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小粉红”的粗略观察和思考

1. “小粉红”的类型

(流行)心理学上有一种理论:人的思维方式不同,有的人是感性思维,有的人是理性思维。

就像各种“鸡汤”理论一样,这种理论有定义模糊、以偏概全之嫌。但我认为这种理论虽不完全,也有一定的启发作用。由于各种先天和后天因素,以及具体问题的差异,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动机确有不同。据我个人观察,虽然大多数人行为都会受情绪感受和思考衡量的双重驱动,但思考方式往往会向其中一方偏斜。

同理,小粉红也有不同的类型,有“感性”小粉红,也有“理性”小粉红。(这两种因素互不排斥,可以互相交叉。)

“感性”小粉红之所以挺共,常常是因为“我爱新中国”。ta们对一些名词具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感动,诸如“国家”,“民族”,“统一”等等。而之所以形成这些情绪,与常年的条件反射式训练有关。就像巴甫洛夫的狗将吃肉时的快乐和铃声连在一起一样,经过宣传和教育体系的反复训练,ta们将日常生活中的正面体验以及在各种新闻、文学影视作品中感受到的正面情绪与中共政权联系在一起,将负面体验和中共的敌人联系在一起。这类小粉红,往往更加狂热,却也更具有同情心和利他精神,容易成为各项运动的炮灰。

“理性”小粉红之所以挺共,常常是因为“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ta们并不一定相信中共的各种宣传,却相信这些宣传有其存在的必要。ta们有的喜欢从“大局”考虑,视野中是“稳定压倒一切”、“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和“大国之间的权力斗争”;有的主要是因为自己本人的利益与中共政权紧密相连。ta们擅长以“理客中”的形象出现,用(筛选过的)事实和逻辑支持自己的观点。这类小粉红,往往比较现实和冷静,善于趋利避害;虽然相信“国家利益”这套说辞,却很少会真的为之牺牲自己和家人的利益。

2. 不同类型“小粉红”转变的可能性

或许是我比较乐观,我个人认为很多人的思想和行为是可以改变的,虽然其思维模式很难改变。

改变的一大障碍,在于改变在一定程度上是对自我的否定;而出于自保本能,很多人除非必要,否则不愿否定自我,不愿经历自我意识危机。

而克服这种障碍的一个方法,是不对其个人(如品质、智商、知识、思考能力等)及其基本信念(如“爱国”、“统一”等)进行指责,而是在了解其思维方式和基本信念的基础上,以其矛攻其盾,有针对性地爆中共黑料。

(要知道,中共之所以浑身都是G点,是因为浑身都是黑料,量足管够。)

例如,对于“感性”小粉红,比较有效的第一剂猛药是让ta们意识到,“共产党在骗人”(注意,不是“你被骗了”,而是“他们在骗人”),或是“共产党伤害了爱国的中国人民”(要有实例),进而产生愤怒。“六四”、文革和武汉肺炎之类事件之所以能唤醒不少粉红,皆与这两者有关;而之所以五毛喜欢甩锅“外部势力”,就是为了将愤怒转移。

又如,对于“理性”小粉红,据其底线不同,中共的坑蒙拐骗甚至杀人放火对他们来说都可以被“维护国家利益和稳定”这一动机合理化,属于“不出大格”之举。但是,如果他们的底线被触及,例如“民族利益”派对于领土割让、“汉人四等公民”、外国人永居条例(外国人永居显然对“感性”小粉红也很有触动作用,真是双重加速)等问题,“个人利益”派对于经济下行、网络封锁、股市收割韭菜等问题;他们虽不至于上街,也会颇有微词。同时“顾全大局”和“个人利益”派的小粉红,往往最识时务,如果政权改弦易张,首先拥护新政权的就是他们。

3. 该不该关注“小粉红”?

有一种观点认为,小粉红无关紧要,ta们就像墙头草,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

我个人认为,研究小粉红的主要意义并不在于转变他们。而在于:(1)自保(知道如何更安全地与政见不同的人沟通,避免被举报);(2)观察风向;(3)调整自己的心态(小粉红并不一定是“坏人”,也不一定是“愚人”,更不代表中国人无可救药)。同时,小粉红转变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最后以我自己作为前粉红的转变经历收尾。我属于感性思考者,在小学和初中算是铁杆粉红。那时候的宣传策略和今天不尽相同,着重宣扬革命烈士和劳动模范,批判反动派以及日本帝国主义。我属于那种戴着红领巾自豪、对着五星红旗流泪、想着烈士劳模感动、与亲日同学势不两立的人。我的转变契机在于得知了六四事件,得知了中共为了自身利益屠杀人民篡改历史的行为,从此对中共粉转黑,在同学中宣传,在作文中批判,最后被老师找谈话又被家长狠敲,才转为地下反贼。而我当时的基本价值观并没有变,对于“国家”、“民族”、“统一”等执念依然很深(同时依然很反日),只是觉得中共背叛了这些“美好的东西”。对于这些执念的进一步思考,至少是十多年以后了。
35
分享 2020-03-10

41 个评论

粉红要具体看是那种,因人而异的。
有些明知道中共有黑料,还没表现出怀疑态度,还为其辩护的这种,没必要理会,也不用搭理他们的恶臭言行,他们只有受到特色主义铁锤狠砸才可能醒的,只是可能喔。

而大部分的粉红都是涉世未深的,既不是既得利益者,又有点社会经历后,这环境他必定会怀疑人生,这时他知道了中共一点的黑料,那么怀疑的种子就会种下,就会愿意接受所有对中共的不利消息,最后就会彻底变成反贼。
粉红=加速主义者
如果不醒悟,则继续加速
如果醒悟了,有利于开启民智
无论怎样我们都是赢的
粉红=加速主义者如果不醒悟,则继续加速如果醒悟了,有利于开启民智无论怎样我们都是赢的

I like the way you think! :))
没有多少真正的小粉红,所有小粉红不过都是披着粉红外衣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什么才是真正的小粉红,真粉红也就是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什么是信仰?那就是能为之舍弃生命乃至一切也要守护和实现的目标。换而言之,共产主义信仰的人,也就是能够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甘愿牺牲自己生命乃至一切的人,这种人目前在墙内是少之又少,就拿赵企来说,目前赵企经营困难,如果是真信仰的人,那么他就应该对赵企的制度优越性充满信心,就应该砸锅卖铁给赵企输血,赵企一旦如真粉红所愿发了,真粉红岂不是一本万利,利国利民?然而肯砸锅卖铁给赵企输血的人寥寥无几,可见真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少之又少。

目前支持赵专(赵家专制派)的大概有以下四类人。

1、利益既得者。这些人通过体制内的特权损公肥私,通常状况下当然支持赵专的统治,这就更方面他们长期的牟取暴利、作威作福。但由于体制并非铁板一块,总有利益既得者在权斗中失利而从维稳力量转变为维稳对象,而且他们也担心物极必反,一旦体制崩坏,他们被秋后算账,下场凄惨。因此,针对利益既得者,我们需要用针对打击利益既得者的真相来给他们打脸,以此启蒙其中的开明力量倒戈,推翻专制统治。

2、不明真相者。这些人不拒绝交流和沟通,只是因为长期生活在墙内而不明真相从而得出错误的认识,其中又分为民族主义者和非民族主义者,这些人只要用真相打脸,用逻辑和事实理性讨论就能启蒙。

3、无脑精分人士。这些人根本没有立场可言,纯粹就是墙头草,趋炎附势,当权派怎么说就怎么做,这部分人人数最多,但不需要说服,只要墙内环境发生变化,自然会重新向权势一方站队。

4、幸灾乐祸者。这部分人天生缺乏同情心和正义感,典型的反社会人格,撒旦的化身,纯粹的恶,就算了解真相也要选择作恶,并且喜欢从真相中寻找自己作恶的依据,比如印第安大屠杀、美国流感死人。对于行恶没有丝毫负罪感和羞耻心,喜欢将自己的痛苦建立于他人之上,并以此为乐,正如校园欺凌里的坏学生,具体可以参照日剧《告白》中的角色。从犯罪心理学统计而言,具有反社会人格的人占人口比例极少,大多数人作恶往往是因为趋炎附势或者不明真相,对待反社会人格,由于人数极少,如果大环境下发生改变,宪政意识占据主流,这部分人很难影响主流,所以对于幸灾乐祸者,也不需要说服,也不可能说服,只需要待其遭遇铁拳时,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即可。

以上四种“小粉红”中,最需要争取的是利益既得者中的开明力量,因为缺乏体制内部的力量支持,手无寸铁的屁民很难和荷枪实弹的直接抗衡。
范松忠 黑名单
嘿嘿,品葱人也多数都有小粉红时期?我大概算极罕见的从未是小粉红。

为什么,我家以前生活得很好,对中共没有怨言,但我也从没有拼命挺共的黑历史。

小学时要做个眼保健操我就非常火了,这还不是政治洗脑,每周一升国旗真累。所以,我是极少的“非小粉红”出身,哈哈哈。
没有多少真正的小粉红,所有小粉红不过都是披着粉红外衣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什么才是真正的小粉红,真粉红也...

是的,我们要争取和转化那些既得利益者中的开明派,尽量让他们变成污点证人,变成推墙的一员,民主化后对他们从轻处置。而对于那些不明真相者,我们则需要循循善诱的科普和指引,可以让他们看看编程随想的博客等资料,对于无脑精分人士,我们可以坐视不管,等墙内失去粉红生长的土壤之后他们会自己选择站队,实际上墙内除了极端派的原教旨马列外的大部分毛左就是这类人。至于幸灾乐祸者,只能用加速主义的办法对付了,顺便也可以当作加速主义的燃料。
小粉红喜欢在根本上、对人做或的否定。举个例子:推特上,我说free Hong Kong, 小粉红留言...

只会骂人怼人不讲道理的人,无论什么立场都很让人懊恼啊。
嘿嘿,品葱人也多数都有小粉红时期?我大概算极罕见的从未是小粉红。为什么,我家以前生活得很好,对中共没...

:) 有没有多数说不好,但是肯定有不少前粉红。毕竟在那么个粪坑环境中长大,难免沾到那啥。这和个人性格也有关吧。
本人观察到的一例粉红有如下特征,不一定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仅供参考:

家境殷实,可以算既得利益者。
学业不错,因不堪忍受学阀所以出国。
有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倾向,惯用棒子阿三绿绿等蔑称,现实中接触到这些人群态度也较粗鲁。
微信昵称挂国旗。
混饭圈,打卡明星超话,也顺带打卡祖国反黑超话。
间歇性沉迷网游。
跟风网红带货化妆品包包。
:) 有没有多数说不好,但是肯定有不少前粉红。毕竟在那么个粪坑环境中长大,难免沾到那啥。这和个人性格...

蛤蟆时期当局对我家庭挺好,我没有嫉妒憎恨的理由,但也谈不上挺共,因为再好,那是对我家少数还可以,但我从小都追求公平,也就是小学低年级时就知道美国的公平了。只是因为区、居委会领导对我家很友善,我完全没有憎恨他们的理由罢了。
蛤蟆时期当局对我家庭挺好,我没有嫉妒憎恨的理由,但也谈不上挺共,因为再好,那是对我家少数还可以,但我...

我觉得就具体的人来说,真正可恨的人真不多。在大环境里,人还是多随波逐流吧。另,对于有特权却追求公平的人,我很佩服。
本人观察到的一例粉红有如下特征,不一定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仅供参考:家境殷实,可以算既得利益者。学业不...


粉红的三个共性:家境殷实、不学无术、没有信仰

家境殷实,就算不富裕也是从小衣食无忧。不能从现实生活中获得反思的途径

不学无术,主要是指社科人文知识少,不能从历史和哲学中获取营养

没有信仰,不能从宗教生活中得到启迪
我觉得就具体的人来说,真正可恨的人真不多。在大环境里,人还是多随波逐流吧。另,对于有特权却追求公平的...

我从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幼儿园就追求平权,男女平权。凭什么男生要怎样怎样,女的出去玩泥巴又被骂等等。
假如我吃着中共特贡,骑在别人头上,但我看着比我下面的民众,我也觉得他们可怜的,所以,喜欢平权大概是我的本性,从很小的时候就如此了。我不喜欢宗教团体,非常烦人,但如果这些宗教团体被无人性的打压,我也绝对不能赞成。就是这样。
粉红的三个共性:家境殷实、不学无术、没有信仰家境殷实,就算不富裕也是从小衣食无忧。不能从现实生活中获...

我见过不少出身底层的粉红,他们多属于感性粉红,说得难听些就是被卖了还帮数钱的那种。
我见过不少出身底层的粉红,他们多属于感性粉红,说得难听些就是被卖了还帮数钱的那种。


底层粉红属于价值过低,暂时没获得被铁拳的资格。“连一头牛都没有”
其实不管有钱没钱,会变成粉红主要还是因为不学无术。
真有钱的书香门第,孩子的阅读量就注定不会成为粉红
都是些人云亦云的货色。看看现在小粉红聚集的网站都知道,一边倒地维护独裁政府,稍微有一点不一样的声音就会被踩甚至直接举报封号。
小粉红是人渣,人间之屑,他们死有余辜。将来任何打击扔到它们身上都属于德匹下
窝佬觉得粉红就算大脑升级了也不会变成右狗或者自由左/社民,变成毛粉那也没辙
没有多少真正的小粉红,所有小粉红不过都是披着粉红外衣的精致利己主义者。什么才是真正的小粉红,真粉红也...
真的小粉红就是被中共自己都不相信的宣传骗了的而已,这类人以后会发现中共说的与自己看到的不一样,最后因进一步了解到这个黑暗政权的本质而远离,其他的则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属于比较坏和思想堕落的那种人,出于自身扭曲价值观,一错到底。
对于经常在推特上和职业五毛对线的人来说,我发现小粉红和自干五是可以理性讨论的,甚至可以转化。
但是职业五毛没有转化的可能性,他们的是一套标准的话术模板,所以经常发现和职业五毛对喷他们用的话术材料是重复相同的。

职业五毛的惯用模板,首先他们不一定是拥护共产党,甚至打着反共的旗号让讨论区变的混乱和肮脏,以至于让读者失去讨论和阅读的兴趣。他们会抓住一个点随机对一个人狂吠达到侮辱受害者的人格的目的,并且用最肮脏的字眼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这时候如果你回怼回去,他们就会说你是屌丝,你是loser,说你是精神美国人其实是在出租屋吃泡面的,这时候使用的是标准话术模板。
如果你想向职业五毛证明自己,就会落入他们的节奏,他们回用另一套话术模板对你疯狂抬杠。

但是如果你抓住五毛的特点,针对性的反怼回去,你就会发现他们话术材料枯竭最后只能无限复读机。
 为什么我们不设想这样一种立场:某一类小粉红知道并明白黑料,但是为了粉红而粉红,为了加速而加速?
 为什么我们不设想这样一种立场:某一类小粉红知道并明白黑料,但是为了粉红而粉红,为了加速而加速?

我有的时候怀疑微博上一些粉红大V就是加速主义者,比如孤烟暮蝉,最近老在提武统……这不是加速是什么,加速的车都要散架了。她早年还当过“公知”,其实她自己知道一些事情,明白一些道理,现在靠着做粉红头子吃饭,同时暗中加速,不得不说打得一手好算盘。
f分析的很好,建议都学习下。
小粉红其实也是可悲的人,很多人是被从小毒害,没有明辨是非的时候就被毒害了。更多的人需要观察、成长、感知,才能知道什么是对错,等知道对错的年龄,他们就已经被监控了。
用完就扔的一幫東西,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覺得從小就對日本有好感的人,要麼就閉嘴啥都不說,要麼就有張獻忠背景別人不敢輕易找茬,好難。
情绪感受和思考衡量
大概指的就是在认知层面上大概分为“场独立形”和“场依存形” 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偏向某一方
没有天生的粉红,只是他们接收信息的渠道很单一,思想容易被控制。像我妈天天看抖音,里面推的尽是些美国水深火热撑不住了、中国牛叉哄哄很安全这些东西;首先他们不知道海外真实情况,其次天天看这些东西,被洗脑是早晚的事情,我也不会跟她说少看,因为很难改变。不管美国好还是中国好,首先你作为一个人得有独立的人格,不要被舆论和意识形态牵着走,这才是最重要的。
蔥蔥不合 新注册用户
如果是言论自由之所,何必禁言小粉红,大家讨论,畅所欲言才好,否则这网站就是封闭自嗨,和你们所鄙视的大陆有何区别?
嘿嘿,品葱人也多数都有小粉红时期?我大概算极罕见的从未是小粉红。为什么,我家以前生活得很好,对中共没...


我也算非小粉红吧,跟家庭环境有关。比如我没有翻墙前,就觉得收复台湾也就是政治口号,我们说台湾是中国的,台湾也会说台湾不是中国的,这很正常?
我也算非小粉红吧,跟家庭环境有关。比如我没有翻墙前,就觉得收复台湾也就是政治口号,我们说台湾是中国的...

呃……还行,一开始不太了解真相,这么想我也理解。

但当我看到比如反日时,有中国人被打死了,这……很快就能明白,日本反中和反韩时,有打死自己国民吗?哦,原来没有,原来日本这么文明……懂了,中共国这么野蛮……

也就慢慢清醒了。
要么是利益相关,要么是被宣传机器洗脑,后一种占绝大多数。
趋炎附势是社会很普遍的现象。
>>嘿嘿,品葱人也多数都有小粉红时期?我大概算极罕见的从未是小粉红。为什么,我家以前生活得很好,对中共没...
为革命,保护眼睛,轮刮眼眶。。。哈哈哈哈
>>为革命,保护眼睛,轮刮眼眶。。。哈哈哈哈

轮刮再次听上去很邪恶……
突然想找MP3听了,哈哈。还有一个洗脑的《运动员进行曲》,比《义勇军进行曲》出现频率还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