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李双江差点参加六二绝食谈起

余杰在推特上披露一件往事:根据八九年的史料记载,六月二日下午,刘晓波、周舵、高新和侯德健决定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先去侯德健家中会合,李双江也在,强烈要求也参加绝食,周舵劝告说,你是军人,要杀头的。李双江这才放弃。

这条推文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原来,这位如今讴歌盛世的李双江当年竟是如此积极地投身民运,还差点参加六二绝食!

其实,像李双江这样的情况千千万万。现在中国的那些知名人士成功人士,不论是学界商界还是文艺界或其他行业,但凡五十岁以上者,有几个当年不曾积极地参加过八九民运抗议过六四屠杀呢?包括现在的毛派新左派。甚至也包括现在的一些官员。据说,如今出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的王晨,六四后本来是要退党的,正要上人民日报大楼作此宣布,碰巧遇上一位朋友,劝了几句,这才没退成。

海外也是如此。例如杨振宁,当年也曾和李政道、丁肇中、李远哲等诺贝尔奖得主一道发表联名信,严厉批评北京戒严“违反宪法”。六四屠杀后,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发起成立了学自联,强烈抗议六四屠杀,愤怒声讨邓李杨,来自洛杉矶的丁健,观点激进,上台竞选主席;然而就是这位丁健,几年后回国,积极参与了官方的以钳制信息自由为目的的金盾工程。

这里,我们不得不向这些知名人士成功人士提问:既然你们当年也曾积极地支持民运抗议屠杀,为什么二十二年以来却一直保持沉默,不再抗议了呢?忍一年两年是忍,忍十年二十年二十多年,那就不是忍,那就是放弃,就是屈服了。如果仅仅是出于害怕而不敢发声,固然情有可原,但为什么又要回过头去,对那个杀人的政权表示认同表示拥护,去歌颂什么盛世赞扬什么模式呢?

如果有人宣称他真的是出自内心地改变了观点,那你们为什么不现身说法,讲出来给我们大家听听呢?也好帮助我们这些依然“执迷不悟”的人“迷途知返”嘛。我还要说的是,就算你真的改变了观点,你也应该悼念六四的死难者和慰问他们的亲属。就因为你当年曾经和他们肩并肩,手挽手,你比谁都知道他们是好人。他们是值得我们纪念的。你当年曾经和他们站在一起,他们倒下了,共产党还在他们尸体上泼污水,你怎么能心安理得,甚至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都不去表示一点悼念呢?

我希望这些人能对我的提问作出回应。我也希望有人能对这些人的转变做调查做心理分析。除非人们不再自欺欺人,除非人们敢于诚实地面对自我,否则只会继续堕落,继续沉沦。在中国重建道德,这也是一个切入点。
9
分享 2020-01-26

13 个评论

胡锡进参加过六四啊。
不要以为阵营曾经不同就一定是好人。

投机主义者是绝大多数。

扪心自问一下,巨大利益面前,换了是你,能坚守住内心吗?

为什么说信仰很重要,因为那是比利益更高等级的行事准则。

胡锡进参加过六四啊。不要以为阵营曾经不同就一定是好人。投机主义者是绝大多数。扪心自问一下,巨大利益面...


北岛、范曾、金灿荣当年都参加过六四,现在都投奔中共了
不过也要这么想,六四后也有中共的人投奔到民运这边来,比如鲍彤。
打不过就加入他们.jpg

打不过就加入他们.jpg


打不过的敌人就是朋友?
你对人性的要求太高了。屈从就能有巨大的利益回报,不屈服会被彻底打压和边缘化,坚持反抗可能要把牢底坐穿,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住自己信念的已经近乎于圣人了。参与六四的人千千万万,最后也只出了一个刘晓波。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扪心自问,我老是做不了『大丈夫』的,我估计绝大部分的葱友也做不到。

你对人性的要求太高了。屈从就能有巨大的利益回报,不屈服会被彻底打压和边缘化,坚持反抗可能要把牢底坐穿...


“只出了一个刘晓波”,这话说得太绝对了。刘贤斌、浦志强、隋牧青都算是依然奋战在第一线的六四遗老。

如果要求每一个六四的参与者都是刘晓波,这确实过分了。但是如果要求参与过六四的人,不去舔共,这是应该的。李双江如果不吹捧中共,我还是认为这个人不错的。

“只出了一个刘晓波”,这话说得太绝对了。刘贤斌、浦志强、隋牧青都算是依然奋战在第一线的六四遗老。如果...


刘晓波是唯一一个把牢底坐穿了的——当然浦志强隋牧青也是很可敬的。我们之所以敬佩他们,不就是因为他们做到了绝大多数普通人(包括六四的参与者和我们在内)做不到的事情吗?李双江给匪共当吹鼓手当然不是什么光彩事,但是作为一个由体制培养对体制有极大依赖性的人,要求他脱离这个体制是很难的。
因为八九后邓小平南巡,谁也没想到会来这一手。政治问题被经济发展掩盖了,所以许多人都动摇,这是可以理解的。
接着一套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宣传手法一上,中共把经济之功窃为己有,把还旧账包装成领导有方,忽悠住了所有人。
可惜再来一次南巡是不可能了,有什么操作的影响能与南巡相比,大概是权贵清算政体改革?然而这属于作大梦。
当年机会确实好,赵紫阳没有像叶利钦一样抓住真是罪人。
那场运动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吧。

我不信赵紫阳没有想用学生把邓小平干掉的打算。

整个运动失败,一个是参加的人都是一帮啥事儿都明白但啥都干不来的货色。俺在高中的时候身边的这号人一抓一大把。一逼逼啥啥都明白,一到真章全他妈匿了。郭文贵评价这帮人真是太对了:天下没有他不懂的事儿,天下也没有能他能干成的事儿。

柴玲当年就是看透了,所以才逃走的。

最让人感到惋惜的莫过于是所谓的“中华民国”。我要是李登辉我就会立刻借机中断所有谈判,把党军在搞起来。政治庇护是有条件的,几万名年轻学生出逃,是我我就把他们都拾掇进部队里去,你们不是反共吗?不是想要政庇吗?证明给我看啊?去哥伦比亚和秘鲁剿共产党去啊,上美国广播天天逼逼算你个毛本事?

三十年了,那些民运的一到募捐了,高呼我搞了多少年的民运,光总统就一毛钱十一个。等你一问:那您三十多年,干成了什么事情啊?他就会把你给拉黑,要么就说自己是“媒体人”。
慷慨就義易,從容赴死難。縱無利益,一時熱血,如一念之仁,凡人皆有,守之為聖,失之為禽獸。

謹白

刘晓波是唯一一个把牢底坐穿了的——当然浦志强隋牧青也是很可敬的。我们之所以敬佩他们,不就是因为他们做...


同意
中共快垮台了,遭国际制裁合围:打倒共产党!抵制屠杀!

中共经济飞速发展,大国崛起“中国梦”似乎就要实现:祖国万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即将实现,海外华人心系祖国。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品葱老用户。 划扁舟去往未知的远方,已沦为餐风露宿的行者。 干着留学生和企二代的事,操着国会议长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