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還有蔥友抱着還能改良/改革中國的想法嗎?

青海省第 11 届政协委员王瑞琴 身份認證 http://leaders.people.com. cn/n/2013/0118/c352312-20253391.html (國內鏈接請注意。)
備用存檔: http://web.archive.org/web/20171015124823/http://leaders.people.com. cn/n/2013/0118/c352312-20253391.html

簡要版 https://twitter.com/enlightenmedia5/status/1291835957520609281
簡要版推文內容:
青海省前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惊动两会全国的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
让中共当局震暴怒...

政协委员的她说:“习近平当局 倒行逆施 不得人心
中国急需根本的改变...这个国家是没得救的...”


所述的公開信能以關鍵字爲 公開信 青海 在谷歌搜索中查詢,選擇圖片類別就能獲取到。

詳細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SOyPyuFRN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9qW7FShW4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EPnx-eF5Co
这个问题为什么没有人回答
抱歉我没点开题目中的链接,只对问题说说我的想法吧
有句话说醒来的人很难睡去,这大概就是说知道了真相,就很难再去相信谎言。
所以我一度认为国人只是醒来的太少而已,肯定有的救,说“救”倒是没那么严重,就说还有希望吧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移我慢慢发现,知道了真相后,有些人也是会再去相信谎言的
这就让我很费解,也找了很多原因,反正我是想不通的,这也是我没有他们幸福的原因
有句被说烂了的话,叫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这话说的没毛病,中国就是这样,他们互为因果,恶性循环,结局显而易见
以至于你说了什么不正能量的话,为他们的处境发个牢骚,他们倒是先急了😂我就问你,改良改变,他们配吗?
所以最绝望的说法是,与其指望去改良它,不如让自己去变成它们,这样就会傻傻的幸福,人活一世,要的不就是个结果吗?改变的结果来的慢,可能还会有阵痛,所以谁耗得起呢。不如改变自己的想法,只要学会了相信谎言,立刻就可以幸福,何乐而不为呢,奈何我做不到,他妈的
说的挺绝望,实际上我也没那么绝望,我想跑,惹不起就躲呗
希望葱油们多发跑路的方法,我会认真的看每一篇文章的,我总觉得我还有救😂
刁近平SB 為消滅匪偽政府獻出一份輕薄之力。
不抱有改革的想法

權力高度集中的情況下,改革的要求是不能損害頂層統治集團的利益——權力、金錢、至尊地位、閃亮的頭銜。

而現在沒有利益和外界壓力、内部壓力的驅動與逼迫頂層統治集團進行改革。在1979年鄧挫逼是因爲利益驅動和外界壓力、内部壓力下被逼改革。匪幫也對改革的控制十分嚴密、怕人民怕得要死,續命了31年的政權。

想要改革的唯一方法是在外界壓力+内部壓力的雙重驅動下:

1、革命推翻習共匪幫實現民主化
2、强迫匪幫放鬆政治權力和對人民的嚴密監控,逐步實現民主化(革命的一種形式)


這兩種形式都必須進行倒習運動——倒共運動。類似日本推翻幕府統治的“倒幕運動”(只是打個比方)。

在獨裁不斷加强的情況下,維權運動、民主運動會變得越來越多。

著名的996.ICU就是一個例子,各位葱油可以去支乎下面發一些消息支持維權人士的維權和發聲。懷疑那些鼓吹996的應該是匪幫抓來的五毛在控評。
辱包尊蛤反包复蛤 闷声发财靠长者,大海航行靠舵手。你是想闷声发财还是大海航行呢?毛病不改,积恶成习。旧习不去,何有江来。
没有希望了,但我希望改良派上台。
这并不是因为我对他们有任何好感或认为他们能带来改变,而是认为:
(1)现在支共内部任何分离、变乱都会进一步弱化他们的统治,只要变就是加速,没有减速或续命这一说,无论他们做什么或发生什么;
(2)现在总加速师早已不是把车开向悬崖,而是已经掉下了悬崖,这点我的观点和这里很多人不一样,所以改良派上台再一次消耗支共元气,反而能给人相对多一点跳车逃生的机会,有人带着降落伞安全落地,有人挂在树上滚下来或落在海里受重伤,有人跳车直接落地或不跳车直接摔死,但总体损失还是要小一些的。
所以我对支共改革没希望了,但改良派上台不是坏事,能促成分裂是大概率的事。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改良的问题在于,这个东西其实只能算皇恩浩荡,所以要做,不说是当皇帝,至少也要当到省部级干部才能尝试改良。

问题来了,你们各位混品葱的见过省部级干部么。本人不才,最多只看到副厅。而且就算见到省部级干部,人家不也前怕虎后怕狼,想改革又怕掉乌纱帽。
邓匪小平 既不中华,也不人民,更不是共和国。
还不够快
应该改得更快更加速一点,要有催人跑的感觉。
Gggfyhhh 观察
改维尼他妈个臭逼,使劲做,使劲冲,赶紧派出柴油航母大队,j10万岁冲锋袭击珍珠港
可爱猴猴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看看这里的民族主义者和各式各样的沙文主义者吧——如果你愿意,先从原住民与少数民族的议题,还有男女之间的分歧,再看看台湾和香港的相关问题。

我们会遗憾的发现,这类话题下的对峙双方虽也都是反对共产党的人,但总是有——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仍是带着那洗不脱的,能够让你想到墙内人们的气质存在,不是吗?

但他们反对共产党。

换句话说,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共产党,无庸置疑。
但不是“只有”共产党:还有那抱着这个国家的文化与既有思维不放的人,还有他们哪怕摆脱了共产党的箝制后仍然信奉的那套价值观。

你说,这样的人,怎么救?

逃出了东德,心还向着苏联的人,怎么救、怎么改革,怎么改良?

不如指望习近平突然开窍变成戈尔巴乔夫,这还实际许多。
加速委员会秘书长 自封中共中央总加速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在总加速师同志猛踩油门时摇旗呐喊
改革是可以接受的,改良不行

事实上“改革”一词是被匪帮滥用了的。何谓改革?动到筋骨才叫改革,匪帮天天把改革挂在嘴边,把若干个小组合并成一个委员会,一个纪委不够再加一个监察委,把A部的职能划归到B部,把C部拆分分给DEF部......就自以为改革了,实际上只是修修补补的改良而已,所谓的党内“改革派”,实际上也就是“改良派”而已。匪帮建政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改革家,邓小平算半个(改了一半)

如果党内真的出现一个有权力,有勇气,有胆识,还能抵挡住魔戒的诱惑,冒天下之大不韪推行改革,可以算是中国和平转型的最佳道路了。

可能性几乎为零
涣莎大小姐 普世价值,缺一不可。
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即使回头也不会重新获得西方的信任了。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早死早超生吧,愿后共产党时代中国可以摆脱极权
我點開twitter看
根據Behavioral Science以及Character profile疑似露宜,此次相見,終於圓夢,妳可知道我,............我............我說不話了
米路庫2 观察 忘了密碼,電腦上用這個
沒有甚麼所謂改革派的浪漫主義者還在上品葱吧,早被罵跑了,整個執政黨換掉了就是真改革 (
亡共进行时 虽然反贼就那少数几个人,但最后摧毁中共独裁暴政一定是因为这几个人
很多人都说得详细,我不想说话,零可能.简单归纳吧.
改良才是真的中国梦.
看别的国家就知道了:

欧、日能改革:相对弱势的中央政府/集权

东欧、毛子能改革:见识过发达资本主义且民众相对团结

韩、台、李家坡能改革:开明独裁

贵支不符合上述任何一种条件,唯一能看到的路就是在小学生的带领下加速南美化。

共产文化结合中国传统文化之糟粕,就像本次萨斯病毒结合艾滋病毒,成就了今天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瘟疫大流行且无任何有效医治方法。
近平梅 渴饮支人血,饥食支人肉
如果真的还有人这么想,我只能说:你的心,真的很大
玩泥巴 新世紀福音戰士很好看希望大家都去看
改什麼改,必須倒台
有罪的人全部都給我上斷頭台
中共政权是没有任何改良的空间,今天要在中国争取的任何的民主权利都需要去挑战中共的一党独裁。

即便是在所谓的"民主"国家,任何的改良都是极其有限,当然我是非常欢迎并且支持任何的社会进步与改良,但要能够保卫住改良的成果甚至彻底的实现任何的社会进步的法律,都需要去挑战的资本主义体制。
我认为改变的可能性不算太大。
我并不迷信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但是中国最近几年的集权显然正在向一个比较危险的方向靠拢。
在一党专政的制度下,想要靠共产党自己纠错,难度太大了。
我支持改良,但是并不是说改良是完全足够了,恰恰相反,先有政治改良,然后有革命,改良是革命的开始。中国五千年农耕文明,即使现在21世纪20年代,大部分中国人的政治意识仍然停留在两千年前,根本分不清国家,政府和政党之间的关系。中国人之所以忍受奴役压迫,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根本没有现代政治文明的常识,如果没有改良作为前提,革命只有在矛盾积压到无法想象然后发生,这样会造成国家严重的分裂和对立,流血牺牲,社会动荡,经济崩溃,这种结果即使革命成功,代价也太大。如果有改良作为前提,哪怕是很不彻底的改革,只要能激发国民政治意识,就有重大意义,改良不彻底而爆发的革命也就更容易触发也更温和。白俄今年发生革命,也是建立在人家已经有二十多年普选总统的历史的基础上。习氏倒行逆施激起的不是革命,因为此时大部分民众蒙昧革命时机未到,而是激起既得利益受损的改良派的反攻,改良派为对抗保守派而转向支持激进势力,在这个拉锯过程中民众政治意识会逐渐增强,提出政治诉求,最终孕育出彻底终结一党专政的民主革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窩永遠喜歡橘希实香,請不要忘記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5
  • 浏览: 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