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纵观历史,人到底是越杀越顺从,还是越杀越反抗?

https://i.imgur.com/ROScgrX.jpg

作者:李波

反抗与顺服不仅和统治者杀人有关系,还和民间组织有关系。

我们受到影视作品和意识形态的影响,总以为在暴政面前,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登高一呼,别人听到后就会热血沸腾,然后出来反抗。其实这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如果你站在法西斯横行的犹太集中营,你喊一声我们一起反抗暴政,绝不会有人跟你造反。

因为反抗最基本的单位是组织,不是个人!反抗的个人同时也是在组织之中的个人,以组织为依托才有反抗的能力。这也是现代社会强调结社自由的根本原因。

你看isis可以排队枪毙比他们人数多很多的战俘,哪怕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死,也没有人去反抗,都是老老实实排着队去死。因为别人反抗我可以沾光,我反抗马上就死,就算谁都不反抗,我还能多活一会。但是如果他们之间事先有串联,有谋划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所以在民间组织资源稀缺的情况下,统治者越暴戾,统治就越稳定,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统治者没有任何选择,他们就会倾向于认为统治者拥有一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拜统治者所赐,他们不但不会反抗,反而会对统治者感恩。具体情况参看斯特哥尔摩综合征。

在民间组织丰富的条件下,统治者的暴戾会引起反抗,一般形式有宗教,宗族,政党,帮会等等。

所以,反抗和顺服是两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在没有组织资源的情况下,统治者越暴戾,越容易顺服。在组织资源丰富的情况下,统治者越暴戾,越容易反抗。

一个合格的暴君,懂得统治国家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消灭民间组织资源,保证统治集团的组织系统处于绝对垄断地位。

作为补充:

统治者的暴戾和被统治者的反抗应该是一个V字形的变化,随着暴戾程度的增加,民众的反抗程度会先下降,然后到一个拐点后开始暴涨。而组织资源的丰富程度,决定了这个拐点的位置。组织资源越少,拐点越靠→,组织资源越多拐点越靠←

当组织资源被绝对垄断,对勾就会无限接近一条斜向下的直线。此时,越杀人就越稳定,反抗的拐点几乎永远不会出现。

当组织资源丰富时,屁大点事都能引起反抗,很多国家示威游行就是例子。


https://www.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nts/ewokkb/纵观历史人到底是是越杀越顺服还是越杀越反抗李波原创/?utm_medium=android_app&utm_source=share
27
分享 2020-01-31

23 个评论

标题叫纵观历史,可以文中却没举什么历史实例啊
说的很好,苏联的灭亡并不是它太邪恶而是因为它太善良
就算某人像秦始皇一样到死也强力维持着统治,但是如何保证下一代不翻车?
首先,納粹集中營,納粹集中營,意大利法西斯,意大利法西斯
跟我念,不要再搞錯了,意大利又沒怎麽猶太人怎麽集中營的

而且樓主轉載的内容説到集中營裏的人和排隊被槍斃的人都不反抗,「因爲能多活」?一看就知道是沒有生物學知識,連對邪教洗腦的手法都沒怎麽看過的人
人在極端缺乏休息或營養的情況下,大腦的性能會低下,思維會變得簡單
集中營分兩種,一種是進去後馬上就處死的滅絕營,另一種是普通的集中營,佔主流,强迫集中營裏的人勞動最後往往是累死餓死病死的
馬上就要累死餓死的極端狀態下的人,或者是被疾病侵襲痛苦不堪的人,是沒有那個理性去思考什麽反抗什麽死亡的,他什麽也不會想

我以前也以爲要反抗一定要組織
可你看香港,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組織,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就開始了,就算有幾個代表性人物,也不是由他們命令別人的
似乎说得有道理,但理论和历史不合呀!那么多灭亡的统治王朝难道不能证伪?难道是它们不够暴戾?按照其理论,不够暴戾又是怎么建立起统治的呢?
首先,納粹集中營,納粹集中營,意大利法西斯,意大利法西斯跟我念,不要再搞錯了,意大利又沒怎麽猶太人怎...


香港的游行抗议文化是有很长历史的(可以追溯到八九民运),公民社会比大陆发达得多,自组织能力很强。所以反送中还是有组织的抗议,只不过没有领头人,大家自觉去做自己的岗位。大陆自从八九以后,公民组织受到很大破坏,所以没有这个条件一下子组织起一群人做这种无大台抗议。
似乎说得有道理,但理论和历史不合呀!那么多灭亡的统治王朝难道不能证伪?难道是它们不够暴戾?按照其理论...


到了后期,失去对地方政府和基层的控制,财税收入吃紧,是王朝倒台的根本原因。所以习近平一上台就大谈提高执政能力,根本还是要提高基层的控制力。但从武汉肺炎来看,他的这个目标完全失败。
似乎说得有道理,但理论和历史不合呀!那么多灭亡的统治王朝难道不能证伪?难道是它们不够暴戾?按照其理论...


这是个统治机器组织力和民间组织力此消彼涨的关系。但随着统治机器强度增大,维持其运转的成本会指数性增长从而产生边际效应。
而当超过某个极限阈值的时候(一般是由财政危机引起),则会导致民间组织力迅速反弹。

原地址有张图,你看一下有助于理解。
讲得很好,狂热分子中有一句,专制的社会不是因为其专制而亡,是因为其不再专制而亡(大意),因为失去了对所有地区一概的强硬控制力,民间自组织得以喘息,才有了反抗它的可能性
首先,納粹集中營,納粹集中營,意大利法西斯,意大利法西斯跟我念,不要再搞錯了,意大利又沒怎麽猶太人怎...


香港运动的无大台,并不是无组织度的同义词。相反,想要搞好一个无领导无大台的运动比有指挥有领袖的运动更需要组织度。好比如果一支球队不需要教练和队长的也能踢赢比赛,那么说明这支球队内部关系和谐,配合默契;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反而极度需要一个有威信且水平很高的教练带队,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香港人确实在去年之前没有成型的组织,但香港人的组织能力是很高的,它的来源有很多,第一,香港居民的同质化程度很高,语言、文化、身份认同、社会思想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当然这也是归功于香港只有一个城邦的规模,一个大型国家不可能有香港这么高的同质性。另一方面,香港居民都是市民,习惯于城市化生活与活动,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相互之间平日里就交流充分,互相之间有一种市民层面的信任与共识,这也是香港人很容易自发组织起来的原因。总而言之,香港人的组织度和团结来自于香港的城邦性,而一个城邦是很容易形成内部团结的。
所以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台湾人千万不要等到红色恶魔上你们的海岸,开始杀你们的反抗者,留下你们没有反抗基因的顺民一代代做红色恶魔的奴隶。要从现在开始发挥武德,正义制裁,把红色恶魔征服世界的野望扼杀。
这是个统治机器组织力和民间组织力此消彼涨的关系。但随着统治机器强度增大,维持其运转的成本会指数性增长...


托克维尔陷阱 / 悖论(Tocqueville paradox): 通常一个被革命推翻的政府总比它之前的那个要好一些
首先,納粹集中營,納粹集中營,意大利法西斯,意大利法西斯跟我念,不要再搞錯了,意大利又沒怎麽猶太人怎...

去中心化不等于没有组织,不然动不动五十万人百万人游行是怎么搞出来的?Facebook推特连登等无法被封杀不会被墙的开放式社交网络,还有telegram、messenger、whatsapp等自由的即时通讯社交网络也是组织资源的重要部分,所以墙内才要建墙才要严密监控过滤动不动就封号拘留
所以楼主打问号?
托克维尔陷阱 / 悖论(Tocqueville paradox): 通常一个被革命推翻的政府总比它之...


民间反抗不一定都会指向暴力革命
这是个统治机器组织力和民间组织力此消彼涨的关系。但随着统治机器强度增大,维持其运转的成本会指数性增长...


也就是说,这种统治是一个通向自我灭亡的不归路,那么就根本不存在什么"越杀越顺从",而只是一直杀到被反抗推翻为止.
也就是说,这种统治是一个通向自我灭亡的不归路,那么就根本不存在什么"越杀越顺从",而只是一直杀到被反...


对,物极必反。
高压统治是很消耗资源的,历史上没有哪个王朝能长期维持。
原地址有张图,你看一下有助于理解


原地址把內容刪了啊
      节选自《文昭谈古论今》——仅代表嘉宾意见

             为什么陷入饥饿的墙内农民不恨耄?

      饿死和反抗统治者这两件事其实没有必然的联系,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发生,就是人们达成共识,自己的挨饿是统治者造成的,统治者必须为我饿肚子负责。所以带来反抗行动的,是一种意见,并不是饥饿。

      如果大家都相信饥饿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是苏联逼债造成的,不是耄造成的,那他们的行动是战天斗地;是去声讨苏联,当然就不是去反抗耄。而赵家专制派有强大的思想控制能力,耄被塑造成大救星,爹亲娘亲不如耄亲,没有人对耄有任何质疑,没有人头脑中闪过哪怕一个念头,是耄害了我们,当然就不会认为耄在这事上有什么责任。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赵家专制派在有力量塑造人们思想的年代,同时也能隔绝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这在大饥荒中也有体现,就是很多幸存者后来说,他们不知道这么多地方都有饥荒,以为只是自己这一个地方的才有,只有人们知道饥荒是普遍存在的时候,才会想到这是赵家专制派、是领袖出了问题。因为赵家专制派控制饥民流动,当时信息交流主要通过人口流动达成,共同遭遇的人不聚在一起,不交流经验,就酝酿不出反抗的情绪气氛。

      所以饥饿不一定反抗,比如墙内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温饱了也不一定安份,比如波罗的海三国在苏联时代一直是民生比较优越的加盟共和国,但波罗的海三国是打破苏联铁链的第一环,是最早反抗的。反抗得首先头脑要起变化,行动的不服从前提是思想的不服从,而且要在相当泛围达成群众的共识,社会性的反抗才会到来。

       如果饿死都不反抗,那现在赵家专制派掌握了5G、AI这些先进技术了,墙内民众在强大的政权面前更渺小了,还会反抗吗?我的回答是:思想问题从来都只能是思想解决,AI这一类技术有利于统治者把人与人隔绝开,在个别人出现不服从苗头的时候就精准打击,但这些技术手段不提供说服力。现在的赵家专制派比起耄时代是掌握了更多的资源和手段,但它比耄时代更脆弱,就是它的思想控制力要弱了,它很难让人爱它了。它再也推不出爹亲娘亲不如某某某亲的魅力领袖了。

      在武汉肺炎这件事上,在很多关乎公共安全这件事上,赵家专制派已经无法像1960年代大饥荒一样那样充分地隔绝人们之间的交流,也无法完全回避公众的问责,洗不白了。它最重要的一招就是:自己洗不白,就把全世界抹黑,别人比我也强不到哪去。比如:说美国流感不也死了6600人吗?比起来墙内这次肺炎死人还不算多。澳洲不久前的森林大火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么看墙内的应急机制也不算太差。是在歪曲信息的基础上,塑造虚假的印象。美国所说的“流感死亡”,其归类标准是:把所谓“流感相关死亡”也包括在内,绝大部分不是流感直接导致的。包括一切当时之后所认为的,流感是其中一个因素的死亡案例全都包括在内,大部分死亡证书上都不写流感。所谓6600人死亡里3/4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导致他们死亡的直接原因最多的是心血管疾病,流感只是一个诱发原因。要按这个标准归类,墙内死于流感的人又要远远多于美国。

      这一类歪曲标准的比较还有很多,比如几年之前人们批评墙内拐卖儿童猖獗的时候,有个洗地的说法:说美国一年有32000个儿童失踪的报案,比墙内好不到哪儿去。实际上这些绑架(诱拐)的报案多数来自于离异的家庭,没有获得监护权的父亲或母亲,每过一段时间去探视孩子,把孩子带出去玩,在外面过夜,没有及时送回前妻或前夫家里,又没有事先征得前妻或前夫的同意。结果另一方就去报案了,这也被算成绑架。在法律上专门有个词,叫parental child abduction,中文翻译叫亲子绑架,就是指这种情况。法律上所说的stranger kidnapping(陌生人绑架),占报案总数还不到四分之一。这和墙内的拐卖儿童是一回事吗?“亲子绑架” 在墙内可能都不算个事,都不到报案的程度。这是当前一种主要的舆论维稳手法,叫:不能洗白,就把全世界抹黑。当你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反抗得来的新政权能好到哪儿去吗,能比美国更好吗,既然好不到哪儿去就不用反抗了。其实也是在意见形成上做文章。

      所以什么时候墙内民众才会反抗?一言以蔽之,不一定非在吃不饱饭的时候,不一定在住不起房的时候,而是在没有任何理由说服人们接受现状的时候。真到那种时候,赵家专制派会回到最原始的状态,5G也不用了,就直接断网,恢复到耄时代从物理上隔绝人与人交流的状态。而武汉的疫情如果继续恶化,是有可能走到这一步的。
暴君统治漏洞很大。第一,暴君死了,两个孩子效法他,他俩都有组织有资源,结果只能是互相残杀,王朝统治因此被削弱。第二,明末顺民反抗能力极低,清兵几万人入关就能震慑几千万,王朝覆灭。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正义与否是根本。
好比五代十国杀汉人,似乎没有大规模的反抗,但并不代表顺从,正义政治力量终将取代邪恶;元朝杀汉人,十户一刀,等级森严,但仍然短命而亡;清朝杀汉人,扬州嘉定的确,但只能说一报还一报,总体是仁政,便也能相安无事三百年。
希特勒杀犹太人,日本人杀中国人,斯大林杀苏联人,毛泽东杀中国人,杀人从来都只是历史条件下的特定结果,而不会影响历史的走向。试想共产党为了让某个国家屈服而大肆杀人,它确实能在一定历史时期形成杀人的历史结果,但终究无法影响历史的走向。嬴政焚书坑儒却不能阻止儒家成为正统思想,希特勒杀犹太人却不能阻止犹太人最终建国,日本人杀中国人却不能阻止自己的失败,斯大林杀苏联人却不能阻止苏联的解体,毛泽东杀中国人这个历史结果还没有出现,但终会出现(朝鲜同)。
历史是有旁观者的,站在错误的一方,终将导致自己的万劫不复。而现在的中国共产党,站在了当前世界所有非正义的一方,沿着这条通向深渊的路末日狂奔。他们或许仍然痴心妄想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云云,可以任他打扮,但这恰恰就是他们自我毁灭的开始。
不论包子炒干宽衣如何的代入自己的历史使命感,一切都将向他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方向发展,最终引火自焚,祸及自己身边所有的人。
跟我币圈人想到一起了,,,
社会贫富差距、阶层差距过大,就是新的共识。只有形成共识,才能凝结成一股力量与暴政抗衡。
8964之后,共产党就是这么干的:
一个合格的暴君,懂得统治国家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消灭民间组织资源,保证统治集团的组织系统处于绝对垄断地位。

用币圈的话说,就是破坏共识机制,一个币得不到足够的共识,等待它的就是死亡,然后被人遗忘。
一个小型组织如果动用大量的算力,对比特币进行51%攻击,足以让比特币的共识破裂,价值归零,,,
国家层面也是同理,政府破坏民间的共识,民间就没法形成反抗组织(政府有过大的“算力”),就可以使外面的世界对这个国家产生厌恶,同时内部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可是,没有人能做到完美,一旦有纰漏(太腐败了啊,难免的),“现任政权无能”就能形成新的共识,这时就有力量推翻现任政府了,,,
币圈也这样,如果比特币被51%攻击了,会有更好的币替代(以太坊的创始人提出了99%的方案),蚕食比特币的市场,,,
首先,納粹集中營,納粹集中營,意大利法西斯,意大利法西斯跟我念,不要再搞錯了,意大利又沒怎麽猶太人怎...

香港人的组织思维恰恰强,得益于平时各式各样的民间自组织,be water不是指一盘散沙忽然聚起来反抗暴政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