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请教一下什么是岁静?ta们现实中都有什么特征?

孤陋寡闻了。经常看到这个词,知道是贬义词。但不确定什么是岁静。是指的认为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的?还是盲目听信赵家外宣的?或者不关心政治只关心吃好喝好的?
已邀请:
我所认识的岁静大部分是这类人:
从来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社会,连时事都不屑多看。房价涨上天,老婆娶不起,猪肉吃不起,好工作越来越难找,只会怪家境不好、没关系,从来不会思考其他原因。如果你有意和他们谈,他们就会潜意识变成刺猬来防御,逃避问题逃避现实,觉得你是负能量传播者,老是说一些黑屁让他们心情不好。如果你谈得深一点又或者追着话题不放,他们就会变成爱国粉红来反击你。我和这些人只能谈吃喝玩乐,酒肉朋友。其他没有沟通余地的。他们也可以说是网上经常说的肥宅。当然不止中国有这个现象,日本也有,称为平成废物,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奋斗目标、欲望,天天只会打游戏英雄联盟 王者荣耀,又或者抖音快手娱乐致死的一批人。

而粉红呢,天天发表无脑言论,但往另一方面想,这些粉红还是关心一点政治社会的,在他这个动机上,还有一点沟通的可能性,就有机会唤醒他们。但那些岁月静好,很难给你这个机会。墙内主流社交工具(QQ微信)明文规定不能涉政,部分论坛如微博可以讨论(当然也只能有一种声音),很明显的,最好让所有人都闭嘴,匆谈国事这应该才是党国维稳的重点。潜移默化的消灭所有对社会的忧虑心,培养更多麻木不仁的人。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岁静还有一个名字,叫“和平痴呆症”

意思是和平久了,都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了,也不懂得什么时候需要保护自己了,坚信所有人都是善良的,真诚的,不会骗自己的,尤其是对政府或者权高位重的人。它们只相信正能量赞歌,也只愿看美好的事物,遇到危难时总是乐观的觉得最终会有人来救自己的,自己肯定不会有事的。但凡有人唱反调就会被标成负能量悲观主义者,久而久之这些人就变成了“和平痴呆症”患者。但凡出现非正能量信息,它们会自动屏蔽,所以它们不愿知道真相,不需要对瘟疫刨根问底,不需要惩治罪魁祸首,它们只想立马回到最初的生活方式,刷着抖音微博,吃着大餐拍自拍,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就可以了。你放出真相,那就是负能量,你就是破坏岁月静好的罪魁祸首,你就是该死。

它的反义词叫“居安思危”
Cornelia 權力需要制約
以上皆有.....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堂哥七零后,我堂弟八零后,都是这种岁静思想:中国不能乱,民主不能当饭吃,我就是个吃瓜群众。
因为他们都是公务员阶层,既得利益群体,一年二十几万,两三套大房子,有什么必要反党,中国乱了于他们毫无利益,继续岁(绥)静(靖)才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
哪怕这次新冠肺炎,我叔叔婶婶都发病,现在还一个在宾馆隔离,一个在方舱住着,因为是轻症,基本好了,我堂弟依然没有任何反党思想,依然想着疫情结束去哪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说句难听的,这次肺炎他爹妈就算死了,他也不可能放弃体制内高薪轻松的工作,而且他还是读社科类本科和法律的硕士,西方政治经济学各类书都读很多,完全清楚体制内的问题,我只能呵呵了。
至于我堂哥不是社科经济法律方面的出身,于这些领域几乎思想空白,完全沦为被洗脑的小粉红。我试过几次,已经不想跟他说什么了。
所以我身边的是这样,一个读过书装睡,一个被洗脑真睡。
https://i.imgur.com/WlkRJNz_d.webp?maxwidth=640&shape=thumb&fidelity=medium

來源

這樣的人吧
他們看不見地獄,只固執地透過一片祥和的瀘鏡活著
熊熊 最大的特長就是沒有特長「熊熊波動炮」Σ( ° △ °|||) .:∴風紀委員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我是一個在墻內扮演歲月靜好的人,
但也不知道自己演的像不像,不過大概是用下面這些特點來飾演的:

1. 不懂得政治的樣子
2. 對國家政策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3. 對國家印象不錯,但並不狂熱
4. 看到外國消極的新聞或是對自己國家攻擊的新聞,歎歎氣,感慨一下
5. 說起反賊,會用「他們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6. 談及國家裡的暗黑新聞時,會選擇希望中央明察

大概就是這樣子…目前裝了3~4年,翻車過一次…╮(๑•́ ₃•̀๑)╭
有个老朋友,官二代。上大学的时候靠爹保送去了个985。大学期间成绩非常凑合,人家努力倒是挺努力。大学毕业后,靠爹在京城里找了个体制内工作。家境好,自然买房买的早,买了好几套房。后来工作辞了,当全职主妇。

每天在朋友圈晒3个以上九宫格,内容包括她的娃、猫、老公、饭菜、中医养生观、各种感念、她家附近的公园、她全家的旅游。

经常非常有底气地说,只要保持内心平静,什么条件都能生活。同时,经常对北京的各种优越表示非常自豪,比如教育质量高,污染治理的好,治安好。

这种岁静是靠祖荫。一切都是免费享受的,当然岁静。
Xenon 我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警察有本事来抓我啊
这类人的思路也很好理解,一言以蔽之:

我支持某项政策≠这项政策执行到我头上我依然支持。我不觉得这两者直接有什么矛盾的地方,也从来没幻想过自己可以不被碾过去。车轮碾我的时候,我就叫唤,不碾我的时候,我就称赞车轮。我不是精神分裂,我只是明白,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檸檬與維C 反共不徹底=徹底不反共
說一個我認識的歲靜,我的高中同學,也是我曾經最好的朋友。

就是普通的中國女孩,家境普通,成績普通,在一個二線城市上完大學就留在當地,找一份事業單位的工作。
老是加班,買不起房,養了一隻貓,沒男朋友,也討厭家長老是逼著她相親。

她喜歡聽五月天的歌,但是已經不記得同時代的張懸。

她愛看書,一般局限在簡體中文的暢銷類文學,字寫得很好看,我們的大學時代曾一直通信。

她對朋友很好,真心待人,請過她的客,她一定回請。

她幾乎沒有公共生活,她的微博賬號裡,都是她的小貓,和每天的小確幸與小抱怨。不管是疫情、李文亮醫生,還是之前的吳燕花等個別悲慘事件,沒見過她的關注,更別提捐助了。

香港人抗爭最激烈的時候,她也會關心我,情況還好嗎。當我回復她,不好,是共產黨在香港對香港人不好,共黨有罪,她就不再說話了。

見面時談到政治,如果只是泛泛地說幾句抱怨黨的笑話,她還能忍耐。如果認真地講一些關於政治的看法,她是受不了的,不斷重複其他國家也是這樣的,沒有完美的制度,我們集中力量辦大事之類的粉紅邏輯。

這一年我們疏遠了不少,我其實很珍惜她,但她這種歲靜,讓我無法像從前一樣尊敬她,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lemontea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岁静是长大以后的小粉红。

小粉红因为不学无术和社会经验不足往往颠倒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地位,比如经常上网键政替窝匪指责地方官僚等等。

当他们进入社会后幻想破灭,就变成不能也不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岁静。
静个啥,现在很多人失业了,估计开始在家骂娘了
问一下大家,这种算不算岁静:
1.你xxx还不是因为自己不努力,努力就会成功(关键是他还是社会底层,工资两千一个月那种,他爸也是卖力气的,累死累活一辈子没挣几个钱)
2.造反搞得社会动荡对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好处?
3.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乱了他就开心了
4.对老百姓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安稳过日子,什么都没稳定重要
5.网络上很多人造谣,相信官方,政府怎么会骗人呢
6.平时不关注政治,也基本不看新闻
岁月静好属于被共产党强奸还高潮的人
一般平头老百姓都是
我觉得很大部分网上的岁静是初高中生吧。他们不用考虑政治,没有负担,每天的生活就是学习和娱乐,加上学校的政治课就是个笑话,造成集体政治冷漠。这种等他们长大了,一定几率变成粉红,一定几率变成潜在反贼。

我当时就是这样,虽然绝对不会像粉红一样支持政府,但是我生活中有很多比政治更吸引我的事。再加上家里条件不错,免受铁拳袭击,根本没有好好想过这种事,也觉得似乎和我没什么关系。
范松忠 我是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就好,不能的话,把我扔到垃圾箱,也不要进中共方舱。死无葬身之地,绝不“落叶归根”!
和很多年前我也是偽歲月靜好派,為什麼是偽?我從沒覺得中共國多好,從我知道美國言論自由開始。
只是覺得問題還不大,城管打人也打不到我身上,假裝好,對他們盡量低頭,內心深處是知道的。
有很多親人、同學他們是五毛,在他們面前,我怕受傷,也假裝自己是自乾五,也愛所謂的國,當然內心我從未動搖過。不得已而演戲。
紅鷹同蒼狼 我与美国汽车产业共存亡
在高尔察克将军眼中,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都是乱党,他们破坏了帝国的秩序,为帝国带来混乱。
从事实上看,不管是帝俄,苏俄,俄罗斯联邦,底层俄罗斯人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腐烂的旧秩序或许有必要被打破,建立新秩序,但是这个过程必然带来破坏和混乱,没人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谁能为这个代价负责?我没有能力也不愿担这个责任,所以我选择逃命。
沉湎于腐烂中一同腐烂是懦弱的逃避,懦弱不可耻,无知才可耻。
https://i.postimg.cc/mkVm1z1z/TIM-20200209020502.jpg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岁静的本质就是:认识到自己并不赵,无力改变但又不愿意保留清醒的痛苦,甚至手上沾满了平庸之恶,最终只能启动心理防卫机制否定现实的人。
流光岁月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我就是墙内的岁静。身处监狱,里边有屠杀饥荒还有各种无辜负罪,,各种恶形被私下解决。
我最希望的就是监狱长不要发脾气发泄在我们身上,,
没感受过监狱外的世界,
眼里有时候甚至觉得监狱长没把我手脚打断,,就已经是大好人。

不过奇怪的是,这几年监狱里的情况竟然一点一点的好起来了?我始终有点不相信。

据说监狱外,不少有志之士敢于牺牲抗争,,让监狱长坐立不安,,还有警察在追查监狱里灭绝人性的恶行

据小道消息称,,

闹事的时候,监狱长怕了。他怕的枪都不敢拿出来。

我们监狱里不满的人也越来越多,,私下想抗争闹事的人也多了起来,

但我没有参与。我懦弱胆小是个懦夫,害怕受到更多伤害。对这些事充耳不闻。

为什么监狱里也能岁月静好??

因为其他地方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让无恶不作的监狱长受到谴责与打击并且反省。

是他们在一点一点的在改变这个监狱。

尽管那个恶心的监狱长还一天到晚要我们对他的大发慈悲感恩戴德。

敬香港。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一個湖北人在台灣大學生論壇
回覆關於武漢人為何不反抗的帖
哀其不幸 怒其不爭
嘴巴上理性討論中共
身體卻異常感性誠實
https://ibb.co/wrjGLmn
台灣也有這種ZZz

特徵:
不喜歡超越自己認知&想像中的範圍
和平癡呆久了
只關心自己(自己家)的事和利益
覺得有錢為何不賺,有免費好康為何不拿不爭取
思維無法轉換角色和立場做換位思考
非常喜歡也習慣穩定
既得利益者
盲目的信仰
過度單純
容易刻板印象
活在過去的美好者
牆頭草(看環境和身邊人)
不喜歡思考,懶的思考。
平淡如水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即使在香港也有不少,香港叫那些人做「港豬」

泛指政治冷感的香港人,暗諷他們只顧餬口、沒有理想、討厭政治、但求生活安穩,像一樣只要可以吃、可以睡就足夠了。
脚踏车 观察 品葱保留节目“光州下次一定来”
共产党/政府我都不喜欢,但我还能信谁呢?你和我说要有大危机了,我很慌,你就是犯了可恨罪,打破美梦怎么不是罪?
我最近就犯了两次可恨罪,因为事实摆在眼前,一个粉红见我如丧考妣,一个关系更近一点,委婉的表示“你就是恨国吧?”我是啊,我愿恨国党里做先锋,春夏之交做报丧鸟呢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对政治冷感,厌恶讨论深层次意识形态的博弈,过分相信人性善良换上楼上所说的 和平痴呆症
喜欢沉浸在宏大叙事中感动,某些时候说出一些比较无语的词 “什么阿中哥哥”等等
没有公民意识,总是过分相信国家政府的安排,自己被动接受
coder123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
岁月静好?
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yyf2009 明天还要搬砖,看品葱放松一下!
很正常啊

在品葱也只是打打嘴炮而已

现实里该干嘛干嘛
主要是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有思想有深度,有文艺气息的一些人吧。
不管主动被动,生活好的时候自然就不想搞事啊 。
岁静就是被商鞅秦政改造以后的国人,因为关中秦政这个军国体制,年年打仗,2年打一个大仗,所以中国老百姓大部分日子在充军,只要家里胳膊手脚健全的都要上。

大部分中国朝代,百姓没几天安宁的日子,能好好在家种地算是盛世了,这就是岁静这些人的原型,想蟑螂一样活着。
幸福之泣 討厭中共和粉蛆,但盡量對事不對人
其實因為體制內而得益的人不反共,我可以理解,但是被體制鞭得得體無完膚的人,為什麽不反共呢?
退一步說,如果知道反抗沒用而不作無謂反抗也算了,最多就閉嘴,但是為什麼還要反過來讚美中共並恥笑有鬥爭的人呢?

我自己其實活的還好,要求不高的話,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要反抗我可能也大多不會反抗的,所以我可能也是歲靜吧,在我眼中確實民生比民主重要,但是看著中共和粉蛆越來越魔幻,只是有種「再這樣下去大火會否終有天燒到自己」的危機感。我只是自私的希望火不要燒到自己和家人就好而已。。。
我甚至連孩子都不想生了,我自己還好,但我能保證自己下一代安好嗎?
(要孩子最多考慮收養吧)

而且就算無關實際利益,我就是純看不過小粉蛆的所作所為,戾氣太重,什麼觀點都能撕,疫情期那群粉蛆好像又比以前更愛國更易激動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看什么看啊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4
  • 浏览: 2697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