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香港立法會 — 市民的聲音到底去了哪裡?

有很多品葱用戶都好像不太理解香港政制,談及2020年立法會選舉,覺得剛剛完結了的區議會選舉大勝可以延續下去,很穩,我很肯定的答你:不是

我也不是完全懂,議席數量和議員立場參考維基百科。如有錯漏,你不會自己Google嗎 歡迎指出。

先看2016年結果: (來源:立場新聞)

https://i.imgur.com/WXv09ne.jpg
可以看到,情況好像不是太壞,非親共的民選議員有過半啊?而且以選票來說也有6:4比,大致和區選的結果一樣。

然後我們看看地區直選的議席:

https://i.imgur.com/6SoBBk2.jpg

等等,好像和投票結果不一樣?沒錯,事源於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六名泛民議員因為花式宣誓被人大釋法DQ掉了,現在是補選後的結果。地區直選是把香港分為五大選區,所有合資格選民都可以投票。因為不像區議會選舉,不是單議席,所以可以透過協調令當選議席數量最大化,而親共派是非常擅長這種協調,包括完美配票、種票和控制票站調查,而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之間經常缺乏溝通,互相傷害下雙雙出局保送多一席親共派入立法會。一般來說,地區直選的票數都是泛民/本土佔優的,但議席就不一定了。

接下來我們看看萬惡的功能組別議席:

https://i.imgur.com/EA9GqeW.jpg

怎麼回事?那麼慘烈?功能組別到底有甚麼功能?嗯,沒有任何功能。他們的組成是受了非常大限制,是社會個別行業和界別才有資格成為候選人的,合資格選民也只有十多萬人,界別譬如鄉黑局、法律界、商界,有一席叫「商界(第二)」,只有中華總商會成員,我不用解釋你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大部份界別都是低票數當選,有十二席更是自動當選。這些功能組別議員當選後基本上都是只以維護自己界別的利益為先,譬如說商界,他們根本不用想,凡是港共政府提出的,支持就可以了,為什麼?商人治港啊,看高官和行政會議成員的背景,就是政商合一,是既得利益者的溫床。那麼其他時間他們在做甚麼?睡覺啊,反正每月有額外93000工資和一大堆福利,不虧。

市民的意見可以經區議員聯絡,如果問題嚴重,超出區內工作範圍而有需要立法,可以由所屬政黨的立法會議員提出動議。

之後看看立法會實際運作,我們先看由議員提出的議案:
https://i.imgur.com/fzDCHCW.jpg
因為存在分組點票制,由議員發起的議案必須在 地區直選 和 功能組別 同時過半數,那就是說,只要那些功能組別的既得利益者不同意,就算地區直選全數通過也沒有用,所以說民選議員到底有甚麼用?好像沒有,市民的聲音就在這裡石沉大海。很多有利民生的議案就是因為這個萬惡的制度被否決了。

我們再看看如果是政府提出的話又怎麼計算:

https://i.imgur.com/6qH9kcQ.jpg
沒錯,如果政府提出就不同了。政府提出的話只需要立法會議員全體過半數就可以了。現階段25名親共功能組別議員來說,只要地區直選裡有11名親共議員支持,就穩定能過了。這也是為什麼港共政府能變本加厲一直立惡法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有些泛民議員缺席不表態,因為他們本來就沒有否決權。簡單來說,市民的投票權在這裡的重量是零。

https://i.imgur.com/Rf3fI86.jpg
林太我同意。

跟一般議案不同,當有重大政改的時候,要有三份二議員贊成才能通過,這三份一的否決權可以說是最後的防線了。

所以說,不要看我們有民選議員,其實是名過其實。另外,我只是港豬一名,其實也不是很懂。歡迎各位提出補充,有問題不要問我,我只負責做圖,有興趣就看看,沒人看我也沒辦法啊。
39
分享 2019-12-03

13 个评论

感谢科普。
我原来只知道功能组别,不知道分组点票。我觉得分组点票比功能组别更恶劣。
大量人依舊半夢半醒,其實這也算是本場運動最大的極限所在,也難以突破,大部分和理非依舊期待制度內翻身,各種因素導致武力又無法進一步升級,說白了還是香港人擅長失憶的優良傳統

如果能在制度內翻身,那為何從曾蔭權年代到現在都做不到?
如果能在制度內翻身,那為何又有傘運?

現在又來雷動2.0,泛民自己地區調配本來就一堆問題,今年那幾席放開不說當年雷動間接把何君堯那過街老鼠送進立法會也是搞笑

狗共精心設計的制度,讓人感覺是充分體現各方民意但其實只是控制立法權的產物,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最高紀錄好像是16席?

再說了,泛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大把席位丟的活該,去年九西補選就是個好例子
分析和讲解还是挺好。 确实现在需要清醒一下头脑
大量人依舊半夢半醒,其實這也算是本場運動最大的極限所在,也難以突破,大部分和理非依舊期待制度內翻身,...

嗯,其實我也不是反對制度內抗爭,區選勝利可以直接間接增加功能組別議席,而且資源配給和增加抗爭者(尤其有案底的)就業機會(議員助理之類),還是給自己人比較好。撇開泛民過往表現和政治取向,你讓公民黨那些律師到前線勇武想想也是不可能發生的。讓不同群體在他們擅長的崗位去抗爭,各自努力,只要不是互相掣肘,多多少少也能增加管治成本的。雖然已經討論了很多年,但抗爭一方也有很多人不知道立法會這個制度的可怕,「廢除功能組別」只是句口號,理解其運作的人不是很多,遑論藍絲。

希望有一天能見到無論任何一個香港人去示威,被外國記者問到為什麼要示威都能對答如流,到底制度出了甚麼問題,到底要爭取甚麼、廢除甚麼,而不是單單幾句口號。
原来这里面也有免费玩家和充值玩家的区别!可恶!实在可恶!
议会斗争不能挑三拣四,现阶段能争取的对政府议案的否决权要争取下来。换言之明年九月直选还是有一定意义的
以前看到有新闻说泛民发起游行建议取消功能组别,原来如此,谢谢科普
感谢楼主分享,中共是在是太无耻了,中国这个国度就是邪恶无耻的标本,让世人可以亲眼目睹人类的下限可以多么的低。
个人觉得,如果非亲中派再选上,就不要再在宣誓问题上被DQ送人头。因为现在在体制内完全有机会压过建制派。没必要在口舌之争上牺牲议席。
香港版的萬年國代
分组点票这个我是才知道,多谢科普
个人意见,如果走议会斗争路线,有一些很重要的战场:区议会、立法会、特首选举委员会、特首。要拿下这四个战场才有可能实现政改。

立法会选举是非常关键的一环,比起让我方的议案通过,更重要的是让政府的议案不能通过,通过这种方式来瘫痪政府的施政,我非常记得在运动开始初期,文昭说了一个观点,“比起选自己的特首,可以让不是自己选的特首下台更有威力”,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不记得原话,我深以为然。而立法会是可以通过否决财政预算案做到这一点。以目前的情况,努力增加功能组别选民并不是没有希望达成这个目标的。

我最近几个月转战推特,常见香港手足为planA还是planB争论不休,甚至有分裂的倾向,我知道自己作为外人没有资格站在任何一边反对另一边,到目前为止香港手足在这场抗争中都表现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智慧和力量,我只能相信香港的手足有足够的智慧去理解这两条路线的区别,以及正确对待选择不同路线的手足。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