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葱油小学时候有没有受过什么中共的摧残?

我小学时候因为给老师取外号,被老师关在办公室里,写检查,否则威胁我不让我毕业(当时我不懂,其实她没有这个权力)
还经常被学校抽走,到一间教室里,去写老师的坏话,交给校领导,然后被老师堵在楼梯间,问我都写了什么。
还让我和同学互相揭发,如果说出另外的同学有什么错,我就可以回教室去上课。
其实共产党从小的教育,就挺可怕的。
我还听说过有老师对同学进行洗脑教育,让同学下跪的,不过我没有遇到过。
万恶的共产党。万恶的支那国。我很庆幸高中毕业就润到美国了。说实话,美国的教育真的适合我,比支那国压抑人性的教育好太多了。我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润美国,初中毕业就到美国上高中,会比现在更好。
我小学时候感觉就像一场噩梦,从入学前一直做到四年级。。。 入学前办手续的时候因为我那时内向不怎么爱说话,被傻逼副校长以为我是自闭症,要把我送到支那国的特殊学校去,最后在我父母的据理力争下才正常入学。入学后一年级碰到一个傻逼班主任,收家长贿赂来安排座位还有班干部,因为我家没给她钱,所以一直针对我针对了三年。然后班上有两个男学生从一到四年级一直针对我从语言到动手打人欺负了我三年,那时候我很胆小很怂也不敢反抗。就这样一直欺负了我四年。一直到五年级分班来了个年轻老师,还好小学最后两年遇到个好老师,欺负我的学生也走了。我感觉这样都没有变自闭真的很厉害了。
来了美国以后,因为美国的教育还有人文风气,才变得慢慢开朗了。我真的很感谢能来到美国。如果我还在支那国,我觉得我最终要么疯掉要么变成马加爵那样走了极端。现在在美国有了一份稳定的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钱不多,但过的很舒服。有自己的爱好,没事收藏收藏老枪,打打猎。
小学二年级转学到了县城最好的小学,晚上放学列队站错了位置。作为插班生完全搞不懂这是在干吗,于是被当作不服纪律的典型被老师抓出来当众踹倒。类似的事情还有六年级插班第一天就被老师当众推到大骂。若干年后回忆起来,这些低智无素质的小学女老师或许是要给新来的且没有背景的学生一个下马威展示自己的威严。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却要去摧残最幼小脆弱的灵魂,真是可悲可叹。
chs130823 新注册用户
我们一家都被邪共改变了命运,我父亲年轻时候是一个数学老师,因为计划生育被他们辞退了,逼的我母亲和逃犯一样四处躲藏,搞得家里鸡犬不宁,上学时候被无德的老师羞辱,这些全都原自邪共
小学的时候 不知道是几年级当时要求背八荣八耻 被抽背有几个字被错了 被发抄100遍 可能是我反共的开端
八__八 新注册用户
2020年11月初:自由之地被大独裁者清场了!然后在2021年八月底被彻底炸毁。
同学啊,不是我啊,而且我都不记得了,遇到小学同学我专门举例才被提出来的,不要抱怨说我说话太露骨这个那个的啊,我的同学跟我说的,可能是太可怕了我都不记得了....

在和同学回忆有没有极端例子的时候,
我的小学同学跟我说大概小学4-5年级的时候,班主任(男,中老年,很红,酒红绒布的那种红)把一个男生拎在讲台上扒光了打了一顿,后来那位转学了.... 我自己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要么是太可怕我记忆空白了要么是我那天生病,我那个同学很皮都大受震惊极为恐慌。
我又追问,这么夸张么,不至于吧,不至于扒光吧,这太荒诞了...
我的同学说就是那种扒光连内裤都没留下来的那种,被打的很惨哭得一塌糊涂(我是没法想象,所以我又问了下能不能跟小学课文,小音乐家杨科比,他说可能就是惨得跟他再加上高尔基的作品童年第二章里面那副模样吧)

还有一位是相反的,他也是我的同学(但是不是初中),他自己初一的时候被自己老爸打了一顿,打得也是一塌糊涂,具体有没有被扒光就不知道了,但是打得一塌糊涂他后来去学校都是站着的,然后老师大为惊愕,跑到办公室去看了看屁股,被打的血和皮肤都粘在了内裤上,老师非常生气把他爸叫到了学校狠狠批评了一顿... 


我再补充下啊,我的印象里,瞎打小孩尤其是男生的,俄国(沙俄时期的俄国和周边地区)中国,和帝国时期的日本最甚,然后是英国英联邦和德国法国等。我妈也说过见到过亲戚家把儿子吊在房梁上瞎打,经常还有舍不得损坏了衣服(70年代,80年代物质不是很充沛的时候)把人家扒光了再打的。我也听俄国人说过自己见到有这么干的俄国亲戚,间接知道这么干的也就这两个国家,其他这么打的基本上是历史资料或者文学作品(比如说布尔什维克搞革命,沙俄军校瞎打人的那种,南非学校严厉体罚,新加坡的人权劣迹等等)而不是说跟谁谁交流,人家说我就见过这种事情....

我觉得啊,能把人羞辱到扒光,要么是极端残忍(比如说纳粹绞刑到了末期就经常把人扒光绞死)要么是又残忍又冷漠把人当牲口还穷(俄国苏联和到了今天也是),尤其是俄国什么不应期后被打的这种损招(我也在想,这至于么?多大的仇啊?)也能干得出来,这一点上中华大土鳖的赛先生还是不如俄国的。

而且我觉得,什么在中国小学被抽嘴巴还要先摘了眼镜舍不得眼镜的钱,家长打小孩先扒光舍不得打坏衣服,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极端荒诞和野蛮的,这种羞耻,羞辱,暴力难道在衣服前面还不如衣服重要么?  这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地方(还是说北美的人买沃尔玛的衣服习以为常已经不觉得衣服的昂贵了么?欧洲人整天Benetton, Burberry服饰,能够遮蔽身体的衣服要攒钱买的时代太遥远无法理解么?) 所以有谁有些什么想法,我也想听听。

多年前的讨论是因为提到了这个电影(共产党波兰时期的),隔着屏幕波兰语一句话听不懂都能感受到老师的可怕,而且还是一模一样的,老师真可怕

https://youtu.be/PlEn42NLn9k?t=1023

最后就是,还是波兰共产党拍的电影,描写老师的严厉描写得深刻。后来波兰共产党下台了,严厉老师还表达不出来了呢。
這事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我以前在初中班主任開的公寓里寄宿,結果班主任妻子不僅要我們天天背習近平用典,還逼我們天天背書,數學公式,英語課文,語法,政治概念统統必須每天背,不被她檢查過關不讓睡覺,然後是天天講共產黨很么好,每天上,下午放學不准出學校門,必須去班主任家,而且全天除非她允許可以出去玩,否則不能出班主任家門,我有段時間很煩她,就告訴父母我要退出,可惜父母不知道實情,認為班主任不可能這麼做,不让我退出,说忍忍就過去了,班主任和他妻子也不讓退出寄宿,不住一學期不放走。最後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寫抗议書打算向校長報告此事,結果被班主任知道了。當時他打算把我開除,她妻子想把我再在她家扣完一學期,最後是父母托關係擺平了這事,不過班主任以后一直也在找我麻煩。
pincong360 不劝国内的亲朋移民后,生活太美好了
有啊,就是大跃进那一套。3年赶英超美,到了省里就变成1年,市里变成一个月的那种。

记得小学有一次省里开运动会,我们小学生去当观众,老师让我们早上5点就集合。当时我特别奇怪,什么运动会要5点开始,天还没亮呢。到那都坐好了,就是等。到了6点天亮了,校长来了,扯了点车轱辘话。然后又是等。7点,来了一群人,还是车轱辘话,老师说这是区里的领导,接着还是等。8点了,又来了一群人,还是车轱辘话,老师说是市里的领导,接着还是等。9点了,又来了一群人,又是车轱辘话,老师说是省里的领导,接着终于开运动会了。
这一天先是天没亮的在那挨冻,接着又是一天的挨太阳晒,简直恨透了他们了。

还有一次,大学的时候因为奥运火炬传递,让我们当背景板,依然是那一套,天没亮就集合了。老师们也知道都不想去,就一次又一次的点名,根本跑不了。只能又一次的接受中国特色。

还有我小时候的地方电视台6点多放动画片,没什么玩的小时候最期待这个时候了。可是每次动画片结束意犹未尽的时候就是7点的新闻联播,还每个电视台都是一样的。最气人的是小电视台播放时间不准,有时候动画片还没完的时候就新闻联播了,气的我看那些领导开会直骂人。所以从小我就特别讨厌狗共。大学之后就直接跑到国外,远离那一套。
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打我们, 那种钢尺抽手掌,

满分100分的试卷,扣一分一尺子,真打,一版考试发卷子那一天得腾出两节课的时间来打人。

学校对面的雪糕店长期给我们卖冰袋, 1毛钱一袋冰块,卖给我们敷手。

除了学习之外,犯了任何错误,也是打。

更过分的是,有的家长给老师反应自己孩子在家不听话,或者偷拿家里钱之类的,

老师就把这个孩子领上讲台,先批斗,然后再代替家长开打。
火力加速王 俺啥也不干,直接加速倒车。
大陆的小学老师跟中共一样的德行,对学生管理到了发指的地步。我记得我有一次寒假作业没有写,被老师用作业本打我的脸,打到鼻清眼肿都不放过,好让我在教室外面补。她还有的是时间,跟我慢慢耗着,直到作业补完。所以,每一次开学都是惊心动魄的,而且老师还把作业都卖给收破烂的以此来敛财。后来我还听说支国的重点高中还规定女生的头发长度只能到耳朵附近,可谓是培养奴性。总之,支国的教育里奴性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好让小韭菜进入社会后接受土匪的统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已移民勿cu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13
  • 浏览: 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