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南北战争浅谈土共统治下的畸形自由

曾经初中的时候我和我的父亲在聊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
当时单纯的我有个疑问
既然在当时的法律黑奴是黑奴主人的私有财产 那么解放黑奴相当于是直接剥夺了别人的私有财产
如果在退一步说 既然美国建国以自由为主旨 那如果我是一个南方的黑人 我就想当奴隶这是我的选择我的自由。 
不行吗?
林肯解放黑奴是否侵犯了我的自由呢?
我的父亲笑了笑 说 应该没有这么贱的黑人吧。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 
我曾经一直觉得万一战螂 小粉红就是想给土共当狗呢 甚至愿意签个契约给土共当狗呢?
我骂他是不是侵犯了它的权力和它的自由呢?
这个问题我一直纠结了很久很久
直到我大学的时候跟一个来自波士顿的美国人讨论的时候
他给我了一个我比较满意的答案
林肯废除黑奴 黑奴当然有是否当狗的自由 你可以选择继续在一个庄园当奴役签订某种劳动关系
如果你不想 你大可以离开庄园想干啥干啥
而作为叛乱州的南方的黑奴是没有这个权利的 你没有选择你只有给庄园主当狗
可能有些黑奴喜欢呆在庄园主的保护下 不用去外面谋生他觉得他过的很好
但是不愿做黑奴的人想自由的黑人呢? 
可以说是想当黑奴的人用他们的自由选择伤害了 很多不愿意做黑奴的人
从哪个时候开始我一直觉得在土共统治下的墙国是一种畸形的自由
战螂小粉红可以觉得我就是想给我们家赵老爷当狗  这是我的自由
但是 它们的这种自由的选择 侵害了我们这些不想给赵老爷当狗的人
3
分享 2020-02-12

1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支人配共惨党 绝配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3
  • 浏览: 1573