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网上审查的网警会不会觉得反贼们说的有道理?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不然谁愿意吃饱了没事干,冒着被喝茶的风险出来指手画脚。
在网上审查的网警,不清楚他们有多少明白这个道理。
长期潜伏下,各种参差不齐水平的反贼都会见到,他们算是碰大世面的人。反贼的最高境界,是那类从来不会骂共产党,但他会证明共党是坏的人。这就是独立思考+自由思想的大杀器,不是复读机的战狼粉红和满嘴大义但不顾逻辑颠倒黑白的跪舔公知可以比拟的。见多识广后,他们多少会认同反贼们说的不是有道理吗?
看过很多只是因言获罪的反贼被喝茶的经历,许多都是走过场的,实质不会有多少刁难,多是应付交差了事。被威逼恐吓大声驳斥的也有←这类网警真战狼无疑。
潜伏在品葱的估计也有,他们辛苦的观察工作,那就是对我们的肯定!如果看到此问题,他们会不会摸摸自己心,有什么感想,当然我也明白他们也是要恰饭的
某六四亲历者好像提过,现在的警察大多都是混饭吃,讲不出啥政治见解
早期的警察还会谈谈毛泽东思想

网警主要以下几种:

岁静型网警:请喝茶纯粹是完成上面的任务,要恰饭的。不会赞同你的言论,但主要是因为本身对政治也无感。大事化小,随便让你写个保证书。能交差就行。也不想和你结私仇。能不行政拘留,就不拘留;能不刑事拘留,就不刑事拘留。 【此占大多数

粉红型网警:看见你的反动言论会气急败坏,上蹿下跳。但也无可奈何。没有胆子打人、整人。绝大部分会被岁静型网警规劝,没有必要那么生气。 此类网警一般层级较低。

极端型网警:一般曾经是职业军人。(如四川某地前网警);或者热衷于当网红。(如浙江某地网警)
心狠手辣,能刑拘就刑拘。不能刑拘,也要创造条件刑拘。

当然,极端型网警也只是网上厉害。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太大权力。

参考:安徽马鞍山”司波达也太君“案,绵绵(绵阳网警)在微博上声称他(司波达也太君) 犯了“颠覆“ “煽动颠覆”  "煽动分裂“,条条都是大罪。当然最终绵绵没有如愿以偿。 结局仍然是司波达也太君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但找不到判决书,疑似去年九月被释放)
艾卓纳克复国者 你能期待我什么呢,毕竟我只是个蜘蛛人
苏联政治笑话:

1.习近平登基时期的中国。

一位审判员结束一天的审判工作,回到办公室,突然一个人大笑起来。

对面办公桌的同事奇怪的问道:“有什么好笑的事吗?”

“是啊”。审判员用手帕擦着笑出来的眼泪:“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哦?说来听听?”

“你疯了吗?!我刚判了说这笑话的家伙五年苦役!”

2.一个中国网警对另一个说:你对我们的制度怎么看?

另一个人说:和你一样。

中国网警说:那么,我的职责就是逮捕你!

3.一个北京市民的鹦鹉丢了。这是只会骂人的鹦鹉,要是落到网警的手里可糟了。这人便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声明:“本人遗失鹦鹉一只,另外,本人不同意它的政治观点。”


4.“中国梦实现时网警还存在吗?”

“当然不。那时候所有公民都已经学会自己逮捕自己。”

5.一位年轻人在工作时抱怨道:“这种政府真差劲。”

结果被一位网警听到而遭逮捕。

年轻人辩解说:“我根本没讲是哪个政府,你怎么可以随便逮捕我呢?”

“你少骗人,”网警咆哮道,“我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了,哪一个政府差劲我会不知道吗?”
guibuhai Thinker
甭意淫了。

德国电影窃听风暴中YY了一个良心发现的东德监听员。

但是,原斯塔西监狱纪念馆的负责人却拒绝了冯·杜能斯马克在原来的监狱内拍摄,理由是据他所知,从来没有任何一位斯塔西的官员暗中保护过他所监视的人。
更多的梯子 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一开始我指望那些人能良心发现,不与那些丧失良知的人为伍,后来我幡然醒悟,那些人并不在乎正义与是非,并不崇尚民主与自由,他们是现实主义者,并唾弃理想主义,谁能在现实中给他们牛奶与面包,谁就能支配他们。假如他们如今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他们同样会把警棍挥向共产党员。推翻专制与暴政从来不是他们所可以做到的,他们只是现统治阶级的工具,不管现在的统治阶级是谁。他们只会在现有政权即将走向灭亡时倒戈,在此之前,革命者无法避免与其冲突。所以,做好准备吧
流浪的文字 人文爱好者。自由的汉字无处安放,只能流浪
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管我什么事。

真的被他们逮到了,你跟他说请你把枪口抬高一厘米,有用么。他们撑死会告诉你,同意你的想法但我得按上级指示办事。

有良心的早辞职了。例如土家野夫。
一个很现实又很残酷的问题: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CCP知道自己是毛子扶植起来的政权,也知道苏联杂种国已亡,但是现在对毛子还是像条狗一样,毛子骂它它不敢还口,毛子揍它它不敢还手
习畜小时候难道不知道CCP坏吗?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但是他还是加入了CCP,奴役人民
总有一些人会觉得,这个党虽然无耻之极,但是跟着它能拿到好处,所以还是加入了它
这个问题,既残酷,又悲哀
Iloveccp555 实名拥护习近平总书记长期执政。🤪
都是拿钱办事,下班回家,工资给的够就继续给党国效力,有良心发现的毕竟是少数
“为什么巡警总是三人一队?”

“这是专门的安排。一个会阅读,一个会写字,自然第三个要随时监视这两个知识分子”

----------------------------------
摘自经典苏联政治笑话
UNSW反共女神 希望进行深入讨论的反共者
职业本身就和兴趣和想法无关,和你吃饭有关。他们不做网警,别的人也会抢着做,因为大家都是要吃饭的。
我们学校教马克思的老师背地里天天骂共产党哩,上课的时候还不是教大家学为什么马克思是对的。你能说我这个老师不好吗?我觉得他并没有什么做错的。我甚至觉得这个老师在中国人里是个不错的人,非常明事理。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他们工作的时间浏览你业余时间接触的信息
某种程度来说 他们之中很多人比谁都明白
有个在北方读军校的朋友,说他们班的微信群里天天有人乳包,还给我看了聊天截图
我猜网警抓微信反贼时大多还是选择性执法,总体实行区域负责制度
种花家的包子店 种花家的包子店
满清绿营会不会觉得南明都是汉人而网开一面,还不是照样砍头。
中共警察揍人的时候有没有可怜过你呢?
中共警察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哭着对你实施严刑逼供你就觉得中共警察有人性了?
有部分会  但是在强大的利益面前  一切都是徒劳 
车背后贴“流氓下台” 
被警察拦下,问你说的是谁?
答“特朗普”
警察:少跟我来这套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他们和私企不一样,上班不用打卡,下班不用加班,产假休一年工资都照发。这是什么,这是富养。生活在舒适圈里怎么会有足够的动力反抗舒适圈?
  他们比谁都清楚国家财政的钱是来自每一个纳税人的,那你说他们心里能不知道谁是窃国者谁是反贼吗?
en010272 观察 自由国度一漂萍
合肥良心犯沈良庆

沈良庆原来是体制内的法官,后来不愿同流合污,反了出来。因89学运被判入狱,中共看守所也进出多回

2019年5月被抓,6月被逮捕,因为接受采访谈64,还在香港出了一本《双规——中共检察官的调查报告》 涉嫌妄议。
https://pbs.twimg.com/media/EXJQHCwUMAEJgRn?format=jpg&name=orighttps://pbs.twimg.com/media/EXJQHCxUwAMGW8N?format=jpg&name=orig

https://twitter.com/alicedreamss/status/1257155332758859776
麦子 高声望账号无法登陆了,从零开始,请大家帮我提高声望。
说实话,我有同学做外地的网警,也被本地网警约谈过几次。答案就是确实部分网警其实也无奈,这就是工作,必须完成,他们挺烦各种举报的,而且工作量很大。但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歲靜佔大多數吧,只認人民幣,能跟上級交差了事就好,就是那種乏味但簡單的例行公事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赵匪需要政治素质高的警犬来保卫它们,有良心的人是没有资格当警犬的。
民智待开 诸君日贴夜贴,能写死董卓乎?
又有好多YY进入体质改变体质的 一看就是没当过公务员 或者说连接触体质内的机会都没有的人 世界上那个黑帮是内部改革变成慈善机构的?简直痴人说梦
希特勒原来是监视一个小党的,有一天他自己也加入了那个党。就是德国国社党
谁知道会不会出又一个国社党...
不存在的
不要以现代人的道德眼光去看待中国人
louisjr 讓XX感染全世界
不可能的, 看看最近才腐爛的香港警蛆吧, 國內的可是老祖宗呢
姻亲 64要人
一度 zf每年三百万监控他 这还是十三年前物价

他的原话:监控他的,现在思想比他还要民主派 没事就想找他讨论
但是 思想一回事 行为一回事 三百万经费魅力太大。要恰饭。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不会,你同样也不会觉得,其实这个小粉红说的挺有道理的。
驱逐黄俄 天下为公
网警我不清楚,但是当兵骂共产党的倒是不少,甚至有团级干部。网警不好说,就算有人拿东德做例子,现在的共产党早就和东德不是一回事了,共产党匪二代以及他们的小土匪和普通走狗根本不是一个阶级,网警就是他们手里的工具。希望有接触过网警的人来说吧。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实质不会有多少刁难

实质刁难的是那种社会压力大,抓到一根韭菜就出气的那种变态心理。而不代表真的觉得韭菜做错了什么的?
midimo 王毛香氛馆
网警从技术层面经常能够看到两种争论不休的观点,激烈碰撞的说法,来自同一个ip。我想他考虑的问题就是不同维度的问题了。而不是单纯的考虑你们谁说得对。
鼎立 帝力于我何有哉
他们知道反贼说的没错,但正是反贼说的是真话,对中共有威胁,才要镇压、封口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俺老胡作爲網警的頭兒,向各位拜托了:

打是親罵是愛,炮火來的再猛烈一些吧!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頭腦有辦法思考的話應該知道吧,但這跟黑道知不知道自己在做壞事差不多,就算心底深處知道自己在做壞事,還是會想個理由讓自己心安,為自己道德感解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人民习惯将政府看作是问题的解决者,但政府恰恰是问题的制造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8
  • 浏览: 12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