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东欧剧变成功而六四失败了?1989年中国军队为什么没像罗马尼亚军队一样倒戈?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秦晖:中国不可能发生像东欧一样的剧变
http://qinhui.blog.sohu.com/233738426.html

这个问题秦晖老师讲过挺多次的,他的爱人金雁老师,是苏联东欧史顶级专家。对东欧的观察和解读比普通人深入得多。

总体来说,秦晖认为,中国没有发送东欧一样得变化,是因为中国和东欧有三点不同:

1、经济体制不同

中国人不知道的是,中国从来没有实行过真正的:“计划经济”。中国的计划经济,其实是:领导干部命令经济。

而东欧和苏联的“计划经济”,都是数学家,真正用数学去计算生产指标的“科学计划经济”。

实际上,苏联东欧在历史上搞的是现代工业文明扩张“科学主义”的一套理性计划经济体制。而中国搞的是一种不把“计划”当回事的、“大轰大嗡”的命令经济,“文革”时期尤其如此。


所以,直到今天,俄罗斯的东欧的数学家都非常优秀,就是当年这些国家非常重视数理经济学的结果。相反中国今天已经没有一个顶尖数学家也可见一斑。

东欧和中国在80之前经济模式的不同,使得二者国内对改革的内容也非常不同。

说白了,当时中国人认为:中国穷,不是因为社会主义不行,而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把社会主义学好!

所以邓小平和陈云当时分歧,不是要不要改共产党,而是:“如何更好地施行社会主义。”
陈云支持走数理经济学的道路,而邓小平则是支持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法西斯化。

反过来,东欧国家一开始二战被法西斯蹂虐,知道法西斯经济的缺点,之后又被共产党统治,知道数理经济学也走不通。所以它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必须要灭亡任何专制政府,走上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建立完善的市场机制,从而让自己的国家富裕起来。

所以,今天中国还是在走东欧的坑,从某种意义上,中国未来有一个悲观的道路就是,法西斯的国家资本主义走不通,可能又会跳进去苏联数理计划经济的坑。

非要和普世价值对着干,头铁到底,专制到底,不撞南墙不回头。

===========================================

2、中国共产党比东欧共产党,对人民更坏:

这里的更坏,是:相比于东欧共产党,中共对中国人民,剥削得更多,保障更少。

今天,互联网上很多人,都在骂资本家996。它们非常怀念国企,因为:国企和事业单位福利保障更好。

秦晖指出:民企和国企,本质上,都是:个人出卖自由,交换保障。

过去,中国没有市场经济,中国人没有选择,他们必须出卖自己的自由给国家,给国企贡献劳动力。不过反过来,他们获得的,是国企给他们免费医疗,子女的免费教育。

本人的父母90年代钱就在化工厂工作,自己就读的也是工人子弟小学。这就是福利。


但是相比于东欧,中共给人民的福利保障,尤其是给农民的保障微薄得可怜。

比如:
波兰全国农民1972年就实行了公费医疗,1978年又实行了退休制度,以及度假制度等


相反,中国农民和城镇穷人,根本没有任何保障。所以中共的改革相对就容易了,他们不需要担负什么责任,只需要说,我允许你们农民进城打工。

这对于农民来说,就比过去有了更多的自由,就算他们依然没有福利保障,但是也更加符合人性和普世价值所需。

所以中国老百姓在中国的改革过程中,得到了更多得自由,自然也不会有动力去向政府问责。

而东欧国家因为本来福利就很好,如果共产党仅仅是说,你们有了自由,可以去办企业,自己去打工了。但是福利没有了,那么人民还是不干,这等于你政府推卸责任啊!

看起来就是:你政府计划经济没搞好,一塌糊涂,最后你向撒手不管了,让我们自己去生死由天,凭什么?
所以东欧人就更加决绝,你共产党自由化没问题,但是你不能不给福利,若是不给,请你下台!

所以东欧人民对共产党的要求更加苛责,自然也产生了对共产党下台的共同意愿。

=================================================
3、遇到转型问题,中共可以镇压人民,通过非人道的方式,实现快速转型。

    东欧民主政府不能镇压人民,实现转型需要花时间通过民主机制慢慢达成。


解释一下就是,民主化转型化一个问题就是,国家经济不行了,但是人民不想减低福利。而由于民主制度,使得政府不能施行简单的一刀切,不管国民的死活。

比如:东欧和中共都面临,国企市场化之后,原来的职工的教育、医疗福利,无法维持的问题

东欧由于是民主国家,人民能问责政府,政府不能说撒手不管人民的死活了,必须要想办法给人民一条活路,并且要保障人民的基本保障,如医疗、教育等不能降低太多,尤其不能降低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这中共依然是专制,对于改革期间发生的问题,它可以通过非人道的方式解决。
比如国企职工,直接下岗,什么福利都没有了,让你们全部去自谋生路,死活它就不管了。

还有就是国有资产分配,东欧分起来就非常困难,因为要保障社会公平,否则反例就是今天的俄罗斯。

但是中国根本没有这种问题,党委书记直接把国有资本装进自己的兜里就完事了,程晓农曾今在90年代和2000年代做过广泛的调查,发现中国绝大多数中国当年出来的所谓的:“下海企业家”。都是国营厂长或者党委书记,摇身一变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平民能参与进去的。

这个也造成了中共官员,在改革过程中,可以大捞特捞,发家致富。所以他们很排斥和反对民主化。
而东欧共产党官员,由于过去就没有钱,市场化之后,他们也无法捞取任何好处,自然也对共产党的倒台持冷眼相看的态度,也就是习口中的:“竟无一人是男儿”。

========================================

总结:

可见,中国没有发送东欧转型,跟本上来说,就是因为中共,是一个比东欧和苏联,更加专制,对人民更加的残酷的政党。

而中共也利用了专制制度的优点,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成功为自己续命。

但是可能有人说,这么看, 难道中共不转型,也做得不错?

当然不是,我一直给各位科普:

民主的强大,不是因为它不限制人的自由,而是可以合理地限制人的自由。


放到经济转型中,东欧的经济转型,比中共更加合理,这使得东欧今天民主化之后,可以保持一个极其稳定的内部结构。

人民无需担心自己的福利,也不会去想用暴力对抗政府或者其它族群。国家只要想办法去搞好外部经济发展,按照民主规则,逐渐完事法治,社会就会自然发展,并且创新力极强。

只不过,民主建立完善的法治,需要花一定时间成本。
比如中共津津乐道于乌克兰,就是一个例子,乌克兰就是还走在完善法治的路上。但是这条路一定是正确的,不信再过二十年,我们可以看看乌克兰人和中国人,肯定是中国人想移民乌克兰的更多。

而中国由于依然是专制,使得它可以通过非人道的方式,迅速达成一些统治者想要的目标的,比如经济数字上的增长。

但是这种增长,都是建立在非合理的法制之上的,这让它的增长完全没有可持续性,必须要依靠一些条件,比如外部的技术输血等等。

一旦条件发生变化,这种经济增长会立刻停滞,而由于专制者不会认错,最后就会发生不可逆社会大倒退。
建议自行去搜索资料了解六四基本过程,主要人物,当时新闻报道 。

了解过后,智力正常的人都不会问出题主的问题(无冒犯)

六四根本不是反对共产党的一场运动。

远远不能与当时的罗马尼亚相提并论。

现在许多人拔高了六四的历史意义。

本质上六四就是大学生与当地工人的一场胡闹。
(历史意义在我看来连香港反送中都不如,唯一值得入史的点是军队上广场飙坦克)

六四根本就没有一个运动的统一纲领,唯一还能被拿出来讲的就是反贪官,当时称为反官倒,还有让官员公开财产。

或者简洁一点,反贪官不反共产党。

罗马尼亚的诉求很一致也简单,不是反对共产党,就一句话。

打倒习奥塞斯库。

没别的,一个人喊了,大家都喊。
最后顺利打倒习奥塞斯库。

事前可能连组织都没有。

背景:当时罗马尼亚经济困顿,军队工资也脱欠,人民积怨已久。


六四诉求除了我前面提到的一点,其他诉求都是在内斗中不断提出,并没有广泛认可度。

有一个有广泛认可度的诉求,玩绝食,最后真有饿死在天安门的,后来也有医院去抢救,结果飙坦克的时候医生也杀。

六四说白了一帮神经病或者弱智玩行为艺术,学人古代士大夫死谏上书呢,又是城门下跪,又是绝食抗议,唯一的创新就是自己还搞了个纠察队,敢反对共产党领导的一律打倒批臭说是公安便衣,扭送派出所。(当然,当时确实有许多便衣捣乱)

多么的忠君爱国!可这国是你的吗?韭菜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主要领导六四者的水平,如吾尔开希,柴玲,还有许多至今仍在推特活跃的,你可以去观摩一下,看一下是一群多烂的人。


六四时的背景:

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国内经济靠着美国输血欣欣向荣,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都有感受,与改革开放前形成强烈对比,大家对未来充满希望.

(所以也不能苛责六四学生反贪官不反党,大家当时都认可党的领导,反党没多少人跟你。)


小小废话了一些,内容不够详细严谨,但搞清楚罗马尼亚跟六四不一样,我觉得够了。



其实这个问题的合理答案就一句话,在我之前的所有答案都是在说别的,没有回答问题。



六四不谋求共产党倒台,所以当时中共没有像罗马尼亚一样倒台。

六四谋求的是整治贪官,公开官员财产,跟罗马尼亚八杆子打不着一起去。
东方派克笔 非活跃用户 90后,喜欢派克笔
欧洲国家没有共产主义生存的土壤,其实往开了了说,欧洲国家根本就没有独裁国家生存的土壤。
先看看欧洲地图和欧洲地形图
https://i.imgur.com/Jz2fjax.jpg
https://i.imgur.com/Nt1D80p.jpg
你可以看上面这两幅地图,你会发现:欧洲的地形基本上都是分裂的,每一条山脉和每一条河基本上都会把欧洲分割成好几个地理区域。欧洲的海岸线特别长,而且欧洲的海岸线基本上都不是特别平直的,海岸线基本上都是弯弯曲曲的。
这就会导致这种现象:欧洲的每一个地理区域都会形成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且每一个独立的国家都必须依赖对外贸易才能生存,而且欧洲的地形基本上每一个区域都有山脉和河流的天然阻隔,每一个地区的独立性特别大,受政府迫害的异议人士和政治反对派和反对者只需要逃到山里或者山间盆地就可以成立一个新的国家或是一个政治共同体,中央政府根本无从管辖。
由于欧洲的地理位置和地形的原因,欧洲国家基本上领土面积都比较小,尤其是欧洲的中世纪,基本上都是小国林立,国王通过给那些骑士贵族们分封土地来实现骑士贵族在分封土地内的自治,从而实现对国王的分权。从而导致欧洲大部分国家统一都必须剥夺贵族权利和政治联姻这两种方式。这也就是欧美国家服务型政府和大社会小政府的起源。举一个例子:
https://i.imgur.com/84FS93p.jpg
西班牙,曾经是历史上欧洲最专制最独裁最讲大一统思想的国家都会给巴斯克地区自治权,而且中世纪的时候西班牙历代国王都会授予巴斯克地区自治权,基本上除了佛朗哥独裁时期巴斯克地区基本上都是西班牙完全自治的地区,跟一个独立的国家没有什么差别。反倒是中国,从元朝开始直至现在都没有给西藏自治权,从清朝开始直至现在都没有给东突厥斯坦自治权。
由于欧洲中世纪是小国林立,每一个国家领土面积不仅特别小,而且每一个国家的人口还特别少,在中世纪欧洲国家普遍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大,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诸侯国大部分领土面积只有中国的一个地级市大。即使在中世纪欧洲领土面积最大的国家波兰立陶宛联邦的面积也跟中国的四川省差不多,人口也只有一百万左右。这就会导致大部分中世纪欧洲国家必须对人民实行仁政,重视人权,重视言论自由,如果一个国家实行的是暴政的话人民就会逃亡其他国家,而且中世纪欧洲人民从一个国家逃亡另一个国家的距离大部分跟中国东部人口密度特别高的地区镇与镇的距离差不多,移民很容易。所以中世纪欧洲国家要想留住人口,让人口增长就必须重视对人自由的保护,重视人权,重视言论自由。这也就是欧美国家对人权、言论自由特别重视的起源。
由于欧洲国家历史上普遍信仰基督宗教,而圣经里有很多崇尚人的自由、重视人权和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宪政民主、契约精神的内容。这也为中世纪的欧洲人民种下了现代文明的种子。于是欧洲人了解到了当时教会的特权和腐败之后开始冲破当时天主教教会的束缚,开始接触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于是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便诞生了,也诞生了基督教新教和清教徒,而清教徒的教义上基本上就和现代社会就很接近了。后来就有了起源于欧洲的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这为欧美国家的人民养成了什么性格呢?就是:
1、重视人权,把人的自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也就是“不自由毋宁死”
2、由于重视契约精神,所以也就有了商业意识,也就有了宪政民主意识
3、重视言论自由
4、重视商业,而重视商业是现代文明的重要基础
由于欧洲人有以上三点的性格,于是是欧洲国家普遍独裁国家寿命特别短,独裁政体解体速度特别快的主要原因。比如说东欧社会主义独裁国家,基本上都是苏联强加而来的,在1989年的时候基本上东欧全部社会主义独裁国家政府就在一瞬间全部垮台了,甚至有的国家的独裁政权垮台也就是几小时而已,比如罗马尼亚。在比如,欧洲持续时间最长的独裁政权-西班牙的佛朗哥政权,持续了大概能有30多年,佛朗哥逝世之后仅仅3年西班牙佛朗哥独裁政权就全部垮台了。而且在西班牙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当时的西班牙首相都能让反对派和执政党心平气和地走到一起,与反对派和执政党心平气和地谈判。
反倒是东亚社会受儒家文化影响,人们心里普遍崇拜权力、崇拜官员、官本位,普遍强调对君主忠诚,没有二心,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强调社会秩序,强调集体,强调社会秩序,从而导致东亚国家普遍人民心里独裁专制思想盛行,普遍有纵容独裁专制政体的思想,比如说中国,受共产主义思想和儒家思想严重,大部分人的思想普遍逆来顺受、崇拜权力、忠君、漠视的人的自由,这也就是中国六四民主化运动失败,至今都是独裁国家的主要原因。
至于说那些东亚国家,比如像东亚的日本、韩国、台湾那些成功的民主化国家为什么能够成功的进行民主化运动,是因为欧美国家施压导致的。比如说韩国,之所以能够进行民主化改革是因为欧美国家的压力,因为当时韩国要举办汉城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施压韩国进行民主化改革,否则取消韩国奥运会举办权,当时的全斗焕在压力下不得不答应当时的反对派要求下台让位给他的继任者卢泰愚,并与反对派谈判达成协议,施行新的民主宪法,也就是第六共和国宪法,于是韩国的民主化就成功了。
那你也许会问,为什么台湾是东亚国家为什么却能成功的实现民主化呢?我想有一下原因:
首先是当时在台湾执政的蒋经国的确是属于当时东亚国家领导人,也是世界历史当中为数不多敢放弃自己权利的人。
其次是欧美国家的压力和台湾当时党外运动的成熟。
最后是台湾当时学生和年轻人锲而不舍的民主化运动。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东欧国家本来就是欧洲的一部分,对于它们来说,去掉共产党只是一个去掉外来的东西,很快它们就会恢复没有共产党的正常状态。在俄国人把共产主义强加给它们以前,它们本来就是欧洲的一部分,现在它们只是返回自己的正常状态。而桂枝的情况是,在共产党存在以前,桂枝就根本不存在,有的只是东亚的费拉文化和它的内亚征服者,你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回到哪儿去呢?回到蒙古征服者那儿去?满洲征服者那儿去?还是寻找一个新的,比如说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的内亚征服者?就是因为你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所以现在的情况无论多么糟糕,你就只能够勉强忍受了,不是因为现状很好,而是因为任何对现状不满的人都似乎是提不出一个能够跟现状有所不同的方案来。


王小波有一部小說《2015》,就是說他們單位中有三種人:一種是數盲,就是領導幹部;一種是他,是工程師,就是知識分子;一種是保安。他們三種人互相看不起。其實所謂的工程師就是我這種人,拿著文憑的知識分子。數盲就是領導幹部,知識分子認為領導幹部屁也不懂,蠢成這個樣子還騎在我們頭上,他們很想推翻那些領導幹部。但是沒有辦法,底下還有農民工出身的保安。領導幹部會讓保安來打我們,而我們知識分子不會打架。這就是中國今天社會階級制度的真正體現。你看那些知識分子,像我這樣的人,談論自由民主,其實並不表明他們熱愛保安和農民工、想為保安和農民工做主。他們只是覺得其蠢如豬的領導憑什麼來領導我,我作為科舉出身的大學生,雖然不能跟英國人和美國人相比,但是吃你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你居然騎在我頭上,我受不了。但是他們沒有武裝,會被共產黨派來的那些農民工出身的士兵痛打。1989年的事件其實就是這樣的,沒有武裝的大學生要自由要民主,共產黨派那些鄉下來的、聽共產黨的話的貧下中農把他們打了一通。那些人的戰鬥力當然是不強的,連越南人都打不過,但是打知識分子是綽綽有餘。

於是,僭主政治就按照這種方式展開。下等人戰鬥力雖然不強,但還能打;知識分子自稱是上等人,但是很不幸地連戰鬥力並不強的農民工都打不贏,於是他們就只能滿足於像我和全中國所有的所謂自由主義者和民主主義者一樣,一天到晚地民主民主自由自由,然後動不動說我看過誰誰誰的書。如果是盧梭的書不行,那我就說法國激進主義不行,下一次我再念一念埃德蒙·伯克的經;如果是世俗主義者的經都不念,算了,我去受一受洗吧,我念一念聖經,現在你們總該服了吧。其實,你念誰的經也不行。拿著聖經管用的是那些左手拿聖經右手拿槍的人,拿著伯克管用的人是帶者皇家海軍的軍艦出現的,拿著盧梭管用的人是帶著拿破崙的大炮去的。知識分子全都是在自欺欺人,根本問題就是他們不能打。不能打,他不怪自己,他怪他的書不對。他說,上一次我失敗了是因為念了盧梭的書,所以法國人該死而我不該死,他不問問拿破崙是怎麼打贏的,然後他說現在我們要聽英國人的話,念英國人的書;念英國人的書又遭到一次暴打以後,他們又說,其實是我們聽了世俗主義的話,不行,我們要聽基督教的話;現在故事進入第三階段,我可以預斷,他們念了聖經以後照樣要挨打,因為他們並不是那種一手拿聖經一手持槍的美國基督徒,而是連中東基督徒都不如的費拉基督徒。下場必然是這樣的,但是只要大家不肯在自己身上找問題,一定要把問題推給別人,說是我的導師誤導了我,下場就一定就是這樣的,根本問題就是這樣。
阿尔戈洛 观察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已经退葱,其余事物交给@恶俗维基就是我
国防部长张爱萍退休,叶剑英也在87年去世,徐向前,刘伯承很早就靠边站,聂荣臻当时没有表态。当时军队的调动主要在于邓小平和杨尚昆两个人的决定。罗马尼亚不一样,国防部长和齐奥塞斯库有意见冲突后自杀导致军队倒戈。另外邓小平有长期的军队经验和人脉,又在总参谋长的位置上很久,东欧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没有军队经历,甚至这些国家的军队也是被苏联临时建立的,组织度和服从性与中共长期作战的军队没法相比。
Tomohiro 自由万岁
很大一部分东欧人实际上根本就不信共产党那一套。从匈牙利十月事件、布拉格之春、波兰大罢工等历史事件就能看出——东欧有民主土壤,本国的民主派一直在争取民主化和独立自主。而中国根本没有形成民主思潮,也没有强有力的民主派,多数中国人始终保留帝制社会的“忠”思想,这使得中国的民主运动缺乏群众基础。
而军队,中国对军队的把持能力的确比东欧共产党国家强。东欧除了南斯拉夫和后期的阿尔巴尼亚,本质上都是苏联的傀儡政府,而其中的傀儡领导人对军队自然不可能完全控制。中国,基于先军思想、“忠”思想,大部分军队始终是和党内的少数几个军头一体的。这使得军队倒戈几乎不可能。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1、因为东欧整个社会对共产党的预期已经彻底崩盘,而六四时期的社会氛围是改良主义。镇压前民间主流思潮都没有和党翻脸,就更不可能影响到军队。

2、中共抓军队思政的力度比东欧大得多,加上兵员文化水平低易洗脑。

3、相当比例的部队在六四期间确实有消极抵抗的现象。25万戒严部队里真正开枪镇压的是少数,据说也有最高连一级单位哗变的情况。
kill_ccp 黑名单 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抗命的徐勤先将军了解一下。
楼上还有说中国不会颜色革命的,多看看明居正老师的节目吧。
lbow 有時候覺得國外有理性的論壇還比台灣的論壇來的正常…
以前聽到的說法是當初調動北京附近的軍隊時,軍隊消極抵抗拖時間,所以後來是調其它外省軍隊去鎮壓的
就像混在港警裡揍人的中國公安一樣,不是同鄉的根本不把你當人看
我个人也研究过着这个事情,总结出来原因有三:

第一是国际大环境不同,1979年中美建交一直到1989年的2月份是一个中美蜜月期,国际社会和北约以及周边邻国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压力不复存在。 罗纳德里根总统和黑格国务卿这套班子基本上是把中国顺着毛捋了一遍,国际社会也有样学样,所以64发生的时候中共没有明显的像苏联那样处于和欧美直接对抗之中。 1989年的1月末刚好又是里根总统卸任,新上来的乔治布什刚好就是代表美国,在1982年8月,签署第三个中美联合公报的人,所以在1989年外交关系谱系中,对中关系算是布什本人的政治资本,中共就判断他不会强力介入。和苏联那种草木皆兵,四面焦困的状态有很大区别。 没有外部压力,人民胆子不装,中共心理不虚,闹出大事也有时间和空间去勾兑妥协。

第二个是戈尔巴乔夫是苏共核心圈子里“老资历”排名倒数第二,他有这种改革意愿,并且没有被清算点; 邓小平在中共核心圈子里由于87年他的盟友叶剑英去世,当时是稳稳的军队,情报机关和国家经济一手抓,所以他敢赌,而且他在大别山,四川都做过征粮抓壮丁,在70项大改革里又扮演刘少奇毛泽东打手,他有清算的点决定他必须赌。

第三个是变革领导主体不一样,立陶宛是国家和军队倾向于独立自治,阿塞拜疆是当过苏共第一书记的阿利耶夫家族本身就独立/参盟两可。这些国家包括苏联自身,他的高层本身就处于对立面,八一九事件的主持者是副总统,国防部长,内政部长。  中国有啥? 就一个赵紫阳而已。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外部环境”,“最高领导人” “参与主体” 都不同,结果给中共逃过一劫。
youtube有个博主叫麻辣空间,他讲了一期六四为什么失败,讲了十大原因。可以去看看,我觉得总结的算是蛮好的。他是事件的经历者,但不是参与者。
品葱的很多人对这件事的看法,看似都有道理,但很空洞。
中共更接近纳粹德国 纳粹德国没有被德国民众推翻也没有政变 二战之前英国法国还认为德国人会清醒过来推翻纳粹 二站开打了之后还有人期待政变 结果没有 德国的将军很快也都纳粹化了
当时中国太封闭,太落后了,以至于六四的参与者,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经在民主国家生活过,没有任何一个对民主政治有了解的人参与过六四。

同样可以看看目前的香港,长期的文化荒漠,只有一些嘴上无毛的人出来站台,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对民主政治有了解的人参与。这样的斗争必然不会有什么效果。好容易当选了立法会议员,不在议会里发表看法,因为宣誓这点破事遭人取消资格,只能说智商短路。

反之可以看看台湾,在民主化之前已经有一大批留学英、美、德的精英回到本国,与本国草根势力一起并肩作战。
呵呵哒12345 你的两心不会痛吗
我们一直是封建官僚制度,历史上从来没有在大一统建立初期就灭亡
Mono789 女反賊最美
邪惡遴選機制下產生的大部分領導人必然是邪惡的
當然不排除有隱藏很深的正直的人,做無謂犧牲不可取,時機成熟才能揭竿而起
busbus 新注册用户
说到底还是89政治风波没激起什么水花,这件事小到连教科书都不配上,问我家里的长辈还有不知道的。
宇宙真理国民 灰名单 反小熊维尼
中国类似于纳粹日本或者纳粹德国,但是也不像,是大清和纳粹结合体,怕的是外部战争
不知道, 最简单的看法是,  美国显然是反对毛泽东而更支持邓小平的.  只汉人只准生一个是邓小平拍板的, 1989派军队大屠杀也是邓小平拍板的. 只知道这些简单的, 其他复杂的不是很清楚.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简单地说,中共不是华约国家, 不能参考华约的经验。
就军队而言,中共可以调动远处的,完全不了解情况,完全和民众没有感情的军队。但是东欧国家都就这么大,因此做不到。
我觉得主要还是当时中国太落后了,民众普遍收入低、受教育程度低、城市化水平低。大部分人口是农民和体力劳动工人,这些人根本没有革命意识和革命诉求。占人口比例极低的受教育群体,大部分也都是犬儒。
东欧各国的敌人是俄国的共产党
中国的共产党是自己的
题主对东欧剧变前的东欧各国政治不够了解。实际在剧变前由于经济不景气,共产党领导就是不稳固的,而且当地共产党领导人也不是像邓小平那样的铁腕人物,甚至都有想丢下烂摊子辞职的领导人。所以在华约没解体前,整个华约都是靠苏联军队用武力维系的,多次发生苏军进行干涉的事件。就这样,遇到戈尔巴乔夫这么个开明领导人,就整个分崩离析了。所以 如果六四赵紫阳掌实权 后果是很难说的
最后的吐火罗人 黑名单 油和酒不可糟蹋。
欧洲的共产主义是内生的,是他们的固有文化。中国的共产主义是外来的,是摧毁了中国文化的,所以无法推翻。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反驳“中国的经济现在这么强大,老百姓有钱了,多亏了政府”这种说法?

答:1、中国的经济并不强大。

许多西方的资金涌入中国,原因大致有四个:

一、当时西方的发展速度降低,西方人需要新的投资目的地。

二、中国的经济起步低,起步低的国家发展速度自然快,利润也高。

三、江胡时期,领导人真的求着西方人来中国投资。

四、中国的确很适合发展制造业。

看明白了吗?许多在中国工厂是西方人和台湾人建的,这些工厂建在中国,但并不是中国的。

如果一个人衣着光鲜、开着豪车、拿着iPhone11,那么他应该是个有钱人。

但是如果衣服是借来的,车是贷款买的,手机是裸贷买的,那他还是有钱人吗?

中国的各种经济数据都不透明,所以研究中国的经济,只能根据西方媒体和研究机构来挖掘那些被掩盖的数据。

最后的结果是,中国的企业、政府,都有高额的负债。

我们梳理一下,中国为什么‘经济强大’了:

西方人要来中国做生意,就要把钱带进来,存入银行。然后国有企业和政府就会把这些钱借出来,而银行没有胆量拒绝。

北上广用这些钱盖一些摩天大楼,来冲高民众的信心。二三线城市建很多没有用的马路和地铁,作出一副很繁荣的样子,冲高地价,然后卖地。

建国以来,中国经济的发展轨迹:

国穷民穷-》国富民穷-》民穷、国家欠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毛毛成 黑名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20
  • 浏览: 16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