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对郭文贵爆料的看法

刚翻出来的时候,看了很多揭露黑暗、启蒙思想的文章、视频。但是翻出来久了,愈发觉得讲理论、谈主义都是扯淡,对反共几乎毫无帮助。我想可能太多人存在天真的幻想,以为推翻中共要靠开启民智、民族觉醒。本人比较悲观,还没听说哪个独裁者是因为理亏而下台的,更何况在国内思想控制的强度下,绝大多数民众永远浑浑噩噩不懂普世价值为何物,有几个能觉醒为反贼大家心里都有数。所谓「开启民智」根本就是 mission impossible。这就是所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坦率地讲,就靠讲大道理,一百年也成不了。

我觉得大家需要搞搞清楚,郭爆料从一开始就不是「摆事实讲道理启发民智」的新闻评论节目,我们也不应该按那个标准评判郭爆料。在我看来,郭想做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1.爆丑闻摧毁中共形象;
2.促使西方国家意识到中共威胁,阻击中共的扩张和渗透;
3.在中共内部制造猜疑、恐慌、分裂,联合体制内反抗势力;
4.集结一股资本势力阻击中共的外汇和金融。

个人认为爆料内容应当是大体准确的。因为:
1. 以郭在体制内的人脉,他绝对有体制内的情报来源,不存在没料的问题;
2. 爆料者最重要的是信用,造假料、编瞎话无异于自毁长城;
3. 郭想要影响的人不是吃瓜群众,而是中共高层和西方高层,他们都有能力核实真假;
4. 一个人放着逍遥富翁的生活不过,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就为了哗众取宠当网红?
5. 郭和中共没有任何勾兑的可能。这一点中共清楚,郭清楚,了解中共历史和体制的人应当都心知肚明。

郭爆料中存在虚张声势、夸大其词、前后矛盾、言辞粗鄙的现象。我认为可能的原因是:
1. 郭的性格和讲话风格使然,多年混迹体制内形成的习惯;
2. 为了在中共内部制造迷惑、猜疑、不信任。不要以为中共铁板一块,领导都是全知全能。尤其在如今官场人人自危噤若寒蝉的背景下,这一招攻心很可能是有作用的。
3. 形势本来就在迅速变化,郭爆料不是新闻评论,而是新闻本身,当他把消息放出来,形势就变了(比如香港会不会戒严);
4. 郭掌握的情报也未必百分之百准确,通过调查核实可能需要修正;
5. 三俗内容吸引眼球,普通老百姓感兴趣,便于快速吸粉。

谈郭对其他自媒体的态度:
郭跟高层有过直接接触、掌握大量内部情况、甚至自己就是当事人和目击者。任何人站在这样的立场上,都不可能有耐心跟那些只能在海外对政局浮想联翩、妄加揣测的自媒体人掰扯。对于其他自媒体,评论新闻是工作,对于郭,爆料就是生命,不成功便成仁。他不可能容忍这些自媒体人对他爆料内容曲解,更何况很可能是有目的、有预谋的曲解。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对夏业良李洪宽赵岩郭宝胜胡平韦石等人那么强烈地报复。当然大概也跟郭的性格有关。郭需要的是直接贯彻他想法的媒体,而不是骑墙中立的“理中客”。打个比方,就像大家在玩狼人杀,预言家警长归票某某某,如果好人分票狼人冲票,可能造成局面崩盘。

以我的观察,海外大外宣的策略是:

第一阶段:试图通过抹黑爆料者否定爆料内容。污名化套餐:诈骗犯+强奸犯+通缉犯。郭当时的回应是「郭文贵是什么人,跟爆的料没关系」。同时一干海外大外宣看似理中客,实则更像是没接到上面指示不知道站什么立场。当时的明镜几期爆料节目做的不错,陈小平和何频对爆料的解读比较正面。

第二阶段:搞乱、搅浑、让观众厌烦。若干海外民运人士逐渐站到爆料革命一方,涌现了一堆顶郭自媒体。然而后来一个接一个反水,搞得推特油管乌烟瘴气,整天抓特务。

第三阶段:转移注意力,迫使海外自媒体忽视郭爆料的存在。不支持不反对,完全不提爆料革命,集体假装看不见。仿佛谁谈论爆料革命谁就是low逼。明镜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如何分辨大外宣:
我不相信海外自媒体都是大外宣。很多频道选择回避爆料革命可能是因为不想趟浑水、惹祸上身、迫于压力、或者看不惯郭以及郭粉丝的作风等。比如:文昭、陈小平等。有些频道不表明立场,但是至少可以将郭爆料当作一个新闻事件,不吹不黑地讲出来。例如:年代向前看。但是一些频道完全不顾事实,冷嘲热讽,不质疑中共丑闻当事人,一边倒地挑郭文贵的毛病,言必称骗子大忽悠云云,我合理推测并不是什么好人。
19
分享 2019-12-02

75 个评论

中共为了抹黑郭文贵,动用了最高水平的五毛去黑他,确实混淆了一些人的视听。

中共为了抹黑郭文贵,动用了最高水平的五毛去黑他,确实混淆了一些人的视听。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郭文贵就是五毛?👀
tmd,合着不鸟郭文贵就是大外宣?还是最高级别的?
葱友黑郭,五毛也黑郭
葱友吃饭,五毛也吃饭

故而可以推测品葱是五毛站点
那要看反对的原因。

那要看反对的原因。


你这说的也太模糊了。。。。
除去专业砸锅的,我觉得很多人看不惯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说话方式,给人感觉像骗子,但实际上中国那些生意人说话都这个样子,尤其是跟政府做生意的那些老板。
其实不看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至少他真的在反共,在支持香港,不像某些所谓的民运人士,从来不提香港,不为香港人说话,每天只知道砸锅。

tmd,合着不鸟郭文贵就是大外宣?还是最高级别的?

我最后一段说了,不觉得回避的都是大外宣,但是罔顾事实,冷嘲热讽的极有可能
支持郭文贵!
我偏向相信郭文贵反共是为了保持知名度,免于无缘无故被死亡消失。
     一个中国高级特务,白手套的逃跑保命之路。
    作为一个拥有知名度反共美国人的身份,相信中共不敢下手。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郭文贵就是五毛?👀


理解能力堪忧。。
大部分水平一般的中共网评员是用“重复谎言一千遍”的办法声称郭文贵的某些爆料是骗人的,因此郭文贵是骗子。至于所说的爆料如何骗了人,他们反正也举不出什么具体的原因。

中共最高水平的五毛是把郭文贵的某些爆料举出来具体地批判,声称郭文贵是骗子。这类言论宣扬起来确实迷惑人,有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听了以后都会相信,以为郭文贵真的是在骗人。

我偏向相信郭文贵反共是为了保持知名度,免于无缘无故被死亡消失。     一个中国高级特务,白手套的逃...


如果想保命,我觉得更好的做法是拿着料不出来爆,像令完成一样。郭搞这个大动静,就是要你死我活。
郭粉厉害啊,说郭是骗子就变五毛了。
看来跟着郭时间长了也都变的不要脸了,
是不是忘了郭是如何骂董瑶琼的,
是不是忘了郭是如何骂其他人的,
是不是忘了郭是如何骂不捐钱的。

如果想保命,我觉得更好的做法是拿着料不出来爆,像令完成一样。郭搞这个大动静,就是要你死我活。


郭文贵开始爆料时,不是反共,而是要他在国内的钱和家人。
后来谈判不成功,才开始反共。
动静很大,不过爆料真假参半。
不过他手里肯定还有一些绝密资料保存,不然中共也不会对他家人客气。
他的这段爆料历史,也算得上传奇。
郭文贵的这些行为,像是骂董瑶琼,以西方的文明标准审视,确实不好。不过如同本文发起人所说,“郭的性格和讲话风格使然,多年混迹体制内形成的习惯。”

中国大陆的官场文化本来就是不把人当人。人没有尊严、人与人之间没有尊重。我原来在中国体制内的时候也觉得活摘器官没有什么不对的:各省、市、县甚至企事业单位都可以活摘器官来创收。维稳费用这么大,不活摘行吗?

这些都是读懂墙外的媒体、网站很多年以后,慢慢领悟了人生命的神圣不可侵犯,人尊严的价值,回首反思,才意识到中共动辄就活摘良心犯的器官是一件罪恶滔天的事。要求郭文贵这样在中共体制内过了大半辈子的人立即接受居鲁士式的现代人权观念和启蒙运动的价值观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郭文贵就是五毛?👀


大部分都是。 而且是网军规模的集体协同作战。

郭的性格和讲话风格使然,多年混迹体制内形成的习惯.....要求郭文贵这样在中共体制内过了大半辈子的人立即接受居鲁士式的现代人权观念和启蒙运动的价值观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理由也能说的出来,那不好意思,我也还有着共匪教育出来的抓阶级敌人习惯,
看到骗子就烦,最讨厌骗子。那你是不是也要体谅体谅我?
既然认可郭胡说八道乱骂人,那我有理有据的骂郭你应该是支持的啊
国文贵只是墙内一般普通老百姓的维权人员。维的什么权呢,当然是受到共产党的不公平对待, 只不过他是其中比较有钱的一个而已
但是民主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也算是觀察過郭文貴的,也看過很多關於郭的爭議,目前本人自己的態度是負面的,對很多郭文貴支持者對別人進行網絡潑糞更是相當厭惡 (別告訴我不存在,自己去看龔小夏推特上的留言)
我不認為郭文貴是行動派,之前在討論應不應該請郭文貴代言品蔥的時候有蔥友提示他之前的很多行動承諾都沒有兌現。
但是我也認為在品蔥上討論郭文貴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反正大家都是匿名的鍵盤俠,挺郭反郭都無所謂。對於郭文貴的態度我覺得蔥友們完全可以做到保留自己的意見,agree to disagree. 我剛來品蔥沒多久,但是瀏覽了前幾頁也沒見到有誰在品蔥開主貼反郭的。覺得郭文貴是行動派的人可以給他的那個什麼基金打錢,也算給“行動派”加油。比在在裡希望改變其他人對郭的負面態度管用。
在品葱,就能感受到一波一波的砸锅网军在带节奏。 
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感谢楼主替代沉默的大多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大陆执政党对郭的攻击,是网络军队级别的。王立强爆料出台湾有20万个账号带风向,吹捧韩国瑜,改变民意。以郭文贵被水军攻击骂“郭骗”的规模,绝对比韩国瑜的20万账号多。
但郭也不敢保证100%是好人,首先他不是一个传统的自由主义知识人,他是一个普京式样的执行力超强的执行者。我比较担心大陆地区即便出来挂着民主招牌的新执政者,中华民族距离民主文明,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但80后,90后,00后,每代人都在快速的进化,我们对郭文贵可能带来的改变,持谨慎乐观态度。

郭文贵开始爆料时,不是反共,而是要他在国内的钱和家人。后来谈判不成功,才开始反共。动静很大,不过爆料...



这个就见仁见智了。对于谈判,中共不相信郭,郭不相信中共,就是互相骗,同时知道对方在骗,谁都不傻,破裂是早晚的事儿。郭想在斡旋之中把家人搞出来,所以没有直接反,打着红旗反红旗,可能还夹杂着对习的一丝幻想。但是反共的计划一定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他常说的就是“三年后再看”,“三年爆料计划”之类的,我觉得并不是完全的虚张声势。

国文贵只是墙内一般普通老百姓的维权人员。维的什么权呢,当然是受到共产党的不公平对待, 只不过他是其中...


你说他维权真是抬举他了,郭就是土匪内部分赃不和被打出来的玩意,那能算维权?
他勾结官员坑害别人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最多最多算他是改过自新弃暗投明的罪犯,
哪能和那些敢于维权的无辜百姓比呢。

tmd,合着不鸟郭文贵就是大外宣?还是最高级别的?


很大比例是的。 尤其那些高频出节目的,蹭时事热点的stone记等自媒体 。还有其他一些《王剑财经》《文昭》等,知道郭的分量,深度讨论会惹来网军的进攻。此外,人家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逻辑清晰的条目,您就看中这一条,观察您的言论在品葱论坛一系列的发言已经有很久了。
最近几期路德时评的内容比较重要的,尤其是关于招商银行的,而且有切实证据,目前中共国的经济在香港人权法案后已经相当危险了
我其实有一点没弄明白,很多人选择黑他,但是黑他的材料总是不与时俱进。
很多人说他不反习,但是很明显他的一众支持者基本是天天反习乳包的的;
说他是体制内失败者,本质上是在野共;
那么我想说一个问题,既然有人可以在翻墙了解真相后选择反,人可以改变,那为什么他不可以改变,仅仅是因为他性格比较张扬,所以他无论如何在有些人眼里就是个固执的在野党?我在小学的时候也宣誓爱国爱党,我一辈子是不是也就这样了?

我其实有一点没弄明白,很多人选择黑他,但是黑他的材料总是不与时俱进。很多人说他不反习,但是很明显他的...


路德的直播说得很清楚了,郭文贵不反习是因为绝不反对习开倒车,这样习才能自己把车倒进悬崖,“以共灭共”

你说他维权真是抬举他了,郭就是土匪内部分赃不和被打出来的玩意,那能算维权?他勾结官员坑害别人是他自己...


对 正如你说 他是分赃不均,也就是说他说犯罪嫌疑人
但是他也有权利维护他受到迫害的权利吧
反共態度值得肯定,所以也就沒有必要針對他,但是對其人其言其行,不敢苟同。並不能因爲他反共就要把它當新皇舉起來,這是典型的中國人思維,要麼跪着,要麼讓別人跪着。

反共態度值得肯定,所以也就沒有必要針對他,但是對其人其言其行,不敢苟同。並不能因爲他反共就要把它當新...


谁把他当皇帝举起来了?

谁把他当皇帝举起来了?


你自己去他的頻道去看看又多少人在哪里舔鞋。
90%自以为在反抗的抗争者,不知道自己偏误的抗争立场才是被被傻傻利用。

  <一大群>自以为在反抗的抗争者,不知道其实是自己一直在接合五毛暗地的不利反抗的说法,自己反而会认为别人揭露自己支持的(五毛、五毛说辞),别人才是五毛来抹黑的。自己想不通别人为什么揭露,也不愿意想,只管扣成是正做着揭露的人才是五毛

  在改良派的五毛论调上是这样,可以凭空认为反改良的都是五毛
  在佛轮的揭露上也是这样,可以凭空认为揭露佛轮的都是五毛
  在反爱国的揭露上是这样,
  在对鲁迅、王朔、河殇系的揭露上是这样,
  在反对土匪挑拨煽动的独立上,一样是这样。
  ....
  更不说那些对郭文贵、刘阿姨之流的(高级伪装的)助匪说辞,对这些更具欺骗性者的揭露,更会被信众相信"是五毛来丑化抹黑",不懂做分辨,就轻易把揭露混同于低端五毛的抹黑,混同于是五毛在制造杂乱
  ....


  接受五毛暗地宣传说辞的民众,自以为自己的抗争认知基于的是反土匪的认知((这里最容易理解的好比反爱国),而不知道其实自己认为的"对立的立场是土匪灌输的认知"才是真正有助反土匪的(好比爱国),其实对方只是良正的内容被土匪以混淆的内容混入队伍中丑化了,"被共用了丑名",于是就把那些良正的内容一起视作土匪立场 (这也就是土匪伪装身份混入对方之中来绑架对方形象、坐实栽赃的手法)
  换成实地形象,就像香港,土匪打扮成反土匪的抗争者,混入抗争方干的坏事,就算到抗争方的头上了。让不知情的人看见,不会想到根本不是抗争方有问题,不会想到"不是爱国的问题,不是支持统一的问题,不是革命派的问题,真正是问题的是嫁祸推赖给国民性,佛轮是在误导抗争",不会想到自己反对于那些(爱国、统一、革命派、揭露鲁迅、揭露佛轮)时才是自己被土匪利用了。
  再举出其中一例:反对佛轮的,揭露佛轮的,不一定是五毛,不一定是在护共,该看具体说的是什么再判断。别看见反佛轮一下就想到是在支持土匪。

  !!最恶心的,是土匪看见<右手扮演的声势>暂时没人上当、没人接受土匪栽赃的说法去骂被污蔑栽赃的抗争立场,土匪就又会伪装成<一大群>接受栽赃说法的人,带领接受栽赃的声势,以铺天盖地的声势来引导不知情的人相信栽赃,即制造<左手扮演的声势>。以同是五毛伪装的左右手假装吵架来互相搭台,挤占舆论中的大部分声势,而让还原事实的人的声音变成少数而难被听见,没有搭台互吵的那么方便"无限重复发声引导"而会被视为一个声音在反复自说自话的骚扰别人。而这个没人参与的声音其实才是在还原事实的。
  经常充当这个<左手>来配合把话吵到无用的方向去的,带偏抗争争论到无效之处去的,相当于都是伪装对方立场的高级五毛/特务,佛轮只是其中最低级的(其初期之后到目前的大部分时间只是在炒作、吹捧党内内斗,培养改良派思维,误导盼明君,把土匪的团体作用遮掩粉饰成党魁个人作用。而佛轮系这一五毛身份的媒体制造的海量误导远不止这里说的这些)。

  这样的<一大群>自以为在反抗的抗争者,出乎意料的甚至是90%以上的普通抗争者,纯粹是"思考深度、反思能力"与"察觉不对劲的能力"的问题了。

  严重涉及"自我正当化"的问题。
私与公--

自我正当化
2019.11.27
  世代与世代之间观念的相压,即是自我正当化与自我正当化之间、自我正当化与据实论公之间的相压
  自我正当化,即是以自身的观念价值胜出外界的价值。

  自我正当化之下,会使人日积月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
  把自身既往哪怕是被动受迫采取的应对,也都美化成「是正确、是合常的标准、是让别人应当学习的」,
  把自身经历的不良历程「正常化、想强推别人向自己的路线看齐」,
  把自身所据的负面拖拽于正常评论标准强扭成让别人接受「是相比之下占据了做论予评的资格优势」,
  把自身的经验说成是「赛过了别人体验的其他之事所得到的」....

  自我正当化之下,会使人坚信,若别人与自己对于同一重要事务的认知有什么对立差异,就一定是别人缺少了什么该有的而不如自己,是彼他有种种过错才会冲突于此己,是别人不努力才会对处境不满意,是别人哪里没做好,所以才不像自己这样舒适、适应...
  哪怕本来应该是信任支持的关系,一旦信任支持了对方就等于会否定了自己过去的什么时,便变的拼命无保留的不吝惜于怀疑、攻击与贬低对方。哪怕反反复复的宣称着自己愿意为对方牺牲,却在此毫无自我催眠的作用。就像是即使身体可奉献出、信念也不可的那般。

  不只是受日积月累影响更久的一方,相比不那么受长期影响的一方也一样,很容易就足够久到了产生自我正当化。
  因为是长期积累的,对自己来说是长期被验证的,所以就无需多问事实,自己的就一定是公正,甚至干脆无需探究什么公正,自己认可的就是正确。
  总之无理即有理,总能傍上个合理,来不被压过而反压于人。

  所以就有了事实说辞与颠倒黑白的说辞能一样理直气壮而激烈冲突、难分上下、谁也说服不了谁的荒唐戏。

  既然已自我正当化了,就当然会不管自己有多么巨大的错误,也都时时刻刻特意不让自己发现,仅凭赌一口气来让别人不能攻破,直到反复被彻底暴露在自己眼前自己是在赌气,才会想到也许该反思。

  还有更糟糕的偷偷摸摸七绕八扭维护自己正确的手段,不敢与对立方正面应对,就干脆「不想管到底是谁错了」,听见谁论说对错就马上捂住耳朵逃的远远的,以什么都不该分对错的借口,来掩护自己暗地认为对的;
  偷偷摸摸七绕八拐的,把论说揭示错误,一律扣作『抱怨、愤青、偏激、戾气、偏执、不包容、不能适应、未经世事的不成熟、非黑即白非对即错...』,把论说对错的行为,一律想象成是出于论说者自身某种错误,这般那般的出于"没做好自己"才会对别人说这说那,一律仅视作攻击他人,来在扣以攻击的名目下,有了无视与逃躲的借口。
  蒙拐绕过论述对错的内容本身,来强占更高一层的正确,最终得以自作捧赞『难得糊涂、水至清则无鱼、法不责众』的高明高境界。


  由自我正当化带来真正不能融通的对立,对于熟人都可以轻易的下手毫不客气,把自己认定的、把自己粗暴的摆在优先,对于抓不着伤不着自己陌生人,当然会更加肆无忌惮。
  不能融通的障碍,也就是据以了扭曲的事实,或仅止于自己眼前的事实,无论哪种都是在于以自己为准,做了对外的限界。
  毕竟扭曲出的虚假与虚假之间即使能相通,虚假与现实之间也仍然是最难相通的;毕竟若只具备自己,范围只限于自己,而不具备向外的接受性与理解性,即使处于一个世界同存的事实,分隔两处也会变的无法相合。


  但就连就实论公,也仍然会包含自我正当化,只不过是正确正当的自我正当化。在不可动摇性上却具有相反的意义。
  即使基于事实的两方相通了,也与扭曲出的虚假之间的相通,看起来没有区别,并非能得到一些相通的支持就能证明是正确、是事实。

  勇敢于自我怀疑,与动摇无根毫无自信的自我怀疑,两者笔直相通难作预防的取舍;面对错误之处的自我怀疑,与面对正确之处的自我怀疑,两者难分捡到的是哪个。
  说来说去不管两边各自怎样,其实需要怀疑时,需要做的也只有怀疑这么简单,但,什么时候需要、需要不需要,又绕回到了无法简单判断之处。
  坚守不一定是错误,所以怀疑不一定是正确,为什么会难以判断?

  其实从表面形式上并没有什么该不该怀疑的简单标准,问的问题问成了该不该怀疑时,就会成了空谈形式而不顾实际对象。
  能确定该做的,只是回到询查事实、现实、实际、实情。
  而这,才是据实论公唯一确定有效的部分。

  能确定的事,确实有,而不用流于无尽的怀疑。但确定事实,却反而又会成了受阻拦受阻碍的事,尤其是在想隐蔽事实的需求下。不止制造出种种托辞掩盖扭曲前情,更会制造出种种借口挤除、替占于观察,操控于可见。
  于是人们尚能简单探问事实的部分就成了可贵的、社会中唯一确定真实的部分。

  私瞒欺诈膨胀至最大时,甚至会暗地教导人们不再相信于真正的、正经的公存在,而只相信虚伪欺诈作其唯一意义。对接受欺诈的自我正当化,就制造了人类历史以来最深的深渊。
  以至于除非被强制矫正,否则便永远能拒绝接受相反对立在「自己所处世界」之外的现实世界实情。以蒙眼拒绝的借口又做了蒙眼拒绝的借口的外壳。
  即使从共同接受的承认部分入手,试图将其疏通拉出,到了分歧之处也能马上跳回虚假之中并自成一个「完整的虚假体系」。能被攻破的,或许只是侥幸刚好碰上虚假建立的不完整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足以自作聪明而导入虚假之中的,由能自恃的"小聪明"带来的,是最坚固的虚假扭曲与变态。



  (想专门写点绕过敏感,能在内网起同样作用的东西,就试着写了这些。
  于此考虑上,尽量避免常挂接于敏感相争内容的什么批评喻指用语,避免指什么具体现象而增加敏感性,最多被颠倒黑白的说成三观不正。使找不到借口狠封,就只能以不够所谓的"正能量"作审查借口来删除。)


  敏感部分:
  于是就有了"你没吃过我吃的苦,所以是生于福中才这个那个的觉得不好、挑剔、忍不了受苦的对待,是恩将仇报不知好歹",而拒绝考虑自己吃的苦该不该相反耻于夸耀自居,是不是自己毫无底线的忍受于受人不当之害是病态,是不是自己认贼作父被从头害到尾还感恩戴德;
  于是就有了"我也不是自己想这么做,是我的职务让我不得不这么做,是别人指使我这么做的"以此推脱罪责时的心安理得性。
  于是就有了把周围流毒传染的不知遵守,追求于目光短浅的一时爽,反说成不这么做的对方是迂腐虚伪,说成是前代遗毒、在迈向万恶的"人治"、说成是对方在助长邪恶。
  于是就有了"对方体会不了什么什么的好,只知道去捧抬不怎么样的,明明是什么什么比较好",却正好相反,或者是彻底不具备审美能力而随便捡起来就越来越抱守自居起来,或者是由于思维过于简单粗蛮而仅仅是理解不了真正是好事的复杂者、精密者。
  于是就有了仅仅为骗取他人沿合自己的认知标准来放低生活标准,为激发他人斯德哥尔摩-知足心理,为吃苦不以为苦的麻木"成熟",为从无意义的吃苦中找到乐趣,养成"乐观"的技巧与习惯,为从无意义的吃苦中反衬出满足感而使他人无意义的吃苦。
  ....

你自己去他的頻道去看看又多少人在哪里舔鞋。


最新一期视频下面靠前的几个评论,哪个是?
https://i.imgur.com/ntUUe8h.jpg
我搜了下品葱关于郭文贵的看法,我发现不少有老资格的葱友对郭文贵误解太大,郭文贵8月的时候说要戒严,难道不是真的吗?831直接打死不少香港人了,而且已经悄悄换装港警,到现在解放军直接出来假意帮香港人打扫卫生,直接公开破坏一国两制了,关于香港的预测,郭文贵在早期爆料视频已经提示过香港商人很多人都是通共的,郭文贵在香港有资产的,也被中共查封了,变相的送中条例已经在私下进行了,只是中共想公开送中才引发香港人200W大游行。
文昭那种书生,说的头头是道,对CCP一点威胁都没有
我一听到郭文贵说的,就觉得他有戏
就象我雇佣销售,什么样的销售能帮你卖东西?那些能把圈内的事情说得一清二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发生了什么是,前因后果都知道,这种人才是可能实现销售的。
郭文贵一开口,就知道是圈内人,我看他的视频,每次都能知道新的东西。
这种人一看就像流氓,口若悬河,心机深重,只有这种人,才能推翻CCP。
我就是支持他。

我搜了下品葱关于郭文贵的看法,我发现不少有老资格的葱友对郭文贵误解太大,郭文贵8月的时候说要戒严,难...


这跟道士一样都是属于文字游戏

最新一期视频下面靠前的几个评论,哪个是?https://i.imgur.com/ntUUe8h.jp...


你现在不就是在舔吗?你喜欢舔你就舔,那是你的自由,不要非拉着别人,我没兴趣。
已删除
郭穩櫃是個純騙子,就郭粉那幫人真的看不上眼,迷信他所謂的爆料,也是蠻蠢的,呵呵。
但他的優勢是有錢有關係,能搞事,這點肯定比文昭之流強
郭是江湖骗子,爆料是为了自保,舔共阶段打击民运也是为了自保,宣扬民主召集蚂蚁也是为了自保,自保的大方向不变,捎带登基教主宝座。
郭文貴就是五毛出身的,現在他反共也就是一個反共的五毛而已。他水平停留在五毛程度就是。然而就算是一張廁紙也有它的用途,繼續看看一個五毛隊友能讓國際如何看待他。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你这说的也太模糊了。。。。


确实是,看你跳得那么欢,你就是五毛狗

除去专业砸锅的,我觉得很多人看不惯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说话方式,给人感觉像骗子,但实际上中国那些生意...


楼主文中提到的郭文贵骂的民运人士 “夏业良李洪宽赵岩郭宝胜胡平”,谁没有为香港发声?
其实本人对于郭不甚感冒

因为郭本身就是体制内训练出来的人,本身精通的,就是体制内的那一套话语术,好大喜功,做一说十。

而其本人动机,一开始也就是要回自己的资产和为自己的家人员工非法扣押找个说法,并没有什么特别高尚的目的。而后来又到处乱怼人。玩政治手段

现在有点恐惧,因为郭的个人经历,表明了,如果郭掌握话语和政权,比习应该也好不到哪去,最多就是拿破仑那样的。所以,不是很看好

郭文贵的这些行为,像是骂董瑶琼,以西方的文明标准审视,确实不好。不过如同本文发起人所说,“郭的性格和...


我服了,郭文贵骂人(而且还是作出实际行为的董瑶琼)就是“郭的性格和讲话风格使然,多年混迹体制内形成的习惯。”;我们批评两句郭文贵就是五毛?

文昭那种书生,说的头头是道,对CCP一点威胁都没有我一听到郭文贵说的,就觉得他有戏就象我雇佣销售,什...


他有啥戏啊,孟建柱付振华都升官了,王岐山没退休当了国家副主席。。。连他自己的仇人他都扳不倒,我很好奇,你们口中的有戏是指什么,他到底为反共做了啥

楼主文中提到的郭文贵骂的民运人士 “夏业良李洪宽赵岩郭宝胜胡平”,谁没有为香港发声?


你觉得这些人是反共的?典型的小骂大帮忙,胡平跟一帮被策反的民运人士一贯阴阳怪气的指责勇武派你不知道吗

他有啥戏啊,孟建柱付振华都升官了,王岐山没退休当了国家副主席。。。连他自己的仇人他都扳不倒,我很好奇...



海航王健渤海金控贯君刘成杰孙瑶德意志银行的丑闻,要不是郭爆料,谁知道?
那我想问问你支持的夏业良胡平之流做了啥?

我服了,郭文贵骂人(而且还是作出实际行为的董瑶琼)就是“郭的性格和讲话风格使然,多年混迹体制内形成的...



郭骂董是因为当时郭不反习并且认为董泼墨是王岐山安排的。我声明我不认为他说的对,你当然可以批评。但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揪着一个点一棍子打死你就很理性?

他有啥戏啊,孟建柱付振华都升官了,王岐山没退休当了国家副主席。。。连他自己的仇人他都扳不倒,我很好奇...


如果看不到郭文贵做了什么,请自行脑补。我不会浪费时间去再讲一遍随手一查就能查到的东西。
CCP最害怕的就是了解他们内部的郭文贵。很明显你是派进来的高级五毛,或者伪民运。
我看到郭文贵非常努力地干了实事,而绝大多数“民运”只会动嘴皮子。
再次重申,郭文贵做过什么,有目共睹,否认这点就是别有用心。
太可怕了,我就看见郭对着海外几乎所有自媒体都在喊打喊杀,楼主说这些人都是中共大外宣,高级五毛,真当别人都是瞎子??你跟我说文昭书生无用,吴建民是大五毛?郭果然是根搅屎棍,谁沾谁臭,最好办法是远离
共产党喜欢用“掺石灰,撒沙子”来比喻统战工作。在敌对力量内部打入自己人做楔子 “让他们无法统一精力到真正有建设性的方面” 

个人觉得这未必是郭的初衷,他的履历让人相信他动机只是简单的保钱保命(他在初期视频多次提到)
后来反党(一部分)成了保钱保命的手段,可以合理怀疑分化反贼也可以成为手段。我还听说他的爆料造成了党国美洲情报机构很大的麻烦(瘫痪状态)

太可怕了,我就看见郭对着海外几乎所有自媒体都在喊打喊杀,楼主说这些人都是中共大外宣,高级五毛,真当别...



呵呵,你说了一大段,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在曲解我的意思。你真当别人读不懂我的贴子,还是你自己读不懂?跟郭纠缠不清的自媒体,你敢说哪个是干净的?

中共为了抹黑郭文贵,动用了最高水平的五毛去黑他,确实混淆了一些人的视听。


郭文贵从0到千亿身家,肯定是一段依附女权贵的血泪舔逼上位史,最后被抛弃家破人亡,流亡海外,从寄希望于骂73到彻底翻脸,现在只能当个海外富家翁了,当然钱都是人民血汗钱

共产党喜欢用“掺石灰,撒沙子”来比喻统战工作。在敌对力量内部打入自己人做楔子 “让他们无法统一精力到...


我对他也是这个感觉,正好打击所有海外民运。支持合理非不支持勇武但不割席的人多去了,按楼上各种评论那铁定是大五毛无疑

你觉得这些人是反共的?典型的小骂大帮忙,胡平跟一帮被策反的民运人士一贯阴阳怪气的指责勇武派你不知道吗...


这里面只有胡平是反对勇武,支持合理非的;“小骂大帮忙”有点诛心之论,别人也可以攻击郭文贵“小骂大帮忙”(当然你肯定不同意)。

郭骂董是因为当时郭不反习并且认为董泼墨是王岐山安排的。我声明我不认为他说的对,你当然可以批评。但是人...


我是举出一个反例,证明批评别人(甚至是可能错误的批评)是可以的。大家一起探讨,一起交流嘛。你相信郭文贵,我对他抱持怀疑态度,甚至在某些地方批评他的观点/做法,我认为没有什么问题(我也证明了郭也是这么做的)。我所抓住的点是,你们把和你们观点不一样的人打成五毛,而郭犯了错误,你们就倾向帮他找借口。
这话不假,当年我喜欢看政事小哥的解说更甚于直接看郭文贵爆料,政事小哥的解说从事实上去证明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很理性,相比之下,老郭确实像个传销的。最近听他的爆料就是什么,X前所未有!XX前所未有!!XXX前所未有!!!

可惜,政事小哥被迫隐退了。

我是举出一个反例,证明批评别人(甚至是可能错误的批评)是可以的。大家一起探讨,一起交流嘛。你相信郭文...



得了吧,如果是理性批评,没人说你们是五毛,然而一些人为黑而黑,不顾事实,曲解别人意思,再装作受害者,当谁看不出来吗?我举个几个例子:

中国网警巡查执法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郭文贵就是五毛?”


同人志:“葱友黑郭,五毛也黑郭,葱友吃饭,五毛也吃饭,故而可以推测品葱是五毛站点”


五毛狗吃屎:“郭粉厉害啊,说郭是骗子就变五毛了。看来跟着郭时间长了也都变的不要脸了”



这些人自己跳出来,平白无故的,非说别人骂他五毛,我请问你,你哪只眼看见有人骂他们了???

这话不假,当年我喜欢看政事小哥的解说更甚于直接看郭文贵爆料,政事小哥的解说从事实上去证明郭文贵爆料的...



我这个“脑残郭粉”也不喜欢直接看郭直播,太长、太啰嗦、像传销!奇怪的是某些人一口一个郭骗子的,反倒比我看郭视频还认真。非常喜欢看政事小哥的视频,跟你的感觉一样。

呵呵,你说了一大段,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在曲解我的意思。你真当别人读不懂我的贴子,还是你自己读不懂?跟郭...



我只关注过郭很短得一个阶段,其实他所谓爆料可能对于底层估计挺震撼得,但是本人父辈祖辈属于体制内,红二红三的丑事知道太多,从小就憎恨中共。郭爆料除了海航,男女丑事每次都拿出来津津乐道,底下的果粉也真和红卫兵有一拼,就取关了。对于他把所有海外民运都喊成伪类,我很不齿。就比如我,虽然知道多,我有勇气站出来说吗?没有!因为国内有家人朋友,怕被请喝茶。就连我们国外的各大华人论坛,五毛水军成群来袭,坛主不但不敢管,连版主都换成五毛,这才是大外宣的力量。我觉得敢站出来说话的都是英雄!至于郭攻击的那些人,有一部分因为youtube twitter推送知道几个,这些人基本上开始都是挺郭的,后来不知道怎样狗咬狗一嘴毛说不清。国外这些自媒体,除了捧郭的那几个以外,其他都被他归为伪类,包括文昭吴建民,这就可笑了,以为我们脑门都被夹过?郭本人喊喊伪类,他底下的郭粉立马放大十倍,骂起伪类比五毛嘴还脏,比红卫兵批斗还可怕,如果反共后果是郭一类的人掌权,那我立刻不反了谢谢
現時為止他對ccp造成的傷害是最大
而他造就ccp內部加速分裂內鬥 是全世界最想看到的
Ccp對本國國民都這樣殘酷 對其他國家的人更是殘忍
全世界不在這時候壓制ccp他日必定造就比蘇聯更強大的專制政府

葱友黑郭,五毛也黑郭
葱友吃饭,五毛也吃饭

故而可以推测品葱是五毛站点



人类吃饭是必要行为。
观客砸锅是非必要行为。

然,

五毛砸锅是必要行为。
一个思路:能活在品葱的五毛,会躲在反对“不挺郭或者砸郭的都是外宣五毛”这个口号下是必修课了吧。“不挺郭或者砸郭的都是外宣五毛”这种绝对化的观点,逻辑正常的人谁都知道不对,可是为什么这些五毛喜欢大张旗鼓地拎出来反对?

分析:五毛自己先提出来,为的是抢占逻辑山头,告诉其他人这个“高明、独到、体现民主气息、散发理性光辉”的观点是我先提出来的,同意我这个观点就有理由同意我剩下的观点(就是五毛洗地洗脑混淆视听的核心言论),哪怕是反对五毛其他站不住脚言论的人,也不得不先过了五毛在开头就立下的鬼门关,如此就让五毛掌握了先手;五毛躲在这个桥头堡里进可混淆视听的同时对挺郭者们扣上“爱扣帽子”的帽子(一部分挺郭者的言论确实过于激进,打五毛畅快,但误伤也很疼),退可在夹带的私货被人识破后借“反对者”的身份挡枪脱身。

对策:用“不挺郭或者砸郭的里面就没有外宣五毛?”来回应五毛,夺回逻辑上的主动权。伪装理客中扭捏作态的暂且不提,专业砸郭的这种自爆狼、五毛里的出头鸟,人家自己都承认了咱也没必要客气。牢记五毛最喜欢的就是把具体问题抽象化成不相关甚至有利的讨论场,你跟他讲实事儿他跟你讲理论,还反手给你套上一个偏激片面的帽子。把原则钝化成一团模棱两可,思想的毒瘤深入共产统治下的每个普通人。

我只关注过郭很短得一个阶段,其实他所谓爆料可能对于底层估计挺震撼得,但是本人父辈祖辈属于体制内,红二...



我提出几个问题,不一定对,你仔细想想:

1. 所谓民运人士自媒体站出来真的是因为勇气?他们国内没有家人朋友不怕喝茶?是不是因为已经得到中共的默许和授权?

2. 有几个正经移了民的啥工作不干全职反共?除了法轮功资助的,除了文昭这样的大博主,其他人靠什么活着?油管广告费能赚几个钱,他们钱哪里来的?

给你提个醒,民运人士很多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骗完欧美的自由民主基金,又向中共讨赏,最后还骗海外华人的捐款。这些丑事,绝大多数不是郭文贵爆出来的,是他们自己狗咬狗,争着向郭文贵表忠心要钱,可笑吧!最后一个个被识破,翻脸不认人,也就不要怪郭文贵嘴下不留德了。很多人跟郭打官司,一个也没打赢。当然,我认为郭文贵抨击一大片自媒体,绝对有误伤的。比如文昭。但是大部分人绝对不冤。在我看来,他们只不过是更有欺骗性的五毛罢了。

一个思路:能活在品葱的五毛,会躲在反对“不挺郭或者砸郭的都是外宣五毛”这个口号下是必修课了吧。“不挺...



你这个说得太透彻了,完全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跳出来装受害者,你一接茬,他就碰瓷!
郭文贵毕竟不是什么道德模范。他在中共那种泥鳅人上位、好人出局的黑恶体制里生存并且发展的很好,自然染上一些缺点。但是郭文贵流亡以后,为西方提供了大量宝贵的中共内幕消息,瘫痪了中共在北美的间谍网,这就是很大的贡献。

相比之下,作为体制外的高级知识分子,做个道德模范、在网上匿名批一批中共并不难。可是这对于倒共又有什么实际作用的?粤语有所谓“冷气军师”,就是指不实际行动、不斗争、躲在空调房里谈论的人。

那你的意思是说反对郭文贵就是五毛?👀


有的是,有的只是自己观点。

有的是,有的只是自己观点。



按你逻辑,屎是恶臭的,所以所有恶臭的都是屎?

p.s.:回错了,应该是回那个“网警”。
之前的一个帖子我谈了对郭先生的看法,再发一遍吧。

1.郭文贵的节目喜欢夸大其词,爱揽功劳,爱炫富,爱用生殖器抓眼球。这些东西没必要藏着掖着,相信郭先生自己心里也清楚,经常看他节目的也都看得出来。

说他夸大其词诸如他经常说告诉某位美国高层一件什么事或者一个什么观点,高层就对他崇拜的不行之类的话。这种话说一次两次就算了,天天说把美国高层说的跟傻子一样,难道他不流亡美国美国就不反共了?人家也有研究中国问题的专业机构。

说他爱揽功劳他在直播中经常说在这个事上不能追求名利,功劳不能记在他账上,但是后面的话往往又会强烈暗示他为这事出了多少力,这事的成功是他的推动和影响。

说他爱炫富按中共的话说叫脱离群众,按老百姓的话说叫不接地气,动辄游艇豪宅私人飞机外国女佣,几亿几十亿在他眼里小意思都算不上,抨击跟他不对付的民运人士时往往也是金钱开道嘲笑他们穷酸。当然了,他确实有钱,光国内被中共收缴的都差不多上千亿了。

爱谈生殖器就更不用多说了,“黄艳的小手”“杨澜找钥匙”“范冰冰伺候王公公”等黄色小故事已经在战友中家喻户晓,郭先生讲起黄色故事来绘声绘色,如现场观摩一般,口才了得。

2.郭文贵可能没有改变某些决策和事件走向的能力,但有比普通人提前得到消息情报的渠道。

他可以通过个人搜集一些情报资料交给美国,作为美国制订某些政策的参考,但我不认为他有能力改变美国的对华政策。如果郭先生指哪儿美国政府就打哪儿的话美国政治就成了小孩子过家家了。

但是由于他曾在中共体系内特殊的身份和作为超级富豪的地位使得他有渠道有能力提前获得很多信息和对一些事情的发展做出准确的判断,这些品葱上有,详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05

3.共谍说我认为不成立,共党没必要出钱出料在海外把自己揭个底儿掉,并且郭爆料的很多内容是触及共党核心利益,比如新疆集中营、活摘等等,这些料涉及到中共几代领导,并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派系的事情。

活摘这个事情郭文贵经常在节目中说,包括“北大方正的李友换肝”“孟建柱老娘换肾杀了六个小伙”等等,按照法轮功的说法这是江派的血债,这样说来说郭先生是江派派到海外抹黑习的恐怕就站不住脚了,哪有抹黑别人先把自己黑历史抖出来的。

新疆集中营则是习的大手笔,郭文贵曾一手安排某流亡海外的新疆小哥召开新闻发布会控诉中共暴行,打了习皇的脸,这样说来他也不会是习派人马。

至于说郭先生是中共派去消灭海外民运的,我想问问海外民运过去三十年对中共有多大影响?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要不是法轮功的媒体聚焦六四还原真像恐怕早就被淡忘了,墙内有多少反贼是通过法轮功无孔不入的宣传才偶然得知六四事件进而关注中国民主的?中共犯得上为了几个不疼不痒的人斥巨资给钱给料安排人在海外揭露自己抹黑自己损害自身国际形象吗?不仅没有打死海外民运,今年把法轮功都打进白宫了。

至于郭先生跟某些民运人士的矛盾我的理解是个人恩怨,毕竟都想掌握话语权,都觉得老子天下第一谁都不服谁,尤其是作为财大气粗背景神秘的郭文贵,中国美国都能通着天,自然对穷酸的小民运们不屑一顾,一来二去翻脸也是必然。当然,其中也不排除有心怀鬼胎者觉得郭人傻钱多想占他便宜,也不想想郭出身于世界上最黑暗的政权中最黑黑暗的国安部门,哪有那么好骗,双方自然就开始互叼老母。

4.至于郭文贵爆料的动机我也不认为是出自多么伟大的“公义”,什么“郭七条”什么“喜马拉雅”在我看来都只是为了寻求支持而喊出的口号,真正的目的在我看来就是很简单的报复心理“你让我倾家荡产我就让你不得好死”,同时寄希望于推翻中共政权得以落叶归根并拿回自己的资产。

网上除了质疑郭先生为共谍之外还有质疑其想在共党倒台之后接替共党掌权,这种质疑品葱上也有。

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无论是辛亥革命还是中共窃政,都是通过暴力革命取胜的方式执掌天下。郭文贵的主张一贯是反对暴力革命,推崇加速中共内斗解体中共政权的方式推翻中共。届时如果中国陷入武装割据的局面,最终掌权的也是手握重兵的军头,如果推选民主政府,采用选举制推选总统,目前这么多民主党派也轮不到他。到时只要国人承认他对推翻中共有功把他的资产还给他让他能落叶归根安度晚年他就得偷笑了。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不要以圣人的标准去苛求一个特务系统出身的商人。从一开始的单纯针对王岐山到后来的反共不反习,再到现在的反共反习,只要他没站回中共一边,只要他还在揭中共的丑事,只要他还在搜集中共权贵转移到海外的民脂民膏,只要他还在为推翻中共邪恶政权而努力,哪怕他鸡贼一点、浮夸一点、牛逼吹的大一点,故事编的假一点,我也支持他。

有些葱油拿文昭先生和郭先生作比较,我觉得没有必要。二人各有各的特点,郭先生相当于新闻播报,文昭先生相当于新闻评论,没必要争个高下。

之前的一个帖子我谈了对郭先生的看法,再发一遍吧。1.郭文贵的节目喜欢夸大其词,爱揽功劳,爱炫富,爱用...



我觉得你这个评价比较中肯的
郭骗现在哪有什么钱,连打官司都掏不出诉讼费。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