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求助一个问题,价值观有对错吗?

本人生活在海外六七年了,之前是岁静或对政治冷感,三年前知道土共的所有事,开始真正的觉醒,自从那之后一直都很孤独,因为身边的中国人要么小粉红要么冷感,终有一天认识到一个和我一样清醒的中国女生(叫她D吧)我们清醒的原因不一样,但是我们还是相见恨晚聊了许多关于中国政治的话题,不仅如此,我们都崇尚女权运动,目前我们有两个点吻合。女生D学习的是两性研究学,比较学术类且偏左的学科(个人觉得),我学习的是商科,我实用主义。女生D说在学校因为自己亚洲人身份被白人歧视导致得了抑郁症在进行治疗,我对她深表同情,一直在安慰她。
我和她说到难民问题,我个人专注的更多是社会治安、政府收入开支,和融入文化问题,我认为难民不该再继续引进,这样对整个社会不利,她偏向于对难民的可怜而支持难民政策,她在这就开始暴露出她的情绪,开始指责我偏见,不维护人权。我开始尝试转换话题,我们俩又扯到美国问题,我说川普品行是不好,大嘴巴,但是他为美国做了很多好事,失业率也降低了,也跟土共抗衡,挫败了土共的锐气,也一定程度上让世界看清土共,比起拜登这个老年痴呆,我更希望川普当总统。(认真的说,我不敢大声说我支持川普,这就是原罪,所以我采用了委婉的方式表达我自己。)她就开始发语音妙语连珠的指责我,我大概说下经过,大家帮我看看谁的问题大些。
她说:川普种族歧视你怎么可以无视?我说:川有无种族歧视并没有盖棺定论,所以我不认为川种族歧视。她继续说:BLM运动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说我没有太关注这个运动,我觉得这个运动我无感,因为我从小在中国生活18年,只有一个种族,我对这个事冷感。她说:你怎么可以不支持这件事?你现在不支持,白人歧视你亚洲人的时候你试试看?我说:我没想那么远。她指责我白人心态,到这我就看出问题了,她左我右,这个问题上我俩相对。她继续恶狠狠的发语音说:川性侵,她迫害女性,你不是女权主义吗?你竟然还支持这种人?你这个逻辑思维很搞笑啊。我继续很耐心的打字解释:川性侵的事没有证据,所以我没有把这个事看得很严重。她说:川演讲时候的语气就已经表明了他种族歧视➕对女性的不尊重,我还需要什么证据去看吗?你支持川难道只是因为川对立土共吗?你觉得川是为了帮助中国人?你想太多了吧,你因为这个原因支持川你只想到自己,我真的觉得我和一个川普支持这没有什么好聊的。我说:不要妄自把我没说过的话加在我的头上,我没说是因为川对抗CCP而支持他,我说了不仅仅是因为川和土共抗衡,还有别的因素,他是没有很优秀,但是比起拜登更好,假如有第三人可以选,我可能支持第三人。她继续发一对语音,以一种吵架的语气说:我不明白你这个价值观怎么会这样?这说不过去啊,你不是支持女权主义吗,你不是反ccp支持民主自由吗?你又支持一个种族歧视和女性歧视的人,你这是价值观断层啊?我就已经有点难以忍受了,我心想,价值观有对错吗?我支持的东西和支持川普也没冲突啊?我只是没有涉及范围太广到去看种族方面的事,就被说我价值观断层。我问她:怎么证明一个人的价值观断层?和我一样清醒的华人也有支持川普的,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找出一堆例子。她说:因为我的所有价值观背后都是有一个体系的,是有理论支撑的,你说的这些都毫无逻辑,我想不通你支持川普干嘛,你又不在美国。我说:美国是世界大国,领军国家,关心美国是必要的。我接着说,我意识到你是偏左我偏右,在这个事情上本身就意见相反,但是你说我价值观断层有点过分了,我不打算说服你,你也别尝试说服我,就这样吧,不用聊了。然后对方立即把我拉黑了。
我真的很后悔发生了这件事,我也很难过,这是我在海外第一个认识的清醒的内地人,我以为政治政见不吻合是常事,这是我第一次被人人身攻击说价值观断层,我一直和她交流都是发文字,保持着客气的态度,对方在说我和她意见相反时候就妙语连珠的斥责我,措辞不在于讨论这个事,而在于指责我和攻击我,这种事情我第一次遇见,中国人在国际政治中偏左派我也很少见,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我也没在交谈前分清楚她左我右不合适交谈这类国际问题,但是吧这样直接攻击人的我也没遇到过,请问大家是我玻璃心了吗?我需要如何去化解和开导我自己?
张二伯 42岁,是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幕后店主。被脚臭所困扰
价值观没有对错,价值观仅仅是人们思维层面对事物认识与处理的方法论。但每个人不同价值观令每个人做出不同的行为,是有对错的。在一个民主自由且公正的社会氛围下,我们不应对人们的思想进行审判,而只能对其表现出的行为进行评判。

好比说维尼,如果他只是想做皇帝,或者他仅仅是说出自己想当皇帝,这是没有罪的。但当他修宪、搞个人崇拜、打压异己、高压维稳强奸民意的行为出现,我们才能说他是有罪的。

关于题主的苦恼,我说一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吧。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思考怎样才能最快倒空饮料瓶里的水。我之前有在十万个为什么读到过,便回答:倒过来并晃一下瓶子,让水呈漩涡状流下来。因为旋涡中间有空洞可供空气通过,因此倒水的速度是最快的。这是有班里的无赖同学说:你的瓶子是不是比较小?你是不是在倒水时挤压了瓶子?并且当我试图讲道理时,无赖同学总能找到其他理由来污蔑我学到过的道理。当然,后来我还是让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因为我惊讶的发现,让撒泼打滚的无赖承认错误方法,不是给他讲道理,而是请高年级的邻居哥哥们揍他一顿。

从此我就知道了,当你被无知者纠缠时,赞同他们就好,换个耳根清净。当你被无赖者纠缠时,揍他们一顿就好,因为他们只会向醋钵大的拳头屈服。

祝题主不再为苍蝇而烦恼。
ZetaFC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点踩传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804
日常左派,没有啥好说的。把左派也全当成敌人看待吧,因为他们就是这样看你的,真是个悲哀的世界。
对所有还坚持花时间尝试说服左派的人我表达崇高的致敬。真是像传教士那样心有大爱,我自愧不如。

至于具体的价值观。你要是真的想和她争论的话,你应该意识到你确实是不支持女权主义的,你支持的是所有人的人权主义。女权主义在其现代的变种下,现在已经变成了压迫非女群体的人权的特权主义,你支持女性平权,但是不支持女性特权,但是你这个朋友D显然是跟新女权主义一致,是支持女性特权的(特权是什么,举个例子就是平常来说人人是innocent until guilty,但是如果一个女性指控一个男性强奸她的话,那么这个男性在新女权主义者眼里就是guilty until innocent,这就是一个特权的体现。)特朗普作为反对女性特权的先锋,当然会受到新女权主义者的憎恨。这个平权和特权的区分,当然也在BLM中体现,因为平权的变种其实是ALM(All Lives Matter)(特权体现到警察杀黑人不管黑人当时有没有带致命武器,是不是罪犯,警察都有罪)。总之,现代女权主义和人权主义是相互冲突的,只能选一,而当代女权主义者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选择性无视。
总之,再有人说你反女权的话,你可以选择向她这样解释,或者你可以直接给她扣个反人权的帽子。
我覺得你可以無視她。
話說回來,她應該不是抑鬱症,而是躁鬱症。為了你好,你還是不要跟她繼續往來吧。
(可能會有人覺得我歧視躁鬱症,但老實說,一般人其實對躁鬱症無從適從,而且我覺得D已經脫離輕躁,轉變為躁狂了。另一方面,對精神科醫師來說,躁鬱症是很難診斷出來的,因為患者往往是鬱期、也就是感到憂鬱的情況才會去就醫,那時候通常只會得出抑鬱症的結論)

那麼回答正文的問題。
首先是BLM。
她说:你怎么可以不支持这件事?你现在不支持,白人歧视你亚洲人的时候你试试看?

你回答她:所以你支持BLM運動?認同他們打砸搶?

種族歧視。
她说:川演讲时候的语气就已经表明了他种族歧视➕对女性的不尊重,我还需要什么证据去看吗?你支持川难道只是因为川对立土共吗?你觉得川是为了帮助中国人?你想太多了吧,你因为这个原因支持川你只想到自己,我真的觉得我和一个川普支持这没有什么好聊的。

你告訴她:我並不是因為川普會幫助中國人才支持他。(你前面有提到你關注的是社會治安、政府收入開支、融入文化等問題,只要從中挑幾個說明就行了)

價值觀斷層。
她说:因为我的所有价值观背后都是有一个体系的,是有理论支撑的,你说的这些都毫无逻辑,我想不通你支持川普干嘛,你又不在美国。


我的感想是──
如果她的所有價值觀都有其體系,有理論支撐,那她為什麼會因為被白人歧視而得了抑鬱症?如果她真的相信自己的價值觀,就算被人歧視也不會影響到精神狀態。
也就是說,她其實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價值觀體系與理論。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我倒比較意外:
1. 你怎麽不吐槽「難民很可憐?進入我國以後無法融入我國文化被排擠也很可憐啊?」
2. 她怎麽不吐槽「川普都要抓住pussy了還把這當成笑話,怎麽不歧視女性?」
兩邊都不對上對方頻道,當然對不上
在「難民很可憐所以我們要接納」論者看來,政府收入開支問題只不過是藉口,有錢花在其他那些「我認爲沒有用」的地方不如花在人權如難民問題上
在川普支持者看來,BLM根本不是他的錯,甚至是BLM的錯
頻道接不上,當然有斷層
還有說有斷層不算人身攻擊吧?只不過是有斷層而已,又沒説你錯+1
如果她另外有人身攻擊那是另一回事啊

順便指出一點樓主需要注意的
「我沒想那麽遠,反正我不是黑人」和「他們來抓共產黨員,可我不是共產黨員」差不多一個意思
雖然説實質情況是亞裔已經被黑白一起歧視了,所以「等他們來歧視亞裔」這句話不成立,但「我沒想那麽遠」也不是什麽好事
关于费拉左派和费拉右派,窝姨早就做了究极论述。

别不高兴,首先得承认自己是费拉然后再寻求改变

我老人家非常了解費拉,所以深知費拉左派和費拉右派都是費拉,如果由左派變成右派,並不證明自身德性有所上升,只是說明他們寄生的文明季候有所變化而已。具體來說,就是這樣的。
費拉看到文明早期的部落酋長和封建貴族憑推薦上大學,就要變成左派。左派的意思是應該分數面前人人平等,讓騎馬射獵的英國紳士和蒙古武士給頭懸梁 錐刺股的屌絲讓路。
費拉看到晚期文明讓高盧人日耳曼人潘諾尼亞人進元老院,就會變成右派。右派的意思就是應該金錢面前人人平等,讓身經百戰的新移民戴克里先給腰纏萬貫的埃及老費拉菲爾普斯讓路。
所以費拉無論從理論上講是左派還是右派,實際上總是維護秩序消費者。他們的理論翻譯成人話,總是要求司機和乘客平等。他們抱怨得最厲害的地方,總是保護者或秩序輸出者對他們最好的地方。他們的要求如果實現,必然會導致自己首先毀滅。英國貴族如果不能憑出身上牛橋,就會像約翰王一樣拔費拉的牙勒索。潘諾尼亞蠻族如果不能通過羅馬軍團當上皇帝,徵收埃及費拉企業家的保護費,日耳曼和阿拉伯蠻族就會征服羅馬帝國,搶劫埃及費拉企業家。
非洲人、墨西哥人、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在西方的地位如果有什麼疑問,那就是不好判斷誰是保衛羅馬的蠻族,誰是反對羅馬的蠻族。清華高材生和血汗工廠老闆的費拉身份,那是一點疑問都沒有的。苗族酋長和突厥教法學家生產秩序的能力,都比他們要強。所以這事的唯一問題是,科舉輸家當中的社會活動家夠不夠資格跟同樣科舉輸家的黑人西點軍校學生享受同樣待遇?頭懸梁 錐刺股的階級,應該明白元老院永遠不是為你們這種人準備的。
毛澤東搞白卷英雄,問題也是僅限於選錯了階級。紅衛兵聖戰士和頭懸梁 錐刺股,本來就是同一個階級。如果他選擇蘇聯顧問和特工、日本軍官和僑民、西方傳教士和冒險家,讓他們做鮮卑帝國所謂豪強、蒙古帝國所謂巴圖魯,這些人照樣會繳白卷,但是完全有能力維持統治。東亞帝國借屍還魂,都是靠殖民替代。
他的失敗遭到錯誤解讀,讓頭懸梁 錐刺股和血汗工廠的階級以為秩序真是靠自己維持的。1989年和2017年的災難,都是由這種認知錯誤造成的。僭主發昏,就會讓石重貴承擔查理曼的任務。費拉發昏,就會讓譚嗣同承擔奧蘭治親王的任務,讓菲爾普斯承擔君士坦丁大帝的任務⋯⋯
貴匪在1989年說的話並沒有錯,老子打下來的江山,憑什麼分給動嘴皮子的人,但問題在於江山是斯大林同志和俄羅斯戰士打下來的,跟你這個勤務兵有什麼關係⋯⋯勤務兵的階級地位,本來還不如頭懸梁 錐刺股的士大夫,顛倒階級地位,全靠抱大腿。
蘇聯已死,鬥爭雙方只有爭搶美國的大腿了。江澤民老奸巨猾,在抱新大腿的鬥爭中稍微佔了一點上風,但距離前殖民地代理人那種可靠的買辦資格,仍然有天淵之別,偏偏費拉永遠是不知好歹的,又要以為希特勒是阿明打死的,覺得可以再次開始爭奪世界革命領導權了⋯⋯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真正的左派不会拉黑右派,而是自信地用智力上的优势以理服人,逼得对方恼羞成怒,反过来拉黑自己。楼主的朋友实在是图样图森破……
吳樂天 風雨無阻人間路
老實說     認知已經固定的人     是很難扭轉的
不過還好世界很大     話不投機就找下一位就是了

至於指責和攻擊     多戰鬥幾次就會習慣了(咦)
OldUther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她清醒个几把。

她只是woke婊而已。

从一个“绝对正确”跳到另一个“绝对正确”里,思维方式都没有变:不去思辨,只会背诵“经典”。50年前妥妥的红小将。
americafirst 我们的立场都有与之对应的极端代理人 当左右平衡被彻底打破的那一刻起 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就看冲锋队和布尔什维克哪方在杀人方面上更在行
川普真是太坏了 稍微讲几句不体面的话就是歧视迫害女性

那她可以去舔拜登啊 拜主席心情好的话说不定拉他儿子亨特来一起3P
你的朋友会这样,和她班上的氛围,学的东西也有很大的关系,gender这种人文类的学科,不敢说全部,反正我是见过人文课教学内容一边倒完全否定所有和右派沾边的东西,并且还换着花样攻击右派,资本主义,保守理念,教堂等等,以激发人们同理心和建设更好的资本主义为借口推崇马列意识形态,碰上傻白甜田园和肤色种族的同学就更惨了。

我也和你有类似的经历,白左antifa。只不过我一开始没意识到对方思维极端的严重性,直到大选舞弊听证会只有新唐人这种媒体报道的时候,给他看链接,他上来就是骂听证会上的朱利安尼,民主党人羞辱威胁证人的时候他压根不提,听证会上说的是密歇根一个州的事,但是他却想转移话题说没有全国性的舞弊,然后不停的攻击川普。

之前还有一次他说川普就是没交税,逃税了,然后我拿纽约时报的批评川普的文章截了段话,给他看人家都说川普交了,事实是依照美国的法律,川普当时就没犯法,只不过交的税极低,结果你们猜他说什么,他问我这是哪里找的信息,他可能自己都不相信这是左媒写出来的话,最后他给了我一个youtube评论博主的链接说你去看这些unbiased的媒体。我后来想想当时太给他面子,没当场打脸了。


和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过墙内的不一样,左人的信息来源大多依靠“主流媒体”,就是左媒,他们所谓的“反共”其实就是知道一些8964和一些被消失以及香港抗争的事嘴上说对中国留意,但是其他的比如对tiktok或者软实力渗透,明眼上看不到的东西一概定为propaganda或conspiracy theory,经提及川普更不用说了,意见不同直接翻脸,要么就想方设法的攻击川普和和他有关系的人,然后说服你,我这位朋友曾经还认为川普和习近平是一个“等级”的。

左派的作风实际上就跟大部分第一次出中国的年轻人一样,享受着发达国家的好处嘴里喊着“水深火热”。
quester 比无知更可怕的,是不自知无知以及半吊子的自知。
其实如果你要深究“正确/错误/看法"到底的话最终会变成哲学问题,无法回答。
所以以道德存在为前提来说,价值观无分对错,因为思考/观念不应被对错所束缚。
人人皆有选择自己价值观的自由。她有不接受你,选择“蛮横”拉黑你的自由,你有表达自己看法的自由。

当然价值观无分对错可能也不会让你觉得好过一点。
还是那句老话 “人与人之间是无法互相理解的”,我时刻记住这一句话。
即使你遇到再投机的人,也会有在某些问题上无法理解对方,或许你自身也无法在那个论点上退让,说出人身攻击的话语。
讲到底,我们都只不过是人类,那个女生自己经历过歧视,在这种问题上很显然会比较难控制自己的理性。
所以其实不用尝试“理解”别人,理解自己就足够了。
别人怎么看你并非是最重要的。
建议放开点,这不过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其中一环罢了,你没有做错,她也没有。(多经历点就习惯了)

还有别太在意什么左右之争,极端偏向一方,将另一方视为敌人只会令自己迷失在无意义的争拗中。
假行僧 我躲开了乱世 因为我满身的火
她也没说你价值观错误啊,她说的是你价值观断层,意思是你自认为的价值观(女权主义等)和你实际的价值观(支持川普)不一致
当然,我认为并没有不一致,只是在她的立场看来无法兼容而已
我也被华左拉过黑,如果你们不是现实生活中已经关系很好的话,其实没什么好难过的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不行就換一位,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比什麼都難
可爱猴猴 We feel free when we escape - even if it be but from the frying pan to the fire.
我的建議一向是找找同溫層的,中必贏的人應該去找中必贏,自我中心的人應該照照鏡子,而支那人則最好滾回牆內。

對待價值觀不同的人有三種處理方法,一是不理他回家照照鏡子,二是揍他一頓,三是去看書:

前者屬於幼兒,中者屬於無賴,後者屬於智者。
范松忠 观察 准备休息一会儿,仍然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恨中国、中共、中文!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只做客观中立分析,对事不对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禁评、王狐佞及丑云罪该万死!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绝不落叶归中!
真的没有对错,宇宙中没有“宇灭黑洞”,来帮被黑洞吞噬的恒星、行星找回公道的。别迷信。

当然,如果你认可人类普世价值的人权与自由,那么就可以坚定自己的价值观。
天下无贼 观察 你想多了…………
开玩笑搞错了,原来楼主是女生………………

紫薯布丁啊紫薯布丁啊紫薯布丁啊紫薯布丁啊
BanzaiCharge 基督教神棍
我之前經歷和樓主差不多,不過可能還是因為我太靚仔了,所以儘管有一次很大的爭執,個女生還是一直主動聯繫我。
都到海外了,找个清醒的同好不难吧?她拉黑你就是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肯定不只是一个观点的问题。一个娘儿们而已,到哪找不到?这帮左派圣母就会滥施善心,49年前好好的江山就是毁在这帮人手里的。这帮人听不得实话,就TM爱听虚伪的政治正确的发言:难民有多少来多少,统统接收!花谁的钱?凭她交的税养得起吗?大言不惭的东西。川普说实话,办实事,就是容易被这帮虚伪的人攻击,没办法,英雄末路,虎落平阳啊!
漢室不可興復 漢室不可興復曹操不可卒除
樓上幾個説了很多理論,也分析很多問題,我就不贅述了。在這裏我簡單引用一句古話“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與樓主共勉。聊不起來的人就是聊不起來,你沒錯她也沒錯,錯在你們沒有緣分。
Charade_97 一个吃喝嫖赌有私生子的胖子,和一个犹太贵族出身的患性病抢劫犯,一起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邪教。
你需要后悔需要感到难过么? 根本不用 明明你如此理解宽容她 只是表达自己的看法 她却一直发语音指责你还把你拉黑了 搞得好像PTSD似的 是个正常人 都不至于这么快发怒 我看不少愤世嫉俗的左人都如此 才说上几句 事实 又没怎样又没无端指责 左人的情绪就莫名其妙燃起来了 骂人了拉黑了 这就是墙内粉红共趣苏粉常态 回想起过去和他们对线 到现在还觉得当初浪费时间跑去跟猪理论!还有另外一点 除了真心朋友和家人 谁会在乎一个人背后经历过什么?我自己也是黄种人 也被歧视过 可我一点都不感到自卑 谈到种族歧视问题我也不会随便动情绪 所以别拿什么过去的经历来洗一个人了 没用的 和人争论根本就没必要在乎一个人过去的遭遇
Eriiiiiiic I have a dream.
你这个朋友相信她看到学到的是绝对真理,无法接受异见,不肯交流辩论,其实心理很不成熟/
多和不同人交流就好了,你会发现有些人是能交流讲道理的,有些人不行/
血薇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价值观没有对错,因为这是个主观的东西,我是女性川普支持者,我个人感觉他嘴炮几句,不比极左田园女权对女性的伤害更大,所以在我的价值观上,楼主是正确的。而左派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在他们看来川粉,尤其是追求女性权利的川粉不可理喻,他们就认为楼主是错的。价值观没有对错标准,只是价值观衍生的行为有对错之分。我支持川普,就去侮辱攻击非川粉,甚至对不认同我价值观的人进行打骂,这才是错的。
昏默 很廢的學院派 · 御宅族 · 中間偏左 · 中國政治宣傳 · 你蔥就是左翼失語啦淦
價值觀自然有對錯……或者說,賦予某種思想對錯是人類始終在做的事。

然後道不同不相為謀,因此分道揚鑣或是怎樣也無可奈何,我自己無數次和認識的人/中國網友鬧翻/不愉快(他們大部分相信中共,也各有左派或右派),多受過幾次,也唯有看淡了。

不過大方向上只要反對中共,某種程度上已經算有共同理念了就是……

然後順便一提學院派左傾的人士確實是壓倒性的多,政治、社會學之類的已經是,文化研究、性別研究之類的應該更加。(記得看過某個地方說學院派左右開到19:1)不如說,右派要是去讀後者反而會很奇怪吧……當然這個根據不同學校也會有不同就是了。

最後希望樓主心情能慢慢好起來吧
建议看看 Jordan Peterson 的东西。
另外,你能把这些记录下来其实很好,思想有漏洞可以更深入地去梳理。比方说,你可以反对 identity politics,因为最后标签只是把人物化解构而已,你可以支持把每个人当作独立个体看待。当把人通过性别、族群、性向之类的标签划分后,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鄙视链出现,而每个人同时也会有多个标签,导致各种鄙视链之间的矛盾,因此任何建立在 identity politics 上的结论都是必然会崩塌的。
另外关于 trump,我觉得统一说法就是用最高法则,不看嘴皮子,只看行动。Trump 随他天花乱坠,lock room 里吹牛逼,男人喝酒烤串时说的下流话还少么,trump 只是不去管这个界限了,不在意那些冠冕堂皇的遮羞布,但问题在于他的行为有没有轻重?他的政绩是啥?他做了些啥?他就是干共匪干得最重得美国总统,就是打击得最狠,谴责极左民粹最狠得总统,这就够了。没人是圣人,越装越不信。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油和酒不可糟蹋。
上帝作证:价值观当然有对错了。没有对错就是没有价值判断,就是没有价值观。有价值观就有对错。价值观本身就会有对错。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沒有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交友得求同存异,不然得学我这样,放弃和人类物理接触。
这个女生啊,毕竟图样图森破, 还JB矫揉造作,抑郁症能是被鄙视出来的?这种人最好呢,跟她打哈哈就好了,何必较真深交,浪费自己的时间又破坏自己的心情
法西斯 纳粹 共产主义独裁 种族主义有对错吗?

这些是不言而喻的。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对和错是绝对的概念,价值观用好或差来形容会更好一些。

民主黨最重要的价值观是平等,不能说这是一个不好的价值观,每次大选民主黨都能拿到几千万张选票,说明有很多美国的老百姓是认可民主党的价值观的。只是本大佐认为民主黨做得过分了一点,伤害了很多思想保守的美国人,比如包括本大佐在内的福音派基督徒。

基于反共的立场,本大佐对白灯邀请中华民国政府的代表参加他的就职仪式表示高度赞赏。希望拜振华书记能在任内和中华民国恢复邦交关系。
linlin222 多少罪恶以国家的名义;多少罪恶以人民的名义
博弈的最优解,

当然是所有博弈者利益相加为最大数值啊,

至于,如何实现最优解,请学习博弈论和决策论,嗯,这门学科,很有价值,同时又很数学就是了。
反共歸反共,左的還是左的,右的還是右的,國人不能求同存異這點真是民主之路的老大難啊,但也很符合人性。我在反送中的時候身邊也極多這種掙扎和懷疑,不多說了,反正只要是有批判思考的就會有這樣搖擺,這證明樓主你是在認真思考,沒事的。

到哪時人真正可以安居樂業就不會有這種思考了,希望我們都能迎來這一天。
有這樣的人格,大概率不是被歧視而是純粹因個人行為被討厭吧
根本不存在歧视这种事。
决定一个人的始终是她自身而不是外界的影响或者意见。
如果不是内心的自我矮化那么别人的眼光对于一个人来说根本无所谓。
财产受到损害另当别论。然而这已经超出了单纯歧视的范畴。
帝國主義二號機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楼主你的「对错」究竟是在指什么?

这一点不清楚,论再多也浪费时间而已。
Winniemperor As the nickname
價值觀沒有對錯,但只會給人扣帽子就説明這人不值得深交。和這樣一個混淆視聽,能力低下,邏輯混亂的人深交只會在出事了以後把你拉下去陪葬,因爲他們本質上還是沒有長大的孩童
总结就是一句话,绝对是金科玉律:pluralism not relativism

倡导价值观的多元性而不是相对性
LiveLong 费拉不止,匪帮不死
如果价值观没有对错只有行为有,那支持共产主义/支持极权主义/支持吃人正确如果没有付诸行动,也显然是没有对错了?那这个网站这么激烈地反粉红反刘电工干什么?

感概下楼主特别像我还是左派的时候,遇到的自身没有啥清晰价值观的含混右派,这种自由主义/资产阶级/民主/美国/共和党无限好的观点无法说服我,让我觉得他们特别无知傻叉,第一傻叉是以为旧的成功(左派谓之种族平等或右派谓之自由主义)免费而理所当然,历史已经终结,大家继续爱与和平就好;第二傻叉是以为经济比政治和文化(文化不是指文宣)重要。

用阿姨的话就是他们不懂人性本身。不懂自由主义只能在中上层有产阶级男性中流行而全面兵役全面普选的大众民主下一定会被橄榄,绝大多数人都需要兜底团体,无非就是教会社区兜底还是政府兜底,无根科举人士、没有(或感觉到没有)社区兜底的人天然偏向求助政府兜底也就是变成左派,这百分百符合他们的正义和利益;也不懂任何主义无论理论上多么正确都没法脱离背后维护他的利益集团,而这个利益集团既不可能一成不变,也不可能不偏不倚。

不过反正谁也没有居高临下教育谁的义务和权利,拉黑拉倒,你就跟她一别两好。
qingcheng 海外党上班族
当然有对错,我的就是对的,别人的就是错的,要不就是收钱了要不就是被洗脑了要不就是脑残,就该被打死。多数人不都这样吗?极端的人尤甚。
洪七公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從她的態度來看,其實跟小粉紅無異
不過是另一個對立面而已,因此無法溝通很合理

我倒是想問一下,是甚麼驅使你一個冷感歲靜,還要身在海外不受鐵拳影響下留意土共的真面目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