发现干这一行似乎还需要除了枪法和身法以外的东西。

一个星期前,营部接待了一对母子逃难者,女子身上的衣服满是破洞,脚上甚至只有一只鞋子,抱在怀里的儿子不到两岁,乞求能收留她。起初女子期待性蛮高,雪狐穿着的制式白色军服的肩章上有鲜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解放军怎么会放下逃难的平民不管呢?

女子讲述了逃难经历。她们以前住在小区里被封城的特警管理着,后来不知怎的小区大面积出现了感染者,人数甚至超过了封城的特警,特警不敌被丧尸蚕食,只有少数人跑了出来,其他的都被丧尸当成了食物,其中包括女子的丈夫。说到丈夫为了帮助他们逃离拼死和几个丧尸搏斗,最后被撕成碎片的惨烈画面之际,女子哭成了泪人。

郑敏桐用电脑向旅部通报了这一情况。

“旅长,我们是不是考虑收留这对母子,她们现在已经没有去处了。”

“中央的命令是我们不得接触平民,最多救治一下确实伤势严重危及生命的人,她们身上有伤吗?”

“没有大的伤,不过那女的相当狼狈,只穿了一只鞋子,手臂上有划伤,额头上也有碰撞伤。”

“这种伤没什么大碍,不用管。”

“旅长,她们很可怜,就当开个特例如何?”

“都说你是当兵的苗子,我看未必,你需要的路还很长。”

“你所谓的经验就是当个铁石心肠的人吗?人民解放军到底是不是为人民服务的?”

“所以说你缺乏经验。看来有必要向你说明一下中央最近侦察获得的情报!”

“你想说什么?”

“国安的情报显示,最近有大量国际间谍冒充难民,以伪装成华侨为掩护,乘机潜入中国湖北省,为的是搜集中国的Z病毒样本和战斗相关情况,并将这些通通喂给中情局。这些会严重危害我国国家安全,我们不得不防!”

“所以这就是中央不让我们接触难民的原因?”

“并不只是如此,别忘了我们是国家的秘密部队,这次大张旗鼓地出动已经给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太多情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旦伪装成难民的间谍混入我部队之中,那泄漏的秘密就将会更多!你知道,你我都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难道就因为个别人,就切掉所有难民逃难的机会?”

“瓜田李下,国运关天,开不得玩笑,你还是潜心研究作战吧,知不知道你的近卫营是我最看重的,我也希望你能得到锻炼,所以这次我才没让你去前线!”

“你真应该派我到前线去。”

“别的我不担心,你是个性情中人,我只希望你不要违抗军令,免得牵连无辜的姐妹。”

......

郑敏桐后来遵照军令,不顾母子哀求,执意让队员将她二人赶出了营地,不过郑敏桐给她们留下一袋足够维持一周的压缩干粮和饮用水,这是她能够做到的极限。女子在离去前认真看了看营部帐篷上的五星红旗,眼神露出一阵阵的迷茫。

那天以后,每天都有三三两两的幸存者找到了营部,无一例外地要求收留,被近卫营询问一下周边情况后就打发离开,人道主义下送他们一些必要的食水,死缠烂打不走的,子弹上膛,一般得乖乖得走。如果还有顽固分子,郑敏桐亲自出马,直接弄昏后用军车送到野外,留下一个星期的口粮后离开。

————————

这天晚上郑敏桐像往常一样正在帐篷研究战况,一个队员冲了进来,敬了一个礼。

“营长,有情况!营部外围有人在接近!”

“又是难民么?”郑敏桐这几天觉得这事已经不算是新闻了,她盯着地图,头都没有抬一下。

不过接下来队员的话倒是让她立刻抬起了头。

“不完全是,从装束上看好像是一名特警,而且他背着一名昏迷受重伤的人!”

郑敏桐扬起的凤眼接触了一下眉毛,转动在手里的钢笔停止了旋转。

“我去看看。”

朱子宇刚刚接触营地,十几名雪狐队员身穿防化服,戴着防毒面具倾巢出动,探照灯大开,武器上膛,高喊“放下武器,举起手来!”

面对雪狐的压倒性优势,朱子宇只得乖乖放下伤者陈斌和武器,举起了手。

朱子宇被几个队员架着时仍然喊着:“我是警察,负责封城的,我要见你们长官!”

郑敏桐要求队员立刻带这人来见她。

“别碰我,我知道自己走!”朱子宇似乎习惯了以前押送犯人的情景,想不到某一天竟然自己成了犯人的角色。

“坐下。”郑敏桐用眼神指了指桌子前的那个座位。

朱子宇有些不满地坐了下来,他看了看四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们,你们是哪支部队的,怎么都是女人?!”

郑敏桐没有马上说话。

“话说你们就是中央派来的特种部队吗?”朱子宇有些不敢相信,印象中这样拿着武器的主人都是妹子的场面应该只在电影或动画里出现过。

“现在不是你问问题的时候。”郑敏桐冷漠地回答着,“而是我问你问题的时候。”

朱子宇仍然没有妥协:“你们是不是应该马上给陈斌,就是我带来的那个人治疗一下,他左臂中了枪,不及时治疗恐怕有生命危险!”

“怎么对营长说话的呢?给我老实点!”旁边的一个面具女狠狠回了朱子宇一通训。

“小周,可以了。”郑敏桐制止了队员的继续发酵,“伤者在帐篷里,我们会给他进行全面检查的,只要他不是丧尸。”

“他......”朱子宇似乎想说什么。

“你想说啥?”郑敏桐问。

“没,我只是觉得他伤势不轻,以为你们会丢下他不管的。”朱子宇将话吞了回去,他原本想告诉那个人和自己一样有抗体,不会变成丧尸。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需要留一手,不能把这张牌轻易打出去。

郑敏桐的警惕性可不是一般人,紧缩的眉头很快就让她确认,这个警察一定是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请。

“你是负责封锁城区的警察?那你为啥跑出来了。”

“呵,你总算是问了!”朱子宇有些没好气,“老子这几天不是命大,老早就死了!”

“每个到这儿的人,都是命大,不差你这一个。”郑敏桐不为所动,“到底怎么回事,我很乐意洗耳恭听。”

朱子宇这次才算是有些在意眼前的这个女兵,从刚才开始,她的一言一行倒是看不出很明显的高高在上的架势,语气还算温和。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女人看上去年纪很轻,甚至感觉比自己还小。朱子宇对这一点吃惊不小的,因为自己也只有25岁,结婚一个月而已。

而且这女的面容清秀,军服整洁,容易给人动情的感觉。

郑敏桐早就注意到了朱子宇的目光,其实她已经习惯了,自己在大街上就容易引起异性回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看够了没有?是的话赶紧回答问题!”郑敏桐不屑一顾,手里的钢笔转了一周,像是在等待着记笔记。

朱子宇一阵尴尬,面庞瞬间被红色填满。

朱子宇咳嗽一声,便把这几天的经历如实告诉了郑敏桐。

“你们得马上派人去!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有警察公然在小区居民楼里强奸妇女,强抢物资!”

郑敏桐仍然在记着最后的笔记。

“喂,你到底听进去没有?”朱子宇站了起来。

“给我坐下!”面具女小周一步上前,手里的95式自动步枪顶住了朱子宇的后背。

下一章
1
分享 2021-07-16

3 个评论

妳能原創小說很好,不過下回能否不要造成刷屏效果了?整版都是妳的帖子
>> 妳能原創小說很好,不過下回能否不要造成刷屏效果了?整版都是妳的帖子


。。。我每周星期三更五章,并切在一个时间点发,所以造成聚集实属不得已,不过只有一天会,一两个小时后就不会了,最多只在文娱休闲栏目里会出现。

或者你有更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 。。。我每周星期三更五章,并切在一个时间点发,所以造成聚集实属不得已,不过只有一天会,一两个小...

先保留草稿,等有空一天發一章,這樣如果發現不滿意的地方容易修改再發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15
  • 浏览: 1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