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国为何要强推高科技办事方式,而导致老弱病残等社会弱势群体出行办事极为不便?

现在墙国到哪里都要验证健康码,没有智能手机寸步难行,还传出老年人因为没有智能机二维码被赶下公交车和被小区保安殴打的惨剧。墙国的大部分公立医院挂号也是自助机器,俺老胡都搞不定,更别说那些老弱病残的患者。

这些强推所谓的AI智能办事,智能手机业务,对不会上网,没有智能手机的老人,残障群体,社会弱势群体很不友好,为何墙国还在一直推行这种只对年轻人便利,而丝毫不考虑社会弱势群体的行为,是不是墙国故意进行的优胜劣汰的行为?你们弱势群体看不起病,死掉就好了,不会用二维码,就别出门,在家饿死好了。

为何墙国小粉红还为这些所谓的不人性化的“便利”拍掌叫好,他们没有变老的时候嘛?没有生病或者出事的时候嘛?等到他们成为社会弱势群体的时候,他们还叫得出来吗?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因为共产党信了忽悠者,信了资产阶级们真心相信的「能降低成本」。

但是,任何一个智力合格的人都明白,语言表达和理解是件需要人类思维的事情,同样的话不等于同样的意思。

  • 共产党的「能降低成本」,是指控制和镇压的资源消耗可以减少。比如一只黑皮狗,或者一只成本仅黑皮狗十分之一的临时狗,坐在监控室,理论上(或者共产党的想象中)可以监视数十个地方,监视十几二十个「不稳定因素」。
  • 忽悠者的「能降低成本」,是要求预算和政策支持的官家理由。如果党中央需要「能提高成本」,那么立即可以用同样的论证材料,同样的项目,写出一份「能提高成本」的可行性调研报告,同时悄悄烧掉原来那本论证方向和结论都相反的报告。
  • 白左和白右资本家的「能降低成本」,是指能「减少无用之人」、「减少用来摸鱼上网看NSFW的时间」、「更少的步骤」、「更直觉化的流程」、「更简洁的互动」、「更少的互动磨耗」等等在共产党或者中国人这种档次的眼光看来完全不知所谓,甚至冒犯伟大祖宗的东西。他们的眼光和思考能力,能看清某个理论模型的某一条长长逻辑链的某个环节,并理解其输入和输出的数字化标准就已经去到了极限,透支了神经系统的生命力,降低了脑细胞的可用寿命,属于再多一点就达到白左们用苦大仇深的语调讲出来的「虐待动物」级别。


但是,因为党的保密(装逼)需要,这些群体之间从来没有拥抱伊斯兰的欧洲白左所谓的真正「坦诚沟通」,因为那样做就一定会「妄议中央」,还有「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

所以,极少有人全部联系起来看。

上述所以造成了进一步的所以,即好奇的楼主看到了这个令自己好奇的现象,并在某个上述极少数派出没的极少数论坛提出了这个令自己好奇答案的问题。
其中很大一部分主要还是为了监控韭菜,维稳。墙国很多所谓生活便利性都是建立在出卖隐私的基础上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这个还真不是像某些答主说的 “为了监控”。

“汉族文化”,本来就是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文化。
满脑子 “汉族文化” 这种瘟疫的人,只会看到无限的权利甚至权力,而看不到半点对等的责任。

所以,讲得简单点:这仅仅只是运营单位为了节省运营成本而已。

汉族人,是被反人类的楚国猴子驯化的产物,它们能拿得出什么 “科技”?
它们有哪样 “科技” 不是靠从人类国家引进的?

大街上,一台半自动扫地机,几个简单的机械齿轮而已,这能有什么 “科技” 含量?
但中国猪却连这个都设计不出来。
可等到人类发明了这个,中国猪就会大规模滥用,就像先秦时代高贵的华夏人歧视楚国猴子 “沐猴而冠” 一样。只不过现在所有人全都成了楚猴,当然不会感到奇怪。
原先可能要好几个清洁工负责一条街道,现在一台半自动扫地机就能负责好几条街道、还不耗能源。
那么,原先你得开好几份工资,现在只开一份就行了。

公交上,全都是号称 “自动”、实际全是靠 “自觉” 的售票设备,就他妈一铁皮箱子加一刷卡机,这能有什么 “科技” 含量?
原先一辆公交车里有一个司机、一至两个售票员,现在所有工作量都被加到了司机头上。
那么,原先得开两、三份工资,现在只开一份就行了。



所以,问题的本质根本不是什么 “科技”、更不是 “高科技”,而是思维方式。



“科技” 本身,没有错。
人类国家发明技术,就是为了生活方便、把时代推向一个更高层次的平衡。
因此人类国家也会有半自动扫地机、自动售票机。比如日本,到现在还满地都是自动售货机,一年光是电费都是天文数字。
但是,人类国家发明了技术,省下来的资金和人力,会投入到其它地方;而中国,省了真的就只是省了。

任何一个环境,总有底层,这种人没有什么技术特长,但总得要吃饭。
那么,你一旦用上了高效率的 “半自动扫地机”,以前能够提供好几个工作岗位,现在只能提供一个。
这不仅会导致僧多粥少、加剧毫无意义的竞争,还会造成竞争失败的人转变成社会隐患——人家本来不见得是好吃懒做的人,可人家能力有限,只能干这些粗活,那么岗位突然减少,不是等于夺了人家饭碗么?

好好想想:为什么在中国这个由反人类的楚国猴子建立起来的所谓 “国家”,连环卫、马路上戴个红袖兜指麾交通的工作,居然都不是靠招聘,而大多是靠熟人介绍?
中国的任何一个 “保安”,像是受过专业格斗训练、能起到 “保安” 作用的人么?
我也是后来才明白,中国的 “保安”,其实都是 “低保” 的 “保”,这种人谁的 “安” 也保不了。

在先秦时代,伟大的管子治理下的齐国,明明可以靠技术手段减少雇员,为什么伟大的管子非但不用,反而还要大肆浪费劳动力?
因为让人去干一些看似 “无意义” 的活,等于是创造了更多工作岗位,这才是真正的、无副作用的 “维稳”。
以至于,当年的齐国人连吃个蛋都要涂鸦、烧个柴都得雕花。
所有人都有工作、都能凭劳动堂堂正正地挣钱吃饭(尽管有些工作不见得有意义),哪个神经病还会对政府不满?

而在墨翟这只宋国猴子看来,伟大的管子无中生有 “创造” 工作岗位的做法,纯粹是傻叉行为。
因为生活就不该有品位、情调。涂毛鸦、雕毛花,有那闲工夫,就不能去编个箩筐啥的么?
按照墨翟这个射秽主义者的 “逻辑”,人人都该活得跟苦行僧似的。

到了商韩那里,更纯粹,人生的意义就只有 “耕”、“战” 两样。一个是种粮食吃饭,一个是靠战争去抢劫更多的耕地或现成的粮食。

看看今天的CCTV,农业频道与军事频道,仍然还是同一个台......

而极左的墨家、与极右的法家,都出自害人的《道德经》,这本比《共产党宣言》更早的《共产党宣言》。

共产瘟疫一出,大环境就会在共产主义、射秽主义、法西斯之间来回打转转。

于是,掌握权力与资源的,一边想着利益最大化,一边想着推脱责任、节省成本。
贪功诿过、趋利避害是动物本能,归根结底都是出于 “自私”。
“自私” 本身没有错,但 “人” 是文明化的物种,得明白为了自己的 “私” 不能损害到别人的 “私”,明白世界并不是围绕哪一个人转的。如果所有人都想着利益独吞、责任往别人身上推,那么所有人都不会有活路。
然而害人的《道德经》、“汉族文化” 却把这个称为 “道”,认为做人就该这样。以至于有些反人类的组织会公然地把 “紧密团结在以XXX为核心的OOO周围” 这种混帐言论拿到台面上来讲,这不就等于是在公开在培养共产主义巨婴么。



写在最后:
强推各种所谓 “高科技”,只是各个运营单位的个体行为,真不是政策。
那些 “高科技”,虽然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但只要技术不是太尖端,中国人就可以仿制。

你原来在造玩具、现在换成造半自动扫地机而已,反正都是山寨、盗窃知识产权,又不需要有什么研发成本。
企业有活可干,中共就有血可吸。而且高效的半自动扫地机还可以取代更多人力,可以让各种 “国有” 机构减少需要支付的工资。
至于这样的产品大规模出现,是否会导致更多清洁工因此丢饭碗,那可就管不了这么多了;至于省下来的工资是否会花到别的民生项目上,那可就没人知道了。
管理 “国家” 的毕竟是一群满脑子 “汉族文化” 的猴子,你也别指望它们能有这样的远见。自带共产瘟疫的劣等物种,只能看到眼前小利。

同理,题主考虑的所谓 “高科技办事”,道理也差不多。
它们是绝不可能大规模进口外国设备来干这个的,这些垃圾往往都是国产——既能扶持出一个个 “民族企业”、增加官商获得灰色收入的机会,又能在产品出来后减少相应的雇员。
至于用户是否会因为不熟悉机器操作而导致办不成事,那可就管不着了。
你不会操作,非但不会有谁帮你,还会一边嘲笑你乡巴佬、一边催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赤匪政權就是這樣的

小粉紅們以爲是智能化?以爲「淪陷區發展了,科技進步了」?
那都是赤匪的監視

赤匪這麼做,可以監視民衆的一舉一動,有效的監控社會
再加上遍地的監控探頭和安檢程序,對社會的控制大大增加

而且,赤匪在這麼做的同時,還可以向小粉紅洗腦,美其名曰「高科技」,讓小粉紅真以爲是這樣

淪陷區街道上的各式監控探頭,它也解釋成「爲了抓捕罪犯」或者「預防犯罪」,小粉紅就真以爲赤匪是在爲了民衆的安全着想了
殊不知,赤匪只是想搞大規模監控而已
你遺失一臺筆電,去找赤匪的警察,它都不會管你
街道上那麼多監控,難道是真找不到?不可能的
赤匪就是想控制社會,而小偷小摸這些影響不到它政權穩定的東西它根本不管

所謂「智能化」,就是赤匪的陷阱,比「笑裏藏刀」還狠得多
beark 小熊维尼
首先。

天朝就算现在没进入,也会很快进入劳动力不足的时代了,使用机器替代人是节约人力资源的大方向。

其次,数字化确实更方便监控。

你们觉得现在给你个健康码就很不爽了。

如果我告诉你,过几年,中央会连合华大基因进行全人口全基因组测序,而且对新生儿强制全基因组登记,基因组数据记入社保卡,你会怎么想?

目标是将来人人嵌入一个nfc。
吸烟,中医药,电子化,保健品传销

这是独裁国家老人维稳四大法宝。

在任何一个国家,老人都是负担,他不从事或者少从事生产,享受社保医保,拖生产力后腿,他还不怎么消费,降低流通速率,降低消费,造成生产意愿降低。

任何国家都喜欢年轻人,但是从人道主义和人本主义又不能公开放弃老人。 比较厚道的,比如美国,你年轻人移民有各种条条框框,确定了你一个人能产生好几个人社会价值,才批准你,因为知道你一来就带来2-4个老人。

不厚道的,包括以前的英国,苏联就推出各种政策让老人要么工作,要么边缘化。

特别不厚道的! 比如中国,就变着法让老人早死,或者自我边缘化。

香烟在很多国家都是200-420%的税,比如美国一包万宝路大概是12.5美金,加拿大是14.5加元,澳大利亚是15澳元,换成人民币就都是100来块钱。中国普通香烟大概也就是10-35人民币这个区间,中国烟草总公司还能创造1.4万亿左右的创收! 但是它可以让领悟社保的退休老人寿命减少3-7年,也就是减少了中值5年的社保领取!

中医也是,分流吃不起真药,足药,西药的医疗压力,还tm让老人早死,吃着吃着中毒了本来没事也死,老人是药类物品最大的消费群体,65岁以上老人占中国药物市场的87%以上。吃死了这群不产生价值的就等于釜底抽薪解决社保难题!

保健品传销为啥屡禁不止? 但是为啥严格打击其他传销? 因为tmd保健品消费市场就是针对老人,好骗,吃了早死早注销医保社保,减少社会压力!

电子化是最觉的一招! 我不弄死你,我让你觉得社会发展了,自我隔绝! 让你不会坐车,不会上医院,不会购物,反正你也不咋购物! 让你早点隔绝在社会边缘,造成二元化市场,减少流通误判,你们就作为一群65岁+税务木桩子就好了。 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还动不动倚老卖老上访! 麻痹的以后让你上访填单子都电子化!
titi 愿荣光归香港
最近一个墙国朋友问我,欧洲为什么不推广二维码支付,那么方便。

我说银行卡支付就好,为什么一定要二维码支付?

首先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其次要下载软件,再要绑定银行卡,还有账户安全问题和个人隐私泄露问题

老人和小孩怎么办呢,为什么一定要推广二维码呀

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他就是要说二维码好,何止在墙国拍手较好,他还说想打入欧洲市场

大概就是我不管,这就好,我就要。

真的醉了,把哪都当墙国啊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1. 对领导来说 是政绩
  2. 对领导来说 是收入来源 不花钱怎么捞钱
  3. 对办事人员来说 鼠标点点轻松
  4. 对于弱势群体来说 谁管你
因为机器不像人一样有人性,人会出于同情心而不愿意压迫底层民众,甚至会出于正义良知反抗极权统治者。机器则完全听统治者的话,可以无情镇压任何反抗的人,统治者当然更愿意让机器代替人。这就是为什么极权体制下,科技越进步,对底层而言只有越绝望
阿拉胡阿克巴 这盛世如你所愿
1. 可以促進經濟
2. 可以更有效地監控屁民

弱勢群體?還是快點去世別拖後腿啦
任何有利于极权的工具需要大力推广,韭菜死去吧谁管你
首先中共根本不尊重個人權益與福祉
反正個人權益福祉在團體或集體權益福祉面前
都是要讓路的
他們號稱這是為集體或國家好

其次所謂集體權益福祉其實並不是集體或國家的
而是黨的
黨的有錢有權能續命比國家繁榮重要
兩者有衝突的時候一定選黨的利益
如果一件事能夠降低成本加強控制
他們就會去做

第三執行操作者的利益
他們為達到目標會一刀切
上官要看什麼數字
他們就做出什麼結果
過程中會害到誰   有誰受損完全不管
另外如果能增加他們一點點方便
他們也不在乎有人受害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当然是为了用技术将所有人都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掌心啊,等老东西们都死光了,除去一直固有的幼龄残障电子白痴等少数群体,越往后出生的墙国人就越适应乃至依赖这样一种真正可谓高科技低生活的迫真赛博朋克式生活,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将彻底暴露在老大哥的监视之下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高科技监控呀,为了墙国面子,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为了监控。
dogg0五入拖拉曼 大起大落太刺激了
中共也是左派党,不喜欢传统,喜欢高科技新玩意,动不动就要促进什么新产业发展,搞出一堆泡沫,还想弯道超车
what7isay what7isay?i say 7 thing
很簡單,如老胡你這些有人性的反共份子在為自己着想時也會為他人着想

但是共產黨沒有人性啊,他們只為自己着想

也有個可能就是他們根本沒有想過人民的感受
上次回国去医院给家里老人挂号,发现是微信付款,自助扫码

结果由于不熟练,开始就没弄清楚是用加好友的扫码,还是用发现里面的扫码,最后找的时候耽误了一点时间,好在后面没有几个人排队,没有造成人员拥挤。
hkgusa 小熊維尼
中國整整十四億人 對共產黨來說高科技管理更能減低成本
對殘疾人士來說我認為是需要考慮到他們的處境並提供幫助的
至於你說那些老人 既然他們以前跟著共產黨打土豪搞文革玩的這麼開心
那現在這些小問題就讓他們自己跟共產黨解決就好 沒必要替他們著急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因为可以寻租。
推广科技手段意味着采购设备,编写程序。这些政府机关之自己做不了,需要外包给社会。

于是转包、回扣、关系户就都接踵而来,大家一起薅社会主义羊毛。那么当然是推进越彻底、覆盖面越大,羊毛就越多啦。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不能因为技术进步而反对新方法、新思想,高科技办事真香啊。
降低人工成本,提高支付效率,杜绝假币风险。国人还记得十年前排队交水费、电费、燃气费的恐怖经历。
说信用卡方便的,怕是没绑过支付宝吧。银行玩了命的推荐信用卡,就是因为有花呗、余额宝、理财通这类产品在小额支付打的信用卡找不到北。除了大额支付和信用卡消费优惠活动,大陆基本没人出门带信用卡了。
数字难民是公平性的问题,而非技术的原罪。
wget 高墙内的嵌入式程序猿一枚
作为一个程序员是支持扫码支付nfc支付的, 只是反对完全不接受现金罢了, 毕竟手机会没电掉落等意外
WKM_SHOKAI 黑名单 一群垃圾,羞与之为伍
先进技术忽视老年人,残障人士等等造成的不便,我相信随着老年人的去世和设计更加友好会逐渐消失。

问题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先进技术造成的“裸奔”,会给社会带来多大的改变和冲击。

自由的国度在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都选择了慢下来,收集更多的意见,给人更多的选择。

而独裁的政权则是一往无前将人们剥光了再说。

中共国韭菜在国家机器和商业巨擎面前是没有隐私权的,是没有秘密的,是有义务贡献所有“大数据”用于韭菜收割的。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验证码,手机支付,微信办公等等,下一步全民测序,劣等基因“优化”(禁止出生),不良思想“优化”(脑控)等等也绝对不会是天方夜谭。

到时候中共国人(Homo tuberosum),和智人(Homo sapiens)将正式成为两个物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