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删除

16
分享 2020-02-09

23 个评论

没指望民众起来反抗,我们做的就是在民间与政府制造嫌隙,等大洪水来了就树倒猢狲散

没指望民众起来反抗,我们做的就是在民间与政府制造嫌隙,等大洪水来了就树倒猢狲散


同意,民智能开一点是一点,关键少数要改变社会的时候,不要成为阻碍就可以了
絕大多數人不會主動放棄“安穩”的生活,只要這種“安穩”看起來能夠持續,哪怕是表面上持續。

所以我認爲中國大陸短期內出現民間自發的社會改革甚至革命運動的概率十分低。盲目樂觀或盲目悲觀都要不得。

絕大多數人不會主動放棄“安穩”的生活,只要這種“安穩”看起來能夠持續,哪怕是表面上持續。所以我認爲中...



我觉得中共强权不可能产生由下而上的运动或改革。只有关键少数的一部分人利益无法保障时,才会产生变革。
小粉紅張嘴閉嘴都是國家養育他,國家是他母親
我真的很好奇,他們都是孤兒嗎?沒爹娘養的?
父母辛苦工作養大這些東西,到頭來成了國家的功勞,黨的恩惠,真的把父母當成condom了,長大就扔了?
不是共產黨養了14億中國人,是14億中國人自己養活了自己,還他媽養活了這個畜牲的共匪。。。

其實「祖國養育了我」這種混帳的腦殘邏輯在牆內經常見,很多人還經常為此話感動地哭。。。

但只要稍微有點頭腦的人,稍微有點思考邏輯的人,都能知道這句話背後隱藏的惡意。。。

中國現在離現代文明太遠,只有一條路,就是被美國殖民,強行融入現代文明世界之中,不然毫無希望
类似于这种岁静佯装思考令人发酵的言论,建议直接回一句话就好了。

我支持武汉警察,你可以打我了。
根本不需要大多数人觉醒。人类历史上大部分革命爆发之初,觉醒者不会超过全民的10%。
在信息封锁言论管制的环境下讨论民意是没有意义的,此时的民意由于长期的洗脑愚民,在政治方面已经变成一台盲目执行专制者命令的机器,对于自己的行为没有判别是非的能力,因此民众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执行专制者意志、维护专制者统治的行为不应具有可责性,因为他们不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的可期待性,当局甚至还鼓励该行为是对社会有利的,就像精神病发作的病人无法意识到犯罪后果,此时的民众相当于没有意识的工具。

仅以我周边了解真相仍然拥护赵家的人为例,他们都是拥护赵家的统治,这是个客观现实,我们不应该去回避。但!墙内民众维护赵家的统治并不是因为觉得赵家统治得好,更不是拥有什么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或者你会很好奇,既然不满赵家的统治又没有信仰的支撑,为什么还会拥护赵家的统治,这就不得不佩服赵家的愚民洗脑的高超,他们这些赵家的拥护者认为,赵家虽然罪犯滔天、罄竹难书,但如果赵家不复存在,中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埃及,圈养再差也比生活在斗兽场里好。

我们自由派当然知道这个结论是荒谬的,其他国家还处于动乱中,以战后相对稳定的伊拉克为例,2013年伊拉克战争后10年,世界银行的数字,经过价格调整以后的实际GDP,比战前的2002年增长87%;比起波斯湾战争的1991年增长7倍。2002年萨达姆在位的最后一年伊拉克人口只有2400万,15年后的2017年增加到3800万,增长了50%几。人口恢复是社会安全的一个重大标志。但墙内没有允许我们发声的空间,这些话在墙内的大平台是发不出去的。

墙内不是没有敢说真话的人,而是我们根本不能够发声,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删帖封号,严重的则被“造谣”而全部捉走,不过你也不用太悲观,现在网络上有相当一部分五毛是网信办的工作人员或者在监服刑人员,他们都是受利益驱使或政治任务而说话,祗是一台舆论机器,并非出于自己的个人态度和立场。

如果大多数民众真的是在了解真相以后仍然反对反送中那么内地为什么要封锁消息而且不给支持派发声呢?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给我们发声,他就无法再通过谎言来愚弄大众,大众就会站到香港民众这一边,因此内地是否有敢说真话的民众不能看封闭禁言下的环境,这不是他们了解真相后的真实想法。

墙内真正支持赵家的是少之又少,一个是多数反对声音不是被屏蔽就是不敢发声,另一个你可以参照一下股市,赵家一再宣扬自己的经济多么多么发达,但是你去问问任何一个小粉红,现在赵企资金困难,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个砸锅卖铁去给赵企输血的?不去输血说明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赵家说的这一套,否则经济这么发达,肯定是一本万利的,小粉红怎么放着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的大好机会不干呢?他们祗是媚权罢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哪天赵家说宪政民主好,他们也会跟着支持宪政民主。

墙内的民众现阶段并不需要去做些什么,相反,祗要民众不去做些什么,不去配合当权者作恶,不去充当五毛战狼小粉红为当权者洗地,对于当权者一言一行也不信任,在维稳经费如此庞大的当下,当权者无利可图,自然就会土崩瓦解。这在政治学上,叫做陀西塔陷阱。那怎么才能让当权者陷入陀西塔陷阱?那就要瓦解当权者的公信力,而谎言是专制体制赖以延续的根本,因此,我们就需要反其道而行,坚持攻破防火墙、传承真相、保留火种,了解真相的民众越多,谎言就越少人信服,当权者的公信力荡然无存之时,就是专制统治瓦解之日,所以我们目前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叶利钦反苏不是因为切尔诺贝利,也不是因为经济问题,更不是因为他身居高位,而是因为他的贪腐问题被调查。但是如果没有切尔诺贝利,没有经济问题,没有美苏争霸,就算他因为贪腐想造反也没有人支持他。社会变革往往不是单一原因,而是各种综合原因的结果,不能急于求成。天灾人祸并发、经济下行压力、赵美冲突加剧、内部斗争深化,几乎所有的客观条件都完备了,就差一个导火索事件。有可能是沙丘之变,也可能是神龙政变,也可能是斧声烛影,也可能是夺门之变,而我们祗需要静观其变。

综上所述,我们不需要去说服多少人,祗要在关键的时刻在关键的位置说服那个关键的人物作出关键的举措就足够了,其他人都是站队而已,你看前几年墙内言论还有限开放的时候,舆论主要市场哪里有小粉红说话的地方,人不会那么精分的,短短数年间在没有任何反转的新事实新证据的前提下,同样一批人怎么可能突然一百八十度改变自己的立场?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都不过是站队而已,并非真的信奉当前这一套。
可如果28法則適用,當初共產黨怎麼推翻國民黨的?
纵观世界历史,推动改变的永远是少数人,绝大多数人都是被动的被改变的。

可如果28法則適用,當初共產黨怎麼推翻國民黨的?


20的人给80的人一点甜头,一些好处,分地主家财宝,睡地主家女人。

20的人给80的人一点甜头,一些好处,分地主家财宝,睡地主家女人。


可20不是恆定的吧?
所以現在共產黨是在阻止階級流動對吧?
韭菜一向是被犧牲的命,穿越到8964時估計會體驗到被坦克輾壓的快感,棄卒保帥嘛

可20不是恆定的吧?


当然,只是个概数

所以現在共產黨是在阻止階級流動對吧?


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和权力,任何社会变革,如果达不到20里的人,一半挑战另一半,社会就不会变革

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和权力,任何社会变革,如果达不到20里的人,一半挑战另一半,社会就不会变革


不不不,我指的不恆定是指不會是同一批人。

例如清朝是愛新覺羅當道,現在卻不是。

而Jobs能從無產竄升為資本家,是不是就是80往20流動?

我認為共產黨是沒有20該有的能力,想要抑制其餘80往上跑。

那底下有潛力進入20的,就有發動革命對吧?

不不不,我指的不恆定是指不會是同一批人。例如清朝是愛新覺羅當道,現在卻不是。而Jobs能從無產竄升為...


流向20的人,尝到了权力的甜头,怎么舍得放弃

流向20的人,尝到了权力的甜头,怎么舍得放弃


想要吃更大的餅,拉人革命,結果玩脫了。

畢竟貪婪是原罪,沒能力又想要當皇帝的多的是。
我感觉你和图里的人对等相反:
虽有所思考,但结论是错的——结论应该是所谓“启发民智”并无实际意义,大多数人永远都只是随波逐流,最重要的是需要有少数人开启变革,其他人不必一开始就具备足够的公民素质

而不是一点一点启发民智,这事永远不可能在变革出现之前做完。

启发民智到何种程度才有价值?是最后一个人,还是要有一定数量,直到他们促成改革/革命? 那么诸位的民智是干什么用的呢?
我身边的岁静经典言论和我的体会 
行为与言论:最近腾讯封号严重,我为了言论自由,或者说说话方便就把用电报的教程发给群里人了。 结果是寥寥几个加入到了群里。
但是……
以下出自电报的群友……
经典言论: 对你没啥影响  你也管不了 
我的感受:说实话,我内心抓狂。
第一,革命要依靠少数派,团结其他人。
因为只有少数人有坚定的追求和努力,他们才是革命的推动者。
第二,心灰意冷是有的,我用新冠状病毒和贸易战的事实和影响酸了那几个人,让他们多读书。 群里分享有启蒙图书,哈耶克,波普尔,基本的剑桥历史和一些国内公知被封杀的书籍。
我担心并认为没多少人读。
但这并不是我不作为的理由。
第三,继续学习,继续潜伏,等待革命。山不过来,我去山那边。
诸君在启蒙别人的时候也要注意到现实,不断充实自己,启发值得启发和有反馈的同道。
我的想法就是,看清现实,保持理想,专注行动。
最后贴句中山先生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我觉得中共强权不可能产生由下而上的运动或改革。只有关键少数的一部分人利益无法保障时,才会产生变革。


少數有力者就算要改變,也不會產生變革,頂多主席換成元首然後換人割韭菜
要真正的產生變革,一定不能是之前在中共體制裏爽過的人,因爲他們只會繼承之前的做法繼續爽
看歷史的話,强權只有兩種死法,自己經濟治安……總之内部因素撐不住自我瓦解,或者被外敵打倒(或者兩者都有)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