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构陷已升级,提醒手足注意安全

https://i.imgur.com/KxCtXUL.jpg
https://i.imgur.com/sFLsoxX.jpg
https://i.imgur.com/ghCMz4n.jpg

一个多月以前就猜到了共匪对港人的构陷会升级,要把港人争取自由民主的正义行动污名化为恐怖主义。

栽赃陷害嫁祸于人,这些卑劣手段是共匪用惯了的招数,从六四烧军车杀解放军到法轮功天安门自焚,共匪为达目的连自己人的性命都视如草芥,无耻程度令人发指。

在此提醒香港手足在斗争中一定要讲究策略,保护自身安全。
14
分享 2019-12-13

7 个评论

多看看萧若元先生解说非暴力公民抗命
然而香港频发失踪和“自杀”案。
究竟谁在搞恐怖主义?
天灭中共!时代革命!

香港同胞加油!

推荐辛灏年给出的策略:https://pincong.rocks/video/678
先说说手枪,香港的手枪的管制照理说十分严格,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得到一把真枪。那他们搜到的真枪从何来?黑社会吗?那你肯定那不是准备用来黑社会仇杀的吗?你想说可能是零件送来香港?在这个非常时期,连口罩都会被扣起,为什么手枪零件居然可以入口呢……
而且要制造混乱怎么会只准备一把枪和很多的子弹呢?你真的以为换弹夹可以零时差吗?那是电视电影!在如此密集的示威现场,你以为有这么容易嫁祸给警方并逃脱吗?不要侮辱别人的智商……
还有现在就公布,不就会打草惊蛇,让供应的人有机会逃脱吗?还是说因为供应的是他们,所以不用怕打草惊蛇……
第二,在说说炸弹吧。很明显警谎想把这个都推在示威者身上。不过,都是那句,别侮辱香港人的智商……
先不说炸弹容不容易做,大家都是知道,一直华仁的学生都是支持反送中的,而大家的同路人都已经伤的伤,死的死,被捕的被捕,大家会不会在自己的同路人最常出没的地点放置炸弹?如果要放,都放在党铁吧……所以这不可能跟示威者有关。何况你有听说过警方会拿一个还没被引爆很危险的炸弹到记者招待会吗?通常警谎都会现场引爆炸弹(或是二战时期的哑弹)的,我相信是避免在运送途中发生意外,现在是想怎样呢?拿着一个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闲逛吗?那个究竟是否真的炸弹也不得而知……
补充一句,不要说侮辱香港人的智商,他们简直是侮辱全世界的人的智商。难道他们以为因为两件没有做成任何伤害的可疑案件就能让世界的民意逆转吗?傻的吗?香港人时至今天都一直在和平的反抗着。怎么会突然做这种事……(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尤其美国烧国旗和烧车好像是最低消费……)
何况现在是官逼民反,你会不会说孙中山,刘邦当年太暴力呢?
现在的世界比以前大多了,不是只顾自己国家里的声音,还要看地球上所有人的意见的。
谁是真正的恐怖分子地球上的人有目共睹,他们自己要掩耳盗铃,我也没办法,因为他们听不到啊!

先说说手枪,香港的手枪的管制照理说十分严格,不是这么容易可以得到一把真枪。那他们搜到的真枪从何来?黑...


如果不是示威者,那就可以割掉。然而事实是不仅没有人割,而且还在惋惜,还在总结“经验教训”。

这态度已经说明示威者赞成这种行动。说香港人不会突然做这种事,我认为是没有说服力。
这就是反向加速主义

警方一直在制造借口,不断拘捕送头的示威者

真枪事件发生之后,我很担忧地发布了问题。然而大部分回复主要的落脚点是不要被抓,而没有人反思应不应该继续升级。

目前警方已经减速,我方却油门踩到底。品葱经常跑到墙内去搞加速主义,结果被反向加速了又浑然不觉。这很危险。

叫我左胶也好,叫我五毛也好,我不会说被抓的人“抵死”,但我真的希望所有人都反思一下。屠龙小队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我明白你的担忧,但我相信说跟做是两回事。 
我自己也经常说“拿刀来,让我砍了他。”,但只是情绪上的发泄,跟我在这里留言一样,未必一定会升级的。
这个运动没有大台,很难控制发展的方向。每个人都只能代表自己的想法,我只希望大家其实都知道那是假的,只有政府希望是真的,大家不会照着做而已。
何况如果真的是诬陷,那怎么躲都躲不了。
不过,我想大家可能忘记了一个很基本的国际性通用的基准:即使是恐怖分子,都拥有人权,包括在法律大保障接受公平的审讯和法律制裁,而不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杀人灭口(死了一个恐怖分子,美国都需要出来解画)。而且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已经废除了死刑和酷刑,包括香港。 
任何的事情都不是一个警察可以滥用武力的理由。而且到了今天,就算警察停手了,发生过的事也不会消失,只要一天没有警察受到制裁,我相信世界的舆论应该不会改变方向的。
如果真的武力镇压(其实我觉得十分可能发生),香港人无从反击。那个时候唯一可以指望的只有今天在外国的宣传可以起到作用,把中共也拖下水。
所以其实可能大家一直都只是消极的求“攬炒”。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