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舆论生态变化分析

  既然要进行分析,就需要一些参考标准,以下是网络舆论由政治看法分类参考:

1 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2 由制度直接获取利益群体
3 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
4 对共产主义报有一定期待人群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6 政治厌烦的人群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8 沉默的人群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10 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
11 采取反抗行动的人

1 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只在故事或者传记中出现的人,也是我们的习大包不忘初心中的“初心”。既然是传说,在我有限的生命中,这种人一个也没见到。不过为了做比较,还是把它单独列了一个分类出来。

2 由制度直接获取利益群体
  也就是俗称的赵家人及其直系亲属。对他们来说,制度就是爽得一批完事了

3 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
  这类就是帮赵家人办事的人,高级的比如白手套,中级的比如没有实权的基层公务员,低级的差不多五毛水军这种

4 对共产主义报有一定期待人群
  这是经过一些主观的思考和交流,对人人平等有一种向往的人群,毛左就是他们中典型的代表。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也仅仅只是停留在向往阶段了,真叫“捐牛”的时候他们中大多数思想很快就会发生变化。少数真愿意牺牲的人,如果叫他们一辈子"捐牛",没人能坚持。事实上,如果真有人一辈子"捐牛",他也就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了。不过,正如我前面说的,这种人我一个也没见过。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懒得过多思考,网络上以情绪化发言为主的人。“正能量”是我借用了习大包的词,受正能量影响外加情绪化的人,典型的代表,就是小粉红了。

6 政治厌烦的人群
  这是和情绪化人群相关的人群。“情绪”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大多数情绪化人群(不论正负能量)最终只会对政治发言厌烦,然后在网络上注意力转移。结果上和下面一类人差不多。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也就是广大吃瓜群众。事实上,无论在哪里,关心政治的都不是太多,有空去打游戏撸串打麻将不香吗?这类人占了人口的绝大多数,也是舆论影响的主要目标群体。

8 沉默的人群
  对党国有一定的反对情绪,却选择沉默的人群。沉默的原因很多,近年来这类群体增加速度很快。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和正能量对应的人群,政治站队和反贼们相近。把这类群体和小粉红对应不是贬低,人类作为一个有情绪的物种,在对某一方面进行深入思考前通常都会在情绪上认同它。与小粉红不同的是,小粉红开始认真思考很可能就脱离小粉红了,而这类群体进行认真思考却很可能进一步变为反贼。

10 对共产党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
  积极发出有意义言论葱友们算这一类人群。经过一定经历和思考,认清了党国政治的运行逻辑,并指出其中矛盾的地方加以谈论,帮助更多人明白共产党本质是怎样

11 采取实际反抗行动的人
  香港的示威者算这一类人。现阶段在中国大陆采取实际行动是非常危险的,人数很少,但不是没有。我个人也暂时不推荐在中国大陆采取这种方法。

  分好了标准,人作为一个有自由思想的物种,思维也是在不断变化的。接下来以时间纬度由远及近的说说上述群体各阶段的变化。

===========================================================

一 互联网出现以前——不对等的宣传效率(共产党策略:我很强,保持下去就行)
  舆论在互联网出现以前最高效是电视和报纸。而电视和报纸的基础是集中于电视台和报社。理所当然的,共产党作为一个意识形态先行的政党,一定会掌握主要舆论出口,这就导致了

2 由制度直接获取利益群体
3 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

  掌握着主流的电视和报纸,舆论传播效率非常高。接下来的

4 对共产主义报有一定期待人群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6 政治厌烦的人群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8 沉默的人群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10 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
11 采取反抗行动的人

  交流主要靠的是信件和聊天,舆论传播效率和上面不是一个数量级。
  所以在网络出现以前,大多数别的政见只是在很小的同一群体之间传播,最有影响的一次就是8964,64的显著特征就是在同一群人(大学生)经过信息交流后弄清目的——我们要民主政治改革。而其他群体,比如多数葱友父母的观点——89年闹学潮,为啥闹,不知道。闹的目的,不关心。

===========================================================

二 互联网舆论初期——各说各话(共产党策略:我很强?保持下去就行)
  互联网从出现开始,就给了所有能使用它的群体一个机会——发出自己声音,于是

2 由制度直接获取利益群体
3 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
4 对共产主义报有一定期待人群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6 政治厌烦的人群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8 沉默的人群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10 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
11 采取反抗行动的人

  几乎每个群体在初期都能获得差不多的发言权用来影响其他群体。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初期看互联网上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不过由于(7对政治不关心群众)是绝大多数,导致初期讨论政治的人并不多,对共产党发表反对意见的人就更少了。共产党此时也没意识到互联网对舆论效率变化带来的影响,并没有太多干预。总的来说,大家这时各说各的,舆论环境没有明显共识。

===========================================================

三 互联网舆论出现第一次变化——重力和意见领袖(共产党策略:长城防火墙和五毛)
  互联网能交流,其作为以前从没有的信息传播工具,有一些独有特点:

高实时性——与传统媒体相比,互联网用户既是信息的接受者,也是传播者。大家交流更加频繁,交流信息数量的增加,不可避免的对信息的严谨信要求下降。简单来说,就是大家说话比较随便,想到啥说啥,不习惯对发出的信息深入思考

话语责任的减弱——现实生活中,社会交流活动大家顾及一些因素,说话都会留有余地。而网络上就算你说错话了这时间段也没人顺着网线找你,导致了网络上发出的信息几乎可以不负任何责任

意见共识影响人更快——这是由于互联网传播的效率决定的。一旦网络形成了某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如果是能够吸引人的,会快速影响更多的人,让这种共识迅速壮大

  前两个特点导致网络以情绪化信息交流为主,接下来后一个特点导致网络舆论快速发生以下变化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中一部分人接触到别人的政治观点,转化成了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小部分发言者拥护共产党的是因为学校教育,惯性思维等一类原因)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比小部分多一些的发言者反对共产党是因为重力因素,下面说明)

  两类人群。这时真心有动机(利益、理想、权力)拥护和反对共产党的人发现了这一情况,开始发出各自的言论吸引更多吃瓜群众。反对者这时是占优势的,他们有两个有利条件

党领导一切导致的责任集中(重力)
  在中国,由于党领导一切,中国人一切生产活动收益可以说和共产党的政策与资源分配息息相关。设想一下你是一个企业主,公司倒闭,你思索原因,经过一系列思考,你可能会认为是其他因素(比如自己经营不善),也可能认为是政策问题。一旦你认为是政策问题,不可避免的,你会对共产党就会产生看法。同样的比如你是一个非常辛苦的打工仔。有一天你心血来潮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为啥这么累还赚得少,你可能会认为是其他因素(比如自己不够努力),也可能认为是好位置都被当官的亲戚占了。一旦你认为是好位置都被当官的亲戚占了,同样不可避免的你会对共产党就会产生看法。事实上,不论你从何种原因对共产党产生了看法,你到网上发泄时,发现和你看法相同的人还真不少,渐渐的,形成了共识。

意见领袖实力不对等
  有了共识,正常情况下就会出现意见领袖。反对者的意见领袖比如以前的网络公知群体,这群人把大家的想法表述出来,加强了共识和吸引更多人关注,形成更大共识,从而影响了网络舆论。而拥护者的意见领袖这时主要是人民日报为主的党媒,其贯彻了共产党部门的传统艺能——出工不出力,无法吸引有效关注,对公众的吸引力比起反对者的意见领袖战斗力只有5。
 
  写道这里,可能有一些朋友会问:为什么重力条件只会形成了反对共产党的氛围,而行不成拥护共产党的氛围呢?
  还是设想一下你是一个比较富裕且工作轻松的打工仔,一天你闲得没事开始思考你为什么有点钱还挺闲,你是认为是党的政策好呢,还是认为其他因素(比如自己学历高,会处事)。一般来说,个人总是把成功归于自己,失败归于其他因素。而党领导一切的环境很容易就导致了共产党变为前面其他因素中的一项具体因素。所以拥护共产党的观点从个人出发很难形成,反对共产党的个人观点却很容易形成。这不是给共产党洗地,只是说明了党领导一切的政治环境导致了舆论上所必须支付的代价,而共产党后来看起来却想赖帐。
  结合上面的观点,网络初期一段时间后比较快速的形成了以下舆论局面:

2 由制度直接获取利益群体
3 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
4 对共产主义报有一定期待人群
5 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少量)

  少数人在网络上自发的拥护共产党,而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大量)
10 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
11 采取反抗行动的人

  大多数人在网络上发出反对共产党的言论。如果共产党不干预,长期下去,就会使得更多的

7  对政治不关心群众

  长期接触共产党负面言论,进而转化为(9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而(9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中的一部分人,经过思考或交流,进化为(10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这情况是共产党不能接受的。
  正如我前面所说,共产党作为一个意识形态先行的政党,不可能放任网络舆论朝着共产党对立面狂奔而不管不顾,于是在这阶段采取了以下行动

早早加入长城防火墙
  这条策略主要是网民直接进化为(10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虽然这阶段言论比较宽松,但还是有不少禁区,比如8964,文革,三年自然灾害这类非常敏感的事件。此类事件一旦有人认真关注,无论他先前对共产党看法怎样,很可能因此受到巨大冲击而思考事件起因直接进化,导致共产党接下来所有舆论策略直接失效。为了防止这类事情发生,必然要增加获取此类信息的难度,所以增加了防火墙。

在(3由制度间接获取利益群体)中加入五毛群体
  这策略主要有两个作用,低级五毛作用是让人在思考上述其他因素的时候把共产党这个因素排除在外,具体操作可以看看艾末末采访五毛那篇文章。其结果增加很多以正能量为主的网络发言来分散注意力,进而减缓(7对政治不关心群众)转化为(9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的速度。高级五毛的作用就是作为拥护共产党的意见领袖,和反对者意见领袖进行辩论,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时公知群体和五毛群体的辩论在网上处处可见。但由于重力这个因素是共产党天生自带的舆论弱点,无法回避,所以这时候舆论上总的来说反对者的声音还是大过拥护者。

  上述政策的效果只是减缓了舆论滑落,被分散注意力的人很有可能突然在一次网络事件中突然醒悟,开始发言反对。被墙的人也可能在偶然机会下接触到了翻墙工具,开启了新天地。

===========================================================

三 互联网舆论出现第二次变化——表面上变了,事实上没啥变化(共产党策略:党媒姓党)
  这个时间点差不多是习大包刚上台的时候。网络舆论由于只是减缓滑落,没有从根本上转变,习大包作为一尊,怎能允许这种事继续发生,于是采取了策略:党媒姓党。这条策略很有习大包的风格,他大致是这种思路:

现在网络舆论不好——以前的没网络的时候舆论怎么控制的——以前是控制了电视报纸发新闻——现在网络新闻媒体没完全受控制——党媒姓党

  于是加强了网络媒体,特别是新闻媒体的控制,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各大新闻媒体评论区出现了“好,支持,威武,有希望。。。”这种搞笑场景。事实上新闻这种传播方式在网络上由于实时性较低,受关注度和论坛与社区平台比起来毫无竞争力。政策执行了一段时间后,表面上一些新闻平台舆论好像好转了。实际在人数众多的交流论坛和社区里,舆论环境仍然没啥变化。

===========================================================

四 互联网舆论出现第三次变化——党想的是消灭,实际上是分化(共产党策略:不是党媒也他妈给我姓党)
  上一条策略执行效果不佳,共产党虽然效率低,但不是瞎子,于是推出了新的政策——以交流平台为责任主体,对平台的内容进行控制。
  于是出现了各大党委进驻B站、微博等一系列操作。各大平台也很清醒的在“跪下还是躺下”这欢乐二选一中选择了跪下,大量增加了平台审查力度与管理员人数。从这时候开始,反对的声音才真正的大幅度消失。
  反对的声音大幅度消失后,许多人认为反对者被完全消灭了。事实是有偏差的,反对声音的消失并没有让作为信息发起者源头——人消失,只是消除了他的声音,实际结果是造成了网络分化,主要分化为以下三个方面: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大量人数中一部分)(被禁声)——直接沉默——转化为8 沉默的人群——长时间沉默——转化为6 政治厌烦的人群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大量人数中一部分)(被禁声)——受到冲击想继续说话——发现使用翻墙工具能继续说话——翻墙人数增加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大量人数中一部分)(被禁声)——本意只是在网上发泄情绪——发现作为(5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发言的话能继续作为情绪宣泄口——转化为小粉红

  所以近年来可以看到小粉红和翻墙党都变多了,墙内反对的声音消失,并不是共产党消灭了反对的声音。仅仅是起到了分化作用,甚至还出现了加速效果,本来

9 受负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大量人数中绝大部分)(如果不禁声)——情绪发泄疲倦了——转化为6 政治厌烦的人群

  是情绪化发言者的最终结果。但一些本来会情绪发泄一段时间后对政治厌烦转移注意力的人群由于被禁声,在找另外的发声渠道的时候发现了翻墙工具,令防火墙策略效果减弱了,加大了(10对政治有一定意见的人群)的转化效率,导致了加速效果。这样来看,习大包总加速师的名号真适合他。


五 互联网舆论可能出现第四次变化——美丽中国梦?(共产党策略:不管你是不是媒体全他妈给我姓党)(未来会怎样)
  这次变化主要是关于对中国互联网未来的设想。由于第三次变化主要造成的是分化,共产党也发现了实际情况,于是可以从一些细节推测以下共产党接下来想干啥:

对于被沉默的人群
  继续保持高压言论审查,但是现在墙内舆论网络管理几乎可以说已经到极限了,删发言的速度各位应该有体会,再加快删除也没啥意义了。

对于从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的只想发泄情绪的群体
  保持能一直调动情绪的舆论氛围。3月1日发的网络信息管理文件有点意思,主要是有条款鼓励“正能量发言内容”。应该是有想法鼓励自媒体多创作“正能量发言内容”,然后动用公权力使这些“正能量发言内容”在各大平台占据首页从影响舆论。这么干比起传统五毛或者官方宣传有以下优势:不论五毛或者官方主要还是拿工资吃饭,对个人来说没动力创作优质内容,导致宣传效率不高。而自媒体为了利益(更大的曝光率),有动力创作此类优质内容。如果出现各大自媒体踊跃创作正能量内容的局面,对网络舆论本身来说就是一种正向反馈。想得很美好,不过一个内容既要宣传正能量,又要吸引公众,就看看能不能出奇迹吧

对于想继续说话而翻墙的群体
  翻墙人数近年来快速增加,共产党不是看不见,现阶段共产党在墙外还是老一套:五毛水军洗地。不过情况出现了一点变化——五毛效率下降。这是由于在墙外非本土作战,导致地利因素(比如帐号,删帖,墙外反共人数多等等)不再,无法形成有效舆论氛围。现阶段共产党也在想办法改进,比如集中攻击热点(很多墙外有关政治的讨论都是初期反共发言占绝大多数,当此话题有一定热度后,拥护共产党或捣乱的发言突然大规模集中涌现)。招收更多海外五毛(这情况可以去youtube找一些那种几千观看人数的为共产党说话的视频,其内容大致只有一个思路——调动情绪。视频下面介绍一般都有文字介绍写着微群:XXXXXXXXX,这是要干啥,总不是要你进群讨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吧)。

============================================================

反贼们能干点啥
  未来是不确定的,第四次变化既然尚为形成,作为信息的发起者之一的各位反贼朋友就能介入。现阶段有两个可以有效影响的人群,一个是上面说的大量被沉默的人群,很多人只是被沉默了,沉默主要原因是找不到说话渠道,如果他们知道使用翻墙工具能继续说话,很大可能会翻墙出来继续发言。第二类是被社会主义铁拳砸到的人。众所周知,近年来由于习大包的各种加速操作(贸易战,大撒币等),被铁拳砸到的人数大量增加。他们中一小部分冲塔,然后没有然后了。更多的是和网络中人群一样,被沉默了。现在来看,社会主义铁拳挥舞的速度还在增加(最新肺炎下的武汉普通人)。他们本来意见就很大,变为反贼只差对信息的全面了解。结合情况,有想法的朋友看看下面:

1 不推荐的做法
  墙内肉身冲塔现阶段我是不推荐的,由于互联网的第三次变化,墙内不利的信息很快就消失了。关注墙外信息的人由于此时人数不够,不可能有效支援墙内冲塔的你。你认为自己是舍身成仁唤醒更多民众。实际上共产党内心毫无波动,还因为又消灭了一个反贼甚至笑出了声。

2 大多数人的做法
  继续翻墙,保持自己知道世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行,也是大多数普通人聪明的做法。保持清醒,不因共产党的鼓动陷入狂热。有心情可以发言交流看法,不让反贼朋友们感到孤独。

3 想搞点事——推荐翻墙工具
  几乎没啥风险的活动,现实生活中给熟悉的亲戚朋友推荐翻墙工具(适合想搞点事的新手)
  有点风险的活动,网络上积极发言冲塔,找出有想法的网友推荐翻墙工具(适合整活老手,注意网络安全)

4 建立反贼交流空间
  品葱现在在干的事情。作为一个反贼,能坚持下去很大的动力就是想自由说话,如果没有人可以交流,孤独会使人难受和放弃,这也是共产党严格控制言论的原因。所以建立一个有意义的交流平台很重要。

5 开发翻墙工具
  这是一切的基础,如果无法翻墙,一切无从谈起。在共产党还没搞白名单的前提下,反贼程序员们还是有点优势的。

  在一个信息交流通畅,各种看法都有的网络环境里,舆论的目的是更好的表达现实,而不是像共产党一样去编造现实。可以说有10个运行良好的品葱,造成的舆论影响,也比不上习大包整个“大打大赢,小打小赢”或者“删除不得连任两届”造成的舆论动荡。那我们现在在这讨论有什么意义呢?意义其实从互联网诞生后一直没变过:当有人因各种原因说出自己的观点的时候,另外一些人能够自由的告诉他:“你并不孤独”。
31
分享 2020-03-15

6 个评论

资瓷,分析贴越多越好。
动态分析和类型转换好评。

信息不对称确实是相当重要的影响因素。
不过政治冷感人群也确实相当多。

我觉得非体制利益相关的粉红肯定不是政治冷感的,粉红非常关心政治,只是信息缺失,成为受正能量影响的情绪化发言者。

他们在补全缺失的邓小平的错以后就变成反邓派了。

这样看来要让粉红跳反很容易,补全缺失的关键信息就行。

资瓷,分析贴越多越好。动态分析和类型转换好评。信息不对称确实是相当重要的影响因素。不过政治冷感人群也...


我的看法和你差不多,小粉红确实不是政治冷感的,而且他们作为能自由思考的人类,也肯定会偶尔的反思自己的行为,不过他们思考过程差不多是这样的.
1 大多数小粉红偶尔会想——我整天在网上喊口号加骂人对吗?爱国真的无比正确吗?——怎么说服自己呢?——查找更多信息——找信息好麻烦啊,算了,打游戏刷抖音去了——小粉红停止了思考(某究级生物点了个赞)
2 少部分真的有耐心查找更多信息的小粉红——由于网络长城只能找到共产党控制的信息——我的行为应该没错,好了,结束思考
3 更少一部分觉得信息国内来源可疑使用翻墙工具的小粉红。其中一些选择性忽略负面信息,继续喊口号加骂人。另一些才有可能成为反贼。
通过上面的过程,我的想法是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小粉红主动去补全信息,变为反贼的可能性很低。所以小部分外力可以由我们推荐翻墙工具降低墙外信息获取难度,增加2转变3的效率。大部分外力还是要靠习大包的加速操作,使更多小粉红有“耐心”。

我的看法和你差不多,小粉红确实不是政治冷感的,而且他们作为能自由思考的人类,也肯定会偶尔的反思自己的...


很多小粉红都是被感性的情绪支配的,和追星那些脑残粉并没区别,偶像换成极权的“祖国”母夜叉妈更显出了其仗势欺人的恶。尤其这个“祖国”把他们关在猪圈里天天宣传赢了又赢,迎合人们只喜欢听好话的心理,被人拍惯了马屁,自然听不进批评的话,一听到就要愤起反驳,维护其被洗脑洗到傻的面子尊严。
  我觉得小粉红一段时间内被情绪支配,不代表会一辈子被情绪支配。人是会变的,不管现在有的小粉红发言多激动,以年为单位来看,他们的网络发言变化会很大。具体的例子,就是小鲜肉粉丝,我几乎没找到可以持续几年的同一个狂热粉丝发言。
粉红很多的思考过程都是收到支配的,比如香港明明是正义地追求民主,就必须逼迫自己跟随宣传的“境外势力”、“港独分子”来思考。主要原因是:舆论支配下观点完全统一,加上信息来源单一,而且因为懒惰主动蒙蔽自己的双眼。
点个赞顶一下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