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党核心控制民众的思路就是恐惧

最近的一些想法,越验证越感觉正确。

每个人恐惧感的锚点的变化,决定了你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

我党一直在努力成为大家心目中最恐惧的锚点,如果有病毒让大家更恐惧,而轻视了对该组织的恐惧,那么该组织就努力成为可以控制病毒的样子,让大家重新回到最恐惧该组织的思路上来。😊

不是有那句话么?“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没想到拥有N个自信的该组织,被一场病毒的流行动摇了其在民众心中恐惧的地位。


香港书商事件,绑架几个人,解决一本书,那是意义不大的。真正的目的,是让人们知道这个事件,让人们产生恐惧的心理。这一点,在澳洲叛徒间谍案中得到证实。
 香港721事件,是针对普通民众的袭击,袭击几乎以公开的方式进行,而且残忍的画面一点都不掩饰,其目的就是让人产生恐惧。
  李文亮事件,央视13频道滚动播放6次。2频道播放2次,其目的,就是让人们产生恐惧。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疑似,亲自确诊,亲自危重,亲自死亡”
15
分享 2020-02-12

14 个评论

結果“親自親自”的薩格爾王比誰都怕死,躲在老巢不出來。
喝茶+口袋罪入狱+镇压出头者制造恐惧心理+从小洗脑教育+新闻管制+官媒舆论引导+封号、控评、网军+政管经=暴力+谎言=中共党天下专制运营


ps:清醒的葱油始终要明白两点:

(1)墙内民意不是真的民意,因为没有【话语权】;封锁言论之下的民意是操纵下的民意,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民意是扭曲的。如果不是封号、控评、网军,舆论阵地早就被攻陷了。

(2)专制统治靠的是暴力+谎言,光有暴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需要揭露它的欺骗和隐瞒,撕毁它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阳光下,逼迫它露出獠牙。被欺骗的人们一旦看见它真实的面目,也就知道是非了,至少很难再与它为伍。暴力维稳机器也需要经济做支撑。

墙外人、清醒者,放弃唤醒、解救以至于仇视全体墙内人,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正中了它统战的下怀。

所以希望清醒者们坚持【自保下渗透】,传播翻墙知识和软件,传播被掩盖、隐瞒的真实信息。争取【破局的契机】。
即使台灣到現在,都不可能會有「一樣的民意」。
美國也是。還有很多國家是多黨制。

我認為不要再保持「滲透」了,要大刀闊斧!

面對恐懼,就是直面並且對付!

就好像你以為是噴火龍,原來也不過是一片紙!
中共已經搖搖欲墜!
“核心控制民众的思路就是恐惧”。
 香港书商事件,绑架几个人,解决一本书,那是意义不大的。真正的目的,是让人们知道这个事件,让人们产生恐惧的心理。这一点,在澳洲叛徒间谍案中得到证实。
 香港721事件,是针对普通民众的袭击,袭击几乎以公开的方式进行,而且残忍的画面一点都不掩饰,其目的就是让人产生恐惧。
  李文亮事件,央视13频道滚动播放6次。2频道播放2次,其目的,就是让人们产生恐惧。
  
博主把我这段 加到你的文章中去,增加说服力。
“核心控制民众的思路就是恐惧”。 香港书商事件,绑架几个人,解决一本书,那是意义不大的。真正的目的,...

凡是更加能让大家理解认同的文字,必须加上。
文昭说得好,邪恶国家的统治手段本质上就是贪婪与恐惧。

不过对于支国而言恐惧只是一方面,但是粉红兔杂自干五显然不是因为恐惧才服从的,他们显然真的以为党国非常“萌”。这很大原因在于他们对国家发展的目标跟普通人不同。正常人对国家的期望无非是富足自由有尊严的生活,但有些人想要的却是雄霸天下、杀英屠美。有这种不正常的期待,自然对何为好国家的评判标准也扭曲了。
我觉得不是,党控制民众的核心思路是洗脑,对反党分子才是恐惧。因为墙内的人并不是没有反抗意识,你看反美反日反韩的声音多大啊,墙内民众不是不懂反抗,而是没有“形成”反抗的理由,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人被中共害得这么惨都不会反抗,因为他们从判断上就没有认为党是错误的,党是问题的根源,他们没有这样的理解和共识,所以他们不会反抗。这次的武汉疫情不是因为中共的恐惧地位被动摇了,而是它的公信力被动摇了,党惯用的叙事模式和言论控制它失效了,那它长期以来所塑造的这种伟光正的形象就被破坏了,人民就开始怀疑他了。
香港書商要在台灣重新開幕,已經募資完畢!
回首心路历程还确实是这样的,当然这也仅限于年轻自干五和粉红之外(因为这些逼是真的傻,殊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就戳到中共的g点而被赵家铁拳),哪怕老粉红老自干五都可以对应楼主所言。
恐惧,就是专制统治的最大帮凶

专制统治,什么时候成本最高?当人人都不害怕它的统治的时候成本最高。
人人都不害怕它,它就无法利用恐惧迫使大家自我审查,自觉服从。如果想要继续维持全面管治,就必须投入高昂的成本。想要让专制统治破产,就要想尽任何办法增加专治统治的成本,降低专制统治的收益,让统治集团入不敷出。

一、勇气
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想必大家都知道。
两个囚犯被抓到警局审问:
如果两人都不招供,就可以一起无罪释放;
一个人招供,那招供的人判1年,没招供的判10年;
两人一起招供,两人都判3年。
如果你是理性思考之后,一定会选择招供坐牢。这种时候你想要自由,就必须拿出不自由 毋宁死的勇气来。宁可坐十年牢,宁肯被枪毙,也决不妥协。甚至坐完十年牢出来,再次被抓我还是选择不招供。
扩大到整个社会,不需要所有人都勇敢,只要向往自由不屈服的人越多,那对这个社会实行专制统治的难度就越大。社会中其他懦弱者享有的自由,是依附和取决于这些勇敢者的存在的。

为什么美国不出独裁者?因为美国红脖子敢于以命相博,捍卫自己的价值观,让想骑在美国人头上拉屎的人付出沉重代价。这样,让每个潜在的独裁者(总统)掂量一下之后发现独裁划不来,他们才会乖乖的做好本职工作。
东亚人的谦和,含蓄,温顺,恰恰是懦弱的表现。这些特征的带来的危害远大于其带来的好处,懦弱的人民就是孳生极权专制的土壤。这也是为什么东亚现有的民主自由秩序都是在西方干预下的结果。不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勇敢捍卫民主自由的群体,是配不上它的。提前获得民主自由当然不是坏事,但一定要居安思危,反省以自己的德性配不配得上民主自由,不要让得而复失的悲剧轻易上演。

二、动机
为什么我们要反对极权专制,拥护民主自由?
从个人主观角度,专制统治降低人们的幸福感,剥夺人们的自由,敲诈人们的财产,为了维护专制统治使人们时时刻刻生活在疲于奔命之中,这显然是每个人都不希望的。
从整体社会角度,专制统治禁锢人民的思想,不利于激发人们的灵感与创造力,不利于提高社会的天花板,不利于文明的进步。从长期来看,自由社会的财富积累,文艺繁荣和科技进步,是一定大于专制社会的。

一个社会越专制,整体就越趋于原地踏步,生活在其中专注于存量竞争的人就越得不到幸福。
一个社会越专制,就越色厉内荏,外强中干,它的实力和竞争力就越落后于自由社会。

三、现实
想要让专制统治破产,就要想尽任何办法增加专治统治的成本,降低专制统治的收益,让统治集团入不敷出。而采取任何办法的第一步,就是拿出你的勇气。
极权专制统治是一定会越来越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
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专制像弹簧,你越懦弱它越强,你越勇敢,它反倒会疲态尽显。可能是大街上的一声呐喊,可能是图书馆里的一张纸条,可能是收集罪证的一个网络档案馆。
当你迈出反抗的第一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当人人都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民主自由的社会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
当然,我们在做斗争的时候也要讲究策略,自我保护,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不要付出无谓的牺牲。

四、总结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遇,终有一日,能在自由的阳光下各抒己见。
你也太低估中国人的承受能力了,不是觉得打废青很过瘾,甚至还不够吗,你可以看看研究中国人的大师鲁迅写的 铲共大观
谎言与恐惧,独裁统治的两大法宝
针织黑本质爱赵
帮你补充一下,恐惧不只是对cpc本身的恐惧,如果只恐惧cpc,那么亲民形象会很难塑造,而独裁者都喜欢塑造『人民的奥古斯都』,这种白色恐怖手段太低级
真正高级的恐惧是对大洪水的恐惧,恶法总好过无法,这是保守派的经典话术,害怕成为下一个叙利亚阿富汗,无数自由派从革命走向改良,再逐渐被转化为保守,无数兔小酱用这个话术攻击革命者,无数日子壬用它麻痹自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