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ACAC平台牵头画师个人推号现在开始墙外冲塔了?

https://i.imgur.com/l59MpcL.png
转了刚支持香港抗争的水岛努的推
“明明可以说中国坏话的。做了坏事之后被说坏话的程度应该接受吧。”
这一说如果粉红在墙内一挂就基本社会性死亡了

从一开始“我们要自我保护不能沾敏感话题”到发现再怎么装乖表忠心也要被中共和粉红制裁,和粉红站在一起迟早会被粉红内部的文革和互害裹挟,不如割席
艾卓纳克复国者 你能期待我什么呢,毕竟我只是个蜘蛛人
窥屏了一下,我觉得翻墙画手们的言论至少有一些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在开骂之前。因为他们似乎有要讲道理的意思(虽然不少是那种“我讨厌种族歧视者和黑人”的逻辑),比起“出征”的废物来说嘴巴干净了那么一些。大概我觉得他们的诉求或观点有这些需要注意一下的:
  1. 主导者教唆他们翻墙之前,没有教他们这一行为的危险……至少是在习近平统治时期开始的危险。画手们翻墙之前没有充分隐藏好自己的隐私,导致他们都是在裸奔状态,不敢发表反对支共的言论。
  2. 没有人教过他们推特的规矩,类似标签的用法,以及习惯了中国的政治审核。所以他们把微博的习惯带来了。这也是激怒原住民的原因。
  3. 他们不知道反送支运动到底在反对什么,脑中是简单的“CCTV说他们是港独,而CCTV又说港独是暴徒、坏蛋”的单一映射,他们不知道李明哲、桂民海的遭遇,他们也不知道自由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无法理解对失去自由的愤怒。
  4. 他们不知道炎上事件的起因,翻墙主导者“鸦老师”回墙内继续栽赃责任忽悠,只字不提自己审查香港画师的问题,或者宣称“香港画师画得都很丑不配被收录”云云,导致新翻出来的人继续参照“鸦老师”对墙外网民的栽赃为前提进行发言。
  5. 他们认为自己不必承担“出征”的Nmslese在墙外脱粪的责任,因为他们之前没有参与出征。虽然我并不认可这一点,因为既然“出征”翻墙被CCTV认证为官方爱国行为,那么蜘蛛人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特别是他们有些人去年对香港人落井下石,乃至绘制吹捧林郑匪帮的自带泔水撑匪宣传物。不过,对于旁观者,如果没有主动作恶,我认为,或许真的不应当为自己没有主动认可的事情承担责任。



不过我对交流的前景的预期并不乐观,大概因为
  1. 越来越多的死妈人翻过来支持中国画手的错误行为,这些帮腔的nmslese也是变相的督战队,证明已经有人在盯着这些画手的动态了。
  2. 截止至目前为止我没有见过几个认识到自己对香港问题的错误的画手。
  3. 中国画手到现在也没有领会到推特的规矩,还在宣称让别人滚出他们的标签。

本来我想自己提个问题但是没有游戏币,所以疑惑就写在这里了,愿各位为我解之……或者算了。
咕固咕 新注册用户 新來的報春鳥
跟無能狂怒鬼燈鴉不是同一個人
夢蝶住日本的,是比較腦子清晰那一個

暫時還是觀望態度
所以我才在另外一個帖子裏面說不要默認大陸畫手都是那種滿口髒話的小粉紅……事實上完全可以跟他們好好交流,而不是惡言相向或者冷嘲熱諷。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好事,反正无论如何都会被粪蛆喷,不如直接割席
Reptile 爬蟲類觀察員
真正的藝術家自帶【反感審查】屬性,支持民主自由非常正常,何況是水島這樣高名望的監督帶頭表態

ACAC 本就有一群不滿【墻内審查】和【審美環境】逃到墻外的插畫家
Twitter 上傳 R18 也不會被封,對一部分有表達需求的大陸藝術家非常有吸引力
這群人能適應 Twitter 環境的話都是有逐漸變成反賊的可能性滴

但問題也存在不少,一些人沒有擺脫洗腦
不知道就算是翻出來了,Big Brother 還是會視奸拉清單
不清楚五毛的各種手段和僞裝

所以能【保證自身安全】的反賊,可以試著 DM 之類的向有潛力的插畫家普及一下這方面的内容
搶在五毛對他們出手之前把反賊變得多多的也是反賊的使命,爬
en010272 黑名单 自由国度一漂萍
https://i.imgur.com/l59MpcL.png
所以还请不要骚扰在这个话题下只是默默发画的墙内画师,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疯狂伊文庆丰弟 这个维尼太疯狂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转变,终于意识到无论怎么妥协都会被共匪迫害的事实,反贼应该多多争取这些还处于中立的翻墙中国人而不是上来就恶语相向,把他们推到粉红的队伍里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