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诗人顾城?

bushiwumao 休息一会儿
居然在品葱看到顾城的问题,看来是多元了。

先说很多人关注的:顾城自杀和杀了谢烨我觉得外人不方便评判,也不用为他辩护,因为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当然他杀害谢烨在法理上肯定是错的,没有什么好宽容原谅的。我非常讨厌网上流传的对顾城所谓的“心理分析”,比如岛上不让养鸡,顾城就把鸡都杀了,然后他们就说这时“顾城就对生命逝去了敬畏”,这纯粹是捕风捉影的扯淡。舒婷是顾城的好友,也在采访里反驳过这种说法。

再说才能。在中国贫瘠的现代文学史里,顾城绝对是——如果不能说独一无二——数量极少的天才之一。他对文字的感觉,他的思维方式,一看就是天生的,不可能通过练习得来。顾城很多诗用字普通,简短,但非常耐读。每次读顾城,我都能明显感觉到他眼中的汉字肯定和我这种庸人眼中的不一样。有兴趣的可以去买本顾城的诗集来看。高晓松好像也有一期视频谈过顾城,值得看看。

另外反驳上面某个看法:顾城对中国的经典文宣,政治,以及毛泽东都有自己的看法。我或许不认同这种看法,但不会因为自己讨厌某个人就完全否定顾城。我是总能从顾城那里得到启发。

有时候被现代中国恶心得不行,真是特别想摆脱中国文化,只是因为有顾城这样的人,总会让我稍微迟疑一下。
孙金香 90后电影
 砍死媳妇那个?稀里糊涂吧,网上流传一份顾城谈毛泽东,感觉就是胡扯一大通

好多材料慢慢出来。我在国内的时候,碰到过几个见到过毛泽东的人,都说得挺
有意思。一个在五台山的老和尚,他说那个时候,他们准备进北京了,已经快得天下
了,在五台山台怀镇住着,毛泽东住他那儿老跟他聊佛经,乱侃。毛泽东这个人有个
特别的特点,他特别爱说话,但平时他找不着说话对手。他和这个方丈乱侃的时候,
贫农团就进来土改了,因为寺院嘛都是大地主啦,就把寺院的地契带佛经都拿出来烧
,好多都是宋版的。毛泽东不管,站在院儿里看烧经,还要问人家,跟方丈说话,问
他:你看这些佛经该不该烧呵?老和尚说:这东西有成就有灭,有聚就有散,有生就
有死,生之日就注定了死之时…… 给毛泽东来哲学。毛泽东马上更具体了,他问:
那你说蒋介石该不该死呵?来别他。就是说这经书烧了你这么说,那蒋介石也这么处
置呢?毛泽东就别他。那方丈说:这是我们佛门以外的事。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如果想点评顾城的诗词造诣,请看知乎。在品葱聊一聊顾城和民运。

今天奥克兰大学的六四纪念碑是顾城和杨炼在1989年9月做的。纪念碑上刻着有一段话是“你们已无言,而石头有了呼声”。
https://telegra.ph/file/15667b8e2bbd797f2e706.png
https://telegra.ph/file/47daedd529cd45c32b040.png
https://telegra.ph/file/fac82941d729233ac9f4d.png

海外民运圈传闻,顾城曾经在九十年代初分到过一大笔民运经费,但是他去世后,这笔钱也就不知所踪了。这是民运圈的老传说了,所以我也不知真假。

我去过顾城在激流岛的家,他家老房子上面竖着一个“私人领地 不得入内”的中文牌子,可见有不少中国人去顾城故居参观。岛上没什么可看的,如果不是顾城的粉丝,真的不值得一去。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人的天才
是山顶的天池,清澈见底
涓涓细流,则滋润万物
一泻而下,就洪水猛兽
心中的那团火
你要控得住
让他温暖了身体
却别焚了你的城堡
政晓 ? To Be Free
只能说诗人都有一点神经质,他一个人跑到新西兰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上,然后和老婆、情人在一起,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最后自己把自己逼疯了。他和海子一样,都是最后把自己逼疯了。
cato192 观察
我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个膜蛤讽刺段子。
我蛤治下的1994年,王菲窦唯留了合影,晓波与王朔对谈。小刚拍北京人在纽约,小波捧着黄金时代走出了出版社。顾城举起斧头,红磡余音绕梁。那时文艺不受指点,生活更未消解斗志。人们敢为信仰而死,民族歌手才是大师。
这里面句句讽刺都是一针见血啊。
凉风不是小仙女呀 保持单一爱好,不和沙币打交道
有的人会写作在我看就是老天爷赏饭吃(比如台湾林奕含)像我这种中文系的即使接受训练也比不来哦(´-ω-`)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他自己写的:

  山影里

  现出远古的武士

  挽着骏马

  路在周围消失

  他变成了浮雕

  变成纷纭的故事

  今天像恶魔

  明天又是天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