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什麼害怕民主?

轉至chenglap

導讀:

由於來源不同,用詞也不同。甚至觀點和角度同樣也不同。在我看來文章在用詞闡述上會更重視個體差異。

  • 同質性

可以視為姨學中的共同體中的共同利益或意識形態。但姨學重群體,故使用大共同體,chenglap重意識形態,故以同質性來指代。多引用了最低共識這個詞彙(亦即承認個體不同)。
個人認為由於作者和劉仲敬的生長環境不同,他們在用詞上其實就表現出他們本身的意識形態。

  • 八卦版

是台灣最大討論區ptt.cc的一個主要的政治板塊。

  • 同質性低落

指的是姨學的流沙現象。此處沒有使用特別詞彙形容。


正文:

全地球能統一在同一個體制,例如單一民主制度的地球共和國底下嗎?

如果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其他的不說,光是宗教就會在這個體制當中產生尖銳到幾乎不得不分裂的對立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大家已經是同源,也是打了幾百年才打到大家都主張和平,承認宗教自由,但這些宗教再和其他宗教相處,又是另一個問題,像同性戀等問題上也跟左翼有衝突。

如果要置於同一個體制下,這個體制其實就是自然地走向分裂的,如果不是激化成暴力,恐怖活動與內戰的話。能用民主的方式解決這些人的衝突嗎?就像你們看到那麼多原教旨主義者,以及狂熱信徒,或者霸權主義者一樣,他們不服從也不鳥民主,對於異見者的想法不是容忍而是鎮壓,消滅。如果體制不讓他們動手他們就會自己動手。

民主體制,雖然說是主張多元化,但實際上,他很講求社會的同質性。以及體制對自己保護的認同感。

民主體制當中,參與者和投票者,即使是自私,但至少他和體制與社會本身,需要有著相當份量的共同利益。每人的意見都不同,不過至低限度能對某些共同利益,有一定的共識,「最低共識」。例如臺灣和香港,為何能夠和正走向民主化,是因為這些社會本身同質性高,在某些事情上,共識比較通用。

例如臺灣,對大部份年輕人來說,「不被中共吞拼」是一個很客觀的共同利益問題(當然我從不否認有些人的想法就是come one babe)。整個臺灣的政治,是可以由這點作為出發點,然後再延伸上去,因為任何衝突,都可以有一個最高意識形態,就是不被中共吞拼當成衡量對錯的量度呎。無論有多少賣臺賊,至少你在八卦版,賣臺不會變成主流。

同質性越高,利益越一致,國家的決策就越明確和順暢,社會就很具有犧牲精神與自律,不論專制政治還是民主政治,都是一樣的。而民主政治本身是更為確立這一點。換句話說,民主政治的先聲,就是國族主義,當然很多人會說國族主義,愛國主義,是惡徒最後的庇護所。

可是也不要忘了,國族主義是一個確立大家的身份範圍,互相認同對方為同伴的過程,就像臺灣新一代,越來越傾向放棄外省人與本省人之爭,而認同這些有共同成長記憶的新一代,全都是「臺灣人」,是守護這個島對抗外來吞拼與侵略的同伴。慢慢地,定義臺灣人也由血緣,變成共同文化與成長記憶,這是很多西方國家都經歷過的過程。

臺灣正在走向國族化,這是我作為外國人,也是一個讀歷史的人,觀察到的事情,美國是很明顯的例子,白人與黑人,擺明血緣就不一樣,一樣可以大家都認同自己是美國人。共同認同超越血緣,臺灣也慢慢走向這樣。即使有很多上幾代的同質性低落,但現在的臺灣人,同質性越來越高。

如果沒建立這種同質性,就會有大量的人,參與這體制,卻不忠於造體制下的共同利益。我不講外省人。少點爭議,我直接講外星人,如果有一千萬外星人,他們的目的就是拿人類當糧食,然後就離開地球去別的星球。這些外星人空降到臺灣,我想你不會打算跟他來個一人一票,因為他們打從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 吃光臺灣,然後就離開。他們的目標跟現在的臺灣人是完全對立的,他們也不在意臺灣人的生死,他們另有家鄉。他們可以出賣臺灣其他所有人,然後安然回鄉。

因為這變成了有相當數量的人,可以完全背叛甚至消滅這群體,然後沒有任何壞的後果,那民主體制就會難以運作,甚至是根本不能運作。

這也是為何中國大陸在民主化路上那麼困難的原因。

中華民國的建立,是繼承前滿清帝國征服而來的疆域,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大概就是少了外蒙古的中華民國。這個疆域裡面,具有非常豐富的氣候和地理分野,包括了大量宗教和語言,生活習慣以及意識形態,都全然不同的人,特別在新疆和西藏就更明顯。

在滿清的時代,他的形體維持,是靠中世紀帝國的方式。以軍事鎮壓,分而治之等傳統統治手段維持的。即使是關內十八省,維持他們結合的,便是經由科舉制度連結起來的官僚體制。所謂「漢人」,就是一群容忍被帝國統治,人生的希望,盲是透過考試當官的不同民族,但漢人之間的生活習慣,飲食,思想,語言都不一樣。害怕被帝國的暴力,統治,鎮壓,生存資源的抵制,是帝國維持的主要原因,一旦這種暴力與恐懼的統治瓦解,帝國也會瓦解。

也就是說,帝國的同質性,其實非常,非常的低落。這種中世紀帝國,社會的區分單位,是「家族」,同質性高的只有家族內部。所以這種社會很重視「關係」,除了各種治術外,裙帶控制了帝國的上下。去到現在的裙帶資本主義也是這現象的繼承者。

大家都是為自己的家族服務,能信任的,也主要是自己的家族,互相不視對方為共生死的同伴,家族與家族,人與人之間,不能信任,欠缺同質性,輕則是在體制中爭奪資源的競爭對手,甚至是敵人,很容易就為了利益互相出賣或者以權謀私。所謂「華人最喜歡內鬥」,不如說,華人大部份時間並沒有把其他華人當自己人,真正的自己人是家人。其他華人根本是外人,外人和外人的戰爭,算內鬥嗎?

例如臺灣很不喜歡大陸有些人會說「我們只要臺灣島,不要上面的人」,這一句對於臺灣來說很霸道無理,但是對於說的人來說,他是沒有任何感覺,覺得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心裡沒有把你當成過自己人。套網絡上一句話說,他只想到自己。

當初梁啟超提出要建立「國民」,「國體」,就是針對這樣的問題,他理解到問題是滿清王朝底下的遺民,非常的欠缺同質性。國民黨的國民,也是建立在這種同質性的道路上。

未能建立這種同質性之前,要維持這個前滿清的形體,他的唯一結構,就是帝國,甚至科舉也必須借屍還魂(全國考試),否則他就會崩潰。所以去到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結構就是帝國,一個官僚制的帝國。比起傳統的帝國,他其實更艱辛,因為他沒有「天子」,沒有一個人民無條件可以信任的統治權威,有些人勉強塑造「共產黨」代替天子,但這很沒有說服力。這也是為何「經濟發展是不能停下來」,因為大家是用這個經濟發展的利益,作為權威的代替品。

而發展同質性,也沒有很好的方法,靠的主要是強迫教育下,試圖(也不敢很大聲說)消滅各地文化的差異,將城市的樣子都變成盡可能相似,仇日也是很重要的點,因為抗日戰爭,對被侵略的恐懼和痛苦回憶,也是一個同質性,但是離今天的時間已太遠,不能再靠記憶,只能靠教育。但這是非常不可靠的,仇日這種事情很容易就能戒除,我以前當教師,看過很多大陸新移民的子弟,來香港時,也很痛恨日本人,在香港成長了十幾年之後再見他們,別說痛恨日本人,他們明顯對大陸更反感。

去到今天,同質性其實也沒有理想的高,而這個同質性的建立,已經經歷了百年,也不知道要再多久才能完成,也可能根本是無法完成的。而且這個勉強的同質性,凌駕於個人特質,意志和尊嚴,也產生了很多的反作用力。

所以會有這麼多人反對民主,因為他們有著那個繼承統一王朝的願望,他們知道或感受過,社會其實還是以家族為主,還是同質性低落,即使看起來有很多共同意見,例如「反對臺獨」,但真的講到切身時,這些東西很快就會消失,今天仇美的人,明天就移民了去美國。今天反對貪污的人,明天就加入了腐敗體制當中。

當到處都是說的話跟做的事不一樣的背叛者時,你能信任誰。帝國去到今天還是帝國,他就只能以帝國的方式運作和存在,未來也是一樣。

在民主化之前,比起那些沒意義的鄉村投票,中國大陸需要的是一個獨立公正的法院,然後實現憲法,再試圖開始保障宗教,言論,個人的自由與權益,讓社會學會尊重文化差異,分隔激烈衝突的文化,這些都是西方在民主化之前,已經開始做到的事情。但是帝國非常巨大而且強大,在各種高度集中的巨大權力與能使用的暴力下,少數人的意志又會摧毀這些原本應有的進展,有權力的人總希望能管住更多的事。

最後社會體制,不僅沒有改進,有時甚至向後退。跡像就是社會越來越從相信體制自善的力量,改為相信權力巨大的個人或明君,能夠帶來奇跡。過去幾十年都在反貪污,未來幾十年也會繼續反貪污,一直循環下去,希望出現然後又消失,直至所有人都認命習慣,甚至走向自我欺騙,或者被同化成「現實就是這樣,你又能怎樣?

臺灣因為歷史的因緣際會,其實是很幸運的,他已經建立了民主制度,社會的同質化,其實雖然跌跌撞撞,已有相當的成果。可是中國大陸的人民,是沒有臺灣人那麼幸運的。



個人評論:

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歡姨學,但假如一個事件的描述,在多個人、不同背景下推論出來的結果相近你幾乎可以說這個結論是正確的,直到你找出更有利的證據來證明你才是對的。從作者的用詞很明顯得看出,他大概沒有讀過甚麼姨學的,不然他就會使用社會流沙化這種方便的句子,而不會使用社會缺少同質性這種句子來形容。

幾個堤防:面對中國的壓迫不要認命,不要習慣,不要自我欺騙,不要被同化,不要犬儒主義。

找出社會、社區、社群的同質性,形成共同利益,並形成相互信任機制。
7
分享 2019-03-19

19 个评论

是共产党怕关中国什么事?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該回甚麼,我是轉載原文,我當然不會改原標題…
你可以把這篇文章看成我的心得+原文
未来如果地球能够得到统一,那必然是要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因为大一统的本质就是多数人的暴政,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地球统一的科幻都是dystopia,除非人人都神奇的接受了一种普世价值观,否则独裁就是大一统的核心。
个人觉得刘仲敬的学说与其他人的争论点并不在于民主需要以共识,或共同体为基础。而在于是否可能建立存在共识的大共同体,还是必须分裂回到小共同体……
而且我認為,臺灣人分不清楚你們對共產黨的不認同感以至於完全切割的言論。我也認為臺灣人難以分辨把中國人和支那人的言論切割方法。不說臺灣人,全世界應該都分不出來。這篇文章不會有這種切割也是理所當然的。
rtgzddgh 已停用 ?
有道理,本文中"同質性"对应的姨学词汇应该是"共同体纽带","德性"之类的词汇
"同質性低落"对应的词应该是"德性的衰微","秩序资源耗尽"

而字面的"社会同质性"直接出现在姨学中反而是贬义词,指的是"齐户编民","缺少丰富的组织资源","散沙化"从这个词来判断,本文基本是完全没有读过姨学的人写的.
rtgzddgh 已停用 ? 回复 幹乾干停用 ?
也可以是故意的.
"拒绝中国"是明确的口号,做不得假的,如果台湾人说"拒绝共产党",那共产党派白手套过来要求一国两制,一百年不变,台湾人怎么回答?
反对民主的人多么?

不是啊,你在品蔥說這話做不得準啊…你統計母體的失準導致對情勢的判斷失誤,你得到錯誤的結論,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若你否定這句話,那麼每個月在品蔥幾乎被重複提起的問題在爭論的東西是甚麼呢?不就是一直重複問為什麼中國人不接受民主和中國人為什麼不放棄大一統嗎?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748
今天首頁就有一篇?
憲政和民主你要如何切割乾淨呢?據我所知,他們大部分時候都相互依賴。
我認為可以當身分認同,這是有史以來最高點,由於我沒有進行統計,我不敢保證。但我認為大地震那時應該是最高的。但儘管就依照你的假設是有史以來最高點好了,它的基礎還是「遠比」其他國家還來得低,不然也不會那麼多移民了。

且作者判斷台灣正在國族化且身分認同提高,我認為大抵是沒錯的,品蔥有研究關於台灣人的身分認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736
就台灣人的觀點來看,大陸很少真的有理解民主並真的支持的,大部分還是當口號在喊以彰顯自己的論點最正確,心裡想的還是我較強/較正確/較多人, 因此另一方應該聽從命令。所以會出現一堆莫名其妙的言論,例如"和台灣統一後就能把民主傳到中國", "台灣人該慶幸中國沒民主,要有民主就會一堆人投票支持武統", "西方不是真的民主,中國有自身特色的民主"。

這些想法不管是支持民主還反對民主,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它不是先理解外面的世界對民主的標準,來檢測自己國家,看是否合乎標準。相反,先預設自己現在做的是對的,或是正在往對的道路上前進,外面的民主標準甚麼的,合的拿來當支持自己的證據,不合的就主張這些不適合中國國情。你問一堆嘴上支持民主的人理想的中國是怎樣的,多半還是跟你講中國需要一個強力的領導者,而不會意識到民主跟他們理想的矛盾。
chenglap的文章一直以來都會強調同質性跟血緣、部落、家族無關,分享另一段文章

https://vocus.cc/chenglap/5a42044ceceaedd6be918768
Chenglap:
我認為人類之所以是甚麼人,是「出生之後才得到身份認同,身份認同源自共同記憶」的,而不是血緣、政治上的歸屬或甚麼千年歷史這些東西。


人的認同建立於他那短暫的人生。不是一些百年、千年前的事情。生命的體驗才是身份的源頭,而文化和生活環境構成了體驗的大部分。臺灣之所以是臺灣,並不是因為多少年前誰跟誰混血,而是在某個時點開始,不同來源的人在這裡開始面對同一個命運,同一群外來壓力。
他們的後代因為有著相近的集體記憶,就成為了一個群體,形成臺灣人的並不是百年前的血緣,而是經歷過相同的感情衝擊,比如說看過《YOUNG GUNS》,看過布袋戲,經歷過震災和風災,面對共同的軍事威脅……各種在這個地理範圍內發生的事情,產生出一群肯對共同的未來付出的人,就形成了臺灣人。
這些珍貴的感情和記憶才是臺灣人之所以為臺灣人的原因,而不是那些人發神經的政治血緣理論。甚麼自古以來巴啦巴啦,人是活在當下,不是活在古代。
如果否认道德的超验性,只认成王败寇的价值观,那么民主怎么可能实现,只配强人政治,他们慕强啊,他们可以忽视僭主的暴虐,却不能容忍僭主的软弱和失败。所以落到最惨的地方,还懵掉了哭诉自己的可怜。他们和暴君本为一体,相生相伴,嘴上喊的民主自由,实际上不自觉成为侵蚀自由的帮凶,把自由之邦给改造成又一片诞生暴君的土地。
其實我認為亂象是因為被公開檢驗,就我而言我不會失望。會失望的往往還沒有認清民主不是高壓鍋。

歷史部分,個人認為本質還是不同。仇恨教育在凝聚共同體的邊界同時,本身已經扭曲個人價值觀,也對個人道德產生危害。
舉個例好了,你很難想像這是一群民主人士吧?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481

然而我相信品蔥的人素質已經是中國前幾%了,但我認為還不夠。我們需要科普更多關於救贖方面的價值觀。
BLXSCK 新注册用户
民主自由意味着不受约束,统治和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是的,chenglap文章裡的同質性很大一部分就是在講台灣的民族認同。
對了,在之前那篇文章令狐沖有跟你談契約制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30


如果沒建立這種同質性,就會有大量的人,參與這體制,卻不忠於造體制下的共同利益。我不講外省人。少點爭議,我直接講外星人,如果有一千萬外星人,他們的目的就是拿人類當糧食,然後就離開地球去別的星球。這些外星人空降到臺灣,我想你不會打算跟他來個一人一票,因為他們打從一開始目標就很明確: 吃光臺灣,然後就離開。他們的目標跟現在的臺灣人是完全對立的,他們也不在意臺灣人的生死,他們另有家鄉。他們可以出賣臺灣其他所有人,然後安然回鄉。

因為這變成了有相當數量的人,可以完全背叛甚至消滅這群體,然後沒有任何壞的後果,那民主體制就會難以運作,甚至是根本不能運作。


其實我認為台灣有部分的問題是出在rtgzddgh說的民主和自由包含了自我否定上,你若不想發生這樣的狀況,看看令狐沖說的這個有沒有幫助。
我覺得這更多的在探討身份認同的問題。身份認同和民主推行並沒有什麼必然關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