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先生的已死,目测影响有限。究竟如何能改变墙国人的思考方式?

    在微博大规模撤下热搜之前,自己去微博跟知乎看了看。
    发现自由民主仍然被很多微博用户所鄙夷跟不理解,甚至还说不要因为这个认错对象,都说错都在武汉政府,红十字会,还有那几个替罪羊身上,自由民主仍然是他们厌恶的交流雷区。
    而知乎用户的声讨力度则明显要大一些,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微博的管控力度比较大或者是水军多的缘故,知乎明显有一些反政府的风气开始出现,但目前删帖太严重,已经很难见到上千评论的帖子了,可能等明天早上睡醒就彻底没有热度了。
    如果此事只是作为湖北官员被彻底抛弃的的砝码,那么李文亮先生的死,又有多大意义呢?明天早上起来,媒体还不是早已把痕迹处理干净,不说了去睡了,去做中国梦了。
    李文亮李先生,来生愿你能不做粪坑里的英雄,只做一个平凡的、有尊严的、自由的、为自己活着的公民吧
   
我可以断言,即便是现在墙内这些为李医生鸣不平的人,他们多数只是本能的怜悯所做出应激反应,你去和他们说是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害死了李医生,他们多数也会骂你恨国党、偏激,距离真正的思想解放和大脑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們不考慮下去宣傳品蔥嘛,增加一下反賊轉化率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改变墙国人思想方式是转型最重要及关键的一环,一旦达成匪党几乎就只有立即倒台这一结果,然而也是最难的一环(要是成功了那匪党还会在台上这么久吗)

关于如何改变墙国人思想问题我认为不是个小问题,然而目前处于瓶颈期,困难在于匪党垄断整个墙国的一切,从幼儿园就开始洗脑的民众怎能指望一夜之间回到六四时期的思想?

在这个问题上我思考过不少,因为我的小说素材也是尽量契合现实社会,沙盘推演了数百次,最后选择放弃,至少指望通过时间去改变几乎不可能,尤其是大学是被匪党铁桶般的控制,一有风吹草动就消灭在萌芽状态。

思来想去,可以考虑行得通的方式有两种:
1、外力
2、变革力量掌控比政权更先进的反维稳方式和科技反监控

第一种外力可能不单单是发生武汉肺炎这种疫情,需要地动山摇,大量死人,虽然这个代价很残酷,但目前除非匪党内部再出现一个赵紫阳,否则,我还想不出其他方式。

外力的因素可以包括:发生战争-因战争引发阶层矛盾-中下阶层发生直接冲突进行血腥的财富再分配彻底引发社会动荡-动荡由下往上蔓延-诱发匪党官员出逃-政权不稳固发生军变-倒台

不谈可行性,如果按照第一种推演,必然造成相当残酷的流血牺牲,你我只要身在墙国,能不能活到政权倒台的那一天都只能祈祷。

第二种是通过王力雄小说启发后的一些思考:即变革势力目前需要改变民运方式,不只是传播翻墙方法和墙外真相,一切停留在口头上对变革几乎起不到任何威胁,唯一的威胁是增加维稳费用,但外部势力要和政权打持久战我是不赞成的,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是以六四那样的激进反抗就能成功?六四早已证明行不通,而之前的论述也证明发起都是难上加难。

唯一的方式就是努力收集目前政权采取的科技维稳方式,变革力量应采取合法方式肉身翻墙,学习国外尤其是美国的科技、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争取有朝一日能找到漏洞跑在政权前面,等势力积攒到一定时刻,再发动变革,比如强行推翻防火长城,反监控、反定位、反跨海抓捕等等技术发动,让政权疲于奔命,顾此失彼,即使补牢也发生在亡羊以后等等。

时机成熟后需要向普通民众散布,同时用黑客手段和政权宣传机器争夺民众控制权,实施大规模反洗脑


上面的推演同样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我认为说服他人按照这个方式去办比直接叫人去送人头显然要好得多。至少有可行性,不是空喊口号发动多少人上街,也不是不作为。

民运和变革力量需要随政权的维稳方式同步更新才有希望,可惜似乎现在我并没有看到这一点,我们仍然和清朝一样用弓箭大刀在对付飞机大炮

附为什么我考虑变革立马实施而不是通过几代人几百年的时间进行演变:
1,现在的社会形势注定变革就是像苏联那样一朝一夕降临。不再有上百年时间去准备,因为民主思想早已在全球形成共识。专制和民主注定水火不容。
2,匪党的有一条政策就是反和平演变,这就已经是在防止通过上百年逐步民主化的后果,因此除了强制革命(不一定非要是暴力),别无他法
墙国猪和韭菜不值得拯救,人肉干电池是唯一结局
没有切肤之痛,他们不会睁眼;面对灭顶之灾,他们只会忍受。无望
Chopinscherzo 御风而行
影响有限。单单一件事是不可能改变思维方式的。
不敢提民主二字,不敢提领导人名字,这种习惯要破除,要么连续几件大事一起发生,要么等媒体管控放开,过几年后才有机会。
韭菜怎么样都无法推翻中共,只能做美国政府的工作,美国是唯一真正能给中共杀妈伤害的势力
pincong360 忍 狠 滚
能懂的早就懂了,不懂的说什么也没用,不在一个次元空间。

其实自由才是最重要的,支人有选择当韭菜当狗的自由。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反共不反华既然已经成品葱的政治正确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本人退葱,永不登录。欢迎与支共无异的管理员封禁。祝各位大中华胶继续沉醉于美梦哦。
前几天红十字会的行径就很让网民愤怒了。但是李医生的去世无疑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虽然贴吧抓的很严 但还是不乏声讨者比如AC米兰吧的吧务就发了个帖子。虽然比较隐晦。但鉴于怕被拉去喝茶大多数都敢怒不敢言 。。
一邊說擁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一邊蔑視自由民主,不矛盾嗎?你國人從來注意不到自己的雙重思想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我以為,如果這關過後,能爭取到牆內的言論及媒體自由(不被刪帖屏蔽),
這麼多慘重的人命損失,才算是換得了一點點好的代價。

如果這關過後中國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我相信未來只會越來越慘,
因為民間的資源再也經不起這麼巨大的耗費。

豬瘟,肺炎,禽流感,未來能看到的可能是糧食危機。
讲实话改变他人很难的,甚至自己都要搭进去。

粪坑里面的蛆,只有屎可以吃,吃习惯了。即使把它拿出来放在干净的环境,也还是想办法吃屎。你想去帮助他们,自己身上肯定一身臭味,搞不好还掉到粪坑里面去。

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把粪坑炸掉,可能培养个几代,这些蛆才能接受其它食物,就像实验室养殖果蝇一样。
spwork 中熊维尼
给墙内人介绍美剧,美国电影、美国游戏,这些东西看多了玩多了应该会有些思考
我倒是在李文亮事件中看到了一些希望

从李文亮去世当晚万人冲塔,网管都删不过来,或者是由于群情激愤不敢正面对抗,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开始清理。

再到调查结果发布,又是一波。不过这次真理部显然是有备而来,稍微苗头不对的帖子都被秒删了,我的答案也在其中。

在真理部的白色恐怖之下,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看不到的也不代表就不存在。表面上看起来一片歌功颂德粉蛆狂欢,其实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只是声音发不出来而已。

最近被捕的李泽华、陈秋实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hope is still there,别放弃希望。
其實最有效的方法是把支共建政以來所有真實的歷史文件檔案公開出來,讓這些粉紅知道邪惡政權如何瞞騙了國人,一如倒台前的蘇共
岳飞武穆宗帅 自我主义,本质主义者
民主之前,先讲法制。肆意妄为双标的法制下,正常人做正常事就会被惩罚,李文亮还算运气好的,不过听说李医生被训诫前也是比较爱党爱国的,支持港警支持蓝丝带,反对上街废青。亲身经历了公权力的霸凌后,醒悟过来。才有了墙内知道的“社会要包容不同声音”,和墙外接受纽时采访说的“民主自由更重要”。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不是佛教徒的話,甚麼「來生」、「投胎」之類宗教味道強的詞少說為妙
jixianfeng 偶尔跑题的人
凉风不是小仙女呀 保持单一爱好,不和沙币打交道
能抓住一个是一个。我向两位信的过的宣传过品葱,结果一个不会挂梯子,一个是纯粹好奇加叛逆心里,更多人还处于初步声讨阶段。我还记得我的语文老师参加过六四,在课上说过自己“爱国不爱党”,然后大家哈哈一笑,没了。
要提出诉求,也不一定要第一时间直接指向习近平,比如

平反造谣的医生
释放被捕公民记者
湖北官员下台追责
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决策过程
保护言论自由
萨格尔王庆丰帝 生产总值万八千,十里山路不换肩
没什么大用,韭菜的记忆只有3秒,今天哭天喊地,明日歌舞升平
墻國人向來只認利益,革命年代共黨分田地我跟共黨,現在一樣誰給恰飯我跟誰,我認為墻國只要經濟一直保持強盛,大家記憶都不會長久……
我有个政治倾向不明的老师,在朋友圈里发了关于习仲勋的话和文章后在最后反问了一句“父之言,子听之否?”……,当然这么直接抓到重点的肯定是少数中的少数
你在搞笑吧,知乎被删除的差不多了,微博才是群情汹涌
如果只是在线上泄愤,那很快就会过去,维尼又不会上网,只会证明墙内人根本没有起码的联合起来的能力。有很多种向政府显示活生生的大众意志的办法,只要参与够广泛,并不会有特别大的风险。电影因父之名中好像有一幕,坐冤狱的父亲死在牢里时,囚犯们点燃纸片从各个窗口扔出,大喊他们杀死了他,这就是在最极端情况下利用现有条件反抗的示范。平时有心思为环保搞熄灯一小时,武汉封城后能打开窗户唱红歌,完全可以每人在自家阳台上打开手机电筒之类的造成震撼的视觉效果,现今这种情况,政府大规模暴力维稳也是要考虑考虑的。这第一步都走不出的话,从香港一点经验都学不到,那后面别想了
学医无用李文亮 学医是救不了中国人的
没有别的选择了
如果不想被马列教徒亡国灭种
炎黄子孙只有暴力起义
武装暴力消灭中共法西斯反动政府
好像舆情汹涌,难道是八九悼念胡耀邦的翻版?
另外七名勇士今何在?
微博现在仿佛是胡耀邦死了,人民大搞民主运动,镇压戒严网警估计马上就来了
这时候不妨宣传一下编程随想,能叫醒一个是一个
一直认为改革会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这件事是有价值的
alibabababa 文宣中国(telegram/VoiceofCN)官方账号。
https://telegram/daluwenxuan
文宣谷
有telegram的进来领文宣图,散播进墙内
不要忘了微博冲塔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行为经济学有个东西叫做:前景理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1%95%E6%9C%9B%E7%90%86%E8%AE%BA

  1. 确定效应:处于收益状态时,多数人是风险厌恶者。
  2. 反射效应:处于损失状态时,多数人是风险喜好者。
  3. 损失规避:多数人对损失比对收益敏感。
  4. 参照依赖:多数人对得失的判断往往由参照点决定。




比如:普通人炒股,
赚一点就赶快套现,表现出风险厌恶。
被套了,反而攥在手里,幻想着能有翻身的一天,表现出风险喜好。

套用在现状上:

李文亮事件,改变不了中国人对中国整体经济收益为正向的大判断。(确定效应)
所以,大部分人依然是风险厌恶者,不想改变体制。

但是李文亮事件依然炒作得很热,因为大家害怕这样的损失,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损失规避)。
所以,大部分人是对损失敏感而已。

香港人为什么经济发达,依然是反共的,因为他们对于体制判断的参照点不一样(参照依赖)。

=========================================
楼主的问题是,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觉醒,
说白了,就是在问中国人什么时候会出现“反射效应”

根据前景:当中国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崛起产生负面评价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效应。

因此,李文亮事件为什么官方要拼命删帖,不允许群众对政府有负面评价。即使政府明明做错,也坚决不认错,也是害怕:大规模的对政府的负面评价,会形成一股风气。

同时,它把民众情绪引导到错误的路径上:“对政府的负面评价,会影响政府工作,导致经济衰退”。

其实,正常人都明白,这是典型的逻辑错误,因为一个命题为真,它的反命题不一定为真。

“经济衰退,政府犯错,会导致民众对政府有负面评价”,这是一个真命题。
但是它的反命题:“对政府的负面评价,会影响政府,导致经济衰退”。不一定为真。

为什么朝鲜一定要闭关锁国,因为它不想让老百姓知道外界的情况,以免民众对前景产生大规模的负面评价。

那么同样的,为什么我认为中国下一次经济长期衰退之时,就是共产党的灭亡之日,就是因为当民众对前景缺乏信心的时候,他们才有可能铤而走险,奋起反抗。
別講民主,先提自由
自由才是大家最能感到有變化的,民主對牆內人來說太抽象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在这个绝大多数民众被狂热情绪所支配的时代下,我们少数自由派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其实我认为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是非常多的。

我们存在的价值不是为了去说服那些被狂热的情绪冲昏头脑的民众,我们的存在的价值是为了让那些被狂热情绪冲昏头脑的民众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群人不会被他们的狂热情绪所操控,而那一群人不是基于比他们更狂热的情绪(比如宗教极端组织),而是基于逻辑和事实。只要这个基于逻辑和事实的声音一直存在,哪怕只是有少数人清醒的人,对于那些想通过立场和态度制造狂热情绪操控民众的人而言,便足够让他们坐立不安、如坐针毡,因为只要他们无法彻底消灭基于逻辑和事实的反对之声,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的狂热被无情的现实打败,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就必然会反噬并且迅速为大众所接受,正如日心说推翻地心说,宇宙说推翻日心说一样,虽然我们这一代人未必能看到,但只要传播真相的声音尚存,战胜狂热的情绪必然是大势所趋。

我们少数自由派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就是坚持传播真相,不让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消灭,只要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能一代代传承下去,等待时机,假以时日,只要有能让自由派把握到一个发声的机会,就能让社会实现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从而永久摆脱专制人治朝代更替的历史周期律。

我们自由派当前的使命,不是去说服身边那些已经被狂热情绪所支配的绝大部分民众,而是让更符合逻辑和事实的声音在一个哪怕是小众的范围内传承下去,不让传播真相的声音被彻底抹杀,静待社会的时机发生变化。只要有朝一日,传播真相的声音能被大众所倾听和了解,并不需要民众去刻意做些什么对抗专制体制统治,相反,其时只要民众不去配合专制体制作恶,消极应付专制体制的管理,专制体制自然因为统治成本过高而难以为继,进而土崩瓦解。我们这一代少数的自由派民众存在的价值,就是坚持用逻辑和事实去辨别是非、传播真相,不受大众的情绪立场支配操纵,为推动宪政民主法治自由保留火种,让后人彻底摆脱专制历史周期律而奠定理论基础。

对比欧洲的宪政化进程,从中世纪晚期到宗教改革,再到文艺复兴,再到启蒙运动,再到工业革命,再到宪政民主法治自由的普世价值得到认同,也不是一蹴即就的,期间经历了将近六百多年的反复,还经历了纳粹和苏共的摧残才发展至今,目前墙内教育课本中的意识形态还停留在文艺复兴早期的世界观,从宗教改革到工业革命的数百年时间里,无数仁人义士抛头颅洒热血坚持真理,虽然他们一生都无法改变当时的体制,但他们的努力难道都是没有意义的吗?要是没有他们的努力和牺牲打下理论基础和事实依据,就没有后人能够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对于我们来说,虽然未必能改变现实,但能为后人打下变革的基础,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和价值所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