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者”的奶嘴》——知乎上偶然发现的好文

“社会主义者”的奶嘴

人生在世,不为别的,就为了找一个奶嘴。奶嘴是一种对母亲乳房的模仿,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奶嘴,就像回到家一样,这就是一种幸福。即使是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人,也仍然需要奶嘴。他们固着在某些对象上,然后便认为这些奶嘴是“社会主义”。

第一种奶嘴是组织。倒向国民党之前,蔡元培曾经宣扬“劳工神圣”,而他们则在宣扬“组织神圣”,这是自己想当国民党。根据拟剧理论,他们严格扮演着先锋队,他们坚持自己的纪律,必须要下级服从上级,上头则依靠森严的等级制来发号施令。而这里面最重要的无疑是印象管理。首先是理想化表演:领袖必须保持良好面貌,并且迎合大众需求——不管对方是什么立场,反正就是拉人。同时翻译各种外国组织套话和夸大文章,又称“党八股”,用别人组织的强大来自比,这确实是一种自我投射,更是一种自我吹嘘。


然而,泡沫吹得越大,就越接近破裂。正所谓预防胜于治疗,他们的预防措施是神秘化表演:把所有内部事务直接变成组织机密,出了什么乱子,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组织问题,而是遮盖问题,他们的补救表演,也充满了国民党特色,那就是抓耙子,也就是传说中“不解决问题,解决暴露问题的那个人”,只要抓住泄密的内奸,秘密不就不泄露了?如果把各种山头比作先锋队市场的话,那就十分容易理解:皮包公司里的事情,都是商业机密,泄露出去就没法垄断了,还会影响商誉,哪有人投资啊?


确实可以说,这就是家,在这个温馨港湾里面,有互相包庇,有绝对的领袖意志,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绝对道德。这既是把整个组织当做“一人之私产”,也是为不平等而密谋。


第二种奶嘴是国家。在国际共运的历史里,社会沙文主义才是常态。只要工人说爱国,那就用民众意志来给自己的护国行径辩护(向保守主义投降)。而得到了“社会主义祖国”之后,他们则不惜一切代价来保证他的存在。“先锋队”是蛋,那么这个“祖国”则是恐龙,最大那只已经灭绝了,还有些公鸡戴上头盔扮演恐龙的。他们面对公鸡,还要把他当做恐龙,美其名曰保x救国。


前面是童子军俱乐部,这些“爱国左派”则属于中年油腻饭局。他们自动自觉地把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各种外国势力一一挂钩,一旦出现外国干预的新闻,爱国心就按耐不住。犹如阳光唤来晨勃,每当看到强大或受人凌辱,他们就瞬间充满了阳刚力量,这也反过来说明,靠这些“痿”大同志,搞不了新意思。


国是千万家,还有爹和妈。伯恩斯坦和布朗基都在喊“祖国在危难中”,但是这一样吗?如果觉得一样,那估计是白内障,毕竟,只要想找父亲,随便一个老男人都是你爹。社会主义祖国活在他们心里,他们活在梦里。


第三种奶嘴则是幸福,这是前两种奶嘴的终极目的。进入组织抱团,能够给人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感觉,似乎这种普通社交和事务主义就是一种革命实践;而维持(畸形工人)国家存在,则更有社会主义建设胜利,共产主义已经在地平线上(确实在地平线上)的感觉。归根究底,还是要幸福,没有幸福,就没有社会主义,这就是幸福社会主义者的公式。不难看出,他们的奶嘴仍然是幸福,社会主义只是一种实现幸福的手段。为此他们甚至发展出一种革命神学:为了普度众生,革命者是需要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取大多数人的幸福的。


但是,在日常的意识形态高压和送塔学(现在成功主义)的影响下,这种牺牲自己幸福的冒险策略,最终被小确幸反向吞噬了。当他们意识到即使自己放弃幸福,也无法让别人获得幸福的时候,他们便会放弃理想,抱着奶嘴。此时,幸福社会主义者的公式变为:要么幸福,要么社会主义。只要能保证岁月静好,能继续追番和免费蹭资源,这不就达成幸福了吗?要什么社会主义?


由此可见,为了幸福而不择手段,确实不是什么社会主义,甚至为了自我满足,幸福的定义被不断降格。他们把某个雇佣家庭主妇的公司直接当做合作社,甚至把分享色情动漫的社区当做“色情共产主义”,这类吹捧海盗党社区的做法屡见不鲜,美国某著名左翼网站照样把海盗共和国当做无政府主义实践。因为社会主义的普遍失败和新自由主义的大获全胜,这些“社会主义者”已经沉湎于行会道德、裹小脚和超长工时的“田园牧歌”之中,以互相依偎取暖为荣,只要比起以前好一点,那就足够幸福了,这实则是马克思早已批判过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


此等滑稽的返祖现象,现在仍然陆续上演。这些含着奶嘴的“社会主义者”有着选择强迫症,必须要二选一。可是,他们却从来不肯直接指出:这些选择都很糟!因为若是说出这种窘迫境地,他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如何选择,他们自己才是最糟糕的。“社会主义者”需要的不只是这些奶嘴,还有奶子,然而他们早已丧失的乳房客体无法寻回,正如幸福社会主义者走向分裂,为了避免自己发疯,他们只能回到p站和b站共同制造的日常景观之中。无论是在“先锋队”里过家家,还是在“大国梦”里熟睡,抑或是在合作社幻境中游荡,这些人终会大喊:



Who needs Socialism?!

https://zhuanlan.zhihu.com/p/76636382
15
分享 2020-01-14

7 个评论

这写的太抽象了,小粉红的智商很难看懂的
常备工地头盔和那啥,以及那啥,做好变成黑社会主义者的准备
中国人的确需要破除对“组织”、“国家”和“幸福”等诸如此类“高端”名词的迷信!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自己沦落为低端人口!
他太长了,本费拉懒的看,留名。

这写的太抽象了,小粉红的智商很难看懂的


不抽象就给删了
https://daily.zhihu.com/story/2523

知乎日报还有这东西呢:被忽悠了,根本没有「剩余价值」这个东西

可能同样是因为小粉红智商低,看不懂就幸存了吧
等待屄乎删贴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