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声”是不是每个人必须履行的社会责任?

14年占中运动中,《悲惨世界》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被改编成粤语版《問誰未發聲》被广为传唱,呼吁港人一起站出来发声。

19年反送中运动中,也会经常看到号召所有人不再沉默的文宣:
“视而不见是原罪”
“我用生命对抗暴政,你用沉默埋没良知”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你还要她为你挡多久?”
“保持愤怒,不再麻木”
“沉默,即是帮凶”


20年大陆抗疫,大陆人却集体噤声,明知数据是假的,明知故事是编的,明知追责是不能忽视的,房间里的大象却都视而不见。

100个大陆人中,
20个人在指责勇于罢工的香港医护,
30个人在转发CCAV的正能量,
1个人在传播真相、质疑数据、追责政府,
而49个人在对那1个人说:
“你行你上啊!”

面对社会中的不公义,发声,究竟是不是每一个人必须履行的责任?
如果是,那是否需要惩罚沉默的那些人?
已邀请:
Hker 自由仍是會開花
每個社會的情況也不一樣,面對不義之事,香港人至少應該發聲,中国人至少應該沉默,要中国人在這樣的環境下發聲是慷他人之慨。

在100個大陸人中,你不一定要傳播真相、質疑數據、追責政府,但你應該要堅持不指責勇於罷工的香港醫護,不轉發CCAV的正能量,不對傳播真相、質疑數據、追責政府的人說:「你行你上啊!」
不是,强迫参加政治的那是极权主义,你可以不说,可以没有观点或者不愿意说观点,但是要准备好接受不发声导致自己权利受损的后果
beark 小熊维尼
问题是去哪里发声呢?

这次疫情中的冲塔难道还少么?

你每发一次声,就要消耗掉一个手机号啊……
如果不存在對他人的義務、沒有支持別人被傷害或傷害人的想法動機、沒有傷害人的行為,而惡的結果也不是自身造成,我是看不出有什麼罪惡。

而言論自由是必須被保障的,懲罰不發聲不可能合理。
自我否定习特勒 唯心主义 个人主义 自由主义
起初,纳粹抓共产党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抓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
Ruby 只是路过……
身边的很多人,别说发声了,连真相都不敢面对,连任志强的文章都不敢读,连《发哨子的人》这篇文章都不敢读,怕共产党生气了,要他们的命,甘心做一条被欺压的狗
wugetage 呵呵
發聲是人民的權利也是義務,政府應該懼怕人民,人民不該懼怕政府。中國夢醒、象牙塔崩、青年枉死。
应该不是每个人必须的责任,强迫人发声往往会把人推导对立面去。
社会学东西没非黑即白那么简单,大部分人都在灰色地带的。
当然该惩罚的历史会惩罚的。。。
逆行飞车 不同意的请举手
当你沉默不为自由发声的时候,它们就会要求你为它们的邪恶鼓掌,如果不能拒绝为它们的邪恶鼓掌,它们就会追究你的掌声不够响亮热烈。作为一个还没有丧失良知的人,发声并不是每个人所必须的,但发声是每个人都应该的,发声不仅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自己。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可是我現在品蔥發聲的義務,結果總擔心自己會被網特請去喝康師傅茉莉花茶Σ( ° △ °|||)
千年暗室一灯明 揭秘:中共病毒会过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会再来 https://www.bannedbook.org/bnews/comments/20200211/1275071.html
你对「在文明与野蛮对抗时,所有的理中客都是帮凶!」一文有什么看法?你如何评价「理客中」?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3152

这个问答能解决你的提问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来关心你。中国大量的人政治冷漠,所以威权政府就能一直作恶
pintshong 維尼那麼可愛,你有考慮過維尼的心情嗎
如果真的有困難,你可以不用發聲。
但也請不要協助共產黨剝削其他人。
dasb金典 中共中央政治局
当你可以自由的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不出声这并没有错也不应该受到人为的惩罚和法律的惩罚,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
Nietzsche 理性 客观
發聲與不發聲都是一個人的基本人權。發聲源於內心的良知,不發聲源於懦弱或無知。而在支那,你上街集會遊行就等坦克車壓吧。有這樣的歷史背景,以及一些埋藏在支那人骨子里的奴性,不發聲成為了一種看似合理的選擇。
Sodom 索多玛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不是。发声,见义勇为等这类事情从来都不是人的义务责任,只跟个人当时自身状况和道德有关。
“发声”是不是每个人必须履行的社会责任?

先回答,并不是。

有些人如果发声了,是与他们的社会责任发生对立的。漫说社会责任,他们一旦发声了他们就与自己的家庭责任产生对立了。很多人活着就很费劲了,如果还要让这些人发声以履行社会责任,那么这就是纵羊羔以驱逐虎豹豺狼。

一个人的发声,往往是ta被残忍杀害前在绝望中对着张牙舞爪的真理扔出去的最后一块石头。别让他们无法施展最后的攻击手段。请大家记住:党国治下人民大多活的很辛苦,劳苦大众是反贼的温床但他们从来不等同于是意见与声音的富矿。别自己张不开嘴说话,还要撺掇一般劳苦大众去张嘴送死,谢谢。

举个例子,也顺道说一下应当是什么样的人张嘴说话:

日本的尊王攘夷倒幕战争是下级武士阶级发动的,那么靠幕藩体制吃饭的的武士阶级当时有多少?最多最多20%。剩下的才是士农工商。这些人是最早发声的人,也是最早一批集体送命的人,也是后来发动更多的人与阶级,并最终飞黄腾达的人。

那场变革是社会中的少数发动的。而且我认为,一切社会变革都是少数人发动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始发冲塔的社会责任,但是每个人都要做决定并且付出代价。

那么这些下级武士放到今天,他们的特点是什么呢?大概是:受过良好的或者是很高水平的教育,精神上的压抑,政治上的压制,经济上的贫困,思想上的活跃,对真相与“更为清平的世道”的渴望。

能张嘴说话发文章上电视上媒体的不是反贼,因为他们有(受限制的)话语权,哪怕说的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他们有政治上的存在感以及可以变现的社会地位。而很多人没有政治上的存在感,对于现存的political playground也表示极端的厌恶与失望所以不会参与,也不存在阶级跃迁的可能性——我们现在听努力就会成功这六个字,基本上说得出这句话的人都是尚还没有遭遇社会毒打的小年轻。老一辈说的努力就会成功和现在年青一代的努力就会成功是六个字虽然一样但是内涵完全不同的东西。

那么这些人难道就有义不容辞的发声的社会责任么?他们可以有,但是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依然不是的。有些人一腔热血义愤满怀,但是一样不发声。看不惯的不是一个两个,但是发声并不是必须。因为说到底,发声不如去做。当下的时局,能健康活下去就是amazing grace了,先活下去再说吧。

而且说实在的,满朝公卿,夜哭到明,明哭到夜,焉能哭死董卓耶?足见发声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小圈子的哭声震动寰宇大家全都听见了,没人去干也是白瞎。

这时候你可能会觉得很失望:啊?那这按你说的还有希望?大家都苟活着都不发声,那么不就还是批量屠宰?

这我就要说不了。如下是我的判断:

1. 除了你死前大声的疾呼以外,你这辈子发声只有一次机会,憋个大的吧,make it count. 如果你选择的是一个failing cause, 那么极其擅长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党国就会彻底葬送你第二次发声的机会。选择值得你托付的cause, 这样你才能有机会第二次发声。至于日常在朋友圈里面分享个反贼文章做个评论,那不叫发声,那叫卖破绽。也不要在党国只是探风声的时候调门特别高,会死。如果你敢肯定it is perfectly safe,那么发发牢骚找个树洞说一下,也许还会让一些人深感放心:“嗯,他骂骂街就骂骂街呗,又不产生社会负面影响。还不允许人发泄一个?”

并且这里我100%反对“香港人已经做了表率”这样的说法。人家有土壤,你没有。人家可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下个种子第二天就被叉挑油锅,这种类比毕竟还是too young,没意思的。

2. All hail accelerationism. 这几个月的事情已经且继续在动摇国本,and the situation is still developing. 他们正在作,而且是往一个作死算完的方向去狂奔。对于时代来说你没有选择权,而时代选择你的时候你也没得选择,如是而已。

所以,先好好活着,没啥必要别张嘴。我也讨厌喊口号,没意思。真的不如全国上下一起打收到,然后两个绝对:总加速师的英明决策绝对支持,符合总加速师精神的我们也要绝对支持。我们要这么做,其中也夹杂着各种跳反冲塔,在加速的大环境下肯定就会有人坐不住了,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在看看。

祝大家好好活着,健健康康。
你可以不關心政治 ,但被趙彈打擊的時候沒人會幫你說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直女一枚。再问丝袜堵嘴。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8
  • 浏览: 3106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