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墙内那么倾向于把社会达尔文主义套用在国际关系上?

如题,据我个人观察(样本量小,主要为年轻人,且有一大部分是对军事感兴趣的),他们总喜欢把各国关系描述成那种原始的强食弱肉的环境。

比如核武存废问题上,很大部分都一味地嘲讽贬低减核或废核的呼声,认为过于理想主义,有者甚至大力支持核扩张,认为这样能保证国家安全或减低被侵略的几率。

另外这群人也把“拳头越大,话事权越大”这套理论拥护为至上的理论,所以就跑出一堆什么“看到国家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的言论。

还有一点就是,把各国之间的行为描述成阴险的算计,一切的举动都是为了“肮脏的利益”。

他们不相信除了“利益”以外的事物能成为驱使各国作出某项行动的动机。善意和同情心在国际上是不存在的。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这群人居然是这样来理解国际关系的


有哪位葱油能给我这个墙外人解释一下为什么墙内某些人会这样想?
已隐藏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刘仲敬先生将世界分为三个层次:威尔逊世界,霍布斯世界和达尔文世界。中国处于霍布斯世界,民众产生这样的观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仲敬:美國秩序的最高綱領是威爾遜主義,要求政治德性相近的各成員共同維護集體安全,結束勢力均衡定期破裂造成的戰爭。由於各行為主體的政治德性和政治制度相去甚遠,威爾遜主義從來沒有實現其最高綱領。事實上,美國推動集體安全的努力將世界分為三個不同層次。威爾遜世界構成世界秩序的核心區,建立在價值觀同盟的基礎上,實現了北約和其他主要盟國的整合。霍布斯世界由中國、印度、俄羅斯這樣的中間層國家組成,延續了十九世紀的現實主義外交模式,不斷引起爭奪勢力範圍的局部戰爭。達爾文世界由名存實亡或名實具亡的外圈國家或地區組成,不能有效地保護或管理其居民。這裡的居民依靠亞國家層次的小團體維護自己的安全,暴力通常是小團體相互交流的主要語言。美國對待中間層和週邊並無善策,只能搖擺於輸出價值觀的帝國主義和養癰遺患的綏靖主義之間。內亞的大多數居民處在第三種狀態(達爾文世界),尚不具備建立國家的能力。美國及其盟友在這些地區輸出秩序,難以發現適當的接受物件。霍布斯世界的三大核心國家,也就是小布希所謂的邪惡軸心,因為沒有能力實現集體安全的霍布斯式國家雖然為數眾多,只有她們三者有能力、欲望和機會推翻威爾遜世界及其集體安全主義。其他霍布斯式國家,例如印度或印尼,如果能夠得到機會,更加樂於加入威爾遜世界,即使做不到,也沒有推翻世界秩序的能力或動機。“邪惡軸心國”從三面包圍內亞,內亞的動盪直接威脅到這三個國家,卻不會直接影響到美國和威爾遜世界。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这应该不是纯正的魔怔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达尔文更倾向于对内的不断淘汰,而墙内逐渐极化的粉红思想是出于对国家的人格化,国家关系的有机生命体化。这个思潮最早出现于德国的地理学家拉采尔(Ratzel)的归纳,具体思潮用德语总结为“Lebensraum”,即生存的空间。具体在墙国内表现为入关学,脱钩论,东亚自贸学派等粉红意淫思想。

但基于这个思潮,也有不少粉红选择了社会达尔文路线,是因为对厉害国老龄化外贸化压迫劳动力的焦虑。现实与共匪跑步进入小康大宣传的差距,让粉红虽然被压迫但却颅内高效意淫“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期待显示在共匪夺取生存空间后产生大变革。

只可惜这部分粉红不知道,他们并不是“我们”,而是“代价”。
司马翠翠 举头三尺有神淋
“他们总喜欢把各国关系描述成那种原始的强食弱肉的环境。”

什么样的人会这样,且必定会这样呢?--原始人!!!

原始人接触不到高等级文明,所以原始人会把自己最原始的想法当作整个宇宙的标准。

人比老虎狮子文明等级高,人会把老虎狮子当作自然中的一环,尊重它们。老虎狮子只会把人当作食物,绝不会当作伙伴(不吃人只是不饿而已)。

“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这群人居然是这样来理解国际关系的
“一切都是为了吃饱”,这群猫科动物居然是这样来理解自然关系的


老虎狮子比墙国人高级多了,1v1墙国人不靠工具必输。与其研究墙国人,还不如研究猫科动物。
在一个只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环境里,你不能指望他们能理解一个身边并不存在的东西。墙国人喜欢认比自己厉害的当爹,天天爸爸大大叫个不停,一方面也喜欢当别人的爹。只有精神世界一片空虚的人才只会用认爹和当爹解释一切,这种人揍一顿就老实了。
rts 黑名单
我当然支持废核减核了,我强烈支持美国和俄罗斯做出表率,带头削减核武器数量。
因为弱肉强食这就是事实啊。在这个问题上恐怕你还没有小粉红觉悟高,小粉红可比你更接近客观事实
因为小粉红从小铁拳挨多了,只认识拳头的威力。
Kongepingvin Mit Fædreland, min Kærlighed
小fin红那低下的智力只能依靠黑塔利亚、兔漫这种国家拟人化的方式来理解国际关系,并常常把自己带入耀君/种花兔的角色和其他国家互动,达到颅内高潮。因为小fin红本身就事社达巨婴,自然也就把自家的人设套到其他角色上,并经常抛出中美脱钩=跟女朋友分手之类令人疯狂发酵的言论
完全错误,社会主义者是要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和题主一样,要求别人大公无私才是他们内心真正喜爱的事情。支共谈美国的时候,扮演的是大公无私的使者,可以义正辞严地骂美国利益至上;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事情,因为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唯一传人,所以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又是天经地义的,要他国尊重国家利益,不对香港台湾说三道四才行——这本身是双重思想的一个表现。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认为人种存在天然优劣,社会进步必然消灭劣等人口。
比如核武存废问题上,让核武国家炸平小国家弱国家;但是基于国际形势和未来核战争的可能性来讨论这个问题,就是现实主义。

把各国之间的行为描述成阴险的算计,这是马基雅维利主义,也不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希望楼主意识到网络讨论和中文语境的不严谨,有意识地在讨论中先明确中心词的准确定义,不要像某些文盲一样背诵一连串书名自己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