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沒有人掌握疫情的精準狀況?

身為台灣人,一直認為中國共產黨的國家統治能力很強很暴力,別質疑GFW、臉孔辨識和信用評等,更別小看公安武警解放軍。但這次疫情讓我非常不理解,共產黨中央到底有沒有任何一個人或單位精準(或至少符合西方科學標準地)知道疫情在各地的進展啊?

如果有公衛專家或防疫單位明確知道目前狀況(多少地區、多少人口感染、人口流動、病程情況、隔離範圍、醫療資源的配置),那麼即便不幸折損很多韭菜,甚至要忍痛犧牲一些地區和城市,但不管有沒有導入美帝日傻的人道協助,這終究會是場可以收拾的災難。

本來我認為被台灣舔共垃圾吹上天的共產黨,能統治這麼大的國家又能科學維穩,總會有這樣的能力,現在有點懷疑這是不是我的錯誤觀念?該不會他們其實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一切一直是跟著發病案例被動反應?
我猜可能連習近平都未必能掌握真相。

你可以google一下"李克強指數"這是當年他當遼寧省委書記的時候,為了真實掌握全省經濟發展情況的的數據,因為底下報上來的數字水份太大,以致於就連全省的一把手都無法真實了解,必須通過鐵路貨運量等等去旁敲側擊。

一省都是如此,更何況全國?

中國的現狀,你可以用古代王朝去理解,皇帝在宮裡,歷史上經常是被瞞報的,只有很有才幹的皇帝才能真實掌握真相,他必須安插很多內線,用很多別的數據去旁敲側擊等等。

因為所謂中央的數據,也就是從最底下的街道一層層上報的,在中國的政治氛圍下,每一層的上報最優先考慮的不是真實,而是政治,都為了政治上的原因而做修飾,如此一層層修飾到最高層,就會誇張的遠離真實。

就比如武漢肺炎,首先很多疑似病例因為各種原因而難以確診,確診者散布在各醫院,每個醫院有不同背景,有軍方的醫院,私人的醫院,定點的重點醫院,各種醫院裡每個醫院真實的死亡數字要彙整起來,涉及到每家醫院是否真實上報,然後匯集到市,市再上呈給省,省再到中央........

按照中國官僚的習慣,最後到中央手上的數字肯定失真。

甚至每個省都不見得能真實了解底下每個市,每個市也無法真實了解到每個醫院......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目前来看准确数字根本不存在,因为很多瞒报是从基层开始的。

比如这次孙春兰要求彻底排查疑似患者,但从微博上许多当地人提供的信息来看,一些基层官员完全是随便敷衍然后编个数字报上去。
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人可以掌握正确的宏观数据,习近平李克强手里也没有。
窒息中求生 劫后余生
   感谢台湾朋友参与品葱讨论,也很感谢您的祝愿“愿你们有民主”。
   中国的政治。是许多民主国家的民众难以理解的。在中国政治中,这次疫情的准确情况,以及应该如何应对。要排在执政任务的第三位以后了。排第一位的是要强化集权,第二位的是消除反抗,第三位才是解决一些民生问题。
  过年,当然是首先要让民众感觉到领袖的伟大、英明,出了问题,首先考虑权力结构如何进一步集中。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如何尽快控制疫情,一点都不重要。
  当李文亮事件爆发后,第二个考虑因素就起作用了,此时就是如何消除反抗了。
  只有当第二个有危险信号的时候,才会真正考虑如何解决民生问题了,即此时才考虑疫情本身的问题了。
  从以上的角度看待,就很容易理解中国的一切政治举措了。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肯定有内參。不然習近平不可能做出這麽違背虛榮心,違背習慣,卻又極其精甚得決定——不去武漢!
我真心觉得在中国没有一个人可以掌握一份精确的数据,连习近平都没有一个大概。

一层层灌水,一层层维稳做业绩。

地方也绝对不会如实报告上级。但有一个特点,上级要地下弄到什么数据,肯定办的妥妥当当,一个不会多,一个也不会少。
我觉得肯定可以掌握,去火葬场调查下,对比下同期不就知道了,只是不能对民众公布。向来政府就是黑箱操作。

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如果过个个都是饭桶,那中美贸易协议怎么签下来的,进口多少都算不准。。。、


当然你说那种严格意义上的精确,我觉得上帝也做不到。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其实不用看本次肺炎疫情,从香港事件就能看出来,中共的信息汇报,或者说情报系统已经完全失真了。在香港买任何一份报纸,看任何一个电视台,甚至在街头站几分钟,都能看出来民意是什么、诉求是什么。然而中共整整瞎了半年时间。
不可能掌握准确数据的。还是那句话,大量死亡人员均未确诊或当作疑似,那么自然不会计入确诊数据,也不会计入疑似数据中,那么这些人都死了,遗体火化了,就永远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数量真的是死于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了,即便我们算出来2020年对比其他年的多出来的非正常死亡数据,也无法计算出确切的死于武汉肺炎人数
别问我不知道 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我路过的。
这是他们的机密一般人是无法获取到真实数据的,根据目前猜测的信息应该是披露信息的4倍,但也只是猜测而已。。。。
乡镇街道一级能不能得到真实数字,要看社区村居委会一级的良心,但乡镇一级肯定不会把数字不经修饰直接上报的,所以到区县一级就肯定得不到真实数字了
当然有,但是不可能是以临床佐证为依据的结论,而是依据数学模型对疫情的传播情况判断。

Sras、mars、H1N1,各国都有这种数据和数学模型推断。 问题是很多数学模型要以原始数据为基数参照,所以真正的准确信息只掌握在中共手里,这就是为什么国际社会呼吁更透明的公开和共享疫情信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3
  • 浏览: 3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